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三角。

城堡版的奢侈建筑物。

封逸尘回到顶楼。

夏绵绵非常享受而贪婪的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看狗血言情剧,看得还很认真。

封逸尘回来,走过去。

夏绵绵很自然的趴在他的身上,软软的身体就是喜欢在他怀抱里,她才会有安全感。

“卢老很信任你?”夏绵绵随口问道。

总觉得一天好多事情让封逸尘去做。

不开心。

“嗯。”封逸尘点头,“卢老把道上很多事情都在让我做。”

“不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封逸尘直白。

虽说伴君如伴虎这种话是形容帝王,但在这种地方,用以形容卢老这种土霸主也不为过。

“我想你陪我回驿城。”夏绵绵幽幽的说道,“总觉得这种地方,我很不心安。总怕有什么事情发生。”

“阿九。”封逸尘说,“我会保护你。”

“我不是怕危险。”夏绵绵看着他,“我只是怕……我也不知道怕什么,反正不想你离开我半步,我总觉得你一转身,就一眼万年。”

封逸尘将她抱得很紧,将话题转移了,“一会儿我让人送晚饭上来,就不下去吃饭了。”

“你也想和我单独吃饭吗?”夏绵绵喜笑颜开,分明笑得意味深长。

封逸尘无语,“我只是很累。”

“说来我也累。”夏绵绵躺在他的怀抱里,很舒服。

两个人一起看言情剧,一起吃晚饭,一起睡觉,一起到天明。

这样的日子,在金三角这种温馨而舒适有点些忐忑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周。

这一周说来也奇怪,卢老似乎再也没有来单独叫过封逸尘,两个人也没有到楼下和他们一起用餐,开了小灶,日子过得非常的甜蜜。

而在明天就要出发去五洲的今天,韩溱来到了金三角。

他给封逸尘将脸上的纱布取了下来。

夏绵绵就在旁边坐着看着,看着封逸尘的鼻子似乎挺了一点,整体变化不是很大。

韩溱却很满意,“比我想象的恢复好。”

这就是医生安慰病人的方式吗?!

分明没有好很多。

想想她曾经倾国倾城的封老师……

她不能表现出来。

“下次手术约在什么时候?”

“等我从五洲回来后再说。”封逸尘看了看镜子,也没什么表情。

韩溱点头。

他回头看着一只眼巴巴看着他们的夏绵绵,嘴角拉出一抹笑,“阿九,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夏绵绵微微一笑。

想到当初,当初这个男人给了说了那么多那么多的真相!

然后就消失了。

5年,都去了哪里?!

“你们怎么勾搭上的?”韩溱问。

夏绵绵当然不会回答。

封逸尘压根当没有听到。

韩溱没有得到答案也没有任何不爽,自顾自的说道,“我想BOSS没有死,爬都会爬回来找你的。”

夏绵绵笑。

她看着封逸尘,是吗是吗?!

在外人眼中,封老师这么爱她吗?!

她觉得心里很开心。

“对了,我刚刚好像看到爱莎了。”韩溱说,“成了卢老的女人了?”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没想到爱莎还有这本事儿,我一直以为她一直在窥视你的美色。”韩溱故意玩笑道,“是不是看你这幅鬼样,她就放弃了!女人啊,果真都是现实的动物。”

“你才鬼样,我家封老师鬼样都帅。”夏绵绵反驳。

“是是是,你家封老师怎么都帅。”韩溱有些无语,“那你别让我以后给他脸上动刀子啊!”

