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陪他们比较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鎏金会所,纸醉金迷。

凌子墨其实也不爱来这里了,觉得这种地方不是他这把老骨头可以耍得动的地方,可除了这里,他也不知道还能去什么地方。

他总觉得他这5年把自己过得有点人不人鬼不鬼的。

他点了很多歌去,叫了很多酒,一边喝着酒一边唱着歌。

他唱歌一向不好听。

自己听了都想哭。

何源就这么忍受着凌子墨的鬼哭狼嚎。

他也不知道凌子墨哪里来的自信,还能唱完一首又一首,没完没了。

他自然安静很多。

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喝点小酒。

这段时间他的日子还是循规蹈矩,即使没有封尚收购案,这么大个夏氏,要做的事情还是很多,他还不至于空闲了去,就是总觉得,日子少了很多激情。

好吧他承认,他也不是一个激情的人。

从小就不是。

他就是死板到,有时候反而会被人嘲笑。

他倒了一杯,刚拿起准备喝。

凌子墨突然一屁股坐了过来,坐在他的旁边,“何源,你平时不爱来这种地方?”

何源点头,“除了应酬都不来。”

“我以前经常混这种地方。”凌子墨说,“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大的魅力,就是和我的那些猪朋狗友一起,在这里面纸醉金迷。现在我那些朋友全都成家立业,几乎很少有人过来了。”

“嗯。”何源点头附和着,“人都会成熟。”

凌子墨点头,“是啊,人都会成熟,曾经觉得喜欢到要命的东西,现在反而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何源淡笑。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凌子墨情绪很低落,即使刚刚跳得很嗨。

“对了,你有女朋友吗?”凌子墨问。

“没有。”

“这么多年一直没有?”

“一直没有。”

“真好。”凌子墨突然幽幽的感叹。

特么越来越羡慕洁身自好的男人了。

“不太好。”何源苦笑,“我父母也在催我交女朋友了。”

“催你你就交啊,像你这样的钻石王老五,还怕没有人要吗?要不要哥哥给你介绍点资源?”

“不用了。”何源连忙拒绝,“我还是觉得顺其自然的好。”

凌子墨也不强迫。

在感情的事情,他最没有的就是发言权。

何源看着凌子墨自顾自的一直在喝酒,“你和居小姐之间,过得不太愉快?”

“嗯,不愉快。”凌子墨点头。

“她看上去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何源说。

虽然和居小菜接触的时间不多,但能够感觉得到,她人很好,很温和很恬静。

怎么都觉得会是人妻良母的最佳人选。

之前他还挺可惜,可惜居小菜这朵小花,还是插在了凌子墨的身上,但后来他们结婚之后看到凌子墨的改变,也会如大众都以为的那样,浪子回头金不换,居小菜算是苦尽甘来。

这才5年

5年,就又开始发生变了?!

“她看上去确实很好相处。”凌子墨笑着,默默的重复何源刚刚的话。

准确说,她除了和他之外,和任何人都很可以很好相处。

而他就是走不进她的内心。

在她心里面,展然胜过一切。

他真想把展然从地里面挖出来,挖出来问他,能不能好好死,能不能不要这么阴魂不散!

他总是幼稚的想一些幼稚的方式来让自己以为自己生活还有乐趣。

他一直在喝酒。

何源也陪着他,当然不会像他那样喝太多。

喝到一半。

大门被人敲开。

一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女人出现在包房中,很自然的走向了凌子墨。

如此妖娆的身体,站在凌子墨的面前,娇嗔道,“凌少,没想到你这么久了还会大驾光临,会所真是受宠若惊。”

“你进来做什么?”凌子墨没什么耐心。

女人说,“哎呀看你说的。我不过就是进来看看你。”

“你有什么话直说,想要给我们塞小姐就不必了。”凌子墨直白,太了解这种妈妈桑了。

“你看你,什么叫塞啊,不过就是想要然凌少多照顾一下生意,你也看到了,现在的小姐行情不好,不怎么好混了,小姐都快要吃不起饭了!看在咱们多年的交情上,就帮妈妈咪点两个啊?!你放心,我知道凌少的脾气,两个姑娘绝对不会乱来,就帮你倒酒陪你们唱歌,绝对不会碰你们行不?”

