第180章 虐凌氏母女,答应结婚!/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高级病房,传来凌小琳非常恶俗的声音。

护士有些看不过去了。

她说,“居小姐,要不要帮你叫保安!”

“你让人叫保安?!你以为你是谁?!”凌小琳趾高气昂的对着护士,狠狠地说道,“我是谁你知道吗?我是凌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凌子墨是我表哥!我告诉你,跺跺脚,就能让你们医院抖三下,你还说叫保安,我让你马上丢掉饭碗!”

护士被面前雄赳赳的女人骂得脸色发白。

居小菜真的太习惯凌家的人了。

凌家的,就是自以为是,就是高高在上,以为全世界都应该围着她转!

她都不知道那么谦逊的凌爷爷,子子孙孙为何都是如此。

她推开凌小琳。

用尽力气推开了凌小琳的手臂。

凌小琳被居小菜弄得有些痛。

正欲发火的时候,听到居小菜冷漠的声音道,“不走,我会让保安撵你走!”

“居小菜!”

“我没给你开玩笑!”

“居小菜你!”凌小琳指着居小菜的鼻子。

居小菜转头对着护士,“麻烦你帮我打电话。”

护士咬牙,也没受凌小琳的威胁,拿起电话就准备拨打!

“好啊,居小菜!”凌小琳看居小菜如此这般,威胁道,“你给我等着,有你好看的!”

说着,凌小琳就愤怒的走了。

居小菜看着凌小琳的背影。

这也是为什么,她真的很想远离凌子墨的重要原因之一!

她真的是受够了凌家人,受够了如此自以为是的凌家人。

“居小姐,你还好吗?”护士关切道。

“没什么,麻烦帮我办理一下出院手续。”

“打算出院了吗?”护士询问。

“医生说只要照顾好自己,平时多注意营养,可以出院了。”居小菜说道。

“好,那我去帮你办理。”护士连忙出去。

居小菜回到病床边。

有时候真的很想简单一点,简单的家庭,简单的生活坏境,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就像……就像展然的家庭一样。

展然。

居小菜眼眶一红。

每次想起,还是会很难过。

很难过很难过。

她都以为自己走不出来了,如果不是绵绵回来……

她强忍着眼泪。

对不起展然。

我要试着,试着好好活下去!

居小菜默默让自己的情绪平伏。

她简单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出院。

护士也很快给她办理好了出院的相关手续。

居小菜正准备离开。

房门外,凌小琳又走了进来。

这次,还多了凌琳。

居小菜还未来得及有任何人反映。

凌琳一个巴掌毫不留情的直接打在了居小菜的脸上,“贱货!”

居小菜喉咙微动。

护士上前,看着面前的凌琳,“你干嘛打人!”

“我教训勾引我侄儿的狐狸精,关你什么事儿,你给我滚出去!”凌琳气势很强。

护士咬牙。

被凌琳这么指着鼻子骂,那一刻委屈的眼眶一红。

居小菜说,“你先出去。”

“居小姐……”

“帮我叫保安进来!”居小菜直白。

护士连忙跑出去。

凌琳看了一眼护士,冷笑,“居小菜,你以为找几个保安可以做什么吗?你以为我还会怕了你?!”

“没想过你会怕我,但是凌夫人!”居小菜一字一句,“我不得不站在法律的角度提醒你,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从你的言语辱骂到动手打人,都构成了对我人生的伤害,我有权利对司法机关提出诉讼……”

“你威胁我!”

“而我叫来保安只是提供更多的证人!”

“居小菜!”凌琳狠狠地看着她,“翅膀长硬了?!一个小律师和我谈什么权利!像你这种狐狸精,勾引我侄儿的狐狸精才应该被人唾弃,就应该被万千咒骂!”

居小菜面对着凌琳,面对着她的高高在上。

她以前一直妥协,一直妥协。

妥协的后果是什么?!

是现在这么多无限的伤害。

她当初不妥协,告诉凌爷爷凌琳对她做的一切,可能凌琳不敢对她如此嚣张。

她当初不妥协,凌子墨以死威胁的时候,她不答应,展然也不会死!

所有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她的懦弱。

她看着凌琳,一字一句,“凌夫人,你以为我愿意给凌子墨生孩子?!你以为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你做了什么下流的事情你自己清楚!”凌琳破口大骂!

“我是被你凌子墨强奸的!”

“不可能!”凌琳还未说话,凌小琳就大声骂了过来,“我表哥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我告诉你居小菜,你少在这里诽谤我表哥,你这种女人,我表哥根本就不屑一顾!你还想生下我表哥孩子,门都没有!”

