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既然是我老公,我自己来!/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趴在房间沙发上玩手机。

突然想到什么。

她连忙拨打电话。

那边接通,“大半夜的你要干嘛!”

是凌子墨不耐烦的声音。

“我这边天气挺好。”夏绵绵故意笑了笑,“艳阳高照。”

“又去哪里野了?”凌子墨没好气的说道。

他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睡着的好不好。

这段时间他都要烦死了。

“别管我在哪里了,我就想问问你,你是不是那啥不行了?”夏绵绵直白。

“……”凌子墨无语。

不用想也知道,是居小菜说的。

他也不在意。

反正对他而言,夏绵绵就是自己人。

他在她面前也没有不好意思。

“怎么突然会这样?”夏绵绵还是认真的关心道。

“不知道。”

“我听说有人要帮你检查?”夏绵绵嘴角一笑。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

“小菜告诉我的。”

“哦。”凌子墨淡然。

“与其让别人帮你检查,你不让居小菜帮你检查一下吗?”

“她不行。”凌子墨笃定。

“那你决定让其他人来帮你?”

“我可以自己好。”凌子墨很肯定的语气。

谁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慌。

“别逞强了。”夏绵绵说,“和小菜好好沟通一下。说不定两夫妻之间捉摸着捉摸着就好了。”

“谢关心。”那边明显不想再多说。

“凌子墨,你说你为什么会有今天?你说你是不是因为以前的不知检点遭报应了?!”

“我说夏绵绵,我真不是你哥们是吧,你一天不打击我你睡不着觉吗?”

“我这是在关心你,天地良心。”

“你这段时间心情似乎不错?”听口吻,好像挺开心的嘛。

还说什么心理有病?!

“是啊。”夏绵绵毫不掩饰,声音还很高昂,“身心得到满足。尽管一身腰酸背痛……”

“滚!”凌子墨猛地挂断电话。

真是不打击他要死了。

看他现在不行,还说被满足。

简直气死!

他挂断电话,气呼呼的将电话放在床头。

此刻也不算太晚。

也就不到晚上10点。

但因为他这段时间的睡眠不好,难得今晚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刚睡着就被夏绵绵这女人给吵醒。

他不爽的捂着被子,继续睡觉。

身边的人似乎也被吵醒了。

她感觉到他的怒火,也知道是夏绵绵故意打电话过来的。

夏绵绵总是喜欢打击凌子墨。

但夏绵绵内心深处对凌子墨很认可。

即使夏绵绵总是对凌子墨口是心非。

她微微的叹了口气。

口是心非的到底是谁?!

今晚凌子墨回来,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似乎有些累。

她甚至不想去问,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所以才会这般累。

而她,就是怎么都睡不着。

今天一天都在想很多事情。

想夏绵绵给她说的那些话,想黛西给她说的那些事情。

她其实很烦躁。

莫名的烦躁。

凌子墨变成这样,她责任确实很大,由始至终,她似乎从来没有给过凌子墨一个愉快的回忆,仔细一想,从之前他们之间上床,凌子墨还会有的热情和兴奋,到后来似乎也变得敷衍,草草了事。

他也不会主动提起。

总是她主动,而他接受。

然后两个人很快,根本就没有任何好感。

她一直以为男人只要释放了就算行了,就算满足了。

这一刻她才发现好像不是。

好像不是。

对男人而言,过程也很重要吗?!

她不自觉的咬唇。

那一刻壮着胆子,伸手抱住了凌子墨。

凌子墨这一刻自然也没有睡着。

他身体僵硬。

很明显的紧绷。

居小菜那一刻也没有放手,但还是会觉得有些尴尬和不自在。

她放开唇瓣,尽量让自己保持很自然的开口问道,“是绵绵打过来的?”

“嗯。”

“我给她说过了,你的一些事情。”

“嗯。”他淡淡然。

“今天一个叫黛西的女人来找我。”居小菜主动开口。

凌子墨心口一紧。

随即。

慢慢放松。

居小菜的性格不会大吵大闹,甚至也不会太在意。

他也变得淡然,显得漫不经心的问道,“她找你做什么?”

“她说让我别这么自私。”居小菜将头埋在他的背上。

宽广的背上。

凌子墨是真的有些受宠若惊。

居小菜几乎没有这般主动过。

主动地靠近过。

他听到居小菜小声的说着,“黛西说,他知道你身上所有的敏感点,可以让你恢复如初,让我不要自私的霸占着你。”

凌子墨淡笑,是笑着在问她,“你答应了?”

