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她后悔曾经,否则不会遭受报复/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里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何源说,说着还有些讽刺。

“对方不喜欢你吗?”凌子墨问。

“不喜欢。”

“那和我的遭遇挺像。”凌子墨评价。

可能吧。

“那你现在还喜欢她吗?还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吗?”凌子墨继续问道。

“没有了。”何源很肯定。

没有心跳加速了。

有的,好像就是一些,报复感而已。

觉得她过得不好,他就心安了。

“喜欢一个人就真的可以变心这么快吗?”凌子墨喃喃道。

他很多女人,但他唯一喜欢过的就只有居小菜。

有一段时间真的喜欢到不能自己。

有一段时间喜欢到自己都觉得疯狂。

那种感受,他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但现在没有了那个时候的激情,没有了那么强烈的感觉,甚至觉得和居小菜就是在得过且过。

所以。

他算是不喜欢了吗?!

已经不喜欢了?!

他也吃不下晚饭了,坐在沙发上,有些惆怅!

“你和我应该是不一样的。”何源开口,尽管没谈过恋爱,从理论知识上而言,还是懂的,“你和居小姐结婚了,两个人在一起很多年,有时候对对方没有了那么强烈的感觉很正常。夫妻之间应该就是如此的吧。很多人不是都说,夫妻久了,从爱情就转变成了亲情吗?”

是这样吗?!

凌子墨很茫然。

他果然不能好好处理自己的感情。

他说,“会平淡到连对她性欲都没有了吗?”

“嗯?”何源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说,“就是对居小菜没反应了。”

“仅仅是对她吗?”何源问。

“我不知道,目前没跟其他女人做过。”凌子墨说,“所以我怀疑,我到底是自己不行了,还是只是对居小菜产生的倦怠,当然,我看片也是不行的,心里面也没有了任何欲望。”

何源就这么看着他。

“你别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我。”

“我只是怜悯。”何源直白。

凌子墨脸色很不好。

何源淡笑,“你去看过医生了吗?找到原因了吗?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变成这样。”

“就是无缘无故的就变成了这样,我也觉得我是被老天报应了。”凌子墨又拿起旁边的酒喝了起来。

这段时间对人生都绝望了。

何源也没再吃晚饭,让服务员进来把东西收拾干净。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何源陪他。

凌子墨说,“现在都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了,说真的不喜欢居小菜吧,又真的放不下这个女人,说喜欢吧,好像也没有什么兴奋感,我也不知道和居小菜这样的感情到底还算什么?!”

“我个人觉得,你们应该给彼此放一个假,单独的出去走走,散散心,重新找回原来的感觉。”何源提议。

“算了。”凌子墨说,“居小菜不会答应的,她在我们之间的婚姻中,从来都是被动到甚至局外的那一方,我猜想她应该很高兴,我现在对她如此疏远。我突然发现,我现在对她疏远之后,她对我还稍微亲近了一点。”

越想越是。

以前就是,他越靠近她越是排斥。

他反而开始尽量过自己的生活她还能偶尔和他说几句。

他现在开始故意疏远她,她却还会主动亲近。

居小菜就是不喜欢他喜欢她吧。

想来还真的有些可悲,也越渐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发凉。

何源看着凌子墨的模样,忍不住发表自己的观点,“会不会是因为居小菜的对你的态度,让你有些心灰意冷所以在暗示自己不要对她产生感情而让你,误以为自己不喜欢居小菜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选择和居小菜疏远,甚至选择和她离婚,选择去接触其他女人,到时候真的分清自己内心的时候,我相信你会恨不得杀了自己。”

“嗯,我知道。”凌子墨说。

所以,不会走出那一步。

不会离婚。

不会去选择其他女人。

就算是有时候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想法是想要黛西帮帮他,也会龟毛的打消这种念头,就怕后悔,就怕后悔到想自杀!

以前弄丢了居小菜,他觉得他经历了人世界的惨烈。

心在哪里还敢,轻易尝试!

两个人又喝了一会儿。

包房中进来一个女人。

凌子墨看着她。

“凌少。”女人娇嗔,“我是黛西啊。”

是换了名字的黛西。

这个黛西和那个黛西还是不同的,但明显好像也有进步。

“我听说你来,刚好有空就过来了,我就是想要感谢你,你教我的那些让我的客缘量越来越多,回头客也有了。”黛西说,“谢谢你凌少。”

“嗯。”凌子墨今天可没什么心情传授什么经验。

他自己现在都不行了!