凌子墨无语。

这小姐行情现在是有多不好。

“凌少,和妈妈咪这么多年的了,你就给妈妈咪一点面子好不?你想这么多年了,妈妈咪什么时候求你了,也真的是被逼无奈啊,我们的妹子也都是走投无路才会走上这条路的,你就给她们一点生路行不?再这么接不到客人,会所都要撵人了。”

“……”凌子墨转头看了一眼何源。

何源没有明显拒绝,即使没有说答应。

他想了想,“你叫进来吧。”

谁让他一向心地善良。

而且妈妈桑确实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这般塞过小姐,他也当是做好事儿积德。

也不知道这样的积德有没有用。

妈妈桑兴奋的说道,“还是凌少阔气,那我马上交姑娘们进来。”

凌子墨点头。

然后对着何源说道,“想不想结束你的处男生涯?”

何源颤笑。

凌子墨当然是开玩笑的。

他现在劝人杀人犯法也不会劝人卖淫嫖娼,自己在这地方,跟头摔得有点重。

一会儿。

进来了两个小姐。

穿得都很花枝招展。

小姐分别坐在了凌子墨和何源的旁边,两个人都很规矩,即使画着很妖艳的装扮,也不难看出确实生涩,不太会讨客人喜欢,别说凌子墨见多了一眼能够看出,何源这种菜鸟也知道这两人应该才来。

小姐给他们规矩的倒酒,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凌子墨反而无聊的主动问道,“做这一行多久了?”

“有3个多月了。”小姐连忙回答着。

“没陪几次客人?”

“对不起凌少。”女人一下紧张,大概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

“不用说对不起,我没觉得你做得不好。”凌子墨说,“就是随口问问,这么长的夜晚,我总不至于把你当空气吧。”

“就陪了3次。”

“还没多少经验。”凌子墨总结。

“我会好好改进的。”女人保证道。

凌子墨笑得很好看。

就是很帅的笑容,在他原本就很阳光的脸上,会让人觉得特别的温暖。

“凌少。”女人看着他。

“怎么称呼?”凌子墨问。

“紫罗兰。”

“噗。”凌子墨差点没有把嘴里的酒吐出来。

紫罗兰就这么木讷的看着她。

她说了什么让他觉得这么好笑吗?!

“果然没有人愿意点你。”凌子墨感叹。

紫罗兰有些低落。

“能不能取一个稍微洋气点的名字,你这么老土的名字,除了50岁的老头子愿意点你,谁还想点你啊。”凌子墨忍不住吐槽。

“我从小就很喜欢紫罗兰,我觉得紫罗兰……”

“行了,就叫黛西吧!”凌子墨给了她一个名字。

“哦。”

“别这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听哥哥的,改成黛西让你走好运。”

“嗯。”紫罗兰只得点头。

“你给我讲讲,为什么你没有回头客。”3个月就陪了3次客人,想想就是因为没有回头客的原因。

“也不是没有的,之前也有一个回头客要点我,但是这里面的小姐竞争太激烈了,其他小姐就背着我去了。当然,妈妈桑也处罚了那个小姐,但最后那个回头客就一直点她了,妈妈桑也就睁眼闭眼了。”

“这也说明你确实不会人家会陪客人。”

“我会努力学的。”紫罗兰又是一脸肯定道。

“突然很想问你,你为什么要进这一行,是家里原因?”

