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她家老公还是这么宠她!/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果然想男人了。

她手指间,似乎还残留着刚刚和他相碰时的触感,很微妙的感觉,不得不承认,很美好。

她望着他,望着他戴着口罩的模样。

而他手上拿着她给他的购物袋,缓缓。

他又将房门关了过去。

夏绵绵看着紧闭的房门。

她嘟嘴。

嘟嘴不悦。

但她此刻却真的没有再敲门。

她告诉自己不急。

她得给他多一点时间,多一点时间,用他真实的面貌去面对她。

那一刻就是知道,他其实更怕她的不能接受,再或者,他也会自卑!

所以才会用了5年时间才回来?!

甚至,其实还有更多的原因。

她不知道,很多问题都不知道,比如他怎么活下来的,比如他除了脸部受伤之外,其他地方有没有很不好,比如他这些年一个人怎么过的,比如……有没有想她。

她转身离开了他的大门。

她告诉自己,她会让封逸尘……对,这一刻就是无比肯定的可以知道,他就是封逸尘,就是那个,她以为已经离开了她,离开了这个世界的封逸尘!

她一定会让封逸尘感受到,她到底有多爱他!

而她,其实不太会谈恋爱。

在组织长大,教给他们最多的就是打打杀杀,没有教过他们应该怎么去爱,更别说谈爱。

所以她唯一会的,就是死缠烂打。

所以第二天,她又出现在了他的酒店大门口。

她手上端一碗粥,出现在大门口,按下门铃。

大门打开。

他穿着家居服,却依然戴着口罩。

夏绵绵皱眉。

为什么一定要戴口罩。

那一刻她却没有任性的表露自己的情绪,而是非常献宝的拿出自己的打包盒,“我买的。”

封逸尘看着她。

“一起吃早饭。”她说。

他没有回应。

夏绵绵就自顾自的走进了他的总统套房。

果真是很奢华。

她直接走向饭厅,将还是热腾腾的粥放在桌上,“过来吃。”

那边在门口一直站着,就是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夏绵绵招呼,“过来吃饭!”

声音有些大。

他眼眸微动,顺从的走了过去。

他看着面前的热粥。

他坐在餐桌旁边。

夏绵绵去开放式厨房拿了碗筷,帮他盛好,又帮自己盛了一碗,两个人坐得很近。

封逸尘看着她,看着她已经自顾自的在吃早餐了,嘴角扬着无比好看的笑容。

他沉默了很久,依然没有动筷子。

“你不吃吗?”夏绵绵问。

封逸尘没有回答。

夏绵绵放下碗筷,她站起来,倾身。

封逸尘敛眸。

夏绵绵将他的口罩取了下来。

她说,“吃吧。”

封逸尘微点头,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两个人吃得不快不慢,此刻落地窗的阳光也照耀了进来,夏绵绵那一刻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没有之一。

两个人的早饭,吃得不快。

但终究会吃完。

吃完之后,封逸尘就戴上了口罩,然后直接上了楼。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

这货是在逃避她吗?!

有什么好逃避的。

他都不知道她对他有多渴望了。

他要是敢解开一颗纽扣,她会把自己扒得精光的送到他床上去。

她不爽的想了想,然后跟着跑上了楼。

总统套房就只有一件大大的卧室,旁边是书房。

就是可以肯定,他一定在书房里面。

她钻进去。

封逸尘用着电脑的手,那一刻明显有些僵硬。

随后,很自若的敲打着键盘,那么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的跳跃,就是那么让人心痒难耐。

封逸尘的脸部受伤这么严重,他的手居然一点都没有伤口。

按理,人在遭遇到危险的时候,特别是脸部遭遇危险的时候,会本能的用手去挡住,而他不可能没有?!

对了。

她差点忘了,他当时被捆绑住,手无法挡住自己的脸。

她看得有些出神,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似乎在做事情。

然后好像是做完了,他起身走出书房。

夏绵绵连忙回神。

她真的就像一个尾巴一样,跟在他的身后,跟着他走进他的卧室,而他直接走进了他的衣帽间。

衣帽间的门被拉了过来。

其实她知道这种滑门是没有锁的,而且也知道,他在里面换衣服。

换衣服。

她心口跳动。

她特么的好想看。

身随心动。

她就很自然的走了过去,拉开了滑门。

然后她看到了封逸尘精壮的身体,原来伤口很多。

所以真的不能有任何幻想,幻想他可能也不是受伤那么严重,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比她的还要多,还要多很多,甚至有些显得特别的狰狞。