“我还有些问题想要问你。”黛西喜笑颜颜。

凌子墨不爽。

何源拿着酒杯那一刻笑了一下。

很显然凌子墨没心情干这事儿。

他招呼着说,“黛西。”

“啊?”黛西似乎才发现何源。

满门心思全部都在凌子墨的身上。

“你过来。”

“好。”黛西很规矩。

凌子墨蹙眉看着何源。

这男人转性了,开始找小姐了?!

“你知道怎么样可以让男人有性趣吗?”何源问得直白。

其实是帮凌子墨问的。

“你是说在床上?”

“嗯。”

“就是勾引啊,各种勾引啊,讨好啊。”黛西说,“先生你要不要我帮你做?”

很直白。

何源无语。

他就是随口问问。

“你是凌少的朋友,我可以免费的。”

“不用了,你不用往这边想太多,我不是这个意思。”何源撇清,“我就说怎么样可以让男人兴致更高。”

“女人主动一点吧,然后可以利用外界的东西助兴什么的。我们小姐一般帮男人提高性欲的方式有药物,就是有些男人喜欢嗑药,就会变得特别猛,不过后作用大,选择的客人不多。还有看现场直播,也就是让他看别人和别人做,当然成本高,选择的客人也不会太多。我了解到客人选择较多的就是用情趣用品。”

“情趣用品?”

“对啊,这种东西在小姐中很普遍的。男人有时候就喜欢用这些。比如SM啊,比如自己做啊,比如很多很多……”黛西说,非常积极主动,“要不我帮你做吧,给你演示了你就知道了。”

“……”他真的只是帮凌子墨问问而已。

他笑道,“你不用了谢谢。”

“真的不用吗?”黛西问。

“不用了,你去忙吧,今天我和凌少都有些事情想要单独待一会儿,你去忙吧。”

“我还想问凌少一些问题。”黛西不想走。

“你看凌少今天像是有心情回答你问题的吗?”何源反问。

黛西似乎也发现了凌少的沉默寡言,想了想,“那下次一定一定要找我哦,我不收钱。”

“……”你应该交学费的。

黛西离开。

离开后,包房中就安静了。

安静了下来。

凌子墨就坐在那里喝酒,也没太听清楚何源和黛西的对话,莫名很惆怅……

他以前以前可是夜店小王子。

现在居然对小姐,爱理不理。

他这些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两个人喝了一会儿。

也觉得不是那么有趣,就各自回家。

凌子墨找的代驾。

何源有专用司机。

何源坐在后座,默默的看着窗外,其实有时候也经常发呆。

喜欢一个人到底什么感觉?!

他现在突然被凌子墨有些感染了。

他突然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岳芸洱的时候。

没有对她一见钟情,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和这样的人会有交集,尽管她坐在自己旁边,他们是同桌。

他甚至有些细微的讨厌她的大家千金的矫情,以为所有人都会喜欢她都会围着她转,甚至还在他们桌子上化了三八线。

他真的觉得很好笑。

当然他也不会表现出来,从小就不喜欢表露自己太多的情绪。

在老师在同学的眼中,他就是一个非常成熟稳重的人,老师很喜欢他,同学对他也有好感,至少他不是那种因为成绩好就高高在上,任何同学让他讲作业,他都会很主动很积极。

所以他人气其实还好。

而岳芸洱的人气也很好。

因为长得漂亮,因为穿得漂亮,所以男生会自然的都喜欢她,情窦初开的年龄,对爱情的辨识度不高,以为有好感就是爱情,很多男生都暗恋她。

至于女生,因为她总是给她们分享很多穿衣打扮之内,偶尔还会送女生一些小装饰品,女生都很喜欢跟她玩,都在讨好她,即使她脾气很娇惯,总能够看到她偶尔的小脾气,甚至并不是故意,但就是容易给人难堪,而她自己从未发觉。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在眼里,也没有想过去插手别人的事情。

他依然很认真的学习。

但因为她的不认真,其实他有些被干涉。

上课的时候,她会拿出自己的小说来看,即使不听课也还算安静,他自律性很强不会受到影响。

一到下课,他完全没办法好好复习老师讲的东西。

会有很喜欢她的男生过来引起她的注意,也会有女生过来围着她,然后叽叽咋咋说个不停。

他们的座位,总是被人包围。

他没办法让自己静下来。

到后来,他一下课就自动的离开。

拿起课本去远离他们的地方,坐下来继续看书。

时间一长。

岳芸洱似乎发现了他对她的排斥,在某天上数学课的时候,岳芸洱突然问他,“你是不是讨厌我?”

