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这样,才不够(高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辆轿车惊险的在驿城的街道上你追我赶。

夏绵绵被封逸尘紧抱在怀里面,他可能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而她却很享受。

车子一路往前。

司机是普通的司机。

夏绵绵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为何当年,当年没有把小南给揪出来。

现在回想,也都是些陈年往事了。

她把封逸尘抓得更紧。

身边的人,真的走了好多好多。

而他,走了回来。

“我跳车去引开他们,你们先走。”封逸尘当机立断。

“不行!”夏绵绵拽着他。

别想她放手,从现在开始,死都不能放手!

封逸尘低头看着她。

夏绵绵抱着他精壮的腰,就是很想吃豆腐。

封逸尘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思考可能性。

他看着前排的司机,显然因为是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见过如此市面,也自然,开车开得很没有技巧,在这样下去,可能只会车毁人亡。

他转头看着司机将小车已经开向了郊区的海边,周围的车辆很少,后面的轿车甚至已经开始探头,然后举着手枪……

封逸尘没有再犹豫了,他打开车门。

“跳!”搂抱着夏绵绵一起。

两个人从街道上,直接跳进了大海。

大海一阵大浪。

夏绵绵拽着封逸尘不放。

封逸尘自然也将她抱得很紧。

两个人沉入了海底。

夏绵绵憋足了一口气,封逸尘抱着她往上。

刚冒出头,海面上就响起了枪声不断。

两个人只得从海里面往深处游走。

用尽全力,游了很长一段距离,探头出来。

两个人不停的呼吸,呼吸。

然后夏绵绵的视线就这么一直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就算只有眼睛,也能看出他对她的紧张,他在审视她有没有受伤。

她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戴口罩的位置,她说,“我没事儿,你呢?”

“我很好。”封逸尘低沉的嗓音,回答。

夏绵绵的身体靠近他。

在水里面,她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她的唇甚至在搁着口罩,准备靠近他的嘴唇……

而他。

脸微转。

夏绵绵抿唇。

她在排斥吗?!

她听到他说,“我们回去。”

然后就托着她,准备往已经有些距离的海岸去。

刚准备。

头顶上突然响起了直升机的响声。

两个人的敏锐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封逸尘将夏绵绵直接拉着埋入了海水里。

海平面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响,意味着越来越近。

他们淹没在海水里,静静的往一边游去。

憋足一口气,一直在游。

偶尔偷偷的出来呼吸,然后又往前。

直升机一直在上空,当然是一直在找他们。

甚至,偶尔还会几声枪声下来。

两个人这么小心翼翼的游了很久。

很久很久之后,才似乎感觉到直升机离他们远去,一望无际的大海上,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现在是回去?还是往前?”夏绵绵问。

回去也很远,往前貌似也很远。

“他们应该没走。”封逸尘说。

意思是,现在回去会被逮个正着。

夏绵绵点头,她相信。

“前面有一个还未开发的岛屿。”封逸尘说,“应该不会很远。”

所谓的不会很远,其实还是很远。

而且海里面消耗体力之大。

好在某人,某人非常自觉地,托着她的身体,抱着她往前,而她只需要软趴趴的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感觉到自己身体在动,在慢慢的往前。

一天就这么耗费在了海里。

夕阳西落,夜幕降临。

她搂抱着他的脖子,看到了前面的不远处的岛屿。

他抱着她,又游了2个多小时,两个人到了海岸。

到了之后。

封逸尘大概也有些体力透支,他直接躺在了沙滩上,歇气歇气。

夏绵绵其实不累,她就是很享受被他保护的感觉。

她也躺在他的旁边,看着他闭着眼睛模样。

看了一会儿。

她起身站起来。

“去哪里?!”刚有动作,就被某人,就被明明在睡觉的某人一把抓住。

夏绵绵无语,“我去看看里面有没有我们可以吃的东西。”

“我去。”

“封逸尘,你忘了我是谁了是吗?”夏绵绵问他。

她是阿九。

对一个职业杀手而言,野外生存根本就不在话下,她完全可以应付,当年他可是非常心狠的直接从直升机上将她扔进各种荒野地带,让她独自生活一个月,她不每次都活得好好的回去。

封逸尘还是紧拽着她。

“那我们一起吧。”夏绵绵提议。

封逸尘点头。

他们牵着手。

总觉得,就算在这种环境下,也是浪漫的,也是很浪漫的。

何况,何况,她刚刚叫他封逸尘,他没有否认。

没有否认。

即使知道知道他是,就算他否认她也知道她是,但这一刻却还是会雀跃。

他们一起走进丛林。

两个人都非常有野外生存的经验,所以很快找到了淡水源,补充了水分,而后,两个人在黑暗中,逮捕了一些野味,主要是禽类,还在海边逮捕了点鱼类,然后找了些干柴树木,搭建了一个火炉,封逸尘很认真的在烤着食物,周围很安静,头顶上只有,一道月光,散发着无比微弱的光芒。

