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我们的婚姻重新开始好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鎏金会所,停车场。

何源坐在轿车内,抽烟。

他随手将衣服扯开了些,莫名觉得有些烦躁。

他抽了几口,熄灭,拿起电话,“朱鹏,我先走了。”

“你不留下来多喝一会儿吗?难得我们老同学好久没见。”那边有些激动,当然是想要借助何源现在的发展招揽更多的生意。

“我有点事情,下次再约吧。”

“那好吧,经常联系啊。”朱鹏连忙说道。

“嗯。”何源挂断电话,挂断电话那一秒,犹豫了一下,“对了,打电话给岳芸洱,别让她过来了。”

“为什么?”他还等着她拿好东西过来给他们分享呢。

何源那么一刻没说话。

突然的沉默让朱鹏一下就反应了过来,“好好好,你们玩好,我给这边解释,我来解释你们尽情玩。”

“嗯。”何源就这么让朱鹏故意误会了。

他挂断了电话。

对着窗户外的司机招手。

司机连忙上车,离开。

这一刻,压根忘了,有个男人还被他遗忘在了夜场。

那个被遗忘的男人说得口水都干了。

他喝了点酒。

两个小姐无比崇拜的看着他,恍若在他身上学到了莫大的学问。

凌子墨都觉得自己不去当妈妈桑可惜了,他转头,那一刻才发现何源那厮不在了?!

话说那厮去了哪里?!

卧槽。

总觉得好像离开挺长时间了。

他打电话过去,那货居然关机。

我滴个去。

没被人这么放鸽子!

“凌少,那你说如果遇到像那种钱不多又想玩小姐的男人,这种应该怎么应付才好?”紫罗兰很认真的请教。

“这个嘛!”凌子墨看着紫罗兰,“下次再传授,今天哥哥也累了。”

“那我帮你按摩按摩?”紫罗兰殷勤。

“别别别,你们别靠近我。”凌子墨连忙拒绝。

“凌少真清纯。”紫罗兰笑着说道。

“那是你们看到我以前!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不早了,哥哥走了。”

“凌少我送你。”紫罗兰连忙起身。

凌子墨挥了挥手,“不要跟着哥。”

“哥,你下次记得点我哦,我不收费。”

凌子墨淡笑。

他走出夜场。

让代驾开车送他去周围的酒店。

他果然比较适合这样的场合,看看那个还是送他到门口的妹纸依依不舍的表情,怎么就这么觉得有存在感。

他分明可以被人好好爱的。

分明可以。

车子停靠在一间五星级酒店,服务员上前帮他提着行李,凌子墨走进酒店,洗澡,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他应该离家出走几天才好。

他琢磨着,喝了点小酒之后,还真的挺好入睡。

他想了想,就走一周吧。

一周,彼此应该都处理好了彼此的情绪了。

翌日。

艳阳高照。

凌子墨掀开被子起床。

居然睡了一个好觉。

他神奇的发现,这么一个人的生活还不错,不用伪装得面目全非。

他洗漱完毕,换了衣服准时去上班。

到达凌氏大厦。

凌子墨心情还上去还不错。

但奇怪的是,周围的人看他的脸色反而有些变化。

哥今天是长帅了吗?!

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敲门而进,汇报今天的行程安排。

凌子墨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听着。

汇报完毕。

“凌总。”秘书娇滴滴的声音。

“嗯?”

“你又上花边新闻了。”秘书提醒。

“哦。”凌子墨不在乎。

“不怕夫人不开心吗?”

“夫人不会知道的。”

“已上头版。”秘书再次好心提醒。

“但她也不会点开。”

秘书微微一笑。

毕竟老板的家务事儿,哪里敢多嘴。

秘书恭敬的离开。

凌子墨放下咖啡,随意的拿起自己的手机。

“凌氏负责人凌子墨婚后5年不堪寂寞,夜店寻欢。”

凌子墨就这么默默地看着。

寻欢你个麻痹寻欢!

