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他的五年(真相必看),心寒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店门口,爱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也这么看着自己。

彼此之间又是一番打量。

爱莎平静的说,“BOSS呢?”

“在上厕所。”

“我找她。”她倒是很平静。

“那你稍等。”夏绵绵说完,直接将房门关了过去。

没想过放她进来。

站在门口的爱莎,脸色都青了。

她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

她真的很想杀了夏绵绵这女人。

夏绵绵转身上楼。

身上依然松松垮垮的穿着封逸尘的衣服和内裤,赤脚走在楼梯上。

封逸尘从楼上下来,此刻大概已经洗漱完毕,换了一套家居服,戴上了口罩。

“爱莎在门口。”夏绵绵说。

封逸尘微点头。

他下楼。

然后自然的将她搂抱着,和她一起又下了楼,在总统套房的客厅。

封逸尘去了门口。

夏绵绵犹豫了一下,还是非常自觉的,跟了上去。

封逸尘转头看她。

夏绵绵眼神闪烁,闪烁着,淡然依然死皮赖脸。

封逸尘那一刻似乎是笑了一下,但他戴着口罩,她看得不明白。

但她看到了他眼神中的温暖,如沐春风一般。

她突然想到他在床上的样子,那双好看的琥珀色眼眸,总是散发着情欲的味道,然后,很性感。

他的眼眸,真的好美。

封逸尘自然的打开了房门。

房门外,爱莎脸色铁青。

她看着封逸尘,又狠狠的看了一眼夏绵绵,直白道,“卢老叫你回去。”

卢老。

夏绵绵眼眸一紧。

所以,是卢老救了封逸尘吗?!

是吗?!

她好奇,但她没问。

她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爱莎,真怕这女人疯狂的往封逸尘身上贴。

其实爱莎也喜欢封逸尘。

没她那么直接,但但凡稍微熟知的人都知道,都知道她喜欢封逸尘,相比于她,显得矜持了很多,至少不会把自己脱光了在他面前,当然也有可能前车之鉴,不敢这么做。

“我忙完了手上的事情,会回去。”封逸尘冷漠。

“BOSS。”爱莎叫他,“今非昔比,我希望你知道,我们现在的立场。”

“还不需要你来提醒。”封逸尘依然,不留情面。

爱莎的脸色有些微变。

在夏绵绵面前的封逸尘,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难以靠近。

当然,没有夏绵绵也不能靠近。

她的主动,他只会冷漠无比。

爱莎转身,“随便你吧,反正我就是把话传送到位。”

“嗯。”封逸尘微点,就是生疏无比。

爱莎起身离开,离开的那一刻,她回头,“BOSS,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还要来找这个女人,她这5年生活得这么好,并没有因为你的离开而有任何不同,她甚至已经和龙一住在了一起,你却还是会因为她成为她水性杨花的对象,我真的为你不值。”

封逸尘没有说话。

爱莎也知道得不到封逸尘的回答,走了。

走了之后。

酒店房间就安静了很多。

封逸尘很自若的把房门关了过去。

他回头看着夏绵绵,看着她突然的沉默。

封逸尘似乎并太在意爱莎说的,他开口道,“我叫客服早餐,还是一起去外面吃。”

“封逸尘。”夏绵绵那一刻似乎才回神,回神直直的看着他。

封逸尘回视着她的视线,看着她无比认真的模样。

她说,“你相信我和龙一是清白的吗?”

“我相信。”

“我和龙一没什么。”夏绵绵说,“我和龙一没有上床。”

“嗯,我知道。”封逸尘点头。

他信任她,说什么都信。

“而这五年我生活得也诶有爱莎说的这么好,我经常看心理医生,我总是出现幻觉,觉得你还活着,你还在我的世界,然后总是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需要靠安眠药入睡。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看上去正常,看上去正常的生活着,实际上,我这几年很想你。”

“嗯。”封逸尘还是点头。

点头,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丝。

她说,“前几天看到你,我也以为我自己出现了幻觉,还在不停地找心理医生,以为自己又要失控了,才知道了,原来是你真的回来的。”

“对不起。”

“我不怪你,我知道你不回来肯定有你自己的原因,而我也坚信,只要你还活着,你一定会回来,一定会。”

“我会的。”封逸尘很笃定的将她的陈述句再次做了肯定。

夏绵绵灿烂一笑,“你是不是这五年也很想我?”

