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两个小萌货/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从鎏金会所离开。

他坐着自己的豪华轿车,专业司机送他回去。

时间过得很真的很快。

转眼,就和居小菜结婚有5年了。

转眼小居就有4岁了。

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到了一定岁数,对周围的一切还多了一份感悟,他都有点记不起,曾经自己那没心没肺的样子,那个时候,到底内心在想什么,好像就真的吃喝玩乐到没有什么想的,唯一可以想的就是,今天该怎么玩?!

该找谁玩。

车子停靠在他和居小菜一起居住的那栋公寓。

现在很晚了。

他经常很晚回去,所以都习惯了小心翼翼,不管因为应酬喝得有多酩酊大醉,到家那一刻,绝对的清醒,绝对的蹑手蹑脚,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影响到了居小菜和凌小居的睡觉。

今晚也是如此。

他甚至灯都没有开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居小菜的隔壁。

他们终究分房而睡。

身下孩子后的居小菜也没想过为展然守身如玉,但她离不开小居,在她做完月子后,她主动爬上了他的床,他当然不会拒绝,甚至还会心跳加速然后各种幸福美好,总之就是很舒服的接受了居小菜的投怀送抱,他想以后禁欲的日子就算是结束了,他可以抱着他的小白菜,一晚上想要怎么疯狂就怎么疯狂。

却没想到,在完事儿之后居小菜说他们还是分房睡。

当时其实很懵逼,然后也会有些难受。

夫妻之间,为什么要分房睡?

那半夜如果他想了,他就不能在迷迷糊糊中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干柴烈火了吗?!

他承认他的思想经常不健康,经常会想很多,他和居小菜的各种亲密,各种……

她的理由是,她要陪着小居一起,不放心别人带着睡,就算是家里信任的王嫂也不可以。

他点头答应了。

其实居小菜说什么,他不答应?

而后居小菜就和小居一起,睡在一张床上,他依然还是睡在他们的隔壁。

居小菜也会考虑他的感受,之前那段时间,会时不时的到他房间,然后两个人会发生关系,每次都有些匆匆忙忙,因为居小菜不放心小居一个人在房间,刚开始是怕她呛奶,后来是怕她翻身,再后来……

总之很多很多她要担心的事情。

他们从最开始一个星期还能有的一次两次,变成了一个月的一次两次。

而每次,都是居小菜的主动,他的接受。

当然不说是居小菜有多想,而是她在满足他的身体需求。

这些年也不知道都经历了什么,总之他也越来越淡薄了,大概是心理暗示自己不要肝火太旺,渐渐就真的心平气和了。

他回到房间后,就去了浴室。

他洗了个战斗澡。

因为实在是太困了。

他连头发都没有擦干,就想躺在床上睡了。

明天还要上班,他绝对再也不受那般孙子要挟了,以后再也不去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搞得自己,真的要死要活的。

他刚从浴室出来。

然后,他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居小菜。

她依然喜欢穿软软柔柔的粉色睡衣,看着就是那么清纯那么惹人……犯罪。

“喝醉了吗?”居小菜问他。

“没有。”凌子墨说,说着看着她,“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回来照顾了小居,她还有些低烧,睡得不安稳,就一直没有睡着,现在刚刚退烧,睡熟了。”居小菜解释。

“你也注意自己的身体,小孩子偶尔发烧感冒很正常。”凌子墨关切道。

居小菜抬眸一直看着他。

凌子墨当然知道,居小菜今晚过来是为了临幸自己。

这个月第一次。

一般一个月也就一次。

现在他生日的当天,他真是感谢居小菜的用心良苦。

他走过去,坐在居小菜的旁边。

居小菜看着他的模样,她说,“很晚了。”

意思是,让他快点。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事情就变成了一种任务。

似乎就是彼此固定时间给彼此一个交代。

他点头。

点头,靠近居小菜的嘴唇。

刚靠近,她就往旁边侧了一下。

他每次对她的主动亲近她都会不自觉的避开,她可能没有察觉,但他每次的体验深刻。

他的唇落在了她的嘴角,也没有再去亲吻,也没有太多前戏。

因为居小菜不需要。

可能越是亲密,她会越是排斥。

他把居小菜压在身下,连衣服都没有扒,就是脱了她的裤子,然后静悄悄的发生关系。

静悄悄的结束。

完事之后,居小菜就会离开。

回到她的房间去洗澡,然后陪着小居睡觉。

而他总是一个人面对刚刚还算有点激情的房间,缓缓冷却了下去。

他想,总有一天他也会成为,清心寡欲的人。

其实现在就已经差不多了。

刚生下小居的那一年,其实他还挺疯狂的,对着居小菜的身体,每次她过来他都会心跳加速心血澎湃,但一次又一次,渐渐就变得,还好,还好,就是在完成任务而已。

他躺在床上,因为酒醉,因为太晚,所以没怎么多想,睡着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凌子墨揉着都快要爆炸的头,从床上起来。

