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他绝对不会背叛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在难过什么?”夏绵绵反问。

居小菜咬唇。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夏绵绵继续试探性的问道。

居小菜点头,“嗯,就是觉得黛西有些讨厌。”

夏绵绵太了解那样的感受了。

比如她也很讨厌爱莎一样。

就算知道爱莎做很多事情真的是为了封逸尘好,但还是很讨厌这个人,说不出来的讨厌。

而她很清楚,她讨厌爱莎只是因为,她喜欢封逸尘。

居小菜却不知道。

她笑说,“小菜,你真的应该直视自己的感情了,别再故意逃避了。”

“我没有逃避。”居小菜说,“我和凌子墨真的不是一个国度的人,他的生活方式和我的不同。我其实没想过凌子墨会和我的婚姻再次坚持到5年,我一直都觉得,在某个他心血来潮的时候,就会和我离婚。”

“所以不敢靠近是吧!”夏绵绵一针见血。

“也没有了感情。”

“是真的没有了感情,还是因为展然的原因?”夏绵绵询问。

居小菜每次一谈到展然,整个人的情绪明显改变。

夏绵绵摇了摇头,有些无奈,“5年了,该放下就应该放下了。展然的死,归根结底和你们没有关系。就算你怀恋他,但也不应该把责任怪罪到任何人包括你包括凌子墨身上,谁都知道那是意外,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意外,我们控制不了。”

“我总觉得如果不是我当初被凌子墨威迫,展然也不会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说到这里。”夏绵绵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说到当年你被凌子墨威迫,你自己好好想想当初,你到底是真的怕他死,还是真的不想他死?”

居小菜心口一怔。

“是不想他死对不对?”夏绵绵直接给了她答案,“为什么不想他死?是因为对他还有感情。”

“应该不是……”

“小菜。我知道你曾经被凌子墨伤害很伤。有句话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能够理解你不再信任凌子墨甚至不想再喜欢凌子墨的那份心情。但人心都是肉做的,凌子墨这几年做的一切还不够好吗?他表现得还不能让你满意吗?!其实很久之前我就想劝劝你了,但我觉得,应该再等等,再等等让你自己去明白,活着的人到底应该怎么样的生活,活着的人应该怎么去面对一份真挚的感情。”夏绵绵难得这般一本正经的劝说,“小菜,你难道就没有发现,凌子墨开始在渐渐疏远你了吗?”

居小菜紧捏着手机,“你也发现了?”

她猜的。

以凌子墨这么傲娇的性格,自己不行了,肯定会故意疏远居小菜。

果真如此。

“是不是说明,他其实也累了。”夏绵绵说,“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真的愿意结束了这段婚姻?”

“我不想。”居小菜一口咬定,“小居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如果我当初是单身妈妈的身份生下小居,我可以一个人带着小居一辈子,但既然已经让小居体验到了完整的家庭生活,我不想在让她体验支离破碎。”

“真的只是为了小居?”夏绵绵又是一句反问。

“应该是。”

“你就没有任何事情想要依赖凌子墨?有任何时候会突然想起他?”夏绵绵一步一步,深入。

居小菜咬唇。

有时候也会有。

比如深夜回来得太晚。

她也会想,他在做什么。

“小菜。”夏绵绵语重心长,“给自己一个机会,给凌子墨一个机会。放下展然,好好去感受一下,你到底是不是喜欢凌子墨。如果你还喜欢,就珍惜那个头猪,他过得真的没有你想的好。你甚至不知道,在你对他爱理不理的时间里,他是怎么度过了,是怎么在深更半夜让我陪他喝酒,陪他解忧的。当然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了,就请放手吧。别为了一个孩子,把你们应该享受的幸福都给糟蹋了进去。小孩子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她甚至可能比你更坚强。”

居小菜说不出一句话。

夏绵绵说得很对。

其实和刚刚黛西说得大同小异。

只是夏绵绵说得很委婉,没有直白的说她自私。

自私的为了自己的私欲缠着这样一段,彼此都不快乐的婚姻。

“好好想想,我睡觉了。”夏绵绵说,“有事儿给我打电话,我要是没接,看到了就会回拨给你。这几天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不要给自己一次机会,是真的放下所有的给自己一次机会。顺便,考虑考虑刚刚你说的那个黛西的话。男人不行真的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你或者让凌子墨出去体验一下,体验一下是不是只是对你不行而已……”

居小菜还是很排斥。

夏绵绵知道。

她故意刺激她的。

“拜拜。”夏绵绵说。

“拜拜。”

挂断电话,夏绵绵依然窝在封逸尘的怀抱里。

她转身,将整个脸都埋进了他的胸膛。

她怎么突然那么庆幸。

封逸尘身上体无完肤,但就是那里特别棒,一点没受伤。

她现在完全可以想象,凌子墨此阶段经历着人生多大的暴击,是有多么的生无可恋。

“封老师。”夏绵绵抬头,嘴唇亲吻了一下他的下巴。

“嗯。”封逸尘低头回亲了一下她。

“刚刚小菜打电话给我说,凌子墨那方面不行了。”

“我听到了。”封逸尘说。

“你有没有幸灾乐祸?”夏绵绵问。

“……”怎么可能。

“是不是觉得凌子墨还挺惨的?”

