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情绪爆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妈妈了?”凌小居突然开口,很认真的问道。

凌子墨被这个问题怔住。

当然,居小菜也没想到,凌小居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小居吃饭。”居小菜在喂她,口吻有些严肃。

但此刻非常认真的凌小居小朋友根本就没有听到一般,再次问道,“爸爸是不是?”

“你怎么会怎么认为?”凌子墨故意笑了笑,看上去很随意的样子。

“睿宝的爸爸和妈妈都是这样的。”凌小居小朋友说道,“睿宝今天告诉我和子倾,说他爸爸妈妈离婚了。他爸爸有了新的老婆,他爸爸和妈妈再也不会在一起。”

凌子墨摸了摸凌小居的头,“那是别人家。”

“不是的。睿宝说他爸爸经常不回家。”

“爸爸是因为工作忙。”凌子墨解释。

“睿宝说他爸爸也是这么说的。”

“……”凌子墨无语。

凌小居继续道,“睿宝说他爸爸因为不喜欢他妈妈了,所以现在要离婚要搬出去不和他妈妈再睡在一张床上。可是你和妈妈从来都不睡在一张床上,你也经常不回家,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妈妈!”

越说,凌小居越是委屈。

还突然特别动情的眼眶一红,哭了出来。

凌子墨真是佩服他女儿的演技。

他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别哭了,没那回事儿。”

“哪回事儿啊?”凌小居反问。

显然氏没听懂。

但这一刻完全是对他的为难。

他说,“爸爸很喜欢妈妈,没有想过离婚。”

他好不容易才和她再结婚。

“爸爸你没有骗我吗?”凌小居无比认真的问道。

“没骗你。”凌子墨也很认真。

他真的很喜欢居小菜。

很喜欢很喜欢。

“爸爸我相信你。”凌小居嫣然一笑。

凌子墨总是会被她甜蜜灿烂的笑容所感染。

他真的很庆幸他们家的小棉袄,总是给他带来内心深处的温暖,让他不至于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人。

“快吃饭吧。”

“嗯。”凌小居点头。

凌子墨反而食不知味。

他看着凌小居在居小菜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凌小居的性格比较像他,没有什么烦恼,比较开朗,还有点单纯的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甚至很健忘,就是上一秒可能还在做一件事情下一秒就忘了。

这样的凌小居,会不会有一天,也会遭遇他的后尘。

他觉得自己想的太远了。

“对了。”凌小居小朋友又开口了。

就知道她是一个想到哪里就会说道哪里的小朋友。

“今天姑奶奶来看过我了。”凌小居说。

“谁?”凌子墨脸色一下就难看了。

“姑奶奶啊。”凌小居看着自己爸爸奇怪的脸色,“就是你姑姑啊,你都不认识啊笨蛋。”

凌子墨抿唇。

那一刻的情绪变化,即使很隐藏也能感觉出来。

他说,“她来看你做什么?”

“就是给我买了我最喜欢吃的棒棒糖。”凌小居说,“还说很喜欢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好假。”

凌小居自顾自的说道。

“她对你做了什么吗?”凌子墨问

“没做什么耶。”凌小居摇着小脑袋。

凌子墨还想问什么,居小菜开口了,“没做什么,就是在放学的时候,大门口等我们,然后硬要晒糖果给小居。”

“嗯。”凌子墨点头。

“她应该是来找你的。”居小菜说,“她说和你有些不愉快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介意,但她现在找不到你,公司也不让见,电话也让接,你也不去别墅看她,她说有什么事情你们是一家人好好商量。让我转告你,之前的事情是她的不对,她们现在都很后悔。”

“你不用理她。”凌子墨直白。

“我没有离她。”居小菜也没什么情绪,“不是小居提起,我也没打算告诉你。你们家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不希望牵扯到我,还有小居身上。”

你们家的事情。

她果然从来没有想过,那是我们家的事情。

他说,“嗯,我知道。”

“小居吃饭。”居小菜说完之后,对着凌小居威逼利诱道,就真的,又把他隔壁在了心门之外。

他感觉,他好像真的找不到什么机会可以和居小菜好好聊天。

他真的开不了口。

那种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排斥,他本能的就想要退缩。

吃过晚饭之后。

居小菜带着凌小居出门去下面的小区走一会儿。

凌子墨就回到房间,然后躺在床上发呆。

默默的发呆。

然后好久,听到了凌小居的声音,她真的是一个很活泼很开朗的孩子,真的没有因为他和居小菜不太好的关系而导致她的性格内向,反而还特别神奇的自来熟,对谁都能交朋友。

他听到凌小居说,“爸爸呢?”