他点开内容,里面的照片其实很模糊,但也能看出是他,还有那个改名黛西的小姐,黛西送他离开,在酒店看上去依依不舍。

内容上还写道,夜店小姐对他情深痴迷,看似不舍。

他还真的挺佩服媒体的想象力的。

不过媒体工作者,也就是靠万字吸引眼球,他大人大量,为了别人的饭口,他不计较。

他把手机放在一边,开始处理工作。

上午十点多。

凌子墨刚开完一个高层会议,推开房门就看到了凌小琳。

凌小琳穿着白裙子,打扮得很是清纯,看着凌子墨的那一刻,小心翼翼的不敢靠近,“表哥。”

“找我什么事儿?”凌子墨表情冷漠。

凌小琳咬着唇瓣,楚楚可怜,“对不起表哥,我那晚不是故意的,都是我鬼迷心窍,你不要计较了好不好,我以为再也不敢了!”

“还有其他事情吗?”

“表哥。”

“我很忙。”凌子墨直白。

“表哥,你就不要不理我不要不理我和妈妈了好不好,我求你了,以后我都乖乖的可以吗?”凌小琳泪眼婆娑。

“你可以走了。”

凌小琳跺脚。

她都这样了,他表哥为什么还要这么冷漠。

她咬牙大胆的走向她表哥,就是想要在他面前撒娇。

凌子墨脸色一冷。

凌小琳越过凌子墨的办公桌,走向他面前,“表哥,你就不把我当……”

她亲昵的站在他面前。

从门口的方向看过去,很暧昧。

而此刻,房门还真的就被人推开了。

凌子墨转眸看了一眼,那一眼,顿了一下。

凌小琳也跟着她表哥的视线,转头。

居小菜。

居小菜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凌子墨也诧异。

他眼神淡淡的看着她,看着她好像也没有特别的情绪。

他从办公椅上站起来,拉开了他和凌小琳的距离。

凌小琳不爽。

但那一刻她母亲说了,现在第一步是要取得好感,也就是说,要和居小菜和平相处。

所以她努力的让自己笑了笑,“小菜姐。”

第一次叫她姐。

她还真的受宠若惊。

她说,“你也来找凌子墨。”

“是啊,你也找表哥吗?真是巧耶。”凌小琳说,“平时听说你很少来这里的。”

“是有事儿。”居小菜淡淡然,“没关系,你们先聊。”

说完。

凌子墨以为居小菜那一刻要走。

说真的,他也不想挽留。

尽管居小菜的突然到访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然而居小菜只是自然的走向了旁边的沙发,坐在了沙发上,似乎是在等待。

凌小琳那一刻也有些不爽了。

她也意味以居小菜自持清高的脾气,肯定转身就走了。

没想到居然就这么坐了下来。

她坐了下来,她还怎么撒娇卖萌!

“你先回去。”凌子墨直言。

“表哥。”

“我有事儿,不想再重复。”凌子墨口吻很冷。

凌小琳无奈。

即使很不想走,但看着旁边的居小菜,自己表哥也对自己这么冷言相对,她暗自咬牙,努力让自己笑了笑,“那我明天再来找你。”

笑颜如花。

凌子墨却看都没有看一眼。

凌小琳有些灰溜溜的走了。

居小菜看着凌小琳离开的背影,回头看着重新坐在了办公椅上,低头处理工作的凌子墨,她很少看到凌子墨上班的样子,没想到也会这般严肃。

她起身走向他。

凌子墨抬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其实可以电话沟通的。”

“昨晚你去那里睡了?”居小菜问他。

很自然的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

“酒店。”凌子墨放下手上的键盘,整个人身体靠在高级座椅上,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居小菜,“你应该看今天的新闻了?”

“我没点进去。”居小菜直白。

果然是居小菜一贯的风格。

他说,“我没和小姐做,信不信随便你。”

“我信。”居小菜说。

凌子墨淡然一笑。

难得他会信自己,却好像也不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开心。

他说,“你找我就是问我住在哪里?”

“我希望你回来。”居小菜说,似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们住在一起,一间房。”

凌子墨依然笑着,“别这么委屈了自己。”

“我承认我昨天有些过分。”居小菜说,“不应该不给你任何理由就搬出你的房间,我是因为你姑姑拿着那份DNA鉴定书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很反感!连带着,对你也有了偏见。”

“嗯,我知道了,我姑姑告诉我了。”凌子墨说,“也知道你对我家人有意见,其实我自己对她们也有意见,但没办法,血浓于水,我只能疏远她们,没办法真的和她们恩断义绝!”

