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跟着我,给你钱/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产品哪一样不好用,我们好改进?”那边诚恳的问道。

何源靠在高档的办公椅上,很是放松甚至有些不太在乎,和对方的紧张和在意,明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慢条斯理的说道,“都不好用。”

“请问是怎么不好用,能具体描述一下吗?”

“这么想知道?”何源扬眉。

那边怔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是的,我们会考虑是不是从其他地方拿货,亦或者,返还给厂家进行改进。”

“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具体哪里不好用,因为你不是没有和我一起用吗?”何源直白。

那边就这么被他的一句话弄得沉默。

而她没有说话,他自然也懒得多说。

他都以为对方可能已经生气的挂断了电话,然后没有,就是拿着手机仿若在忍耐,忍耐着。

要知道当年的岳芸洱,从来不可能会有这份耐心。

她说,似乎是调整好了情绪说道,“既然何先生没有用过,那您的差评改一下吗?”

“为什么?”何源故意。

换成任何人,应该已经气炸了。

这还有为什么吗?!

没用过凭什么给人家打差评。

她说,“我们做网店生意的,差评对我们的影响很重要,现在竞争非常激烈,还希望何先生能够理解,如果可以,我们店内的商品,您有什么还想要的,我可以免费送给你。亦或者,我返红包给你可以吗?”

那边的低声下气,这些年还真的被岁月抹去了所有的棱棱角角。

何源转动着高级办公椅,眼神深邃的看着偌大办公室的某一点。

好久。

他说,“晚上一起吃晚饭。”

“啊?”那边似乎很惊讶。

“不是想要我改差评吗?”何源淡淡然,“见面好好谈谈。”

那边犹豫。

何源淡笑。

这么多年过去了,岳芸洱果然对他依然没好感。

“好,晚上我请客。”岳芸洱说,“请问您想在哪里吃?亦或者我在哪里等你比较合适。”

“夏氏集团找得到吗?”何源问。

“应该找得到。”

驿城就这么大,如此出名的夏氏集团,一般人都能找到。

“到我办公室来等我,我5点半下班。”

那边又沉默了。

“你最好在5点钟之前来等我,我不习惯等人。”何源直白。

说完,也没有给她任何反悔的机会,挂断了。

挂断了。

何源看着电话,那一刻就这么看着“通话结束”的字眼,然后,又自若的投入工作之中。

然后5点。

秘书接线汇报,“何总,有一位叫岳芸洱的小姐想要见你,请问要见吗?”

“让她进来。”

“好的。”秘书连忙说道。

2分钟后,岳芸洱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有些拘束。

何源抬头看着她。

她的穿着没有刻意打扮,就穿了一件淡灰色的卫衣,一条九分牛仔裤,下面一双小白鞋,不难看出,都很廉价,却因为简单,所以到不觉得又多反感,反而带着些青春气息,她头上也只是随意的扎了一个半丸子头,脸上甚至没化妆。

他就这么看了她一眼。

她有些无措的站在他豪华的办公室里面。

她已经很久没有出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了,看上去,比她当年她父亲的办公室更加豪华宽大。

“坐那边沙发等我一会儿。”何源说。

“谢谢。”她客气道。

何源没有再开口。

他手指放在键盘上,在处理他手上的事情。

其实,没什么事情处理。

但也没有再看岳芸洱一眼。

他就是有些想到以前,想到以前的时候,岳大小姐什么时候会这么准时这么等他了,她约他,他甚至可能会等她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她的理由总是,她忘了。

那个时候他总是笑着说,没关系。

没关系。

他淡淡的想着,淡淡的想着。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秘书进来,手上端着一杯咖啡还有一些甜点,直接走向了岳芸洱,温柔而客气道,“岳小姐,你吃点小点心。”

“啊,谢谢。”岳芸洱有些惊讶,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客气的。”秘书微微一笑。

放完咖啡和餐点之后,对着岳芸洱有礼的欠身,然后走向何源,说道,“何总,需要现在给您汇报一下明天的行程吗?明天一早就有董事会?”

“董事会就取消了。”何源说,“夏绵绵不会来。”

“好的。”

“那明天上午和三江商会主席的高尔夫还去吗?”

“都有些什么人?”