居小菜看着凌小琳的激动。

看着她无比的激动,“妈,什么都别给她废话了,带着她去做流产,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配,根本就不配给我们凌家生孩子,她这种下贱货,生出来的儿子也是下等人!”

“啪!”居小菜一个巴掌打在了凌小琳的脸上。

凌琳无论如何,一把岁数,她不打!

她得给她孩子做好胎教。

但是凌小琳这种女人,她在告诉她孩子,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以后绝对不要像她一般的懦弱和无底线的妥协!

这个世界上,真的不是你敬她一尺,她就会给你一丈,她只会得寸进尺!

凌小琳捂着自己的脸。

那一刻不相信的看着居小菜。

看着居小菜使出了全身力气,给她重重的一巴掌!

她忍得身体发抖,那一刻突然大声尖叫,“啊!居小菜,你居然敢打我,你这个贱女人,你居然敢打我,我和你拼命!”

居小菜往后退了一步。

她护着自己的小腹。

正时。

保安冲了进来。

将凌小琳拦住。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打死居小菜,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敢打我,居然敢动手打我!”凌小琳疯狂大叫,毫无形象。

凌琳那一刻脸色也很难看,她看着面前的居小菜,“你以为你有了子墨的孩子,就可以耀武扬威了,别忘了上次你怀孕的时候,都经历了什么!”

“记得很清楚!”居小菜狠狠道,“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留下证据,像你这样的杀人凶手,早该关进大牢!”

“又开始威胁我了?!”凌琳不屑。

“提醒你而已,到了你这把岁数,判个十年二十年,就当无期了!”居小菜直白!

凌琳脸色难看了好几分。

她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保安,也知道自己此刻讨不到什么好处。

她对着还在各种崩溃发脾气的凌小琳说道,“我们走!”

“妈,你就让居小菜这样,不把她孩子弄了,你说走?!”凌小琳完全无法接受。

“走了!”凌琳直接转身。

凌小琳猛地推开面前的保安,狠狠地看了一眼居小菜,跟着追了出去。

居小菜看着两母女的背影,是知道她们不会善罢甘休!

但她也没有想过妥协。

她对护士和保安表示了感谢,收拾简单的东西离开了医院。

她坐在出租车上,回去。

回去,好好养胎。

既然决定留下来,既然决定了……

“哐!”

车身后,突然被猛地追尾。

居小菜身体一紧。

强大的撞击力让她身体不由得往前倾,身体一下撞在了前面的靠背上,小腹突然一阵剧痛……

司机连忙转头,询问,“小姐你没事儿吧,都不知道哪个破司机,这样还能追尾!”

居小菜咬牙。

咬牙,脸煞白一片。

“小姐,你怎么了?!”司机被居小菜的模样吓了一跳。

刚刚的碰撞也不是很猛,她脸色怎么会难看到这个地步。

“帮我叫救护车,快点!”居小菜忍着痛,忍着肚子的一阵抽痛。

不会出事儿,不会出事儿的!

司机连忙拨打120,快速的说了自己的情况。

此刻交通开始有些堵塞。

后面的车辆的也从车上下了车。

居小菜看了一眼。

凌琳!

凌小琳!

两个女人很夸张的从车上下来,大声说着,“居然出车祸了,居然出车祸了……”

居小菜忍着痛。

凌琳走向出租车,看着后座的居小菜,“没事儿吧小姐,我们报警了,报警了,该赔偿的我都赔偿。”

居小菜当然知道凌琳是故意的,是故意的!

她咬牙。

此刻不敢发气也不敢下去。

她怕会动了胎气,医生说她怀得本来就不够稳!

凌琳看了一眼里面的居小菜。

脸上恶毒的笑了一下,和我斗?!

和我斗?!

她当然没有想要把居小菜给撞死,这种犯法的事情她可不干!她不过就是给她点教训让她知趣,亦或者,说不定一个幸运,把孩子给撞没了!

她看着居小菜惨白的脸色,最好是没了,省得她麻烦!

居小菜一直捂着小腹,没有说一句话。

十多分钟,交警到了现场来处理。

轿车是凌家司机开的,司机的托词是红绿灯看走了眼,所以就给撞了上去,交警看了一眼居小菜的情况,让司机吹了一下是否酒驾,同时要求带着回警队抽血检验。

居小菜被120送去了医院。

那个时候的居小菜,已经感觉到了内裤上的一点湿润。

是血。

是出血。

她没让自己太过慌张,即使心里很怕,在抬上救护车的时候,她看到了凌琳和凌小琳恶毒的笑容。

果然,夏绵绵说得很对,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她不可能再让自己这么,逃避下去!