“妈妈桑是让我们说家里不好什么的,其实也不是很不好的,当然要真的特别好我也不可能来了,反正就是家庭条件很一般吧,如果我不做这一行,我就会像很多女人一样嫁一个男人,一个月有着3000来块的工资,每天在家相夫教子,我觉得我不喜欢这种生活,而且伺候男人享受自己又能赚钱的事情,我觉得挺好的。”

“……”你果然很有见解。

“我说错了什么吗?”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没客人了。”凌子墨说道。

“我是不是应该装可怜?”

“废话。来这里的大老爷们都以为自己是上帝来救赎的,你这样的看上去像是需要被救赎的吗?大老爷们反而会觉得你在嫖他,还是免费的,你得装可怜,看人不同装可怜,还得分群体,比如老头子系列,45岁以上的,他们喜欢女人崇拜他,知道吗?崇拜,就是各种觉得他风华绝代啊,事业有成啊,正直壮年啊!但凡他手一碰到你,你就淫叫个不停,说他好棒好棒……”

紫罗兰完全是懵逼。

这是在叫她勾引客人。

旁边陪着何源的小姐那一刻也自然不自然的挪过去,似乎很想听听凌子墨的言辞。

何源好笑。

是真的觉得凌子墨很好笑。

这货太奇葩了,奇葩道居然开始教小姐伺候客人。

他看着凌子墨说得还很认真,认真的给两位小姐分析不同的人群应该用不同的方式。

他突然有一种错觉,觉得凌子墨不去但妈妈桑真的是可惜了!

他起身,离开。

这种环境待久了,还是会有些不太自在,他去外面的公共洗手间透气。

透气。

毕竟他对小姐怎么伺候客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往洗手间走去。

刚迈入男士厕所,晃眼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从女士边走了出来。

显然没有注意到他。

甚至他都跟在了她身后,她貌似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嘴角冷笑。

他还以为她不太喜欢这种地方,也不过是,看上去而已。

他脚步停在一个包房门口。

他在她开门进去那一刻,晃眼看到了里面的乌烟瘴气,里面的男女成群。

他冷笑,冷笑着,却没有转身离开。

他拿起电话,翻找号码,拨打。

那边是响了一会儿才接通。

应该是里面太吵了。

“何源。”对方传来有些新奇的声音,没想到他会突然给他打电话。

“朱鹏,我刚刚似乎看到了你。”

“你也在鎏金会所?”

“在你门口。”

“这么巧,我马上出来。”

朱鹏连忙从包房中出来,看着门口站着的何源。

怎么都觉得整个人的气质不太适合这种地方,却又觉得,他好像能够适应所有环境。

“招待客人?”何源眼眸看着里面。

“这不是,生意不好做,自己投资创业的都给败光了,现在啦只得接了我爸的班,在工地上搬搬砖头。这不,为了一个承包项目,请了人过来喝酒。你在商场上这么多年,说不定能认识,老同学的份上,帮我去问候问候那帮孙子,哥们我实在也是走投无路啊!”朱鹏说得苦口婆心。

何源笑道,“你还有走投无路的时候。”

“哪能有什么办法啊,混口饭吃,老同学你就帮帮忙成不?”

何源点头。

朱鹏简直是受宠若惊。

以前吧他家虽然有点暴发户,但他成绩差,何源成绩好,两个人就不是一类的人。

现在吧他混的也不好,何源已经是高端人士了,他们自然也不是一类人。

朱鹏连忙给何源推开了包房门,两个人走进去。

走进去,里面乌七八糟的,有4个男人,差不多35—40岁之间。还有几个小姐在里面作陪。

其中就有岳芸洱。

岳芸洱不是小姐,但明显今天化过妆了,也换上了比较清凉的衣服,此刻正在和一个男人喝酒,男人的手抓子已经覆在了她的肩膀上,在趁机吃豆腐,岳芸洱也没有特别的反抗。

何源就睨了一眼。

朱鹏当然也发现了他的视线,连忙说道,“岳芸洱,也是老同学了,过来帮我陪陪客人的。”

何源微点头。

朱鹏连忙上前,热情道,“我一个老同学过来了,刚好碰到,这不是缘分吗?!来来来,给吴总介绍一下,这位是……”

