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阿九,我爱你(封逸尘的直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叫封逸尘。

但是我母亲告诉我,不,不是封逸尘,你不是封家的孩子,你姓聂,叫聂逸尘。

我信了。

我相信了,我们家曾经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叫虎山行,我有一个很强的父亲叫做聂鹰,但他被龙门的龙天暗杀,死了,死的时候,我还在我母亲的肚子里,而龙门为了灭族,连我母亲是龙门的亲生女儿,也要一网打尽。

我的出生,是我母拼了性命才保我周全,才让我活在了这个世界上,所以我不能忘记血海深仇,所以我的出生就是为了,为了家族的报仇,为了父亲的报仇,我必须坚定自己的理念,必须要让那些残害我们聂家的所有性龙的人,一网打尽,片甲不留,斩草除根!

从我能够记事儿开始,我母亲就是这么灌输我的,时时刻刻警惕我,在没有报仇之前,我们不能快乐,不能享福,不能认命,甚至不能让我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她说聂家所有人都在上天看着我,在我们没有达成所愿的时候,我们没有资格幸福,否则会天打雷劈。

我一直坚信着她的思想,在她的安排下,从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培训,残忍的培训,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总之,就这么活下了下去,越挫越勇,越来越强。

我10岁那年,我母亲突发奇想的带着我去了一个叫做“天使孤儿院”的地方。

我一直以为她是为了给封尚做公益才会去,后来我想,她可能是为了一个正当的理由去看一个她一直被她安排着人生的女孩,当然,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孤儿院有一个调皮长得又不好看的小女孩,很霸道的问我要糖吃,我不给,她还会强抢,而她还特别不害臊的抓着我尿尿的地方,她以为那是糖。

我很少接触到小孩子,能够接触的也有,都是我母亲的杀手工具,但其实我和他们的培训是不一样的,我只是偶尔会去检查,我只是偶尔会去收尸,因为不是所有的杀手,都能够活着长大变成真正的杀手,有些半途中就已经,结束了自己的人生。

而我见多了,也见得麻木了。

但那个小女孩,却莫名让我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心跳会加快。

我不相信那是一见钟情,因为当时我根本不懂什么叫感情。

我知道,她不怕我。

甚至于,她对我还很凶,而当我把大白兔给她的时候,她对着我露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

我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见过这么纯粹的笑容了,总觉得,她把世界上最最美好的东西给了我,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人可以因为一些大白兔糖,幸福到这个程度,幸福到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她说要嫁给我。

她说她长得不好看,可以当我的通房丫头。

她似乎并不懂什么叫通房丫头,但在离开后孤儿院后很久,我却还一直记忆犹新,一直一直记得。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母亲不带我去,我也不可能自己去,我的使命还在,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还没有杀光龙家的所有人!

我没有资格谈感情,也没有资格享受快乐。

在我14岁那边,在我母亲对我的残忍培训下,我就已经身手不菲了,在最新的一次我母亲对我的严格考验中,我可以徒手打伤她6个随影,我那一刻甚至看到了我母亲眼中的惊讶,到最后的惊喜。

我想我应该是达到了我母亲的要求。

那次考验之后,我母亲给了我一个任务。

她说她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将带走了龙天最小的一个女儿,她让我去接她,在海边接她,接到她之后做单独的培养,将她培养成组织最顶尖的杀手,让她成为他们的杀人工具,让她到最后,亲手结束了龙天的性命。

她要对龙门所作为的一切,加倍奉还。

我在我母亲的命令下,去了海边。

在海边等了一个下午,等到晚上时刻,看到了一艘小船上扔下来的一个女孩,她全身是伤,奄奄一息。

我想,大概就是我要等的人了。

我把她抱起来。

抱起来那一刻。

在微弱的月光下,却还是清晰的认出了她。

那个在孤儿院缠着他要大白兔,那个说要当他通房丫头的女孩。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应该是怎么样的心情,但终究,我还是平静把她带了回去,带回了组织,交给了我母亲最为专业的培训老师,我甚至是之后的一个月才去面对她,那个时候她身体的伤已经好了,我去的时候看到她在偌大的培训基地,在砍杀小动物,没有哭没有闹,就是麻木一般的杀着那些可爱的小动物。

那是组织的第一个人培训项目,叫做人性的泯灭,杀手是不需要有感情,不管多可爱的生物在你面前,一个指令,就必须杀死!

