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无性婚姻就是冷暴力!/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跟我回去,我帮你检查一下。”黛西说,不像是在开玩笑。

凌子墨摇头,“算了,可能过一段时间自己就好了。”

“你是不是把这件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凌。”黛西表情严肃,“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我希望你认真对待,绝对不要掉以轻心。”

“我也知道,但……”

“或者你觉得你这样更好?”黛西反问他,“以后都这样?”

“过段时间万一就好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万一。”黛西依然严肃,“凌。我严重怀疑,不是你本身不行,而是,你对你妻子没了反应。”

凌子墨蹙眉。

不会吧。

黛西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直白道,“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如此。没有哪个男人会对一个在床上毫无反应的女人有兴趣,而且坚持了很多年,所以我怀疑的是你不是自己不行,你是对你妻子没有了兴致。就跟我遇到了很多家庭一样,他们也是为了让自己再有激情才会找我们来解决他们的家庭问题。你的家庭生活都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你却没想过好好的去解决,反而以这样消极的态度去对待?凌,你真的不是我以前认识的人。”

是啊。

他确实变化很大。

“我以为你和你妻子之间的乏味仅仅只是因为你们面对的时间太长,完全没想到,你们之间是这样相处的!你不是一个可以委屈自己,你不是一个可以在床上这么将将就就的人,你真的让我很失望。”黛西说,表情还很到位。

仿若面前坐着的这个男人,就不叫凌子墨了似的。

凌子墨被黛西说得有些深受打击。

“不要再想了。”黛西说,“今晚跟我一起回去。”

凌子墨正想拒绝。

琼斯从厕所出来,似乎是吐了之后就清醒了很多。

黛西看着他,直接说道,“琼斯,我们结账回去了。”

“你俩吵架了?”琼斯诧异,怎么他刚出来黛西就说要走。

“不是,凌跟着我们一起回去。”黛西解释。

琼斯有些纳闷,随即,笑得意味深长,“这么多年难得相聚,应该的。”

凌子墨其实并没有答应。

他结账之后。

叫了代驾依然送他们回去。

到达酒店。

黛西看凌子墨根本没有要下车的意思,直白,“凌。这不是一件需要犹豫的事情,甚至这比生病更严峻。”

“我考虑一下。”凌子墨说。

“凌。”黛西直直的看着他。

外国人一般不喜欢优柔寡断。

“我明天和琼斯就要去处理我们的工作,我没有时间陪你。相信我,我可以治好你。”

“他怎么了?”琼斯纳闷。

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他不行了。”

“什么?!”琼斯惊呼。

“所以我想在今晚正好空闲的时候帮他看看情况。”

“凌。”琼斯劝道,“不要拒绝了,你要相信黛西,她是行家。”

“我不是不相信……”

“所以什么都别说,跟我们走。”琼斯拉着凌子墨,直接下了车。

凌子墨知道。

在外国人看来,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都不算婚内出轨,最多算是在治病。

但居小菜不会这么认为。

而他也确实不想背叛了居小菜。

却还是被琼斯和黛西拉进了黛西的房间。

琼斯非常自觉地离开。

黛西让凌子墨坐在她的沙发上,给他倒了一杯红酒,“你想放松一下,我放点轻音乐,然后去洗个澡。”

凌子墨看着黛西。

看着黛西妖娆的身体,在房间里面来来回回。

房间中响起轻柔的音乐。

房间的灯光黑暗了些,朦胧中,很有情调。

黛西很会调情。

很会。

以前的时候就领教过了,这么多年过,又从事这一行这么久,自然更熟络。

他有些如坐针毡。

明知道不应该如此,但又很想很想验证自己到底是不是因为仅仅只是面对居小菜才会如此……

他当然不太相信这种可能,要知道他一点都不厌烦她的身体,他甚至觉得她的身体很想,手感很好,抱着她会很温暖,他不可能会仅仅只是对她不信。

他猛然。

从沙发上站起来。

不用验证了。

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刚准备离开。

“凌。”黛西柔软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他抿唇。

脑海里面自然会想起他们曾经的一幕一幕。

两个人也没什么感情,就是在床上很合。

他喉咙微动。

“凌。转过来。”黛西说,在勾引他。

他那一刻甚至很怕转身。

转身万一,万一就有反应了。

那对居小菜就真的是,真的是……没有感情了吗?!

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如果真的对居小菜没有了感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抛弃居小菜。

再次将她踢走。

亦或者和她假装还是夫妻,两个人过着夫妻之间言不由衷的日子。

那一刻他想的反而不是自己身体会不会有反应,他想的是,万一他真的不爱居小菜了怎么办?!