“这不是何总吗?!”那个抱着岳芸洱的男人突然就放开了她,连忙上前恭敬道,伸手主动有热情,“你好你好,我是吴中其,我们和贵公司有过合作的,上次贵公司的一个高级宿舍楼的建设,我们是承包商之一。”

何源恍惚。

但他确实没什么印象。

毕竟和他谈的,都不会是这个阶层的人。

“你好。”何源显得很有礼貌。

“你好你好,你来做,来做。”吴中其连忙让人腾出最中间的位置。

岳芸洱自然而然,也退后了好几步。

她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何源。

她一直一直很想避开他的。

她转头看着朱鹏。

朱鹏哪里还有心思管他,连忙也跟着吴中其一起坐了过去,将何源拥簇着。

“朱鹏,你早说何源是你老同学,我们也不用兜圈子兜这么大啊,你看看你,真是把我当外人了!这个项目我就给你了。”吴中其豪迈的说道。

“那真是感谢吴总了,感谢。”

“一家人不说见外话。”吴中其连忙说道,

朱鹏表面附和,心里那个鄙视,丫的刚刚跟我装孙子的时候,不说一家人了!

“那我们多喝点,多喝点。”

“来来来,我敬何总一杯。”吴中其连忙说道。

其他人也因为何源的到来,而显得更加热情了些,小姐都被凉到了一边,就想要陪好何源。

何源也在轮番的轰炸下,喝了不少酒。

喝得有些反胃。

朱鹏在这社会上滚爬这么多年,眼色还是有的,连忙拉着旁边的岳芸洱,“帮何源顶几杯。”

岳芸洱不太愿意。

“姑奶奶,你酒量那么好,就给给我面子行不?回头我多给你一点小费,店里面的销售分成我给你增加行不?!赶紧去。”

岳芸洱犹豫。

甚至在自己还没有动作的时候,朱鹏就已经强迫性的推着她坐在了何源旁边,然后故意热情地说道,“你看你们就和何源和,我还有个美女老同学,她可是吃醋得很。”

吴中其连忙反应过来,也知道自己刚刚太急切了,“对对对,冷落了美女可不是男人一个应该做的事情,来来来,小耳朵,我们喝一杯。”

岳芸洱硬着头皮和对方喝酒。

何源坐在他们中间,看着岳芸洱的主动。

他当然知道岳芸洱是过来给他挡酒的。

他只是有些恍惚。

以前不是不喜欢除了秦梓豪以外的其他人叫她小耳朵吗?他有一次无意的叫了一声,她还给他发脾气来着,说这个称呼是秦梓豪专项,其他人都不可以叫。

他那一刻有些走神。

想到岳芸洱以前的趾高气昂,怎么也没想有过,有一天需要做这种事情,有一天别人也会叫她小耳朵,叫的还很邪恶吗?!

“何总,这里的小姐都不错,你要不要我帮你再点一个……”吴中其献媚,自然不可能把他们用过的小姐给他。

“不用了。”何源说,“这一个就行了。”

说的是岳芸洱。

岳芸洱轻咬着嘴唇。

“她不是,她是朱鹏带过来的,不是你们老同学吗?”吴中其解释道。

当然也没有特别的去否定,反而说出来的话中,还带着些故意。

“是吗?我以为是一样的。”何源淡笑着,“很多年没见了,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你不知道啊。”吴中其笑得更邪恶了,“小耳朵做的事情,可是很多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哦?”

“卖情趣用品,在网上。”

“哦。”何源笑着点头。

“朱鹏还答应了,回头都送我们一些。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没用过,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倒是小耳朵可要给我们亲身讲解才行。”

“那必须的必须的。”朱鹏赶紧说道,“这些东西我们小耳朵可是行家,什么新鲜玩意到她手上她都知道怎么用!”

