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真相(1)他的回来/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遗产争夺官司,以夏绵绵的赢而谢幕。

所有人从法院出去。

夏以蔚走在前面。

前面很多记者。

记者已经把他围困到水泄不通。

“夏先生,有没有想过这场官司会输?”记者提问。

“夏先生,听闻法庭上曝光了你的不雅照片和视频,是不是真的?”

“夏先生,有知情人传出,说你和你父亲的情妇暧昧不清甚至,缠绵不休?”

“夏先生……”

“让开!”夏以蔚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早就没有了刚刚进法院时候的意气风发。

记者都看着他,看着他愤怒的模样,依然不让开。

“你们这帮人就这么无聊吗?就这么无聊非要来管别人家的事情,都给我让开!”夏以蔚狠狠的说道。

“夏先生此刻是不是恼羞成怒,不仅丢了官司还爆出如此不雅的东西?”

“你才恼羞成怒!”夏以蔚看着记者,“我告诉你,你再在这里妖言惑众,诽谤我,我就把你告上法庭,你们都给我闭嘴!”

“夏先生……”所有人依然不放。

夏以蔚气到极限。

他现在根本就忍不过去。

想到之前自己的意气风发,现在说没了就没了。

到了嘴边的家产没有,甚至还被当庭曝光他和杜文娜的苟且之事。

这种事情早晚会被媒体无限的扩大,扩大!

他夏以蔚就这么,身败名裂!

他咬牙切齿!

“夏绵绵出来!”一个记者突然大叫。

所有人连忙从他身边跑开!

他讽刺无比。

刚刚不管他怎么发脾气怎么怒吼,记者都不让行,就一个夏绵绵,面前突然一扫而空!

他咬牙切齿,狠狠的离开了。

而身后的夏绵绵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夏以蔚的背影。

她回眸,看着面前的记者。

依然。

龙一准备的保镖将记者堵在了一米远的地方。

记者急切道,“夏小姐,对于赢了这场遗产官司,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那我属于我的那一份。”夏绵绵淡薄。

“听闻你官司的赢点是因为你父亲但是下达遗嘱的时候神志不清,请问是真的神志不清还是抓住了法律的漏洞?”

“你这么质疑,可以去问审判长,或者你可以直接上访,说审判长以及审判员在谋私。”夏绵绵冷声。

记者被夏绵绵说得尴尬。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愚蠢,法律氏公正的,没有你想得那么多漏洞!”夏绵绵狠狠的说道。

记者咬牙。

另外的记者又问道,“刚刚听说法庭上曝光了你弟弟的不雅视频和不雅照片,对于你弟弟和你爸爸情妇的苟且,你有什么看法吗?”

“家丑不可外扬,还请大家不要多问。”夏绵绵直白。

“家丑?夏小姐的意思是不是在说,你和你弟弟还是一家人,不会因为这次的官司而影响了感情。”记者在故意讨好。

“感情自然会受到影响,人心都是肉做的,有想法很正常,我也承认我对我弟弟也会有有色眼镜,他也是如此。但血浓于水,无论如何我们还是一家人,所以就算彼此有什么不愉快,也终究是一家人的存在!”

“夏小姐如此想,不知道你弟弟是否如此?”

“他也是如此。”夏绵绵笃定。

记者还想多问。

夏绵绵直接说道,“谢谢各位对我以及我的家庭的一个关心,现在官司已过,请大家就不要一直缠着我们不放,我父亲现在正躺在病床上,我们家还有很多私事儿公事儿还处理,请给我们一点自己的空间,谢谢。”

说着,夏绵绵给了保镖一个眼神。

保镖连忙点头,给夏绵绵强势的腾出了一条通道。

夏绵绵和居小菜一起离开。

龙一和凌子墨早就从另外的通道走了。

她们在护送下,走到了一辆奢侈的黑色轿车前。

保镖恭敬的给她开门。

龙一在里面等她。

“绵绵,我就不跟着你一起了。”居小菜说。

夏绵绵转头,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停着的轿车。

她说,“嗯,今天的辛苦了,回去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约夏以蔚谈遗产继承的事情,你和我一起去。”

“好。”居小菜点头。

夏绵绵坐着轿车离开。

居小菜也转身走向了另外一辆。

她打开车门,坐在后座。

凌子墨在驾驶室开车。

其实有些受宠若惊,尽管他等在那里,期待居小菜会过来也没敢真正想过居小菜会直接上他的车,他总以为居小菜会跟着夏绵绵一起走,但转念一想,居小菜不是一个想要麻烦别人的人,而夏绵绵和居小菜的目的地背道而驰。