口吻真的听不出来任何异样。

居小菜摇头。

才知道凌子墨也看不到。

她正欲开口。

凌子墨突然说道,“我拒绝她了。”

“啊?”居小菜的话就咽在了喉咙里。

“所以以后你也不用搭理她。”凌子墨直白道,“婚内出轨的事情,以前是我不懂事儿,现在不会了。我身体的问题我可以自己想办法,早点睡吧。”

说得,很生硬。

就好像,很简单直白的在讲述一件局外人的事情一般。

居小菜真的可以感觉到凌子墨的疏远。

那么明显的疏远。

分明一直都想要追求的生活,这一刻却一点都不开心。

两个人又静静的睡了过去。

其实谁都没有睡着,但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翌日一早。

凌子墨依然起床很早。

就是很早。

以前也是,这一刻居小菜却觉得他在故意疏远她。

她默默地跟着起床。

凌子墨走进浴室洗漱。

她在门外等他。

他动作很快。

凌子墨从里面出来之后,就看到她在门口。

他看了她一眼,侧身离开。

“子墨。”居小菜叫他。

“嗯?”

“怎么起床这么早?”她问他,就是用了很温柔的嗓音。

而他总是觉得,她对他的如此,就是在故意隔开彼此的距离。

他说,“今天有个项目要谈,早点去准备一下。”

“哦。那吃早饭吗?”

“不吃了。”

“那你记得吃早餐。”

“好,谢谢提醒。”他对她淡淡一笑。

她抿唇,看着他转身冷漠的背影。

真的在疏远自己啊。

她心里泛着一些淡淡的情绪,就是有那么一些不是滋味。

她走进浴室洗漱。

难以掩饰的失落感和挫败感。

而她总是在默默的控制情绪。

依然,过着别人看不出来的简单生活。

她送凌小居去幼儿园。

凌小居小朋友起床的时候,凌子墨已经出门了。对于没有看到爸爸,她很不开心,“妈妈,你有好好关心爸爸吗?”

“啊?”居小菜诧异。

“我昨天不是给你说了嘛,让你关心关系爸爸,爸爸一天这么累。今天这么早又出门了,我爸爸好辛苦。”凌小居很是心疼。

居小菜又沉默了。

“妈妈,你要对爸爸好知道吗?否则爸爸会抛弃你的。就像瑞宝的爸爸那样,抛弃了他妈妈,现在他妈妈可伤心了。”凌小居小脸蛋一脸认真。

居小菜认真的开车。

认真的让自己开车。

车子到达幼儿园。

她送小居进去之后,想去律师事务所看看。

其实本身也没有什么事情,只因为这一刻不知道能干嘛。

她开车往事务所走去。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陌生来电,接通,“你好。”

“我是黛西,我是通过很多人的方式才拿到你的电话的。”黛西说,“我这边的项目都已经做完了,比我预计的更快,所以我在没有安排的情况夏要马上离开驿城。居小姐,我时间很宝贵,我希望你劝劝凌,他再一次拒绝了我的好意。”

居小菜总是在接到咄咄逼人的电话时,有些紧张。

她原本是律师。

在法庭上她可以义正言辞,在生活中,却懦弱到让自己都有些瞧不起。

“居小姐!”那边声音又高昂了些,“你在听吗?”

“我在。”居小菜说,“你在哪里,方便见面谈吗?”

“我在酒店,你可以到酒店来找我。”黛西说,补充了地址。

居小菜咬牙,“好,我马上就过来。”

“希望你可以站在凌的角度和我谈。”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居小菜也将电话放下。

然后转弯,没有给自己犹豫的时间,直接开车去了目的地。

她按照房号,去酒店找她。

她控制内心的情绪,按下门铃。

房门打开。

黛西即使在酒店房间里,依然也可以穿得风情万种,即使,就是一件简简单单的睡衣,就是这么懒懒散散的搭在她的身上,也散发着成熟女人的诱惑。

她不自觉的打量了她一下。

黛西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很明显,明显的在显摆自己的韵味。

而她。

她总是穿着一条小碎花韩版连衣裙,脸上也是挂着淡淡的妆容,看上去如小雏菊一般的沁人心扉,但却少了女人味,男人会更喜欢等他视觉感强的女人,比如黛西这种,会刺激男人的某些细胞复活。

居小菜跟着黛西走了进去。

黛西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睡衣很性感,修长的大腿翘起,睡衣从大腿滑落,恍惚能够看到她两腿之间的内在,若影若现。

此刻的她点了一支烟,女士细烟,轻轻吸了一口,烟雾环绕。

居小菜那一刻是真的相信,凌子墨或许真的很容易会被这个女人,焕发激情。

她静静的想着。

黛西吐出烟雾之后,开口问她,“想通了吗?想要劝劝凌吗?”