我看了很久。

到最后她结束了训练,出现在我面前。

她很矮小,9岁,看上去也不过才6、7岁的身高。

她要扬着很高很高的头对着我,“我听说是你救我回来的,谢谢你。我会感激你的。”

我笑不出来。

当然也不会有任何表情。

我想当时我应该还是有些失望的,她果然已经不认识我了。

果然不认识了。

不认识也好。

我点了点头,没有和她多说一句话。

而后我会经常频繁的来看她的培训,这和其他杀手的培训是不一样的。

她的培训更为严格更为残忍,和他当初一样,面临的东西很多。

但她毕竟是女孩子,她很容易受伤甚至很容易死。

有好几次,我都是从野兽嘴里将她救了出来,然后帮她清理伤口,帮她医治,当然她并不知道,却被我的母亲发现了。

发现了我对她的异常。

我给她的答案是,她是一颗很有用的棋子,不能就这么死了。

我母亲似信非信,最终应该还是选择了相信。

而后我却不敢对她表现得太过积极,去看她培训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千叮万嘱,让培训的老师确保她安全,确保她一定不要死了,一定不能死!

当然,我给她安排的培训项目,也在悄然的发生变化。

悄然的让她开始学会又有其他杀手的致命技巧,学会躲避学会保护自己,我想或许有一天,我会让她走,在所有人的追杀下,让她走,走得越远越好。

我不是想当然,我应该是在很久很久,内心深处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或许就是从在海边把她捡回来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放她离开的准备。

但要放她走,谈何容易。

我甚至没想到,我对她如此的冷漠甚至对她如此的残忍,她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那次,是在他们的毕业仪式上。

杀手也会毕业。

杀手成为一个合格的杀手,只要她能够顺利的执行一项任务,顺利的杀人,就算合格的毕业,就会成为一名真正的杀手。

每个顺利毕业的杀手都会有奖励。

一般的奖励就是,让他们成为真正的男人或者真正的女人。

其实也是他们的一个考核项目之一。

任何杀手都要突破自己身体的这一步,以后遇到情杀的任务才可以顺利完成。

她也要经历。

组织会给他们找非常有技巧非常帅气活着非常美丽的人,来完成他们的第一次,我见过给她准备的那个男人,就这么看着他,被人安排着,去伺候她,去让她成为真正的女人。

那晚上我站在培训场的一角,抽了很多烟。

没有任何可能,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别人的身下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而我甚至有些厌恶,如果可以喝酒,可能酒精过去,就是明天了,而明天到来,什么都发生了,不会这么折磨。

韩溱是我唯一信任且很懂我心的人,其他人大多怕我,他会经常和我聊天。

与其说他是一名职业杀手,不如说,他的医术更好。

他是医学世家,但父母车祸身亡,被她母亲带到了组织,成为了杀手,但他对杀人不感兴趣,即使身手还好,他对医学的钟爱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后来我就专程安排了他的医术上面的深造,我母亲也不反对我对他的安排,韩溱是组织中唯一一个杀手,有着一个合格公民的身份,甚至经常可以出现在大众视野的人。

韩溱那晚陪了我一个晚上。

他知道我对她的感情,陪着我抽了一晚上的烟。

第二天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睡眼朦胧,而我一脸冷漠,看不出来内心的任何感受。

我想,终究我和她存在血缘,摒弃所有,她终究也不会和我在一起。

他漠然的离开。

“BOSS。”她叫我。

我脚步停了停。

她说,“我昨晚没做。”