秘书一一汇报。

“准备点见面礼。”

“好的。”秘书恭敬无比,“高尔夫的行程到下午4点,4点时候银行王行长会过来找你谈事情。”

“嗯。”

“6点的时候有一个商业宴会,夏董事长应该是不会参加的。”

“好,我去。”何源点头。

“好的,那我提前给你准备好你晚上的礼服。”

“嗯。”何源眼眸一直放在屏幕上,说,“没什么你就先出去吧,这会儿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来找我了,我5点半准时下班。”

“好的何总,那我先出去了。”

何源下颚微点。

秘书踩着高跟鞋,穿着职业套餐,很有气质的离开。

岳芸洱就这么喝着咖啡,吃着点心,然后还是会尴尬。

毕竟,她现在和何源的距离太远,远到她觉得她好像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她保持着安静。

安静得就好像不存在。

何源将笔记本电脑关上。

他转眸看着坐在旁边吃东西的岳芸洱,看着她吃得小心翼翼,一小块提拉米苏都没有吃完,咖啡也就只喝了一点点。

是不自在吗?!

他曾经也有这么不自在的时候。

他说,“我下班了,走吧。”

岳芸洱连忙放下手上的点心,跟着站了起来。

她跟着何源的脚步。

两个人走进电梯。

此刻上下班时间,电梯中自然不只是他们两个。

很多员工在看到总经理在电梯里面,都会自觉地避让,然后很是尊敬的招呼。

岳芸洱也这么默默的,默默的和何源保持着距离。

而她混在这么多群之中,真的显得格格不入。

身边的男士女士,穿着都很精致都很讲究,她就是随便观察了一下,也发现这里的女士全部都是高跟鞋,全部都是职业干练又不乏时尚的套装,全部都是精致又不夸张的妆容,总之,和她完全不同。

她低着头,那一刻还是自尊的不想让别人看到她。

有点掩耳盗铃。

电梯终于到达大厅。

自然是何源迈步走出去之后,其他员工才会跟着走出去。

岳芸洱甚至最后才走出来,快步的跟上他的脚步。

一前一后。

一辆轿车停靠在了大门口。

司机为他打开车么,他坐进去。

岳芸洱咬牙,在众目睽睽下也跟着坐了进去。

她其实有些如坐针毡。

总觉得身后太多视线,从自己后脑勺一扫而过。

作为驿城的钻石王老五,何源的一举一动很难不被人注意,很难不被人八卦。

她规矩的坐在他身边,轿车很宽,两个人中间留了很安全的安全距离。

何源似乎是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整个车内都很安静。

安静的到了一家高档西餐厅。

她虽然这些年没在这些地方吃过,但俨然也不会愚蠢到,这会是大排档的价格。

她顿足。

何源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白道,“没让过让你请客。”

她抿唇。

她确实请不起。

她硬着头皮跟着他的脚步,两个人就是隔了两三个人的距离,一前一后的坐在了幽静优雅的餐厅靠窗边的位置。

这里的环境自然很好,比前几年,还要好。

她坐在他的对面。

服务员恭敬的拿过菜单。

他低着头,在点餐。

他还是带着那副斯文的眼镜,看上去总是儒雅谦逊,显得文质彬彬。

点完餐之后。

服务员恭敬的离开。

她的视线那一刻却还放在他的脸上。

这些年,没有太大变化,但这一刻就是觉得,好像变了很多。

变得成熟稳重内敛,变得高不可攀。

她感觉到他的视线,连忙回眸。

何源淡笑了一下。

也没太在意。

两个人挺安静的坐在餐厅里,好在餐厅环境很好,有些幽暗,大厅还弥漫着钢琴悠扬的弹奏声,就算两个人沉默着,也不会觉得很尴尬。

一会儿,服务员上餐。

一道一道精致而昂贵的菜品,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甚至,还开了一瓶醒好的红酒。

“喝酒吗?”何源问她。

她点头。

何源觉得自己问得多余,那晚上同学会,她好像喝得不少。

“红酒养颜,你可以多喝点。”何源说。

“谢谢。”她客气。

何源也没再多说。

两个人静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那份晚餐。

静静的吃着。

味道很好,其实那一刻岳芸洱还是有些食不知味。

有时候真的是风水轮流转。

她想起以前,以前她故意带他来这种高级餐厅,然后他当年的无措和不自在和很多她当年看不到的情绪,这一刻好像全部都回来了,全部都清晰的回来了,那种觉得自己完全不可能融入得进去的自卑感,这种感受真的挺不好的。

“不是要说说一星差评的事情吗?”何源主动开口,也听不出来他的情绪。

岳芸洱那一刻明显严肃了些,她放下刀叉,认真的道,“何源,一星对我们网店的经营真的很有影响,很多人会因为你的一星和你的评价就打消在我们店内购买,网店的口碑很重要。”

“哦。”何源点头,点头,就是显得那么漫不经心,他说,“现在不叫我何先生了?”

