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知道,我很爱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我准备那么做的时候,龙一敲晕了我!”她眼眶红透,那一刻分明还很委屈。

封逸尘面对着她的一脸委屈,一个吻又轻轻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他笑,笑而不语。

夏绵绵蹙眉,审视着封逸尘。

那一刻就是知道,就是突然知道,敲晕的这个决定,和封逸尘有关。

她说,“你让龙一这么做的?”

他没有回到。

“是不是?”

“我只是假设有这个可能的情况。”封逸尘说。

当时他对阿九其实是真的死心了,他想他和阿九这辈子应该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很多种原因,比如阿九不信任他,比如他和阿九的身世,比如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太多,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太多,但也会在某一个瞬间觉得,或许以阿九的脾气,可能会有那么一瞬间想和他同归于尽,她性格有时候也会很偏执。

所以在那艘船上,他对龙一说,如果最终夏绵绵来了,就带着她走,不用管他。

他甚至看到龙一恍惚在离开那一秒回头也看了他一眼。

现在看来,那一眼似乎是在道歉。

“封逸尘!”夏绵绵都要感动晕了。

为什么这个男人要对她这么好。

好到她都觉得她不是一个真实的个体存在。

她好想把这个男人狠狠地狠狠地圈住,再也不要他离开自己一步,她想包养他,什么都给他最好最好的,还想把心窝子掏给他,告诉他她到底有多爱他!

爱了好多好多年。

“封老师。”那么多话,夏绵绵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她此刻只想告诉他,“我们永远不分开了好吗?”

什么都不期盼,她只想他能够在她身边。

“好。”封逸尘点头,“但是,我明天过后,要回去金三角。”

“我跟着一起去。”

“阿九,那里并不安全。”

“你刚刚还说和我不分开的,一会儿就变卦。”

“听话,我会回来。”

“不要!”就是倔强得要死。

封逸尘无奈。

夏绵绵撒娇,“我不想和你分开,我都还没和你做够。”

就是还想要。

还想要他。

封逸尘分明脸红了。

“你不想吗?”她问得还很认真。

“你不觉得累吗?”

“累啊。”夏绵绵说,“腰酸背痛腿抽筋,但是我爽啊。”

某人分明笑得一脸得意。

夏绵绵用手指了指他的鼻子和嘴唇上面部分,“昨晚有碰到吗?”

“没有。”

“什么时候可以拆开?”

“韩溱说5天后。”

“好。”

“你很在意吗?”封逸尘问。

“不在意。”夏绵绵很肯定。

“真的不在意吗?”封逸尘不相信。

“真的不在意。”

“那我不整容了。”封逸尘说,

“封老师,不带你这么开玩笑的。”可以复原,当然还是盛世美颜更养眼。

“口是心非。”

“……”这货就是故意套她话的吧。

太坏了。

她扑过去,就去亲他。

就去亲他的嘴唇。

就是留恋他全身的味道。

“等等。”封逸尘阻止。

“你还需要准备吗?”

“该吃早饭了。”

“我想先吃你。”夏绵绵邪恶一笑。

“听话。”他宠溺的一笑,“我怕你一会儿,低血糖。”

夏绵绵蹙眉。

这货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是在暗示她什么吗?!

夏绵绵就这么思想很不单纯的看着他,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看着他刚打完客服电话,自己的电话响起。

那一刻,她突然一阵紧张。

就怕封逸尘接到电话就弃他而去,也怕他接到电话就会有很大危险。

她看着他自若的接通,“封董事长。”

原来是,封铭严。

吓死人了。

她深呼吸,也知道封铭严找他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

封逸尘挂断电话之后,说道,“他让我去谈谈股份转让的事情,上午十点。”

“他没发现你是封逸尘?”夏绵绵蹙眉。

分明形态这么像。

“他怀疑过,但我给他看过我的脸了,我就相信我不是了,而且在他面前,我故意压低了声带,你之前不也学过变声的吗?”封逸尘说。

夏绵绵点头。

“吃完早饭想不想跟我一起去。”封逸尘问。

“你带我一起去,那不是要气死封铭严吗?”夏绵绵偶尔觉得封逸尘也不傻。

“你高兴就好。”