“爸爸睡了。”居小菜淡淡的声音。

“这么早就睡了吗?”

“爸爸很累。”她在为他做解释吗?!

“爸爸这么累吗?”凌小居小朋友似乎不理解,“为什么爸爸这么累?”

“爸爸加班。”

“爸爸加班就会很累吗?”凌小居说,“睿宝的爸爸也说他爸爸一回来就说累。妈妈,你和爸爸到底是不是相亲相爱的?!”

凌子墨听着居小菜很久都没有回答。

而凌小居小朋友俨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一直在纹一直在不停的问。

“是相亲相爱的。”居小菜说。

说得那么,言不由衷。

凌子墨那一刻淡淡的笑了笑,也知道居小菜只是在对小居敷衍而已。

大人总会有一些善意的谎言。

“那今晚你和爸爸睡好不好?”凌小居问。

“我和爸爸睡了,你和谁一起睡?”居小菜反问。

“我要自己睡了!”凌小居非常认真的说道,“我今天才知道,睿宝,子倾都是自己睡的,他们说勇敢的孩子都是自己睡!”

“他们是男孩子。”

“小苹果也是自己睡。”凌小居反驳。

“小居你还小,你自己一个人睡蹬被子什么的,感冒了怎么办?”

“我不会,我会好好盖被子的。不要啦,我就是要一个人睡,我就是要一个人睡!”凌小居开始撒娇卖萌,“我不想被睿宝还有小苹果嘲笑自己!明天有分享课,老师让我们分享自己最最勇敢的事情,我明天要分享我一个人睡觉了!我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声宣布。”

“小居!”

“我不听!”

凌小居和居小菜显然是争执了起来,凌小居一边撒娇一边又在发小脾气。

一般不是违背原则的事情,居小菜都会默许。

这次也会。

因为凌小居的小表情真的很严肃。

而且但凡她说不的时候,她都是一脸小委屈,面对着她的小脸蛋小眼神,她拒绝不了。

她说,“那你晚上不要蹬被子。”

“好。”凌小居保证的点头。

“那今晚妈妈让你一个人睡。”

“谢谢妈妈,我好爱你。”凌小居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一个人的喜欢。

从来不。

居小菜觉得内心很暖。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这辈子有小居陪着自己就好了,其他人都不重要。

其他人都可以一起,得过且过。

凌子墨在卧室里面,将她们的话听得很清楚。

当然他不觉得居小菜和选择他一起睡,即使家里卧室都已经被占满。

现在才不到9点。

凌子墨翻来覆去自然也是睡不着的。

他起床,打开卧室的门。

王嫂在做家里客厅的清洁,看着凌子墨出来,“先生是需要喝水吗?”

“不。麻烦王嫂帮我换一下床单。”

“这个是前台才换的。”

“麻烦了。”

“好。”王嫂也不多说,笑着去拿了干净的传单被褥,一会儿就换了下来。

换完之后,王嫂又回到客厅做清洁,凌子墨在客厅看电视。

居小菜从凌小居的房门出来,出来那一刻还听到凌小居的声音说道,“妈妈关门。”

显然是被凌小居赶出来的。

王嫂上前问道,“小居真的要一个人睡觉?”

“嗯。”居小菜点头。

让她也很无语。

她本来以为只是说说,她本来以为她至少可以陪着她睡着,然后她睡着了她在和她一起睡她也并不知道,哪里知道,她直接就把她撵了出来,说要自己一个人睡,大大的床上,堆满了都是陪她一起睡觉的玩偶。

“其实锻炼小居一个人睡也好,现在好多小朋友从生下来开始,就是自己睡了。”王嫂说道。

“是啊,也不应该对她保护得过分了。”居小菜也知道自己在对待凌小居的事情上,真的没有太给凌小居独立的空间。

“那我去给先生房间在加一床被子。”王嫂说。

自然是以为他们会一起睡。

凌子墨装作没有听到的,在看电视。

那一刻没有看到居小菜的神情,但他没有听到她的反驳。

王嫂拿了被子,做完清洁之后就回到了卧室。

此刻居小菜也已经坐在了他旁边的沙发上,在静静的看手机,看一些时事新闻。

晚上10点。

一般情况居小菜早就睡了。

此刻却一直坐在这里,偶尔去房间里面看一眼凌小居。

凌小居小朋友还真的一个人睡得挺好,她去看了两次,都乖巧的睡得很熟。

她总觉得,今晚会失眠的是她。

她会很不习惯没有小居在身边陪伴。

“还不睡觉吗?”沉思的那一刻,耳边听到了凌子墨的声音。

她转头看着他。

“你去睡吧,不习惯的话,我睡沙发就好。”凌子墨说。

居小菜轻抿了一下唇瓣。

“床单我让王嫂都换过了,早点睡。”

