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就是很容易就勾引了他。

他看着她穿着让人喷鼻血的衣服,看着她妖娆万段的样子。

他在想,这女人是不是要把他们分开的这五年没能上床的次数,全部上还回来。

他站在原地不动。

夏绵绵看封逸尘一点都不主动,扭着小腰小跑步过去。

直接撞到他怀里,一个满怀拥抱。

她喜欢把自己埋在他的身体里,她觉得很温暖。

还觉得很满足。

“阿九。”

“嗯?”她在他胸膛上磨蹭。

“衣服哪里来的?”封逸尘问。

“封老师。”她扬着头,此刻似乎还简单的花了一个妆,红艳艳的嘴唇甚至有人,大眼闪烁着的迷离光彩,也让人心生涟漪,她勾了一下嘴角,“不是你为我准备的吗?老司机。”

封逸尘愣怔。

他没有给她准备。

他不过是在驿城的时候让文姆给她准备点衣服,他真没想到文姆这么“懂事。”

“不想承认吗?”夏绵绵撒娇。

封逸尘点着她的鼻尖。

“想不想深入看看。”

“嗯?”

“里面更精彩。”

“阿九……”

“我喜欢和你做。”

“……”

“每天。”

“……”

她主动攀上他的脖子。

轻轻一勾引,某个人就会热血澎湃。

就会……天雷勾地火。

一室春光无限。

夏绵绵软软的躺在封逸尘的怀抱里,靠在他的胸膛上,很安心的睡觉。

每次和他上床都会累得全身无力。

而他总是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她在他胸口上画圈圈。

“阿九,别勾引我。”

“你还可以?”夏绵绵好奇。

不是说男人的次数是有限的吗?!

“我会精尽而亡。”

夏绵绵忍不住大笑。

有时候她家封老师开玩笑的时候,也真的挺一本正经的。

她说,“你想要二胎吗?”

封逸尘低头看着她。

他连一胎都没看到。

“我随口说说。”夏绵绵耸肩。

“一周后我要去五洲,卢老有一个货物交易在那边,我要亲自过去。”

“我也去。”不需要犹豫,她就是个小尾巴,他去哪里她就要去哪里!

“嗯。”封逸尘也不多说。

也知道她的脾气。

她心情很好。

就喜欢封逸尘对她无限宠溺的样子!

她又在他胸口上磨蹭。

彼此之间赤裸相对,身体靠在一起,不知道是谁的身体有了反应。

温度在升高。

“肖。”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两个人身体一怔。

彼此有些尴尬。

“有什么事情?”

“卢老说记得提醒你晚上吃饭。”

“好。”

“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忙。”男人说完,似乎是离开了。

封逸尘回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对着他调皮一笑。

“起床了,还笑。”封逸尘一把把夏绵绵从床上捞了起来。

两个人赤裸着一起去衣帽间穿衣服,彼此给彼此换衣服。

穿着得体之后,一起离开了顶楼,到1楼。

1楼电梯门口。

一个男人站在那里,显得很恭敬,“肖。”

“嗯。”封逸尘微点头。

夏绵绵好奇的看着那个男人,是和刚刚敲门的男人一个声音,长得有点普通,但看上去还挺年轻。

“文姆。”封逸尘一边带着夏绵绵去单独的饭厅,一边解释道,“卢老的得力手下,现在是我的左右手。”

“你好。”夏绵绵对他浅浅一笑。

“你好。”肖恭敬,随即问道,“阿九小姐的衣服是否合身?”

“你买的?”夏绵绵问。

“让人买的。”文姆说,“只不过这件事情是肖让我负责,所以要负责到底。”

“挺好的。”她笑。

笑着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那一刻脸明显有些不自在。

三个人一起走向偌大的奢华饭厅,说是饭厅,就是一个餐厅,不过是就放了一张餐桌而已。

他们在饭厅等了一会儿,卢老出现,带着他的4个女人,还有一个,夏绵绵没见过的一个女人,长得比她想的漂亮,毕竟卢老看样子很普通,他这4个女人长相也不是特别出彩,包括爱莎也不过如此,所以卢老的眼光应该不好,倒是没有想到,会生下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

“都坐。”卢老说。

所有人围坐在了一起,按照地位,分别坐了下来。

文姆也有资格坐下,还有其他几个人陌生的男人。

话说饭厅的餐桌确实太大,零零散散就几个人确实也会显得冷清。

餐桌上堆满了的山珍海味。

封逸尘在很细心的照顾夏绵绵,帮她夹菜,对她很温柔。

她恍惚感觉到了一道视线,抬头。

抬头看着卢老的女儿。

卢老那一刻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女儿的视线,介绍到,“这位是夏绵绵,肖在驿城的妻子。”