不是因为夏绵绵说今天找她谈关于封尚集团的收购,他可能会允许自己逃班一天。

他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然后将自己洗漱完毕,穿戴整齐。

他打开房门。

房门外,传来小菜和小居的声音。

“妈妈,我好困,我不想上幼儿园。”小居软软的趴在居小菜的身上,有些不开心地说道。

居小菜脾气很好,她对谁脾气都好,对他也好,她安慰,“乖,周末就可以不用上幼儿园了。”

“唔。”小居的小脸趴在居小菜的肩上,幼嫩的委屈小脸,看上去可爱到爆。

他由得走过去,一把将小居从居小菜的身上抱过来。

小居看着自己的爸爸,兴奋的搂抱着他的脖子,“爸爸,你回来了!”

“嗯。”凌子墨亲了亲小居的脸颊。

小居咯咯的笑声,显得整个清晨都热闹了起来。

“爸爸,我昨晚等了你很久。”凌小居很严肃的说道。

此刻凌子墨坐在餐桌前,把凌小居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陪她一起吃早餐。

“为什么等我?是感冒了不舒服吗?”凌子墨很温柔。

其实在没有小居之前,即使居小菜怀孕了,他也很无措自己该怎么去当一个好爸爸,该怎么去接受新生命的到来,甚至第一次抱着那个皱巴巴的小不点时,他还手忙脚乱一脸无措。

到现在,好像渐渐就有了父爱,就自然会对自己的小情人,好到甚至是过分的宠溺。

“不是,昨天爸爸生日,我等着给你说生日快乐,但是妈妈让我早点睡,说爸爸你会很晚回来!”凌小居很不开心的嘟嘴。

小居长得和小菜真的很像。

小脸蛋基本是如出一辙。

小菜小时候是不是而是这样,也是这般灵动这般可爱。

他又亲了一下小居,“对不起,下次爸爸早点回来。”

“下次又要等很久才会过生日了,爸爸坏蛋!”小居不开心,“为什么爸爸过生日的时候要和外面的人一起过,都不和妈妈还有我一起过,封子倾说,说他爸爸生日的时候,都是他们一家人过。”

凌子墨忍不住笑了,直白道,“封子倾都没有爸爸!”

爸爸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逍遥。

“有的,他说他有爸爸。”凌小居一脸认真。

“好吧好吧,他有。”凌子墨毫无原则的点头。

说来,封子倾也不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

“爸爸,你以后过生日就和我还有妈妈一起过好不好?”凌小居依然没有忘记这件事儿。

“好。”如果你妈妈不嫌弃。

昨晚上小居在等他,居小菜也没有舍得给他打个电话,想来,居小菜是真的很喜欢他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会很不自在。

她还是好不待见他。

这5年来,她应该也忍得辛苦吧。

他不动声色的将凌小居放在了她自己的专用座椅上。

总是在他有的空间里,居小菜很少主动说话。

一家三口默默的吃着早餐。

居小菜会非常耐心的喂小居,即使小居差不多都可以自己用餐了,她还是会宠溺的对她,小居享受得也很理所当然。

但小居吃饭慢。

他吃完早饭之后,居小菜面前的早餐都还没有动,小居的才吃了一半。

“我来喂吧,你吃。”凌子墨自告奋勇。

“不用了,你上班忙,你先走吧,等会儿我送小居去幼儿园。”

凌子墨觉得自己这些年,每次被居小菜大大小小的拒绝,没有疯也真是他的能耐。

他点头,“那我先走了,你路上开车小心点。”

“好。”

凌子墨离开。

每次都是有心无力。

每次都是这般,有心无力!

家里。

居小菜把小居喂完了之后,她快速的吃完自己的那份早餐,带着小居出了门。

每天她都是亲自接送。

生了凌小居之后,她就处于半上班状态,每天的上班时间根据小居的生活习惯而定,律师事务所她基本上就只是一个名义上的老板,大多事情交给了其他律师在打理,每个月的收入不高不低,反正,嫁给凌子墨之后,她真的不愁吃穿,甚至定期的,短信银行就会给她打来一笔昂贵的钱,不是那张分红凌氏股份的钱,而是凌子墨给她的巨额生活费,即使她一次也没有用过,他每个月还是会定期转钱。

“妈妈。”凌小居坐在车后面的儿童座椅上,“你和爸爸感情是不是不好?”

