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时光5年/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5年后。

时间有时候真的会很惊人的流逝。

在夏绵绵以为,以为自己可能过不了时间这个坎的时候,回神,就已经过了5年!

5年真的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却又似乎,一眨眼的功夫。

这5年发生了很多很多变化,不只是自己的心智,还有身边很多人很多事儿。

首先,她生下了她和封逸尘的孩子,是个儿子,很健康,生下来的时候6斤半,痛了她一天一夜,终于顺产将那个孩子生了下来。取名,封子倾。封子倾渐渐的长大,今年快满5岁,一直在她身边,生活得很好。

其次,她才相认的父亲龙天在她相认的第三年去世了,查出肺癌晚期,死得很安详,死的时候拉着他的手,希望这一辈子不要埋怨他,而他居然到最后,把整个龙门留给了她,龙一辅助,她成了龙家的最后接班人,始料不及,却也引起了惊涛骇浪,至少龙三就完全不能理解,甚至,这么多年,一直在耿耿于怀。

而后,她对外的身份依然还是夏氏集团千金夏绵绵。作为夏氏集团董事长的她,却不经常坐班,但夏氏在这几年发展得很快很猛,和凌氏一起,几乎垄断了整个驿城,无人能力,而作为以前锋芒毕露的封商集团,却在这几年的发展渐渐颓败了下去,封文军也在去年去世,把封尚全权交给了他的二儿子封铭严打理。封文军去世的时候,她去了,去了他的灵堂,她看到了封铭严一家人在封家的绝对权,有时候也会为封铭威觉得可惜,但转念一想,封铭威自己也都不在乎了,没人想到,他从5年前就你离开了封家,对外是周游全世界,事实上,夏绵绵觉得,他应该在找龙瑶,在找,再也不会回来的龙瑶。

所以,封尚这一年就一直在封铭严和他的两个儿子封铭睿和封铭轩在打理,一塌糊涂,每况愈下,那一家人也似乎并没察觉,依然乐在其中,依然自以为是,再这样下去,坚持不到5年就会倾家荡产。

夏绵绵甚至觉得,可能也坚持不到5年了。

因为她作为一个非常非常成功的商人,她决定收购了。

商场就是如此,物竞天择,封尚早晚破产,她不过是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已。

她今天难得,坐在了董事长办公室,听着作为总经理的何源的汇报工作。

何源很认真的将这段时间夏氏的一个发展情况进行汇报,表情严肃,夏绵绵自然也听得严肃。

5年时间,何源的变化也很多,从她让他回来帮自己开始,这个男人就在不停的蜕变,蜕变到现在,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的地步!在当时面对董事会的不自信到董事会包括她,都不敢轻易招惹了这个男人,谁让能力强,又死心塌地的对她忠诚无比,她如果得罪了他,她怕他一气之下走了,她还得收拾这么多的烂摊子。

说真的,她已经无法想象自己再亲自来管理公司了,果然人是不能纵容的,一纵容就会变得懒惰,她就是很很典型的例子,她连听着汇报都有些心不在焉,好在她怕何源,所以不敢不认真。

“最后。”何源终于讲到最后一条了,他说,“夏以蔚手上最后剩余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我已经按照市场价格收购收购了,5年时间,他手上所有的股票都已经全部到了你的名下,也意味着,夏以蔚退出了夏氏的股东之中,退出了董事会。”

夏绵绵点头。

这5年,夏以蔚的发展也很奇葩。

刚拿过夏氏集团的第1年,夏以蔚还会在董事会上蹦跶,他最为第二大股东,发言权很大,所以对她对何源也是处处为难,但终究只能为难不能左右,他渐渐就变得没有了兴趣,渐渐将生活重点开始转向了吃喝玩乐,染上了很多恶习,频繁的出现在各种花边头条上,吸毒,嫖娼,赌博,烂酒,所有的陋习,全部染上,用了5年,将自己拥有的巨大资产,全部败了一空!

夏绵绵很淡定的听着何源的汇报。

她对夏以蔚也不会有任何怜悯,至少对这个人是真的产生不了任何好感,他这几年就算知道自己没能力再拿过夏氏了,也依然在处处为难她的经营,甚至还会故意卖一些夏氏的商业机密,当然,在她看来也只是跳梁小丑而已,对她毫不影响,她就这么等着他一步一步,让自己过得越来越惨烈,到有一天,可能真的会狼狈不堪!

说到夏以蔚,自然也要提到夏政廷。

夏政廷躺在病床上5年,5年时间,还是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却也没有要死过去的征兆,就这么一直在床上躺了很多年,很安详。

也就只是,看上去很安详。

心里怎么样的,谁都不知道!

