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他们这几年的夫妻都算什么?!/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是谁?”何源问。

岳芸洱没有说。

大概也觉得不管他的事儿。

何源看了里面的人一眼,转身欲走。

那一刻就听到里面的中年妇女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劝你和这种女人断绝关系,她做什么的你应该知道吧,像你这样看上去还人模人样的,别被她给勾引了,都不知道和多少男人睡过了。”

何源脸色有些沉。

岳芸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说,“这是我弟弟女朋友的妈妈,对我的工作有些不理解,所以口气不太好,你先回去吧。”

何源薄唇紧抿。

岳芸洱赔笑。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以前趾高气昂的大小姐,变成了如此这般唯唯诺诺。

他转身离开。

对他而言,又管他什么事情。

岳芸洱看何源走了,才松了一口气,她关上房门。

转身走回客厅。

“把你客人送走了?”中年妇女冷讽。

“阿姨,我只是卖产品的,你可能对我的工作有些误会,不是你想那样……”岳芸洱解释。

“有什么误会?!我现在甚至都不敢给我的那些亲戚朋友介绍说,说喃喃男朋友的姐姐是做什么的,说出来真的是很丢人。”中年妇女满嘴不屑。

岳芸洱也习惯了,她直接转移了话题,也知道解释是没有用的,“阿姨今天亲自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确实是有事情……”

“妈!”周喃喃叫着她,似乎是不想她说。

“你闭嘴!真不知道你怎么看上这家人的,我真是要被气死了!”周母狠狠的骂着自己的女儿,转头对着岳芸洱说道,“我也是看在你弟弟还算努力上进的份上,勉强答应了喃喃和岳芸轩交往的事情,没想到你弟弟就这么把我喃喃的肚子搞大了!你说怎么办?!”

岳芸洱一怔。

也算明白今天周母为何一来脾气会这么大了!

虽然平时也不小,今天明显的带着怒火的!

她转头看着周喃喃,“确定吗?”

“嗯。”周喃喃眼眶有些红,“我本来不打算先告诉我妈的,但是她发现了……啊!”

周喃喃被她母亲狠狠地打了一下。

周喃喃咬着唇,很委屈。

岳芸洱对着周母,“既然怀孕了,轩轩和喃喃都不小了,都有24岁了,虽然年轻了点,但也能为人父母了,就让他们结婚吧!”

“你想得美!”周母火气很大,“结婚,拿什么结婚?!有聘礼吗?有房子吗?有车吗?!你家岳芸轩一无所有,一个小职员,还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

“妈,我就要生下来,你说什么我都要生下来!”

“闭嘴!没你这么不廉耻的女儿!”周母大声骂道。

岳芸洱也不好安慰周喃喃,想了想说,“阿姨,你有什么要求你说吧,我能满足就尽量满足。”

“你能有多少钱?”周母询问。

“我还有点积蓄,虽然不多。之前轩轩读书上大学什么的,后来找工作也花了点钱。”岳芸洱解释,就是想要让周母嘴下留情。

周母却半点感情都没有,“别给我说这么多,我也就喃喃一个女儿,嫁给你们家完全就是委屈了她,从小我们什么都给她用好的,现在不是看在她不愿意打掉这个孩子得份上,我是绝对不可能让你弟弟来娶了她。我要求也不高,房子你们必须买,买的地方不能在这一带,这里环境不好,对以后我外孙生活也不好,房子要买在高新区,我不要求你们全款,至少首付要你们家出。房子不能少于80平米。”

岳芸洱抿唇。

她怎么可能一下子拿下这么多钱。

“婚礼也要你们来办,我算了一下,就算你们没亲人,我们家也有20桌,礼钱我们收,反正我们都要还回去的,也不要你们的聘礼了!”

又是一大笔开支,岳芸洱更加沉默了。

“就这两点,我算是委屈得很了!不答应,我明天就带着喃喃去医院,好的男人那么多,我家喃喃条件又好,倒是你弟弟,以你们家的条件,你自己好好想想!”周母噼里啪啦的说完。

说完拉着周喃喃就走。

“阿姨,你冷静点。喃喃怀孕了。”岳芸洱看她的动作粗鲁,连忙提醒道。

“我的女儿我知道怎么对她,明天上午十点前给我回话,否则的话,别怪我狠心!”周母拽着周喃喃就走。

周喃喃想要给岳芸洱说句话都不行!

