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没有好好珍惜,就会遭报应的/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会厅,热闹非凡。

“居小菜走了?”夏绵绵转了一圈,把该打理的关系都打理了,回到凌子墨身边。

凌子墨看了一眼夏绵绵,“你怎么总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哥哥很伤心的,不是因为哥哥心大,早就跳河了!”

夏绵绵忍不住笑道,“哥哥还好你心大。”

这倒是真的,换其他人,早就得抑郁症了。

“话说你和龙一那货到底什么关系?!你走哪里他的眼神就转向哪里,你不觉得你们这样真的很不好吗?!很不好!”凌子墨说,重复的说道。

“我和他普通关系。”

“你骗鬼呢!”凌子墨显然不相信。

夏绵绵也没打算怎么解释,因为解释不清楚,她说,“不早了,我也先走了。”

“要不要这样?哥哥今天过生日耶,你就不多陪陪我吗?”

“你最想要陪的人又不是我。”夏绵绵直接戳穿,“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龟毛,喜欢居小菜这件事情,就真的这么难以启齿吗?”

“关键是她要信我啊!”凌子墨也是欲哭无泪,“我容易吗我,这么多年,我简直都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看了。”

“那也是你能力不够。”夏绵绵打击。

“你还是走吧,你不在我还能多活些日子。”凌子墨觉得自己对夏绵绵,真的是在自讨苦吃。

夏绵绵欣然的离开。

刚离开几步,回头,“收购封尚集团的事情,明天我来找你详谈,这么大块肥肉,应该不只是我们想要!”

“嗯,明天等你。”说到工作,凌子墨还是很严肃。

“走了。”夏绵绵起身离开。

她脚步往宴会厅外走,凌子墨就看到龙一的身影也这么跟了过去。

他就说这两个人一定有猫腻!

一定有!

但转念又想,封逸尘都消失了这么多年了,换成他,他也改嫁。

能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结婚,甚至还拖着一个小屁孩,其实夏绵绵很不容易。

平时看上去总是一脸无所谓,但她心里真正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

反正,过得应该不是她表面上那么,风生水起。

他回眸。

回眸,看到了他表妹凌小琳,以及他姑姑凌琳。

5年前,她们搬走了。

说是搬走,实际上也不过是不在一起住,她们依然住在他的房产里,还是那套居小菜不愿意去住的高档别墅,他会给他们零花钱,每个月很大一笔支出给了她们。

其实居小菜也知道,即使之前让他和他姑姑以及他表妹断绝关系,但居小菜的性格做不到那么绝,只要表面上看上去没有关系,居小菜也会睁眼闭眼。

说是睁眼闭眼,其实不过是,对他的一切不太在乎而已。

“表哥,生日快乐!”凌琳娇嗔的跑过去,拉着他的手臂。

凌子墨本能的想要推开她,但又因为之前他们之间的很不愉快,导致他现在对她们其实内疚感很强,也就更加的顺从她们。

凌琳对凌子墨自然没有这份亲昵,她左右看了看,“居小菜先走了?”

凌子墨点头,“小居有点感冒发烧,她先回去了。”

“就算小居没感冒,她能陪你多久?”凌琳讽刺,“这几年居小菜对你怎么样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她根本就没有把你当成她老公,就是为了给孩子找个父亲而已。说到底,子墨别怪做姑姑的话多,凌小居长得根本就不像你,你最好好好查查,这个孩子是不是你的!居小菜这种女人,说不定怀了别人的孩子,栽赃嫁祸在你的头上,你这是在个别人养孩子!”

“姑姑。”凌子墨说,“我和小菜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我跟她现在感情很好,姑姑就不要说她的坏话了。小居虽然长得不像我,那是因为她像小菜。我很肯定,小居是我的女儿。”

“你就是傻。”凌琳讽刺无比,“两个人都离婚那么久了,意外的一次两次的,就说怀孕了,这种事情我见太多了……”

“姑姑。”凌子墨脸色有些沉。

“行,你不爱听我就不说了。”凌琳口吻不太好,“反正你是被居小菜迷了心智,我说什么都没用!”