她坐在被封逸尘用厚厚的干树叶堆积,然后用一个大的芭蕉叶覆盖的地方,坐上去有一种软软的感觉,而封逸尘就在她旁边,烤肉。

肉散发着香味,其实夏绵绵知道,没有食盐的肉类其实都不好吃,有时候仅仅只是为了充饥,有时候,甚至连生肉也会吃,在真的已经到了极限的时候,就会这样。

她也吃过,第一次吃的时候,真的是干呕了好多天,后来,后来就习惯了。

当然,人类的发展就是奔着享乐去的,有熟肉的时候,也没有谁愿意再去碰生食。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火光,搂抱着自己的膝盖,看着封逸尘烤得很认真的样子。

好一会儿。

封逸尘拿下一条鱼,递给她。

她看着他,默默的接了过来,然后一点一点的吃了起来。

封逸尘开始烤第二条,火光照耀下的他,还是带着口罩,还是只有一双眼睛漏出来。

分明,口罩都已经泡得湿透了。

3月的天气,到了晚上,到了这个空旷的丛林,其实很冷。

她就这么看着他捂着自己的脸。

捂着自己的脸颊。

她说,“我们要不要把衣服脱下来,烘干?”

她明显感觉到他身体僵硬了一下。

夏绵绵笑容满面,“你在害羞吗?”

封逸尘没有回答。

她嘀咕,“早就看透了。”

“你换下来吧。”他说,分明不自在。

她现在好想看看,好想看看封逸尘的耳朵是不是红透了。

可是他头发太长。

封逸尘从地上站起来,寻找了一圈,搭了一个简易的架子,让衣服可以有晾晒的地方。

夏绵绵那个时候也解决完了烤鱼,然后开始脱衣服。

她穿得不多。

脱掉一件给封逸尘一件,脱掉一件,给他一件。

他还真的没有回头,就一件件接过她的衣服。

第一件事春装裙子,他帮她晾在了架子上。

第二件是一条超薄的黑色丝袜。

他又将晾在了架子上。

第三件是文胸。

夏绵绵分明看到封逸尘手臂僵硬,而后还是晾了上去。

最后一件。

她把自己的底裤递给他。

他没有回头,就看着眼前的底裤在他面前晃悠。

夏绵绵故意晃悠的。

她说,“你不帮我我就自己去了。”

他一把拿了过来。

她自己去,就代表着她要赤身裸体的从他面前走过去。

他把她的底裤晾好。

而后,回到原来的位置。

第二条鱼烤好了。

封逸尘把鱼又递给她。

“我不吃了,你吃。”夏绵绵说。

虽然她还喝很饿,但他还一点都没吃。

“还有很多。”他解释。

但因为地方的原因,就得一条一条的烤,而且烤太多不好掌握火候。

不得不说,就算没有佐料,鱼肉的细腻感也真的很美味。

“封逸尘,你是不是不愿意在我面前拿下你的口罩?”夏绵绵问他。

封逸尘沉默。

夏绵绵跪坐起来,靠近他。

她此刻真的什么都没穿,就贴在他的后背上,手环过他的脖子。

他心口一窒。

就感觉到她柔软的身体,毫无阻挡的在他身上,而她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取消了他的口罩,她说,“吃东西。”

封逸尘点头。

点头,那一刻身体紧绷得厉害。

好在下一秒,夏绵绵从他身后离开,将他的口罩放在了旁边的架子上。

而他的眼神真的是不敢乱瞥。

他让自己的放松的吃着烤鱼。

而她放好口罩之后,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她依然在他身后,跪坐在他后面,身体贴在了他的背上。

他原本想要的自若,此刻又僵硬了。

他就感觉到她的小手,从后面开始解开他面前的白色衬衣,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解开。

他喉咙微动。

分明夜晚很冷,此刻却全身都发烫,很烫。

“封老师你是在紧张吗?”夏绵绵问他,从身后问他。

封逸尘身体更紧了。

“刚刚你帮我晾了衣服,现在就是礼尚往来,而且要……滴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所以我帮你脱。”

“不用了。”

“所以你是想感冒吗?”