“嗯。”封逸尘点头。

“话说男人要是真的不行了,会真的特别受打击吗?”毕竟女人没有那玩意儿,也真的不知道什么感受。

“如果一个正常的男人在你面前不管你怎么引诱他都不和你发生关系,你说会受打击吗?”封逸尘举例。

“看对方是是谁?”

“嗯?”

“如果我勾引的是你,我想我会跳楼。”

封逸尘笑了笑,“差不多就是这种感受。”

“凌子墨果真好惨。”

“睡觉吧,明天还要去和对方谈交易。”封逸尘抱着她。

“嗯。”

至于凌子墨的事情,那也应该是居小菜去解决。

而她真心希望,居小菜可以在这次事情中,真的认清了自己。

一觉。

五洲的清晨。

五洲是一个热带地区,常年夏天。

此刻才早上6点,阳光就已经非常灿烂的照耀。

夏绵绵因为有些不太习惯这边的气候,所以早早的就起床了。

她迷迷糊糊的坐在椅子上,穿着性感的睡衣,靠在那里默默的看着眼前的沙滩大海,蓝天白云。

“这么早就醒了?”封逸尘从身后抱着她软软的身体,宠溺的一个吻印在她的颈脖之间。

好痒,好麻。

她全身起鸡皮疙瘩。

“封老师,这里的紫外想强吗?”

“强。”

“那你帮我擦防晒霜。”

“好。”

夏绵绵直直的把自己躺在椅子上。

封逸尘拿着防晒霜,在她背上涂抹。

夏绵绵很享受。

她喜欢和封逸尘的这种时光,至少还能够这么平静的在一起,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比如……

她手突然一伸。

某人身体一紧。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自然反应。”

“我喜欢你的自然反应。”

“阿九……”

“我们礼尚往来啊,像上次你带我出海的那次一样……”夏绵绵笑。

封逸尘无语。

那次,那次……

“肖。”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两个人彼此僵硬。

夏绵绵不舍得的收手。

现在她家封老师,就只有那里长得最好看了。

封逸尘似乎是深呼吸了一会儿,在让自己平复下来,平复的那一刻甚至都不敢去给夏绵绵整理衣服,说,“你整理一下衣服。”

夏绵绵把衣服放好,规矩的坐在椅子上。

封逸尘看她把自己包裹得严实,才起身去门外打开房门。

“没打扰到你的好事儿吧。”文姆笑道。

“有事儿吗?”封逸尘问。

“刚刚接到对方的消息,说今天下午3点的交易谈判,改在了中午12点,也就是说,对方邀请我们一起聚餐。”

“好。”封逸尘点头。

“那我先去准备安排一下。”文姆说,“卢小姐要带上一起吗?”

封逸尘犹豫了一下。

卢老从来没有让他女儿来参与过任何交易,特别这次的交易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单纯,可能会有的危险卢老爷知道,但在临走的时候,卢老还是让他女儿跟着他一起,说让他多带她出来看看,然后让他誓死保护她的安危。他没办法拒绝,就把她带在了身边。

卡珊儿还算比较安静的一个人。

一路上也不多说什么,很顺从的听从他们的安排,也没有任何抱怨。

他说,“带上吧。”

不带上,放在这里可能更加危险。

“好。”文姆说,“那我给她说一声。”

“嗯。”封逸尘强调,“一定要确保她的绝对安全。”

“我知道。”

封逸尘点了点头。

文姆离开,离开的时候说道,“肖,别纵欲过度,身体最重要。”

“……”

封逸尘无语的关上房门。

那一刻夏绵绵刚好从外阳台走进来,听到文姆说的话。

她不爽。

不爽的从后面抱着封逸尘精壮的腰,“那货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封逸尘宠溺的一笑。

他转身一把将夏绵绵抱起。

夏绵绵紧紧的搂抱着她的脖子,“我们又要开始纵欲了吗?”

