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果然想和我生宝宝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很美,她也很美。

凌子墨不由自主的亲吻着居小菜的唇瓣。

他已经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这么亲过居小菜了,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太平淡了,平淡得就像白开水一样,他差点都忘了,人生还有很多激情。

他轻轻的吻着她。

她没有反抗,即使,也没有回应。

他很喜欢她唇瓣给他带来的触感,连带着内心会起满涟漪。

他拗开她的嘴唇。

缓缓,将舌头伸了进去。

伸进去,寻找她的小舌头。

他舔了舔,在她唇舌间缠绵不休。

他吻得很投入,对他而言,没有反抗,就真的是万幸。

而他很容易纵容自己,纵容自己将吻加深得很重。

缓缓。

他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回应。

一丝,很轻微但真的在回应他。

他感觉到她的小舌头下意识的在主动勾引他,就是很轻微的一个触碰,那一刻也让他心血澎湃,他的手放开了她的脚,托着她的后脑勺,让彼此的吻有深入了些。

深入到,毫无间隙。

在夜色下,他们拥吻得越来越深。

越来越深……

“爸爸妈妈。”耳边突然传来凌小居的声音。

凌子墨和居小菜的声音一怔。

那一刻嘴唇还紧紧的吻在一起,那一刻舌头还在彼此纠缠。

就这么僵硬了一秒。

居小菜推开了他。

推开他。

仿若那一刻,周围还都弥漫着,火热的气息,挥之不去。

也仿若这一刻,居小菜才回神过来,回神过来,刚刚她和凌子墨在做什么。

而她在做什么。

她脸烧红。

没想到刚刚那一刻自己会如此主动,甚至,会有些沉迷其中。

应该是凌子墨的技巧很好。

很好很好,才会让她,不由自主。

“你们是在玩亲亲吗?”没有得到大人们的恢复,凌小居再次开口道,眨巴着大眼睛,幼嫩的声音单纯无比。

居小菜看了一眼凌子墨。

凌子墨的视线还放在她的唇瓣上。

即使月光很暗淡,那一刻他似乎也能看到她剔透的唇瓣,被他的亲吻弄得红红肿肿,染上了情色一片。

“你们玩亲亲也不叫上我!”凌小居小朋友觉得很委屈。

更委屈的是,他们都不回答她,都不回答她,都不回答她。

居小菜从地上站起来。

那一刻脚踝还是有些痛,不敢下地。

凌子墨将她扶起来,居小菜没有拒绝,很少会不拒绝他的靠近。

他对着旁边还满脸不爽的凌小居说道,“妈妈受伤了,你过来扶她一下。”

“哪里受伤了?”凌小居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脚受伤了,不能走路。”凌子墨说,“你跟着爸爸的脚步,爸爸抱着妈妈回帐篷。”

“哦。”凌小居乖巧的点头。

凌子墨说完,是等了两秒,看居小菜没有反应,才蹲下身横抱起她。

他将她抱得很稳。

居小菜本来就不胖,从怀孕到生小孩到现在,一直不胖。

他甚至觉得她太轻了,应该喂胖一点的。

他抱着她大步往帐篷内走去。

居小菜搂抱着他的脖子,那一刻恍若还能够感觉到,他的心跳很快很用力。

连带着她的心跳,好像也在不由得的加速。

凌子墨将她放进了帐篷里。

然后把凌小居也抱进了帐篷里。

他也脱了鞋子,睡进了帐篷。

帐篷中,凌小居睡中间,他和居小菜分开睡,凌小居和居小菜睡在一床被子里面,他单独的一床被子,但即使如此,他似乎也能够感觉到,居小菜的呼吸居小菜的所有气息,在刚刚的亲吻中就会有的身体反应,到这一刻似乎还有些,余温缠绕。

“爸爸。”凌小居大概是睡了一觉,此刻没有闭上眼睛。

“嗯。”

“你刚刚亲妈妈了吗?”凌小居突然又响起。

“额……”凌子墨转头,转头看着黑暗中的居小菜,看不清楚但就是知道,她肯定没有睡着。

“你亲了妈妈都不亲我吗?”凌小居又委屈了。

凌子墨忍不住一笑。

果然生了一个小情人。

他起身,对着凌小居的额头啵了一下,“晚安,宝贝。”

凌小居被宠爱,心情很好,她仰头亲了一下凌子墨的脸颊,“爸爸晚安。”

说完之后,又转身亲了一下居小菜,还真的是雨露均沾,“妈妈晚安。”