他很稳重的开车,在街道上行驶。

车内很安静。

居小菜总是不说话。

他真的不知道在法庭上那个有条不紊伶牙俐齿的女人为什么在离开了法庭就能够变得这般的沉默。

居小菜在法庭上甚至还是霸气的。

她站在法庭上和对方律师的激烈辩护,简直让他颠覆了他对居小菜的看法。

他甚至好长一段时间以为居小菜站在法庭上都是去高校的,她可能连话都说不清楚,会胆怯会紧张。

才知道。

他对居小菜的了解,好少。

“停车。”安静的空间,居小菜突然开口。

凌子墨一怔,连忙把车子靠在路边,“怎么了?”

居小菜说,“我下去一下。”

“怎么了?”凌子墨很紧张。

他又做了什么,惹到了居小菜吗?!

从上车到行驶途中,他什么都没做啊,他连话都没说,他就是一直在开车一直在认真的开车。

凌子墨没有得到居小菜的回答。

他就这么看着居小菜打开了车门。

凌子墨连忙也跟着下了车。

他大步跟上居小菜的脚步,一把拉住她。

居小菜眉头一紧。

看着他的大手抓着她的小手臂。

凌子墨连忙放开。

居小菜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凌子墨说,声音还控制得很温柔,“怎么了?我刚刚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吗?”

居小菜怔怔的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被居小菜看得有些无措。

他说,缓缓说,“我就是随口问问。你要是有事儿我就先走了,我还要上班来着。对了,医生说你尽量不要久站,刚刚在法庭上看你站了好久,你忙完了记得早点回去。”

说着,凌子墨就想要转身离开。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她咬了咬唇,“凌子墨,我只是突然很想吃这家的肉包子。”

凌子墨身体僵硬。

完全石化!

他以为,他以为……居小菜有厌烦他了。‘

就是时不时的厌烦他。

他很尴尬。

刚刚的表现分明让人想要钻地缝。

居小菜说,“怀孕之后,会突然很想吃一样东西,这家包子店以前我经过律师事务所的时候经常买,刚刚看到就想吃。”

凌子墨点头。

点头,这一刻却就是没好意思转身。

“你要是忙可以先走,我买了包子知道自己回去。”居小菜说。

凌子墨那一刻真想一头撞死。

他忙个屁!

他回头,“突然我也很饿了,我也想吃包子。”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变脸更变天似的,她说,“那走吧。”

两个人走向了街边的一家包子铺,买了小笼包,各自还盛了一碗粥。

居小菜这时间胃口并不好,经常吃一点点就吐吃一点点就吐,但又会一会就饿一会就饿,甚至会突然很想吃某一样东西。

她静静的吃着包子和稀饭。

凌子墨陪着他吃。

凌子墨最不喜欢吃丸子类的东西,所以吃得很少。

其实居小菜知道。

凌子墨很多喜欢的不喜欢的饮食,她以为这么多年,她都忘了。

然而有些东西,真的是根深蒂固。

她吃了两个包子,喝了半碗粥,又吃不下了。

她放下碗筷,“我不吃了,走吧。”

“就吃这么两个吗?”凌子墨看着面前剩下的两笼包子。

“嗯。”她也没叫他买这么多。

凌子墨去付了钱。

两个人回到车上。

居小菜依然坐在后座,凌子墨在前面开车。

很稳。

凌子墨透过后视镜看着居小菜,看着居小菜很安静的模样。

居小菜似乎发现了凌子墨的视线,她转眸。

凌子墨那一刻反而做贼心虚。

居小菜说,“你有什么想问我的?”

凌子墨摇头。

没有。

就是很想多看她几眼。

但此刻为了避免尴尬,他就很自若的开口了,“你今天在法庭上很威武!我差点都在现场拍手叫好了,但怕被拖出去。”

居小菜不太是一个能够自若接受别人夸奖的人,特别是凌子墨的夸奖毫不隐晦,还很夸张。

她说,“这是我的工作,所以在工作上会和平时有些不同。”

“我看到夏以蔚吃瘪的样子真的简直不要太高兴,想到上次他居然还敢轻薄你,妈的!”凌子墨突然爆粗口。

居小菜抿唇。

她想得会更远,想到那次因为夏以蔚,凌子墨和他打架之后在警局,她见到了展然。

她眼眶有些薰红。

会时不时的想起这个人,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凌子墨大大咧咧惯了,自然没有发现居小菜的情绪。

他又说,突然很严肃的说,“夏以蔚的那些照片,都是你打码的?”

