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他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想,他果然很愚蠢。

总以为,付出就会得到回报。

就会得到,她们的回报。

然后好像不是。

好像不是的。

就是越纵容,越被算计。

他走出了凌氏别墅。

那个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了。

所有的药性都已经过了。

他没有开车,也没有叫司机,就是木讷一般的从凌氏别墅一路走回家。

就当散散心,就当深更半夜的散散心。

心里其实是真的心寒的。

很心寒。

他走了很久。

走了很久很久。

他回到了自己的家。

那个时候,大概凌晨5点了。

他打开家门,蹑手蹑脚的回去。

家里很安静。

5点多外面的天空开始有了细微的亮光,但家里依然漆黑一片。

他回自己的房间。

刚走到房间门口。

客厅的灯突然亮了。

他转头。

转头看着居小菜坐在沙发上。

她就这么看着凌子墨,看着他皱巴巴的衣服,看着他满身狼狈的模样。

那一刻他居然还笑了。

就是好习惯性的很友好的笑着,“你这么早就起床了?”

居小菜眼眸看着他嘴角的那抹笑容。

那抹扬起的笑容。

她看到了他脖子上很明显很明显的吻痕,还看到了他衣服上的口红印,她不太清楚,衣服下的凌子墨,是不是还有很多类似的痕迹,她说,“坚持不住了吗?”

凌子墨哑然。

她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

说他开始坚持不住,坚持不住只和她一个人上床了。

其实他从来都不是在坚持,而是,他对其他人是真的没有兴趣了,但她不会相信。

他也知道,昨晚上的一切,她全知道了。

他从凌小琳那里离开的时候,凌小琳撕心裂肺的说,我把所有都已经告诉了居小菜,表哥,你和居小菜吧,她真的一点都不爱你,她甚至还回我短信了,她说,你们家的龌龊事儿,和她没关系。

和她没关系。

和居小菜没关系。

居小菜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一家人。

这一刻,还能解释什么吗?!

解释了,她也不会相信,只会觉得他在狡辩。

是狡辩。

确实是狡辩。

不管如何,他就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他就是应该遭遇各种天打雷劈。

他就是愚蠢。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看着他依然养着的笑容,看着他那一刻的沉默以待。

不知道为什么。

这一刻她反而看出来凌子墨的心里,反而看不出来他是在伪装,伪装自己的难受,伪装自己看上去的狼狈。

她想要再说什么,终究在看着凌子墨脖子上那么明显的吻痕之后,终究在内心很多对展然愧疚之后,什么话都没说,什么都不再说,她起身,从沙发上离开,先回到了房间。

两个人就分别说了一句话。

都是,只问,不答。

她回到床上,看着旁边的凌小居,看着她无忧无虑的睡得很熟。

她帮她拧了拧被子。

然后翻身,躺在边上。

几乎一个晚上没睡,结果还是睡不着。

她是在晚上11点多时候,收到凌小琳发过来的东西,在11点多的时候,她原本其实已经睡了,睡了就会关上静音,她不会让任何声音影响到了凌小居的睡眠,即使孩子根本就不可能被吵醒,而这晚上,她是真的没睡着。

白天她依然去了墓地,去墓地看了展然,展然的墓碑和别人的不同,是烈士,所以每年除了她之外,还有很多人也回来,她去的时候,见到了展然的同事,那个当年指着她的鼻子骂她的同事,这些年每次的相遇,他都会对她嗤之以鼻。

是啊。

到最后,她还是和罪魁祸首的那个人结婚了,是谁都会瞧不起的。

是谁都会。

她也看到了展然的父母。

展然的父母老了很多,从展然去世后,老了很多很多,前三年展母都一直走不出阴影,身体垮了很多,这一年出现,居然还需要靠轮椅出行了,日子过得很不好,她就默默的看着,看着展母在展然的墓碑前哭了一天,一直哭一直哭,展父在旁边也劝不住,劝不住自己也会红了眼眶。

她真的见不得这些悲伤的场景,但她却又舍不得离开。

其实展然的父母对她也有了意见。

因为她结婚了。

因为她很快就结婚了。

还因为结婚后就有了小孩。

而他们知道,那个小孩不是展然的。

他们觉得她太绝情!

哪里有人,一转身就不认人的。

哪里有人想她这般,没心没肺!