其实在组织的时候大家也会受伤,封逸尘也会受伤,但他的身体就是奇迹般的,可以复原得很好,他几乎不会留下很多痕迹,但现在,现在这一刻。

伤疤却到处都是,到处都是。

她咬着唇,一步一步靠过去。

他看着她的走近。

明显,眼神中有些异样。

她站在她面前,手指抚摸上他的胸口。

她感觉到了他胸口的僵硬。

她摸着他胸口上的伤疤,很明显的伤痕,甚至硌手。

她想,当初这一道,应该很深很深。

“痛吗?”她问他。

抬头问他。

他依然戴着口罩,她依然只能看着他的眼睛。

如此贴近心脏的位置。

还好,还好他还活着。

他没有回答。

没有回到,就感觉到一道轻如羽毛的吻,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软软的唇瓣,亲吻着,轻轻的,就怕弄疼了他。

他心跳很快。

她感觉到了。

她嘴角一勾,伸手想要去抱住他,然后……

然后,谁的电话铃声响了。

她尴尬了。

尴尬到脸红。

他推开她,拿起随手放在旁边的手机。

“喂。”他开口说话了。

那是他的声音。

那就是她午夜梦回,每每听到的嗓音。

那一刻,甚至是热泪盈眶。

她以为他一直一直不说话,是因为,他被伤到了声带,他以后不能说话了。

还好。

还好,她庆幸他至少还能够和她交流。

他随手拿起旁边的一件白色衬衣,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了出去。

他话不多,似乎就听到对方在说,末了说了一句,“我过来。”

挂断电话之后,就迅速的换上了衣服,直接往外走。

“你去哪里?”她眼疾手快的拉着他的手。

手心间的触感,她承认她又邪恶了。

她紧抓着不放。

他回眸看着她,“出去。”

“出去哪里?”她很激动。

而他没有回答。

她更加激动了,“出去了还会回来吗?”

他缓缓点头。

她分明都要哭了的模样,那一刻瞬间破涕为笑。

笑得很璀璨。

他喉咙明显波动,他说,“可以放开我了吗?”

她不舍,但还是放开了他。

他抬步离开。

她连忙跟上。

跟着走出家门。

他脚步顿了顿,“我会回来。”

夏绵绵看着他,故意笑着说道,“你的意识是让我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

分明说得意味深长。

他转眸,“那你跟上吧。”

她得意的一笑。

她就是一条,怎么甩都甩不掉的小尾巴。

她跟着他走出酒店。

他的轿车依然停靠在街边,她这次非常自觉的,和他坐在了后座,然后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他的旁边,甚至故意坐得很近。

也不知道封逸尘喜不喜欢她的主动,但她就是喜欢靠近他,密不可分更好,深入更好。

她承认她想法很多。

她很不规矩的坐在他的身边,很不规矩。

然后,车窗被按了下来,外面透进来一丝凉风。

“冷。”夏绵绵抱着自己的身体。

车窗就按了上去。

夏绵绵得逞。

最后勾引到你欲火焚身最好。

车子停靠在了封尚集团,夏绵绵看着面前的建筑物,所以封逸尘现在是要和封铭严谈股份变卖的事情?!

她看着他下车,下车后,有两个穿着无比正式的男人恭敬地走向他,在给他汇报着工作,然后拥簇着他走进了夏氏,她孤零零的坐在后座上,总觉得被遗弃了。

她眼眸一直一直眼巴巴的看着他,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一刻。

那个离开的人影似乎突然顿了顿足,回头。

回头,就看到她无比委屈的模样。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然后,他还是走了进去。

讨厌鬼。

夏绵绵不爽。

看着他身影消失。

“小姐,你有什么想听的歌吗?”司机突然开口。

夏绵绵回头看着司机。

“那个,老板交代,帮你放你喜欢听的音乐。”司机说。

说着,扬了扬手机,手机上的聊天记录上,豁然写着,“放歌给她听。”

这货。

还是这么闷骚。

心情瞬间变得很好。

她让司机随便放了个歌,然后开始和司机调侃,“刚刚那位,是你老板?”

“是。”

“他是干什么的?”