“……”夏绵绵瞪着眼睛。

韩溱大笑。

封逸尘开口解释道,“爱莎是因为当初为了救我,所以答应做卢老的女人。”

韩溱点头,“我猜想也是。爱莎看上去对你的喜欢,并不比阿九少,可惜你看不到她的好。”

“你到底站在那边的,韩溱!”夏绵绵很不爽。

“我就是告诉你,BOSS很抢手的,你再推开他试试!”韩溱笑道。

“我死都不会放手!”夏绵绵说得斩钉截铁。

封逸尘那一刻脸色似乎有些微变。

“那个BOSS。”韩溱突然认真了些。

封逸尘回头看着他。

“我想重新回到你身边。”

封逸尘蹙眉。

“这5年过得有些颓废,我一直以为我们杀手,从小被人锻炼成了杀人工具很渴望自由,很渴望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然而并不是,我觉得我的人生没有什么目标,这几年也没有什么激情,既然你没死,我就一直跟着你。”韩溱说。

在BOSS联系的时候,他知道BOSS没死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只是当时没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还想回到这样的生活之中。

想了一个兴趣,觉得还是跟着BOSS才有安全感。

“嗯。”封逸尘点头。

没有拒绝。

“谢谢BOSS。”韩溱一笑。

本以为会被拒绝。

却没想到BOSS一口答应。

“你都不谈恋爱不结婚生子吗?”倒是夏绵绵有意见。

“我同性恋你不知道吗?”

“……”夏绵绵看着他。

骗鬼呢。

韩溱大笑,当然是骗她的,“没找到合适的。”

夏绵绵翻白眼。

“那我就在这里住下了,话说我住哪个房间,啊这里的房间怎么都这么大,感觉我会迷路。”韩溱感叹。

“随便住。”封逸尘说,“明天一早就去五洲了,你跟着一起吧。”

“好。”

韩溱走出了他们的卧室,估计就真的随便挑选了一个房间理所当然的住了下来。

夏绵绵走向封逸尘,从后面抱着他,“封老师,我怎么都觉得你好像有心事儿。”

封逸尘脸色微紧,没有多说。

夏绵绵也没有多问。

她想,可能五洲并不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才会导致封逸尘这般的,异于常态。

……

驿城。

一周之后的驿城。

凌子墨在浴室里面,看着软趴趴的自己。

一周了。

麻痹的一周了一周了!

他没有反应。

不管怎么都没有反应。

他看片了,各种片各种激情澎湃的片,他看着就看着,就是没有激情,就是怎么都激情不起来。

他也试着去和居小菜上床,试着去感受她的美好。

结果是……

他真的无法起来,真的无法起来。

居小菜应该也发现了,然后没有给他太过难堪,非常小心翼翼的躺在他旁边,不敢主动。

现在,现在的情况就是,他刚刚从居小菜的身上爬下来,然后望着自己的无能。

他的一世辉煌,他的一世辉煌就真的要毁于一旦了吗?!

这真的是报应吗?!

他真的遭报应了吗?!

这简直就是他人生最大的耻辱了。

他甚至不敢去看医生!

他在浴室里面待了很久。

不管待多久,还是无法让他有反应。

甚至越来越没有反应,越来越不知道反应是什么滋味了,那种无奈那种无可奈何才是人世间最最悲剧的事情。

他默默的调整情绪,即使调整不过来。

他回到床上,躺在大床上,根本不敢靠近居小菜。

以前不敢靠近她是因为她怕厌烦,现在不敢靠近她是因为自己不行!

他的人生果然都在不停的遭受各种暴击。

各种人生暴击。

居小菜躺在凌子墨的旁边,她其实没有睡着。

这一周以来,如果说第一次是错觉,那以后的好几次就真的不是错觉了。

凌子墨好像……不行了。

亦或者是对她?!

她不知道。

但事实就是,凌子墨真的没有任何反应。

她轻抿着嘴唇。

本以为,这样更好。

两个人再也不用违背着自己的心意做这种床底之事儿,这一刻却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承认,她主动对凌子墨示好确实是因为凌小居。

她太了解凌小居的性格了,看上去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心思单纯,但实际上很怕父母分开,很怕被他们遗弃。

她人生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追求,在展然死了之后,就对自己的人生产生过很多疑惑,也因为展然的去世让她怀揣着内心的愧疚一直没办法好好的生活,她现在不过就是,不过就是想要让小居可以快快乐乐的长大,尽最大努力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

她和凌子墨的想法不同。

凌子墨追求的是他自己的人生,而她没有。

而既然她没有,她就可以妥协着,妥协着过任何日子都行。

但这一刻。

这一刻感觉到凌子墨的焦虑,莫名会有些担忧。

凌子墨那么喜欢做的一个人,说不行就不行?!

