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个人是谁?!/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夏绵绵坐在办公椅上,听着何源严肃的说道,“控股的事情,真实性有待考察,我觉得我同学可能说得夸张,但有人开始对封尚这块肥肉有动作了是真的,无风不起浪,如果我们势在必得,就应该有所行动。”

“会不会是封尚内部的人故意放出的风声,比如某个董事为了提高自己手上股份的价值,然后散播谣言也有可能。”夏绵绵谨慎道,是真的不觉得谁敢真的动了封尚这块奶酪。

何源点头,“你的考虑也很有道理,但我个人凭直觉还是觉得,应该是有人想要避开我们收购了封尚,否则以一般人而言,都会等到封尚的内部矛盾激化之后才敢出手,这个时候突然冒失的涉入其中,到真的让人觉得很诧异。”

“嗯。”夏绵绵点头,“我和凌子墨商量一下,核对一下到底是现在收购,还是静观其变。”

“好,有结果了给我说一声,我也好提前准备相关东西。”

夏绵绵点头。

何源工作汇报完毕,准备起身离开。

他细看了一眼夏绵绵,问道,“你精神状态不太好?”

“我一直都觉得你眼神很毒。”夏绵绵笑。

她都这么完美的化妆了。

“是因为,前些年的心理疾病?”何源询问。

夏绵绵点头。

其实和何源平时的交集不多,大多数都是在工作上,但何源这个人就是能够心细的一眼就能发现你的异样,然后非常聪明的联想出结论。

果然真是人才。

还好被她抓到了。

“怎么突然又犯了,医生不是说已经痊愈了吗?”何源带着关心。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出现幻觉了,虽然就一次,但还是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医生说我的心疾有些严重,给我开了些安神的药物,让我静养,有必要多出去散散心,开阔开阔视野。”夏绵绵淡淡然道。

“那你多出去走走。”

“等把封尚的收购搞定了再说吧。”夏绵绵说道,又连忙补充,“不是对你不放心,重要的是我本能的不想离开驿城,而且也提不起精神出去走走。”

“我觉得你的病还挺严重的。”何源直白,“你放我半个月假,我跑遍全世界给你看!”

夏绵绵笑,“你开始讨伐我了?!”

“哪敢。”

“口是心非。”夏绵绵皱鼻子,“你帮我把封尚收购了,我放你一个月假,这个月我帮你坐班。”

“你上次让我完成一个项目的时候也这么说的。”

“我这次是认真的,不要觉得我没心没肺,你一把岁数了孤家寡人一个,你老了没有伴儿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夏绵绵说,突然想到什么,“话说你同学会没有见到你的初恋对象?”

“是暗恋。”何源纠正。

“好吧,你的暗恋对象。”夏绵绵耸肩。

“见到了。”何源回答,“过得确实不太好,而且存在感很低,好像大家都忽略了她的存在,我也忽略了。”

“我不相信。”夏绵绵一脸狡猾的笑着,“我突然想起读大学那会儿你说你有喜欢的人了,不会就是那姑娘吧!”

“是她。”何源点头,“但这几年好久没感觉了。”

“我不相信。”夏绵绵一口咬定,“你要是没感觉了就不会去参加同学会了,那么多同学会,为什么就参加这个?!”

“我就是去显摆的。”

夏绵绵更加不相信了,她说,“其实要那姑娘还单着,你又喜欢了这么多年,就追吧。以我过来人的身份非常尊重的告诉你,珍惜眼前人。”

“你在后悔?”

“否则你以为我这几年的心理病是怎么得出来的。”夏绵绵很坦然。

何源沉默了两秒,遂开口道,“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单身,而且她也不一定会喜欢上我,高中那会儿就不喜欢,现在好像一样不喜欢,尽管我很有钱,尽管她现在很穷。”

“你是在不自信吗?何同学!”夏绵绵还觉得挺神奇的。

以前读书那会儿,后来工作之中,这货一向都沉着冷静底气十足的,遇到感情的事情开始龟毛了。

“而且她在卖情趣用品。”何源补充。

夏绵绵那一刻差点没有被口水呛死,“你说她卖情趣用品?”

