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遗产官司(2)夏以蔚的耻辱/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严的法庭上。

居小菜掷地有声道,“而心理医生给出的权威诊断说明明确写出:精神出现异常,频繁产生幻觉,有轻度被害妄想症!”

说着,居小菜把自己的证据提交给了审判长。

同时,出庭了证人,夏政廷咨询的心理医生。

“你好,请问你的贵姓?”居小菜问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连忙回答,“张升举。”

“职业是什么?”

“心理咨询师。”

“请问是否在今年3月24日上午,是不是有一名叫夏政廷中年男子找你咨询过心理方面的相关问题?”

“是的。”张升举连忙说道,“当时夏政廷和一个女子一起到了我的心理诊所,当时他脸色很不好,精神状态很差。我带他到我的办公室,对他进行一个简单的检查,发现他这段时间经常出现幻觉,时不时就会感觉到有人在叫他,且彻夜难免,很难让自己好好入睡。我试着对他进行催眠,放松他的情绪让他睡了一会儿,睡了不到十分钟就被噩梦惊醒。”

“我看你的诊断记录上说夏政廷有轻微被害妄想症?”

“他来的时候告诉我说,可能是有人勾他的魂儿走,所以一直在胆战心惊。”

“这样的事情持续很久了吗?”

“夏政廷当时告诉我说持续有一周时间了,每天都是如此,闭上眼睛就能听到有人在叫他,叫他去陪她,他很恐惧。”张升举说道。

“从你们的专业角度断定,夏政廷的这种状态是不是足以说明,他处于精神失常的状态?”

“是的。”张升举点头,肯定道。

居小菜微微一笑,“谢谢你,张医生。”

张升举点头。

居小菜转头对着审判长,“根据心理医生张升举的描述,夏政廷在3月24日当天,精神是处于恍惚状态,通俗一点就是我们所说的,神志不清。我国遗产继承法写的很清楚,立下的遗嘱必须在遗嘱人清醒的情况下才能成为有效可用的真实遗嘱,所以我方认定夏政廷的遗嘱为无效遗嘱,而被告人夏以蔚无权继承那份没有法律效应的遗嘱。”

“我方反对!”被告方律师起立,反驳,“对方律师在偷换概念!遗产继承法说的是,立下遗嘱的人在立遗嘱的当时是处于神志清醒的状态就是有效的遗嘱,而对方律师以遗嘱人当天的一个精神状态来诠释我遗嘱人立遗嘱时的状态,不能成为有效法律依据!”

“那被告律师你有证据证明,当时夏政廷立下遗嘱的时候,是处于什么状态吗?!”

“他状态很好,立遗嘱是我亲自帮他拟定,并重复两次确认,他才亲笔签名盖下手印!”律师一字一句,很笃定。

“为什么要重复2次,是说明,当时夏政廷精神恍惚,听不清楚你的陈述吗?”居小菜反问。

“我作为律师,履行职责当然要严肃谨慎,我重复2次只是为了确保遗嘱的准确性!对于某些随随便便的律师,自然没有这般的准则。”律师讽刺。

居小菜并不在意,她对视着律师,“夏政廷今年49岁,他为什么会在如此年轻的年龄就立下遗嘱?不值得让人怀疑吗?”

“立遗嘱不分年龄,有些人立得早有些人立得晚,全凭个人喜好!何况对于夏政廷这种身份的人而言,立遗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当机则立,并没有任何不妥!”

“被告方律师一番话说得道理十足,但终究只是你的片面之词!夏政廷之所以在突然选择立下遗嘱,是因为夏政廷有被害妄想症!”居小菜直击。

对方律师脸色一沉。

一个小丫头片子,一个在驿城毫不出名的小律师,居然在法庭上如此藐视他甚至不停反驳他的言语,他作为驿城数一数二的王牌律师,还真的怕了不成?!

