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封逸尘,你给我站住!/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子还是要循规蹈矩的。

凌子墨还是要过着自己的生活,即使,过得很孤独。

他从别墅离开后,回到了公司,上班。

然后加班。

回去的时候,很晚。

家里很静,居小菜也没有等他。

想来,昨晚上就是想要得一个答案,有了答案之后,她就可以不会再有任何负担的过她自己的日子了,再也不用搭理他了。

他洗了澡,躺在床上休息。

他在想,居小菜会不会提出离婚。

如果真的想要离婚,他是不是该离。

他觉得他的想法很多余。

因为居小菜不会离婚。

毕竟,还有小居。

当年愿意嫁给他最大原因就是因为小居,当然也有一点点想要报复他姑姑和表妹的强势,但终究,还是为了他们之间的这个孩子。

他睡得不太安稳。

然后醒了过来。

一大早,他起床。

他很自觉,知道这几天,这段时间他应该尽量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不要让她看到自己,免得添堵。

他打开房门,打开房门那一刻,却看到居小菜也从房间出来,大概凌小居还在睡觉,所以动作很轻。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

他咧嘴一笑,“早。”

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起身直接往大门口走去。

居小菜还能正眼看他,也不容易。

他离开家门。

坐在小车上去夏氏。

今天上午10点,约好了夏绵绵去封尚和封铭严谈股份转让及融资的事情,有些东西需要提前再沟通一下。

他去的时候还挺早的,就在夏绵绵的办公室等了一会儿。

夏绵绵这个翘脚老板让人嫉妒。

何源在他来了之后不久就到了,陪着他在夏绵绵的办公室,两个人谈了谈收购的事情,而后等了将近1个小时,夏绵绵才慢悠悠的出现在了办公室,半点歉意都没有,笑了笑,“都挺早啊。”

凌子墨翻白眼。

夏绵绵坐在办公椅上,还漫不经心的喝着自己带来的豆浆,一边喝一边说,“你们应该都吃过早饭了啊!”

他没吃。

但他不想搭理她。

这货比他还要没心没肺。

她慢悠悠的喝完豆浆擦了擦嘴角,说,“你们商量的结果是什么?”

“所以你故意来得这么晚,就是来等结果的?”凌子墨无语。

“你怎么突然变聪明了?!”夏绵绵真诚的赞许。

凌子墨更加无语了,他直接,“说主题。这是我和何源经过之前的核对然后刚刚在做了一个分析之后,得出来的价格,按照现在市面的股值,我们多给封铭严0。03的百分点,太多我们不划算,太少这只老狐狸应该也不会同意,而且我总觉得,对方可能也会给这个价格,当然只是初期价格,根据市场变化我们也会走转,今天的目的主要就是让封铭严知道,我们对封尚的一个收购计划,在他变卖的时候,能够有货比三家的行为。”

“那就你们说了算。”夏绵绵点头。

“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草率了夏绵绵!”

“毕竟我是病人,作为病人我还能够坚持在岗位上,我都佩服我自己,回头你们发个勋章给我。”

“你想得美。”凌子墨说,“要发也发给何源!他为了得出这些结论,加了一个通宵的班,你不觉得你心里过意不去吗?!”

“他的年薪说出来吓死你!”夏绵绵很夸张。

“多少能吓死我!”凌子墨不以为然。

“你要是能够出价更高,我可以选择跳槽。”当事人发话。

“真的?!”

“你做梦吧!”夏绵绵发飙,“死了这条心,何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再说了,你以前说了会做牛做马报答我的,看来都是我多想了……”

还能演戏。

凌子墨真看不出来夏绵绵这妞会患心理疾病。

“一失足成千古恨!”何源感叹。

分明是在商谈一件特别重要牵扯资金特别庞大的商业项目,几个人就是可以把说成买白菜那么轻松。

他们神侃了一会儿,走出夏氏。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的穿着,“我说凌子墨,你不会是因为纵欲过度肾虚吧,你这也传太多了,今天怎么也有25、6度,你确定你要围围巾?”

凌子墨摸了摸自己的围巾,“你不打击我要死啊!”

“你不觉得你很奇怪?”

