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从5岁至今,死也不会再放手/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逸尘,你给我站住!”夏绵绵站在他的身后,红着眼眶叫他。

她直直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

看着他站在黑色轿车前。

黑色轿车门打开着。

他随时可以,跨步上去。

而她,就算站在离他不远的距离,但她就是飞也飞不过去。

她眼睁睁的看着他,眼眶红透。

那个被她叫唤着的男人,那一刻就这么停了下来。

黑色轿车依然在他脚边,而他却没有上去。

她咬牙。

咬紧牙关,一步一步走过去,一步一步往他身后走去。

她很紧张,她真的很怕下一秒他就突然钻进了小车里,也怕她稍微有点不同寻常的动静,他也会走。

她一直听着自己如雷般的心跳声,一声一声,撞击着她的神经。

她此刻甚至小心翼翼到,大气都不敢出。

她的脚步终于到了他的身后。

她伸手,伸手就触手可及。

那一刻,她也确实伸手了。

她的手指拉着他的衣角。

她感觉到他身体的一丝僵硬,一丝而已。

“你转过来。”她说,声音很小。

很小,就是怕他离开。

那一刻她的内心很慌张,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怕,会怎么怕一切仅仅都只是她的幻觉,她臆想出来的幻觉。

她看着他转身了。

转身,面对着她。

他真的很高。

她穿着高跟鞋,也不过到他嘴的位置,而她看不到他的嘴,她看到了他的口罩。

黑色口罩。

她还看到了他的头发,长到都已经遮住了他眼睛。

但是就是那么熟悉的一双眼眸,让她整个人都在压抑的颤抖。

封逸尘。

封逸尘,不要不要告诉我,一切都是幻觉。

都是幻觉好吗?!

她受够了,这些年真的受够了。

她抬头。

抬头,抚摸上他的脸颊。

她感觉到他身体似乎更加僵硬了,她还能感觉到他的脸色的紧绷,即使,就看到一双眼睛。

她咬唇。

咬唇,取下他的口罩。

他眼眸似乎是动了一下,但却没有阻止她的举动。

就是这么看着她。

然后。

她取了下来。

取下来那一刻,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她身体甚至是不自主的抖动了一下,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他的眼神依然如此,不太有情绪,也不太有太多波澜。

两个人的对视。

他没有说话。

她开口了,“对不起,我认错了人。”

他点头。

下颚微点,并没有任何异动。

然后没从她手上拿过他的口罩,转身走进了停靠在他面前的后座位。

车门关过来,她看到那辆黑色轿车,扬长而去。

扬长而去……

“绵绵。”

不知道多久,身后传来了凌子墨的声音。

她眼眸垂下,那一刻眼泪就像疯了一般的疯了一般的往下掉,往下掉了一地。

“绵绵。”凌子墨看夏绵绵没有搭理她,又看到她压抑的身体在不停的发抖,大步上前。

一上前,就看到夏绵绵在哭,哭得……很疯狂。

眼泪没完没了的,布满了她的脸颊。

这种哭泣他见过,在展然死的时候,就是这样,哭得好像要断气了一般。

他有些无措,还有些慌乱,“你怎么了?”

何源也觉得不对劲儿,上前走上去。

两个大男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夏绵绵在哭,哭得根本就停不下来,又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刚刚那个人,刚刚那个人……

从背影看上去真的和封逸尘很像,难怪夏绵绵会如此的激动,会如此的激动跑了出去,用他们根本追不上的速度,要知道这妞脚上还是一双恨天高。

而当他们追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夏绵绵一步一步在靠近那个陌生的男人,那个从身影上看,就真的和封逸尘如出一辙。

那一刻他差点没有尖叫。

但在夏绵绵取下对方口罩的时候,他整个人一下就僵住了。

不是封逸尘。

没有封逸尘那自带美颜的倾国容颜。

甚至,甚至……根本就不是一张完整的脸。

眼睛以下的部位,完全完全全就是,被毁得不堪入目的画面。

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也被震惊和惊吓。

所以夏绵绵是被吓到了吗?!

是被吓到了吗?!

要不要这么矫情。

他看着夏绵绵,看着她哭得真的分分钟要断气的样子,“嘿,你能不哭了吗?在别人眼中还以为我和何源欺负了你这么一个弱女子!”

