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色很美好,她也很美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个人面面相觑。

幼儿园老师办公室,温老师也有些不自在。

夏绵绵打破大家的寂静,先开口解释道,“我和龙一不是夫妻,子倾因为没有爸爸,所以一直很渴望有个爸爸,才会一直叫龙一爸爸,实际上我们关系很单纯,所以我和龙一不可能一起睡觉。”

温老师点头,似乎也是了解夏绵绵的情况,说道,“但是子倾这方面的教育你还是应该给他树立一个积极健康的价值观。”

“好,我回去会好好给子倾解释的。”夏绵绵笑着答应。

温老师把视线看向居小菜和凌子墨。

居小菜是真尴尬。

尴尬到都快要钻地缝了。

她也不明白,凌小居为何会入场奇葩。

“那小居父母呢?”温老师温和的一笑。

凌子墨看向居小菜。

居小菜也看了一眼凌子墨,缓缓道,“回家我会和小居好好沟通的,她可能对我们之间的相处有些误会,我们之所以分开睡是因为小居习惯了和我睡,而家里床不够她折腾,才会和我先生分开的。”

我先生。

凌子墨嘴角笑笑。

也算是被宣告了主权了吧。

“虽然很多家庭都存在这样的情况,但作为我们老师培养孩子的角度,还是希望父母之间能够更加恩爱和亲密,在孩子生下来后,第一个接触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影响最深的也是自己的父母,要让孩子成为了一个有爱心的小朋友,父母的影响非常大,所以很多父母会尽量避免在孩子面前争执,争吵等,但其实往往不够,父母除了避免很多事情,也需要让孩子很深刻的感觉到,爸爸是爱妈妈的,妈妈也是爱爸爸的。”温老师说得还算委婉,“显然,小居今天的表现,对父母之间的关系理解是有偏见的,这点,还希望你们引起重视。”

“好。”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倒还算安静,就这么看着面前的居小菜,感觉像是自己做错了事儿一般,很认真的在反省自己的错误。

“其他没什么了,今天耽搁你们时间,也是希望你们能够多分给孩子一些时间。对了。”温老师突然想到,“差点忘了通知你们,本周六,我们组织了一个亲子活动,需要准备的东西,我都已经放在了小朋友们的书包里面,会在郊区露营一个晚上,是邀请父母和孩子一起参加。还希望你们都可以参与。”

“嗯,好的。”居小菜答应。

夏绵绵也点了点头。

“不耽搁你们了。”温老师温和。

四个人给温老师礼貌的道别。

四个人一起走出老师办公室。

凌子墨不禁感叹,“我都是上了一年级才开始请家长的。”

居小菜转投看着凌子墨。

“我的意思是,小居很棒。”凌子墨解释。

居小菜无语。

她起身走向游乐场的两个小朋友。

封子倾和凌小居两个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经常凌小居闯祸都是封子倾帮她背黑锅,而封子倾也是非常的有担当,对凌小居照顾周到,当成亲妹妹一般照顾。

在刚上幼儿园的时候。

3岁左右。

凌小居看上了班上的一个小男生,封子倾还威逼了那个小男生和凌小居玩,但玩了不到一个星期凌小居就不愿意跟他玩了,理由是那个小男生爱哭,而且怎么看怎么觉得没有封子倾帅!

之后,遇到过N多次这样的事情。

凌小居的心血来潮持续时间一般都不会太长,仔细一想,性格真的是像极了凌子墨。

两个小萌货从游乐场不情愿的下来。

凌子墨一把将玩得热乎乎的凌小居抱了起来。

封子倾很乖巧的站在了夏绵绵的身边。

“走了。”夏绵绵说。

“不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我们难得一起被请家长?”凌子墨开玩笑。

夏绵绵白了他一眼,带着封子倾走进了他们的轿车。

封子倾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有规矩的小朋友,其实比较老成,但跟着凌小居,也会变得调皮捣蛋,准确说是,纵容凌小居的调皮捣蛋然后成为和合伙人。