“你很感兴趣?”何源扬眉。

“我能有什么兴趣,我孤家寡人一个。”夏绵绵笑道,“不过挺好的,你看你处男一枚,也不知道在床上应该如何,有个经验丰富的女朋友,相信我,对你是有好处的。”

何源被夏绵绵说得耳根子发红,“不要用处男来形容我。”

“莫非你不是……”

“我是洁身自好,没有那么水性杨花。”

“你赢了。”夏绵绵无语。

“不说了,我出去工作了。”何源起身,“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吧,有什么重要工作我会非常客气的给你打电话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漏掉了什么。”

夏绵绵无所谓的耸肩,她看着何源的背影,在办公椅上无聊的转圈。

其实她并不是在无聊,而是在猜想和排查,到底是那个集团会真的如此大手笔的要收购封尚,应该不是本地的企业,所以有可能是外资?外资对封尚的情况按理不会很了解,所以之前她和凌子墨基本没有考虑过外资会有人比他们动作快,所以,到底是谁?!

是有人故意制造谣言,还是真有其事儿?!

她拿起电话,准备给凌子墨拨打。

电话突然响起,是凌子墨。

“绵绵。”

“嗯。”夏绵绵应了声。

“收购封尚的事情可能要提前了,接到最新通知,已经开始有人在暗地收购封尚的股份,甚至于,在我们始料不及的时候,控股已经超过百分之八,貌似就用了短短一周时间,神不知鬼不觉,这个人的来头,真的有些吓人!”

“打听到是谁了吗?”

“还真的没有打听到,也不是什么公司,就好像是个人行为,个人收购行为,我都怀疑是不是封尚的内部人,否则不会这么熟练,动作不会这么快,就好像能够第一时间找准目标,然后一击即中。我详细问过了,那个人先是从和封铭严特别敌对的股东下手的,用高于市场价格购买,对方完全没有犹豫,就给卖了,两个股东都是如此!”

“会是内部人?”

“要不然我实在想不到谁会有这份洞察力,而且不只是收购了股东手上的股份,市面上的封尚股份也开始有了被人大批量购买的迹象,今天的股市体现不出来,但明天一定能够看出来,有人在暗中操盘,我想明天封尚的股份应该会大跌。”

“先揪出这个人!”夏绵绵说,“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说真的,我完全不相信哪个个人有这份实力,一定是某个集团在操作,而且我怀疑,应该不是本地的,本地企业,没有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手。”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先查查到底都是谁在做。了解了对方底细,我们才好制定我们的计划。不过绵绵,我劝你做好心理准备,我们有可能拿不下封尚集团,以我多年的经验,我,预感这个人会比较强势,而且能力应该不容小窥。”

“不管如何,死之前总得挣扎一下,而且……”夏绵绵说,“虽然对封尚没感情,但不想落入了别人手中,还是在自己手上比较踏实。”

“话说绵绵。”凌子墨欲言又止,重重的说道,“封逸尘是不是不在了?”

夏绵绵没有回答。

有时候沉默真的就可以代表一切。

凌子墨也沉默了很久,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有什么最新消息我通知你。”

“好。”

“对了。”凌子墨的口吻明显跳跃了起来。

不想猜也知道,一定和居小菜有关。

一定是居小菜对他露笑脸了。

“你直说。”

“如果居小菜想要跟我生第二个宝宝了,是不是代表着,她对我已经放开成见了?”凌子墨问,拿捏不定注意的问道。

“按理好像是,但是呢……”夏绵绵微微一笑,“女人心海底针,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先尽管其变,如果居小菜真的愿意和你造计划,那可能多半是放下了心结。”

“那我再好好表现。”凌子墨非常亢奋,“话说我现在主动亲居小菜什么的,她也不太反抗了,总觉得我的好日子要来了,啊哈哈……”