他抿唇,“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黛西。”

“凌。”黛西声音大了些。

“晚安。”

他直接走出了她的房间。

他不想去验证什么,至少他还觉得,他很爱居小菜。

他走出酒店。

让代驾送他回到了家里。

那个时候也不早了。

家里很安静。

他依然小心翼翼的回房,推开房门。

房门有一道微弱的灯光。

居小菜坐在床头看书,似乎是在等他。

看着他回来,那一刻还有些诧异,“不是说会很晚吗?”

现在才不到十点。

在居小菜的心目中,他的很晚应该就是,凌晨之后。

他说,“他们明天还有工作,就提前结束了。”

“哦。”居小菜点头,“那去洗个澡早点睡吧。”

凌子墨点头。

居小菜放下书,躺在床上。

凌子墨走进浴室。

他躺在浴缸里面,在想一些事情。

想自己不行,又在想黛西刚刚对他的勾引。

会不会有点反应。

他手往下。

往下。

他抿唇,放开。

怎么可能会有反应。

毫无反应。

他起身擦干身体,换了衣服躺在了居小菜的旁边。

居小菜睡觉很规矩,不会踢被子也不会乱动,很安稳的在他旁边睡得安静无比。

凌子墨这段时间总是睡不着。

毕竟他都不行了,他哪里可能安分的睡好。

他从床上坐起来,准备去外面抽支烟,缓解一下自己有些抑郁的心情。

“子墨。”居小菜突然拉住他。

那一刻恍惚觉得,她好像在害怕他离开。

“我去抽支烟。”凌子墨解释。

“你有心事儿吗?”居小菜问他。

凌子墨没有回答。

“是不是身体方面的原因?”居小菜问他。

居小菜不可能感觉不到,只是没有说出来,怕伤他自尊而已。

“没什么,你睡吧。我一会儿来睡。”凌子墨淡淡道,然后下了床,直接走向了外阳台。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总觉得他好像真的在,真的在,故意疏远她。

她眼眸微动,看着凌子墨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她拿起他的手机准备拿出去给她。

眼眸那一刻明显顿了一下。

一个叫黛西的女人发过来的信息,“凌,我只在驿城停留一周,这一周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周后我就回国了,到时候很难再有机会聚在一起。身体上的问题,只有我可以帮你,你的任何反应任何敏感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身体最重要。”

居小菜咬唇。

这么明显的邀请,她再明白不过。

所以凌子墨把他不行的事情告诉了别人是吗?!

告诉了一个,他觉得可以帮助他的人。

她转眸。

凌子墨似乎是回来拿手机,然后就看到她拿着他的手机在发呆。

他薄唇轻抿。

居小菜把手机还给他。

他拿过来,看着那条明显是点开看过的信息。

信息内容他大致瞥了一眼,也知道黛西都写了什么。

无非就是一些劝他的话语。

他看了一眼居小菜。

居小菜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转身睡了。

他也没什么都没解释,拿着手机直接走出了外阳台。

他坐在外阳台的椅子上抽烟。

一根一根的抽烟。

男人遇到这种事情真的很烦躁。

他给黛西打电话。

烦躁到真的没心情编辑短信。

那边接通,“凌。”

“黛西,不用了,你也不用劝我了。”凌子墨直言。

“凌。”

“我们国是一个传统的国家,谢谢你的好意。”

那边沉默着。

凌子墨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当然不能再多说。

“晚安。”黛西淡淡一笑。

那一刻仿若还带着一些失落。

大概不是失落。

是失望。

觉得他也步入了循规蹈矩。

外国人很崇尚自由,很崇尚自我。

而他,显然违背了自我。

他挂断电话,又抽了两支烟。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倒霉的人吗?!

他真的欲哭无泪。

第二天。

日子还是得如平常一般的过下去。

凌子墨依然和居小菜过着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他依然努力的去充当一个好爸爸,不管心里有多难受,在面对凌小居的时候,还是喜笑颜开,还是会装作若无其事。

吃过早饭,他去上班。

居小菜宋凌小居去幼儿园。

凌小居小朋友话多,一个路上说个不停。

居小菜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连应付都没有应付。

她脑海里全部都是昨晚上那条信息。

全部都是。

所以凌子墨会不会找其他女人来帮他。

她咬唇。

“妈妈。”凌小居叫她。

居小菜回神。

“妈妈,你一个早上都没有和我说话了,你在想谁?”凌小居很不开心。

居小菜抱歉,“妈妈在想些事情。”

“你是不是在想爸爸?”凌小居问。

居小菜一怔。

她怎么知道。

“我听瑞宝说,他妈妈现在经常走神,就是经常想起他爸爸。他爸爸和他妈妈离婚了,但是他妈妈很后悔,他妈妈对瑞宝说,是她没有好好维持维系还是维护?”凌小居小朋友被一个词语给难住了。

