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封老师,我想。/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休息了一天。

夏绵绵觉得她终于又打了鸡血。

她神清气爽的起床,然后准备出门。

封逸尘那厮还真的可以不联系她,不给她电话的吗?!

她刚出门。

封子倾也从刚准备出发去幼儿园。

夏绵绵看着他,突然叫住,“子倾。”

“妈妈好。”封子倾还是很有礼貌的。

他此刻脸上有些小青肿,听说昨天的培训受了点小伤。

好在,封子倾已经很多年不会像他同龄孩子一般,哭得撕心裂肺了。

甚至也不会撒娇,受伤了就忍着,痛也忍着。

“不是说想要爸爸吗?”夏绵绵说。

“你打算和舅舅结婚了吗?”封子倾还是带着孩子般不能很好隐藏情绪的小兴奋。

夏绵绵翻白眼。

在世人眼中,她就一定要和龙一结婚的吗?!

她说,“我找到你亲生爸爸了。”

“真的?”封子倾更加兴奋了。

捉摸着龙一知道了,估计会很受打击。

“嗯。”

“那你带我去见他。”

“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你是不是在骗我?”封子倾带着不相信的眼神。

“不信就算了,去上学吧。”夏绵绵挥手。

封子倾嘟嘴。

有一种,好像是从垃圾堆里面捡回来的孩子。

一会儿说他没爸爸,一会又说他有爸爸。

小孩子都是这么好欺骗的吗?!

大人都不考虑小孩子的感受吗?!

夏绵绵还真的没有考虑封子倾的感受。

其实也不是她不想带子倾去见封逸尘,她是怕封逸尘一时接受不了自己有这么大一个儿子了。

好吧,她自私的很想先和封逸尘过过二人世界,过一过不纯洁的二人世界。

她开车出去。

往大酒店开去。

今天出门自然也有精心打扮,而且还很多小心机,比如故意穿了低领的衣服,比如故意涂了斩男色的口红。

她停好车,按下电梯。

小心脏又在扑通扑通,她告诉自己,她不能太不矜持,她要表达,昨天她真的很生气,然后才好好吃他。

电梯打开。

她踩着高跟鞋走出去,脚步突然停了停。

站在酒店大门口的女人似乎也感觉到脚步声,转头,转头和她四目相对。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上下打量。

“夏绵绵?”女人开口。

夏绵绵眼眸微转,显然爱莎是知道封逸尘住在这里!

所以,他们是有联系?

一直有联系?!

她回眸看着她,“找封逸尘。”

“所以他果然是回来找你了。”爱莎说。

说着,带着冷冷的笑。

所以,果真这些年,都是爱莎和封逸尘在一起的。

她告诉自己,不在意。

有什么好在意的,反正封逸尘对爱莎也没有感情。

她挺直背梁,问爱莎,“怎么不进去?”

“封逸尘不在。”爱莎直白。

夏绵绵蹙眉。

没回来?!

她按下门铃。

没听说退房。

爱莎就这么看着夏绵绵,看着她自若的模样,“你见到BOSS的真面目了吗?”

“见了。”夏绵绵很平淡。

“不介意?”

“不介意。”

“呵。”爱莎又冷笑了。

夏绵绵等了一会儿门,确实没人开门,转身欲走。

“夏绵绵,你都不好奇这些年BOSS都经历了什么吗?不好奇,BOSS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怎么生存下来的吗?不好奇这几年,到底都是谁一直陪着他的吗?”

“封逸尘会只告诉我。”夏绵绵说。

“你就这么自信?”

“对,就这么自信。”

“我其实很好奇,BOSS到底喜欢你哪点?喜欢你哪一点,把他害得如此惨的女人。”

“我也不知道。”夏绵绵耸肩,“但不得不说,他就是喜欢我,就是很喜欢我。”

“你怎么就能够这么的坦然!”爱莎恶狠狠的说道,“当初在危险面前,你带着龙一就走了,把BOSS一个人留在了有着炸药的船上,你现在还出现在他面前你不觉得羞愧吗?我要是你,我宁愿躲着他一辈子,我都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脸皮这么厚,这么厚的还在他面前晃悠。”

“你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夏绵绵对爱莎就是可以这般平静到甚至打击人,“我和封逸尘之间的事情我劝你不要插手,对你没好处的。”

“5年前我可能没资格牵手,但是5年后的今天,你知道BOSS欠我多少吗?”爱莎问。

夏绵绵眼眸一紧。

“他欠我一条命!”爱莎说,一字一句。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爱莎斩钉截铁的样子,说,“那是你和他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只知道,封逸尘爱我我也爱他,我们就应该在一起,当然。你如果非要说他欠你一条命,你大可以拿走他的命,至于其他,你应该没有资格管吧。”

“夏绵绵!”爱莎怒火。

最终还是在夏绵绵面前忍不住的发火。

“别威胁我,没用了爱莎。”夏绵绵看着爱莎,“这辈子,封逸尘非我不可,没有任何其他可能性!”