……

救护车很快到了医院,居小菜被送进了急救室。

凌子墨是接到医院的电话急急忙忙赶过去的。

他不知道什么情况,只听说居小菜出了车祸,现在在急救室,情况很危急。

他完全是放下手上的工作,一路飙车到了医院。

他不敢想象,不敢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大步冲向急救室。

走廊上,意外的看到了他姑姑还有他表妹。

凌琳和凌小琳自然要来医院。

来医院确定居小菜是不是流产了。

“表哥,你怎么来了?!”凌小琳心口一紧。

她表哥的模样!

模样……那么吓人。

凌子墨的脚步放慢,放慢的走向急救室的大门。

他说,“居小菜出车祸了?”

“谁让她坐一个破出租车,活该!”凌小琳说。

凌子墨看了一眼凌小琳。

凌小琳被她表哥那个眼神惊吓。

那么凌厉的眼神,真的好吓人。

她咬唇。

咬唇很不开心。

她表哥是在担心居小菜吗?!

担心到对她这般凶。

从小到大,她表哥都是对她纵容,都是对她纵容的!

她不爽。

不爽的那一刻。

急救室的门突然打开。

凌子墨上前。

上前却不敢问,就这么看着医生。

看着医生走出来说,“凌子墨是谁?!”

“是我!”

“你进来。”医生直白。

凌子墨脚步却生硬。

生硬的不敢进去。

医生说,“进来,病人叫你。”

病人叫她。

所以,不是死了。

不是让他去看尸体。

那一刻他激动得想哭。

他毫不犹豫的大步跟着医生走进了急救室。

急救室的布帘拉开,居小菜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但还好,还活着。

还活着。

“凌子墨。”居小菜叫他。

“我在。”凌子墨连忙开口。

他在,他在。

她叫他什么时候他都在。

“想娶我吗?”居小菜问。

凌子墨心口一紧,很紧。

他很想。

很想。

但这一刻他真的很怕居小菜在回光返照!

他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如果没有了孩子,还想吗?”居小菜问。

没有孩子?!

什么叫没有了孩子?!

孩子,没了吗?

没了吗?!

那一刻,他反而眼眶有些红。

其实他很期待。

真的很期待。

他想一个男孩也好,长得像他,很帅。

他想一个女孩也好,长得也像他,很美。

当然,像居小菜也好。

像他,他会很爱很爱。

他幻想很多他和孩子相处的瞬间,他幻想这他儿子或者女儿在他屁股后面叫他爸爸,而他很高傲的走在前面,然后居小菜会一直很担心他把他们摔倒,然后会主动的靠近来,他幻想了很多,每晚睡觉前都在想,都在期待……

然而这一刻。

居小菜说,不在了。

其实,他还取了名字。

叫“凌小居”。

就这样。

他小时候也叫“凌小朱。”

多棒的名字。

可是。

可是这一刻……

他心理情绪很复杂。

心理情绪很多,多到那一刻根本就没有回答居小菜的问题。

居小菜说,“所以,不想娶我了?”

她也说得很平静。

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仿若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娶!”凌子墨说,很用力,“居小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不管有没有,不管任何其他,我都娶你!”

但他怕她,是骗他的。

没有了孩子,她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他们之间就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孩子还在。”居小菜突然开口。

那一刻看着凌子墨,看着凌子墨这么大一个人,站在他面前,眼眶红得像个小白兔时,她突然不忍心骗他了。

凌子墨不相信的看着居小菜。

他刚刚是出现幻觉了吗?!

刚刚是出现幻觉了吗?!

居小菜说孩子还在。

他们的孩子还在。

那一刻他突然笑了,笑得像个孩子。

一点都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被她耍。

他现在甚至很想抱着她欢呼雀跃。

等等。

刚刚居小菜说娶她。

他带着些不自信的问道,“小菜,你答应嫁给我了吗?答应给孩子一个正常的家庭的,答应让我好好照顾你他,陪着他玩耍陪着他长大?”

居小菜说,看着凌子墨,清脆的嗓音,清晰明了,“和凌琳还有凌子琳断绝关系,我嫁给你!”