“怎么会?”居小菜微微一笑。

这些年和凌子墨之间的相处,也算是相敬如宾,两个人也没有在小居的面前斗过一次嘴,也不知道她怎么会有如此想法。

“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是一起睡觉的,为什么你和爸爸要分房睡?”凌小居闪动着大大的眼睛,很认真的问道。

居小菜是有些无语。

都不知道现在4岁多的小朋友,聊天怎么会聊得这么深入。

她沉默了半秒,说,“那你去问问子倾的爸爸妈妈,他们是不是睡在一张床上?”

“他们不是吗?”凌小居反问。

“你去问了就知道了。”居小菜笑。

还好,还有绵绵这个挡箭牌。

绵绵不可能会和龙一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发生,尽管她一直不承认,但她就是在等封逸尘的回来,即使她这些年把自己过得很好,但她就是没有忘记封逸尘。

但是封逸尘去了哪里?!

这么多年,到底去了哪里?!

“那我今天要去问子倾。”凌小居一口咬定。

“嗯。”居小菜微微一笑。

她承认她对小居是有些宠溺的,比不得绵绵。

绵绵对子倾……

放养的比较多。

车子停靠在幼儿园的专属停车场,然后她牵着凌小居一起,去了幼儿园。

凌小居每天很排斥上幼儿园,但真正到了幼儿园又会特别的兴奋,甚至在走到门口,就会甩开居小菜的手,很活泼的跑进幼儿园,和老师和同学有礼貌的问候早安。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凌小居小短腿跑开的模样。

凌小居的性格和她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特别特别活泼的孩子,总是在班上带头讲话。

她甚至还收到过家长的投诉。

她淡笑着,看着凌小居跑进了自己的教室,才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正好碰到龙一送封子倾来上学。

她很多时候都会碰到龙一,鲜少碰到夏绵绵。

她对着龙一友好一下。

龙一点头。

封子倾看着他也很亲密,“干妈!”

居小菜蹲下身体,摸了摸封子倾的头。

封子倾长得和封逸尘完全是如出一辙,完全打消了所谓的不是封逸尘亲生的谣言。

“快去上学吧,小居已经去了。”

“嗯,干妈拜拜。爸爸拜拜。”封子倾也是小跑步的跑进了幼儿园。

封子倾和凌小居感情很好,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然后一起上幼儿园,一起在班上带头讲话。

居小菜回头看着龙一。

看着龙一也在目送封子倾的离开。

封子倾一直叫龙一爸爸,据说是因为封子倾一直很介意自己没有爸爸,所以就一定要叫龙一爸爸,龙一当然是欣然接受,但夏绵绵的心里阴影面积应该不少。

“需要我送你吗?”龙一回眸,看着居小菜。

“不用了谢谢,我有开车。”居小菜连忙说道。

“那我先走了。”龙一客套,离开。

居小菜也转身去了停车场。

每天的日子,都是这么循规蹈矩,但她却真的很珍惜这份平静。

她甚至希望日子就这样,就这样平平安安的看着凌小居,健康长大!

……

超豪华贵族幼儿园。

所有小朋友坐在一起,认真听老师讲课。

唯有,凌小居。

她是一个特别不安分的小女孩,她偷偷的搬着小板凳坐在了封子倾的旁边。

封子倾还会给她挪动一个椅子。

两个人又开始在课堂上说悄悄话。

“子倾,你爸爸和你妈妈睡在一张床上吗?”凌小居很认真的问道。

“没有。”封子倾也很认真的回答。

“为什么瑞宝家的爸妈是睡在一起的?”凌小居纳闷。

“不知道。”封子倾摇头。

“我们问问他。”

“好。”

凌小居搬着小板凳去了瑞宝身边。

封子倾也搬着小板凳坐过去。

“瑞宝,你爸妈是怪物吧!”凌小居直白。

诺宝是个小男孩,他听着小居如此说他爸妈,一下就大叫了起来,“你才是怪物,你才是怪物!你爸妈才是怪物!”

本来所有小朋友都在听老师讲话,瑞宝突然的叫声,完全影响了课堂纪律,老师转头看着三个小孩,“怎么了?”