不只是展然的父母不理解,其实她也不理解自己。

所以每次都觉得心里愧疚感很强,每次都是在接受着,心里的折磨,很痛苦的折磨。

很久很久。

当所有的人都开始离开了之后,她才离开了墓地。

她是希望多陪陪展然,又时候又觉得,可能展然并不想看到她。

她离开墓地之后回到家里。

她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渐渐的在让自己消化,消化心里的情绪。

5年时间,已经消化了很多。

以前从墓地回来,她甚至会生病,甚至会生一场大病,那是心理上引起的,而且那种低迷的情绪会持续一个月,慢慢会持续半个月,慢慢到了一周,到现在,她想可能就2、3天就可以。

她才发现,忘记一个人,忘记一个人对自己生命如此重要的人,原来不难。

甚至会有些恐慌。

恐慌自己有一天可能就真的不会对展然再有波动,再有情绪,偶尔想起,就会成一个故人,一个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故人而已。

下午的时候,她还是去接了凌小居。

她带她回家,在她面前尽量不会表现自己的情绪。

晚上哄着她睡觉。

这一天,一般凌子墨不会出现,他会避开他们的交集,会在他们都睡着了之后才会静悄悄的回家,今晚看来也是如此。

她知道凌子墨其实很注意了,这么多年在她面前从来不提任何敏感的字眼,到了这一天就会自觉地消失,甚至有时候为了照顾她的情绪,一连消失好几天,当然会回来睡觉,只不过是回来的晚离开得早而已。

她躺在床上之后,就失眠了。

她怕打扰到小居,起身走向了客厅坐在沙发上。

她想看一会儿电视,想着可能有助于睡觉。

不得不承认,她在等凌子墨回来。

她有点想要告诉他,不用刻意如此,不用再可以如此了。

然后,她没有等到凌子墨的回来。

她等到了很多张,劲爆的照片。

照片中的男人是凌子墨,女人是凌小琳。

她早知道凌小琳对凌子墨的喜欢,不同寻常的喜欢,否则也不会对她的存在带着那么强烈的敌对,而且女人天生敏感,有些事情真的不用确认就真的可以感觉得到。

所以这么多年,凌小琳还是等到了吗?!

她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情绪。

对比起凌子墨和他亲表妹发生关系,他以前和无数多计算器都算不过来的女人上床,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她很默然的而看着凌小琳信息中的挑衅,“我表哥从此属于我了。”

在宣告主动权。

似乎觉得不够打击她,凌小琳还补充了句,“我表哥说他喜欢床上热情的女人,对你的新鲜感早就,索然无味的了!”

她那一刻什么心情。

她想也会有些刺痛。

也会有些伤自尊。

但她不喜欢和人争执,她回了她一句,其实有时候是不想去回的,但为了息事宁人,为了不让凌小琳一直没完没了的找她,所以她回凌小琳让凌小琳知道,她已经看过了,她编辑着写到,“你们家的龌龊事儿,和我没关系。”

她想要表达的就是,以后别来烦她了,他们想要怎么样,随便她。

随便他们。

而后她就关了电视,然后去卧室睡觉。

终究,没让自己睡着,怎么都睡不着。

她想起了很多陈年往事,想起当年展然的死,为什么会死,然后就会想起凌子墨的冷漠,不管如何,他至少应该对展然的死有点愧疚,有一点点愧疚吧,但他没有,他甚至可以挑选在展然死的这一天,做如此事情。

她决定等凌子墨回来。

等了很久。

等到了凌晨5点。

她其实以为他可能不会回来了,还好,她确实不困,一点都不困,所以不觉得熬夜有多折磨。

然而5点的时候,她听到了门开门的声音,看到一个人影,很轻很轻的回来。

在他每次晚归的时候,是不是都是如此让自己这般的小心翼翼。

凌子墨不是一个小心翼翼的人。

她开了灯。

她看到了凌子墨严厉的错愕,下一秒却突然坦然的笑了。

她之前不知道凌子墨是不是知道凌小琳给她发信息的事情,但看着他的神色,她就是可以肯定,凌子墨知道,肯定是知道了!

他问她还没睡?!

她问他坚持不住了?!