“你打算睡哪里?”她问。

“沙发也可以。”凌子墨说。

“回屋睡吧,我还没那么矫情。”居小菜说。

是真觉得没什么必要。

之前不愿意和凌子墨一起睡觉那是因为她确实很想照顾小居,当然也有对他的排斥,但既然小居现在可以一个人睡觉了,她也没有任何借口在和凌子墨分房,至少在他们没有离婚之前,他们还算是合法夫妻,躺在一张床上,是所有合法夫妻都在做的事情。

凌子墨点头。

承认那一刻其实有些,心跳加速。

他说,“那你先睡,我再看会儿电视。”

“嗯。”居小菜从沙发上离开。

是知道凌子墨是夜猫子,不过了深夜12点怎么都不会睡。

她去房间洗了澡,换上了保守的睡衣,然后躺在了凌子墨的床上。

是两床被子,自己盖自己的那床,其实和分房睡也没多大的区别。

她不过就是有点睡不着而已。

身边没有小居,她果然会失眠,果然会失眠。

房门突然又被人打开,很轻。

那个进来的人动作也很轻。

他走到自己那边,轻轻的躺了下来,躺在她的身后。

她是背对着,那一刻恍惚能够感觉到他的视线。

她转身,看着他。

凌子墨那一刻还没来得及回神,就被居小菜逮个正着。

“我洗过澡了。”他连忙解释。

不是没洗澡就上床。

“我知道。”居小菜说。

看得出来,吃饭前他就洗过了。

凌子墨那一刻有些尴尬。

尴尬的转身,背对着她。

而后,他也感觉到居小菜翻了身。

两个人就是背对着背,彼此之间的距离还很远。

凌子墨微微的松了口气。

闭上眼睛入睡。

入睡。

他能够感觉到居小菜晚上起来了很多次,大概是没办法放心凌小居所以总是起来看看她。

两个人这么多年的第一次同床共枕,其实并没有什么激情澎湃的事情。

和以往差不多。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很早。

不知道何时养成了早起的习惯,不管当晚多晚才睡觉,就是自然就醒了。

他转身,看着身边睡着的居小菜。

居小菜不知道是不是半夜起床的时间太多,导致现在反而睡得很沉。

他就看着她长长的头发,柔软的在枕头上,看着她露在外面白皙的颈脖,看着她的手臂也放在床单外。

他真的是不由自主的去将她的手臂轻轻的放进了她的被子里,然后帮她拧被子。

然后又情不自禁的俯身,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不敢再往下。

即使很想亲她的小嘴。

她熟睡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那么恬静那么美。

他心满意足的起床,动作很轻的洗漱,换了衣服离开。

离开之后。

那个熟睡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还能够感觉到刚刚她额头上如羽毛划过般的触感。

她抿唇。

抿唇,翻身又让自己睡了过去。

凌子墨提前离开了家门,然后去外面的早餐店吃了早饭,慢悠悠的去公司的时间刚刚好。

而他今天的心情也还算不错。

他坐在办公室,秘书都能够感觉到他的情绪,“凌总今天的心情很好。”

“我心情一直很好。”凌子墨说。

骗鬼呢。

有时候分明低沉到,让她都不敢笑。

“凌总今天的心情特别好。”秘书笑道,“所以看上去更帅了。”

“有吗?”凌子墨还很臭美的摸了摸自己的发型。

“有的。”秘书拍马屁。

“就你嘴会说。”凌子墨心情好自然也愿意和秘书多说点话。

秘书笑得好看,恭敬的回归到正事儿,“你今天的行程不多,但有两个比较重要的事情,一个是季度财务会,上午十点,财务总监要向你汇报这一季度的一个财务收支情况。下午有一个市研讨会,市政举行了,邀请你参加。”

“嗯,你记得提醒我。”

“好的。”秘书点头,“今天凌总还和黑咖啡吗?”

“卡布奇诺。”凌子墨说。

秘书笑了笑,“凌总今天遇到了什么好事儿,这么甜。”

“怎么了,工作时间太闲了,我是不是应该给你多安排点,让你工作更饱和?”