“妈妈。”安静的小车上,封子倾突然开口。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老实说这周要去露营,你和爸爸会一起去……”

“封子倾。”夏绵绵叫着他的名字。

封子倾扬着小脑袋看着他。

“龙一不是你爸爸。”

坐在旁边的龙一眉头皱了一下。

封子倾的小嘴一瘪。

“你一定要要给龙一安排一个称呼,就叫他舅舅。”夏绵绵直白。

“那我爸爸呢?”封子倾倔强的问道,“所有小朋友都有爸爸,为什么就我没有,我爸爸去哪里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走丢了。”

“我爸爸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走丢?”

夏绵绵看着封子倾。

封子倾一脸委屈,“我是不是没有爸爸!”

夏绵绵看着封子倾和封逸尘一模一样的脸蛋,心口有些微动,她说,“子倾,没有爸爸也可以长大。”

“但是我希望我有爸爸。”封子倾严肃。

严肃起来的模样,和封逸尘更像了。

“子倾。”龙一突然开口。

封子倾看着龙一。

“你觉得有我还有你妈妈陪伴你,不快乐吗?”龙一充当好人,问。

“不快乐。”封子倾完全没有给面子。

龙一颤笑,说道,“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爸爸。”

“……”龙一那一刻竟无言以对。

“我想要个爸爸。”封子倾再次肯定,“我想我爸爸!”

龙一转头,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的眼神此刻放在窗外。

就这么平静的看着街道。

似乎感觉到龙一的视线,她回头,回头对着龙一,然后对着封子倾,“我也想你爸爸。”

封子倾蹙着小眉头看着她。

他总觉得他没有爸爸,因为他妈妈从来不在他面前提爸爸。

她说,“但是有些现实就是要去接受。我很遗憾,没有留住你的爸爸,但我希望,你能像个男子汉一样,就算没有爸爸,也可以乖乖长大。比如,长大之后,像照顾小居一样的照顾我。”

“你才不要我照顾。”封子倾嘀咕。

“为什么?!”夏绵绵蹙眉,这个白眼狼。

“你那么凶,打我那么疼,你才不要我照顾!”封子倾不爽的说道,“我要是有爸爸,我会给爸爸告状的,说你从小就虐待我!”

夏绵绵是愣怔两秒。

琢磨着,封子倾这么想要一个爸爸,是因为他觉得她在虐待他?!

这小破孩!

夏绵绵故意用力的拍了一下封子倾的小脑袋。

封子倾捂着自己的头,“有一天我可能会离家出走的!”

“那你走一个试试!”夏绵绵威胁。

“哼!”封子倾抱着自己的头,倔强的把小脸蛋转向一边。

夏绵绵看着封子倾的模样,嘴角蓦然一笑。

很多时候还真的是封子倾,支撑着让她这么活下去,这么多年,活得这么好!

她回眸。

龙一一直看着她。

看着她所有的情绪变化,默默地,没有多说。

龙一总是为她付出为她等待,但她真的没办法给他一个,归宿。

车子驶入龙门。

到达之后,封子倾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做自己的事情。

封子倾不是一个喜欢黏人的小朋友,也或许是她对他的教育导致他的独立,总是习惯了这么一个人,她在想,小时候的封逸尘是不是也是这样,因为背负着所谓的深仇大恨,总是一个人默默的接受着,很多不是他那个年龄能去接受的仇恨!

她转身准备回房。

“绵绵。”龙一叫着她。

“嗯?”

“我听司机说,你今天有一个过激的行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龙一问。

夏绵绵眼眸垂下,缓缓笑道,“我又开始出现幻觉了。”

龙一蹙眉。

“就是,今天突然看到一个路上,就是会莫名其妙的把他想象成封逸尘,我想可能是,我的心理疾病又犯了。”

龙一看着她。

其实犯这种病的时候,情况很严重,她出现幻觉的时候,就会做很多过激的事情,然后会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有一次真的差点就从龙一的训练场上面跳了下去,后来训练场被龙一叫人围了起来,严严实实就怕她做什么吓人的事情。

今天。

今天这样的还算好的,但也确实是,有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都身处何处!