“我们走着瞧。”爱莎狠狠道。

夏绵绵根本不搭理,直接走向电梯,然后走向大厅。

她很平静的询问前台,“肖退房了吗?”

前台查询了一下,“没有的小姐,你找卡特先生有事儿吗?我们可以给你转告的。”

“没有,但我希望如果他回来了,麻烦你给我打电话通知我一声。”

“我只会转达给卡特先生。”酒店当然不会透露了客人的行踪。

“嗯。”夏绵绵也不强迫。

她离开。

她承认她这一刻是有点慌张,但她相信封逸尘会回来的。

一定会。

然而。

她在酒店蹲守了三天。

三天,就是没有人影。

她去问过前台了,前台也说没有退房。

封逸尘的身份是假的。

是假的吧。

所以完全可以不用顾忌的离开吗?!

在和她欢悦了之后,分明很享受了之后,说走就走!

而她就像个傻瓜一样蹲坐在他的房间大门口,每天都在等他出现,每天都在等他,或许会出现。

或许就出现了……

她委屈的把头放进了双膝之间。

封逸尘为什么要这样?!

总是这么一声不吭,为什么!

她在真的分分钟可能崩溃的间隙,突然感觉到了一道视线在自己头顶上。

她那一刻甚至很怕抬头,她怕她看到的不是他,然后空欢喜一场。

她终究还是抬头。

抬头看到封逸尘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

还是长头发,还是口罩,还是那套很挺拔的休闲装。

她眼眶通红,鼻子一酸。

眼泪就顺着眼眶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也不说话,就哭。

就哭得撕心裂肺。

那一刻她恍惚看到了他眼里的慌张。

他蹲下身体,将他从地上横抱起来。

她倔强的而不去搂抱他的脖子,就是生着闷气,然后一直哭一直哭。

他抱着她走进他的豪华酒店,将她放在沙发上。

两个人也都不说话,就彼此对望着。

“为什么要离开?”她问他,带着鼻音问他。

他不知道,她有多想他吗?

“有点事情要处理。”

“所以就可以撇下我不管了吗?”夏绵绵问,觉得更委屈了。

你有事情要处理,你可以跟我说一声,至少让我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至少让我知道你会回来,这三天的煎熬,她甚至以为,她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她可能真的有事犯病出现了幻觉。

“抱歉。”他说,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两个字。

“道歉有什么用!”夏绵绵难受。

她才不稀罕他的道歉。

他看上去有些为难。

有些为难。

带着些不知所措。

他就看着她的眼泪真的就跟断线的珍珠一样,一颗一颗,完全停不下来的节奏。

他突然靠近她。

靠近她的脸颊。

隔着口罩,亲吻着她的眼泪。

一点眼泪滑落下来,浸染了他的口罩,他尝到一丝,咸咸的味道。

她就感受着他的靠近,呵护般的靠近。

“这样不够。”夏绵绵说。

封逸尘明显顿了一下。

她伸手,去抓他的口罩。

她不喜欢在面对她的时候,他还带着口罩,她喜欢看到他,不管任何模样。

“绵绵。”封逸尘挡住她的手。

“都说了叫我阿九。”夏绵绵赌气。

“阿九。”封逸尘改口,“别取下来。”

“我不怕。”

“我知道。”

“你在担心什么?”

“先别取下来。”

“不。”夏绵绵倔强。

就是倔强的想要让他知道,她真的很爱他,爱他任何一个样子。

她拉扯着他的口罩。

很用力的拉扯。

封逸尘终究会纵容她。

在她不管多任性的时候,还是会选择纵容。

她取下口罩那一刻,看到了他鼻梁和唇上部分,包裹着纱布。

“怎么了?”夏绵绵问。

是受伤了吗?!

是受伤了,所以才会躲起来的吗?!