“小居晚安。”居小菜回亲了一下凌小居。

“爸爸和妈妈也互道晚安。”凌小居安排。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已经躺下,但头向着她,眼神似乎也看着她。

居小菜起身,俯下身体。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靠近的模样,看着她主动的靠近,在他脸上轻轻一吻,“晚安。”

凌子墨喉咙微动。

他果然很容易被引诱。

他声音暗哑,“晚安。”

凌小居心满意足看着爸爸妈妈之间的互动,闭上眼睛睡觉。

睡得很不安稳。

她一直不停的在被窝里面翻来覆去。

“怎么了?”居小菜不停的给凌小居盖被子,看着她完全睡不安稳。

“妈妈,我不想睡中间,我觉得好热。”凌小居说,“我也很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睡,但是我睡在中间我不习惯,我想睡在边上。”

居小菜一怔。

他们三个人从来没有一起睡过,完全不知道凌小居小朋友居然会排斥这样的安排,也不得不说,以前她和凌小居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凌小居也会一个人睡在一边的角落,不习惯任何人靠近,裹着自己的小被子,自己睡。

“妈妈,我要睡你这边。”凌小居爬起来,小胳膊小腿努力的翻过居小菜的身体,爬到了边上,那一刻恍惚还能够听到她松了一口大气,“差点热死宝宝了。”

居小菜忍不住一笑。

凌小居有时候就是会让人啼笑皆非。

也不得不说,凌小居爬到边上之后,就安分了很多,似乎很快就真的入睡了。

居小菜此刻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就感觉到身后有一个身体,靠得自己很近,靠自己很近。

她一动不动。

却突然身体一僵。

凌子墨很自然的将她搂抱在怀里,那一刻甚至还抱起她的身体,把他抱得更过去了一些,将她紧紧的搂抱着,彼此亲密无间。

“不要挤着小居了。”凌子墨说。

两母女占的床位,就真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宽度,所以他将她抱过来了些,没有经过他的同意,而他抱着她软软的身体时,就真的不想放开。

他喜欢她洗发水的味道,喜欢她深山淡淡的清香。

他将头埋在她的颈脖之间。

他能够感觉到她身体的不自在。

但她没有反抗。

她没有反抗,往往就是,可以接受。

可以忍耐着接受。

他将她抱得很紧很紧。

其实从很久开始,他就想象着他和居小菜在一张床上,每晚都是一起入睡,每晚都是一起搂抱着彼此入睡……

渐渐。

夜晚越来越深。

呼吸都变得平稳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

天微亮,似乎就感觉到了周围一些人起床的声音,虽然很小声,还是让惊醒的居小菜睁开了眼睛。

她有些恍惚自己身在什么地方,而后才感觉到有个身体一直将她搂抱着,她动了动,怕吵醒了他睡觉,没有动得明显,却在下一秒,突然感觉到了身后的一丝异样,仿若是无意识的,在她臀间,异动。

她心口一怔。

这种地方,身边还有依然在熟睡的凌小居……

她翻身,翻身,正对着凌子墨。

熟睡中的凌子墨似乎有些不爽,他皱了皱眉头,身体又往前。

往前靠近,就是在找她的身体。

“凌子墨。”居小菜轻声叫他,在他耳边。

就怕他真的就……

她脸红到滴血。

凌子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红透脸的居小菜,看着看着,就觉得心在荡漾。

他靠过去,靠过去,一口吻上了她的嘴唇。

“唔。”居小菜一惊。

凌子墨到底是清醒的还是去清醒的。

他舌头直驱而入,和昨晚上的温柔不同,昨晚上没有这么直接。

他的舌头找到她的舌头,手托着她的头,将她的头强迫性的靠近更近,加深了他们彼此的拥吻。

而他的另一只手也不规矩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

伸进去。

居小菜身体僵硬。

僵硬着,甚至那一刻在他从上而下的抚摸中,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

他没有得逞,也没有放弃。

他的手从她的衣服中出来,出来之后,直接抓着她的手,往下,往他的身体下……

“……”居小菜瞪着眼睛。

他就感觉到他在用她的手……

“妈妈。”凌小居突然发出一句喃喃的声音。

两个人猛地一下放开彼此。

和昨晚上的拥吻自然不同,今天早上的一切,太过色情了些,这种事情,当然不敢让小孩子撞见。

凌子墨也从刚刚的不理智中回神过来。

如果不是小居的突然叫声,他可能真的会真的会……

他放松,慢慢的在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下去。

居小菜也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她手心微动,仿若还能够还能够……

其实她没有碰过他。

两个人这么多年,都是他在主动,不管是以前的以前还是现在的现在。

她以为她会很反感。

但刚刚……

她翻身,不让自己深想。

她看着凌小居依然闭着眼睛,现在还很早,她一般不会这么早就起床,所以刚刚只是无意识的一声呢喃。

她帮凌小居再次拧了拧被子,打算起床了。

她坐起来,坐起来看着旁边的凌子墨闭上眼睛又在睡觉。

说是睡觉,倒不如说是在不停的放松自己,放松自己的身体。

感觉到居小菜起身的举动,连忙问道,“你去哪里?”