岳芸洱一怔。

他们的关注点。

她轻咬着嘴唇,“何先生,麻烦你高抬贵手。”

何源冷笑。

冷笑着说,“嗯。”

“你答应了吗?”她笑,那一刻即使隐藏,也不难看出她真的很是兴奋的笑容。

他其实没答应。

这一刻却莫名找不到借口拒绝。

他说,“答应了。”

“谢谢你。”岳芸洱很高兴,“那麻烦你现在可以改一下吗?你要是觉得麻烦,我可以帮你。”

何源看着岳芸洱。

这是怕他反悔吗?!

他拿出手机,“你改吧。”

岳芸洱连忙接过他的手机,按下屏幕那一刻,顿了顿手,把手机还给他,“麻烦你输入一下密码。”

“你直接输入1209。”

岳芸洱手指有些僵硬。

何源说,“就是一个数字。而我和你不一样,你留着他的照片是为了思念他,而我留着你的生日号码是为了告诫自己,别这么愚蠢。”

岳芸洱点头,默默的点头。

她输入,然后直接进入APP点开,找到购买的商品,进行修改。

修改完毕。

她把手机递给他,“谢谢。”

何源让她把手机放在了旁边。

她放下。

也觉得他可能不想碰她碰过的东西。

“不吃了?”何源问。

她就吃了一小点,胃还是这么小。

“我吃饱了。”她笑着说,“你慢慢吃,我去上个洗手间。”

所以,这就是达成目的之后,就想保持距离了是吧。

这女人一向这么现实的。

她拉开椅子,去洗手间。

她走进女洗手间,深深的呼吸了有一口大气,她其实没想到何源真的会改评论,但却也不得不来试试,这份网店的工作对她而言太重要了,她丢不起,朱鹏本来就没打算好好经营,要是收入不高,朱鹏可能真的会很快就关闭了去。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这个模样这么简单的自己,真的不适合来这么高档的地方。

其实不是吃饱了,而是真的不觉得自己适合吃这里的东西。

她还是觉得,她适合回家小碗小面就好。

她这么想着,深呼吸了一口一大气,准备去陪着何源吃完饭就走。

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交集不要再有交集。

她刚走出去。

迎面和一个人对碰。

“啊,对不起。”岳芸洱连忙道歉。

其实也不是她的错,明显是对方的原因。

而对方却反而趾高气昂,“都不长眼睛的吗?”

声音,有些熟悉。

那一刻彼此看着彼此的时候,连容貌都是那么熟悉。

岳芸洱连忙转身欲走。

“岳芸洱?”那女人叫她。

岳芸洱顿了顿脚步。

“真的是你?”那女人笑得故意,“我们是多久没见了?十年,八年还是多久?貌似从你被强奸杀人之后,我就没见过你了,出狱后都在哪里过日子啊?!怎么都不联系我,你明知道我很想你,就算让我补给你点也好啊!”

岳芸洱淡笑,“我过得挺好的。”

“是吗?”她上下打量着她。

看着她这么一身廉价的衣服,啧啧的不屑了两声,“是绑上哪个大款了?对方也出手太小气了,就让你穿这样到这里来吃饭?!芸洱,我们也不年轻了,不像那会儿十七八岁嫩得刚出芽的年龄,那个时候什么都能HOLD住,现在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你这样的穿着,真的不太好,何况这是在上流高档餐厅,会让人看不起的。”

“谢谢你的提醒,下次我会注意的。”

“别这么客气,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女人说,“对了,你现在住哪里,我其实还有很多就穿过一次两次然后就突然看不上的衣服,你可以拿去试试。”

“不用了。”岳芸洱说,“你的衣服太高档了,我穿着不合适。”

“也是。”女人上下打量着她,“你这气质我估摸着也穿不出来,我还是送给那些贫困山区的人吧。”

岳芸洱淡笑。

淡笑着说,“我先走了。”

“留个电话吧,要是你以后需要我帮忙呢?”