此刻她觉得很心痛,为什么封逸尘做任何事情,都要这么的隐忍,都要这么的去默默接受。

“没什么。”

“封逸尘!”夏绵绵冒火,“我算什么!”

封逸尘琥珀色的眼眸,紧紧的看着她。

“我算什么啊!”夏绵绵又哭了,哭得越来越凶猛,“被你吃干抹净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吗?”

“不是。”封逸尘回答,看着她受伤的小脸,“我联系韩溱了。”

“……”所以,他联系韩溱做什么。

她泪眼模糊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他。

而后,“你让他帮你整容吗?”

某人的脸色,分明开始有些不太自然。

“所以你这里是因为整容的原因吗?”夏绵绵问。

封逸尘点头。

“韩溱说你可以恢复容貌吗?”

“有难度。”封逸尘直白。

“哦。”她点头,显然还是有些小失落。

封逸尘就看着她的情绪变化。

夏绵绵连忙反应过来,“我不介意!”

她说得很认真。

显然他不太相信。

“我真的不介意,否则我为什么要睡你!”夏绵绵无比直接。

“嗯。”封逸尘点头,默默的点头。

“那个,我饿了。”夏绵绵捂着自己的肚子。

这几天都没好好吃过,现在大半夜了,她肚子饿到不行。

“没吃饭吗?”

“我天天蹲守在这里,我哪里有时间吃饭,我甚至害怕我去吃饭然后就和你吃过了怎么办?!”

“对不起。”封逸尘又是道歉。

“不要口头的道歉。”

“我帮你叫餐。”

“我想你亲我。”夏绵绵要求。

封逸尘明显就是很被动的被她撩。

他说,“韩溱说,这几天不要碰到。”

“这里不能碰吗?”她指着他抱着纱布的地方。

“嗯。”

“那我小心点。”夏绵绵说,说着,就很主动的跪在了沙发上,然后努力仰头搂抱着他的脖子,亲上了他的嘴唇,很小心翼翼的亲着。

封逸尘也在回应她。

回应她不规矩的小舌头。

分明分明很简单的一个吻,突然突然就变得激情了起来。

她的小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有些肆无忌惮。

他的手也开始也开始不规矩的在她妖娆的身体上,抚摸。

抚摸着。

“阿九。”封逸尘突然推开她。

那一刻,她还可能看到她眼神中迷离的闪烁着,情欲的味道。

他说,“先不要。”

“我不碰到你。”夏绵绵保证。

“先吃饭。”

“吃完饭就可以了吗?”

“先吃饭。”封逸尘说,那一刻仿若在告诉自己。

“那好吧,先吃饭再吃你。”

那个原本已经离开去拨打客服电话的男人,背影明显僵硬了一下。

夏绵绵坐回到了沙发上,抚摸着自己的唇瓣。

没有那张完美的唇,但她还是能够体会到那完美的触感,就是那么好。

封逸尘点完餐之后,坐在了她的旁边。

她根本不假思索的,靠了过去,头放在他的肩膀上。

他身体僵硬,却很纵容她的故意。

故意的在她肩膀上磨蹭。

总是很容易刺激他的敏感点。

“你这三天就是去找韩溱了吗?”夏绵绵问他,拉开话题。

“嗯。”

“什么时候走的,是我和龙一走之前,还是之后。”

“之后。”封逸尘回答。

她就知道他不会随意的丢下她。

一定是会确保她的安全之后,才会离开。

“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就走了?”夏绵绵耿耿于怀。

虽然当时她没有很生气,但后来等他这几天,她真的很冒火。

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为什么?”她问。

他不回答,她就一遍一遍的问,他总会回答。

他说,硬生生的憋出几个字,“难以启齿。”

难以启齿?!

夏绵绵忍不住笑,大笑,“你是怕我嘲笑你去整容的事情吗?”

封逸尘不说话了。

这货要不要这么闷骚。

她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比如你给我整得这么漂亮,我不挺满意的嘛!”

“……”封逸尘看着她。

“对啊,我知道了你的全部。”夏绵绵说,“是韩溱告诉我的。”

封逸尘脸色一紧。

“他就是个大嘴巴。”夏绵绵笑,笑着故意说,“还知道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想听吗?”

他沉默。

夏绵绵也不多说。

现阶段,培养感情最重要。

所以她跪坐起来,又准备去偷袭。

然而。

然而,门外的铃声突然响起。

这个杀千刀的。

封逸尘很自然的去打开房门,客房服务推着华丽的晚餐进来,一盘一盘放在了餐桌上。

那个奢华。

她就一个人吃而已。

有不要嘛?!