司机诧异的看着他。

司机以为,他们的关系非同寻常。

昨天这位小姐追了他老板一天,今天两个人甚至一起从酒店出来,他以为他们已经是,已经是那种关系了。

夏绵绵当然看出了他的疑惑,她说,“你也知道我们才认识了,我真怕他是做不正经生意了,万一贩毒啊,卖淫嫖娼啊什么的……”

“我老板不是的!”司机连忙解释,“他是正经的商人。虽然我对他了解不多,但他从我当他司机以来,一直都是三点一线的工作,谈生意,吃饭,睡觉,他是一个好人!”

“你才当他司机?”

“嗯。”司机点头,“才当半个多月,老板好像不是当地人,但他对当地又似乎特别的了解。”

“是吗?”夏绵绵若有所思。

所以他果真是像龙一说的那样,才回到驿城。

龙一把查到封逸尘的信息都告诉了她,他在这里的登记名字叫肖。卡特,俨然是外国名,龙一用他的护照通过航班查到了他从S国过来,距离现在,到了差不多20天,都是居住在一个酒店,且每天的外出事件均不长,身边有一些随从,都是驿城当地的精英人士,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手段将他们如此短时间纳入麾下,反正这段时间就一直在驿城,目的好像就是为了收购封尚集团。

对了。

听说他在购买房产。

意味着,他可能会留下来定居。

其他信息龙一说查询起来太困难了,无法知道他在S国的所有,毕竟国外太大了,无从下手,也似乎没有查到他有什么独立的公司,好像就是一个个体,个体在对封尚进行收购,也可能,收购了封尚,自然他就有了公司,所以也犯不着,单独成立。

夏绵绵想着些事情,又和司机闲聊了会儿。

司机似乎对封逸尘很佩服,有些人就是什么都不做,就给人望尘莫及的感觉。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老板一直不取下口罩。”司机说,有些诧异。

“所以你没见到过他真正的样子了?”夏绵绵问。

“没见到,小姐你见到了吗?”

“嗯。”

“老板是不是很帅?”司机说。

夏绵绵点头,非常肯定的说,“很帅!”

那一刻,车门突然被拉开。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出现在她面前。

刚刚有听到吗?!

司机连忙转身,一副很正经的样子。

分明很八卦。

她挪动着屁股,腾出位置让他坐下来。

他刚坐下,她就挤了过去。

故意的挤了过去。

他纵容。

车子开出去。

夏绵绵的电话响了一声,她直接挂断了。

然后就挨着封逸尘。

然后电话又来了。

她无语,还是不爽的接通,“凌小猪。”

“你干嘛呢,不接电话。”凌子墨不悦。

夏绵绵也很不爽的好不好,“你想说什么,姐姐很忙?”

“你很忙,你骗鬼你呢,你忙什么你忙!”

“我忙着谈恋爱。”她脱口而出。

话一出。

她分明看到封逸尘的眼神往她这边看了一眼,随后撇开。

“你又看上哪个野男人了!”

“这次真不是。”

“懒得和你多说,给你说正事儿。”

她也不想听他废话。

凌子墨直白,“刚刚封铭严给我打了电话,说想和我具体谈谈股份变卖的事情,那老狐狸大概是确实坚持不住了,这一两天,股市跌到他大概都已经心虚了。”

“你同意了?”

“你没点头我哪敢自作主张,所以问问你的意见。”

“不要了。”夏绵绵直白。

“你没开玩笑?跟了这么长时间,说不要就不要了?”

“就是不要了,你告诉封铭严,就说给了他机会不珍惜,现在我们没兴趣了。”

“你果真任性!”

“没事我挂断了。”

“等等。”凌子墨叫住她。

夏绵绵一脸不耐烦。

能不能让她好好的谈恋爱。

“你真看上那个男人了?”那边一脸严肃。

“拜拜。”

夏绵绵直接挂断。

她完全可以想象凌子墨气得头发都竖起来的样子,但怎么办,她就是重色轻友。

她将手机放在一边,然后很自若的紧靠在封逸尘。

封逸尘的身体紧绷,却真的没有推开她。

她心情很好,很好。

尽管很安静,尽管他没有说话。

可是该死的。

电话为什么又要想起。

她甚至想直接关系,气呼呼的拿起屏幕看了看,接通,“二叔。”

“夏绵绵,给脸不要脸了?!玩到我头上来了!”那边传来封铭严怒火的声音。

夏绵绵无语,口吻还算淡定,“二叔此话怎么说?”