“我理解。”居小菜点头。

她其实也没有故意为难。

她单纯的就只是不想她们和他们交际太深而已。

“过两天我会回来的。”凌子墨突然开口。

居小菜看着他。

“让我们彼此冷静一下吧。”凌子墨说。

他觉得他需要好好的透透气。

“凌子墨……”居小菜说,“我们试着好好在一起,我试着忘记展然,你也不要再回到原来的生活了,我们重新开始行吗?”

“不觉得委屈吗?”凌子墨问她。

居小菜咬唇。

“我知道你心疼小居,想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有时候两个人是将就不来的。”凌子墨嘴角轻扬,“而且你忘不了展然。”

她绝对忘不了。

而他以前还曾经妄想过,他能取代展然。

他觉得自己很可笑。

“我可以试试。”居小菜一字一句。

凌子墨真的很想拒绝。

是真的不想再和她这么伪装着自己过生活了,他想学着放手,学着对彼此放手。

“好。”凌子墨那一刻却还是答应了。

给她一次机会,给自己一次机会。

尽管,他觉得成功的几率不高。

“那你晚上就回来吗?”居小菜那一刻甚至是有些迫切的问道。

“嗯。”他点头。

她是怕他在外面乱来,然后给小居一些不太好的负面影响吗?!

“那我让家里做几个你喜欢吃的菜等你下班。”

“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吗?”凌子墨问她,是真怕她忘了然后彼此会显得很尴尬。

“记得。”居小菜说,“红烧肉,葱花鲫鱼,还有蟹黄豆腐。”

凌子墨笑。

她还真的记得。

“我等会儿去帮你买一瓶红酒,喝拉菲吗?”

“都可以。”

“嗯。”居小菜甜甜一笑。

对他,甜甜一笑。

他其实心口还是会波动。

居小菜起身,“那我不打扰你上班了。”

“嗯。”凌子墨点头。

居小菜离开。

离开后,办公室突然就安静了。

凌子墨那一刻好像也装不下去了,也没办法再处理工作。

他其实也没想过离婚,至少居小菜在说不离婚之前,他没想过离婚,但他实在不知道他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和身份去面对居小菜。

他就这么毫无工作心情的在办公室坐了一天。

秘书都很奇怪。

分明刚开始来的时候心情挺好的,现在是被夫人给骂了,毕竟居小菜从来不回来这里的,一有花边新闻就出现,不用想也知道老板被修理了。

可怜的老板。

秘书还在感叹。

就看着她家老板下班了。

准时下班啊。

回家跪搓衣板吗?

无限心疼中。

凌子墨开车回去。

准时准点的回去。

居小菜说可以试试,他就陪她试试。

他下午就让司机给他办理了退房然后把行李送了回去。

他把车子停靠在停车库,上楼。

推开大门。

家里的气氛还是如此。

凌小居很欢快的在家里蹦蹦跳跳,看着他回来,“爸爸,你出差回来了?!”

完了!

凌子墨那一刻完全僵硬。

他忘了给他的小公主买玩偶了。

“爸爸,我的玩偶呢?!”凌小居非常直白。

他好像撞墙。

“小居,爸爸为了赶回来陪你,所以忘了买玩偶了。”居小菜给他解围。

“是吗?”凌小居还是有些小不开心。

“乖啦。”居小菜哄到,“周末妈妈,还有爸爸带你一起去游乐场玩好不好,里面也有玩偶,到时候让爸爸补上。”

“真的吗?”凌小居的小脸蛋瞬间高兴无比,“我周末要去游乐场了,我要去做最高最高的过山车……”

凌子墨转头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回以一笑,“你要先换一下衣服再吃饭吗?”

“嗯。”

他点头,点头默默地走过她身边。

居小菜那一刻似乎也松了一口大气。

她其实也不知道,该如何和凌子墨,好好相处。

凌子墨回到房间,打开自己的衣柜。

被他收走的一些衣服又规规矩矩的放在了柜子里,甚至于,居小菜的衣服也放在了他的旁边,和他的衣服,交织在一起。

不用想也知道,柜子是居小菜收拾的,她的衣服也从她的房间收拾了过来。

他拉开抽屉,看着自己的贴身内裤和她的贴身衣物放在了一起。

他承认,这样的生活他真的梦寐以求。

他随便拿了一条黑色短裤,那了一套家居服,去浴室洗澡。

他今天抽烟了,没控制住自己,所以身上有烟味。

居小菜和凌小居都不喜欢。

他快速的洗完澡,然后出去。

居小菜明显是在等他吃饭,看他出来才让王嫂开饭。

所有人围坐在桌子上。

凌小居开口,“为什么今天的菜我都不爱吃!”