“我帮你预约心理医生。”龙一直截了当。

“好。”夏绵绵点头。

她一向直面自己的问题,她没想过死,所以不会任由自己自暴自弃。

“小九。”龙一看着她,有些话欲言又止。

夏绵绵其实知道他要说什么,她说,“我其实也努力过了,但可能5年时间太短了,太短了。”

龙一终究没有再说了。

这个世界上,可能最理解她的人,就是龙一了。

她连小菜都没有告诉,没有告诉,封逸尘其实已经死了。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窗上。

她回想着今天见到的那一幕。

有时候她真的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的幻觉?!

但封逸尘怎么可能还活着?!

怎么可能?!

人死,真的没有所谓的重生。

……

另外一边的轿车里。

凌小居非常活跃的在车上,不停的说话,说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说今天都玩了些什么,就算偶尔居小菜和凌子墨不搭理她,她可以一个人说得很开心。

“小居。”凌子墨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小居。

他开车载着她们回去,司机去开了居小菜的车。

琢磨着,如果不是因为老师今天说让夫妻之间表现得更有爱一点,居小菜可能会选择自己载着小居回去,他是不是应该庆幸,有个这么顽皮的孩子,让老师不由得会把目光更关心到她的身上。

“爸爸。”凌小居清脆的声音回答。

“你今天和同学都讨论什么了?告诉爸爸。”

“讨论了很多啊,比如我发现了男生是站着尿尿而女生是蹲着尿尿的。”凌小居童言无忌。

凌子墨差点没有在一起被口水呛死!

他家闺女的性格,确实像他,总是这么不按常理。

“但我只是看了一眼,还是因为茜茜追我的时候,我跑进了男厕所她才没敢追我的。”凌小居说,还觉得自己很聪明。

凌子墨觉得他要吐老血了。

凌小居自顾自的又说道,“但我没看清楚瑞宝为什么可以站着尿尿,我过去的时候他都已经尿完了,然后还说我羞羞,我也知道男生和女生不能一起上厕所,可是为什么不能一起呢?”

“因为男女有别!”凌子墨装作很严肃。

“为什么男女有别?”凌小居好奇。

“就是男生和女生长得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很多地方。”

“很多地方是哪里?”凌小居是十万个为什么。

凌子墨完全招架不住,“等你长大了,上了生理卫生课就知道了。”

“那要长到多大,是明天就可以了吗?”

“不是,要等你上小学才会有。”

“要那么久啊!”凌小居嘟嘴,突然灵机一动,“不过没关系,明天我让子倾给我看看尿尿的地方就好了。”

凌子墨真的要吐血了。

居小菜估计也听不下去了,“小居,男孩和女孩是不能看对方尿尿的地方,还有这里,也不可以!”

小菜指了指凌小居的小胸膛。

“为什么?我们午睡的时候,我看到瑞宝还有子倾换衣服,也都看到过了这里啊?”

“男孩子不能看女孩子的,你看妈妈的是不是和爸爸的长得就不一样?”居小菜指着自己的胸部。

凌小居打量,“是啊,妈妈你的好大!”

“……”

“爸爸,你看妈妈的这里是不是好大!”凌小居想要得到认同。

凌子墨笑。

“是不是是不是?”凌小居不停的问。

“嗯,很大。”

居小菜脸有些微红。

她都不明白,分明是想要给凌小居讲讲爸爸妈妈之间的关系问题,怎么就变成了生理健康课,怎么又变成了这样!