“我不会。”

“我会。”夏绵绵说,“我不想我抱着你湿漉漉的衣服,然后我会感冒。”

封逸尘没说话了。

这货一般不说话就是默许。

就是默许她的所有举动。

她就趴在他的后背上,故意的挨得很紧很紧的帮他脱掉了白色衬衣,将衬衣和她的衣服放在一起,晾好。

然后又回来。

回来,开始去揭开他的裤头。

封逸尘这次直接阻止了,手覆盖在她的小手上,“这里不用。”

夏绵绵手指僵硬。

封逸尘的口吻分明很严肃。

这里氏真的不能吗?!

她说,“好。”

心里有些失落,但她没有伤心。

她也怕,或许,或许……毕竟受伤那么严重。

她就趴在他的后背上。

封逸尘没有拒绝。

如此相贴,却觉得夜晚真的热了起来。

而她规矩的不敢有任何其他动作,她怕他误会。

好吧,她承认她确实很想。

这次烤了一只小鸟,封逸尘给她,她吃了点,扯下腿部喂给封逸尘。

封逸尘张嘴,吃下。

夏绵绵就想和封逸尘这么待下去,她觉得她可以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待一辈子。

所以其实她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分明可以通过无数多方式方法通知龙一来就她,但她最后都选择了和封逸尘一起逃亡,一起逃亡,就是这样,和他单独在一起。

他们静静的吃了很久。

烤着吃着,夜晚越来越深。

夏绵绵有些困了。

她趴在封逸尘的身上,靠在他暖暖的身体,迷迷糊糊的睡着。

夜晚还是有些冷的。

她身上都没穿,唯一能够给她的温暖,貌似就只有他面前这个男人。

所以她可以第一时间感觉到他的离开。

她一把抓住他,“封逸尘!”

那一刻甚至是恐慌。

她真的很怕她被他丢在这里,然后好多年好多年再也见不到了。

“我去看看有没有干的衣服。”封逸尘解释。

如果有了,他想帮她搭一下身体。

夏绵绵嘟嘴。

就是一秒都不想他离开。

他却还是起身,走向了简易木架,然后将他白色的衬衣拿了过来。

其他貌似都没干。

衬衣的材质更容易烘干。

他说,“你穿上吧。”

夏绵绵才不想穿。

她就想这么抱着他。

但她抵不过他的坚持,还是不爽的将他偌大的衬衣穿在了身上,衬衣很大,几乎可以挡住她浑圆的翘臀。

穿上衬衣那一刻,封逸尘显然松了一口气。

烦人。

她不过就是想要亲近他,有没有让他一定要上她。

她有些赌气的一个人睡在了旁边。

睡在了旁边的芭蕉叶上。

此刻已经没有再烤任何东西,就只剩下淡淡的一堆火,染着光芒在给他们取暖。

她背对着他,气呼呼的睡觉。

缓缓。

她似乎感觉到了一个身影躺了下来。

躺下来之后,也没有靠近她,就是睡在了她的旁边。

她在想,她今天出门的时候就应该带着他们的结婚证才好。

否则这货是不是以为,他们离婚了?!

她各种不痛快,而身边的人却并没有靠近的意思。

“我冷。”她说。

他身体僵硬。

“很冷。”她重复。

“我去把火弄大一点。”

“没用。”夏绵绵直白,“心口冷。”

封逸尘沉默。

“你抱着我。”夏绵绵说。

封逸尘没有回答。

夏绵绵就知道这货不会听话。

这货就是这么闷骚。

她捉摸着她是不是又要像5年前那样,用各种手段,然后才能释放他的天性。

亦或者……

亦或者,他真的受伤了?!

在子胡思乱想的那一刻。

身体突然被一个宽广而温暖的怀抱抱住。

身体挨得很近。

很近。

因为他是从她的后面抱着她的,而她浑圆的翘臀也很自觉地靠近他的身体。

所以……

所以。

是可以的是吗?!

她的感觉很明显。

她那一刻有些紧张。

当然还是有些不敢确定。

万一,万一是错觉呢!

所以她本能的,非常不自觉的在他身体上扭动。

扭动。

“嗯……”

她恍惚听到了封逸尘淡淡的,淡淡的一声,带着无奈又似乎是情不自禁。

所以,他是动情了吗?!