“凌总我马上出去干活儿。”

秘书小跑步离开。

凌子墨看着她的背影,嘴角一笑,心情是真的很好。

居小菜给她一点颜色,他就可以开一街的染坊。

他让自己投入工作之中。

忙起来就是一天。

却几乎一到下班点,就毫不犹豫的下班离开。

想早点回去。

毕竟居小菜好像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排斥自己了。

他到家。

到家。

凌小居在家里蹦蹦跳跳,看着他回来,突然热情,“爸爸,我今天被老师表扬了。”

“嗯?”

“老师说我现在一个人睡觉,就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小朋友,还给我发贴贴纸了,说我是最棒的小宝贝!”

“是很棒!”凌子墨也想给她发一朵大红花。

要不然,怎么能让他和居小菜同床共枕。

怎么可以让他晚上还能够偷袭呢。

他抱着凌小居在家里玩。

两个人玩得很开心。

居小菜就在沙发上,很安静的看着他们。

然后一般在他和凌小居一起的时候,她基本不会参加。

玩了一会儿。

王嫂叫他们吃饭。

所有人围坐在饭桌前,凌子墨今天胃口奇好,所以吃得有点多,也吃得很香。

“王嫂,房间都收拾好了吗?”居小菜一边喂着小居,一边开口。

王嫂似乎是看了一眼凌子墨,才有些为难的说道,“收拾收拾好了,但……”

“收拾什么?”凌子墨随口问道。

“我让王嫂把之间的杂物间收拾了出来。”

“做什么?”凌子墨茫然。

“我去那个房间睡。以前本来也是一个房间,只是后来没用了,所以放了一些杂物。”居小菜说。

“你不是和我一起睡吗?”凌子墨问。

那一刻是真的有点,没有转过来。

居小菜看都没看他,说,“不太习惯。”

怎么就不习惯了。

昨晚不是好好的吗?!

他也没有做什么啊,她怎么就不习惯了。

他其实真的很冒火。

那一刻真的很想大发脾气,但他就是会忍住,就是会在自己都快要气炸的情况下,忍了下来。

他放下碗筷,“你们慢慢吃。”

口吻还好,但显然是很生气。

居小菜看了他一眼。

王嫂忍不住说道,“凌太太,你和先生一起住哪里不好,先生其实一直很期盼你可以和他住在一起,连我都能看出他今天的心情不错,都是因为你和他睡在了一个房间,这五年先生对你怎么样,你还感觉不到吗?”

居小菜抿了抿唇,“王嫂吃饭吧。”

就是让她不要再多说。

王嫂毕竟是佣人,也知道不能话多,只好闭嘴。

居小菜喂着凌小居的那一刻顿了顿,说,“小居你都是可以分房睡的大姐姐了,自己吃饭好吗?”

“好。”凌小居今天还在自己受表扬中嘚瑟,所以答应很爽快。

居小菜对着王嫂说道,“你帮我看着她一点。”

“好。”

居小菜也你开了饭桌。

她推开凌子墨的房门。

凌子墨坐在外阳台山,抽烟。

抽烟。

但落地窗关了过来,烟味是散不进来的。

她犹豫了一下,走向落地窗,打开。

扑面而来的烟味让她忍不住呛了一下。

凌子墨熄灭了烟蒂,对着她说道,“抱歉。”

是她自己走进来的,其实也不是他的问题。

“我希望在小居面前,我们尽量可以不要表露太多负面的情绪。”

“嗯。”凌子墨点头。

他刚刚不应该饭都没有吃完就下桌。

他就应该忍受着心都要死了的难受,伪装着自己满不在乎的样子。

居小菜还想说什么。

但又觉得,彼此其实也没有更好的沟通了,她转身欲走。

凌子墨突然一把拉住她。

拉住她的手腕。

她手腕微动,但他没有放开她,反而问她,“是我哪里惹到你了吗?”

“没有。”

“昨晚你才说你没有这么矫情。”凌子墨质问。

居小菜抿唇,“我才发现我其实很矫情。”

“居小菜,你到底想我怎么对你!”凌子墨突然从座椅上站起来,手并没有放开她,那一刻分明拽得更紧,“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对你,你说清楚行不行?!不要总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根本就不知道哪里又做了你不喜欢的事情,我承认我很笨,我真的情商不高,我真的看不懂你,我真的不明白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会看我一眼!”