车内一路都是凌小居的话语,完全不会寂寞,一家人回到家里,等待吃晚饭。

居小菜带着凌小居去洗手。

凌小居还在不停地嘀嘀咕咕,就是有那么多话说不完。

居小菜帮凌小居洗手完毕,带着她回到客厅,让她看了一会儿动画片,耳边总算安静了下来。

凌子墨坐在旁边陪着凌小居看电视,两个人都看得很投入。

有时候居小菜觉得凌子墨像个孩子,至少,还保持这孩子的童真,否则不会因为某些本来不太好笑的地方,和凌小居笑的前仰后翻。

她走向凌子墨。

凌子墨从屏幕上回眸,“我们去你房间,谈谈。”

“哦。”凌子墨从沙发上站起来。

凌小居看得起劲,也没发现自己爸爸妈妈不在了。

房间内。

居小菜说,“今天老师说的,我们也或许应该引起重视,否则小居的性格这么怪异,应该也是有原因的。”

他能说,随他吗?!

随他!

绝对亲生的绝对亲生的!

“但我们一起睡并也不太好,晚上你回来得晚,可能会吵到小居的休息。”居小菜说。

凌子墨点头。

嗯,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她连一句都没有问,就判定死了,他会一直回家很晚。

但他就是默默地点头。

这些年习惯了顺从。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居小菜对他的容忍一样。

他想那个时候的居小菜和他现在的感受应该是一样的。

或许他以前更加的恶劣!

“所以我想,我们平时表现稍微亲昵一点,至少让小居觉得我们感情很好,然后睡觉的事情,我会和她好好解释的。”

“好。”

“凌子墨。”居小菜看着他。

“嗯?”凌子墨回视。

“我因为小居的原因,所以现在不太想要离婚了,如果你觉得和我过得不好,我希望你提出来,我们这五年……”居小菜欲言又止。

“挺好的。”凌子墨直接打断她的话,“现在一把岁数也玩不过来了,这样挺好的,我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家庭,总不能浪一辈子,何况我这么爱小居,我怎么舍得让她叫其他男人爸爸。”

也完全无法想象,居小菜和其他男人再结婚。

“嗯。”居小菜默默地点头。

凌子墨很自若,总是在他们尴尬的时候,找话题缓解,“对了,小居书包里面的亲子活动还没看,看看都是些什么!”

居小菜点头。

点头看着凌子墨走出去的背影。

她都没想过,凌子墨会和她的婚姻坚持五年,其实他们之间的生活看似和平,实际上一点都不和谐,而她对凌琳和凌小琳的报复,也在自己生下了凌小居之后,就缓和了很多,也不得不承认,两个人也几乎消失在了她的视线,所谓眼不见为净。

尽管她也知道,凌子墨对凌琳和凌小琳的照顾不少,否则两个人这么多年不可能这么安分。

她淡淡的叹了口气。

有些事情,她想随着时间的过去,也会渐渐过去。

不管还有没有感情,也能,将将就就。

……

周六。

一早。

凌子墨和居小菜以及他们的宝贝女儿一起到学校集合去露营。

夏绵绵没有带着封子倾来参加。

居小菜问起,夏绵绵说有点身体不舒服感冒了,而因为不可能和龙一睡在一个帐篷里,不想封子倾吵闹所以也没打算参加。

居小菜没有多劝。

夏绵绵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很理性,她既然不来参加,就有她不参加的理由。

他们跟着学校老师一起,去了景区的一个露营基地。

地方很大很漂亮,很适合小朋友们玩,大家在大大的草地上铺放着地摊,分享者带来的熟食,小朋友们玩得很高兴,又做了很多亲子活动,不亦乐乎。

到了晚上时刻,所有的小朋友和家长就都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面。

帐篷里面有着微弱的的灯光。

其实帐篷很大,一家三口居住完全是搓搓有余的,但凌子墨一直没有进去,就这么在外面坐着,看着她们母女睡觉。

晚上的夜空很美好,周围不时传来一个一个家庭说说笑笑的声音,很难得会有的时光,大家都玩得很尽兴。

凌子墨也听着居小菜和小居的对话,小居的问题很多,居小菜都在一一耐心的回答。

居小菜的性格真的很好,甚少对任何人发火。

他起身,离开帐篷,一个人散散步。

他其实想的是,居小菜不太习惯和他一起睡,他们从以前的结婚到后来的谈恋爱到后来的复婚,在一起过夜的晚上,五根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他走了一会儿,坐在离帐篷根据地有些远的草坪上,发呆。