夏绵绵却还是没有听进去。

凌子墨真是无语透了。

他叫司机来接他们。

轿车很快听到了他们的脚下,凌子墨把夏绵绵塞进小车内,看上去很粗鲁的举动,实际上也有些小心翼翼的,他看着她默默哭泣的脸颊,无奈的叹了口气。

何源那一刻也不知所措,整个小车内,显得尤其的安静。

凌子墨把夏绵绵回到了龙门。

然后看着夏绵绵还在哭。

他就不明白,为什么女人的眼泪可以这么多,可以这么这么多!

他把她送走之后,忍不住还说了句,“你别把自己哭死了。”

夏绵绵没搭理他。

凌子墨反而不爽了。

这妞就喜欢怼他,他特么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被她打击,这一刻如此安静的夏绵绵倒是让他心慌无比。

这妞是不是撞邪了,他是不是应该给他找一个所谓的什么大师驱驱邪。

他和何源离开龙门。

“你说夏绵绵到底怎么了?”凌子墨诧异无比。

何源摇头。

但不得不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夏绵绵如此,从来不知道,她也可以脆弱到如此地步!

龙门内。

夏绵绵房间里。

她躺在床上,躺在床上,眼泪顺着眼角一直不停。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哭过了,这么多年就差点忘了,哭是什么感觉,今天却完全不受控制。

她想象着刚刚自己见到的,见到的。

她心口很痛。

痛到无法呼吸。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下一秒,龙一推门而入。

夏绵绵此刻已经恢复了她的理智。

她眼眸水汪汪的看着龙一,看着龙一不说话不笑的时候,真的很严肃的一张脸。

她说,“我见到封逸尘了。”

“是他吗?”龙一问。

龙一问,没有任何情绪。

刚刚他的欲言又止,其实就是在说,那个人的身影和封逸尘极其相似是吗?!

却怕她希望太大,失望越大。

“我一直以为我这几天出现的是幻觉,我一直以为,一直坚信的以为封逸尘死了,然而我这几天看到的人,是真实的是吗?是真实的是吗?”夏绵绵问他,“你也看到了对不对?”

“对,我看到了。”龙一点头。

从手下拿出照片的那一刻,他也怔了很久。

虽然就只是一个身形,但是封逸尘独特的气质太过明显了,明显到觉得不可能是自欺欺人。

“那你告诉我,你当年找回来的尸体,到底是谁?”夏绵绵问他。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对他根深蒂固的信任,就一直认定了那盒骨灰,就是封逸尘的。

“为了怕你做什么极端的事情,我随便找的一个死人进行了火花然后抱回来的。”龙一说,“你那个时候身体并不好,还怀孕了,我不想你再回到金三角的地方,以你的固执,你真的会生要见人死要见鬼。”

对。

她会。

她真的会。

但她也不希望他这样来瞒着她,也不想。

“对不起小九。”龙一道歉。

可是,她又能怪他什么。

在那样的情况下,封逸尘怎么可能活下来的,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她不也没有怀疑吗?!

她不也相信,他不可能还活着吗?!

现在5年了。

5年了。

他出现了。

用这种奇特的出场方式,让她一步一步进入他的圈套,一步一步发现他的存在。

到这一刻什么都能解释了。

为什么何源一直怀疑是内部人所为,为什么封逸尘在收购封尚的时候,会这么的轻而易举,她记得封逸尘曾经说过,说他想要把封尚拿过来很简单,现在看来,确实不难。

至少她们完全是束手无策,完全是坐以待毙。

她擦了擦眼泪。

龙一看着她,问道,“你真的见到了封逸尘吗?”

其实,也会怀疑,封逸尘在那样的环境下可以真的活过来。

他不太相信。

而且活过来了,为什么5年了没有回来,现在才回来不是很奇怪吗?!

“嗯。”夏绵绵坚定的点头。

龙一更加奇怪了。

见到了,为什么夏绵绵还会回到这里,以他对夏绵绵的了解,她不可能还会放任封逸尘的离开,在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之后,在这么多年为他念念不忘守身如玉之后,她不可能会退缩。

“为什么你跟着他走?”龙一问了出来。

问出来那一刻,心口还是会痛。

还是会默默的疼痛。

她说,“封逸尘毁容了。”

龙一看着她。

“除了眼睛,面目全非。”夏绵绵说。

龙一喉咙微动。

也对。

那样的情况下,能够保命实在不易,身上不可能不会有伤。

所以封逸尘那张被世人标榜的盛世美颜,没有了是吗?!

“你嫌弃?”龙一勉强让自己笑了一下。

会嫌弃吗?!