只听到负责他的高级护工说,偶尔会看到他眼角的泪水,不知道是不是在悔恨自己的这一辈子,悔恨自己做了那么多桑今天你的一辈子!

当然她也不会好心结束了夏政廷的生命。

她是一个善恶分明的人,她没有那么心怀仁慈,而这些年,似乎越发的让自己的感情越发的冷淡了。

对谁都冷冷淡淡。

“这是今晚的凌氏集团的一个邀请函,凌子墨32岁生日宴会,特别邀请你必须出席。”何源说,并非常严肃的提醒,“凌氏和我们一直有着深度合作关系,作为如此的合作伙伴,我强烈建议你亲自参加,何况,封尚集团的收购案还打算了凌氏一起合作,希望你不要驳了凌子墨的面子,我会很难处。”

所以这就是威胁了。

她无奈的接过邀请函。

邀请函还真的特别奇葩,奇葩的用笔墨舔了一句,需夏绵绵亲自参加。

一看就是凌子墨写的,故意的。

凌子墨这些年的发展,也确实是比她想象中,更强了点。

凌子墨有能力这件事情她不予否认,但却没想到,这么有能力,那货在工作上的睿智让她都曾经开始怀疑人生,她一直以为,凌子墨总是带点狗屎运的,后来因为深度合作才真的发现,老天还是秉承,天道酬勤,凌子墨认真工作起来的时候,比她还拼,所以这些年就这么发展到了和夏氏平等平座的地位,凌爷爷应该也会安息,居小菜应该也会另眼相看!

然并卵,并没有。

居小菜和凌子墨的关系依然还是,若即若离。

尽管他们之间有一个4岁多的女儿,叫凌小居,名字真的很奇葩,据说是凌子墨自己取的,还得意了很久,然后居小菜那一刻居然没有反对。

想来也不过一个称呼而已。

有了孩子的凌子墨和居小菜,表面上还是相敬如宾的,实际上如何,凌子墨时不时的找她出来吃饭找她出来倾诉就知道不好了!当然近一两年也不谈感情了,就是习惯性和她喝酒,因为她酒量好!听凌子墨的口吻,他好像是怎么都走不进居小菜的内心的,居小菜总是对他保持着距离,就连在床上都是。

她有时候也会问居小菜,为什么不真的接受凌子墨。

居小菜说,因为不爱。

不爱的原因很多,因为怎么都过不了心里那个坎。

展然在她心中太根深蒂固了,5年时间还太短,10年,20年可能就好了。

据说凌子墨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去吗?”何源开口,扰乱了夏绵绵的一些胡思乱想。

她说,“去,都被你这么威胁了,我哪敢不从。”

“晚上我就不去了。”何源说。

“不带你这么偷懒的。”夏绵绵不爽。

这种宴会,这种带着商业性质的宴会,很少有人愿意主动参加。

“我今晚同学会。”何源解释,“高中同学会,毕业有10年了,不能缺席。”

“好吧。”夏绵绵点头,点头还笑得特别好看,“这么多年,何总还会单身一人,也该在同学会上,拆散一对是一堆了!”

“我之所以单身是因为被你压榨到没有时间谈恋爱。”何源很严肃。

她承认她根本不敢反驳。

何源在刚接手夏氏,甚至说到现在,都还在没日没夜的加班。

她是剥削的资本主义。

“那你今晚晚好,最好是遇到你的初恋对象,然后两个人干柴烈火,也能结束你的处男生涯……”夏绵绵真的是怀着无比真诚的心在祝福,当然也不过是一句玩笑话。

那句话却让何源突然有些沉默。

夏绵绵蹙眉,“莫非,真的有初恋对象?”

“一厢情愿而已。”何源说,“我也是正常的人,有七情六欲很正常,所以情窦初开喜欢一个女同学也不奇怪。”

“所以你现在还在喜欢?”