“我睡醒了。”

“现在还这么早。”凌子墨说。

“我睡不着了。”

“是因为我刚刚的举动,你在不自在吗?”凌子墨。

问出来,居小菜确实不自在了。

凌子墨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在明知故问,居小菜本来就不喜欢他们之间的亲密举动。

她说,“不是,我在你控制不住。所以……”

控制不住……

他恍然。

傻瓜。

凌子墨突然将居小菜抱进怀里。

就是很霸道的一个举动。

居小菜心口一怔。

凌子墨将她抱得很紧,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异样,但他却很规矩,他说,“我已经过了那种年少不矜持的年龄了,不会对你兽性大发的。”

他真的已经过了那个不能自控的年龄了,现在的他,说真的,很多时候会有的自然反应,也会因为觉得时机不对或者她不想就不会强迫,不像以前,那个时候好像就是想要发泄出来,不做就会无法入睡,现在,现在早过了那个时期了。

居小菜没有动,就这么听着凌子墨在她耳边的话语。

是真的。

凌子墨抱着她,也不会再有任何举动,就是将她抱在怀里。

他说,“其实这是正常男人一般都会有的反应,一会儿就好。”

他说一会儿就好。

却很长一会儿都没有,虽说没好,但就真的没有对她做任何事情。

相安无事的两个人。

居小菜那一刻突然觉得凌子墨好像变了。

好像是真的变了。

以前的他应该不会这么压抑自己,说是压抑,更确切说,上了那份激情,他好像也变得,对那方面不是以前那么,见着女人就想上床了!

真的是年龄到了吗?!

她默默地想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去深想这些问题。

安静的帐篷中,又传来了凌子墨均匀的呼吸,他依然抱着她,抱着她,然后感觉到他的身体,就慢慢的平稳了下去。

又睡了2个小时。

帐篷外面的声响明显了些。

凌小居也睡饱了,从帐篷中坐起来,“妈妈我要起床了,我要出去和小朋友们玩。”

居小菜从凌子墨的怀抱里面挣脱出来。

凌子墨也醒了,从床上坐起。

他揉着自己有些乱糟糟的头发。

有一种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哪里的感觉。

“爸爸,你头发好搞笑。”凌小居看着他飞扬的头发,在妈妈帮她换衣服的时候,忍不住咯咯直笑。

“好笑吗?”凌子墨又摸了摸他的头发,更搞笑了。

凌小居被他逗乐。

凌子墨把穿好衣服的凌小居一把抱过来,抱在自己的大腿上,故意挠他痒痒。

“爸爸放开我,哈哈哈哈哈……爸爸放开我……妈妈救我……哈哈哈哈……”凌小居笑得很灿烂。

两父母在帐篷里面玩得很疯狂。

凌小居的笑声很容易的传出了帐篷之外。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的互动,很有爱的互动。

她生下凌小居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凌子墨会是一个有责任的爸爸,总觉得他应该不会对凌小居有什么付出,却没有想过,凌小居的第一次换的尿不湿,是凌子墨在护士的指导下完成的,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他在做,没有嫌弃凌小居的臭臭,甚至可以无比平静的看着凌小居拉粑粑,然后还帮她清洗小屁屁……

她其实很少在意这些,之间看着也是看着,而后恍惚都已经忘记了,这一刻却突然会想起,想起凌子墨的改变,很多的改变。

“集合了。”帐篷外,突然响起了老师的声音。

凌子墨放开还在笑个不停的凌小居,将她抱起来,“好啦,老师让集合了。”

“那下次我们再玩。”凌小居显然对和爸爸玩游戏非常有兴趣。

“好。”

凌小居已经穿好衣服,她直接跑了出去。

凌子墨开始换衣服。

居小菜也已经换好,准备跟着凌小居出去那一刻,转头看了看凌子墨,看着他真的很滑稽的头发。

她身手,帮他整理了一下。

凌子墨穿着裤子的手顿了顿。

居小菜帮他还整理了好一会儿,然后似乎感觉到了凌子墨的视线,有些压抑的视线。

她说,“在小居的小朋友们面前,注意形象。”

凌子墨嘴角淡笑。

居小菜看着他唇瓣上的弧度,松手,拉开帐篷先出去。

凌子墨摸了摸自己的头。

他怎么都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明月的感觉。

而他恍惚觉得有些幸福。

帐篷外。

居小菜带着凌小居去公共的洗漱间洗漱。

几个妈妈在一起帮小朋友洗脸刷牙,也在开口聊天。

居小菜有时候也会搭几句话,但多半时间不太会主动,习惯了去聆听。

“小菜。”瑞宝的妈妈突然叫着她,“你先生还在睡觉吗?”