这算是报应吗?!

她默默地靠在他的身边,也没有真的戳穿他。

两个人相安无事的睡着。

第二天一早。

凌子墨总是很早的起床,然后去浴室很久。

走出来的时候,脸色也并没见好转。

居小菜看着他的身影。

虽说两个人在重新开始,但两个人之间的话依然很少,甚至是越来越少,凌子墨基本不说话,和她的亲密就是在床上,最后还不行。

而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主动和他说话。

总觉得,他好像越来越排斥自己。

他们一起吃过早饭之后。

凌子墨去上班。

居小菜送凌小居去幼儿园。

“爸爸拜拜。”凌小居亲了一口凌子墨,挥手。

“拜拜。”凌子墨笑了笑。

然后就转身走进了自己的轿车。

没有和她说再见。

居小菜抿唇,似乎并不在意,她牵着凌小居的手走进小车。

凌子墨是等她们先开出车库之后,才离开车库,两辆车分道扬镳。

凌子墨压根没心情去上班。

但不上班又能怎样!

在家看片吗?!

看了也没反应。

他一想到自己的无能就真的很想撞车死了算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病!

他终究还是在各种崩溃中把车子停靠在了凌氏大厦。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秘书在汇报工作。

“凌总?”秘书小声提醒他。

老板这几天一直走神,为毛?!

凌子墨回神,回神那一刻摆摆手,“今天的行程都给我取消了,我要休息。”

“你已经取消连续一周的行程了。”秘书不得不提醒。

“我就不能休假吗?”凌子墨暴躁。

秘书无语。

她这又是做错了什么。

“出去出去。”凌子墨撵人。

秘书只得踩着高跟鞋离开。

刚走了几步。

“你的香水味太浓了,从明天开始,不准涂香水!”凌子墨怒吼。

秘书真的是欲哭无泪。

上次还说人家这瓶香水好闻来着。

凌子墨看着秘书离开,心情依然暴躁。

他以前就算是吻着香水味都能擎天柱,现在现在……

麻痹!

麻痹!

他不爽的葛优躺的方式在办公椅上,生无可恋。

他才知道原来生无可恋是这种滋味。

不知道多久。

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蹙眉,“琼斯?”

“嗨,凌。”那边热情无比,“好久不见了,我到驿城出差,有空出来喝几杯吗?”

“你一个人?”

“还有黛西。”

“黛西?”

“嘿嘿,兄弟,是不是很久没见到黛西了。”那边兴奋道。

“是很久了。”

“在国外这么多年,回国后就不联系了,你也真是够狠心的。”那边说。

“我回来也很忙的好不?又要上班,又要忙着结婚生子。”

“是是是,知道你是人生赢家。”那边笑道,“所以晚上叫着弟妹一起,大家聚个餐行不?”

“弟妹很忙。”

“你不会也很忙吧。”

“我很闲。”

“啧啧啧,你的婚姻生活……”

“行了,别一副做任何事情都不忘老本行的样子,晚上我订餐,地址等会儿发给你。”

“这才是凌。”那边笑道,“晚上我会叫上黛西的。”

“嗯。”

凌子墨挂断电话。

琼斯和黛西都是他当初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就认识的朋友,之间大家关系很好,两个人都比他大了3岁,当时他高一的时候,他们大一就开始自己创业了,国外和国内还是不同,大学生一边上学一边做自己的事情比比皆是。

想来他还帮了他们不少忙,这些年据说他们的事务所在国外很吃香,接待的客人自然就越来越高档。

突然到驿城,也是接了大业务?!