凌小居典型的窝里横,看老师质问就躲在封子倾的身后。

封子倾硬着头皮,“我,我和瑞宝吵架了。”

“又是因为凌小居?”老师问。

“……”凌小居眨巴眼睛。

“你们三个到门口站着。”老实说。

封子倾、凌小居还有乐瑞宝三个人站在门口,老师重新教学。

三个小朋友站在一起,哪里可能停止讲话。

凌小居对着瑞宝,“我和子倾的爸爸妈妈都不在一张床上睡觉,为什么你爸爸妈妈会在一张床上睡觉,你爸爸妈妈不是怪物是什么?”

“凌小居,你是坏蛋!”乐瑞宝又是大叫。

老师实在无语。

她转头看着那三个小不点。

她让辅助老师帮她代课,她走向他们。

三个小不点瞬间变得毕恭毕敬,不再说话。

“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师蹲下身,问。

凌小居打死不说话。

封子倾也不开口。

老师似乎也习惯了两个人过于友好的革命友谊,转头对着瑞宝,“你给老师讲讲,你为什么对小居大声说话?”

“她说我爸爸妈妈是怪物!”乐瑞宝说出来,更加不开心了。

老师无语,回头看着凌小居。

凌小居仰头,小脸蛋一脸坚定,“本来就是啊,我和子倾的爸爸妈妈都不在一张床上睡觉,就他爸爸妈妈睡一张床,他爸爸妈妈就是怪物!”

说完之后,一副我没有错的表情。

反而是老师有些懵逼。

凌小居的思维,完全是超脱轨迹。

也不知道这性格像谁。

她也有见过她母亲居小菜,知书达理,很恬静很温顺的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吵闹的一个女儿?!

“是不是啊,老师?”凌小居一副很想得到认可的表情。

“这个……”老师有些不知道如何解释,温柔一小,“这个我觉得应该找找你们爸爸妈妈问问原因才行。”

三个小不点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

老师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回位置去,不准再说刚刚的话题了,小居你搬着你的小板凳坐在老师的旁边。”

凌小居嘟嘴。

每次她都一个人坐,一个人和老师坐。

她喜欢跟着子倾一坐好不好!

他们回到自己的位置。

老师起身走出教师,拨打电话,“你好,我是小居的老师,你是小居的妈妈吗?”

“是的,温老师,我是小居的妈妈,小居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有点小事情,希望下午放学的时候,你过来亲自接一下小居,同时叫上小居的爸爸一起吧。”

“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你放心,就是简单的家长访谈。对了小居的妈妈,你和子倾的父母比较熟,你记得叫上他父母一起,下课的时候来找我。”温老师说道。

“是小居和子倾调皮了?”居小菜无语。

“不算是,你们过来了就知道了,我上课了。”

“嗯。”

居小菜挂断电话。

她有些无语。

她其实也不是第一天接到老师的电话了。

她想了想,给凌子墨拨打电话。

“小菜。”凌子墨对她的电话,一般接通很快。

“今晚下班你有空吗?”

“有空。”基本什么都不问,她找他,都有空。

“刚刚小居的老师打电话,说让我们放学的时候一起去接小居,然后老师可能有访谈。”居小菜解释。

“好。”凌子墨一口答应,“是小居在学校调皮了?”

“老师没说。”居小菜又说道,“还让绵绵也去,大概是和子倾一起调皮了。”

“是吗?”凌子墨嘴角一笑。

一笑,还看了看面前的女人。

“说不定,两个小朋友私定了终身,老师让我们去见证。”凌子墨玩笑。

“……”居小菜无言以对。

“夏绵绵现在刚好和我在一起,我通知她。”

“好,记得叫上龙一一起。”

“嗯。那我下午早点下班,来接你。”

“不用了,我一会儿自己去学校等你。”居小菜对他总是客气。

而他总是客气的答应,“好。”

挂断电话。

凌子墨看着面前的夏绵绵。

夏绵绵被他看得毛骨悚然,“你做什么?!”

“老师让我么去,给小居和子倾坚定,私定终身的事情!”

夏绵绵无语的看着凌子墨。

能不能正经点。

凌子墨笑道,“我倒是不介意把我女儿嫁给逸尘的儿子,长得帅不说,智商肯定也高。”

“你女儿才4岁多,你就这么给她安排了终身?”

“听口吻你很嫌弃我女儿?”

“没,我很喜欢小居。”夏绵绵连忙澄清。

“那你还废话!”

