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封老师!/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站在浴室里面,欲哭无泪。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这样!

不不不,一定不可能的。

就是这段时间情绪太压抑,就是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才会导致,身体有了影响,对一定是这样。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在一点点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一定一定不会的。

哥哥那么凶猛,绝对不会!

他这么安慰着自己,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突然想到那天晚上和居小菜也是如此。

也是如此。

本来是打算上了她大家就一拍两散,本来是打算上了之后让居小菜更讨厌自己,然后彼此分开过,那个时候也是如此,他当时并没有在意,以为自己其实就是不想,所以才会没有反应,而且当时的情况他心都凉透了,哪里还有心情管这么多,却没想到,真他妈的是自己不行了!

不行!

凌子墨真的很想撞墙。

他这是遭报应了吧。

他这是遭谁报应了!

他在各种各样的崩溃中,好久好久才走出浴室。

卧室中很安静。

居小菜在床上似乎在熟睡。

他轻手轻脚的过去,默默地躺在她的旁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受着她均匀的呼吸。

她睡了就好。

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份尴尬。

他手往下。

就是好像怎么都没有了反应,他反而越急越……

越是,完全崩溃。

不不不。

他睡觉,安分的睡觉。

过两天可能自己就好了。

他就是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

金三角。

夏绵绵跟着封逸尘,坐着专机又回到了这里。

她曾经以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在踏入这个地方,绝对不在。

就连龙门的声音,她也不想牵扯到这边来。

即使,龙门这几年在龙一的管理下,在道上的名声越来越大,私底下的生意也越来越多,但就是怎么都没有踏入金三角这边,就连有时候海船需要在金三角暂时停靠,夏绵绵也会让他避而远之。

她不喜欢这个地方,甚至有时候觉得这就是噩梦。

她不想回忆所以总是逃避。

越来越奢华的私人停车场。

一辆全球限量的高档轿车在哪里恭候。

这次没有卢老的亲自迎接。

毕竟,现在封逸尘已经算是卢老的下属了,他再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轿车被人恭敬地打开。

封逸尘牵着夏绵绵的手,两个人一起坐进了后座。

夏绵绵很喜欢封逸尘牵着她。

总觉得很暖,总觉得很能让她满足。

车子一路往有些熟悉的街道上行驶。

夏绵绵还能够想起,曾经在这里发生的一幕一幕,那个时候,那个时候自己做的一切,封逸尘应该心都凉透了,凉透了吧。

她不自觉地靠近他的身体,将头埋在他心脏的位置。

这个男人到底是多爱,是有多爱,才会在如此心都死了的情况下,还是会张开双臂迎接她。

毫无怨言。

“快到了。”封逸尘说,嗓音低沉磁性。

夏绵绵点头。

总觉得封逸尘的身体,坐直了些。

这种地方,大概封逸尘也会有忌惮。

车子依然驶入豪华得如城堡一般的建筑物里面。

然后,停靠在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门口。

门口处,黑色西装恭敬的站在那里为他们打开车门。

封逸尘牵着夏绵绵下车。

两个人走进去。

就是家住而已,这里显得像是宴会现场。

偌大的的大厅内,真的是走了好一会儿才到达那昂贵的沙发那边。

沙发那边有很多人。

卢老身边总是会有很多人。

他的贴身保镖就是一支30人的小军队。

不管在家还是在任何地方,这只小军队绝对不会离开他半步。

据说,睡觉都是。

所以卢老的上床,都是在这20个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完成的吗?!

夏绵绵觉得自己的思想果真是有些跳跃的,她不由得转眸看了一眼爱莎,看着那个女人就是这般理所当然的坐在了卢老的旁边,卢老旁边还有四个女人,四个女人当然都是卢老的女人,不过按顺序排位,现在最受宠的应该就是爱莎。

夏绵绵不动声色的打量着。

“卢老。”身边的封逸尘恭敬的对着他。

夏绵绵自然也对卢老恭敬无比。

“回来了?”卢老显得漫不经心,嘴里叼着一根雪茄。

“嗯。耽搁了一点时间处理自己的私事儿。”

“无妨,你总有自己的事情处理。”卢老说道。

封逸尘感谢。

“这不是,夏小姐?”卢老转眸,看着夏绵绵的那一刻,眼神带着审视。

夏绵绵嘴角一笑,“卢老,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我还以为你已经跟着那个叫龙一的男人一起过着好好的二人世界,好好的管理着你们的龙门生意,这突然又跟着我老弟一起回来,还真的让我很诧异。”

“年轻人总有很多,阴错阳差。”夏绵绵微笑。

没有不解释,但也没有深度解释。

卢老被夏绵绵的一句话逗笑。

笑容是真的。

所以爱莎那一刻脸色不好看。

谁都知道,想要让卢老这样的笑不容易。

“年轻人很好。可惜我老了。”卢老感叹,“那些儿女情长爱恨情仇,这些感情对我而言,完全是奢侈品,用不起了。”