居小菜被他突然的暴躁吵得有些懵。

“你能直白的告诉我,我我到底哪里不好行吗?我这五年一直在改一直在改,改掉自己所有的坏脾气,我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一直在努力的尝试的做一个好爸爸做一个好丈夫,你能给我点肯定可以吗?你能不能让我觉得,我在你面前其实是有存在感的,其实是有那么一丝存在感的!”凌子墨真的忍不住了。

他承认他真的很怕居小菜的对他再次的反感,但他更怕,她突然的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对他半点感情都没有!

他紧紧的看着她,看着她平淡无奇的脸。

看着他不管多暴躁的事情,她都是对他如此的沉默以待。

安静的空间。

凌子墨等了好一会儿,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答案和回复。

他突然松手了。

他果然太瞧得起自己了。

居小菜对他早就心死了,她的心跟着另外一个男人,尘封在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他说,“你睡这里吧,我去睡杂物间。”

居小菜心口似乎有些波动。

凌子墨发脾气的时间他看过,不发脾气一直隐忍的时候她也见过,但唯独,她基本没有看到他在刚发完脾气那一刻,突然就可以这般的安静下来,安静得好像刚刚的情绪只是幻觉。

她说,“不了。”

就是会拒绝他的好意。

但他就是会很固执。

固执的突然从落地窗进去,直接开始收拾子的东西。

衣服,洗漱用品。

“凌子墨,真的不用。”居小菜看着他的举动,叫着她。

她可以固执。

他也可以。

“凌子墨。”居小菜去拉他。

他现在其实有些吓人。

尽管没有什么情绪,但就是这么一直在收拾自己东西的时候,有些让人不敢靠近。

“你别这么幼稚!”居小菜大声说道。

是啊。

他就是幼稚。

从小到大,现在依然很幼稚。

他突然负气的将收好的东西全部扔在了地上。

居小菜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怒气的模样。

“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搬走才好!”凌子墨问她,

居小菜一怔。

“我搬出去住我们之间就没有矛盾了,也没有这么的言不由衷了,你就不用看到碍眼的我了是不是?!”凌子墨质问居小菜。

他其实就应该搬出去。

分什么房。

直接滚蛋就好了。

居小菜不是想和他分房,是根本就不想看到他。

“我没有这个意思……”居小菜说。

“为了小居,所以在得过且过是吧。我承认我很自私,我以为我可以对你无欲无求,我以为我可以任由你在我生命中做任何事情,任何过分的事情都可以,但我这一刻发现,我好像有点忍不下去了,居小菜,我真的是怕了你对我的各种容忍各种无可奈何了!”总觉得他好像就是在强奸她,一直一直在强奸她的人,强奸她的生活!

居小菜看着他。

看着他那一刻似乎眼眶有些红。

他用了5年时间,他以为可以弥补,他以为就算她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他也可以坚持一辈子,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

现在发现,好像不是。

好像不是的。

他忍得很辛苦,而她过得也不开心。

他为什么要怎么自私的,一定要把她圈在自己身边。

他如果不自私,展然就不会死,而她可以和展然生活得很美好。

他真的很后悔。

没有人知道,他多希望把居小菜拱手让给展然。

没有人知道。

居小菜只会觉得,他的阴谋得逞。

他说,控制情绪说,“我搬出去。”

他没有再看她一眼。

他蹲下身体捡起自己刚刚扔掉的东西。

他捡了一会儿,也觉得自己根本抱不走那么多东西,他去房间里面拿了行李箱,然后开始收拾。

有些胡乱的将自己的衣服自己的东西往里面塞,本来可以装下很多的东西的大箱子,此刻却以为他的粗鲁而没装下什么,他甚至有些暴躁的在对着箱子发脾气。

他很暴躁。

对,他就是一个暴躁的人,他不是这5年隐忍的这样,一点都不是!

“凌子墨,你闹够了吗?”居小菜那一刻也有些发脾气。

“闹?!”凌子墨笑。

他就是在闹。

他忍够了。

“刚刚不是还说了要在小居表面好好的吗?你现在这样你让我怎么给小居解释?!”

“那是你的事情!”凌子墨冷漠。

“你果然还是这么自私。”果然还是这么,只考虑自己的情绪。

凌子墨收拾在行李的手突然顿了顿。

是啊。

他就是一个自私的人,她不是早就知道吗?!

他突然放开行李,他对着居小菜一字一句道,“对,我很自私,我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从来不,所以现在我还想上你,上了你再走!否则我觉得自己很亏!”

居小菜看着他。

看着凌子墨就这么靠近了自己。

不是故意在吓她。

------题外话------

嗯,小猪也开始发飙了。

那啥,继续求月票,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