何源没有搭理她。

那一刻甚至没有听到她在对自己说话。

他上课的时候很认真,即使很多知识他早就提前学过了,也想从老师的教学中学到更多的解题方法。

“何源,你是不是讨厌我!”岳芸洱声音有些大。

在安静的课堂上,就这么响彻了整个教室。

上课的老师停下来,看着他们。

其他同学也转过来看着他们。

何源那一刻有些尴尬。

他很少会出这样的洋相。

老师严厉,“你们俩出去站着!”

何源是第一次被老师请出教室。

那一刻是真的有些生气。

他有些重的放下书本,直接走了出去。

岳芸洱也有些不爽,却还是跟着走出了教室。

两个人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

他没有和她说话,就这么看着外面的操场,看着有班级在上体育课。

那一刻的岳芸洱似乎有些歉意,但也拉不下面子给他道歉,她只是声音有些小的说道,“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没有。”他回答。

“那你为什么一下课就走?”岳芸洱问他。

“我想要好好学习。”

“我打扰到你看书了?”

“嗯。”

“哦。”岳芸洱反应过来,“那下课后我走,你就不用走了。”

他那个时候其实有些惊讶。

他没想到岳芸洱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个人可能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恶劣。

岳芸洱说,“我可没想过会影响全校第一名的成绩。”

“谢谢。”

两个人依然很疏远,没有同桌之间的感情。

那之后。

岳芸洱一下课就带着一帮女生在外面走廊上聊天玩,他的位置终于又清静了下来。

在临近半期考试的之前,他反而变成了比较受追捧的那一刻,更很多同学排队让他讲题。

他也不耐其烦的,一个一个的解答同学的问题,将步骤非常清晰的写下来,讲的很仔细,有时候一个晚自习都在给同学讲题去了,自己其实并没有好好复习。

“你不觉得麻烦吗?”岳芸洱突然问他。

“不会。”他说,“给他们讲题,也是自己在复习。”

“是吗?”岳芸洱也不再多问。

但那一刻岳芸洱是突然才发现,原来这么其貌不扬的何源,在班上的人气居然这么高!

甚至很多人是真的很喜欢和他玩,算是人格魅力?!

那次半期考试,何源依然是第一名,老师当着全班进行了表扬,校长当着全校进行了表扬。

而岳芸洱,全班倒数第一。

老师甚至都没有刻意的提起过她的成绩。

可能就是觉得难以启齿。

750分,何源考了712分,她考了127分。

用老师的话说,就算是纯懵,也能比这分值高。

她能说她全部都是认真做的嘛!

期中考试之后一般都会开家长会,岳芸洱的父亲兴致昂昂的来参加女儿的家长会,出门的时候兴高采烈,回来的时候,垂头丧气,那一次真的还给她发了脾气,“你说你好意思吗?你旁边坐的就是中考状元,你旁边坐的就是全校第一名,你考个全班倒数第一,全校倒数第五,你知道我今天有多没面子吗?我都恨不得有条地缝给钻了进去!”

岳芸洱也被骂得很委屈。

她旁边坐的全校第一她就应该成绩好啊!

她又不爱学习。

“从现在开始,给我好好学习,我帮你请家教,你至少给我摆脱全班第一!”

“我才不要请家教!”岳芸洱反驳。

公立学校的学习本来就很紧了,上课的时间那么多,休息的时间那么少,她才不想利用课余时间去学习。

“你能不能上进点!”她父亲恨铁不成钢。

“我那么上进干嘛,你有我弟弟,以后弟弟可以继承家业,我读完书就嫁给梓豪安心做我的豪门太太,我那么上进做什么,我……”

“岳芸洱!”

“好啦,我最多答应你,我上课好好听讲,我期末考试一定进入全部倒数第五行了吧!”

“要是没有呢?”

“我就请家教,课余时间都学习。”

“一言为定!”