“我就是怕冷不可以?!”凌子墨不爽。

夏绵绵无语。

三个人坐在一个轿车上,一起走向了封尚集团。

一位提前预约,去的时候很顺畅。

他们走进电梯,等待代替到达指定楼层。

电梯打开。

夏绵绵和凌子墨以及何源一起走出去。

刚走出去。

夏绵绵眼眸微转,似乎看到一个身影走进了旁边的电梯,她回头,回头看着电梯已经关了过来,然后往下。

她顿了一下。

“怎么了?”凌子墨问。

“没什么。”夏绵绵看着电梯回神。

就是有种熟悉的感觉。

“那走吧。”凌子墨说,“别一天神叨叨的。”

夏绵绵白了一眼凌子墨,随着他们一起走进了封铭严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除了封铭严之外,还有封逸睿在。

封逸睿一直在帮封铭严经营公司,俨然太过膨胀,投资节节失利,现在内部矛盾也大,负面新闻扑面而来,封尚最后落到这个地步,不知道封爷爷这么多年的呕心沥血,会不会真的从棺材里面爬出来。

她主动,“二叔。”

“绵绵还会叫我二叔,真是不敢当。”封铭严讽刺。

夏绵绵自若,“本来是二叔就是二叔啊,都是一家人。”

“太抬举我了,现在你是夏氏集团的董事长,现在是驿城的佼佼者,我等哪敢攀附。”

“二叔谦虚了,封尚集团一直都是驿城的标杆集团,不过就是这两年的大环境原因导致有些下滑,二叔千万不能否定了自己。”

封铭严冷哼,似乎不想再和夏绵绵周旋,直白道,“你今天带着凌氏集团来找我,有何贵干?”

“二叔应该也知道,我们主要是想要融资。”

“我可不觉得你有如此好心。”

“二叔也不要诽谤了我,我是千真万确的想要让封尚发展得更好。虽然逸尘这些年突然消失,但我毕竟还是封家的人,断然不想看到封尚出现什么危机。”夏绵绵说得好听。

封铭严听着自然讽刺,想来就是来嘲笑他的经营不善。

当年拼命的想要得到封尚集团,到头来,结果居然就是这么一个惨状。

他真是悔不当初。

就不明白为什么,他没能把公司发展上去,还处处碰壁,遭人嘲笑。

“你愿意不条件给我融资?”封铭严冷笑。

“二叔说笑了,虽说是一家人,但在商言商,还是不要破坏了规矩才好。”

“虚伪!”封逸睿插嘴。

夏绵绵倒是无所谓,她说,“我听说有人秘密在收购封尚的股份,已经得到了百分之十三。”

“你倒是消息灵通。”

“如果二叔丢掉了自己的股份,那么封尚就会转交给了他人,我想二叔也会觉得对不起封爷爷,甚至封家的列祖列宗。”

“你犯不着给我来这么多大道理。”封铭严直白,“你想说什么你直接点!”

“封尚的股份,我和凌氏很有兴趣,你应该也很清楚,我们两家公司的资金雄厚,对封尚融资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二叔愿意,我们可以谈谈价格。”

“你以为我会给你!”

“二叔先不用急着拒绝我。”夏绵绵让何源地上方案,“这是我们给封尚提供的便利,我们以高于市场价百分之0。03的价格进行购买你手上大于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一次性到帐。你手上可以继续留下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你依然是封尚的大股东之一,依然可以参与分红和公司的决策。”

“是吗?”封铭严显然并不感兴趣。

“二叔,现在封尚集团面临的危机,我想二叔应该也很清楚,如果不融资基本上是无力回天的,与其给了别人,倒不如给我们自己人,不管如何,我生了封逸尘的儿子,封子倾还是封家的人,没给了外人不是?!”尽管说出来,夏绵绵自己都心虚。

但就是能让别人觉得理直气壮。

“二叔,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现在犹豫越久,封尚的股份下跌越厉害,到后来就会越不值钱,而且真的到了无力挽救的时候,你可能连卖股份都没有人敢接手了,还希望二叔你不要太过执着,一切以大局为重,也不要辜负了封爷爷对你的期望!”