他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不吃醋不吃醋,不嫉妒不嫉妒。

他家小白菜看了别人又不是别人看了她。

这是赚到了赚到了。

居小菜看着前面的凌子墨。

她是真的觉得凌子墨的关注点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她说,“嗯。”

妈的!

他吃醋!

他吃醋,吃大醋!

他一点都不淡定,夏以蔚那玩意儿怎么能这么来荼毒居小菜的眼睛,怎么能这样!

他现在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居小菜很淡定的在处理图片的某些地方,甚至还有可能放大的处理……

他不爽。

“大吗?”凌子墨突然开口。

分明告诉自己不要问了不要问了,就这么当什么都没发生的烟消云散,但他就是固执。

“啊?”居小菜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她看着凌子墨,看着他的后背,缓缓。

她脸红。

也不觉得奇怪。

反正凌子墨的关注点,就是会和常人不一样。

“还好。”居小菜说。

其实也没有仔细看。

做律师这一行,会看到很多类似于这样的照片,有些为了抓小三争夺家产的,比比皆是,她见怪不怪了。

凌子墨此刻又不淡定了!

还好。

还好的意思就是,有好好看了,是真的有看过了。

他现在很想去切了夏以蔚那兔崽子!

他深呼吸,深呼吸,让自己保持冷静。

“应该没有你的尺寸。”居小菜突然开口。

话一出。

她脸一下就红了。

其实就是一个很本能的解释和形容,但说出来之后,分明带着色情。

凌子墨也是反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居小菜是在说他的更大!

他窃喜。

哥哥的当然不一样了。

哥哥的从小就和别人与众不同!

他嘚瑟。

那一刻瞬间就释然。

心想让居小菜好好对比一下别人,才知道哥哥的有多好!

多好。

多好……

居小菜真的不能理解凌子墨的世界,上一秒明显能够看得出来他故意隐藏但实际上很明显的不开心,这一秒又突然喜笑颜开。

她转头,看着窗外流利的景色。

她不知道一个人要怎么样,才能够做到凌子墨的没心没肺。

……

翌日。

夏绵绵去接了居小菜,两个人一起去夏家别墅。

夏绵绵自然是约了夏以蔚谈遗产分割的事情。

两个人坐在车上。

居小菜把夏政廷的遗产进行了梳理,一条一条,并做了一个财产分割的合理计划,夏绵绵之前就看过了,不过律师确实比较谨慎和严密,所以不得不被居小菜的强求,又看了一遍,表示没有了异议。

居小菜才放心的跟着夏绵绵去了夏家别墅。

别墅中。

夏以蔚在,就穿着一件睡衣,显得很是慵懒,看着夏绵绵回来,整个人脸色很不好,也没有招呼她,自个大摇大摆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她。

夏绵绵也不在乎,她走过去,直接坐在夏以蔚的对面,“根据遗产继承法,在没有有效遗嘱下,子女公平的继承父母的所有遗产。这是爸的所有资产,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了,毕竟你都拥有过,一会儿。”

夏以蔚脸色难看。

“这里是我对爸遗产的一个分割,你看一下,如果没有意见,请签字,签字后生效。”夏绵绵直截了当。

夏以蔚看都没看,“我什么要签?”

“没关系,如果你还想打官司,我奉陪到底。我就是不知道,小蔚连输两场官司,会不会对你的人生产生怀疑!”

“夏绵绵你少在我面前嘚瑟!”夏以蔚生气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你分明很清楚,爸会将遗产绝对全部给我,你却如此来抢,你真的不觉得自己可耻吗?!”

“是啊,爸也给我说过多次,让我辅助你,让你能够独当一面!”夏绵绵笑,“本来家业都是你的,奈何你沉不住气,非要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现在知道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你要是让爸能够多逍遥些年,别做那些暗地阴谋,这个家就是你的……”

“夏绵绵!”夏以蔚指着她的鼻子,“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我做什么了,爸的车祸只是意外!”

“我其实也没说什么,你怎么就联想到了爸的车祸?还是心虚吗?”

“你!”夏以蔚真的很想掐死夏绵绵。

“当然,心虚也是很正常。”夏绵绵说,说着她站了起来。

她听着孕肚,站起来依然也可以如此盛气凌人,气势很强。

她看着面前的夏以蔚,“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很清楚。利用原声软件引起夏政廷的精神恐慌,然后让夏政廷自己觉得自己可能命数已尽,以为卫晴天要带他一起走,让他不停的产生化觉。想来夏政廷也是心虚的,否则不会被吓得这么惨,然后就中了你们的圈套,让他提前立下遗嘱。”

夏以蔚看着夏绵绵,不相信的看着她。

夏绵绵怎么可能知道?!