会不会嫌弃。

他也觉得自己的小心思有些可笑。

夏绵绵怎么可能嫌弃。

“不。”夏绵绵说,“但那一刻我承认我震惊了,我甚至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我就这么看着他从我的眼皮子下走了,然后那一刻我很难受,我控制不住自己,一直在哭,哭得很心痛。”

龙一点头。

他知道夏绵绵的难过。

“而我现在很后悔,我为什么要说,我认错了人。”夏绵绵说,“他应该很心寒。”

龙一看着她。

“我只是有些无措,我只是在见到他如此面目全非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我甚至很怕他会退缩,他会说,对不起你,你认错了人。”夏绵绵抱着自己的身体,“而我这一刻,却从来没有这么庆幸,庆幸过,他还活着,就算这样,就算毁容,甚至他全身不遂我也会感谢老天的仁慈!”

“嗯。”龙一点头。

默默的点头。

他可以理解小九的感受,可以很理解。

就是心口在一点一点,下沉而已,下沉而已,他可以不用去管。

“帮我查一下封逸尘的所有信息。现在的所有信息,他在酒店的登记名字叫什么,他什么时候回到驿城的,他身边都有些什么人,我想知道他的所有。”夏绵绵看着龙一,有些激动。

“好。”龙一一口答应。

只要她开心,什么都好。

夏绵绵那一刻终究平静了下来,平静下来就能够感觉到龙一的隐忍。

龙一的,努力隐忍。

她说,“龙一,真的很抱歉。”

“傻瓜。”龙一摸着她的头,“退一万步讲,你还是我的妹妹,我最宠爱的妹妹。”

她点头。

点头。

她没办法回应龙一的感情,但她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她甚至在救他和救封逸尘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的救他,但这不是爱,这些都无法转变成爱情。

龙一其实都懂。

他说,“你好好休息一下。拿到相关资料之后,我会第一时间给你。”

“嗯。”

龙一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她又躺在了大床上。

她追了封逸尘一辈子,从5岁到9岁到20岁到如今……

如今。

她再也不会放手,死都不会。

她让自己平静了一天。

准确说,是让自己在如此多复杂的情绪中平静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

她起床。

在房间里面折腾。

折腾了至少2个小时。

柜子里面的衣服被她试穿了一个遍,然后才以自己觉得最好的状态,走出了家门。

她自己开车离开了龙门。

不再想任何人陪着,不想。

她把车子停靠在了格里斯的大门,踩着高跟鞋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大厅。

她走进电梯。

她承认,她心跳很快,她整个人很紧张,她应该怎么开口告诉她,封逸尘你别伪装了,你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

然而。

换成灰之后,她却没有认出来。

她现在觉得自己真蠢,蠢到曾几何,抱着那盒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骨灰哭得撕心裂肺,抓着那些骨灰扔进大海的时候,甚至很想,跟着他一起……

她抬头挺胸,走出电梯。

她走向8888的房号门口。

龙一说,他没有走。

他依然下榻在这里。

封逸尘不会走了是吗?!

至少,现在不会走了。

她鼓起勇气,准备按下门铃的那一刻。

房门突然打开。

突然打开。

她就这么木讷的看着他一脸的平静,看着他穿着休闲的外套,依然带着他黑色的口罩,头发依然很长,自然倾斜,甚至有些挡住他完美的琥珀色眼眸。

她看着他。

扬起的笑容,却在他的冷漠下,没有真的绽放。

她就看到他非常自若的从房间里面出来,然后关上了酒店大门。

他从她身边走过,很淡定的走了过去。

她看着他的背影。

下一秒,完全是没法停顿的,跟了上去,跟着他走进了电梯。

他手指伸出,按下电梯。

她看着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大手。

看着那双熟悉的大手,她的小手有些颤动,颤动着很想,很想靠过去。

但终究。

她忍住了。

她就这么感受着他淡淡的气息,在她身边不停的萦绕。

她眼眸看着电梯一路往下的数字。

最后到了LG。

他大步出去。

夏绵绵小跑步跟上。

他走出大厅,右转。

那辆轿车又在街边等他,他直接上去了。

夏绵绵连忙跑回去,开着自己的轿车,有些焦急甚至是有些疯狂的踩下油门。

下一刻,就看到了那辆轿车,在她前方,开得不快不慢。

甚至有种错觉,觉得他好像故意在等她。

是在等她吗?!