说起来还有些小兴奋。

“洗脸刷牙出门吃早饭。”

“封老师讨厌。”

“乖。”封逸尘宠溺。

就是这句宠溺,会让她心肝肺都甜出蜜汁。

两个人换好衣服,去大酒店吃早餐。

去高级餐厅的时候,文姆、韩溱还有卡珊儿都在。

当然身边还有黑色西装。

都在等他们的到来。

封逸尘很自然的牵着夏绵绵坐了过去,两个人坐在一起。

服务员开始上餐。

早餐就很丰富。

饭桌上还算安静。

文姆突然开口,“韩医生。”

“嗯?”韩溱应了一声。

“以你专业的角度分析,纵欲会不会对男人的身体有影响?”文姆说,说得还很自然。

韩溱邪恶一笑。

有时候韩溱也很坏。

“专业的角度上分析,是会的。”

“我就说,怎么看着肖的脸色发黑。是不是肾虚?”文姆继续一本正经。

“你才肾虚!”你全家都肾虚。夏绵绵很不爽,“我家封老师,强得很。”

“有多强?”文姆好奇。

“你想男人了?”夏绵绵反问。

文姆一怔。

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夏绵绵在说他同性恋。

他义正言辞,“我性取向很正常。”

“现在同性恋很普遍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性取向很正常。”文姆再次重申。

“你是攻还是受,还是可攻可受?”夏绵绵一脸认真。

文姆仰天长叹。

他怎么和这女人完全说不通啊,完全说不通!

夏绵绵一脸得意。

谁都不能欺负她家封老师,谁都不能说她家封老师的坏话。

她似乎感觉到一道视线。

一道视线看着自己。

她顺过去,顺过去看着卡珊儿。

卡珊儿看到夏绵绵也这么看着自己,也没有什么尴尬,缓缓地转移了视线,吃着早餐。

早餐的气氛还好。

文姆比她想象的还要活跃很多,压根无法想象他是道上的人,而且如此年轻能够爬到这个位置,想来也有他的过人之处。

吃过早餐之后,封逸尘和文姆商量事情。

她无所事事的回房。

刚打开房门那一刻,“夏小姐。”

夏绵绵停下脚步。

虽然一行人之中只有他们两个女人,但彼此没什么交集,也就没有什么话语。

“你和肖感情为什么这么好?”卡珊儿问。

夏绵绵蹙眉。

这妞没谈过恋爱吗?!

感情好是因为他们彼此喜欢啊。

她说,“因为我爱他,他爱我。”

“你不觉得男人不太可靠吗?”

“嗯?”夏绵绵蹙眉。

她为什么会有如此见解。

“我以前也喜欢过一个男人,但当他知道我的身份之后,被我父亲一威胁,就跑了。无影无踪。”卡珊儿说,“我甚至觉得我爸都不可靠,他会逼着我嫁一个我不喜欢的男人。”

“我觉得你可以反抗。”

“我能有什么办法反抗?以死相逼吗?没什么大的作用。在我爸的世界里,我不过就是他唯一的血脉,帮他传宗接代帮他找一个得力的男人结婚然后继承他的产业,在他心目中,女人真的一文不值,我没见过我的生母,我猜想也应该是我爸那么多女人之中随便抛弃的一个。他的世界里,女人永远都是附属品。”卡珊儿说,“所以,我连我父亲都不相信,我真的不觉得任何男人可以信任。而你,却这么这么依赖肖,你就不怕他背叛吗?!”

“他不会背叛我。”夏绵绵笃定。

卡珊儿看着她。

“他永远都不会背叛我,我相信他。”夏绵绵说,一字一句很肯定。

“为什么不会?男人都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而放弃所谓的糟糠,这样的人不是比比皆是吗?”

“但是我相信我老公。”夏绵绵根本就不用怀疑这个事实。

卡珊儿似乎是咽了咽喉咙。

有些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

她说,“但愿你找到了一个好男人。”

“也祝你找到自己生命中的真命天子。”

卡珊儿淡淡一笑。

然后礼节性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夏绵绵看着她的身影。

卡珊儿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她从小没有养成道上的习性,反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些格格不入。

不管是气质,谈吐还思想,完全不同。

她转身也回到房间。

没有封逸尘在,她觉得好无聊。

好无聊。

她真的好想变成一只小蚊子,然后就一直在他身边,他去哪里她就飞去哪里,饿了就吸一口他的血……

想想都觉得自己,好邪恶!

------题外话------

下午二更多更新一点。

昨天的福利还喜欢吗?!

喜欢就别忘了送月票。

送月票!

小宅吼月票好累好累的。

好啦。

什么都不说了。

小宅继续奋笔疾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