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不,她都是乱猜的,然后故意让他恐慌。

他保持冷静,讽刺的道,“你继续编。”

“当然还有。”夏绵绵自若说道,“你很聪明,知道夏政廷无论如何,也不会把遗产给了其他人,他如此重男轻女的思想,自然都会留给你。你就等着他遗嘱一立,就可以动手了。”

“夏绵绵!你乱说什么!我动什么手?!”

“夏以蔚。”夏绵绵口吻平静,她眼眸看了一眼楼上的杜文娜。

杜文娜和夏绵绵的眼神对视。

就是会莫名的害怕这个女人。

夏绵绵回眸,“这些计谋都是我教杜文娜的,你觉得还能真的瞒得了我?”

夏以蔚心口一紧。

什么意思?!

“夏以蔚,我承认我没有你的犯罪证据,所有一切都是我的推理得出,但显然是事实。而我之所以没有去找你的犯罪证据仅仅只是为了,积善。当然我也不知道,对坏人的心怀仁慈是善果更多还是恶果。终究,我打算发过你一马!人生无常,珍惜自己的现在拥有的一切,我不想夏家真的,断子绝孙!”

“你威胁我,你威胁我!”夏以蔚淡定不下来。

凭什么夏绵绵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是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解释清楚,为什么就能知道所有的一切!

他想不通!

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总是被夏绵绵玩弄。

“夏家一半的家产,够你和杜文娜挥霍一辈子了。”夏绵绵冷漠,“财产分割书我放在你这里,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签了给我。否则一天之后,你会再次收到法院的诉讼书,我从开玩笑。”

说着,夏绵绵转身就走。

“夏绵绵你给我站住!”夏以蔚怒吼。

夏绵绵停了停脚步。

她回头。

回头看着夏以蔚拿着财产分割书,快速的看着,看着,然后咬牙拿起笔,愤怒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夏绵绵没有占便宜,所有财产都是一分两半!

他把签好的文件扔给夏绵绵。

夏绵绵身边的保镖眼疾手快的稳稳接住。

“够了吗夏绵绵!你会遭报应的!”夏以蔚怒吼。

夏绵绵笑,“我会遭的报应,和你没任何关系!”

夏以蔚眼眶狰狞。

真的是压抑到极致。

他就这么眼睁睁的把自己得到的东西,分了一半出去,分了一半出去!

“夏氏集团目前的持股情况,我是最大股东,也就是董事长。你无须惊讶,之前夏政廷单独给了我百分之五的股份,你也知道,加起来,我自然比你多。我现在作为夏氏集团的董事长,不接受没有能力的人在夏氏继续上班,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以及杜文娜被解雇了。你持有的夏氏股票,每年会有分红到你的账户。”

“夏绵绵!”

“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夏绵绵笑,“滋味可好!”

夏以蔚忍耐到极限。

“我会对外通知,说你在遗产上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在国外散心去了,我会很理解你的各种不幼稚行为,也希望得到媒体的认可……”夏绵绵说,“陈词都已经想好了。再见,夏以蔚。”

再也不见。

夏绵绵就这么霸气的离开了。

离开了。

夏以蔚气得身体发抖。

他猛地拿起茶几上的各种能够砸的东西,将家里砸得粉碎,砸得到处都是!

夏绵绵!

夏绵绵!

我发誓我要杀了你,要杀你了!

……

夏绵绵和居小菜坐在了小车内。

夏绵绵说,“签字就生效了吗?”

“嗯,里面明文规定,签订当日起生效,剩下的财产转移,还需要点时间。”居小菜说。

“不急,慢慢来。”夏绵绵说道。

居小菜点头。

“现在送你回去?”夏绵绵说。

“我去一下事务所,正好有几个案子,我事务所的同事有点拿不定主意,我过去看看。”

“正好,我也去一下夏氏。”

“现在就要去上班吗?”居小菜诧异。

“不是,是去拿回主权!”夏绵绵嘴角一勾。

居小菜真觉得,没有几个人能够达到夏绵绵境界。

她真的很独特很有魅力的存在!