“张医生。”居小菜突然对着张升举。

张升举连忙说道,“居律师你有问题请说。”

“从你专业角度判定,被害妄想症是不是也是一种精神疾病。”

“当然。被害妄想症一直加重,不仅对患者的神志有影响,甚至还会有自杀的倾向。”张升举解释。

“谢谢你的专业解释。”居小菜很有礼貌的感谢道,对着被告方律师,“刚刚你说道,我不应该以当天的一个精神状态来笃定拟定遗嘱时的一个精神状态,当然,我很认同你的观点,相对的,我也很不认同,你以当时你不专业的一个角度来肯定夏政廷拟定遗嘱时就是神智清醒的状态。而我根据之后张医生给我的一个心理咨询表,表格上面严格的记录夏政廷自从3月24日之后就开始频繁的看心理医生且需要药物才能维持睡眠,睡眠时间一天不超过3个小时,以此,我当事人充分怀疑,夏政廷是在神志并不清楚的情况下拟定了这份遗嘱,不能成为有效的法律依据。因此,之前夏政廷的遗产继承则应无效。”

“我反对原告律师以一个概念性的观点来怀疑并阐述事实。”

“那么请问你有专业的证据证明,夏政廷在拟定合同的时候,处于一个正常状态吗?”

“你也不能保证,当时他的状态就不正常!”对方律师死咬着不放!

“所以我当事人才会持怀疑态度。”居小菜说,有对着张升举说道,“你作为夏政廷的心理医生,你认为,夏政廷在3月24日当天,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如何?”

“很不好。”张升举直白,“他自己也对我说,频繁会出现幻觉!”

“是频繁吗?”

“夏先生是这么告诉我的!”

“嗯。”居小菜点头,点头对着审判长说道,“对于证人的证词,我有证据可提供。”

“拿出来。”

居小菜将视频拿出,并在现场进行了播放。

视频中是张升举以及夏政廷的对话。

夏政廷整个人看上去很慌乱,脸色苍白,一直在和张升举说他这段时间遭遇的事情,时不时的听到卫晴天在叫他的名字,让他寝食难安,甚至无法正常生活。

视频放完。

居小菜整理了视频中的重点部分进行了截图,展示。

“这里,夏政廷说他频繁出现幻觉,是频繁。”

“这里,夏政廷说他一直精神不好,嗜睡却无法入眠。”

“这里,夏政廷说他总觉得卫晴天会害他,会带他去阴曹地府。”

居小菜呈给审判长,“综上,我有理由下达结论,夏政廷在3月24日当天,精神状态很不佳,甚至出现幻觉,神情恍惚,而对方律师无法拿出夏政廷立遗嘱时是一个正常状态的证据,故此,在这种状态下立下遗嘱,按照法律不足以成为有效遗嘱!”居小菜结论,“审判长,我的阐述完毕。”

审判长点头。

“被告方是否还有补充?”

夏以蔚连忙站起来,“我父亲一向重男轻女,他一直以我为继承人进行培养。我父亲将所有遗产留给我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凭什么要被夏绵绵说成是他神志不清!何况以我国的传统思想,家产留给儿子也是不可厚非的事情!还请审判长多往这方面考虑!”

审判长点了点头。

“原告方还有其他陈述吗?”审判长询问。

“有。”夏绵绵直接开口,说道,“我父亲重男轻女无可厚非,这点我也不怀疑,也认同夏以蔚的观点。但我父亲这些年对我的器重很多人都有目共睹,否则我不可能能够坐上夏氏副总经理的位置,而我弟弟夏以蔚却仅仅只是市场部的副总经理,职位相差很大。不仅如此,我父亲近些年对我弟弟的表现一直很失望,在我父亲出车祸之前,我弟弟甚至惹怒过我父亲,夏家别墅的佣人都可以作证!而且以夏以蔚现在的能力,他不足以一个人管理夏氏集团,我父亲不可能会将整个公司全部交给他一个人搭理,他终究年轻!”

“夏绵绵,你别在这里信口雌黄!就算我惹怒过我父亲,但我终究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只会把遗产给我!而且这段时间我对夏氏的管理,难道还不够有资格吗?!”夏以蔚激动。

“夏氏目前的状况只是因为之前的基础还在,还能维持一段时间,再过一年半载,谁都说不准夏氏会面临什么,至于你说的爸只认定你一个人,那是你的一面之词!”

“爸到底偏向谁,有个人最清楚!”夏以蔚狠狠的说道。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

“我爸的情妇杜文娜。在我爸出车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她陪着我爸,她最清楚,我爸的想法!”夏以蔚冷笑。

不要以为,他真的那么好惹。

夏绵绵可以弄些有的没的出来,他也可以!