凌子墨不想再多说。

凌小琳在旁边听着,也很不是滋味,她抱着她表哥手臂,“也不知道你喜欢居小菜哪点,5年了还对她这么好,我都吃醋了。”

“我对你难道不好?”凌子墨符合。

“没有对居小菜好!”

废话。

居小菜是他老婆!

但他情商还是高的,“那你把我上周给你去国外抢的限量版包还给我,我送给居小菜去。”

“表哥你真坏!明知道人家好喜欢那个包。”凌小琳故意生气。

身体靠得更紧了。

她穿得本来就少,此刻故意这般,真的是很明显可以感觉到她的突兀。

凌子墨有些尴尬。

他轻轻的推开了凌小琳,两个人保持着距离。

凌小琳也不在乎,依然热情的去靠近凌子墨,说道,“表哥,你什么时候回到别墅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啊,每天都是我和我妈两个人吃饭真的好寂寞,一周后我生日,你过来行不,过来行不?!”

凌子墨想了想,“如果不忙我就过来。”

“那说定了说定了。”凌小琳兴奋。

“嗯。”凌子墨有些敷衍,敷衍的问道,“有喜欢的礼物吗?”

“最大的礼物就是表哥来亲自陪我过生日。”

凌子墨点头。

有时候真的对凌小琳产生厌烦,但有时候又会莫名的在她身上找到存在感,大概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完全找不到,所以才会有些欣慰吧。

凌琳没在凌子墨身边多停留,自己去了一边,依然还是上流社会的富太太。

但凌琳没有凌小琳这么没心没肺,她对凌子墨之前让他们搬走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导致现在其实关系都很僵持,却也因为唯一的血缘关系,还是维持着亲戚之间的一些来往。

特别是金钱来往。

一旦没钱花了,就会一个电话直接打给凌子墨。

凌子墨基本上来者不拒。

这些年凌琳和凌小琳的开支是很大,好在,他这几年赚得多,养她们母女,搓搓有余。

“小琳,你去那边多认识些朋友,你也不小了,总得交往男朋友,考虑自己的终生大事。”

“表哥你别催我,我自己有分寸!”凌小琳不想听这个话题。

凌子墨点头。

他也不想逼了凌小琳。

婚姻之事儿不是儿戏,自然还是希望她可以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归属。

“那你照顾自己,我过去招呼几个朋友。”凌子墨说,说着就走向了一边。

凌小琳不爽。

她都这么献媚了,她表哥对她还是这么冷冷淡淡。

都不知道她表哥到底被居小菜灌了什么迷魂计,这么为她着魔,她怎么都觉得居小菜那女人在床上就跟一尸体似的,他表哥上一具尸体到底有什么乐趣,果然肯定是他表哥的责任心,因为有了孩子,所以责任心爆棚!

因为不喜欢居小菜,也喜欢不起来凌小居!

总觉得那对母女,完全霸占了她和她母亲的凌子墨!

她忍了这么多年,每次忍无可忍的时候,她表哥都把她推开,无情的推开!

她受够了!

今年她都29岁了,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她真的都成了老女人,结果还没能让她表哥看到她的不一样!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澎湃的胸部。

怎么也应该比居小菜强很多。

她去年还特意去隆了一下,让形状更好很大,她就不信,她真的比不上一个,一看就性冷淡的居小菜!

她咬牙看着他表哥和他的那帮朋友在喜笑颜开。

不管任何时候,还是觉得她表哥好帅!

真的好帅!

她甚至为为了他表哥做春梦。

这些年越发的强烈。

越发的强烈……

宴会到晚上11点,基本就结束了。

这种宴会实际上都是商业上的一种形式而已,凌子墨现在基本也让自己习惯了这种商业会,而不是找朋友直接去夜场完,但宴会结束后,他那帮朋友死活不让他回去,说一定要在他们的老根据地好好玩乐一番。

现在他那帮朋友大多成家立业,大多开始过着循规蹈矩的日子,出来玩的时候其实也少了很多,今晚大概是喝得尽兴,大家突发奇想,而其他人也都不愿意走,凌子墨实在被迫无奈,跟着去了鎏金会所。

这里依然纸醉金迷,和前些年一样的辉煌。

他们还是他们的专享包房,一年365天承包制。

刚走进包房,妈咪就叫了很多小姐进来,到现在大家能玩的不多了,却因为是夜场,也少不了这些的陪伴。

凌子墨自然不会去碰,但这几年,慢慢又变的不是那么故意排斥了,故意非要让小姐离他一米之远,总之别碰到他就好。

这里的小姐都懂规矩,伺候凌子墨的只负责倒酒,其他一概不敢越界。

凌子墨被他那帮朋友喝得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帮孙子,是没有喝过酒吗?!