“……”夏绵绵真没办法和凌子墨好好交谈,她转移话题,“说说封尚集团得事情。”

“现在的情况是,封尚目前在封铭严的管理下,内部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很多人对他不服,总觉得他名不正言不顺,加上他的两个儿子也因为突然获得这么大一笔财产而变得自大膨胀,对下属乃至于董事会都不太尊重,目前内部开始有辞职的风波。”

夏绵绵点头,提前让凌子墨去打探了封尚内部的消息,这个男人越来越靠谱,“所以我们接下来怎么做更好?”

“这阶段收购封尚不太科学。至少目前封尚的价值还在,而且想要去收购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很多股东可能也不愿意就此放手,封铭严也没有到要变卖股份的地步,我们会事倍功半。所以我建议,再过一两个月,等封尚的市值往下跌的时候,我们再动手,我也观察了一下其他企业,都是虎视眈眈,没人敢真的出手。”凌子墨严肃道,“所以不用担心,会有人捷足先登,而且我一直监控着封尚的一举一动,有什么风吹草动我都会通知你。”

“嗯,那就再给点时间给封尚。”夏绵绵点头。

也考虑到,目前驿城而言,能够真的收购封尚并进行重组规划的,也只有他们凌氏和夏氏,其他公司想吃这块肥肉,也未必吃得进去。

“那我先走了。”

“下午见。”凌子墨意味深长的说道。

夏绵绵白了一眼凌子墨,离开了凌氏。

她回到自己的小车上。

时不时会来和凌子墨谈谈工作上的事情,否则日子真的过得有些无聊。

她无聊的看着窗外,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看着窗外的繁花似锦。

那一刻,她眼眸突然顿了一下。

3月的天其实阳光很好,她就这么看着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身影极像某个人,极像。

她默默的看着身子从男人身边开过。

应该不是的。

封逸尘已经碎成灰了,现在都被大海冲走了。

她想她应该是相思过度。

而且这个世界上,身影相似的人太多了,太多了……

虽然这么安慰自己,但是那一刻。

“停车!”夏绵绵突然对着司机。

“夏小姐?”

“停车!”决定的这一刻,反而有些着急了。

“可是夏小姐,这里不许停车……”

“停车!”夏绵绵再次笃定,根本没听司机在说什么。

司机无奈,只得直接靠边停下,在复杂的交通环境下,停了下来。

刚停下车,夏绵绵就打开了车门,直接冲了下去。

她直接往那个人影跑过去!

没有看到红绿灯,甚至有些惊心动魄,而当她跑过去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走进了另外一辆黑色的轿车,速度很快,她甚至没有看清楚车牌号。

“嘟嘟嘟!”身边响起很多喇叭声。

好半响,她才回神过来,看着周围的车辆,因为她交通甚至有些混乱。

她淡淡一笑。

果然,是太想了,想到行为举止都有些失态了,就像刚生了子倾的那一年,也是如此,也是经常出现很多幻觉,总以为封逸尘还活着,还活着……

她默默的回到了车上。

司机心有余悸,“夏小姐,你刚刚太吓人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回去吧。”

“是。”

夏绵绵靠在后座,再让你自己的内心平静。

平静的想,她是不是应该又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

下午,夏绵绵和龙一,凌子墨和居小菜在老师办公室。

封子倾和凌小居在幼儿园的游乐场玩耍,俨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请家长,玩得不亦乐乎。

温老师开口道,“是这样的,今天子倾和小居在课堂上和一个叫瑞宝的小朋友产生了争执,说爸爸妈妈应不应该在一起睡的问题。”

“……”凌子墨差点没有被呛死。

果然她女儿与众不同。

“小居说,爸爸妈妈睡在一起就是怪物。”温老师看着居小菜和凌子墨,“我知道小孩子都是童言无忌,而且小居经常会有些很个性的观点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小孩子有他们的天性,但有些正确的引导,我还是希望父母应该有所重视。”

4个人都有些尴尬。

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去给老师解释。

居小菜也回想起今天给小居说的,她现在真后悔她回避了她女儿这个问题,明知道凌小居小朋友,性格奇葩!

“我就想问问四位父母,你们都是分房睡吗?”温老师很年轻,问出来的时候,自己脸都红了。

“……”

这让他们4个人怎么回答。

------题外话------

今日问题:所以你们觉得,封老师是不是回来了?!

奖励见二更哦!

话说大家别急。

该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的。

作者君也很喜欢封老师的。

以下是花式求月票。

小子倾:不知道作者阿姨叫我出来干嘛?!

小小居:可能是要给我们发糖糖,我们表现那么好。

两个小萌货,一脸乖萌。

作者阿姨:……

让我怎么好意思开口让他们给我求月票……

捂脸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