那一刻我想,如果她仔细,会发现我身体抖了一下。

“我不想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我喜欢你,只想和你做。等我18岁的时候,我把自己许给你。”她当年才16岁,她说,“18岁才叫成年,我觉得我还可发育得更好。”

“不需要。”他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就回了她三个字。

但她没听。

应该听到了,没在意。

她喜欢我的事情,传遍了整个组织,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我,而我越发的不敢对她表露任何关心,越发的不可能让自己去靠近她,甚至她受伤到可能会死,我也只会冷眼,不敢露出任何一丝感情。

只有这样,才能够控制自己,才能够让我母亲相信,我对她毫无所感。

否则,她不管存在什么价值,都得死。

我很清楚,我母亲绝对不会留下我喜欢的女人在我身边,更别说,这个人还是龙门的人!

在我母亲的心目中,我们没有资格得到爱情,我们还不配。

而后的2年,她开始接手了各种各样的杀手实践,杀了很多人,完成了很多任务,我让她的手上,染上了很多人的血,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反而会因为她被噩梦惊醒,我总是会想起她5岁的时候,笑得那么干净那么幸福。

她18岁的那年。

她喝了很多酒,当然没醉,只是小脸蛋通红。

她大概等了我很久,等了我很久出现在组织里,然后来找我。

她说,“我长大了,已成年,我要把我自己给你。”

说完之后,很大胆的将衣服都脱光了。

脱光了走向我。

我当时就这么看着她白净的身体,看着她身上也会有些小伤口,但完全不会影响到她绝美的身子,其实大多数杀手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身材都会因为经常锻炼变得很好,而她是,出奇的好。

她靠近我,说,“我技巧很好,老师都教过了,所以不用你辛苦,我会好好伺候你。”

她还笑得很美。

尽管脸上更红了。

比她刚开始喝过酒之后更甚。

她真的喜欢喝酒。

她叫阿九,她有时候会让人叫她阿酒。

不只是因为她对酒的偏爱。

她还说,阿酒的名字和我更相配。

封存美酒。

她对我的喜欢真的毫无掩饰。

我甚至希望她只是心血来潮。

后来,我从房间里面离开了。

留下了她裸露的身体,离开了。

她眼巴巴的看着我。

看着我冷漠的背影。

那一刻其实我看到了她红润的眼眶,但她没有哭,也没有大吵大闹,实际上,杀手的感情都会很隐晦。

我让阿某去了她的房间。

阿某和她的感情很好,但没有爱情,这点我看得很明白,而我让阿某去,一方面是为了让她对我彻底死心,一方面也知道,阿某不会真的碰她,对阿某的这点把握,我有。

果然。

据说阿某和她在房间里面,相安无事的大眼瞪小眼瞪了很久。

她真的没哭,就说,有点心寒。

我想,心寒就好,心寒就不要再靠近我了。

我的意志,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坚定。

后来我们也会见面,我是他们的BOSS,出面安排他们的任务安排他们的生死,我们自然会经常见面,她看着我也没有特别的恨我,很平静的接受了我对她毫无感情的事实,我想或许,她就这样彻底的把我忘了,彻底的不会对我有任何期待了。

我开始筹谋她的“重生”计划。

我不想她死。

不管她怎么以为我的存在,都不想她死,甚至不想让她知道任何,有关于她身世的事情,知道了,就是冤冤相报,没完没了,而我想过了,一切的仇恨,深仇大恨,到我这里就结束了,到我这里不管成功失败,都结束!

所以我想给她一个重新的身份,让她重新活着,好好的,独自活着,如果他年之后我没有死,我会回去找她,不告诉她所有的真相,重新换我追她回来。

我很久之前就让阿某去问过阿九。

问她,这辈子最想做谁?