“维系。”居小菜提醒。

“对,是他妈妈没有维系好他们的家,瑞宝说他妈妈以前老是对他爸爸爱理不理,也经常不管他爸爸上班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还一直抱怨他爸爸不带瑞宝,他爸爸所以对他妈妈伤心了,两个人就分开了。”凌小居说得很认真。

居小菜那一刻反而被凌小居幼嫩的话刺激到。

“妈妈你一定要对爸爸好,不要对爸爸爱理不理,要多关心爸爸,爸爸上班那么累,经常那么晚回家,爸爸养我们很辛苦的。”凌小居说。

居小菜抿唇。

“妈妈,你答应我!”凌小居固执。

“嗯,妈妈答应你,以后多关心关心你爸爸。”

“我最喜欢爸爸妈妈相亲相爱了。”凌小居大声宣布。

居小菜点头。

小孩子需要一个健康的家庭,小孩子真的需要一个健康的家庭。

居小菜把凌小居送到幼儿园。

凌小居看着封子倾,两个人愉快的牵着手一起走进了幼儿园。

居小菜看他们走进了教室之后,才转身离开。

刚走到自己的小车旁边。

“居小姐。”一个人的嗓音,带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

她回头。

回头看着一个穿着黑色紧身长裙的女人,脚下一双鲜红的红色高跟鞋,手上提着一个红色小包,嘴唇也是艳丽的红色,看上去妩媚而妖娆,她长长的大波浪随意的披在两肩,微风拂面,更显风情了。

她打量着眼前的人,“你好,你是?”

“我叫黛西。”那个女人直白。

居小菜看着她。

黛西很会看人的微表情,做他们这一行的,就是会特别留意别人的一举一动,否则自己做了让对方厌烦的事情,业务就算是泡汤了,所以她总是一针见血的能从别人的脸上捕捉到有用的信息。

那一刻就看了出来,居小菜应该不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

所以凌子墨给她说过她了?!

她说,直白道,“我是凌子墨的朋友,方便我们坐下来谈一下吗?”

“你想谈什么?”

“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我刚来这边不熟悉,不过刚刚过来得时候看到附近有一间咖啡厅,方便过去坐坐吗?”黛西问。

居小菜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黛西又是这么一笑,笑容就是风华绝代。

她扭着小腰,走在前面。

居小菜跟着她的脚步,走在后面。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一间咖啡厅,坐在一个包房中。

包房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驿城的城市景色,环境还不错。

居小菜想着,眼前的女人应该是一个很会享受很懂生活的女人,否则也不可能在这么不熟悉的环境下,就能够找到这么好的地方,她甚至接送了小居两年了,也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一间高档咖啡厅。

两个人分别点了咖啡。

黛西优雅的搅拌着自己的咖啡杯。

“黛西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居小菜问她。

黛西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她放下,看着她。

整个过程就是可以这么慢条斯理,这么不缓不急又风情万种。

这种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妖娆风韵,显得那般自然,一般的女人真的怎么学都学不过来。

黛西说,“居小姐,我也不拐外抹角了,我就直说了。”

居小菜点了点头。

“凌,也就是你丈夫凌子墨,是我很要好的朋友,他高一的事情我就认识了。那个时候他还很小,但某些地方却已经很成熟了。”黛西说得真的很直接。

居小菜轻抿了一下嘴唇。

黛西就知道。

从凌子墨简单的几个描述中她几乎就已经可以的断定居小菜是有多传统的一个女人,现在这么一见,完全可以笃定。

她继续说道,“我不得不告诉你,我是凌的第一个女人。”

居小菜看着她。

黛西妖媚的一笑,“他的所有技巧,都是我教他的。他的所有一切,全都是我帮她挖掘出来的,他那么多女人,唯一只会和我一直一直,因为他说,不管跟多少女人做,他和我永远最合拍。”

居小菜喉咙微动。

她不自觉的喝了一杯咖啡。

她不得不承认,她并不喜欢这个话题,也并不想要听下去。

黛西不是看不出来。

但她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还很故意,“而我经历的男人也不少,凌本身的条件以及技巧也是我经历了那么多男人,最最难忘的。”

居小菜不说话。

黛西继续说,“昨天我从国外到驿城处理一些公事儿,凌请我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听凌说了他这几年的一些遭遇,我觉得他很可悲。我没想到一个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压抑自己的天性,这么压抑自己的欲望,到现在居然变成如此,我为他感到很难受。”

居小菜咬唇。

凌子墨把什么都给黛西说了吗?!