杜文娜不可能站在夏绵绵那边。

夏以蔚的律师连忙起身说道,“审判长,我希望出示我的证人。”

审判长咨询了一下审判团,点头,“允许。”

杜文娜从听众席走到了证人台前。

被告方律师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杜文娜。”

“你和夏政廷什么关系?”

杜文娜咬唇。

她之前还很庆幸自己和夏政廷的关系没有被曝光,才有机会和夏以蔚在一起,一旦曝光,她和夏以蔚就会名不正言不顺,违背了道德的伦理,流言蜚语都能淹死她。

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她也知道夏以蔚是无可奈何。

“我是他的情妇。我跟他住在一起。”

“有人可以证明你的身份吗?”

“夏以蔚可以,夏绵绵也可以,而且夏政廷的遗嘱上,也有我的名字。”杜文娜直白。

“既然你是夏政廷的情妇,平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他又给你提起过,相关遗嘱的事情吗?”

杜文娜想了想,“倒是没有给我说遗嘱的事情,但经常踢到以后要把家业都给夏以蔚,一直在对他进行重点培养。夏政廷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不可能将家业传给女儿,在他心目中,儿子才是自家人,女儿都是泼出去的水。”

“好的,谢谢你的证词。”律师说,“你请回坐。”

“等等。”居小菜突然开口,对着审判长恭敬道,“我可以问对方证人几个问题吗?”

审判长允许。

居小菜对着杜文娜,“我想问一下杜小姐,你跟在夏政廷的身边有多久?”

“1年左右。”

“一年左右,你对夏政廷了解深入吗?”

“当然,我们住在一个房间,他很宠我,很多事情都会告诉我!”杜文娜义正言辞。

“那为什么没有告诉你立遗嘱的事情,是不是对你有所防备?”

“遗嘱中涉及到我的利益,他对我有所隐瞒很正常,也是为我们之间的感情考虑,我能够理解。”杜文娜还算冷静。

居小菜说,“杜小姐能够理解,不代表说夏政廷对你就没有防备!他之所以不给你说相关遗嘱的事情,自然是不想你知道他死后会把财产都给了谁。同理,他既然不想让你知道他的遗嘱,他为什么会给你说,他要把家业留给夏以蔚?”

“我的身份我难道还能有资格偷窥了夏家的财产吗?!”杜文娜激动,“在分割财产上他根本就不需要顾及我,至于为什么没有给我说他立遗嘱的事情,不只是我,我想夏绵绵和夏以蔚应该都不知道。”

“是的,他们都不知道,那是因为夏政廷在立下遗嘱的时候,处于一个精神异常的状态,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立下了什么遗嘱!”

“你在乱说!”杜文娜说不过居小菜。

她真没想到,一向不爱说话甚至她总觉得有些唯唯诺诺的居小菜,在法庭上可以这么气势逼人!

居小菜自然很平静,“这只是一个正常推断,杜小姐当然可以对我的推断进行反驳,但前提是,你有反驳的证据。”

杜文娜咬牙。

居小菜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嘴角一笑。

小白菜果真不是想象的那么好欺负啊!

居小菜回头,“当然,其实我方也认定杜小姐说的可能是真的。”

“本来就是真的。”杜文难一字一句。

“杜小姐别激动,真假与否,法庭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答案。”居小菜说,“只不过,我这里有一些照片,可能会让杜小姐的证词,变得没有那么说服力!”

杜文娜眉头一紧。

“审判长,请允许将我手上的照片拿出来。”

“允许。”

居小菜拿出U盘,将电子照片拷贝在了投影上。

照片一出。

全场哗然!

照片里面的夏以蔚和杜文娜亲昵到俨然已经到了不可描述的地步。

居小菜说,“为了不至于侵犯了杜小姐的身体隐私权,我已经给你以及夏以蔚做了打码处理!”

“这照片是假的!”夏以蔚不淡定了,“是你们P的!”

“被告如果质疑照片的真假,我还有相关视频。当然我技术有限,视频没办法做大码处理,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放出来。”居小菜说得异常的平静。

夏以蔚气得脸都红了。

他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被夏绵绵跟拍了,他和杜文娜是会在某个时候就控制不住的做一些不规矩的事情,但真没想到,夏绵绵会跟拍,而且确实也没有想过,杜文娜在遗产的官司上会起到作用。

居小菜看着夏以蔚的神情,重复询问,“需要我放出来吗?”