卡珊儿。卢就更加直白的审视着她。

“这是我女儿卡珊儿,今年27岁。”卢老给夏绵绵介绍。

“你好,卢小姐。”夏绵绵主动招呼。

卡珊儿回笑,“你好。”

然后各自吃东西。

夏绵绵也没有感觉到卡珊儿的敌意,想来就是好奇而已。

一顿晚饭吃得不快不慢,气氛也没有很僵硬。

卢老是江湖人,不会那么在乎礼节的排场,所以没有想象中的压抑。

吃过晚饭之后,有事儿的先走,没事儿的就留下来陪卢老聊聊天,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封逸尘习惯性的坐下来和卢老谈事情,夏绵绵温顺的坐在他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显得很乖巧。

爱莎也在卢老身边,对她的敌意倒是很明显。

她当不知道。

“欧力前段时间拿下了一个雇佣军团。”卢老开口,说得随意,“现在他在道上是横着走,这次去五洲他的地盘上交易,你得好好注意。”

“好。”

“他一直对我很不满,处处耍些小动作,就是故意想要找到我的把柄然后煽风点火,想要侵占我手上的资源,甚至很想要我金三角的地盘,这次别让他耍了小聪明。”

“我会警惕的。”

“其他我就不多说了,你做事情我很放心,倒是。”卢老突然声音停顿了一下。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那一刻也看着他。

“没什么。”卢老似乎不想多说,他起身,“我有点困了,上楼休息了。”

他一走。

他身边的女人自然也会跟着他离开。

唯有爱莎故意留了下来。

留下来,客厅中除了黑色西装和佣人,就只有他们三个。

爱莎对着封逸尘,“你真不该把她带到这里来。”

封逸尘没有说话。

“你明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拒绝的了。”

“我知道怎么处理。”

“BOSS。”爱莎看着他,“能活命不易,何必把自己的这一辈子浪费在一个女人身上,真的不值得。”

“那是我的事情。”

“我都是为你好,你为什么从来就不听我一句话!”爱莎真的有些激动。

她眼眶有些泛红。

封逸尘没有给与任何安慰,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好不容易活下来,我希望你珍惜自己的性命,别糟蹋在了这种女人身上!”爱莎丢下一句话,走了。

走得很是不爽。

夏绵绵看着爱莎,总觉得这女人讨厌是讨厌,但好像真的是站在封逸尘的角度上在为他考虑,而且她分明话中有话。

“我们也回房。”封逸尘搂着她的腰间,说道。

夏绵绵抬头看着封逸尘。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她思索。

两个人一起走向了电梯。

电梯直接到了顶楼。

封逸尘带着她回到房间,两个人躺在床上,脚纠缠在一起,然后看着窗外的星星发呆。

能够这么安稳的躺在一起,真的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

她真的很想和他这么躺一辈子下去。

她抱着他的胳膊。

封逸尘转头看着她,“早点睡吧,明天我带你到金三角多转转。”

“好。”夏绵绵闭上眼睛,但她睡不着。

封逸尘闭上眼睛,也没有睡着。

夏绵绵突然开口,“封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封逸尘抿唇。

“你别什么都自己忍受,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懦弱,很多事情我甚至可以帮你。”

“睡吧。”封逸尘嘴角一笑,“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我也不会。”

夏绵绵猛地翻身。

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

当然不会对他客气了!

她深情的亲吻着他,就算不做,也要感受他的存在。

她真的太怕太怕他突然消失了。

尽管这段时间两个人坦诚相对,两个人如胶似漆,两个人好像也没有了任何隔阂,一有时间就做少儿不宜的事情,但她还是觉得,封逸尘好远,好远好远,远到她就是抓不稳,在自己一个不留神的空隙,他就又会消失不见。

她总是患得患失。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俨然在封逸尘宠溺的亲吻中清醒。

身体软绵绵的靠过去,加深这个迷迷糊糊的吻。

甜到蜜汁。

封逸尘抱着她起床,抱她上厕所,帮她刷牙,帮她洗脸,还帮她换了衣服。

她就趴在门上,看着封逸尘也给自己换好了衣服。

她就喜欢他上翘的臀部,简直不能太诱人。

封逸尘换好衣服,搂抱着她出门。

夏绵绵还会伸出魔爪去摸他的屁股。

某人身体一僵。

夏绵绵很喜欢这样的恶作剧。

两个人心情都很好的走向电梯,准备下楼吃完早餐出门。

电梯到达5楼。

卡珊儿。卢走进来。

她看着他们,看着他们亲昵的模样,嘴角淡笑,“你们感情真好。”