她突然转身。

彼此之间的触碰减少。

她看到他在微微的放松自己,在冷静。

她就这么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即使很陌生的一张脸,即使不能好好看的一张脸,但她可以看到他所有的情绪,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他的隐忍。

这一刻,封逸尘也发现了夏绵绵的视线。

发现了她的视线,一直在他脸上。

他不自在。

本能的想要去找口罩。

她却一把拉住他的手,她说,“我想看看你。”

封逸尘眼眸微动。

那一刻却没有在反抗。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夏绵绵的视线在他脸上,在他脸上,所有被毁得彻底的地方。

她的手指一点点抚摸着他的脸颊,那一个一个坑坑洼洼的痕迹,还有他原本高挺的鼻梁,此刻也塌了下去,甚至于,她以前爱到,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再长到如封逸尘一般完美的嘴唇,此刻也已经,毁得很彻底。

她那一刻眼眶很红。

她不是觉得可惜,她只是在想,他当时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应该很难以接受,很难以接受,如此的面目不堪。

她手指划过他的每一个五官,她掀开他长长的刘海。

当着的额头,一道长长的伤疤,触目惊心,连他以前那么好看那么好看的眉头,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封逸尘。

当年应该很辛苦,应该很辛苦很辛苦才活下来的是吗?!

她眼泪滑落。

想到曾经的一幕一幕,想到这个男人经历的所有所有。

她的唇靠近他的唇瓣。

他却又是避开了。

避开了她的亲昵。

“别这样。”封逸尘说。

说着,分明是在拒绝。

而这句话真的是很冷,冷到身体不像是在开玩笑,更不可能欲擒故众。

“你在怕什么?”夏绵绵问他。

封逸尘回眸。

“怕我嫌弃,还是怕我反胃,还是怕我做不下去?!”夏绵绵问他,一字一句问他。

“没必要委屈了你自己!”封逸尘直白。

“你以为我的委屈是什么?”夏绵绵说,看着他的眼眸,“是因为你毁容是因为你自以为的配不上我吗?我的委屈仅仅是,为什么5年了你不会来找我!为什么?!”

封逸尘沉默不语。

夏绵绵突然笑了一下。

那一刻,眼泪流得更猛了。

她突然翻身,翻身直接跨坐在了封逸尘的腰上。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

看着她穿着他白色的衬衣,松松垮垮的在她身上,而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就这么在衬衣下,勾勒得无比性感,甚至在如此的环境如此的火光照耀下,完全是触目的视觉效果,任何一个男人都难以拒绝。

她坐下之后,直接趴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强迫性的吻上了他的唇。

在他刚刚那一秒被她引诱的那一瞬间,准确无误的亲了上去。

唇边似乎还有咸咸的味道,在唇齿间交融。

她很急切。

甚至有些野蛮。

那一刻直接拗开了他的嘴,甚至是撕咬的方式,咬着他的唇瓣,将自己的舌头送了进去,缠绕着,越来越深越来越激烈。

她就是很想很想告诉他,你他妈就算是灰,劳资也不会嫌弃你。

不会!

她真的很主动。

主动的一直压在他的头,就是不让他离开,就是欺压着他的嘴唇,舌头不只是在他舌头上舔舐,更是舔遍了他口舌中的所有,就是不让他离开自己,连呼吸,连呼吸都是彼此对着彼此,她就是放开,就是这么一直,疯狂。

而他,在她的攻势下,没有推开。

何况很难推开。

她现在就想一个八爪鱼一样,将他身体抓得很紧。

因为很怕,因为很紧张,因为很想,所以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甚至把她的指甲,都已经嵌入到了他的手臂上,而他也没有说痛,也没有提醒。

他们的吻,越来越火辣,激情四射。

夏绵绵直接去拉扯他的裤子。

“绵绵……”封逸尘拦住她。

“阿九。”夏绵绵纠正。

尽管很感动,这货终于知道叫她的名字,终于在这一刻叫她名字。

她以为,他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

封逸尘明显怔了一秒。

就在这个空隙,夏绵绵已经得逞。

然后直接……

而后。

而后……

谁知道,都发生了什么天雷勾地火的事情。

激情之后。

夏绵绵软软的躺在了他的旁边。

他胸口还在跳动,还在疯狂的跳动。

她就感觉到他如雷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在她耳边,她觉得很心安。

很心安。

她抱着他的腰,让自己靠得更近。

“封老师。”夏绵绵叫他。

“嗯。”

“其实比起你的脸,我更怕你……受伤的部位是其他地方。”

封逸尘低头看着她。

那一刻,就是不言而喻。

封逸尘一定耳朵红了。

一定红了。

她好想扒开他的头发,那一刻却还是会怕,会怕他受伤严重。

她不会嫌弃,她只是怕他,会自卑。

她此刻只是搂抱着他,闭着眼睛,觉得很心安。

即使刚刚其实有点急,很急。

刚开始是她很急。

她真的迫切的想要感受他的存在,而在下一秒,他也很急。

两个人就在急急忙忙中……

她手指摸着他的胸口。

然后……

某人的身体一下僵硬了。

“一次够吗?”她问他。

封逸尘没有回答。

“够吗?”