包房的厕所又被人霸占,他去了外面的公共洗手间,吐。

吐得撕心裂肺的。

“还好吧!”身边,突然多了一张餐巾纸。

凌子墨蹙眉。

抬头,抬头看到了何源。

夏绵绵的得力助手,目前夏氏集团的执行CEO,挺年轻的,但能力不错,他至少不排斥和他的合作。

他拿过来,“遇到我那帮朋友,也不可否认,上年龄了,一喝就醉。”

何源笑了一下。

凌子墨要多正经,才能够说出,这么正经的话。

但毕竟凌子墨还算是他的重要合作伙伴,有些话自然不能说得直白。

“对了,你怎么在这里?”凌子墨问。

以他对何源的了解,这人不像是喜欢混夜场的人。

“同学会,走不开,就过来了。”何源解释,“今晚没去参加你的宴会,还望不要介意,确实是十年同学会。”

“没什么。”凌子墨无所谓,“生日每年都有,再说,这种生日宴,我也不想参加。”

何源笑。

凌子墨擦了擦嘴角,“我打算回去了,你玩好。”

“需要我送你吗?”何源客气。

“不用,有司机在。”

“那你注意安全。”

凌子墨笑了笑,走出了厕所。

何源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他也没想到,一个男人收心可以这么快,和以前花边新闻上的凌子墨,完全无法重合。

他想人都会长大,人也都会改变。

有句话叫风水轮流转,他有时候也会从夏绵绵的口中知道一些凌子墨和居小菜的事情,有些感情没有好好珍惜,真的会遭报应的!

他走出厕所。

走在走廊上。

面前的女人,有些摇摇晃晃,大概是醉了。

他就这么漠然的看着,看着她扶着墙壁,努力在让自己走直线,但貌似最后,还是变成了S形,而她也没有再回到包房,还算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走了。

他想时间不早了,他也应该回去了。

他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对自己的作息要求很严格,当然前提是,没有被夏绵绵压榨,他简直不想说夏绵绵那女人了,总是丢一堆事情让他彻夜加班,好在工资不菲,他看着他银行账目上的数字在疯狂递增,他忍了。

他掏出电话,给自己的专用司机拨打,让他来接他回去。

他喝了酒,没办法自己开车。

而他现在,也真的习惯了有钱人的所有生活方式,比如,专车接送。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夏绵绵给他配的豪华轿车就停在了他的脚下。

他不知道那女人去了哪里,反正也没有坐门口的出租车,就一直穿着高跟鞋,一直遥遥晃晃的往街上走去。

自然,他也没有兴趣知道她要去哪里。

他坐在自己舒适的轿车上,靠在豪华的座椅上,淡淡的看着夜晚的迷离,回自己的高级公寓。

他眼眸稍微顿了顿。

顿了顿,看到了那个女人蹲在公交车前,在等公交。

他其实很想问她是不是喝傻了,这个点哪里还有公交车?!