她喉咙微动,心口在澎湃。

前面的轿车在街道上不快不慢,似乎没有什么目的地,就在大街上闲逛。

而她就一直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一直跟在他的身后,陪着他到处闲逛。

也不知道多久。

车子停靠在了一间高档的餐厅前。

他下了车。

夏绵绵也把车子停下,跟着下了车。

他一个人走进了餐厅里,在服务员的热情下,坐在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

夏绵绵连忙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坐下,看着他默默在点餐。

这一刻夏绵绵才发现自己也饿了,早饭没吃,就这么耗了一个中午。

“小姐你要吃什么?”服务员已经提醒了她两次。

而她的眼眸就这么一直看着她面前桌的封逸尘,看着他点完餐,才转头对着服务员说道,“和他一样的。”

“好。”服务员连忙开口。

笑得还很意味深长。

大概以为,她在追他。

不是以为。

这是事实。

反正她从5岁开始就想做他的通房丫头了,现在更不可能还会有矜持。

她默默的看着前面的他。

看着他很安静的,一直沉默。

一直一个人的沉默着,也没看手机,眼眸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窗外,看着繁华的驿城,车来车往。

“我紧张死了。”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夏绵绵蹙眉。

此刻她真想包下这里,不想任何人来打扰到她,还有他。

“不就是相亲嘛,有什么好紧张的,放松。”另外一个女人安抚。

“我妈也没给我看照片,我捉摸着可能会是中年大叔,就是你知道那种暴发户,可能还会安上金牙什么的,想想都恶心。”女人说,“保佑我千万千万不要见到这种男人,我怕我会有相亲阴影。”

“你想太多了。”另一个女人继续安稳,然后音调明显有些变化的说道,“你看你看对面那桌那男人。”

“怎么了?”

“是不是超级帅。”女人花痴。

“这么看是啊,但是看不到他的脸啊,他都戴口罩。”

“可能是明星。”女人说,“怕被人认出来,凭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一定是超级大帅哥,而且这气质这身材,简直是绝了!话说是哪个大明星呢,我一定会粉他一定会!”

“你这么一说,还也觉得他好帅。”女人感叹,“要是我相亲对象有他一般就好了……”

两个女人八卦。

夏绵绵其实很不爽。

她不爽她的男人被人误会。

正时。

他和她的午餐到了。

面前是一份精致的牛排,旁边还有甜点,甚至还有一杯红酒。

她看着他,那一刻带着质疑。

他不喝酒的。

他酒精过敏,一喝就晕倒。

她心口波动。

不,一定是他,一定是,她对他太了解了,不可能不是。

她不相信不是。

她看着他取下了口罩。

“哇,好丑!”旁边桌的女人似乎也一直在打量他,那一刻忍不住惊呼。

声音还不小。

不知道她能够听到,他也能够听到。

但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面前的牛排,吃得很优雅。

旁边桌的女人又说道,“你还说你有经验,打脸了吧,害我还一直很期待,结果……果然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完全是在荼毒我的眼睛。”

夏绵绵抿唇。

她按下服务铃。

服务员恭敬了上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你头低下来一点。”

“好的。”服务员恭敬道,身体靠得很近。

夏绵绵在他耳边说。

那一刻似乎感觉到有一道视线过来,转瞬即逝。

“旁边的两个美女,你帮我送一份惊喜给她们。你去开一瓶香槟,然后往她们身上开,有多疯狂就多疯狂,这是她们的朋友送给其中一个美女的生日惊喜,香槟钱挂我头上,这是小费,做好一点。”夏绵绵拿出几张大钞。

服务员明了的点头。

然后离开。

夏绵绵转眸看了一眼那两个还在兴致高昂的议论,显得很淡定。

不一会儿。

服务员靠近。

夏绵绵那一刻甚至还挪动了一下位置,怕殃及鱼池。

“砰!”一道开香槟的声音,在安静的餐厅响起。

下一秒。

“啊,啊,啊……”两个女人尖叫的声音。

尖叫的声音,此起彼伏。

“你做什么,你做什么,你疯了吗?”两个女人身上全部都染上了香槟,看上去狼狈无比。

“这是你一个朋友的给你的生日惊喜。”服务员还一脸笑意,“生日快乐!”

“快乐你个妹……”女人差点没有从餐桌旁边跳起来。

这时候,刚好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来,30岁左右,看上去事业有成,温文尔雅。

他看了看,直接走向了夏绵绵,“请问你是……”

“我不是。”夏绵绵回答,“那边。”

她指了指旁边桌。

一看就知道是来相亲的。

男人转头,明显眼神有些嫌弃。

那个相亲女似乎也发现了这个男人,女人天生敏感,就知道对方是相亲对象了,真是没想到,居然还不错,是很不错,但那一刻自己的狼狈不堪,而且前一秒还在爆粗口。

她说,“你好,我是……”

“我想,可能有点误会。”男人说,“我只是路过而已。”

然后就走了。

就走了。

所以这是没看上她,没看上!