凌子墨总是时不时的范二。

但不得不说,她羡慕。

羡慕凌子墨可以守得云开,而她,而她……

她说,“不说了,我还有事儿,有什么进展再联系。”

“嗯,拜拜。”

挂断电话,夏绵绵伸懒腰。

她还是决定提前下班了。

医生说要她多休息,尽量放松自己的神经,不要太紧张。

她提着包离开公司。

依然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上,看着窗外的一切。

那天,就是在这里看到的那个人影吧。

她眼眸淡淡的看着,想象着那天的画面。

她记得,他穿了一件灰色的T恤,穿了一条亚麻色的休闲裤,她忘记他穿的什么鞋子了,但她记得他头发很长,前面的刘海已经盖住了他的额头甚至挡住了他的安静,他还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晃眼觉得很帅。

和他极其相似。

连身高体型都很相似。

她收回视线,觉得自己好像又开始要走进自己的死胡同里面了。

她低垂着眼眸,拨打电话。

“喂,吴医生,有空吗?”

“又出现幻觉了吗?”

“嗯,我想过来睡一下。”

“过来吧,刚好没客人。”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刚刚那么一秒,好像又看到了人群中的一个相似身影,就瞄了一眼,她不敢再看了,她怕自己又会控制不住!

殊不知。

在她轿车离开的时候,有个人就站在她车尾的后方,目送着她车辆的离开,很久!

……

夏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何源放下手上的键盘,突然叹了口气。

他承认此刻他有点心不在焉。

刚刚和夏绵绵的交谈,让他开始有些蠢蠢欲动。

从同学会之后也有好几天了,她的包还在他那里,但她却没有来找他,他们没有留下彼此的通讯电话,可如果她想找到他,根本就不难。

他翻了翻她的女士提包,包应该是便宜货,里面装的东西也很简陋,有些比较廉价的化妆品,还有一个廉价的钱夹,钱夹里面有300多块钱,还有其他很多银行卡,也有信用卡,甚至还有她的身份证,他很肯定,这个钱夹里面的东西对她应该很重要。

而她,是没有想过拿回去?!

还是不想见到他!

他有些毛躁。

好像很久没有这般不淡定过了,就算夏绵绵给他布置多么崩溃的工作,他也能心平气和,然后挑战自己的极限。

他起身,拿起手机。

他点开她的小店。

那些情趣用品真的很奔放,他也不知道能买什么,就挑了店里面销量最好的几件,放入购物车,结账的时候备注:同城,因不相信质量问题,需店主亲自送货上门。然后他留了他的地址,想了想也留下了电话号码。

刚下单,那边很快给与了回复。

他看到消息框里面的对话,“先生你好。”

“你怎么知道我是先生。”何源回复。

那边打了一个笑脸,“因为一般购买的都是男性。”

“我不是。”

“不好意思,小姐你好。”那边连忙改口,解释道,“其实女性买我们的东西也很常见。”

她知不知道这样的解释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过做她们这行的,脸皮薄了也不行。

“嗯。”他打了一个字过去。

“请问地址是这个地址吗?”那边复制他的地址。

“是。”

“好的,请问小姐你什么收货比较方便,我会让我们快递员在准点送过来的。”那边迅速的写到。

“晚上8点。”他说,“希望你亲自配送,因为我不知道使用方法。”

那边的对话框在输入,但却没有字打出来。

想来应该在考虑。

“如果不行就算了,我退货了。”

“小姐等等。”那边连忙叫着她,“你确定是女性吗?”

“有问题吗?”