说来他回国之后还真的甚少联系。

转念,多少年了。

他其实也不特别期待,毕竟他人生已经没有多少激情了。

他定了高档餐厅的豪华包房。

给居小菜打了个电话。

那边接通,“子墨。”

她开始试着叫他子墨。

但他却觉得,更陌生。

他说,“我晚上有朋友国外回来招待他们吃饭,就不回来吃饭了,晚上可能会回来比较晚,你早点睡。”

“嗯。”那边盈盈一笑。

“那,拜拜。”凌子墨说再见。

也是真的找不到什么话和她多说。

居小菜也附和了一声,“拜拜。”

她刚送完凌小居回家。

她看着电话有些发呆。

总觉得连子墨对她,越来越疏远。

这种感觉真的很明显。

……

下午一到下班的点。

凌子墨就离开了公司。

他去接他们,在他们的酒店。

琼斯说他们刚起床,让他去房间等他们。

他停好车,就直接去了他们的房间。

房间内。

一个留着胡渣的男人琼斯,此刻穿着一件工字背心,下身一条家居短裤,正在洗漱。

“黛西呢?”凌子墨问。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琼斯玩笑。

“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凌子墨无语。

他和黛西之间又没什么。

不过就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而已。

高一的时候。

被这个女人开了包。

“她在隔壁。”琼斯说。

“这么多年你们还没在一起?”凌子墨玩笑。

“我们只是工作伙伴行不?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吗?”琼斯换上了外出服,说道。

是啊。

他们只是工作伙伴。

但时不时的会交流床上技巧。

毕竟他们干这行的,需要不停地不停的持续探索。

“走吧,我们去找黛西。”琼斯收拾完毕。

凌子墨和琼斯一起,走向了黛西的房门,敲门。

门打开。

还是印象中没有变的黛西,这些年似乎更加风情万种了。

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裙子,低胸的设计,甚至突出半个圆球,沟真的是深不可测。

蛇腰很细。

臀很翘。

长腿很直。

脚上的高跟鞋似乎都带着性感。

当年他就是在这个女人的条件下,开启了人生的长河。

然而……

然而,谁知道现在他都经历了什么。

“嗨,凌。”黛西浅浅一笑,就是风华绝代。

这个女人真的是天生尤物。

她长得其实不是传统的美,五官长得不是那么耀眼,但就是可以让人第一时间被她吸引了进去,那种散发着的女性荷尔蒙,据说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拒绝她的主动,甚至会醉生梦死。

“黛西。”

“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帅。”

“你也是这么美。”

黛西笑得暧昧不清。

“好啦,吃饭吧。”琼斯说,“一见面就互相恭维,真是受不了你们。”

“事实凌确实比你帅。”黛西说,还补充,“技巧也比你好。”

“……”琼斯无语。

凌子墨那一刻更无语。

要是让黛西知道他现在根本不行,估计会悔死。

当年她可是她调教得最成功的男人。

凌子墨开车,去目的地。

即使多年不见,三个人也能聊得很开,完全没有才见面的尴尬。

三个人到达豪华包房。

“还是这么壕气。”琼斯玩笑。

“毕竟是接待你们。”

“真是荣幸之至。”琼斯故意说道。

凌子墨让服务员倒了红酒。

一边和他们喝着酒,一边聊天,“这次到驿城是有事儿吗?”

“嗯,接到一个业务,所以就过来了。”

“什么业务?”凌子墨随口问道。

“一对40岁左右的夫妻,两个人之间没有了什么激情,让我们过来调节一下。”

“驿城能有这么开放的夫妻很少。”

“是啊,这也是我们干了这行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接触到驿城的夫妻,本来打算拒绝的,但看对方态度诚恳,而且佣金也高,加上好久没见到你了,所以就来了。”琼斯解释。

“时代在变化。”凌子墨说,意思是,现在开放的夫妻可能越来越多。

说直白一点。

琼斯和黛西的事务所就是调节夫妻感情生活的。

和一般的感情调节不同。

他们从大学开始,就深入研究夫妻之间的床底之事儿。

当时在国外就有夫妻因为结婚时间太长对对方身体没有了兴致,不是没有了感情,所以双方就约定各自去寻欢,这种家庭在国外虽说不多但就是被琼斯和黛西看到了商机,两个人就组成对,去网上发布信息,解决夫妻之间的生活问题,倒还真的有人找他们,这么一年又一年的下来,还是两个人,却接待的业务越来越高档,一般的家庭根本就付不起他们的劳务费。