“我还不需要你来提醒。”

“当然,二叔自然不需要我们晚辈的多说什么,我也不过是把我自己的观点说出来。”夏绵绵淡笑,“那二叔如果想明白了可以随时联系我,价格方面我们还可以谈,还希望二叔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不要真的把封尚交给了其他人,二叔也不好对外交待……”

封铭严看了她一眼,没有搭理。

夏绵绵也知道,以封铭严的性格,肯定不可能就这么答应了她。

她起身,“我也不打扰二叔了,我就先走了。二叔可以再看看我们提供的方案,除了对股份的一个收购外,还有对封尚以后发展的构想,如果二叔感兴趣,我们可以细谈。”

“慢走不送。”

夏绵绵淡笑,和凌子墨他们一起离开。

走出封铭严的办公室。

凌子墨忍不住嘲讽,“都这样了还摆架子。”

“死鸭子嘴硬啊!”夏绵绵笑了笑。

凌子墨附和的笑了笑。

三个人一起走进电梯。

刚踏进去。

“夏绵绵!”身后,有人叫她。

她回头,看着封逸睿。

这个人找她,倒是奇怪。

这几年大家也不是没有交集,但基本上都是,不太友好。

封逸睿走过去,“单独和你说几句,方便吗?”

夏绵绵蹙眉。

凌子墨回绝,“不行!”

“行。”夏绵绵不给面子。

凌子墨吹胡子瞪眼睛。

“行啦,逸睿找我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们等我一下。”夏绵绵直接走出了电梯,跟着封逸睿走进了封逸睿的办公室。

其实……这里曾经是封逸尘的办公室。

她还能记得,她在他酒柜上,喝了他昂贵的红酒。

而他没有生气。

现在想来,就是没有生气。

就是为她准备的。

“怎么,想起了谁?”封逸睿嘲讽。

夏绵绵表现无所谓,“逸睿找我有何贵干?”

“我手上有百分之六的股份,你要吗?”封逸睿直截了当。

“你要给我?”夏绵绵惊奇。

不觉得封逸睿是这般好打发的人。

“我可以给你!”封逸睿说,看上去不是在开玩笑。

“好,我回去让我的律师写一份股份转让书。”不管他有没有阴谋,她都接手。

“我有一个条件!”封逸睿看着她。

“你说。钱都可以商量。”

“夏绵绵你嫁给我!”封逸睿一字一句。

夏绵绵看着他,就这么看着他。

“我哥消失这么多年了,你拿着你们的结婚证随时可以离婚。”封逸睿说,“而后我们可以结婚,封家早晚是我的,这样你不花一分钱就可以得到了,何乐而不为?”

“你哪里来的自信,有那个资格娶我?”夏绵绵好笑。

好笑的看着封逸睿。

封逸睿被夏绵绵讽刺得脸色一变。

“你爸想的?”夏绵绵说,“让你娶我,然后利用我的财力帮你们封尚挽救市场,然后我能有什么好处,不仅让我拿钱出来,还让我把自己给你,你觉得,这样的买卖,就这么好做吗?!”

“夏绵绵!你不过一个二手货而已,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我就算是二手货你也配不上我!”夏绵绵冷笑,“回头告诉你爸,你想要娶我,门都没有!甚至于,你连给我提鞋都不够,别耍小聪明,到时候封尚没了,被人唾弃的是你们!好自为之。”

丢下一句话,夏绵绵也难得罗嗦了。

她连讽刺都不想了。

封铭严两父子还真的一位被人都是傻的,任由他们如此利用。

她拉开房门。

房门猛地一下,从她身后狠狠地关上!

夏绵绵蹙眉。

封逸睿说,“夏绵绵,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

夏绵绵笑,还真的没有被他半点威胁道。

“你说,要是让媒体知道,你勾引自己的叔子,会怎样?!”封逸睿威胁。

会怎样?!

不会怎样。

她眼眸一紧,感觉到封逸睿的手靠近了她的腰,意图不轨。

她身体突然一个灵巧的转身,转身那一刻,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封逸睿的命根子上,毫不留情,一击即中。

封逸睿怔了一下。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一秒。

“啊!”

一声尖叫,整个人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痛得脸色都变了。

“夏绵绵,你,你……”

“封逸睿。”夏绵绵好心蹲下来,“下次,就不是这样了。”

她威胁完,打开房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凌子墨和何源在外面等她,看着她出来连忙上前,“他找你做什么?”

“没什么好事儿,走吧。”她不想说。

觉得说出来都是耻辱。

封家人都是一群不坏好心的人,还总是把别人当傻瓜对待。

遭遇这样的下场,也真是活该。

封爷爷大概也能预料现在的结果。

“那走吧。”凌子墨看夏绵绵也没受伤,也就没多问。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夏绵绵不是一个会让人吃亏的人!