她说,最想成为夏绵绵。

我一直以为,她会更想成为夏柔柔。

我的身份杀手都知道,也知道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叫夏柔柔,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最后会选择夏绵绵的身份,当然实际上,就算她想成为夏柔柔,我也会让她成为夏绵绵,夏柔柔是一个靶心,是我给我母亲故意安置的一个靶心,我不可能让阿九重蹈覆辙。

我安排了阿九的重生。

让她自以为她自己真的重生了,变成了夏绵绵。

那次,我故意做了一个事故,故意让爱莎配合她去执行任务,故意让人点爆了仓库,故意抱着夏柔柔走了,把她留在了燃烧的仓库里。

实际上她并不知道,当我抱着夏柔柔出去的时候,我内心真实的感受。

我把夏柔柔送上了车,然后回到了仓库,冲进去找她。

她被一颗大柱子压着,动弹不得。

大柱子滚烫无比,我徒手将她从火堆里面抱了出来,抱着全身被烧伤的她,而她也并不知道,我身上其实烧伤面积也不小,我也做过很多很多手术,才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如初。

最后。

我换了夏绵绵和阿九的身份。

我每天都去医院,看的不是夏柔柔,而是阿九。

而是我的阿九。

她身上伤很多,在她伤还没有完全好之前,韩溱要给她做各种各样的整容手术,我安排了小南在她旁边,不停的传输不停地告诉她她是夏绵绵,她是夏绵绵,她不是阿九了,从此以后都不再是阿九。

甚至于在她回到夏家之后,卫晴天为了验证夏绵绵的身份做了她和夏政廷的DNA,那也是他做的是手脚,那也是小南在告诉他之后,他秘密做的手脚!

所以,她完全信了。

她醒来之后,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她以夏绵绵的身份活得很好。

我仅希望她可以真的好好活下去,在夏家这个看似凶残的地方,但她完全可以自保。

可我完全没有想到,她还会主动靠近我。

主动靠近我,大概是因为恨。

我很排斥她的靠近,我依然冷漠待她,但她却似乎不屈不饶,无论如何也要嫁给我,以夏家的身份,名正言顺的嫁给我。

我妥协了。

不是我妥协了,是我母亲让我和夏绵绵在一起。

她以为我喜欢夏柔柔,所以想要棒打鸳鸯。

我根本不敢违背她的命令,我甚至怕自己的反抗,惹来了对重生后的阿九的杀身之祸。

我装作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对夏绵绵也不感兴趣的娶了她。

我告诉自己不要对她产生任何感情不要对她有任何不一样,而她却在不停地靠近,肆无忌惮的靠近,这和在杀手组织里面的她不同,她就是故意在引诱我,故意在不停的引诱我,而我还真的被她,上了……

我酒精过敏的事情,杀手都知道,但没有人知道我过敏到程度。

没有人知道,我过敏到。

一碰就晕。

而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被阿九绑在了床上,然后强上了我。

整个过程,我很煎熬,心里想了很多。

要是让阿九知道了我们是亲表兄妹,会怎样?!

然后。

我确实反应了,反应得很强烈。

我想,既然都已经尝试了禁果,既然都已经这样了……

就这样吧!

我开始在她身上放纵。

我想不只是她,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对她的渴望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我从来不会如此失控,却在她身上,不可自拔!

而我也很清楚,她想睡我,仅仅只是因为她想,并不是她多爱。

她说她垂怜我的美色,仅此而已。

我想,她不信任我不爱我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害死了她,她不应该还爱我!