“不用了!”夏以蔚狠狠说道。

“所以被告是默认了你和杜文娜的私下关系了是吗?”居小菜询问。

夏以蔚脸色阴冷,缓缓点头。

“请被告正面回答,是或者不是!”居小菜逼近。

夏以蔚逼视着居小菜,咬牙说道,“是。”

“所以,审判长。”居小菜没有在夏以蔚身上停留,她转头,“以杜文娜和夏以蔚的关系,我对杜文娜的证词充满怀疑,故我方反对以杜文娜的证词作为立遗嘱的有效依据。”

审判长询问审判团,经过讨论。

审判长说,“原告律师反对有效!杜文娜的证词不能成为本次法庭的有效证词。”

夏以蔚脸色难看。

杜文娜脸色也不好。

不仅没有到达效果,更是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曝光,分明是把他们推向了风口浪尖,夏政廷才出车祸她就和他儿子搞上了!之后的流言蜚语,她简直难以想象!

“双方律师是否还有其他陈述?”审判长询问。

居小菜摇头,“没有了审判长。”

对方律师也咬牙,恭敬道,“没有了!”

审判长开口,“根据双方的律师辩护及提供的证人证词,我和陪审团将离席讨论,并得出结果!”

说完,审判长就带着陪审团一起离开了法庭。

现场有了嘈杂的声音。

居小菜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和夏绵绵很近。

她喝着矿泉水,看上去很冷静。

夏绵绵自然也不激动,她就这么审视着居小菜。

“怎么了?”居小菜喝着水,诧异。

“我没想到,你在法庭上是这样的居小菜。”

居小菜怔住,“我怎么了?”

“很棒!”夏绵绵毫不掩饰的赞许。

是真的意外居小菜在法庭上的……霸气!

居小菜有些脸红,“我也只是在认真做好我的工作。”

两个人还很自若的聊着天。

对面的律师和夏以蔚脸色难看了很多。

被告方的证据太多,证词也很有杀伤力,这次的遗产官司,凶多吉少!

夏以蔚怒视着夏绵绵,是真的很想杀了这个女人!

他就不明白,为什么夏政廷亲自写的遗嘱,就无效了!

妈的!

夏绵绵抬头看了一眼夏以蔚。

就是,挑衅!

夏以蔚真想杀了夏绵绵。

半个小时后。

审判长以及陪审团出现。

所有人起立。

审判长敲响木槌,宣布,“驿城人民法院受理夏政廷遗嘱一案一审宣判结果,根据双方律师及提供的有效证人证词,本法院认定夏政廷处于精神异常的情况下立下遗嘱,而夏政廷的遗嘱中明确写到本人头脑清醒,思维清晰等,与事实不符,特此本法院宣布,夏政廷遗嘱不具有法律效应,其双方子女可不按照此遗嘱进行遗产继承。本庭宣判结束,退庭!”

居小菜对着夏绵绵一笑。

她没想到,法庭会当场宣判结果。

但不得不说,证据确实很充分,就算不当庭宣判,最后结果也是一样。

所有人开始陆续离开。

对方律师走向居小菜。

看似律师界友好的握手,但对方明显脸色不对。

“真是久仰!”对方律师狠狠的说道。

居小菜微微一笑,“承让。”

凌子墨就这么站在听众席。

他真的从来没有看到,居小菜如此一面!

------题外话------

昨日奖励:小妖宝贝、墨黛倾城、市井小草、kakaerni、泥絮123

……

以下是花式求月票。

凌子墨:我家小白菜好威武!

夏绵绵翻白眼。

凌子墨:我家小白菜好霸气!

夏绵绵翻白眼。

凌子墨:我家小白菜……

夏绵绵好心提醒:你在不求月票,你家小白菜就是别人的了!

凌子墨立马表情严肃,扬起他的俊脸:不给月票的,杀无赦!

作者君欲哭无泪:你能别吓着我的小仙女了行吗?!

所以小仙女们,月票赶紧来吧!

宅这个月重点求月票!

爱我,就把我放在月票榜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