“不想。”居小菜一口咬定。

黛西脸上微冷。

即使有些发脾气,依然不妨碍她的妩媚。

居小菜说,“既然是我老公,我希望我自己来。”

“你觉得你可以吗?”黛西冷笑,“对于一个在床上就只会躺着装尸体的女人,你觉得男人可能对你会有感觉吗?”

“所以我才来像你取经。”

“什么?”黛西眼眸一紧。

居小菜硬着头皮,“黛西小姐,我希望你可以适当传授我一些床上技巧。”

黛西审视。

审视着居小菜。

居小菜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却这一刻没想过退缩,“就是,你不是知道凌子墨的所有敏感点吗?我想自己试试。”

“可我对你真的不抱希望。”

“我国是一个传统的国家,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婚内和别人发生关系就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我承认我接受不了,凌子墨和你上床,我会很不开心。”

“呵呵。”黛西有些讽刺,“现在才后悔,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我想问一下,黛西小姐从事的工作是什么?”居小菜问,“如果我没有查错,黛西小姐做的事情应该就是促进夫妻之间的感情和睦,特别是性生活方面。我知道黛西小姐的具体工作内容可能我和我的要求不同,但最后的结果都是希望夫妻之间可以更好。所以,对于我们这么一个传统的国度,我希望是我的改变而不是让你来让我老公找到激情,从而促使我们夫妻之间更和睦。”

居小菜是真的调查了黛西。

觉得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单纯的凌子墨的朋友那么简单,这个女人的气质和形态真的太过风化,不像是从事普通工作的人,所以就在网上随便搜索了一下,然后还真的让她找到了一个叫做LOVE的事务所,在国外还很出名,事务所就只有两名成员,琼斯和黛西。一个负责“招待”丈夫,一个负责“招待”妻子。

“你们的国度真的很可悲。”黛西忍不住感叹。

“不是可悲。每个国度的教育和是思想不同,我们的幸福点自然就不同。在你们的眼里,应该追求自由追求精神生活的极致享受,而我们反而觉得,两个人彼此牵绊到老,才是最值得珍贵的事情,而这样的事情,我不否认两个人在各方面更合拍会是一件更完美的事情,所以我愿意为了我们可以多增加的幸福感而努力。”居小菜反驳,说得严肃。

黛西蹙眉。

是没想到居小菜突然这么会说。

居小菜也没有翟奕黛西的眼神,她直白道,“黛西小姐,你的收费多少?”

“你买我?”

“在商言商。我应该赋予你的劳务费我一分都不会少的给你。也希望你可以尽量多留下来一些日子,我对我自己不太自信,可能学的时间会稍微有点长。”

“我真怕你坚持不下来。”黛西不是故意讽刺。

她早听说过这里的女人保守到了极致。

让她们去做一些超级疯狂的事情,可能会被判定为神经病。

但既然这女人想要尝试。

既然归根结底就是为了凌,她为何不答应。

何况。

这女人聪明的给了劳务费。

她是一个理智的人,工作归工作,私下归私下,她都愿意拿钱和她谈合作了,她也会把她当成她所有的客人来对待。

“我可以试试。”居小菜一字一句,“如果我确实不行,亦或者我半途而废,我会给钱给你,让你亲自来。”

“好。”黛西一口答应,“我劳务费很贵,且分不同的档次,你可以看看价格。”

“不用了,你直接给我你最高档的就行。”居小菜壕气。

黛西耸肩,点了头道,“好。”

居小菜问,“那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如果你现在有空,我们随时。”

居小菜有些犹豫,“明天吧,我回去准备一下。”

“这种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好准备的。”黛西说,“当然,如果你实在想一想,我也不在意,反正从此刻开始,我给你算劳务费。”

“你算吧,我先打一部分定金给你。”

“我把账号和价钱发你手机。”

“谢谢。”

“明天见。”黛西说。

“明天见。”

居小菜离开了黛西的房间。

她其实整个过程都有些不自在,她很难想象,自己最后会在黛西这里都学到些什么。

她从小到大,甚至乖巧到连A片都没有看过,唯一有一次的经验就是那次不小心清理凌子墨的电脑时看到的少儿不宜的画面,而那个画面她至今想到都会面红耳赤,她完全可以预料,黛西接下来给她传授的,应该比她当时看到的还要火爆,甚至还要去亲自实验。