她摇了摇头。

她再不济,也不会自取其辱。

而且她觉得她现在的日子,过得真的还好。

真的很好。

她走出洗手间,身后还有女人讽刺的笑声。

她其实可以理解。

以前她对她有多恶劣,她现在就会有多爽快。

她回到餐桌旁边,默默地坐下。

何源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的脸色似乎有些细微的变化,但……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吃着还很慢。

岳芸洱是真的很想走了,这些地方,真的很容易碰到曾经的人,而她也会有自尊。

她强迫着自己默默等待。

默默等待。

“芸洱,很巧啊。”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

她嘴角黯然一笑。

她就知道,遇到她,可能就会遇到他。

听说当年之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一个叫秦梓豪,一个叫邱柒柒。

都是她童年一起长大的玩伴。

不同的是,当年她和秦梓豪是一对,当年邱柒柒只是他们家她爸助理的女儿,现在邱柒柒是吉祥电器的董事长的千金,是秦氏集团的公子哥秦梓豪的未婚妻。

“我刚刚还以为柒柒认错人了,没想到真的是你。”秦梓豪带着些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过了这么多年了了,你怎么好像还没变,还是这么……青涩。”

有些人的青涩是在形容那个人的年轻。

有些人的青涩是在形容那个人的简陋。

她当然很清楚,他是后者。

“我来吃饭。”她回答。

因为实在找不到什么词语回答,她看着秦梓豪,看着这张真的不陌生的脸颊,然后在某个倾盆大雨的夜晚,她求他帮帮她的时候,他将她推出了门外,他说,她不再是吉祥电器的千金,就不会再是他秦梓豪的女朋友。

果真很心寒。

现在回忆起,还历历在目。

“你能在这里吃饭?”秦梓豪也惊讶。

就跟刚刚邱柒柒一样,不相信以她现在的条件,还能够吃得起这里的餐。

“我请客的,有意见吗?”何源突然开口。

声音不缓不急。

也听不出任何情绪。

两个人那一刻似乎才注意到岳芸洱身边坐着的男人。

绅士了片刻。

“何源?”秦梓豪开口。

邱柒柒那一刻也认了出来,“这不是何源吗?你们又搞上了?”

岳芸洱咬了咬唇。

她以前从来不知道邱柒柒说话这么难听,以前总是对她唯唯诺诺,以前总是对她小心翼翼,不停的讨好她,她发脾气她也忍受,从来不敢在她面前大声说话,连生气也不敢,直到,直到,邱柒柒最后当上了吉祥电器的千金小姐,她指着她的鼻子说,岳芸洱,我等着一天等了很久了,你以前给我受得那些委屈,现在终于有了报应!你活该,你就应该跟着你那懦弱的父母一起,去死!

岳芸洱自然没有去死。

但她那一刻才看透了人性的险恶。

那个从小和她一起长大,说是她最好朋友的邱柒柒,她什么事情都给她分享即使她当年因为脾气不好总是对她大呼小叫但她真的以为,他们是朋友。

殊不知,其实不是。

其实一直一直在忍耐,忍耐着报复她算计她。

然后看她的惨烈,大快人心!

“你是有意见吗?邱柒柒小姐。”何源擦了擦嘴角,问。

斯文的镜片下,一双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

邱柒柒蹙眉,“我能有什么意见,不过就岳芸洱这种二手货,你要喜欢你就继续喜欢呗,反正当年你也爱她爱得要死,我能有什么意见。话说,何源你现在在哪里高就?还能请岳芸洱来这里吃饭?”

“给人打工而已。”事实就是如此。

“啧啧。”邱柒柒显得不屑。

这男人还真的被岳芸洱这狐狸精鬼迷了心窍吗?!

当年被岳芸洱这个女人玩得这么惨,现在还要和她重新开始。

而且怎么看,现在的何源和以前的何源都不太一样了,气质上,感觉上,甚至连以前觉得他太过普通的模样,此刻好像也变得,耐人寻味了起来。

说什么女大十八变。

男人有时候也会。

当然,自然还是没有她身边那位帅。

而且何源毕竟是个打工仔而已。

邱柒柒想到这里,优越感又特别的强了。

她嘴角高傲一笑,“走吧,梓豪,我们不要打扰到他们吃饭了,人家难得能来一次。”

秦梓豪也这么笑了笑,他对着岳芸洱,“你慢慢吃,以后多联系。”

说着多联系,其实,连电话号码都不会留。

秦子豪和邱柒柒离开。

剩下何源和岳芸洱,其实很尴尬。

本来两个人吃饭就很不搭,现在又因为她的关系,何源也被这么牵连,她真的有些抱歉。

然而此刻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何源也没有什么情绪,让服务员买了单,一起离开。

走出餐厅门口,岳芸洱对着他,盈盈笑得很好看,“谢谢你,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我送你。”何源说。

“真不用了,这里很方便。”

“岳芸洱,你是在怕我吗?”何源问。

岳芸洱一怔。

她以为,他应该很讨厌她。

不讨厌也是为了报复他。

这么一想,她确实有点怕他。

她撒谎,“没有的,就是不想麻烦你,你应该很忙。”

“不忙,上车吧。”何源丢下一句话,先坐了上去。

岳芸洱咬唇,硬着头皮还是走了上去。

又是安静到窒息的空间,岳芸洱离他很远的距离,眼眸一直看着窗外,大概是很想快点到,很想快点到达,然后下车跑走。

车子终于听到了她家巷子口,她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何源开口,“不请我去你家喝喝茶吗?”