“凌子墨刚刚回话说什么不谈股份了,你前天是怎么给我说的?!”

“哦,原来你想卖了!”夏绵绵装作不知道,“我以为二叔能找一个好媳妇帮你融资,所以就没打算让其他企业帮忙,我们就改投了其他项目。”

“夏绵绵,你在讽刺什么!”

“我就说你有这么好一个儿子,就应该好好利用的。毕竟我是二手货来着,入不了你们的眼。”

“夏绵绵你够了!”

“二叔你的为老不尊也适可而止,我真的没有义务来接受你的谩骂,退一万步讲,我就算不尊重二叔,外界也不过评价我没心没肺,但二叔就真的会钱财皆空!”

“你在威胁我!”

“二叔你好自为之,封尚的事情,我确实无能为力。”

夏绵绵不再废话,直接挂断了。

然后,关了机。

最好是气死那老头子。

她把电话扔进包里,回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那一刻也看着她。

她听到他主动开口,“想收购封尚吗?”

他问她。

“如果我想,你让给我?”夏绵绵问。

“嗯。”

她咧嘴一笑,“我之所以想收购,不过是因为,那是我男人辛辛苦苦经营了那么多年,现在,他回来自己经营,我当然就不用费心费力了!”

他微点头。

点头,把视线转向了一边。

夏绵绵就不相信,就不相信他可以淡定很久。

总有一天他会承认自己,承认自己是封逸尘。

她不急。

她坐在他身边,拉开话题,“你是不是威胁了封铭严,让她现在不得已,想要求助于我?”

“嗯。”封逸尘点头。

所以就一个“嗯”?!

封逸尘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解释,“封尚的股市一直在跌,我给了他三天时间考虑,如果他不卖股份,不以当前的价格买股份,我会让封尚,立刻宣布破产!”

怪不得那只老狐狸开始着急了。

封逸尘做事情还是这么一针见血,还是这么不留余地,干净利索!

她要收购封尚,至少会提高百分点,但他居然还威胁让其以市面价值进行转让,封铭严很显然不会同意,所以想要买给她。

本来以为可能不会受威胁,哪里知道,她突然就不要了。

她完全可以想象,封铭严会气成什么样子,她甚至在想,刚刚封逸尘和封铭严的谈判,封铭严估计应该是一脸不以为然,现在,啪啪啪啪打脸了。

心情就是很爽。

她说,“你就不怕你这样,而我真的收购了吗?”

“不怕。”他说。

夏绵绵也问得很多余。

刚刚分明还问了她想不想要,想要就给她。

她家老公怎么还是这么宠她。

只要她要,她要什么都给吗?!

她能说,她想要他吗?!

对,就是想上他。

她看着眼眸火辣辣的看着他,她说,“我今晚可以……”

可以留下来吗?!

“啊!”轿车突然一阵颠簸。

夏绵绵已经。

封逸尘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将她猛地护在怀里。

很稳很稳的抱着。

分明此刻有危险,但她就是觉得心口很暖,很暖。

暖到她的世界开满了一片小太阳。

“别下车!”封逸尘似乎并没有夏绵绵这般……嗯,就是意醉情迷。

他连忙招呼着司机。

司机抽安全带的那一刻一怔。

“开车离开!”封逸尘吩咐。

就是一个追尾而已。

发动机应该没有问题。

司机只得点头。

他连忙踩下油门。

油门刚出去。

那个本来已经停下来的追尾车,在一秒之后,疯狂的追了上去!

------题外话------

前方预告:下章会出福利,下章会出福利!

达拉!

达拉!

来来来,月票都到碗里来。

开心。

推荐落风一夜军婚之痴汉男神宠妻录》

翟渊宁,第一黄金单身汉。

长相绝佳、权势滔天却有个致命弱点,不能碰女人,牵个女人的手都能过敏。

单瑾喻,京都人见人可怜被嘲笑的魏家媳妇,却是他唯一不排斥的女人?

初次几次见面,翟渊宁只觉得这女人长相一般,性格也懦弱。

再见,对方竟是他外甥抛弃的初恋女友

“把挡路的人扔出去!”单瑾喻面无表情命令身后的保镖淡淡道。

传言不符实啊!

这时,面前一个长的几乎是他小时候翻版的男孩跑过来喊道:“妈咪!”

翟渊懵逼:……

小家伙瞪圆眼睛:“妈咪,这个叔叔长的和我很像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