“卢老不老。”夏绵绵说,“男人50一枝花。卢老正直壮年。”

“哈哈。”卢老又是一笑,“不知道为什么,从她们嘴里这么说出来我就觉得她们都是在恭维我,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反而觉得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事实就是如此。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夏绵绵一直挂着好看的笑容。

卢老点头,那一刻心情恍若是不错。

他说,“从驿城刚过来,你们也都累了,回房间休息吧。”

“谢谢卢老。”封逸尘很是恭敬。

两个人起身,走向点滴。

这座城堡,这座华丽的城堡,私人居住地,就是会有电梯。

一共8楼。

占地面积差不多可以当一个小型的商场,每一层楼的设计和格局都不同。

封逸尘住的顶楼。

卢老自然用的是最奢华的1、2楼。

封逸尘为什么会选择顶楼,夏绵绵问都不用问就知道,封逸尘喜欢安静。

果不其然。

电梯到达。

这一层楼完全没有任何其他人。

哪里像楼下那般,到处都是黑色西装,到处都是站岗放哨。

“这里我一个人住。”封逸尘说。

“好奢侈。”夏绵绵笑,“还好我来了。”

封逸尘无语。

“平时你和卢老也是一起吃饭吗?”

“嗯。”封逸尘说,“卢老把我当自己人,这里面能够真的长期定居下来的,除了他的四个女人就只有我,还有,他唯一的女儿卡珊儿。卢。

“卢老还有女儿?”夏绵绵惊讶。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封逸尘说,“他把他女儿保护得很紧,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她的成长也不是在金三角,被放置在了国外贵族进行的高档教育,才回来不久。回来之后也封闭了所有的消息,外界依然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甚至偶尔被带出去,大多数人也默认为,她是卢老的女人之一。”

“我听说卢老是不能生育的。”夏绵绵对这个人有做过浅浅的了解。

“不是天生的。”封逸尘说道,“是因为受伤才会导致不能生育。而这个女儿是他受伤前和他其中的一个女人生下来的,所以才会这般保护。”

夏绵绵点头。

两个人走进偌大客厅后的意见奢华房间。

卧室很大。

简直华丽富贵到要命。

地上还铺着厚地毯,卧室中放在躺下7、8个人没问题的超级豪华大床。

卧室的旁边有一扇全玻璃,全玻璃的那边就是可容纳至少5个人的超级浴缸,浴室里面的设计也是让人惊讶到爆。

卧室的另一边,有一个全景玻璃,玻璃可以打开,外面是一个超大的观景台,即使金三角没什么好看的,依然设计了特别奢华的一个平台,上面还摆放着舒适的沙发,供人娱乐。

夏绵绵在想,不熟悉的人在这里面应该会迷路吧!

应该会迷路吧。

“累了吗?”封逸尘问她。

“你要睡我吗?”夏绵绵问。

封逸尘宠溺的一笑,他摸了摸夏绵绵的头,“我还有点事儿要下楼找卢老。”

“我陪你?”

“卢老多疑,在他看来,你现在还属于外人。”

夏绵绵嘟嘴。

“乖,等我回来。”

夏绵绵不开心。

封逸尘无奈。

就是拒绝不了她的任何一个表情。

他放开自己的口罩,修长的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一个吻重重的印了上去。

“唔。”夏绵绵一怔。

她倒是没想到封逸尘会这般主动。

不过她承认,她就是很享受。

很享受的回应着他。

两个人的唇舌交织在一起,如胶似漆的亲吻着彼此,偌大的房间此刻都染上了情欲的味道。

夏绵绵的小手不规矩的伸进去,然后……

封逸尘抓住她的手,不舍的放开了她的嘴唇,“等我。”

声音沙哑到不行。

分明就很想。

封逸尘重新戴上口罩,几乎是大迈步离开。

也怕被自己勾引吗?!

夏绵绵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转身在这里参观。

真的好大。

这样的一个地方,要是在驿城,她得算算多少钱,多少钱,多少钱……

我滴个去,她觉得她根本无法预估它的价值。

至少她作为驿城的首富,也不敢给自己建造这么一座宫殿,她怕倾家荡产都不够。

她走向了偌大的衣帽间。

我滴个乖乖。

这他妈的就是一个商场,不是一个商场也只是一间昂贵奢侈的专卖店。

这也太大了。

封逸尘的衣服也太多了。

她参观者,参观者。

然后看到还有一个女士区,尽管只有一点点,但分明就是女士的衣服。

所以这里还有女人来住?!

她不爽。

不爽的那一刻,却发现女士的衣服好像连吊牌都没有剪,所以是没有人穿过吗?!

亦或者,封逸尘其实是一早给她准备的。

她跟着封逸尘过来,真的连行李都没带。

她没时间回去收拾行李。

好吧,她就是不想离开他半步。

她取下一套衣服,是一件非常非常性感的睡衣,睡衣的布料是黑色的,网面的,透明的,还布料极少的。

夏绵绵在落地镜前比划了一下。

所以封逸尘喜欢这样?!