“小耳朵是不是经常自己用?”吴中其好奇的问道。

岳芸洱没有回答。

“自己用起来和男人做,哪个更爽?”

岳芸洱沉默。

朱鹏也会知道岳芸洱的性格,能够陪他出来陪客人差不多了,这种话她怎么可能说得出来,就连忙解围道,“听说用好了,比真人实战更爽。”

“这样一说我就更有兴趣了。”吴中其毫不掩饰的说着。

“既然吴总这么有兴致,我马上让人给送点过来大家玩玩?”

“不麻烦吗?”

“难得有机会。”朱鹏感激说道,很会见风使舵。

“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朱鹏忙笑着说了几句,带着岳芸洱走向一边,“谁方便送点过来?”

“我回去拿吧。”

“你走了怎么合适!”朱鹏说道,“你弟弟呢,让她帮你送点过来。”

“他今晚值夜班。”

“快递员呢。”

“钥匙在我身上。”岳芸洱说。

朱鹏有些为难,“那我帮你叫车,你快去快回。”

“嗯。”岳芸洱点头。

她其实半刻都不想待在这里。

她觉得呼吸不过来。

岳芸洱直接走出了包房。

朱鹏过去赔笑,“小耳朵说怕别人挑选的大家不喜欢,所以自己要亲自回去拿。”

“哈哈好。”吴中其兴奋无比。

何源看了一眼包房门的方向。

他突然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吴中其连忙说道。

“不用了,你们玩。”

何源起身离开。

走出包房的那一刻,脚步明显有些快。

他走向酒店大门口。

岳芸洱正打算上一辆出租车。

他三两步过去,一把将岳芸洱从车上拉了下来。

“啊!”岳芸洱一阵吃惊。

吃惊的看着何源。

看着他此刻似乎有些怒气。

要知道,何源从来不发脾气,总是文质彬彬总是斯文有礼。

何源也根本没有给岳芸洱说一句话,拽着她甚至是野蛮的帮她拉走。

拉到了一排排豪车的停车场,拉开了其中一扇豪车的门,对着前排司机说道,“你先下去。”

司机连忙下了车。

甚至还非常懂事的走得有些远。

岳芸洱手臂被何源拉的很痛,她咬牙没有叫,就怎么默默的承受。

车内空间很窄,那一刻甚至有些窒息。

“陪他们比较好?”他问她。

突然问她。

岳芸洱没懂。

“和他们上床,比和我更好?!”何源一字一句。

“没有说过要上床。”

“所以就是随便吃吃豆腐也可以的是吧。”何源问她。

岳芸洱看着他。

看着他分明生生气,但就是看上去可以出奇的平静。

可他在生气什么!

“摸一下多少钱?”何源问她,冷冷的问她。

岳芸洱直直的看着他。

“摸一下胸多少钱?”何源说。

说着,他拿出自己的钱夹,从里面随便拿了一叠钞票,“这里够摸多少下?”

岳芸洱紧咬着嘴唇。

她真的不知道她那里得罪了何源。

曾经的事情就不能一笔勾销吗?

是不是她曾经对他的那些羞辱,他现在要全部还回来。

如果是这样,她还。

她说,“想摸多少就多少!”

因为看上去真的好几千块。

听说鎏金会所的小姐,一个晚上什么都做,也没这点钱。

何源冷讽。

他把钱扔到她面前。

零零散散的落在了车上,看上去很多。

他伸手。

伸手,直接摸了进去。

岳芸洱咬紧了嘴唇。

她就感觉何源的手,直接抓了上去,然后粗鲁的扯掉了她的文胸,摸得很深入。

她默默的承受着,承受着。

承受着。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的模样,手心中的充实确实很明显。

这是他第一次碰女人,碰得并不爽。

甚至有些厌恶。

他把手伸了出来。

过程也不过一分来钟。

安静无比的空间,谁都没有说话。

好在此刻晚上停车场的灯光不够亮,昏黄中也看不太清楚彼此的脸色。

“下去!”他说。

岳芸洱没有停留,没有把文胸重新弄好,没有捡地上的钱。

她打开车门就走。

“岳芸洱。”何源突然叫着她。

“不要钱了吗?”他问她。

问她。

她咬牙,转身去车上捡钱。

很多很多,到处都是。

因为零散,她一个手都抓不住,所以打开了自己的手包,往里面塞。

塞到最后一张。

那张钱就压在了何源的脚下。

她犹豫了一下,“麻烦你抬抬脚。”