说她,这5年让他,过得如此憋屈。

“性是一个很美好的东西,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如此排斥?我也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对性爱都没有了欲望,会是多么让人觉得绝望的一件事情,当然,我只是个人观点,你不要太在意,或许在你们的国度,在你们的心里,女人就应该如此,就应该清心寡欲才会让男人觉得高洁。”黛西笑,笑着开始说到真正的主题,“所以,我没想过你一定要对凌改变什么,即使我个人很希望你可以有所改变,甚至可以帮你改变,但目前,我觉得最紧急的还是凌的身体问题,这件事情可大可小,拖久了就是害了凌一辈子。”

“你想说什么?”居小菜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我就是想要让你不要阻止凌和我的靠近,我真是对他身体进行一个检查,让他恢复如初。我希望你可以站在凌的角度,考虑一下他的感受。一个男人如果在哪方面不行了,对他人生是一个多大的打击,对他的自尊是多大的打击。我曾经做过一项调查,男人在床上能力更强的男人更容易成功。这无疑说明,男人的那方面直接关心到他的自信。而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我绝对可以让他恢复到以前一样,绝对可以。”

居小菜并没有点头。

她本能的就很排斥这种事情。

她本能的就是不想凌子墨和这个女人……

她可以想象,他们之间会做什么。

而她。

不愿意。

黛西看她的表情变化,直接道,“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居小姐。”

居小菜微蹙眉。

“你可以过无性婚姻,但想过对方是否愿意吗?凌现在的性格我不说,但以前我很清楚,他每晚必须有女人陪他睡觉,他是一个欲望很强的人,就算经过岁月的沉淀,到了30来岁,也绝对不可能一个月一次,对我而言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你这样的行为,你不觉得就是婚内冷暴力吗?如果我是凌,我觉得可以控告你。”黛西说得义正言辞。

当然驿城没有这个法律。

“其他我也不想多说,我只希望居小姐可以好好想想,别让凌的身体恶化得更加严重。这种病,早治早好。拖久了,后果无法想象。”黛西说,说着从钱夹里面拿出钱,“今天的咖啡我请客。”

刚起身。

似乎又想到什么,“对了。我完全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凌绝对绝对只是对你没兴趣而已。”

说完这句话。

黛西走了。

走得依然芳华绝代。

她那一刻却突然不想离开,就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几张红色钞票。

她轻咬着嘴唇,那一刻滋味很不好。

刚刚那女人说。

说凌子墨只是对她没兴趣而已。

对其他人不会。

刚刚那女人还很笃定的说,她绝对绝对可以让他恢复如初。

就是可以那么自信的觉得,她更了解她老公的在床上的所有需求。

她老公?!

她那一刻莫名有点想要宣示拥有权。

她这一刻,心情很低落。

有一种好像自己什么都做得不好的,一无是处的挫败感。

还会觉得人生很失败。

她静静的再让自己平息,静静在消化刚刚黛西说的所有。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迷迷糊糊的接通,“小菜。”

“你还在睡觉?”

“是啊,我这边现在还在半夜。”

“你在国外?”

“我在五洲。”夏绵绵软绵绵的说道。

她整个身体窝在封逸尘的怀抱里,就是很自然的想要去寻找他的温暖。

那个男人也很自然的将她搂抱着,彼此挨得很近。

“你去那里做什么?”听说并不是一个好地方。

小菜有些激动。

“就是有点事情。”夏绵绵笑了笑,“放心吧,有人保护我。”

“是龙一吗?”

“你现在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她暂时还不想告诉小菜,就想要等一切稳定点再说。

不管表面看上去怎么太平,两个人在一起有多么的甜蜜温暖。

但终究,现在依然不是太平的日子。

“我有点事情,想要告诉你。”

“你说。”

“会打扰你睡觉吗?”她问。

“不会,反正明天没事儿,可以多睡一会儿。”

“那我说了。”

“说吧。”夏绵绵笑。

有时候觉得居小菜真的很可爱。

居小菜就以最简短的词语说了她和凌子墨现在遇到的事情,关于凌子墨不行的事情,然后还说了黛西给她说的那些话,她没想到她给绵绵说的时候,会这么的义愤填膺,会真的很生气。

那边听完之后。

好久,“你是说,凌子墨不行了?那方面不行了?”

重复两次确认。

“嗯。”

“哈哈哈哈。”夏绵绵突然大笑。

居小菜冒黑线。

“凌子墨真的也有了今天。”夏绵绵怎么就觉得那么爽呢。

“你也不用高兴成这样吧。”居小菜实在忍不住说道。

“你不是一直都不想凌子墨碰你吗?现在不是如你愿了,你也应该高兴才对,你在难过什么?”夏绵绵反问。

反问那一刻。

居小菜竟然,无言以对!

------题外话------

达拉。

二更来也。

虽然晚了点。

那福利可能也会很晚。

所以亲们最后明天一早再看。

宅都不知道几点会有,所以大家都静等。

好啦。

这么勤快的宅,应该有月票的吧!

美滋滋的等待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