她不开心。

凌小居小朋友的口味和他完全不同。

“乖,小朋友不能挑食。”居小菜说,说着夹了一块豆腐,让她学着自己吃。

凌小居嘟嘴,还是很不开心的吃着。

饭桌上安静着。

安静着。

居小菜突然夹了一块豆腐给凌子墨,“你多吃点。”

凌子墨抬头看着她。

缓缓,“谢谢。”

就还是,很客套。

吃过晚饭之后。

居小菜陪着凌小居玩了一会儿,又给她洗澡然后哄她睡觉。

待凌小居睡着之后,才走出来,看着凌子墨还在客厅看电视。

她抿了抿,转身走向了他们的房间。

凌子墨看着,继续看电视。

居小菜洗完澡在房间等凌子墨。

等了好一阵好像也没见他要进来的意思,她咬牙起身,起身走向客厅。

刚走到门口,迎面和凌子墨对碰。

两个人撞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谁先离开,总之都离开了。

凌子墨说,“我来睡觉。”

“嗯。”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又去浴室简单洗漱了一下,才躺在床上。

依然是两床被子。

凌子墨盖了其中一床,背对着居小菜。

居小菜关掉灯之后,躺在了他的旁边。

不是错觉,居小菜离他好像很近。

越来越近。

甚至,钻进了他的被褥里。

他身体僵硬。

居小菜的销售坏绕着他的腰间。

她把自己贴得很近,很近很近的靠近他的后背。

凌子墨不自在。

他正想开口。

居小菜说,“今晚可以。”

可以上床的意思。

居小菜比较害羞,有些话说不出来。

凌子墨其实没多少兴致。

但这一刻却不想打消了居小菜的兴趣。

不管如何,居小菜从未主动过。

他翻身。

居小菜心口一怔。

他想居小菜既然那么想要试着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而他又愿意和她尝试,就应该尽到丈夫的责任。

他直接将小小的居小菜压在了身下,压在了身下的被子里。

他俯身,亲吻着她的小脸。

那一刻刻意的去避开她的小嘴。

只是不想她厌恶。

殊不知。

那张小嘴主动迎上了他的嘴唇,唇齿相溶。

他没有动静。

她舔了舔。

主动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唇瓣,又进入舔着他的舌头,真的在很努力。

很努力的讨好他。

他回以重重的一吻。

和她接吻的时间也不短了,次数也不少了,她却还是那么青涩,青涩到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兴奋点。

他抱着她,吻了很久。

然后离开已经气喘吁吁的她。亲吻着她的颈脖,轻吻着他的锁骨。

居小菜有些紧张。

以为平时两个人的上床大多数都是直截了当,很少这么多的前戏。

她以前固执的觉得他们不应该这样,但又因为夫妻关系不得不去行驶夫妻义务,现在,现在其实也会有些阴影,但她想要克服。

所以,闭着眼睛,在让自己融入到他的热情。

她轻咬着唇瓣。

而后。

而后,没有任何反应。

她诧异。

诧异的那一刻,在黑暗中看到凌子墨似乎有些急,急切的,但又没有反应,他突然又趴下来,趴下来去亲吻她的身体,又是很久的缠绵。

缠绵之后,还是……

“凌子墨?”居小菜叫他。

凌子墨身体僵硬。

“怎么了?”

“我大概有点累。”

“哦。”她应了一声,默默的点头。

凌子墨放开她,“我去上个洗手间,你先睡。”

居小菜想要说什么。

凌子墨已经离开了大床。

他走进浴室,关上门,看着大大的镜子面前!

简直是晴天霹雳!

谁他妈的可以告诉他一下!

他为什么……为什么不行了!

------题外话------

二更!

二更跪求月票。

亲们么么哒。

月票就是码字动力!

小宅爱你们。

爱你们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