“应该起床了。”居小菜说。

“我老公还在睡,刚刚让他起床他还有起床气,真是受不了。”瑞宝妈说道,“还是你先生好。”

居小菜转头看着瑞宝妈。

他在说凌子墨吗?!

“你看你先生一直在照顾小居,撑帐篷的时候我看他都不让你和小居搭手的,做亲子活动也是,比谁都积极,和小居又能打成一片,刚刚我还听到你们帐篷中传来你先生和小居玩耍的笑声。你不知道我老公,基本上都不会和瑞宝玩,有时候我忙,家里保姆也有事儿的时候,让他帮我带带瑞宝,他就丢给瑞宝一个平板让他看动画片,然后自己在旁边打游戏……”

瑞宝妈越说越是受不了,感叹无比。

“你说都是孩子父亲,差距怎么能这么大!”

居小菜那一刻反而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是不会劝慰。

而是,她没想到,凌子墨会被人表扬。

在她心目中,她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大少爷,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被人的眼中已经变成了一个好丈夫好爸爸了。

“唉,本来我都打算生二胎的。”瑞宝妈说,“但看看我家老公这德行我都不敢再生了。对了小菜,你打算生二胎吗?”

“我想要个妹妹!”凌小居突然擦嘴,很认真地说道,“妈妈,你和爸爸再给我生个妹妹!”

居小菜发愣的笑了笑。

她从来没有想过,还会和凌子墨生孩子。

“你看小居这么喜欢,你应该考虑了,小居都已经快5岁了,生二娃最合适了。”瑞宝妈劝道,“更重要的是,你先生对你这么好,我要是有你这样的老公,别说生二胎了,我愿意给她生一个足球队!”

“什么是足球队?!”凌小居很好奇。

“就是给你生一堆弟弟妹妹好不好?”瑞宝妈逗着小居。

“好,我这就给爸爸说!”凌小居非常积极。

连忙就跑了出去,速度反应之快,居小菜根本就待不住。

“小居真是一个活泼又可爱的小女孩。”瑞宝妈不由得感叹。

“才不是。”瑞宝插话,“她就是个女霸王!整天都欺负我。”

“你这孩子,男子汉大丈夫,欺负就欺负了呗。”

“哼。”瑞宝不开心,“要不是封子倾威胁,我才不要跟她一起玩……啊!”

瑞宝叫。

瑞宝妈揍着瑞宝,嘴里嘀咕道,“你以后要能讨到小居这样的媳妇妈就欣慰了。”

“谁要讨小居啊,她是子倾的媳妇,我才不要!”

“……”居小菜本来想要劝劝瑞宝不要打瑞宝的,此刻竟然无言以对。

她对着瑞宝妈笑了笑,“我先出去。”

瑞宝妈还在揍着瑞宝,没听到居小菜说的话。

居小菜淡笑着看着他们,缓缓走了出去。

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还会和凌子墨生孩子,是根本就没有过这方面的想法,此刻……却有些动容。

对她而言,孩子带来的快乐和满足,任何事务都比不上。

她回到帐篷表。

凌子墨已经在非常利索的收拾帐篷了,凌小居在旁边帮他,两人一大一小,画面很滑稽,但有莫名的很和谐。

这五年我承认对凌子墨的了解很少,甚至于故意排斥他们自己的关系,所以从来没有注意到,凌子墨在生活自理上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前根本就无法想象,他能一人撑起帐篷,能一人收拾帐篷。

她过去。

凌子墨回头看了她一眼,“脚不同了吗?”