凌子墨那一刻一怔。

他看着居小菜。

是真的没有想到,居小菜会突然说出这句话。

会突然说,这种话。

居小菜就这么坦然的看着凌子墨。

她想过。

既然这一辈子逃不掉凌家人的阴影,她就去坦然面对,她就去,直面面对!

“小菜……”

“这是唯一条件!”居小菜一字一句。

凌子墨抿唇。

“做不到就算了。”居小菜讽刺。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很清楚,凌琳和凌小琳是他唯一剩下的亲人,他不可能对她们置之不理。

居小菜就是不想嫁给他吧。

就是想嫁给他。

所以想出了这么苛刻的条件。

他淡笑了。

淡淡的笑了笑。

居小菜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突然有些空洞的模样。

他说,“换一个条件好吗?其他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换一个好吗?”

那一刻甚至在祈求!

“比如,让我禁欲一辈子?比如,让我把财产全都给你?比如……”

“凌子墨。”居小菜直接打断他的话,“我失去了我生命中的人,你不也应该付出点代价吗?这样公平得很,否则你让我怎么接受,展然的死去,以及和你的孩子!”

是啊。

居小菜也要找一个平衡点。

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平衡点,这个社会才和和谐。

因为公平公正,所以才会和谐!

他点头,点头。

居小菜说得很对,他总应该用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去换,去换才行。

他说,“你给我点时间考虑,我考虑。”

“随便你!”居小菜很冷淡。

凌子墨看着她的模样,他说,“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给我答案的时候再来找我,凌子墨。”

凌子墨喉咙微动。

他在隐忍。

隐忍着说,“好。”

他离开了她的病床。

他走出去。

门口处,凌琳和凌小琳站在那里,很焦急的想要进去似乎又被拦了下来,看着凌子墨出来,连忙冲上去,凌琳急切的问道,“子墨,居小菜怎么样?流产了吗?!”

凌子墨眼眸一紧,“你怎么知道居小菜怀孕了?!”

凌琳一怔,随即,“你就不要管姑姑怎么知道了,姑姑知道你一定是被居小菜算计了才会让她怀上你的孩子的,你放心,姑姑会想办法让她生不下来的!”

凌子墨那一刻就这么看着他姑姑。

他其实很心寒。

这一刻真的有些心寒,他说,“像上次那样,把居小菜从楼上推下去吗?”

他之前一直没有计较,不想听,是不想影响了他们的亲情。

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他知道对居小菜不公平,但他为了他唯一的亲人,他可以忍了。

忍了过去。

现在,他真的有些忍无可忍了。

他很想问他姑姑。

没有问过他意见,没有问过他到底期待不期待这个孩子,她就要自作主张的打了这个孩子,到底是对他好,还是说,只是因为她自私的不喜欢居小菜!

他忍着,忍着。

看到他姑姑那一刻似乎脸色有些发白,表情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子墨,你在乱说什么,肯定是居小菜那贱女人给你造谣了是吧!姑姑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那你刚刚给我说的,会想办法让她生不下来,是怎么回事儿?!”凌子墨狠狠地问道。

凌琳语截。

总觉得一向对自己温顺惯了的侄儿,这一刻变得有些咄咄逼人。

她发气,拿出做长辈的气势,“你现在开始在质问我了?!为了一个居小菜,你现在连我都不管不顾了是吧!”

“姑姑。”凌子墨说,“当我不孝,你带着小琳一起,离开我吧!”

“你在说什么鬼话!就算我们再吵架,我们也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离开你,我把你当我亲身儿子!”凌琳很激动。

都不知道凌子墨受了什么刺激。

她这辈子死都不会相信,凌子墨会抛弃她离开她。

凌子墨的性格他很清楚。

看上去玩世不恭,吊儿郎当,当对待亲情绝对是死心塌地,要不然这些年她也不敢在凌子墨面前如此放肆!

“我说的事实,姑姑。”凌子墨说,“我会给你一笔钱,你带着小琳从家里搬出去,想去哪里随便你们,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凌子墨!”

“表哥!”凌小琳听不下去了,“表哥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是在赶我们走吗?你是想要撵走我们?!你到底怎么了!”

“我很好。”凌子墨冷漠,“只是不想让你们跟我一起住了,以后也不想再有来往。”

“你到底怎么了你!”凌琳发气,发大脾气,“你今天撞鬼了吗?你说不想和我们有来往,你想和我断绝关系是吧,凌子墨!”