“没有了。”何源摇头,“那么久远的事情,我几乎都已经忘了,如果不是班上突然说同学会,我可能会遗忘她一辈子,不过据说,她好像过得并不太好。”

“所以你就安心了。所以你就打算去故意显摆!何同学,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何同学。”

“必定,人生得找到一个平衡点。”

“这么一说,你曾经在她手上吃瘪过?!”夏绵绵饶有兴趣。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八卦了。

但不可否认,女人天生八卦。

她说,“一直觉得你清心寡欲,一直觉得你对任何财富权贵都只很淡薄,读大学那会儿就觉得你对人生看得非常之明白,绝对不会主动去攀上富贵,甚至貌似是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看着白梓冉的自取其辱,你是不是曾经被有钱人伤过自尊!”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不过就是很清楚,那些东西属于自己那些东西不属于自己而已!好在,我运气不错,遇到了你。”何源看着夏绵绵,“否则怎么可能扬眉吐气的出现在同学会上,我也是一个虚荣的男人。”

夏绵绵笑。

她倒不觉得何源虚荣,他现在拥有的一切甚至已经超过了很多平凡豪门的财富,但他完全没有所谓的膨胀,日子过得还很低调。

她说,“总之,今晚祝你,约炮成功!”

何源看着夏绵绵。

“同学会的意思不就是这样的吗?”夏绵绵笑。

何源没再多说,也会知道有时候和夏绵绵是说不明白的。

他简单把东西收拾规矩,起身,“我的工作汇报完了,董事长记得别忘了今晚的宴会,我会让秘书提醒你的,我先出去了。”

何源有时候就是会这么一本正经。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

她坐在偌大的董事长办公室,摇晃着,看着面前大大的落地窗。

这间办公室她已经重新装修过了,什么东西都焕然一新,她实在不喜欢夏政廷以及夏以蔚坐过的地方,所以是在她坐上董事长之位的时候就已经将这里发生了改变。

她起身,走向落地窗前。

3月份,夏氏的阳光正好,她看着对面的封尚集团。

她经常会看看那栋辉煌的建筑,刚开始是会怀恋,是会不自主的怀恋,现在是俗气的在想,要不了多久,就是自己的了。

她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关上了落地窗。

她其实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淡定。

真正看着封尚集团的烫金大字,看着的都是钞票,她还是会想起那个叫封逸尘的男人。

经常会想起。

这也是为什么,她不太愿意来坐班的原因。

她有一段时间会很怀恋他,很怀恋,甚至做梦都全是他,每天都是他的身影挥之不去,那段时间刚生下封子倾,月子期间做得并不太好,连奶水都不足,到最后封子倾不到半岁就开始吃奶粉了,她因为孕期而长胖了一圈的身材,也在封子倾不到半岁的时候,身体就恢复了以前的纤瘦,甚至有段时间还瘦得有些过分。

龙一给她看了心理医生,看了大概一年,才慢慢的走出了每晚夜梦连连的日子。

她其实也没想到,自己的情绪爆发点,为什么会在封子倾生下来以后,心理医生说是因为她为了孩子一直在隐忍,但孩子生下来之后,她就忍不下去,还说一个人的心智真的很神奇,有时候会超乎想象的强大,有时候也会超乎想象的脆弱。

反正她是信了。

但她还好,很积极的配合心理医生走了出来。

走出来之后,她终究把封逸尘的骨灰洒向了大海。

也终究将他的遗言,销毁了。

她不能总是看着遗言,不能总是看着她的骨灰,晃晃过日。

她努力的让自己过着正常的生活,然后每年某个时期去纪念一下她死去的朋友,包括小南,包括阿某!

她看了看时间。

下午4点,她觉得自己可以下班了。

晚上还有宴会,她至少应该打扮一下自己。

她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上。

之前是龙一的来回接送,真的接送了好多年,雷打不动,后来龙天去世了,他要帮她承担起整个龙门,忙到没时间再做他的专职司机,也就换了另外的职业保镖,她的出行基本上也会跟着一些人,龙一把她保护得很好,至少这5年,没有发生任何,惊心动魄的事情,她的日子很太平!

她到达驿城国际商场最奢华的礼服区,挑选衣服。

她今年27岁。

不知不觉,就27岁了。

生了孩子后的她,身体发生了很细微的变化,凹凸有致的身材,似乎更加诱人了些。

她总算明白,少妇果然是比少女更耐人寻味的,尽管她不愿意用妇人这个词语来诠释自己。

她挑选了一件淡紫色的晚礼服。

她一向不喜欢在宴会上太过风采,所以总是会选择一些低调的衣服,可其实这完全是徒劳,她这张被封逸尘整容得如此完美的脸颊,想要低调,那是在为难自己。

她换上礼服之后,坐在化妆间上妆。

她给居小菜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

这些年,两个人关系越发的亲密了。

她也给她坦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知道真相那一刻,居小菜真的是哭了很久,大概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她走失的妹妹真的会自己又走了回来,所以他们的关系更好了,好到,凌子墨总是嫉妒。

他说他之所以经常找她出来喝酒就是为了让她少接触他老婆,他会吃醋。

这个二货男人,观点永远都那么奇葩!