岳芸洱就这样被他父亲逼迫着学习。

她开始试着认真的听课。

可是一上课她就犯困。

听着听着就会睡着。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这么下去,她成绩一定好不了。

所以她突然灵机一动,将一道题放在何源的面前。

他很诧异的看着她。

她说,“你帮我讲讲这道题。”

何源带着审视。

“哎呀,让你讲题,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岳芸洱有些不开心。

何源抿唇,然后将她的作业本拿过来。

第一次岳芸洱发现何源的手指很好看,很修长,骨节分明,很干净,握着签字笔的时候,还会觉得这双手神采飞扬。

他的字也写得很好,很有笔锋,也不乱,就是看着就会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将步骤一步一步写下来。

“可以看得懂吗?”他问她。

处于变声后期的男性嗓音,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也该死的好听。

带着些暗哑,就是听着很有磁性。

她回神看着那些莫名其妙的符号,“看不懂。”

何源似乎也知道她看不懂,开始给她详细的讲解。

声音娓娓道来。

就算她再笨,他也没有任何的不耐烦,而是很认真地让她理解这道题的任何一个步骤的意思,让她充分理解。

她那一刻甚至觉得何源比老师讲得还要好。

怪不得班上那么多的同学要让他讲题。

“懂了吗?”

“大概懂了。”岳芸洱点头。

再不懂,何源会发火了吧。

何源点头,拿起自己的书本开始学习,淡淡的丢下一句话,“你最好从头开始学。”

“从哪里开始?”她好奇的问道。

她其实也觉得自己应该从头开始。

但她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为什么突然这么认真的要学习了?”何源问她。

他很少这么八卦的。

甚至于,他基本上不聊八卦。

她甚至都觉得,班上好多事情她都比他清楚好多,比如谁谁谁喜欢谁,谁和谁在偷偷谈恋爱的什么的,她可清楚了。

“我爸爸让我期末考试的进全班倒数第五名,否则要给我请家教。”岳芸洱说。

何源点头,不再多问。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笑?”岳芸洱问他。

他摇头。

“应该觉得很好笑吧,你们都在争第一名,我却在争倒数第五名。”岳芸洱说。

“没有。”

“一定很看不起我。”岳芸洱笃定。

“没有。”何源说,“进步需要循序渐进。”

岳芸洱看着她。

“何况,进全班倒数第五,你也很难。”何源直白。

岳芸洱真的很生气。

打击人也不这样的。

“你和倒数第二名相差了300分。”他提醒。

“有吗?”岳芸洱没注意。

他怎么知道的?!

何源不再多说。

也没提醒她这是尖子班。

按照以往成绩,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可以有百分之二十,重本百分之四十,二本几乎是百分之百。

当然也会有那么一两个学生因为家里有钱来这个班上读书,经过三年的折磨,多数也能勉强上二本。

而后。

岳芸洱经常让何源帮她讲题。

难得会如此认真,其实岳芸洱有时候听得也很发困,很多时候也理解不了,因为她连最基础的公式都不知道,每次都要何源帮她来找,让她记下,她却还是记不住,她甚至觉得自己能够坚持让何源你帮自己,完全是处于他声音的好听,还有他的手好看,字也好看。

但不得不说,两个人的关系没有了那么恶劣。

岳芸洱也不再故意排斥他,何源对她也和对其他同学一样。

两个人相安无事。

到了高一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

岳芸洱依然是最后一名,但她进步了200分,考了324分,这个分值完全让老师都惊讶了,当然她父亲更激动,直接给她买了一张去国外的机票,给了她一笔巨款,让她去国外旅游,日子别提多爽快。

当然她也不是不会感激的人,所以去国外回来的时候,到第二学期开学,她给何源带了礼物。

一支包金钢笔。

何源总是用一块钱的签字笔,她怎么都觉得,自己送他这么昂贵的钢笔,他会无比感动。

然而。

他直接回绝了,“谢谢,但我不需要。”

“为什么?”她问他,“这支笔这里可是金的,花了好几千块,我都忍下了买我最喜欢的包了,你干嘛不要!店员说这种笔最好写了,你试试吧。”

“真的不需要。”何源拒绝,“你留着自己用吧。”

“何源,你要不要这么龟毛!”她有些生气。

而他直接放下了课本,走了出去。

岳芸洱气死。

她真的很想把钢笔给扔了出去。

她的一片好心,何源干嘛拒绝!

她生气的把钢笔随意的放进了自己的课桌抽屉里,生闷气。

好长一段时间都在和何源生闷气。

何源也没有主动搭理她。

岳芸洱心里莫名很不爽。

很不爽。

总觉得全班男生都很喜欢她,为什么何源就能对她如此,如此不好!

她就真的不信,何源会真的对她毫无感觉!