“就当是吧!”凌子墨顺应。

“凌子墨,你疯了吗?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凌琳尖叫。

“表哥你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好,我带你去看医生,我带你去看医生……”凌小琳有些后怕,她去拉凌子墨的手臂。

她总觉得她表哥不是开玩笑,不是开玩笑的,是认真的。

凌子墨推开凌小琳,“给你们一周时间找住所,收拾东西,一周后,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凌子墨!”凌琳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凌小琳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看着自己表哥,看着自己母亲,那一刻突然想到,“表哥,是不是居小菜让你这么做的?!是不是居小菜说了什么,才让你如此对我们!”

“是!”凌子墨声音很大,很笃定的说道,“为了居小菜和我的孩子,我确实应该远离你们!”

凌琳一怔。

下一秒。

“啪!”

一巴掌打在了凌子墨的脸上。

此刻,居小菜刚好从急救室里面出来,她自己走了出来,在护士的陪伴下,然后看到了撞到了凌琳的巴掌扇在了凌子墨的脸上。

居小菜冷漠。

凌琳尖叫,“凌子墨,你这个不孝子,你爷爷在棺材里都会死不瞑目!你为了一个野女人不要我和你亲表妹,凌子墨,你真是畜牲!”

“对,我就是畜生!”凌子墨这一刻也火气很大,“所以别跟着我,你们有多远走多远!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瓜葛!”

凌琳气得又想一巴掌打过去。

凌小琳连忙拦着她,“妈,你打表哥做什么,都是居小菜,都是居小菜那女人!”

凌琳那一刻转眼看到了居小菜。

看着居小菜站在哪里,冷漠的看着他们。

凌子墨看着他姑姑的眼神,猛地回头。

回头也看到了居小菜站在那里,很平静很冷漠。

他本能的直接挡在了凌琳的面前,“你别过去!”

凌琳瞪着凌子墨,“凌子墨,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你要是真的选了这个女人,我凌琳发誓和你恩断义绝,我当没有你这个侄子,没有!”

凌子墨沉默。

那一刻的沉默让凌琳更加的咄咄逼人,大概以为凌子墨其实是做不出来的。

做不出来真的撵走她。

她说,“凌子墨,你想清楚了,为了一个女人值不值得,为了居小菜这种女人值不值得和你亲姑姑和你亲表妹,你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决裂!”

“我想得很清楚。”凌子墨突然开口,“你和小琳走吧。”

凌琳那一刻完全是打击过度。

打击过度的看着凌子墨。

“你这个畜生!”凌琳怒骂,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狂抖。

“表哥,你别这样,你别这样,我们才是亲人,居小菜到底是什么,一个女人而已,就一个女人,你要是喜欢孩子,我也可以给你生,你要生多少都行,都行……”凌小琳被吓得大哭。

她拉着凌子墨的手,哭着求他。

凌子墨手一挥,弹开了凌小琳。

凌小琳不知所措,她有对着她母亲,“妈,妈,你别这样和表格吵架了,你好好和表哥说话,表哥不会撵走我们的,不会……”

“闭嘴!”凌琳声音很大,“凌子墨既然不要我们了,我们何必还要这么祈求他,这辈子又不是没有他过不了!我当我养了一个白眼狼!”

“妈……”

“跟我走!”

“不要,妈,我不要离开表哥,我不要……”

凌琳死拽着凌小琳走了。

走了好久,走廊上似乎都还有凌小琳伤心无比的哭声。

凌子墨杵在走廊上很久。

很久,没有任何反应。

居小菜站了一会儿,她走过凌子墨的身边,去病房。

医生说,她要卧床休息,今天出血,虽然胎儿还好,但不能劳累,也不能久站不能久坐!

她回到病房。

躺在病床上很久。

应该很久。

凌子墨推开了她的病房门。

他表情还好,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在他脸上,即使,他脸上的巴掌印很明显。

他走向她的床边。

他说,“什么时候可以结婚?”

什么时候可以结婚?!

居小菜说,“随时。”

所以,不是在骗他。

不是在骗他。

他说,“那好,我先回去准备一下。”

“不用准备了,不需要婚礼,不需要戒指,不需要鲜花,什么都不需要,扯证就好。”

凌子墨点头。

点头,“好。”

你说什么都好!

------题外话------

昨日奖励:明镜hou、查查檬、A泳姿、新新点灯啦、花瑾少年HELLO

今日问题:告诉我,你们回来看宅吗?宅需要得到你们的肯定答复,很需要,来来来,给宅点动力,爱你们哦!

另外。

福利已更,亲们加群之后一定要找管理要,要找管理要,要找管理要!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再附群号:37841430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