“不是的,我是女性,如果你是男性我们见面会比较尴尬,而且为了自身安全,我也不方便亲自出来送货,还请理解哦。”顺便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符号。

“过来吧,我对你没兴趣。”他编辑,“何况你可以看看地址,高档小区,到处都有摄像头,而且保安24小时巡逻。”

“那好吧,那晚上8点我们不见不散。亲,爱你哦。”那边发来一个亲吻的符号。

“嗯。”

他关掉对话栏。

要是让她知道她发的爱你哦是他,她会不会喷血。

他放下手机,回到位置上,又投入工作之中。

习惯了工作也就很快,静心下来。

直到。

下班。

他难得准时下班,回到家的时候,也已经晚上7点了。

他简单给自己做了晚饭,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听到了门铃的声音。

他看了看时间,刚好8点。

时间观念倒是很强。

他走向大门,打开。

门外,站着她,抱着粉色的礼品箱,扬着笑容对着他。

看着他那一秒,嘴角的笑容瞬间僵硬。

那一刻也没有转身就走。

但明显,尴尬。

他说,“进来吧。”

“我想我可能走错了地方……”她声音很小。

“是我下单的。”何源解释,“我就是随便调戏的一个客服,我也不知道是你。”

她怔住。

整个店里面,就她一个客服而已。

“你的东西在我这里,不进来拿吗?”他说。

她咬唇,终究跟着走了进去。

她站在玄关处,不知道是不是该脱鞋,还是应该等着他拿脚套,亦或者赤脚走进去,她有些尴尬,尴尬的看着他走远,似乎才想起,回头从鞋柜里面拿出一双女士拖鞋。

“谢谢。”她礼貌。

何源点头。

她有些不自在的走进他看上去低调却就是透露着昂贵的客厅,然后看着他直接坐在了舒服的沙发上,说,“你的包掉我车上了。”

“哦,我以为丢了。”她努力让自己笑了笑,“没想到是落在了你的车上。”

“是吗?”

“是啊。”她说。

何源看了她一眼,把茶几上的包递给她,“看看有没有少什么?”

“应该没少。”

“你最好查一下。”何源口吻有些重。

她咬唇。

何源说,“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

她把粉色礼品盒的递给他,然后默默的打开自己的包,翻着里面的东西。

“没有少。”

“钱包里面也打开看看。”

她翻开钱包,说,“没有。”

“仔细看。”

她又顺从的看了看,那一刻欲言又止。

“少了什么?”何源问她。

“我的一张照片。”她说。

“这个是吗?”何源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中拿出来。

“嗯。”

何源递给她,“我就是确认这是不是你的,亦或者是不是别人帮你放进去的,看来真的是你的。”

她把照片接了过来,那一刻很拘束。

“长得是挺帅的。”何源在评价照片中的人。

她没说话。

“我听说你当年家道中落的时候,你面临故意杀人罪的控告时,他对你是冷眼旁观的,结果这么多年,还是忘不了?”何源说得很平淡。

她听着却很讽刺。

但她没有表露,她只是微笑着说,“东西我送上门了,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回去处理其他订单。”

“我是说过要现场验货的吗?”何源问。

她顿足。

那一刻也没有多问,蹲下身体半跪在他的茶几旁边,拿起他刚刚随手放在茶几上的粉色礼品盒,拿出里面的东西。

何源就这么看着,看着她面色平静。

她拿出其中一个,说,“这个是女性用的,有充电的功能,所以不能进水,你开这里就会有反应。”

何源眼眸微动。

她又拿出另外一个人,“这个是男性用的,就是套在……”

她说,终究没有说出来。

她又拿出最后一个,“这个是滋润液,助兴的,男女都可以用。”

何源点头。

点头拿起其中一个,然后按下。

房间突然就想起了非常非常暧昧的声音。

她眼眸微转。

“用这会舒服吗?”何源问她。

“嗯。”她点头。

“你经常用?”

她又沉默了。

他关上按钮,说,“谢谢。”

“不客气。”她很官方,“请记得五星好评,麻烦了。”

他点头。

点头看着她从地上起来,然后起身走出去。

“岳芸洱。”何源突然叫她的名字。

她脚步顿了顿。

“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试试这些东西?”

------题外话------

昨日奖励:韩迪6037689、fx19800511、越越宝贝、单身情歌、tb20003000

这一周的奖励都还没有奖励哦,宅有时间就马上奖励的!

总之,二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