岳芸洱诧异。

“我请你吃饭,你请我喝茶,不是很公平吗?”何源说得理所当然。

岳芸洱看着他。

现在的何源和以前的何源真的变了很多。

以前,他似乎对她总是顺从,不会像现在这样,甚至咄咄逼人。

“我家里没茶。”她说。

“白开水有吗?”

“我家真的很不好。”

“我不介意。”

岳芸洱深呼吸,似乎是在隐忍,她说,“要不今晚的晚餐我们AA吧。”

“可以。今天这顿饭花了我6888元,你给我3000元就好。”何源说。

岳芸洱摸着包的手一顿。

“那个地方你去吃过的,这些年物价上涨。”何源解释。

岳芸洱点头。

默默的点头。

她说,“我回头转账给你吧。”

“去你家喝点白开水就这么难?”何源问。

岳芸洱没有说话。

“我不会对你怎样。”何源直白。

“嗯。”岳芸洱点头。点头打开车门说,“那你下车吧。”

她妥协了。

花她大半月的工资吃一顿饭,她真的舍不得。

她带着他走向有些脏乱的箱子。

何源一直很平静,也没有露出什么厌恶的表情。

岳芸洱按着老旧的电梯,带着他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很破烂的家门,她拿出钥匙打开。

然后打开了灯。

房子很小,就是一个单间,收拾得倒是干净,但因为有些货品的堆积,所以看上去真的很窄,而且家具也有些旧了,确实不是一个好的地方。

她说,“你坐一会儿,我去烧开水。”

“嗯。”

何源点头,点头坐在了她的沙发上,然后默默地打量着她的家。

岳芸洱烧上开水之后,走向何源这边。

何源看着她,问道,“你一个人住?”

“嗯,我弟弟住单位的公寓。”岳芸洱说。

“货物都堆在这里吗?”

“是。没什么像样的库房,朱鹏很抠门。”岳芸洱直白。

何源也没多说。

两个人就有些这么尴尬的一问一答。

一会儿。

岳芸洱的开水烧好,她用马克杯倒了一杯放在他面前,“我的杯子,我刚刚洗过了。”

何源接过。

就还真的是白开水。

他说,“想要过上以前的生活吗?”

很平静的问她。

岳芸洱带着疑惑。

“跟着我,我给你钱。”何源说,说得真的是很直白。

岳芸洱愣在他面前。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确实是。

何源让她跟着他,情妇吗?!

其实以前真的想过,想过找一个有钱人,日子就不会这么苦了,但是发生了被强奸的事情之后,在圈内还是引起挺大轰动的,也没人敢要她,觉得就是笑话。

这些年就没想过了。

就想着过点小日子,勤勤恳恳的过日子。

“没兴趣吗?”何源问。

“我其实现在过得挺好的。”岳芸洱说。

何源笑了一下。

“何源,以前我对你的那些过分,你就不要计较了可以吗?”岳芸洱说得很诚恳,“我知道我曾经的不好,但这些年真的都遭到报应。我也很不想再接触到以前的人,我其实也有我自己的自尊,就算在你们现在看来可能很可笑。”

何源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

“对不起何源。”岳芸洱道歉。

“你喜欢过我吗?”何源问她。

岳芸洱怔住。

“我说曾经有喜欢过我吗?”

岳芸洱敛眸。

沉默就是,不喜欢了。

他想也是。

倒现在她的钱夹里面都还放有秦子豪的照片,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他起身,走出家门。

其实一口热水都没喝。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背影,看着房门就这么被关了过来。

她到现在,甚至已经感觉不到何源的情绪了。

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好陌生,好陌生……

------题外话------

昨日奖励:紫色的云、mutougeda08、夏枯草爱潇湘、冥伽罗、莫小冉

今日问题:今日没问题,啊哈哈。

那啥。

今晚福利,应该是这个群:378414307(进了找关键验证找管家验证)

好啦。

虽然是何源的剧情,但真的有看头,相信宅!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