“我简直不能太高兴。”夏绵绵笑,笑得喜笑颜开,“封老师,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知道,我很爱你。”封逸尘说得认真。

又被感动了。

又被这个闷骚男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她红着眼眶看着他。

他凝视着她的深情。

两个人的嘴唇在靠近……

酒店响起敲门声。

夏绵绵瘪嘴。

煞风景。

封逸尘回神,去打开房门。

客服给他们准备好早餐,离开。

夏绵绵和封逸尘坐在一起,一起吃饭。

她都不知道她有多久没有和他这般了,她就眼巴巴的看着他。

“我比饭菜更好吃吗?”分明是一句催促她吃饭的话。

但她就是可以理直气壮的理解错误,并给与了非常肯定的答案,“是的。”

“吃饭,还要谈正事儿。”

“上床也是正事儿。”夏绵绵嘀咕。

封逸尘给她那了一份土司,“多吃点。”

夏绵绵贼笑。

多吃点体力更好,所以她给他剥了一个煮鸡蛋,“你也多补补。”

两个人温馨无比。

夏绵绵真的很享受很享受两个人的二人世界,就这样平平静静的二人世界,她从来不知道,这份时光会这么的幸福,5年前,她却从未为此而珍惜过。

而她因为她享受,所以压根忘了要把子倾带过来见封逸尘。

封逸尘也没有主动提起。

可怜一直想要爸爸的封子倾,就这么被人遗忘了。

吃过早餐之后,封逸尘换了一身得体的正装,并让客服给夏绵绵买了一套正装的衣服,两个人一起出了酒店大门,坐在原来那辆黑色轿车上,司机还是那个司机,经历了惊心动魄倒还安然无恙。

封尚集团,门口早有两个人在此恭候,看着他们出现,连忙恭敬无比。

一行人走向封尚集团。

直接去了董事长办公室。

封铭严和封逸睿以及他的私人律师在,

本来一脸笑容,在看到夏绵绵那一刻脸色一下就变了。

夏绵绵倒是笑得很好看,“二叔。”

“你怎么来了?”封铭严口吻不好。

“我让她来的。”封逸尘直白。

“卡特先生,你和夏氏联合来故意针对我?”

“和夏氏没关系。”封逸尘似乎并不想废话,他直白道,“如果封董事长现在不和我谈股份的事情,我也没必要和你浪费时间,明天一早我要离开驿城,出国在外的时间不定,回来之后,可能封尚集团早就,四分五裂了!”

封铭严当然能够听出来他的威胁,但也确实无力回天,只得忍着脾气,“这边谈。”

封逸尘护着夏绵绵一起,走向会议桌。

封铭严将股份转让书拿出来,递给封逸尘。

封逸尘审视,看了一会儿,伸手递给身后的律师。

律师详细阅读,然后对着封逸尘恭敬道,“和之前我们谈的没有修改和变动。”

“嗯。”封逸尘点头,点头对着封铭严说道,“我可以签字了。”

说着,律师恭敬地把笔递给他。

夏绵绵看着他潇洒的签下了“肖。卡特”的名字。

他就不怕他的名字是假的合同不成立吗?!

显然,封逸尘貌似不会范这种低级错误。

签订好合同。

封逸尘起身,“感谢封董事长。按照合同约定,一周时间我将会把所有的费用转入你的指定帐户。”

“应该是恭喜你,你现在才是封尚的董事长。”

“不尽然。”封逸尘说。

封铭严诧异的看着他。

“我收购,只是为了送给她。”封逸尘转头对着夏绵绵。

夏绵绵得意的一笑。

封铭严那一刻差点没有气得眼睛都鼓圆了!

“卡特先生!”封逸睿突然开口,“你才到驿城可能不太清楚,她已经结婚并有一个5岁大的孩子了,而且她在男女方面一向不检点,还希望你最好好清楚她的为人,几十个亿的股份,还请三思。”

封逸尘还未开口,夏绵绵说话了,“别吃不到普通说普通酸,之前不还说想娶我来着?!”

“那不过是我随口说说的。”

“那不过是你想利用我!但是封逸睿,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愚蠢的,你真的以为他不知道我的所有吗?”夏绵绵笑得好看,“下次擦亮眼睛好好看清楚,你叫的卡特先生到底是谁!”