居小菜动了动脚踝,似乎才想起脚伤的事情。

“不痛了。”没想到一晚上自己就好了。

“嗯。我马上就收拾好了,老师说一会儿校车来了我们就回去了,还让小居回去写这次亲子活动的感想,让我们代笔写好了之后明天上课交给老师。”

“嗯。”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继续整理帐篷的支架,归纳收好。

居小菜很自然的帮他一起。

凌子墨的手突然顿了一下,他转头看着近距离的居小菜,“小居说,你想和我生一个足球队。”

“……”居小菜就知道凌小居这个传话筒,很容易让人误会。“是瑞宝妈说,说你是好父亲,然后……”

“然后让你给我生个足球队?”凌子墨笑。

他总是在她面前笑,不管任何时候,在她面前都是一副,没有烦恼的样子。

居小菜摇头,“以后再说吧。”

凌子墨依然笑着。

他当然知道居小菜不会同意。

对他而言,能够和她一起去拥有凌小居,就是万幸的事情,他哪里还有想法期待什么,足球队。

他起身,将东西准备扛上校车货运箱。

“其实小居一个人或许也会寂寞……”居小菜喃喃道。

凌子墨的脚步停了下来。

停下来,回头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视线,连忙说道,“你别误会了。”

“没误会。”凌子墨说,“你果然想和我生宝宝了。”

“……”居小菜看着他。

凌子墨心情很好的走向了草坪外的公路边去等校车。

他想,是不是居小菜冰冷的心,已经被他焐热了。

但他,不敢放肆!

……

亲子活动结束,各自回家。

居小菜坐在电脑前,给凌小居写亲自感想。

凌子墨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看着两母女。

凌小居说,“我很喜欢去春游,我喜欢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在帐篷里。”

居小菜写下。

好久。

“没了吗?”居小菜问。

“没了。”凌小居说,“我可以去看动画片了吗?”

凌子墨正想点头。

居小菜直接道,“不行,再多想想。”

凌小居不开心。

居小菜也很无语。

凌小居到底是有多不爱学习。

凌子墨也不插嘴,就在旁边,时不时的看着她们。

“再想一想,去春游的开心事情。”

“没有开心的事情了,子倾也不在。”凌小居说,“爸爸妈妈玩亲亲,也不叫我一起。”

“……”居小菜无语。

凌子墨在旁边笑。

“我真的想不出来了。”凌小居很不开心。

凌子墨从沙发上站起来,将凌小居从旁边的椅子上抱下来,“去玩吧。”

“谢谢爸爸。”凌小居非常开心,小短腿跑得很快!

居小菜看着凌小居的背影,对着凌子墨,“她平时这么能说,一到关键时刻就说不出来了。”

“她才4岁而已。”凌子墨宠溺,“要实在觉得无法交差,你就自己多写几句好了。”

“凌子墨,你这是让你女儿作弊。”

“我小时候也经常作弊,我经常让家里佣人帮我写作业……”凌子墨无所谓。

居小菜气死。

凌子墨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凌子墨!”居小菜很严肃。

凌子墨就喜欢看着她生气到爆炸的样子,总比她总是对他冷漠的好。

他突然把脸凑过去。

居小菜一惊,看着近距离的凌子墨。

凌子墨非常迅速的在居小菜的唇上亲了一口,然后迅速的离开,走出了书房。

那模样,就是一副偷腥成功的样子,一脸得意。

居小菜轻咬着自己的唇。

刚刚好像,心跳慢了半拍。

……

翌日。

周一。

每到周一,都是夏绵绵的坐班时间。

她不得不去公司,而且何源说有重要事情汇报。

她这几天脸色其实不太好,出门的时候给自己化了老半天的妆,总不能在这么多员工面前,显得太憔悴。

她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学校的亲子活动她没去参加,一方面是因为子倾没有爸爸,她怕他闹腾,另一方面自己的心理疾病犯了,她去看医生了,医生给她开了些安神的药物,她实在是没精神。

她听到办公室外敲门的声音,懒洋洋的说道,“进来。”

何源推门而入。

夏绵绵看着他,看着他西装革履一脸严肃的坐在她面前。

他说,“你和凌氏集团谈的收购封尚集团的案子,是怎么打算的?”

“和凌子墨讨论的是过两个月,等封尚内部出现了问题,再收购。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吗?”

“我也是无意听说。”何源开口道,“我高中一个同学,上次我不说参加了同学会嘛,这次就互留了电话号码,他在封尚上班,近期有意跳槽,说待在封尚已经没有了发展前途。刚好,他昨晚找我一起吃饭,喝了点酒之后,就说了些封尚内部的事情,说封尚好像被人控股了!”

夏绵绵脸色一紧。

怎么可能?!

谁会比他们更早动手,要知道夏氏和凌氏对封尚这块肥肉,虎视眈眈很久了!

------题外话------

今日问题:所以是封老师回来了?!

好啦。

下午二更会很晚。

小宅也是尽力了,这几天忙就好忙过了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