“岳芸洱,有没有觉得,这画面似曾相识。”何源问她。

嗯。

确实是似曾相识。

当初她父亲也是这样,拿着钱扔给何源,让他这种人别靠近自己的女儿。

她说,问何源,“你是不是很有快感?”

“还好。”何源淡然。

岳芸洱也不再多说。

她没看到何源有要抬脚的意思,索性也就一百块而已。

大头都在她的包里面了。

她站起身体,“谢谢。”

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听到何源讽刺的声音说道,“拿着钱去买一瓶好点的香水,你廉价的香水味真的让人很作呕。”

她脚步很快,很快的离开。

她一口气跑到了出租车上,关上车门让司机赶紧走。

就是这么想逃。

想逃离他的视线。

她靠在后背椅子上,突然想了很多。

想起以前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她因为她爸的特殊关系,说直白一点就是送礼送得好,安排在了全班甚至全校成绩最好的同学旁边成为了同桌,那个人不是谁,就是何源。

就是其貌不扬的何源。

她当时就觉得他是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她很讨厌书呆子,而且看上去也很土。

她家里当时还很有钱,在这么一个公立学校里面,其实很有优越感。

因为大多数有钱人都去读昂贵的私立院校了,她当时不过是任性的和秦梓豪吵了架,然后任性的死活要父母给她转学,父母又对她万般宠爱,就给她转了学,然后去了那个她其实都不上的公立院校。

听说里面的人,不是书呆子就是小混混。

而她当时转校过去,又是专车接送,又是穿得华贵,长得自然也可爱无比,硬是引起的全校的轰动,好多人都想认识她,她那会儿真的觉得这些都是平民。

她甚至给何源和自己化了三八线,决不允许他靠近自己一点。

她嫌弃!

那个时候的她就开始化妆就开始喷香水了。

每次喷着香水去学校都会被女生包围,都会说她的香水好好闻。

那个时候她还会非常自傲的说道,香水是她爸爸在国外出差给她买回来的,多少钱多少钱,说出来后所有人都羡慕不已,毕竟对那时候的一般家庭而已,一瓶30毫升的香水卖了几百上千块,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奢侈品。

而她也在这么多人的恭维和羡慕中,越发的高高在上。

想到那个时候的自己有多辉煌,现在的自己就有多狼狈。

何源说得没错。

她的香水就是很廉价,几十块钱一瓶。

她还会舍不得的,难得出门才会喷一点点。

一点点而已。

------题外话------

有二更!

求月票么么哒!

落风一夜/军婚之痴汉男神宠妻录》

翟渊宁,京都排行第一的黄金单身汉。

传闻长相绝佳、权势滔天却有个致命弱点,不能碰女人,牵个女人的手都能过敏。

单瑾喻,京都人见人可怜被嘲笑的魏家媳妇,却是他唯一不排斥能碰的女人?

初次几次见面,翟渊宁只觉得这女人长相一般,性格也懦弱。

再见,对方竟是他外甥抛弃的初恋女友

外甥回国聚会上

她便宜老公带着小三耀武扬威,

“把挡路的人扔出去!”单瑾喻面无表情命令身后的保镖淡淡道。

传言不符实啊!

这时,面前一个长的几乎是他小时候翻版的男孩跑过来喊道:“妈咪!”

翟渊懵逼:……

小家伙同时瞪圆眼睛:“妈咪,这个叔叔长的和我很像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