而她。

而她,就做了很多,她现在想来真的特别特别后悔的事情。

她看着门口站着的何源。

她想,当初如果不是做了那些事情,她现在也不会遭到他的如此报复。

她不明白今晚为什么何源会突然出现在她家门口。

她以为是她弟弟回来了,忘记带钥匙。

结果,就这么尴尬的看着何源,站在那里。

她还穿着睡衣,软乎乎的睡衣,里面甚至没有穿文胸。

她其实很不自在。

在他斯文的眼眶下,变得有些尴尬。

“你怎么来了?”岳芸洱拉出一抹笑荣。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

他怎么来了?!

和凌子墨分道扬镳就打算回去的,却突然让司机掉头,来到了这里。

“我来买点东西。”何源开口。

岳芸洱看着他。

看着他淡定自若的样子。

“你想买什么?”

“我可以进去挑选吗?”

“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她说。

说着就想跑进房间。

他一把拉住她。

岳芸洱看着他。

“不用了,我挑选好了就走。”他说,甚至没有再看她一眼。

她点头。

默默的拉开了大门,让他进去。

他走近她的客厅,坐在沙发上。

她很积极的把自己的货物拿出来,说,“你想要哪方面的?男人用的还是女人用的,还是都用的?”

何源看着她。

看着她就是可以这么心平气和的卖东西,面不改色。

“男人用的。”

“你看看这些。”岳芸洱拿出产品,“这是新款,据说很好用。”

“没试过。”

“还没让朱鹏试过。”岳芸洱说。

这些东西,一般到货之后都会直接给朱鹏,他会给她反馈意见。

“哦,是吗?”

“但厂家说很好,做过实验了。”岳芸洱解说。

“好。”

“还需要其他的吗?”

“你觉得好用的,都给我装一个吧。”何源淡淡然。

“那我再帮你挑选。”岳芸洱很认真的再帮他挑商品。

就是很认真的在做自己的工作。

或许因为太认真,她蹲在地上趴在那里整理的时候,松松垮垮的睡衣,可以直接看到她的里面。

他眼眸一转。

没看。

那一刻岳芸洱似乎也发现了。

她连忙坐直了身体,说,“你稍等我一下,我去上个洗手间。”

其实是去换衣服去了。

终究不方便。

何源抿唇。

刚刚就算只有一眼,一眼……

他喉咙有些干,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走向唯一的窗户边上透透气。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何源也没多想,打开房门。

房门外站着一个中年妇女以及一个年轻女人,年轻女人似乎一直在劝说中年妇女,中年妇女一副完全不听的样子,这一刻在看到他时,两个人都怔住了。

何源其实也不知道对方门口的都是谁。

他们彼此会看着。

中年妇女声音尖锐,“又是哪个野男人!”

何源眼眸一紧。

“之前那个胖墩呢?现在又换了,换了一个瘦的,看上去衣冠楚楚的样子。”中年妇女冷讽。

“妈。”年轻女人叫着她,“你留点口德行吗?”

“我留口德!也不看看这里面住的都是什么女人!”中年妇女说,说着一把推开何源,就走了进去。

何源抿唇。

年轻女人跟着走了进去。

何源转头看着她们。

岳芸洱刚好从厕所出来,一出来就看到了面前的两个女人,又看了一眼何源。

“阿姨,你怎么来了。”

“打扰到你的好事儿了?”中年妇女讽刺无比。

“不是。”岳芸洱态度温和,“喃喃,你快让你妈妈坐,我去帮她倒杯水。”

“别对我这么客气了。”中年妇女说,“我担当不起。”

岳芸洱似乎有些尴尬。

“今天找你来是说正事儿的。”中年妇女对着岳芸洱,“你能不能把你这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先叫走。”

岳芸洱看着何源。

何源倒没有任何表情。

她咬牙,一把拿起客厅中刚刚挑选好的一些情趣用品。

中年妇女似乎也看到了,笑得何其讽刺。

岳芸洱将东西递给何源,“对不起,我有些事情,这些东西你先拿去用吧!”

“多少钱?”

“都是新品,就送给你了,你要是觉得好用,给我一个反馈就好了,谢谢。”她对他一笑。

何源转头看了一眼来者不善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依然满脸讽刺的看着他们。

就像在看一对狗男女的表情。

“她是谁?”何源问。

------题外话------

昨天的文有bug、bug!

封老师不能喝酒不能喝酒!

嗯呢!

好啦。

下午二更,爱你们么么哒!

爱你们哦!

(づ ̄3 ̄)づ╭?~

求月票!

疯狂求月票!

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