似乎有些羡慕。

封逸尘自然一脸冷漠。

夏绵绵友好了些,毕竟感觉不到卡珊儿。卢的第一,所以对着她笑了笑。

卡珊儿也不再多说。

到了一楼。

依然是超豪华的早餐,吃过之后,封逸尘就带着夏绵绵坐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轿车的副驾驶已经坐了一个人,司机又是另外一个。

“阿九小姐,早上好。”文姆主动招呼。

“你好。”她礼貌,但眼神那一刻看向了封逸尘。

她以为是他们两个人的约会。

“金三角不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封逸尘解释。

“所以,前面和后面还分别跟了一辆车。”文姆再补充。

夏绵绵无语。

所以她期待的二人行……

好吧。

她理解。

车子一路开向了金三角最热闹的市区。

市区人很多,因为没有一个像样的管理,所以到处很乱,而他们如此嚣张的出行方式当地人也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任何习惯。

封逸尘牵着夏绵绵,两个人就在周围众目睽睽之下,约会。

她能说她其实也很尴尬嘛!

甚至吃饭的时候,都是好多人在旁边,虎视眈眈。

更别说,她想偶尔做点小动作了。

压根不好意思好不好。

下午夕阳之际。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走向了一个空旷之地。

那里停着一个很大很大的热气球。

封逸尘带着她上去。

然后,一群人跟着上了去。

夏绵绵很无语。

封逸尘很无奈。

文姆笑得一脸好看。

热气球缓缓往上。

“其实金三角的夕阳很美。”封逸尘说。

夏绵绵看着天边的红润,随着热气球的高度,可以看到被大海环绕的金三角,五光十色。

她靠在封逸尘的肩膀上,“你怎么发现的?”

“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如果不去发现当地的美,很难好好生活。”

“你是不是在寻找美好的生活用以来阻止你到驿城找我。”夏绵绵问。

封逸尘笑,“有时候真的会很想你。”

“傻瓜。”夏绵绵真的很想骂封逸尘。

她因为像他都差点得精神病了,他却还在压抑自己!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

他依然带着黑色的口罩。

在外人面前,他不习惯把自己暴露出来。

周围真的很多人。

但她此刻真的好想亲亲这个男人。

好想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他。

“你们转过去。”封逸尘说。

然后七八个大男人连忙转身。

而后。

夏绵绵就感觉到封逸尘的吻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总是在她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就会心有灵犀的知道。

其实不是心有灵犀,而是他愿意去认真的感受然后发现你的想法。

两个人吻得很深情。

周围仿若都安静了。

全世界都很安静,唯有彼此静静的轻吻。

“咳咳。”耳边突然响起文姆的咳嗽声。

封逸尘才不舍的放开她。

夏绵绵那一刻有些脸红。

文姆背对着他们,说,“麻烦考虑一下单身的感受。”

夏绵绵尴尬。

封逸尘突然对着在夏绵绵耳边轻声。

夏绵绵脸更红了。

然后,然后。

夏绵绵发出了一丝,暧昧的叫声。

那个文姆瞬间僵硬了。

旁边的男人也都僵硬了。

封逸尘从热气球里面拿出降落伞,自己背上之后,让夏绵绵抱着自己。

然后终生一跃。

夏绵绵狠狠地将封逸尘抱得很紧。

封逸尘也抱着她,在万里高空下,一跃而下,然后降落伞升起,两个人缓慢的缓慢的往下落。

夕阳下的彼此,带着清凉的晚风,残留着一丝阳光的温暖。

夏绵绵觉得,那一刻,封逸尘给了她整个世界。

给了她整个世界的温暖。

他们慢慢的落在一个沙滩上。

夏绵绵神奇的发现,这个嘈杂的沙滩,是上次她和龙一留宿的地方,她甚至还看到了那个小洞穴。

她说,“封老师,我来过这里。”

“是吗?”封逸尘脱掉了降落伞,没怎么在意。

“那次和龙一在这里住了一晚。”夏绵绵说。

封逸尘那一刻明显脸色变了。

夏绵绵笑,“你吃醋了?”