因为是坐着学校的校车一起来的,他在想他在草坪上躺一晚上会不会感冒。

说着,还真的打了一个喷嚏。

“你在这里?”身边,突然传来居小菜的声音,大概是找了他一圈。

“嗯,觉得这里的风景不错。”凌子墨撒谎。

“是吗?”

“今晚星星很多。”凌子墨抬头。

居小菜顺着他的方向看了看天空,回眸,“不睡觉吗?”

“啊?”

“不去帐篷睡觉吗?”

“小居睡了吗?”

“刚睡着。”居小菜说。

“那你早点睡吧,我一会儿就过来。”凌子墨说。

“你是不是,不习惯和我们一起睡?”居小菜问。

“我是怕你不习惯。”凌子墨直白。

居小菜一怔。

她以为,凌子墨不进来是因为,他睡不惯帐篷,他大少爷一向养尊处优惯了,哪里习惯这种地方

她没想到是因为她。

她说,“没什么,地方很宽,我带了两床被子,我和小居一床。”

“好。”凌子墨笑了笑。

原来她早有准备的。

他跟着居小菜走回帐篷的地方。

刚走了两步。

地上太黑,草坪上也会有些小石头,居小菜没太注意,一脚踢在了石头上,身体猛地一下就往下倒,凌子墨眼疾手快,猛地一下拉住她。

也因为太急,脚绊住了自己的脚,结果两个人一起摔了下去。

更奇葩的是,凌子墨直接摔在了居小菜的身上。

居小菜痛得差点没有憋过气。

她看着面前压在他身上的凌子墨,凌子墨估计也没有想到本来是英雄救美的反而被美救了英雄,他尴尬的起身,拉起居小菜。

居小菜从地上起来。

“啊!”居小菜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凌子墨紧张。

“脚崴了,脚踝有点痛。”

“我帮你看看。”

说着,凌子墨就蹲下了身体。

居小菜也顺势坐在了草堆上,看着凌子墨将她的鞋子脱掉,把她的腿放在了他的腿上,他摸了摸她的脚踝,“痛吗?”

“嗯。”

“能稍微动动吗?”

居小菜动了动脚。

“应该骨头没有摔倒,就是扭到了,我给老师说一声,让她让校车送我们回去,或者我叫车来接我们也行。”凌子墨下着决定。

“不用了,也不是很痛。”居小菜阻止,“何况小居都已经睡了,她也很兴奋睡帐篷,我不想扫了她的兴致。”

凌子墨看着她。

居小菜再次说道,“真没事儿。”

“我帮你揉一下。”说着,凌子墨就试着帮她揉着脚踝。

他手很大,还很温暖。

居小菜其实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的去感受过凌子墨,总觉得两个人之间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平平淡淡。

她轻咬着嘴唇。

就这么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揉了一会儿,“好点了吗?”

居小菜有些出神。

凌子墨被她看得,那一刻突然有些心动。

他其实也很久没有感觉到心动了。

好像岁月真的容易抹灭一个人的激情。

他靠近她。

靠近她的脸颊。

居小菜没有转头。

他的吻压在她的唇瓣上。

夜色很美好。

她也很美好!

------题外话------

昨日奖励:哈哈呵、我是瓶子82、香水伊人、可儿麻麻、烟雨叶霏霏

好啦。

虽然更新晚,但更新足不是!

爱你们哦,么么哒!

求月票,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