其实她还有很多想说,有时候女人也会有些固执,固执的想问他很多固执的问题,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沉默,不知道为什么要选择沉默,可能就是没了耐心。

她对凌子墨,到底只是一段,无爱的婚姻而已!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强迫让自己什么都不用想的睡觉。

当然其实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

此刻,隔壁的房间。

凌子墨洗了澡。

重重的给自己洗了澡。

洗得全身更加的狰狞。

他很讨厌凌小琳身上的味道,很讨厌。

甚至很想扒了自己的皮。

扒了皮也不能泯灭不了什么。

他后来就放弃了,把自己洗得快要缺氧的时候,放弃了,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睡在床上。

睡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他想这一辈子,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可能都走不进居小菜的世界的,她把自己保护得很好,为展然保护得很好,他其实总会后悔,后悔为什么当年要去耍手段让居小菜回到自己的身边,他真的做梦都想,做梦都想把居小菜拱手相让,让给她最爱的展然。

他心很累,还很痛。

也有愧疚,也有难受。

但他不想表现,他怕他的表现,会让居小菜真的在愧疚中走不出来了,他尽量把自己阳光的一面表露在居小菜的面前,尽量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积极,而且明显的,居小菜其实是有好转,就算这几年还望不了展然,但没有那么极端了,没有那么极端了。

甚至这几天,对他明显没有那么生疏到故意了。

他以为他也等到了幸福。

其实不是的。

只是居小菜对现实的一种妥协,只是居小菜觉得,小居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庭环境,小居的奇葩是因为他们家庭的原因,所以她在开始弥补。

否则。

否则她怎么可能这么淡漠的,这么淡然的回复凌小琳。

甚至没有打一通电话问问他是不是真的?

甚至回来问的是,坚持不住了?!

问句,答案莫名觉得那么肯定。

在她心中应该就是默认的,在第一时间就会觉得,这就是他,他就是这样的人,见着母猪都会上的渣男。

其实,他没有上凌小琳。

他承认当时他晕倒了。

晕倒那一刻,他用尽全身力气吼了一句,“你要敢做,我会杀了你!”

那一刻他的狰狞大概是真的吓到了凌小琳。

凌小琳没敢真的爬上他的身体,即使脱光了他的衣服,那一刻应该有些不服气,压抑了这么久到最后一刻,却不敢实施,不敢在他昏睡的时候做任何事情,凌小琳刁蛮虽刁蛮,但却真的很怕她。

他醒来的时候,身体的反应很明显,因为那种引人昏迷的药物里面,还有大剂量的催情成分。

他狠狠的看着凌小琳,从她床上起来那一刻,差点没有掐死她。

她被他弄得脸色惨白,惊吓着说,“我没有对你做什么!”

他猛地一下放开了凌小琳。

凌小琳滚坐在地上。

她眼泪直流,“表哥,你何必这样,何必这样!”

“出去!”凌子墨怒吼。

“表哥,药性很大,没有女人你根本就熬不过今晚,熬不过的!”凌小琳说,“为什么就不接受我,为什么,我不需要你的负责,我心甘情愿!”

“滚!”凌子墨面部狰狞无比。

凌小琳自然不敢靠近。

她就这么看着他,难受无比。

她真的没有敢碰她表哥,他当时晕倒的时候,那一刻的模样真的很吓人,那句威胁她甚至觉得,他真的不是在威胁,而是如果她做了,他肯定会杀了她,所以她不敢,她只是脱了他的衣服,然后和他摆拍了很多,她要发给居小菜,发给那个女人看看,她和他表哥有多亲密,

她真没想到居小菜居然如此淡漠,如此淡漠。

她真的为她表哥心痛,遇到这么一个女人,遇到这么一个毫不在意他的女儿,而他却还在为她坚持。

她不顾一切的大声说道,“表哥,我已经拍了照片给居小菜了,我本来只是想要报复她,本来就只是想要拆散你们,我没想到居小菜根本就不在乎你,一点都不在乎,不信你自己看!”

凌小琳把手机扔给凌子墨。

凌子墨那一刻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迹象,但他还是颤抖着,用湿润无比的手指,一点点看着他们的对话内容。

居小菜就回了一句,淡淡的回了一句。

他笑了。

笑着把手机砸碎了。

凌小琳惊吓,从来就没有看她表哥发这么大的脾气。

她果然是惹到了他了?!

果然是惹到他了!