“你什么意思?!”封逸睿火冒三丈。

“字面意思,自己揣测!”夏绵绵丢下一句话,拉着封逸尘离开。

走得很潇洒。

又停了停脚步,“对了,记得收拾好,过几天”

封逸睿狠狠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夏绵绵到底想说什么!

封铭严那一刻反应过来,“刚刚走的人是,封逸尘!”

封逸睿一怔。

虽然背影很像,但声音,但样貌?!

怎么可能?!

“一定是!”封铭严笃定,“快看看合同上签的是不是肖的名字。”

封逸睿连忙拿过合同,“是的。”

“那就好玩了!”封铭严说,“封逸尘聪明也被聪明误,他不知道签的本人的名字,合同是不会生效的吗?!”

“可是怎么证明他就是封逸尘啊,他脸都那样了,他的护照什么的,又都是对的,怎么可以证明他不是?!”

“废话!”封铭严对自己儿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他老爸不过是去云游四海了,又不是死了,亲子鉴定还不行?!”

“爸你真聪明!”封逸睿兴奋。

封铭严笑的狡诈,“等他拨款了之后,我再好好拿出我的致命武器,到时候,封逸尘可真的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逸睿,你和你弟都得好好跟着我学学,商场上就得需要这份谋略!”

“是,我一定好好跟爸爸多学学。”封逸睿笑得一脸邪恶。

两父子以为可以得逞什么!

俨然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封尚集团大门口。

封逸尘和夏绵绵坐进小车,回酒店。

封逸尘说,“合同律师明天拿过来,签字之后,封尚加上之前我受够的一起,百分之四十三就都是你的了!”

“一定要给我吗?”

“没给你什么嫁妆。”封逸尘说。

亏他还记得。

当初那么抠门。

买钻戒都还板着一张臭脸,也不知道这货当时是怎么绷住的。

她真的好想采访他一下。

兴致刚起。

电话响起。

她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接通,“你有什么话迅速。”

凌子墨拿着手机,这是有多不被待见。

他说,“我就是打电话给你说一声,可靠通知,封铭严已经把股份售出,也就是说,封尚就已经是那个人的了。”

“谁让你来告诉我,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不都去勾引野男人了吗?”

“是啊,就是勾引了野男人,所以把封尚的股份勾引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你说什么!”那边震耳欲聋。

夏绵绵不由得将手机微微拿开,“能淡定点吗?”

“你特么真有这本事儿,封尚真的变你的了,变你的了?!”那边完全不相信。

“真的。”夏绵绵云淡风轻。

“哥哥我服气!”

“那我挂断了了。”

“等等。”凌子墨突然想到什么,“你丫的不会是背着我,故意和人勾三搭四的,然后为了不让我来分封尚的股份吧?!”

“是啊,你猜对了,我就是想要独吞。”夏绵绵直白。

“你都不会解释一下吗?!”凌子墨欲哭无泪。

也知道夏绵绵的人品。

“我说凌子墨,你是不是很无聊。”

“你怎么知道?”那边笑得猥琐,“我其实打电话给你是想晚上和你一起吃饭来着。”

“你和居小菜吵架了?”

“没吵。”

“冷战?”

“额……”

“能不能像个男人一点。”夏绵绵说,“会主动沟通吗?”

“她不听。”

“能死皮赖脸吗?”

“不敢。”

“那你可以去死了。”

“夏绵绵,我一个人真的很无聊,你就晚上陪我吃饭吧,我保证别把自己喝醉!”凌子墨可怜巴西。

她完全知道,此刻的凌子墨处于情绪无比低落的状态。

她有些犹豫,用眼神询问封逸尘,晚上要不要凌子墨过来一起吃饭?

封逸尘直接选择了摇头。

这个冷漠的男人。

她回复,“我没空。”

“夏绵绵,哥哥平时对你不好吗?”凌子墨怒吼。

“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重色轻友,拜拜!”