他本着人道主义……

好吧,他就是为了故意显摆,所以他让司机将车子停在了公交车站出,按下车窗。

女人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抬头。

抬头那一刻,眼眸有些微顿,后缓缓的将视线转移。

何源笑了笑。

他想,这个女人可能都已经不记得他了。

毕竟他如此平凡。

他按上车窗准备离开,那一刻却突然打开了车门,“上车。”

女人应该是惊讶的。

随后,“不用了,谢谢。”

何源冷笑。

果然,不认识了。

他突然下车,下车,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

女人有些惊讶,惊讶着,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刚站起来那一刻,或许是酒醉或许是突然充血,头有些发晕,一下撞到了他的怀里,下一秒,瞬间弹开,“对不起。”

何源看着她疏远的距离。

他手一伸,将她一把拽进了小车内。

女人惊讶,但没叫。

温顺的坐在了他的轿车里。

“你家住哪里?”何源问。

女人低着头,没有回答。

“是不认识我了?”何源说着,还笑了,“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何源,和你是高中同学。”

“我知道。”女人点头。

“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家住哪里了吗?”何源觉得自己的脾气真的还好。

想来,他基本上很少发脾气。

“我能自己回去。”女人说,声音很小。

“等公交车?”

“不是。”女人解释,“在公交站更容易拼车。”

看来,日子过得真的不太好。

他说,“所以我送你回去,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还能帮你节约了拼车费。”

“只是不想麻烦你。”

“没什么,都是老同学。”何源淡然。

女人似乎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看着他回头看自己的时候,又把视线转向了一边。

“地址?”何源再次问。

女人终究说了自己的居住地方。

不是什么好地方,还俗称,驿城的贫民区。

他也没有任何表情,其实是知道她家道中落,日子大不如前。

车内陷入安静。

一直很安静。

“现在在做什么?”何源主动开口。

今晚上的同学会,人来得很多,多到,根本就不可能每个人都问候得过来,至少他们之间,就忙碌到好像酒都没有一起喝一口。

“不是什么好工作。”女人说,解释道,“我没上大学,能选择的工作有限。”

“我听林芊说,你好像在帮班里的朱鹏卖情趣用品?”何源直白。

女人似乎有些尴尬。

尴尬的点头,“哦。”

“都有些什么东西?”何源说,“我对这方面了解不深。”

“你要是需要,我给你一个网址吧。有电子商铺,每件商品都有说明。”女人说着,说着就拿出手机,翻出商铺的二维码,“扫一下关注就能在收藏夹里面找到。”

“你业绩应该不错。”何源说。

慢条斯理的把手机拿了出来。

女人微怔,说,“还好,现在这方面需求的人很多。”

“是吗?”何源点头,自然的开口,“你也会用?”

女人抿唇。

“我随口问问。”何源扫描了一下她的二维码,加了关注,然后随意的翻着里面的一些商品,就这么淡淡的看着。

女人眼眸微转。

她卖这些东西有好多年了,基本上习惯了给人介绍商品,以前也会有线下的销售,但近几年电商发达,线上的多,很少这么面对面,面对面的营销。

何源看了一圈,说,“我有需求会自己下单的。”

“谢谢。”女人微笑。

那一刻似乎松了一口气。

“话说,你很排斥我吗?”何源问她。

别以为他感觉不到,整个同学会,她都在故意回避他。

“没有。”她连忙说道。

何源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女人有些如坐针毡。

当年两个人是闹得挺不愉快的。

现在再见面,不尴尬才怪。

何源转移了视线,也觉得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谁还会真的去计较年少不懂事!

车内又陷入了沉默。

车子到达女人的住所,停在路口,里面很长的一个巷子,灯光很暗。

女人连忙打开车门,“谢谢你何源。”

何源。

他突然想到她以前对他名字的评价,“你的名字就跟你的人一样普通!”

他看着她匆匆忙忙的下车。

下车,跑得很快。

这是有多不想见到他。

他转眸,对着司机,“回去了。”

“是。”

司机离开。

离开走了好长一段距离,何源才看到女人的手提包放在了他的车上。

以前那么精致的一个女人,不至于这么丢三落四。

但他也没想过要给她送过去。

他没她电话。

他也没那么好心。

他今晚的心血来潮不过就是为了让她知道,他现在的日子,她望尘莫及!

他果真是一个虚荣的男人!

------题外话------

我知道你们又要喷我了!

喷吧喷吧!

反正我习惯了。

我就这么盯着钢盔忍着。

但不可否认,宅是勤劳的。

又是两更,又是肥肥的两更,你们不爱我,还能爱谁!

啊啊啊啊啊么么哒!

最后,求月票!

求月票,宅这个月重点求月票哦,爱你们哦!

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