“很想。”

“那为什么一直不回来?”她还是想要知道。

本来,她不想这么急的。

不想这么急的知道封逸尘5年来的事情,但爱莎出现了。

她承认她有了危机感,不是怕爱莎能够抢走封逸尘,而是怕,很多世事难料,很多生不由己。

天下从来都没有白吃的午餐。

卢老就算对封逸尘再有情义,也不会对他无欲无求。

这本就是一个现实的生存主义。

“我受伤很严重。”封逸尘说。

“嗯。”夏绵绵点头。

脑海里突然就浮现了当年爆炸的场景。

想起来,心口还是会痛还是会怕,还是会背脊发凉。

她紧咬着嘴唇,听着他继续说道,“当时你和龙一离开,炸弹剩下了最后几秒,我也以为我活不下来了,尽管在那个时候,我最终解开了我的捆绑,用了很长时间,其实如果不是当初我母亲一直给我打针让我身体毫无力气,我想我可能会有机会逃脱,在成为杀手成为你们的BOSS这么多年期间,在没有人授课的情况下,我自己揣摩着学了很多自救的方法,我想可能有一天,会用来自救,也可能会用来救你。”

夏绵绵就是知道,他其实主要就是因为后者。

她很容易被感动,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

他倾其一生,就真的是在想要她活下来。

在这不太容易活着的黑道世界上,平安的活下去。

“当时你和龙一先走,随后炸弹爆炸,炸的那一刻,我跳进了海里,不可避免被炸弹伤得很厉害,身体被弹进海里很深很深的地方,却也因为是海水的给的缓冲力,我并没有死,当然其实如果不是有人救我,我可能也会死、”

“是爱莎吗?”

“嗯。”封逸尘点头,“我在海里昏迷了,炸药的撞击力也让我的身体无法负荷,甚至五脏六腑没有一处完整,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被爱莎一直托着托着,她没放弃我,一直没放弃的带我离开,想要医治我。后来爱莎说,她在那片海域找了我很久,用尽所有的力气就是不放弃,就是觉得我不可能死,然后我还真的没死。”

夏绵绵咬唇。

对比起来,她当时在做什么。

当时,抱着他的“骨灰”哭得撕心裂肺。

她那一刻反而觉得自己还比不上爱莎。

爱莎就是可以那么艰辛他不会死,而她却就默认为,他已经死了。

她眼眶很红。

要是当初当初她执意的回来,可能就会见到他。

可能就不会经历这五年的离别了。

然而当初龙一是真的真的没有给她任何希望,让她根本就找不到你有再回去,甚至找不到勇气。

“我被爱莎从海水里面救出来,我们在海平面漂流了很久,我当时奄奄一息,而她就一直拖着我,拖着我,然后回到了一个海岛上,然后又背着我去了金三角,这段时间太长,花了大概有5天时间,爱莎和我到达卢老的地盘时,我几乎已经没有了活命的征兆,爱莎也差不多,她身体流了很多血,那时候才知道,她那段时间刚好生理期,而她就算用了生理棉布,也不可能在海水里坚持这么长时间,导致,她下体血流不止。”

夏绵绵紧咬着嘴唇。

她不想知道,不想知道有个女人真的为他牺牲了这么多。

封逸尘说,“我被卢老救了下来,用了最好的医疗,我昏迷了大概有半年时间,一直在生死关头被抢救了过来,这样一直一直反复,有一天我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阳光,刺眼的在自己眼前,我很庆幸我还活着。”

“我也是。”夏绵绵拼命地点头。

“但是即使活着,还是没办法下地,没办法起身,没办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卢老告诉我,我身体的机能很差,他在这半年时间,很多次都已经有了放弃我的打算,但最终都被爱莎给拦了下来,爱莎说,我一定可以活下来一定可以很好地活下来。”封逸尘说得很平静。

但谁的内心会是冷的。

会是冷漠的。

只是谁比较会伪装而已。

他又说道,“后来,我又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我接受了很多器官的移植。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现在看到的这具身体,有很多零件并不是原装货。”

“……”这个时候还可以这般开玩笑嘛?!