封逸尘给了小费,让工作人员离开。

“过来吃饭。”封逸尘招呼她。

她坐过去,坐在椅子上。

封逸尘转身就打算走。

她的小手一把拉住他的衣角。

“我吃过了。”封逸尘解释。

“我要你陪我。”可怜兮兮。

封逸尘坐在了她的旁边。

她就是很喜欢他纵容自己的样子。

她很愉快的吃着晚餐,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她根本就吃不了多少。

但她喝了整整一瓶红酒。

喝了红酒之后,脸蛋开始红霞满天飞,眼神也开始迷离了。

封逸尘无语。

也不知道阿九为什么这么喜欢喝酒。

记忆中,她好像就突然嗜酒了,就突然变得很喜欢。

他俯身准备抱着她去那边沙发,然后让客服进来收拾。

刚起身,身体突然被她一个蛮力,他直接撞到了餐桌上,后腰有点痛,而下一秒,那个非常不知检点的女人,直接爬上了餐桌,将他半压了下去。

两个人距离很近,已经有餐盘滚到了地上,好在地毯够厚,没能碎裂。

“封老师,你还记得我们去国外旅游的那次吗?”夏绵绵问他。

他看着她。

“那次,在沙滩上,在餐桌上,就是这样的。”

“阿九……”

“我喜欢你叫我阿九。”她笑,咯咯的笑得很开心。

然后身体倒了下来,趴在了他的胸口上。

他以为她喝醉了。

当然不是。

她趴下来只是为了给他脱衣服而已。

她的小手非常灵巧的,解着他的纽扣。

“阿九。”封逸尘当然感觉到了她的异样,握住她的小手,“我带你回房间睡觉。”

“就是睡觉吗?”

“我不想……”累坏了你。

“可是,我想。”夏绵绵眼神直直的看着封逸尘,带着委屈的眼眸中,带着酒气的小嘴里,带着红润的脸颊上,请于一片。

封逸尘喉咙微动。

“封老师,我很想。”她说,说得很动情。

然后。

她就感觉到了他的吻,主动亲上了她的唇。

他的手,开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就见不得她委屈一秒是吗?!

她很积极地帮他脱衣服,很积极的帮自己脱衣服。

整个房间大厅,时不时的响起餐盘掉落的声音,时不时响起女人暧昧的声音,到处,淫乱一片!

夏绵绵被封逸尘抱进了浴缸里。

她真的好累。

骨头散架了有木有!

她趴在他身上,任由她帮她清洗,清洗得很透彻,清洗到,仿若周围都开始升温。

他抱着她回到他的大床上,用浴巾帮她身体擦干净。

然后找了一间自己宽松大T恤以及自己的内裤,给她穿上。

内裤好大,都可以当她的短裤了。

她其实更喜欢什么都不穿。

她被他抱在怀抱里,睡觉。

“封老师,我送给你的内裤你穿过吗?”夏绵绵突然想到。

封逸尘明显身体紧了一下。

“所以你打开看了是吗?”夏绵绵笑得邪恶。

封逸尘依然不说话。

“下次记得穿给我看。”

封逸尘当没有听到。

这害羞的男人。

她非常幸福非常幸福的躺在他的怀抱里。

这辈子最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让她在5岁那年,碰到了封逸尘!

两个人,在激情之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

天亮。

夏绵绵睁开眼睛。

封逸尘呢?!

她真的已经神经质了,真的很怕一睁眼,他又不见了。

她慌张的情绪,在看到浴室有人的时候,才缓缓地让自己放松了下来。

她掀开被子,赤脚走在地摊上,走向浴室。

浴室中,某人正在方便。

某人方便的地方,还挺精神。

封逸尘转头看着夏绵绵非常大胆的审视,然后动了动身体,背对着她。

又不是没见过。

她嘟嘴,关上浴室门,揉着自己的乱糟糟的头发准备打开外阳台的落地窗。

楼下似乎响起了门铃声。

她自然的下楼,自然的去打开房门。

以为只是客房服务而已。

然并卵。

门口站着的人,爱莎。

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题外话------

我的小金主们!

要雨露均沾。

不要只宠幸封老师,要重新一下小猪和何源好不好!

否则,他们会伤心的,很伤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