她咬着唇却没有说走。

她表哥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回去找居小菜了,这样的居小菜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绝对不会,而他现在需要女人,必须需要女人,她可以帮他,她可以让他任意妄为。

事实却是,她想太多了。

她只感觉到他表哥将她从地上拽起来,猛地一下将她扔了出去,力气很大,她全身都被他弄得很痛,下一秒房门就被关了过来。

反锁了。

别墅是很隔音的,很隔音的那种。

但她还是听到了凌子墨在她房间不受控制的声音,很多声音,来自于各种发泄,各种崩溃到极限的发泄。

整整用了3个小时。

在他最巅峰的的时候,用了三个小时。

她在门外哭了三个小时,求她表哥开门求她开门。

她不应该下这么重的药了的,不应该。

她听说,这种药物不仅在当时发作的事情如果不得到解决会生不如死,甚至于如果没有得到解决,后作用也会很大,他表哥在夜场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后果的,不会不知道的。

可是到最后那一刻,他都没有放她进去。

而后,他打开了房门。

全身都是伤,却很平静,高高在上,还穿上了他来时的西装,皱巴巴的西装。

他没有看一眼她,离开了别墅,走了。

她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她觉得那一刻,她好像真的真的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表哥,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她真的很爱很爱,很爱居小菜。

她甚至觉得他不是在为居小菜守身,而是在绝望,一点一点变得绝望!

对爱情的绝望,对亲情的绝望!

……

第二天。

凌子墨按时起床。

他不是不能继续翘班,这几天没什么大事儿,唯一有的就是调查封尚集团的幕后黑手,但这种事情不需要他亲力亲为,而且龙一出手了,显然也没有他什么事情,和封铭威谈融资的事情,夏绵绵定在了明天,因为今天她有事儿,还得和心理医生见面。

所以今天他可以很闲。

他漱口刷牙。

就算很闲,也不能待在家里。

这是定律。

他换好衣服,看着穿衣镜前自己脖子上的那么明显的痕迹。

真的是擦都擦不掉。

昨晚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力,导致,好像更加狰狞了。

他果然很蠢,总是做些物极必反的事情。

3月的天,已经开始有人穿短袖的天气,他给自己围了围巾,真的有些可笑。

他走出自己的卧室。

房门外,居小菜和凌小居也起床了。

凌小居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应该是睡得饱饱的,没有了起床气,看着他出来,小短腿就要跑过去。

那一刻他也做好了迎接凌小居的准备,微弯下腰张开双手。

然而。

居小菜一把逮住了凌小居。

凌小居不爽,“妈妈,我要去爸爸那边。”

“吃早饭了。”

“我要和爸爸一起吃早饭。”

“爸爸很忙。”

“爸爸很忙吗?”凌小居眨巴着眼睛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此刻已经非常自若的让自己站了起来,他说,“是啊,很忙。”

所以他现在要出门了。

所以他现在走出了家门。

其实他想过今天由他来送凌小居,他想居小菜可能也没有睡好。

显然,她对他的距离更深了更深了。

他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里面,就这么淡漠的看着窗外,看着窗外的一切。

他昨晚没有碰凌小琳。

他也没有回来。

他其实是很绝望,绝望居小菜对他的无动于衷,但他更清楚,如果他回来碰了她,居小菜可能会更恨他,当年展然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再犯一次这样的错误,在展然忌日这一天再这样,居小菜可能真的会杀了他。

凌子墨就这么静静的想着,静静的想着一些事情。

想着昨晚上的煎熬,但最后却还是挺了过来。

要是。

要是以前也这样,也这样不要纵容自己,其实也可以挺过来的,就不会发生这么多悲剧了!

他想他果然还是老了。

老到总是回去后悔曾经做过的事情,总是很后悔。

他从西装口袋里面拿出那枚小盒子,拿出那枚小小的戒指。

恐怕以后都送不出去了。

安静的校车内,电话突然响起。

凌子墨看了看来电,那一刻其实是本能的拒绝,却还是接通,“姑姑。”

“你和小琳发生了什么事情?”凌琳质问,“昨晚上你不是帮她庆生吗?为什么她一直在哭,我今天早上回来,就看着她哭得撕心裂肺的,两个眼睛肿得要命,她房间还像是被抢劫了一般,你打了小琳吗?”

“姑姑觉得我会对小琳动手吗?”凌子墨反问,那一刻很平静。

凌琳一怔,随即,“那她撞鬼了吗?!”

凌子墨说,“姑姑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过来!”

“那我等你!”