因为他们的工作原因,所以他们会不停的提高自己的技巧给夫妻间满足,甚至教他们如何对彼此的身体无限开掘,从而调节夫妻之间的倦怠,重新找到夫妻的激情。

“我也是这么想的。”琼斯说,“其实夫妻之间是需要点激情刺激的,这么多年干这一行多了,也深有体会。当初不管多爱,到了几年十年之后,都会对彼此的身体没有了激情。在国外还好,国外很多夫妻之间会借助情欲用品来调节,但国内,听说大多数人都比较保守,夫妻之间都是一层不变,别说情趣用品,就是暴露一点的衣服都不会穿,这样的夫妻生活真的很可悲。”

凌子墨觉得这货好像在说自己。

琼斯突然想到什么,又说道,“你和你妻子还好吧,结婚也这么多年了。”

“挺好吧。”他说。

黛西那一刻眼眸一动。

静静喝着红酒的嘴,似乎淡笑了一下。

“你这么会玩,应该不至于步入大部分家庭的后尘。”琼斯对凌子墨倒是信任,“可惜了,当初极力邀请你加入我们,你死活不从,黛西说没体验过比你更好的男人。”

凌子墨一口将红酒杯的酒饮尽。

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

他半点都不想提。

他故意转移了其他话题。

饭吃了一半。

琼斯酒量一向不好,喝了几杯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他迷迷糊糊的去厕所。

饭桌上就剩下了凌子墨和黛西。

黛西的酒量很好。

凌子墨的酒店都是她练出来了,她说酒精可以助兴,只要适当。

所以他总是被她灌酒。

“这些年好吗?”黛西问。

“嗯。”凌子墨默默的喝酒。

“是吗?”黛西嘴角一笑,“你和你妻子夫妻生活应该不和是吧。”

凌子墨看着她。

黛西笑得妖媚无比,“你都是我调教出来的,你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表情我都很清楚。”

凌子墨淡笑,“好吧,是不太好。”

“方便给我说说吗?或许可以给你点帮助。”黛西说。

凌子墨没开口。

“凌,你以前不是这么腼腆的。”

“我不行了。”凌子墨说,还是说了。

是觉得,黛西可能会给他帮助。

当年他什么都不会,她教会了他很多。

“不行的意思是?”黛西诧异。

“就是,没反应。”

“很久了?”黛西问,那一刻也有些紧张。

“不知道。当我知道的时候,到现在已经就有一周了。”

黛西咬了咬红润而丰满的嘴唇,“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

凌子墨就把自己这些年的事情给黛西简单的说了。

说了他和居小菜之间,单调无奇的床上生活。

“我完全无法想象,你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凌,你应该早点联系我。”黛西很认真。

他根本就没想过联系他们好不好。

“晚上跟我回去。”黛西笃定的口吻,不容反驳。

“啊?”凌子墨看着她。

“晚上跟我回去,我帮你检查一下。”

“……”

不需要吧。

他可从没想过,婚内出轨。

他就算再恶劣,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题外话------

好啦下午二更。

晚上很晚的福利。

好啦。

小宅愉快的飘走。

好啦,小宅跪求月票。

对啦。

那些你们多余的担心是没有的。

相信宅。

花式甜宠:叶少追妻有点忙。作者:醉猫加菲。

林紫一说:男人是贬值品,留时间长了,不是功能下降,就是得陇望蜀。所以,得勤换。

叶少说:林紫一这个女人你把她放在心里不行,她看不到,你得把她放钱堆里,让她天天摸着钱,顺便摸摸你。

结果有一天,叶少把钱存到银行里了,林紫一就只剩下摸他了。

“为什么我要摸着你?我的钱呢?”

“你要是再不摸我,不但钱没了,连我也没了。你亏了!”

“哦!那我摸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