她嘴角邪恶一笑。

邪恶大笑。

原来你是这样的封老师!

她又从内衣盒里面挑了一条超级性感的丁字小裤!

准备的东西,就是这么的有调调。

她拿着去了浴室。

然后浸泡在浴室里面享受,她不用想也知道,封逸尘要单独这么一刻都不停留的去找卢老谈事情,应该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谈妥的。

……

楼下,2楼。

卢老的办公室。

依然30个保镖寸步不离。

封逸尘恭敬的站在卢老面前,说道,“我们的货物,我去驿城调查过了,是龙门所为,亦或者,不是。”

“怎么说?”卢老坐在高级椅子上,看着封逸尘。

“是龙三的私人行为,不是当家龙一。”

“龙三想要造反?!”卢老笑,“这些年我也了解过龙门的情况,龙一接管了龙门,龙三一直怀恨在心,所以在我们的货物经过驿城他的港口管辖地的时候,故意扣押了下来,为的就是讨好欧洲那边的地下军阀大亨,欧力?!”

“应该是想要讨好了欧力,帮他拿下龙门。”

“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好,可惜算计到了我的头上。”卢老冷笑。

“他选择的也是孤注一掷的方式。纵观整个世界,道上势力除了卢老您,就只有欧力可以和你与之媲美。龙三很清楚当初在金三角你帮了我,而他总觉得龙一和你应该有私交,否则龙一不可能会平安回到驿城,只得去主动示好欧力。”封逸尘分析。

“他都不知道,我要灭了龙门是一件多简单的事情。”

“龙三也不笨。”封逸尘认真。

“嗯?”

“龙三让人送了一个亿过来。”封逸尘说,“我刚收到文姆的汇报。”

又继续道,“他说是对我们货物的一个赔偿。理由是当时我们的货船经过驿城的时候遇到了百年难遇的大漩涡,船上的货物和人全部都没有免于一难,虽然是自然灾难,但终究是在他的地盘上出的事儿,所以理所应当的给予赔偿。”

封逸尘看着卢老,“算是主动承认了这件事情,而且是先发制人,让我们找不到你有去反驳。”

“是啊,人家都主动把钱送了过来,我们有什么道理去追究?!传出去,不说我卢老以大欺小吗?!现在龙门都是年轻人在管理,我们这种老一辈的,怎么好意思去为难小辈,关键是小辈还这么懂事儿!”

“嗯。”封逸尘点头。

这也是为什么,他还不能动龙三的原因。

那天的追杀他消失的三天,除了联系韩溱之外,就是去调查卢老货物的原因,当然也顺便调查了一下追杀夏绵绵的人到底是谁,果然是龙三。

龙三这个人对夏绵绵有威胁,他需要对这个人警惕甚至有可能除去,但说到底,龙三是阿九的亲哥哥,她可能并不会痛下杀手,另一方面,他现在是卢老的人,所有人都知道,卢老手下现在有一个二当家叫肖,是一匹超级大黑马,短短时间在道上让人闻风伤胆,甚至用了很多手段给卢老拉下了很多海外生意,达成了很多海外勾当,卢老的道上地位在这几年甚至发展到了鼎盛,几乎没人敢惹。而没有人真的见过肖的真面目,道上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枭雄”。

不算是褒义词,但也不是贬义词。

但不得不说,枭雄这个称呼,已经响彻整个道上。

而他之所以不动龙三,就是因为他作为卢老的人,做的任何事情都和卢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动手杀了龙三,为难的是卢老,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算了,这事儿就这么过了吧。”卢老说,大概也是觉得,龙三都做到这份上了,赔了他的损失,给足了他面子又主动承认了错误,有什么好计较的。

道上也是讲人情的。

封逸尘点头。

恭敬无比。

“一周后的五洲地带的交易,还是你去。”卢老安排。

“好。”

“欧力会在那边,你到时候警惕一点。”

“我知道。”

“你做事情我一向放心。”卢老点头。

“那我先上楼休息了。”

“肖。”卢老叫着他。

“嗯?”

“你和夏绵绵是重修旧好了?”卢老问。

封逸尘沉默,那一刻很明显。

“嗯。”卢老点了点头,“出去吧。”

封逸尘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脚步顿了顿。

紧抿唇瓣,回到顶楼。

他走进卧室。

卧室内,有些黑暗。

现在是下午,阳光正好之时。

而她去额关掉了所有窗帘,让房间看上去漆黑一片。

他蹙眉。

那一刻,房间突然开了一道很浅很浅的灯光。

灯光下。

一个女人,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题外话------

恩啦今天更新少,二更尽量弥补。

二更会很晚会很晚会很晚!

周末福利弥补!么么打哒!

求月票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