凌子墨让自己掉了头,直接去了别墅。

别墅中,刚走进大厅,就听到了凌小琳歇斯底里的哭声,佣人都面面相觑,不知到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哭了一个晚上。

凌子墨也没有停留,直接走向了2楼。

凌琳坐在凌小琳的旁边,看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骂了两句又在安慰,终究是自己的女儿,还是不忍心她如此。

转头看着凌子墨的出现,凌琳连忙开口道,“她到底怎么了?”

凌子墨看了一眼凌琳,回头对着凌小琳,“你告诉你妈妈,你到底为什么哭?”

凌小琳知道凌子墨来了,她哭得更凶了。

昨晚上的委屈,全部的委屈,根本就停不下来。

“是不是对我下药然后想要和我上床最后没有得逞,所以在不甘心?”凌子墨冷声,带着讽刺。

“子墨,你乱说什么,小琳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她是你表妹!”凌琳袒护。

“是啊,她是我表妹,却告诉我说,从她懂事之后就一直喜欢我,我也才知道,我一直当成亲妹妹的小琳,居然有着如此龌蹉的思想,我这么脏的人,都嫌她脏!”

“凌子墨!”凌琳听不惯凌子墨的讽刺,“你这么说小琳!”

“我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们一声。”凌子墨表情冷漠无比,“从今以后,我们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了,钱也不会再多给你们一分,一个月2万块,算是看在爷爷的份上对你们的施舍!”

“凌子墨你够了!不就是小琳喜欢你而已,你何必做得这么绝!”

“我就是不够绝,所以才会纵容你们算计我算计到这个地步。”凌子墨面无表情,“姑姑,你还有一点凌氏的股票,每年也会有分红,节约点,你们母女俩的日子并不难过。你们好自为之!”

“凌子墨!”凌琳怒吼,“5年前你为了居小菜把我们撵走,5年后,你是不是又为了那个女人要真的和我们断绝关系!你为了一个居小菜,你真的不怕天打雷劈吗?!”

“该天打雷劈的是你们!”凌子墨一字一句,“想来,我真的应该计较你杀掉了我的第一个孩子,让我走了这么多这么多弯路!”

“凌子墨,我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你好吗?你自己也很清楚你当年到底喜不喜欢居小菜!”

“是啊,是为了我好!”凌子墨讽刺,“为了我和,却从来没让我好过,你这样的好,我担当不起!”

“你,你!”凌琳气得吐血。

凌子墨不再多说。

这次走出这里,再也不会来了。

再也不想见到这对母女。

他的人生就是这么凄惨,没有所谓的亲人,也没有所谓的爱人。

他就只有他自己!

他冷漠的离开。

离开后的房间里。

凌琳一巴掌打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凌小琳本来就难受,此刻哭得更凶了。

“你哭什么哭!还好意思哭!居然会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你知道他是你表哥吗?是你表哥吗?外面那么多男人都满足不了你吗,你要去窥视你亲表哥!”

“我也不想!”凌小琳从床上起来,坐着对着她母亲,“但是我就是喜欢他,这么多年一直喜欢,我就是爱他,你以为我一直单身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我表哥!”

“凌小琳你是疯了吗?!”

“我就是疯了,我就是疯了!”

“你简直气死我!”凌琳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凌小琳一直哭个不同,“反正这辈子,除了我表哥,我谁都不嫁!”

“凌小琳!”凌琳怒吼。

“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凌小琳大声吼道,“表哥如果和我在一起了,你还担心表哥会不管我们吗?你还担心表哥会把自己的钱都给了钱其他女人吗?表哥要是和我在一起了,我们一家人就再也不分开了!”

凌琳突然沉默。

凌小琳继续大叫,“反正这辈子我就是要表哥就是要他,我甚至很想杀了居小菜,杀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凌琳显然比凌小琳冷静,她说,“你确定非你表哥不可?!”

“我确定!”

“那好!”

“你要帮我吗?”凌小琳激动,没想到她母亲会突然如此。

“我就你唯一一个女儿!”凌琳说。

更重要的是,凌小琳傻是傻,到真的说得很正确。

与其便宜了居小菜便宜了任何其他女人,倒不如留给自己女儿。

这样至少凌家的一切,就都是他们自己的,这么大的家业,她见不得给了任何人!

即使之前,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题外话------

今日问题:小猪是不是特别惨?!

是的。

自己选的路,吞血也要走下去!

好啦。

下午二更!

说不定下午封老师就真的出现了,宅不骗人的!

啊哈!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