猛地一下挂断了。

挂断后,还是会有内疚。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凌子墨好像是挺难受的。”

“嗯。”他点头。

“你都不想看看他吗?这么多年,他其实也变了很多。”

“不想。”封逸尘直白。

凌子墨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哭晕在厕所。

夏绵绵就这么一直审视着封逸尘的脸色。

审视着……

“你该不会是怕他嘲笑你现在的模样吧?!”夏绵绵一口笃定。

某人不在自在的将头转向了一边。

夏绵绵忍不住笑,男人果然也很臭美啊!

……

凌氏大厦。

凌子墨看着,各种暴躁。

夏绵绵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亏哥哥这几天对她这么好,这么照顾有加,有了野男人,说翻脸就翻脸,说翻脸就翻脸!

气死了气死了。

他气得头顶都在冒烟了。

却最后,还是理智的理智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夏绵绵这些年,尽管看上去和龙一很亲密,实际上他也很清楚,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而她真的愿意踏出自己那一步,我其实很欣慰。

尽管有点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兄弟,可谁让封逸尘就真的让夏绵绵守了整整五年活寡呢!

他处理这一些工作上的文件。

就这么让自己的日子过得这么无聊透顶。

每天下班后还不走,还要在办公室待着,就是发呆。

而他不走,秘书和助理也不敢先走,就算他让他们走,他们也不走。

他也很无语。

下午5点30,他只得下班离开。

他开着车有点漫无目的。

回去居小菜会很不开心,不会去又能去哪里?!

和那些猪朋狗友吃饭。

他实在不想和他们嬉皮笑脸,本来想要找夏绵绵倾述的。

那个不要脸的,这一刻想到又是一肚子气。

他转悠着转悠着,就把车停靠在了家里小区。

还是回来了。

没地方去,还是灰溜溜的回来了。

他走进电梯。

真的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他好像都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居小菜没有见到他的凌小居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按下大门密码。

那一刻还让自己笑了得灿烂。

房门打开。

家里一片温馨。

凌小居在客厅跟着幼儿节目一起跳舞。

居小菜坐在沙发上陪着她,佣人正在盛饭菜,是准备开饭了。

他的出现,让所有人都转头看了他一眼。

他其实有些尴尬。

以往凌小居还会跑过来欢迎他,至少不会让他如此不自在,此刻的凌小居也不知道是跳得太投入还是因为很久没见他对他没了感情,就这么看了她一眼,继续玩自己的。

他有些无语。

换上拖鞋进去。

“先生你回来了。”王嫂很热情。

“嗯。”

“正好马上开饭了。”

“好。”说好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居小菜。

看着她,无动于衷。

也好。

总比反感的好。

“我去换件衣服。”他说。

看似对王嫂说,实际上在说给居小菜听。

显然她没听。

他走进卧室。

夏绵绵说,有话要说清楚。

他能说,他真是怕了居小菜了吗?怕了她的很不待见吗?!

他换下西装,穿上舒适的家居服,那一刻拿出一只烟,在阳台上抽了起来。

他觉得他要平稳一下情绪。

他抽了一会儿。

门外响起敲门声,随即房门推开。

居小菜站在他的门口,看着他在外阳台上抽烟,眼眸顿了一下,“吃晚饭了。”

“一会儿就来。”他说。

尽量不表露任何情绪。

其实那一刻有些受宠若惊。

哪怕,居小菜其实并没有任何感情。

他看着她转身离开,似乎又想到什么,回头,“少抽点烟。”

她提醒他。

是在关心吗?!

关心他的身体吗?!

“小居不喜欢烟味。”

“……”他就是喜欢,自以为是。

他说,“嗯,不抽了。”

居小菜直接离开了。

他将还剩下半截的烟蒂熄灭。

熄灭了之后,转身去了浴室,把自己冲洗了一遍。

而后,才出了卧室,走向餐桌。

“先生你都好久没有回来吃饭了,你多吃点。”王嫂很照顾他,给他夹了很多菜。

“谢谢王嫂。”

王嫂笑了笑。

饭桌上还算安静。

凌小居突然开口道,“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妈妈了?!”

------题外话------

好啦。

二更来也!

虽然有点晚,但小宅还有福利啊!

所以小宅是不是可以得瑟!

那啥,更文勤快写福利还这么勤快的作者君,妹纸们还不赶紧来侍寝吗?!

对了,得瑟过头差点忘了求月票了!

月票月票!

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