“但心脏还是我的。”封逸尘没有说哪些地方不是原装,就说了他的心,“但是心脏也很不好,因为当时受伤很严重,我做了大大小小好几场心脏搭桥手术,然后在后天养了很久很久,才恢复到可以正常人的地步。而都不能做剧烈运动,我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得靠营养液来维持生命,我有段时间,连嘴都张不开。”

夏绵绵眼前模糊到看不清楚。

她不仅仅是伤心他所遭遇的一切,她还很后悔很难受,为什么她当时没有陪着他。

她要是可以陪着他多好。

“我是在我受伤后的一年半开始下床的,但并不代表可以下地,我脚筋受伤很严重,脚关节粉碎性骨折,没办法用力没办法自由行走,我又花了很长时间,用了各种先进的技术,卢老带着我几乎走遍了全世界,帮我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而这个不威胁到生命但却对生活有着巨大影响的康复工作,做了很多长时间,做了有整整2年,才让我再次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自理。”

“所以生活不自理的时候,是爱莎帮你的吗?”夏绵绵突然很认真地问道。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咬唇,“好吧我不介意,反正,就算摸了也得不到。”

封逸尘似乎是笑了笑。

她吃醋的样子,他心口会莫名很暖。

他说,“半年前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也没有过问,但半年后没有。”

解释半年前他昏迷中他不清楚,但是一旦他有了意识之后,他没让。

就这样就够了。

对她而言,她知道这个男人心一直向着她就够了。

她抱着他的身体,忍不住就是想要把他狠狠的抱着,绝不松手。

“为什么4年之后就来找我?”既然,4年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状态,为什么不来找她。

他沉默了一会儿。

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讲的吗?!

她又抱紧了他。

怕他会离开自己。

“天下没有任何事情是能够白拿的,卢老在我身上做了这么多,我必须回报。”封逸尘说。

她知道。

道上规矩,都是这样。

卢老就算再欣赏他,也不可能真的对他一无所求,甚至于因为很欣赏,因为知道封逸尘的能力,所以更会用尽办法将他留在自己身边,为他效力为他卖命。

“我恢复如初之后,开始帮他处理他的各种黑道生意,开始出面给他解决很多危险的事情。”封逸尘这段时间得尤其的不在乎,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本来的出生,也到处都是危机重重,再次回到那个环境,也不过如此。

但夏绵绵那一刻却很不开心。

她很清楚,金三角的地方,比当年的组织更乱更危险。

她不想他去!

“但就算是为他处理任务,你也应该回来的。”夏绵绵还是不悦。

“我其实回来过。”封逸尘说,“一年前当自己能够自由行走的时候,就回来过。”

夏绵绵瞪大眼睛。

她不太相信。

是没来找她吗?!

“我来找你,但你没有看到我。当时你和龙一一起,接送一个小孩上下学。”

夏绵绵完全没印象。

而封逸尘的运气是有多好,她基本上很少很少会接子倾上下学,这就被他给撞到了。

我看你们很般配,我看你笑得很开心。

“你知道那孩子是谁的的吗?”夏绵绵反问他。

他点头。

“所以你真的可以连老婆孩子都不要。”

“龙一和你没有血缘关系。”

“我他妈和你也没有!”夏绵绵怒吼。

封逸尘怔住。

“没人告诉你吗?韩溱那货没有告诉你!”夏绵绵气急败坏。

“没有。”他也才和韩溱取得联系。

那几年,他身边唯一跟着的人只有爱莎。

而爱莎自私的也没有通知任何人,她大概是怕有人知道他还活着,然后通知了夏绵绵。

爱莎这些年对他做的所有,他很清楚。

只是心里清楚而已,没想过做任何回应。

“封逸尘,阿某才龙瑶的儿子,阿某才是,你特么的就是从垃圾堆里面捡回来的臭小孩!”夏绵绵说得很大声。

真是气死了。

一年前分明就已经回来了,却好意思离开,却好意思,抛弃妻子的就走了。

这个王八蛋,这个超级大坏蛋!

封逸尘那一刻明显打击过度。

怎么可能?!

“你不用有任何怀疑,当年你被龙瑶绑着在海上漂泊的时候,龙瑶亲口说的,阿某也亲口说的,龙瑶只是把你当杀人工具,你以为她对你这么心狠,真的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吗?!只是因为,你不是她亲儿子。”

封逸尘整个人石化。

夏绵绵其实都不想这么打击他的。

但这货真的很欠虐。

还以为,还以为他们是亲表兄妹,还以为他们在做这么禁忌之事儿?!

这傻货!

有时候真不觉得比凌小猪聪明得到哪里去!

“当年还把我送给你阿某。”夏绵绵突然想到。

封逸尘那一刻完全风化了。

夏绵绵才没有管封逸尘的情绪,她故意说道,“当年阿某怎么就不上我,当年阿某怎么就不上我……唔……”

封逸尘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唇。

这货也觉得背脊发凉了吗?!

想到自己差点就让她真的乱伦了,应该恨不得想要杀了自己!