她半坐起来,问他。

“才不够。”他没有回答,她自问自答了。

她就是这么主动,就是这么主动……

然后。

两个人之间此起彼伏。

整个夜晚,如此以天为盖地为庐的夜晚,在如此安静的地方,响起一阵一阵,暧昧不清的声音,久久回荡。

夏绵绵真的是累得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最后一次,就是挂在他身上就睡着了。

她承认她比不过封逸尘,封逸尘那厮的体力,惊人的澎湃。

她就觉着整个晚上都被他抱得很紧,即使她睡着了,他依然搂抱着她。

刚开始他们身上就搭了一件他的衬衣,看上去是给彼此盖上,世界上,大半都是被她裹着,而后不知道多久,封逸尘开始给她穿上了已经干燥的衣服,穿了内裤,穿了文胸,穿了裙子,甚至还给她套上了袜子。

她睡得很香甜。

即使其实地上很坚硬,但她还是觉得,这是5年来她睡得最最安稳的一个晚上了。

她醒来的时候,是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多年的敏锐让她猛地一下翻身,“封逸尘。”

她叫他。

叫他的名字。

然而。

夏绵绵那一刻才现在,麻痹的哪里还有封逸尘。

都他妈的剩下了一堆碳灰,哪里还有什么鬼影子。

她昨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春梦吗?!

做得一身腰酸背痛。

她眼眸突然一紧。

还是在脚步声靠近的那一刻,翻身躲在了一边的丛林中,然后观察着来人,观察着来人,一步一步靠近。

“小九。”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这个称呼,来自于龙一。

她连忙从丛林中出来,“龙一。”

龙一转头,看着她,紧张的过去,“你怎么样?”

“我没事儿,你怎么来了这里!”夏绵绵诧异。

龙一此刻一直在看着她。

审视着她有没有受伤。

然后,看到了她脖子上非常非常明显的吻痕。

那一刻的眼神也让夏绵绵注意到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说道,“你没看到封逸尘吗?”

龙一让自己的情绪淡淡消化。

他说,“没有,目前就看到了你。”

所以他是走了吗?!

自己走了!

夏绵绵真想掐死那货,那上了就甩甩手走人的臭男人!

“你和他一起来的?”龙一问她。

显然。

不是封逸尘,夏绵绵应该死都不会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碰都不能碰。

“嗯。”夏绵绵也不想瞒着龙一,她突然想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不是你发出的求救信号吗?!”龙一问。

她没有。

她巴不得和封逸尘在这个地方多待几天。

所以。

就是封逸尘了。

她看着自己手上的腕表。

这货是早知道她有这玩意的吧。

早知道为什么不提醒她发出信号,也是想和她独处?!

好吧,就算如此,她也不会原谅他拍拍屁股就走人的恶劣行为。

她说,“走吧。”

“嗯。”龙一点头。

直升机停在沙滩上。

夏绵绵左右看了看。

“要不要我进去在搜一下?”龙一似乎看出了她的情绪。

“不用了,他如果愿意跟着我们一起走,他会自己出现,如果不愿意,就算翻遍了整个丛林,也找不到他。”夏绵绵说。

她对封逸尘太了解了。

而他想要逃开他们的视线,轻而易举。

龙一点头。

两个人走进了直升机。

直升机盘旋着,飞上了高空。

夏绵绵低头看着下面,看着下面的一切越来越远!

龙一就这么默默的陪在她的身边。

直升机内,只有螺旋桨的声音。

彼此安静下。

夏绵绵说,“是龙三干的吗?”

声音很平静。

即使住在一个屋檐下,即使看上去很和睦,实际上……实际上,暗潮汹涌。

“嗯。”龙一点头,“但没找到证据。”

“现在龙门里,龙三的势力越来越强了,而且明显在蠢蠢欲动。”夏绵绵说,“而且不是我们放手就可以息事宁人的。”

龙一知道。

但他没办法对龙三下狠手。

夏绵绵也没有办法,但她比龙一更理智,如果真的到了迫不得已,她会动手。

虽然是自己的亲哥哥。

她说,“龙一,我一直没告诉你,5年前我从你给我说的地道别墅离开的时候,停靠在山上的直升机其实是有问题的。”

龙一蹙眉,一惊。

那是他给她的求生通道。

夏绵绵淡淡笑,“因为相信你,所以没有来问过你。”

------题外话------

今日问题:就问你们爱不爱宅。

昨日奖励:小娟娜、许小娴、薰衣草aman、珈羽宝贝、睿宝麻麻

这样还不给宅月票,宅真的会撞墙的哦!

真的会撞墙的哦!

爱你们么么哒。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