实际上是为了什么,估计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绵绵。”传来那边小菜温柔的嗓音。

“嗯,就是问你,晚上凌小猪的生日,你会到现场吧?!”

“会,但小居今天有些小感冒,我可能来一会儿就会提前走。”

“都不给凌小猪多庆祝一下吗?”夏绵绵问。

“每年都在过生日,也没什么好庆祝的,而且他的朋友很多,我也融入不了其中,倒不如让他自己欢乐,我也不想打扰到他的兴致。”居小菜说得坦然。

夏绵绵无语,在居小菜的世界里,凌子墨就真的打入十八层地狱,永无翻身之日了!

两个人的相处真的很淡,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居小菜很难参加有凌子墨的宴会。

随意又聊了些,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接到了龙一的来电,“小九。”

龙一喜欢叫她小九。

说来,她小时候还真的和龙一有过交集,听龙天说,在她出生的时候,他就是带着龙一一起去产房然后迎接她出来的,甚至于当时龙天为了抱她母亲出病房,第一个抱她的还是龙一,当时龙一也才8。9岁,但真的很喜欢她。偶尔龙天也经常带着龙一到她和她母亲的家来玩,两个人感情很好,龙一从小就宠她。

龙一解释的是,因为龙天喜欢她所以爱屋及乌。

不管如何,反正龙一是从小时候就爱她就是了,其实她小时候也被龙天抱着去过龙门,去玩耍,去和其他哥哥姐姐们玩耍,大家对她据说都很友好。

谁知道,后来就突然“惨死”了。

“龙一。”夏绵绵叫他,叫不来大哥,还是叫名字比较自在。

“晚上会去凌子墨的生日宴吗?”

“会去。”夏绵绵直白,“我现在在换礼服上妆。”

“那我过来等你。”

“嗯。”

夏绵绵点头。

她默默地挂断电话。

想着,龙一35、36岁了,还这么单身一人,真的好吗?!

半个小时后。

龙一出现在了她的化妆间,自己去挑选了西装,然后就陪在她身边,等她。

这几年,一直在等她。

夏绵绵上妆完毕。

两个人一起离开。

龙一非常绅士的给她开了车门,然后陪着她坐在他的轿车内。

轿车开在驿城越渐繁华的街道上。

夏绵绵突然歪着脑袋问龙一,“这么多年,就真的没有看上哪家的姑娘?”

“看上了。”龙一说。

夏绵绵惊喜。

“叫龙九。”龙一直白。

夏绵绵无语,“能不能换换口味?”

“换不了了。”龙一很直接,“这辈子可能都换不了了。”

“你让我很难做。”夏绵绵也说得直接。

“抱歉。”龙一道歉,却说得一点歉意都没有,他反而还说,“你要是真的为难,就从了我,我能对你好一辈子。何况,子倾不是一直叫我爸爸嘛,为了孩子,你也应该给他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

夏绵绵笑了笑。

不想。

也不会。

她都想好了,死的时候一定得让后人给她做一个贞节牌坊。

拿着那个牌坊去找封逸尘。

龙一看夏绵绵沉默,也不再多说。

其实还是会很失落,尽管这种话题他们说了很多次了,暴击都及击过了,但还是会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他曾经一直以为他可以追到夏绵绵,在封逸尘不在之后,总会让夏绵绵妥协,时间越长,反而越没有了信心。

轿车直接到达了宴会现场。

她和龙一一起走进去。

龙门和夏绵绵的关系已经被很多人非议了,当然一般人并不知道龙天去世后龙门交给了她,大多数人都以为交给了龙一,而夏绵绵和龙一关系这么好,风风雨雨自然很多,而封逸尘突然的消失不见,大家也默认为,夏绵绵和封逸尘已离婚,正在和龙一交往。

这种对她的诽谤她也不太在乎,至少所有人在知道她和龙门有染之后,对她倒是客气尊重了很多,当然除了凌子墨这个不怕死的二货。

她和龙一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凌子墨就非常不爽的说道,“能不要这么在我面前晃悠吗?!我总觉得我哥们这么多年一直顶着绿毛!”

夏绵绵不想搭理凌子墨。

龙一也没有和他废话,两个人就是照面了就分开了。

凌子墨有些不爽,看着那两个人成双成对,很是不爽,就不明白封逸尘去了什么地方,怎么问夏绵绵都问不出来,而后他其实也在想,封逸尘是不是已经不存在了,不存在这个世界了,否则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夏绵绵和其他人,双宿双飞。

夏绵绵放开龙一,走向了居小菜。

居小菜在糕点区吃东西,看着夏绵绵微微一笑,“来了。”

“嗯。”夏绵绵点头。

居小菜很体贴的给她挑选了一些她喜欢的糕点。

她接过,默默的吃着。

居小菜还是原来那个居小菜,都满了30岁了,却还是清秀幼嫩到,还是23、4岁的模样!