想到当年自己的愚蠢。

想到分明两个人可以很好,很好,却因为很多不知道的事实而发生了这么多天崩地裂的事情。

她就感觉到封逸尘的唇又急又疯狂。

不是说不能碰到才做过整容手术的地方吗?!

这么主动这么激情这么毫不顾忌……

“啊!”夏绵绵惊叫。

好痛。

封逸尘这个不知道轻重的男人,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狠狠的咬在了她的唇上。

她看着他嘴唇离开。

彼此之间,还有那么晶莹剔透的一丝液体,那么暧昧不清。

他伸手,宠溺的擦拭着她的嘴唇。

她皱着小眉头。

无声的抗议。

“对不起。”他说对不起。

对不起他咬了她,还是对不起当年自己的愚蠢。

“我曾经怀疑过你不是龙天的女儿,但我从没有怀疑过,我不是龙瑶的儿子,我从出生开始,她就一直陪在我身边,她不会亲近我,但我能够感受到她的存在,她如此不能忽视的存在感,她如此给我灌输的很多很多,痛苦和仇恨。”

她点头。

她可以想象,还是那么小那么小的封逸尘,一直不停的被龙瑶荼毒一直不停的承受着自己的小心灵无法承受的痛苦,她觉得很心痛。

“所以你当初去龙门,就是为了验证我的DNA。”韩溱给她说过,此刻她却更想从他口中得到确认。

“嗯。我寄希望你不是。”封逸尘说,“但你是。”

“很受打击吗?”

“很受打击。”

“那你就决定不爱我了?”

“我决定让你活下去。”封逸尘没有正面回答她。

但这个答案,已经诠释了他所有的情绪。

所有复杂的情绪。

“所以你就不经过我的同意,帮我整容,让我误以为,我就是夏绵绵,我他妈还真的以为老天有眼,让我重生了,我特么还特别的有优越感,总觉得这么天雷轰轰的事情,也有一天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果然只有小说中才有情节,我特么的就被你耍得团团转!”夏绵绵赌气。

封逸尘那一刻应该也有些无语。

要是早知道,早知道他不是龙瑶的儿子……他也不用忍得这么辛苦。

也不用,身体忍得这么辛苦。

鬼知道他当年,在面对她裸露的身体时,都经历了些什么,经历了些什么心理和生理的折磨。

“但是封老师。”夏绵绵摸着他的脸颊,摸着他不知道何时取了口罩然后坑坑洼洼的脸颊,“我还是很感谢你,感谢你让我活了下来,感谢你对我的不离不弃。”

封逸尘抿唇。

她说,“从今以后不要离开我了好吗?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不管遇到任何伤害你伤害我的事情,我们都不要分开了,不管什么误会不管什么深仇大恨,不要再离开了好吗?”

“好。”他一口答应。

就是这么答应了她。

她其实知道,他们的路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顺畅,但她不在乎,她仅仅只希望,只希望他再也不要离开自己。

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那么真实的在自己的耳边回荡。

“对了。”她突然想到什么,抬头看着他。

“嗯?”封逸尘一脸宠溺。

“你和爱莎没什么的是吧!”她问。

认真地问。

“我和她没关系。”封逸尘说。

“但她说你欠她一条命。”

封逸尘那一刻又点头了,“我是她救回来的,她说得很对,我确实欠她一条命。”

夏绵绵望着他。

“刚刚不是说道,她为了我在海水里面浸泡,为了我背着我走了很久吗?她当时下体血流不止,也是从鬼门关里面转了一圈回来,后来听说,她当时因为生理期的原因身体受到很大的创伤,后来没能保住子宫。”

夏绵绵喉咙微动。

“意味着,她以后再也不能为人父母。”

夏绵绵点头,那一刻无言以对。

以前可能并不在乎,对她们杀手而言,不能为人父母是一件多正常的事情,生命都是有限的,还别说什么为人父母了,然而因为自己有了孩子,才会有一丝触动。

“不仅如此。”封逸尘说。

夏绵绵又是这么看着他。

“当时爱莎把我带回卢老地盘的时候,卢老被爱莎感动了,对这个女人很欣赏,所以在爱莎一次又一次求着让卢老救我的时候,卢老给出了条件,有两个。第一,让我醒了之后,让我身体恢复了之后,我必须效劳于他。爱莎自然想都没有想的答应了,对她而言,我活着更重要,以后的生活,那是以后的事情。”

夏绵绵觉得那个时候要是面对这样的问题,她也会。

“第二。让爱莎跟着他,做他的女人之一。”封逸尘说。

“爱莎也同意了?”