车子先送了居小菜,夏绵绵走进了久违的夏氏大厦。

她抬头看着烫金的大字,自若的走了进去。

她相信她和夏以蔚的官司众所周知,所以即使大家很诧异突然看到她的出现,突然看到她听着孕妇出现,但依然不会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她直接上楼,直达董事长楼层。

她走进去。

夏以蔚之前的秘书连忙迎上来,但不知道如何称呼,有些尴尬的立在她面前。

夏绵绵吩咐,“2个小时后,我要求召开股东大会,下午3点,全员大会包括各个分公司的视频会议。全员大会之后,安排一个记者见面会,发出通知不需要得到多少回应,能来多少媒体就是多少,不强求。”

“是,我马上通知。”秘书连忙说道。

夏绵绵直接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她看了看办公椅。

索性,坐在了偌大办公室的沙发上。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调侃,“我以为你忘了!”

“明天之内,到夏氏报道,夏氏集团副总经理的位置,过期不候!”

“……”那边完全是怔住。

怔怔的根本反应不过来。

“怎么,不敢上?”

“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儿,这辈子遇到了你。”何源感叹。

夏绵绵嘴角一笑,“你得去问问上帝。”

“那是百年之后的事情。但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做牛做马报答你知遇之恩!”

“赶紧来上班吧!”废话那么多。

“是。”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她看着这个办公室,看着这个熟悉又大气又陌生的办公室。

回想起自己3年前睁开眼的那一刻。

谁都没想到,她的世界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如此!

2个小时后。

夏绵绵出现在了股东大会上。

她沉着稳重的宣布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对各个股东做了深度的交谈,并恳请他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她的工作,保证可以给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收益。股东虽然不太看好一介女流,但因为夏绵绵之前的一些作为也让很多股东信服,至少比夏以蔚管理更好。股东都是以利益为前提,所以并不存在太多麻烦,夏绵绵顺利的得到股东的一致认可。

下午3点。

夏绵绵站在了全员大会会议厅,再次宣布了自己的身份。

现场哗然,但因为都是公司的职员所以没有人敢有任何意义,甚至还传来了恭喜的声音,拍着马屁一片和谐。

全员大会之后。

夏绵绵面对着驿城大大小小的媒体。

说不需要求媒体数量,却是把夏氏记者招待会现场的大厅挤得爆满。

夏绵绵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当然也宣布了自己的身份,同时简单解释了一下夏家现在的一个情况,以及夏氏以后的发展以及对未来的规划,现场有些严肃,但不难被夏绵绵的沉着大气所震撼,对比起来,夏以蔚的故意博得同情,倒是夏绵绵的坚韧和不放弃更值得外界推崇和肯定。

一时之间。

夏绵绵爆火。

比一线一流明星,有过之而无不及!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整个驿城都没有短缺过她的新闻。

甚至热度一直很高。

夏绵绵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对夏氏进行了整改,让夏氏在她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了轨迹上,夏氏的股份也因为她的能力赤手可热,夏绵绵在驿城甚至是家喻户晓,还成为了很多女性的榜样,可谓风光无限,风生水起。

夏绵绵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下班。

此时,已经6个月了。

肚子的长得很快,医生也说发育很好,胎儿很健康。

她挺着肚子回到龙一的小车上。

她每天上班。

龙一每天上下班接她,绝不假以他人之手。

他说不放心!

夏绵绵本来的拒绝,最终还是选择了默认。

对于这个孩子,她也不放心。

之前刚怀孕的时候,虽然会不舍,但没有那么在乎彼此的安全,甚至愿意去冒险做任何事情,到现在这么大,看着肚子越来越大,就突然变得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怕出任何错误。

龙一接着她回去。

回到龙门。

两个人下车。

夏绵绵习惯性的回房换衣服,再洗手吃饭。

刚走进房间。

龙一说,“绵绵。”

夏绵绵看着他。

“有人在等你。”

夏绵绵抿唇。

龙一说,“我让他在房间等你。”

“谁?”

“你的一个老朋友。”龙一直言。

老朋友?!

她还会有什么老朋友。

差不多都死了!

她转身,很冷静的推开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内。

她看到韩溱站在那里,就站在她房间里,俨然就是在等她。

她抿唇。

总以为,在金三角之后,大家就都应该是,天壤之别!

再无,相见之日!

------题外话------

有没有被标题骗到,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

就是这么坏!

虽然坏,但是小宅还是坏坏的爱着你们的!

今日问题:韩溱来干嘛的?

昨日奖励:珈羽宝贝、cjl0319、浅蓝o、WeiXinc811708ebe、匕凡

下午二更求月票!

求月票!

小宅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