她不知道最后会不会成功。

但她想给自己一次机会。

给自己一次机会,跟着自己的心走一次。

……

五洲地带。

夏绵绵跟着封逸尘,还有韩溱、卡珊儿以及文姆一起,去了五洲的一个豪华大轮船。

他们的小车到达的时候,就已经有一排排黑色西装站在那里恭敬的等候,其中一个看上去是负责人的男人连忙上前,“枭,很荣幸您的到来,佐藤先生已经在包房恭候。”

封逸尘点头。

在外界,别人都叫他枭。

你不是肖,是枭雄的枭。

在道上就是尊称。

他跟着负责人一起,走进了豪华轮船。

穿过长长的走廊,面前是一间偌大的房门,双开门的设计。

门口站着两个黑色西装,看着他们到来,直接推开了大门。

里面更是金碧辉煌。

偌大的船舱内,一张宴请的大桌子,周围都是些极其繁华的装饰和点缀。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男人看着他们到来,连忙起身。

身边也跟了很多人,男人女人。

对宴请他们,看上去诚意十足。

他上前,“枭。好久不见。”

“佐藤先生你好。”封逸尘主动伸手。

佐藤组在东南亚地区很出名,这几年开始在五洲地带有了自己的商业往来,主要是贩卖和走私茶叶,顺便也会做一些军火生意,当然也不排除做一些药品的生意往来,而卢老最喜欢和佐藤做的买卖就是军火。

佐藤的关系网很强,能够了解的信息很足,且就是有能力得到各种资源供给!

这次佐藤是想要联合他们一起,对目前不太平的非洲地带提供军火方面的需求,因为和对方军事政府有合作往来,怕被打压,甚至可能会被政府的势力黑吃黑,所以想要和卢老一起来做这笔生意。

这是赚钱的买卖,所以卢老自然不会拒绝,他也不会花大成本,不过就是给佐藤提供一些保护伞而已。

在道上,卢老的威望还在,很多人,不管黑白两道,都会给足他的面子。

“我们边吃边说。”佐藤连忙招呼。

封逸尘带着他们,以及佐藤的人一起,围坐在餐桌前。

依然琳琅满目的山珍海味。

佐藤眼神挺好,一坐下就自然地问道,“这两位女士是?”

“这是我的妻子阿九,这是卢老的女儿,卡珊儿。卢。”封逸尘简单介绍。

“幸会幸会。”佐藤连忙说道,“两位女士如此漂亮,枭真是艳福不浅。”

封逸尘只是微点头。

夏绵绵不喜欢佐藤。

不为什么,就是讨厌他把其他女人和他老公牵连到一起。

卡珊儿长得漂亮跟她老公毛关系都没有。

“你们随意,别客气。”佐藤热情。

其他人也都没有特别客气的,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佐藤当然重心全部都在封逸尘的身上,他主动给他倒酒,说,“合作的内容我都给卢老还有你提前说过了,卢老的货款我也收到了。军火明天晚上就要到港口,到时候我们一起验收,验收好了之后,我们一起送去非洲那边的政府,那边付了定金,钱暂时在我这里,交易成功之后,我会直接转账给卢老,你大可以放心。”

“好。”封逸尘点头。

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枭就是豪迈,我敬你一杯。”佐藤连忙举杯。

凌子墨也不推脱。

饭席上气氛还好。

看上去就是一个简单的招待。

吃过午饭之后,佐藤极力要求留下来欣赏他从本国带来的舞蹈,被封逸尘委婉拒绝了。

所以,饭后他们一行人就这么离开了壕轮。

车子往酒店驶去。

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封逸尘突然开口道,“佐藤这个人见钱眼开,是个十足十的商人,把钱看得命更重要,文姆,明天晚上去接货物之前,今天先找人调查一下他的一举一动,看看有没有欧力的人和他联系。”

“你是怕佐藤和欧力之间互相勾结。”

“没有什么不可能!如果欧力想要故意敌对我们,就会找这个机会和佐藤合作。佐藤只要有利可图,绝对不会讲什么江湖道义,所以我不得不去怀疑,明晚的交易或许就是一个局,而且很有可能,今天中午的饭局,就是对我们的一个试探。试探我身边到底有多少人!”