我做任何,她都不会再信我。

我真的完全可以理解,甚至于,到她已经那么那么不信任我的时候,我却还要残杀了我们的孩子,我只是担心孩子生下来会有问题,生下来会智力缺陷,三代近亲结合,很多遗传的隐形基因碰触在一起,就会造成孩子的缺陷,所以我不敢要,我怕当她有这么一个不健康的孩子时,她会很难过。

然而,抵不过她的倔强。

我总是在想,是不是我执意不要一件东西的时候,她会执意的留下来。

我在她心目中的,大概是什么都不算的。

大概是,抵不过龙一,抵不过阿某,抵不过任何人。

龙门和我们家的深仇大恨真的不能避免了。

我母亲想要杀了姓龙的所有人,她等不下去了,而我也觉得,是一个结束了。

我把阿九带在身边,我想把她带在身边仅仅只是因为我怕她被我母亲算计,我也怕她联合龙门,到头来,还是会被我们杀害,准确说,龙门的灭门惨案,势在必行,根本就无回天之力,可她却不愿意跟着我,总觉得我对她的保护,不是那么全心全意。

她一次又一次从我身边离开,我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她回来。

最后的最后,我想。

留不住她了。

无论如何,真的留不住了。

她是龙门的人,可能就是那份血缘,让她离不开龙门了,离不开龙一了。

我终究最后决定,放弃所谓的血海深仇,放弃所谓的杀父之仇,对龙门的荼毒到此结束了,不想再继续。

就算是大逆不道,就这么忍受吧。

我的行为,我也活不了,就让我以死谢罪!

在实施所有一切之前,我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了龙一。

我希望他保护好阿九,保护好她,让她好好地活下去,好好地活着。

当然我希望,他不要碰她,因为对比起来,我和阿九只是不是亲生兄妹,他们才是。

但龙一告诉我说,他不是,他是龙天捡回来的,他不是龙天的亲儿子。

那一刻我真的没有任何顾虑了。

龙一可以照顾好阿九,尽管和这个男人接触不深,但我很清楚,他对阿九的保护,不会比我少。

我被我母亲送到了一艘船上,和龙一一起。

我想我到最后,确实让她很失望了。

其实我真的很理解她,我能够理解她承受的所有悲剧,所以可以承受,她对我做的一切。

我和龙一在船上被静静的飘走,定时炸弹的声音一直在我们身下,滴答滴答。

生命就在指甲缝中流逝,慢慢的流逝。

两个人都很平静。

都很平静。

大概见多了生死离别,对自己的生命很淡漠。

直到。

阿九来了。

我当时因为我母亲的原因,全身没有任何力气,就这么看着阿九红着眼眶出现在了这艘床上。

我其实想过,她可能会来。

她这么聪明,应该会想到的。

应该在我母亲死后,就会找过来。

想来,我母亲应该是死了。

我看到阿九直接走向了龙一。

没有很失望,甚至很坦然,坦然的告诉她,现在最应该做什么。

她按照我说的,救走了龙一。

没有什么话还能送给她。

只想她,好好活着。

好好活下去。

而我,没有完成家族使命,没有为父报仇,这个结局,就是我能够想到的最好结局。

最好的结局。

阿九好好活下去。

我也没有什么遗愿。

这辈子遗憾很多,但没有后悔的事情!

大概唯一有的就是:阿九,我爱你。

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我爱的是阿九,由始至终都是阿九。

但最后,在知道龙一和阿九没有血缘之后,我却突然不想让她知道了。

我在临走前,告诉韩溱,如果我死了,第一时间去拿出我的遗愿。

不再想让她知道,他的过去。

只想她,无忧无虑,像小时候见到的那样,幸福的活下去。

------题外话------

昨日奖励:愛佳Y做个安静的女汉子睿宝麻麻我不素伟人明镜hou

那啥。

亲们说我当着四万多宝宝们的面说了封老师周末会回来。

周末不就回来了嘛?!

写了这么整整一章,7000字的封老师,还不算回来吗?!

“你放屁!”

啊啊啊……

你们别威胁我,别给我寄刀片!

小宅怕!

小宅今天更新了这么多这么多,就当将功补过了好不好!

给点月票鼓励一下宅。

明天就是新鲜卷了,期待吗?!

期待就告诉宅,宅爱你们啊……(*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