“没有。”

“我没和他做什么。”

“我知道。”

“你怎么这么小气!”夏绵绵看封逸尘脸色依然不好。

“我没有生气。”

“那你笑一个给我看。”

“……”封逸尘看着她。

“你不笑就是生气了,你说你们男人怎么这么小气,你说我们女人容易吗?又要养家糊口又要守身如玉,你说你们男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夏绵绵嘀嘀咕咕。

封逸尘蹙眉看着她。

夏绵绵又说,“上帝还特别不公平,女人是不是第一次,男人就可以知道,而女人是不是第一次,女人怎么都不知道。所以男人不知道和多少女人发生了多少不正当的关系都可以……唔。”

夏绵绵唇瓣被封住。

她得逞。

她就是故意的吧啦吧啦个不停,然后封逸尘就会用行动阻止她的吵吵闹闹。

然后两个人……

“是不是在这里?”封逸尘把她压下。

“不带这么玩的。”

“呵呵。”封逸尘冷冷一笑。

人家上次在这个洞穴里面很单纯的有木有!

这货。

太邪恶了。

回去的时候。

她腰酸背痛,身上还满是沙。

文姆来接他们的他们,然后抱怨,“肖,不带这么玩我的,我找你了大半个金三角。”

“嗯。”封逸尘平静的应了一声。

“你也知道金三角多少人想要杀你了。”文姆说,“卢老让我在这里要24是小时贴身保护,我都已经没有陪你睡一张床了。”

意思是,已经够意思了。

封逸尘还躲着他!

“……”夏绵绵直直的看着文姆。

文姆连忙解释,“我性取向很正常。”

但封逸尘就是男女通吃啊。

她以后得把她男人看紧一点。

文姆看着夏绵绵的眼神。

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他继续道,“明天还出门吗?”

“不出!”下面买呢直接拒绝。

文姆怔怔的看着她,忙说道,“今天才逛了金三角市区,金三角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有蛇谷,有狼群崖,还有断头台……”

这都是些什么鬼地方。

“肖给我说要带你逛遍整个金三角的,我算了一下,至少还需要5天时间。”文姆自顾自的说道。

“我怀孕了,我要多休息。”夏绵绵直白。

“……”这么快!

文姆不仅转头看封逸尘。

一副,这是有多强!

封逸尘当然知道夏绵绵是故意的。

他说,“明天就不出门了。”

“我都安排好了,我还让人准备了一条巨蟒,给你们欣赏来着……”

夏绵绵真想提醒文姆。

她特么也是女人。

女人好不。

谁稀罕大蟒蛇。

车子缓缓到达卢老居处。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回来,两个人身上都有些脏。

在沙地里面滚了一圈,不脏才奇怪了。

他们准备上楼换衣服。

卢老刚好在一楼大厅,叫着封逸尘,“换了衣服到我房间来找我。”

“好。”封逸尘恭敬。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上楼。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卢老,回头看着封逸尘。

总觉得在卢老的地盘,封逸尘永远都不可能自由。

她轻咬着嘴唇,有些话也没有问得直白。

两个人快速的洗了澡。

封逸尘换了衣服就离开了。

封逸尘对卢老真的是特别的尊敬。

仅仅是因为救命恩人,还是说……就是被要挟!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背影,若有所思。

封逸尘下楼到了卢老的房间。

卢老在喝着茶,等他。

两个人坐在偌大的的观景台前。

“你和夏小姐感情看上去不错。”卢老说。

“嗯。”封逸尘也不隐瞒。

“当年感情就好,这么多年过去,我以为都已经物是人非了,没想到你们还能在一起。”卢老说,“我当年还真的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封逸尘也善于表达感情方面的事情,所以选择了沉默。

“你知道我是没有儿子的。”卢老说。

“是。”封逸尘恭敬无比。

“我以为你很清楚我对你如此器重是因为什么。”卢老一字一句。

封逸尘脸色紧绷。

“我一直想把你当成我的接班人在培养,给你最好的资源,让我手下的所有人对你忠心耿耿,让你在道上的名声更旺。”卢老一边喝茶,一边淡淡的说着。

“谢谢卢老。”

“说直白一点,我就是想把我女儿托付给你。”卢老对着封逸尘。

“我会对卢老的女儿忠心耿耿。”封逸尘表白。

有些恩情,该还的就是要还。

“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卢老没让封逸尘将这个话题避开。

封逸尘沉默。

其实是知道。

当年也没有拒绝,也拒绝不了。

没什么资格和卢老谈条件,即使和卢老的女儿并没有什么感情。

他说,“卢小姐并不喜欢我。”

卢老点头,“这点我也知道。”

毕竟现在的肖,容貌毁得彻底。

他女儿也没见过他风华绝对的样子。

想来也真实可惜。

“但这并不影响你们之间的结婚。”