“嗯。”封逸尘说,“所以现在,爱莎是卢老的女人。”

夏绵绵此刻情绪有些波动。

她承认她对爱莎有了一丝敬意,也多了一份同情,甚至也会想要感谢,然而,她突然又很庆幸,还好爱莎已经是卢老的女人,如果不是,如果不是的话,爱莎都欠了封逸尘的一条命了,她要让封逸尘上她,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不会和爱莎做什么。”封逸尘那一刻直白,似乎知道她脑袋里面在想什么。

夏绵绵有些脸红。

感觉自己被戳穿。

“但我确实欠了爱莎。”

“我明白!”夏绵绵点头。

她虽然依然不待见爱莎,但她是她男人的救命恩人,她至少不会再对她,充满敌意。

“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封逸尘说。

这几年的事情,就在这么短时间的事情,他全盘交代。

“你为什么一年前回来过,看着我生活得很好走了之后,一年后又回来做什么?”夏绵绵问。

“回来收购封尚。”

“还是放不下这个集团?”

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家族企业,还是会为之可惜。

“是说过,要送给你。”封逸尘直白。

夏绵绵又被感动了。

就是被他感动得稀里糊涂。

以前她固执的想要封尚集团不过只是因为当时故意的在和封逸尘作对,而且她不知道自己身份,总觉得钱多不是坏事儿,其实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想要,而这个男人却还是一直记得。

明明以为她已经和龙一在一起了,却还是会回来帮她收购,然后送给她吗?!

对比起来,她真的觉得自己好自私。

以前的自己自私到她好想钻地洞。

“当年,在海船上,在你和龙一都需要营救的时候,你是不是对我很心寒?”夏绵绵一字一句问她。

“没有很心寒。”他说,表情微动。

是想到当年的一幕一幕吗?

“没有吗?”

“没有。”封逸尘直白。

所以这个男人爱她爱得好没原则。

“从你一刀插进我的胸口的时候,就已经心寒过了。”封逸尘补充。

夏绵绵想吐血。

“而后看着你跟着龙一一次次的从我眼皮子底下逃走,然后又回来救他,然后又离开……”封逸尘说,“就不想了。”

“很难受吗?”夏绵绵问他。

“还好。”

他总是还好。

不会像她一样,那么嫉恶如仇!

分明,他受伤更深,但他却从未想过要来报复!

“真的不难受吗?”才不相信。

“当时心死了。”封逸尘说。

夏绵绵无言以对,心口真的很痛。

都是她辜负了他。

她说,“封逸尘……”

“没关心。”封逸尘淡笑,“至少你还活着。”

这是他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动力吗?!

看着她还活着,就好了?!

“阿九。”封逸尘说,“我一直觉得我对不起你,让你涉入到我的……嗯,龙瑶的血海深仇之中。”

“别告诉我你对我这么好只是因为对我的愧疚?!”卧槽,这会很打击人的。

她宁愿他爱她,也不要这么多其他情绪。

“因为很爱才会愧疚,我没有那么多其他情绪,不会对一个和自己毫无相关的人产生怜悯。”

“好吧。”夏绵绵灿烂一笑。

知道他是爱她的就好。

其他,她都不想知道了。

她拉着他的手。

他的手还是那么好看,她甚至还能够想到,他手指给她带来的极致欢悦,她说,“封老师你相信吗?”

“嗯?”

“其实,当时在救走了龙一之后,我是想跟着一起,一起的。”夏绵绵说。

封逸尘看着她。

“当时我为什么会救龙一,因为我觉得我是欠他的,而他真的不应该为了我为了我们而这么死了,这样就算我们活着,也不会心安,所以我根本没有思考的想要先把他救走,然后抱着你一起,石沉大海亦或者,粉身碎骨……但是……”

但是。

“在我准备那么做的时候,龙一敲晕了我!”她眼眶红透,那一刻分明还很委屈。

------题外话------

昨日奖励:zengyuan529、霖霖妈咪、cjl0319、牡丹姐姐、紫竹梦

今日问题:好啦,宅有时候真的太忙可能也坚持不下去了,所以这本书的问答环节暂时告一段落,谢谢亲们的支持,亲们现在畅所欲言,小宅现在去清理上周没有奖励的亲们,爱你们哦!

今日有二更,所以跪求月票。

今日还有福利哦,再次跪求月票!

推荐清风恋飘雪新文《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