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保养的。

“今天凌小猪生日,你都不陪在他身边?”夏绵绵问。

居小菜往那边看了一眼。

凌子墨此刻正在和人喝酒,畅流,都是他的那些猪朋狗友,聊得很火热。

居小菜回眸,“他不喜欢我陪着。”

“你就真的没有发现,他很多时候其实是在故意,故意在你面前如此,只是怕你们彼此尴尬?”夏绵绵很好奇。

这么多年,不可能发现不了啊。

“不知道。”居小菜摇头,“但我很清楚,这样的生活他至少不排斥。”

至少不排斥。

而她,好像还在排斥。

可也已经过了5年了。

相安无事的,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5年!

“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夏绵绵耸肩。

这种事情,只能当事人自己体会。

她放下被她吃光甜点的盘子,说,“我去那边转转。”

“嗯,我一会儿也去凌子墨那边。”

“好。”

夏绵绵走向一边,居小菜也放下糕点走向凌子墨。

凌子墨其实有注意到居小菜的到来,但他却还是一直在和朋友聊天,聊得很投入。

刚结婚那一段时间,他一直小心翼翼的陪着居小菜,也不敢出去玩,也不敢太加班,甚至也不敢太靠近她,就是默默地在她身边多出现一些时间,后来他才发现,居小菜其实根本就不要他陪,他陪着她的话很少,他离开,她还会和佣人聊天,生活得更加自在。

渐渐,他开始试着让自己过上自己的生活。

居小菜其实早就给他说过,让他不要将就她,他只是自以为的觉得,他对她好一点,可能时间久了,居小菜会对他另眼相看,可能会重新喜欢上他说不定!

然而,当他故意开始出去喝酒,开始出去玩乐,开始拼命加班,开始很少出现在她面前之后,他们的关系突然缓和了很多,有时候深夜回来碰到居小菜起床倒水什么的,居小菜还会适当的和他说主动几句。

那之后他才知道,居小菜和他结婚,只是结婚,不是成家。

他们之间不会有家。

居小菜默默地站在凌子墨的旁边。

凌子墨和朋友聊了好久,聊到可能居小菜已经误会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而她当然也不会主动打断他,就站在他身边而已。

好久。

他的朋友离开。

离开的时候对这居小菜招呼,“嫂子。”

居小菜微微一笑。

很表现她礼节性的友好。

“小居有点小感冒,一会儿我早点回去。”待他朋友都走了,居小菜才开口说道。

“怎么了?”凌子墨有些紧张。

凌小居一直和他们一起生活,今天早上他离开去上班的时候,她也好好的啊。

“小感冒,王嫂去接她回来的时候,老实说有点低烧,已经吃过药了,等会儿我回去看看,你放心玩。”居小菜解释。

解释着说,你放心玩。

很多话,就这么在喉咙里卡住了。

他点头,“好,你辛苦了。”

“不会。”

夫妻之间就是这么客气。

客客气气的,不争吵不拌嘴,也没有多少感情。

接着。

大厅中的人越来越多。

居小菜主动挽着他的手,陪他一起招呼客人。

到了晚上9点。

居小菜很自若的放开了他的手臂,先走了。

其实他们之间亲密的举动真的很少,除了在床上,基本上刚刚的挽手举动就是他们最亲密的方式没有之一,这样的最亲密,还是在特定场合的无可奈何……

------题外话------

昨日奖励:alinda砚子、vian0915、Catety瑾、柠檬风筝、一半明月n

今日问题:畅所欲言!

话说宅解释一下封逸尘的自白(原谅标题直白),自白不是遗言,也不是日记,所以亲们怀疑的怎么知道他船上的心理变化,我也真的是有些欲哭无泪。

自白就是有个亲说的,站在上帝的角度把封逸尘所有的故事都给讲了出来,包括他的心理活动,只是为了让你们看到他这些年的所有,就像在陈述一个他的故事,而封逸尘的遗言只有一句:阿九,我爱你。

因为他后悔没有告诉阿九,他爱着的由始至终都是阿九,所以想要把这句话传递给阿九。

但当他知道龙一和阿九没有血缘之后他就不想让阿九看到了,希望阿九没有心理负担的幸福!

最后还能写一句: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