“卢老,我已经结婚了。”封逸尘说,那一刻有些激动。

“别激动。”卢老看着他。

封逸尘自然也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不介意,你在拥有我女儿的时候,拥有夏小姐。”卢老开口。

封逸尘看着他。

“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在金三角也是合法的。”卢老直白,“我知道你和夏小姐感情好,所以也没打算拆散你们,男人嘛,难得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该拥有就该拥有!我理解你。”

封逸尘极力解释,“卢小姐可以找到更好的,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而我保证,我不管处于什么立场,我绝对不背叛卢老,也不背叛卢小姐。”

“我自然是信任你的。”卢老店头,“但你也不要诽谤自己,也不需要再劝我什么,我这把岁数,活了大半辈子,也算是阅人无数,能够让我心甘情愿把我这辈子创造的一切交给的男人,除了你没有其他人,我对你的信任我相信你应该都知道。”

“卢老。”

“其他不多说了。”卢老直接打断他的话,“这是我的决定,不用再给予反驳,我不想听到。回头你和夏小姐好好谈谈,其实对你们而言都是好事儿,夏小姐也是道上的人,很多规矩都懂,她得罪了我,对她没好处。何况,如果夏小姐真心的喜欢你,也不会为难了你。女人嘛,还是识大体才行。”

封逸尘沉默不已。

卢老也知道他的情绪,但就算是他威逼,他也觉得这是为他好。

他说,“出去吧,自己心里有杆秤就行,我多给你点时间,你从五洲回来之后,再回复我。”

封逸尘只得离开。

他走出卢老的房间,爱莎在门口等他。

封逸尘看了一眼爱莎。

爱莎是知道卢老的打算,甚至以前还问过她意见,卢老也知道她喜欢封逸尘,甚至并不排斥她去伺候封逸尘,但显然封逸尘直接拒绝。

她也不敢对封逸尘用强,所以这些年就算他和她在一个屋檐下,她还是走不进他的世界。

“卢老给你摊牌了?”爱莎问他。

封逸尘微点头。

“你真不应该把夏绵绵带过来。”

“带不带过来,结果都一样。”封逸尘说。

如果他不反抗,结果都一样。

“你觉得夏绵绵会允许你再娶一个老婆吗?”爱莎说,很肯定,“以我对她的了解,绝对不会,她就是这么自私,宁愿你死都不可能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你。”

“我也不需要她为我这么委屈。”

“所以你们之间还是得分。明知道是这样的答案,你还回去做什么,还回去让夏绵绵这么来糟蹋你?!”爱莎对夏绵绵的讨厌真的是深入骨髓,“你最终还是会被她抛弃!”

爱莎说完,走了。

封逸尘紧抿着唇瓣,没有走电梯,而是爬楼。

爬楼,在想事情。

卢老一直有的想法,即使没有说穿,但所有人都知道。

他知道,卡珊儿也知道。

卡珊儿对他没什么感情,他自然也没有感情,两个人从未有任何交集,而且他能够感觉到卡珊儿根本不想嫁给他,但又反抗不了他父亲。

他也反抗不了。

所以,他真的没想过要再去招惹阿九。

却又拒绝不了她的靠近。

一年前他回去过,去看她,当时去幼儿园是看到她和龙一还有那个小孩子一起,并不是因为他们很温馨而他不去靠近,仅仅只是因为,那个时候他毁容,又身处危险的环境,所以不想打扰了她的生活。

上次的相遇,他也没想过会让夏绵绵来主动靠近他,他甚至只是想要收购了封尚匿名送给她之后,调查完了卢老的货物就走,而他之所以在他们发生关系后的荒岛上没有跟着她离开就是不想让她再来靠近自己,而她却就是,执迷不悟。

他拒绝不了她。

在他以前一直不停的不停地将她推开之后,他就再也不想用这种方式来赶走她。

因为,他深刻感受过,被她推开后,那种心寒致死的滋味!

所以他带着她来到了金三角。

是带着一丝希望想让卢老看到他现在的生活,或许他会打消了念头,以他对卢老的了解,他不会强拆了他们,而且也在无声的对卢老进行反驳,却没想到,他会说,同意他女儿和阿九都在他身边。

阿九不会同意的。

而他也做不到让她同意。

他想,终究有办法。

终究有办法,让他们,一生一世一双人!

仅此!

------题外话------

小宅以为自己会很晚更新,没想到,没想到这么这么早,小宅都佩服自己!

好啦。

今天更新完毕,明天上福利。

爱宅就多给点宅月票支持,宅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