他们一起离开。

离开封尚集团。

三个人坐在轿车上。

夏绵绵说,“封铭严这只老狐狸现在还想走弯道,而且我们能收购的胜率不大,他应该不会给了我们。”

“不给就算了,一个封尚而已,哥哥也不是非要不可,不过就是觉得当年被逸尘发展得这么好,现在落得如此地步,可惜了而已……”凌子墨说。

说完,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淡笑。

她何尝不是。

她眼眸看着窗外,看着窗外发呆。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龙一的来电,“龙一。”

凌子墨是真不待见龙一,整个人明显一脸嫌弃。

“我查到你们要查的那个人了!”龙一说。

“这么快?!”夏绵绵激动。

她一激动,凌子墨和何源也都看了过来。

“查不到具体身份,但这几天出动了整个驿城的关系网络,才让我好不容易留意到他可能的行踪,然后在今天下午,也就是你们刚去封尚集团的之前,那个人也去了,总是比你们早一步,我总觉得,他真的在故意玩你们,玩得你们团团转!”

所以她去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影,就真的是幕后黑手了!

就这么让她擦肩而过了。

“他现在在哪里?”

“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没敢跟得太紧,就知道他下榻在格里斯大酒店,然后我找人查了格里斯酒店的所有住房记录,锁定了房门号为8888的总统套房,他现在应该在里面,你要去亲自拜访吗?”

“我问问他们。”夏绵绵说,对着凌子墨和何源,“龙一说查到幕后黑手的下落了,我们要不要直接去拜访?”

“必须去,马上去!现在就去!”凌子墨异常激动。

夏绵绵无语。

她对着龙一笑道,“我们去。”

“嗯,那我让人在那边帮你观察到,免得错过了。”

“谢谢你龙一。”

“绵绵。”龙一突然叫她,总觉得画风都变了,他说,“这个人……”

“嗯?”夏绵绵诧异。

“你去见了再说吧,可能是我多疑。”

“什么意思?”

“见了再说,我现在有点事情忙。”

“好吧。”夏绵绵点头。

她挂断电话。

就看到凌子墨一副兴奋到都要跳起来的样子,“你是一天闲得慌吗?”

“难得有人能让我如此澎湃。”

“居小菜不可以?”

凌子墨眼眸黯淡,随即下一秒,“能不能不要转移话题!”

夏绵绵带着绅士。

“地点到底在哪里?!”凌子墨兴奋道。

夏绵绵回眸,对着司机说到,“格里斯。”

司机恭敬的答应了。

车上一路都是凌子墨激动得要死的样子,她真怕到时候一场空,这货会郁闷到跳楼。

总觉得,这个人真的不会是自己想得那么好见!

车子很快听到了目的地。

夏绵绵一行下车,在门口碰到龙一安排的人,给她简单汇报了一下情况,她微点头,走进去,走向电梯。

电梯一路往上。

打开。

夏绵绵踏出脚步。

那一刻身体一转。

又要这么擦肩而过吗?!

她猛地去按下电梯。

然而晚了一步。

“又怎么了?!”

“走了!”夏绵绵说。

“谁!”

“那个人!”

“你是说刚刚进电梯的那个?!”凌子墨不相信。

就是一个晃眼而已,夏绵绵怎么可能肯定。

夏绵绵已经不多说了,她猛地按着电梯,看着电梯一直在往下往下。

离开的电梯终于到了她们的楼层。

她钻进去,非常疯狂的按着LG。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的模样。

这妞是比他还激动吗?!

到达LG,夏绵绵甚至是冲出去的。

那个速度。

我的滴个去。

这妞是百米冲刺冠军吗?!

他和何源明显只是愣了一秒,那妞就已经抛出了他们好远的距离!

夏绵绵跑出酒店大厅,左右环视,就是凭直觉的往右转,往右转,然后看到了一个人影站在街边,一辆黑色轿车停靠在他的面前。

所以又会见不到了是吗?!

不远的距离,打她就是飞都飞不过去。

她眼眶一红,“封逸尘,你给我站住!”

那一刻甚至是脱口而出!

------题外话------

昨日奖励:翱翔蓝天bb、爱梦梦、QQ3a8099cea50e63、菡萏julia、可儿麻麻

都写到这个地步了,你们不给我月票,你们好意思吗?!

作者君已经哭晕在厕所了!

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