不,她好不容易看到个对眼的,她狠狠地看着面前还带着微笑的服务员。

“你傻逼啊你……”相亲女继续爆粗口。

服务员被骂得无措。

他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不需要费什么口舌,此刻大堂经理已经走了过来,“不好意小姐,我们今天不营业了,还请你离开。”

相亲女看着大堂经理,“你不营业了,你搞笑的吧,我都点餐了你说你不营业了!对了,我要要投诉你们服务员,你们服务员破坏了我的相亲!”

“您点的餐的费用我们会三倍赔偿给你,至于您的投诉我会处理,现在还请两位离开。”

女人不悦,但也不至于真的在这里撒气。

她愤怒的拿着包离开,离开的那一刻,“这两个人怎么不走?!”

“因为他们包场了!”

“卧槽!”女人怒气。

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夏绵绵嘴角一笑。

就是恶作剧成功的笑容。

她不是包场了。

而是这里的餐厅是凌小猪的,她就发了个短信给他,让他帮她清清场子,然后就清场了。

大堂经理送走了客人,恭敬的走向夏绵绵,“打扰到您的雅兴很抱歉。”

“没关系,不用特别照顾我,你们去忙吧。”

“是的,夏小姐。”

就这么恢复了安静。

她低头也开始动用自己面前的午餐。

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吃着。

她神奇的发现,面前的午餐都是她的最爱,甚至连这杯红酒都是。

而对面桌的他,连碰都没有碰过这杯酒。

那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就这么一直萦绕着她,心里一直美滋滋的。

吃了午餐。

餐钱都算在凌子墨的头上,而他也没有拒绝。

他们离开了餐厅。

夏绵绵在想,他应该要回去了吧。

他应该不至于这么闲吧。

她是不是应该跟着他走进他的酒店,走进他的总统套房。

然而她多想了。

吃过午餐离开餐厅之后,他就徒步走在了驿城的街道上,这里是商业区,很多大商场,他走进了其中奢华的一间。

她就一直在后面,像个小尾巴一样的跟着。

跟着他逛街。

看着他在男装区逛着,他走进一些顶级男装店,也买了很多衣服,夏绵绵就一直看着他,但他不试穿,选好就打包,选好了就打包。

她跟了一路。

跟到了内衣区,然后看着他在给自己挑选内裤。

她眼睛都不带眨的。

服务小姐过来,“小姐,是要为你男朋友挑选吗?”

夏绵绵回神,“不是,是老公。”

“你老公喜欢什么类型的,穿什么号的?”

夏绵绵一边看着封逸尘,看着他随便的拿了两盒就去买单准备走,她赶紧也随手抓了一条,就直接走向了柜台买单。

买单的时候才发现,这条也太太色情了点。

收银小姐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她也难得管了,付了钱就跟着他走了出去。

又是满商场的闲逛,逛了一个下午,他走出商场,去街边等车。

黑色轿车停靠在他的脚边。

夏绵绵又是风风火火的开着自己的车跟着追了上去。

追了一路,到了酒店。

她就非常非常自觉的,跟着他走进了电梯。

然后小心口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然后她似乎感觉,他好像也这么僵硬着,然后很安静。

电梯到达。

夏绵绵跟着他的脚步走向了酒店门口。

刚走过去。

房门猛地一下关了过来。

夏绵绵看着面前的大门,就这么吃了一个闭门羹!

她咬牙。

需要这样吗?!

需要这样吗?!

她按下门铃。

按下门铃。

里面是过了好一会儿才打开。

打开,依然戴着口罩。

这个男人是在家里也会戴口罩的吗?!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但眼神在问,做什么。

好吧。

她承认那一刻她有些龟毛,龟毛到不敢自己冲上去就上了他。

她把手上的购物袋递给他。

他眼眸一紧。

“给你的。”夏绵绵说。

封逸尘没接。

夏绵绵直接把东西拽在他的手上,手指相碰。

一阵酥麻,全身而过。

她果然很想很想男人了。

------题外话------

今日问题:绵绵会不会留下来,会不会留下来会不会留下?!

昨日奖励:WeiXinc811708ebe、愛佳Y、墨黛倾城、紫竹梦、菡萏julia

还不给月票吗?!

还不给吗?!

宅会哭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