“这个佐藤!”文姆暴躁。

“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是。我会好好安排下去的。”文姆认真道。

“嗯。”封逸尘点头。

而他故意带上夏绵绵和卡珊儿,也是为了打消佐藤的防备心。

既然他能够带自己的女眷过来,显然就代表着他对这笔生意的信任,没有那么多的防备,这样的举动可以让佐藤更肆无忌惮的做他早有预谋的事情。

比如诚心实意和他们的合作,他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真诚。

比如并非诚心实意的和他们,也可以早点露出马脚!

封逸尘转头看着窗外。

和只看钱的人打交道就是有利有弊。

利益无非就在于,和这种人合作利润极高,根本不用考虑会赔本。

弊端就在于,得时时防备这个人会不会反咬你一口。

夏绵绵也看出了封逸尘的担忧。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明晚上我陪你。”

“很危险。”

“我会保护好我自己。”

“阿九。”

“你应该相信我。”夏绵绵肯定。

封逸尘看着她。

“我可是你亲手调教出来的。别否定自己的能力。”她故意笑得好看。

在外人听来,这分明是情话。

什么叫调教?!

文姆就很自然的笑了。

连坐在一旁的卡珊儿也忍不住往这边看了一眼。

看着两个人,相亲相爱。

她嘴角突然浮现了一丝冷笑。

夏绵绵这么信任肖,肖要是真的背叛了她娶了自己,会怎样?!

她其实一直很期待,期待肖最后的选择。

所以她冷眼旁观的看着他们的感情,出奇的好。

最后会不会被打脸。

她拭目以待!

……

驿城。

何源又接到了凌子墨的电话。

让他晚上喝酒。

他其实很……惊讶!

上次他突然走了,凌子墨分明打电话过来吵了他,说他不仁不义。

这也才没过多久,这货就又忘了。

然后还会不计前嫌的和他一起喝酒?!

他果真是受宠若惊。

下班后,他就直接开车去了鎏金会所。

也不知道这个点为什么就能有这么多人。

他推开那间包房。

凌子墨一个人在里面喝酒。

不吃晚饭就喝酒。

他一向是一个很爱惜自己身体的人,他做不到,所以让服务员帮他打包了两份晚餐。

他也没有招呼凌子墨,凌子墨就很自然的过去,拿起一份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第一次在包房中吃饭,这感情还很新奇。

“怎么突然又想喝酒了?”

“就是想找个人出来说说话,生活实在是没有任何激情。”

“和居小姐感情又出现了危机?”

“就没见好过。”

何源一笑。

居小菜看上去真的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就不明白为什么,凌子墨这么能说会道的一个人,这么多年就是征服不了。

“嘿。”凌子墨突然问何源,“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感觉?”

何源一怔。

这问他,不是白问吗?

“别告诉我你真的从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就算是暗恋应该也有的吧,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夏绵绵,你说你喜欢夏绵绵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就想要天天看到她,甚至很想……和她上床!”凌子墨说得还有些激动。

仿若他真的窥视了夏绵绵一般。

何源很无语,这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说,“我不喜欢夏绵绵,我和她只有革命感情。”

“真的?”

“真的。”

“那你就真的没有喜欢过谁了?”凌子墨很好奇。

不喜欢女人,男人总有喜欢的吧。

“你怎么突然会想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受?”何源很聪明,问出来之后就聪明的知道了答案,“是觉得自己不喜欢居小菜了吗?”

“我不知道。”凌子墨摇头。

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不喜欢了。

是时间久了,真的厌倦了吗?!

“我倒是喜欢过一个人。”何源看他好想真的很困惑的样子,开口说道。

“谁?”

“你们都不认识的一个女人,很平凡,一点都不起眼。”

“比居小菜还要不起眼?”凌子墨好奇。

想着何源这么一个钻石王老五,都看上了谁。

“以前喜欢的。”何源说。

“那什么感觉?”

“感觉嘛!”何源淡笑。

其实笑容带着些讽刺。

他道,“刚开始会心跳加速,就是想到她就会心跳很快,看到她就完全没办控制自己,就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她,做事儿的事情也会想她,就是觉得这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事情也敌不过她一个。”

凌子墨看着他。

这种感觉,他似乎也有过。

凌子墨很认真地问道,“那你想过上她吗?迫切的想要上她吗?!”

何源就知道凌子墨的观点很奇葩。

他说,“哪里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题外话------

二更来也。

不算太晚吧。

虽然也不算太早!

那啥。

小宅觉得你们还是应该多给点宅的鼓励。

比如月票啊,留言什么的。

小宅稀罕你们。

小宅爱你们。

好啦。

小宅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总之,亲们一定不要忘了月票。

那是宅的命根儿。

比凌小猪的更重要。

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