房门猛地一下被关了过来。

岳芸洱坐在沙发上也有些惆怅。

她弟弟岳芸轩现在的工作不算很好,从小成绩也不是很好,遇到了家变,有一点时间特别消沉,后来即使改邪归正,成绩也提不上来,但她还是坚持让她弟弟上了大学,因为学校不好所以工作也不好,一个月的工资3000多块,在这样一个大都市里面,真的连一个月的月供都付不起,偶尔她还会给点钱给她弟弟,毕竟他在谈恋爱,花钱的地方多。

他和周喃喃也是大学同学,两个人这么多年感情一直很好,周喃喃不像她母亲那样,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她其实还挺喜欢她,不过就是因为周母太强势了,周喃喃不管多喜欢她弟弟,也没有太多主动权。

想要让他们好好在一起,只能满足周母的条件。

只是按揭一套房子首付确实太多,月供她倒是可以想办法,每个月节约点应该可以帮他们承担,但首付这么大一笔钱她在哪里去找?!

80平米的房子,高新区,最便宜的应该也要1万5左右,算起来就要120万,现在首付最低的政策也是3成,也就是36万,还有利息其他等大概得40万。

她其实就几万块存款。

顶多能够购他们的一个简单婚礼。

她坐在家里有些发呆。

电话响起,她看着来点接通,“轩轩。”

“喃喃母亲来找你了?”

“嗯。说喃喃怀孕的事情,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就是不想你担心。你别离喃喃妈了,我都和喃喃商量好了,这个孩子我们会要,喃喃也不会打掉的,她母亲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轩轩,我知道你和喃喃之间的感情,也知道喃喃不会轻易打掉这个孩子,但喃喃妈也有道理,她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希望她可以过得好。而且你也不想喃喃嫁过来,真的委屈了喃喃。”

“喃喃不是这么现实的女孩儿。”

“所以你才要给她更好的。”岳芸洱笑了笑,“你放心吧,姐想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给你们弄一套房子的。”

“她妈居然让你买房子!”岳芸轩很生气。

“你们结婚了自然也应该有房子,否则你让喃喃跟着你住宿舍吗?”

“但姐你哪里来的钱!”

“我找朋友借点。”

“你哪里有什么朋友。”

“朱鹏不就是我朋友嘛。”

“那个色鬼,就想吃你豆腐。”岳芸轩狠狠的说道。

“别多想了,同学关系而已,而且姐也不是那么就容易被人欺负的,放心吧。”

“你别太为难自己,我不想我的生活让你过得这么辛苦。”

“傻瓜,我们家就我们俩了,你过得好难道不是我过得好吗?不说了,你晚上还要夜班吧,注意安全。”

“嗯。”

挂断电话,岳芸洱想了想,鼓起勇气给朱鹏打电话。

朱鹏接通,“喂。”

“朱鹏,是我。”

“我知道,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你现在方便讲电话吗?”

“挺方便的。”朱鹏说,“你有事儿就说吧,是不是店内销量不好了,不好了就关了吧,我做着也累。”

“不是的。生意挺好的。”岳芸洱连忙说道,“我就是说,我现在遇到点事情,能不能像你借点钱。”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你可以从我的工资和提成中扣,我现在要得有点急?”

“你要多少?”那边问。

“40万。”

“你突然要这么多钱做什么?!”那边声音有些大。

“就是我弟弟结婚,需要首付什么的……”

“你弟弟结婚关你屁事儿啊!”

“朱鹏,大家同学一场,你帮帮忙,我算了算,我可以还清的,我一年也有7万来块的收入,我自己最多就花2万块,8年就可以还清了。”

“岳芸洱,你知道现在货币多贬值吗?”

“那你算算利息也可以。”岳芸洱连忙说道。

“你让我考虑一下,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朱鹏说。

“能尽快给我答复吗?就是今晚。谢谢你朱鹏。”

“嗯。”

那边猛地挂断。

岳芸洱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借款成功。

40万确实不是小数目。

朱鹏其实并不大方。

这么多年,她也为这个网店赚了不少钱,虽然朱鹏一直说不想做了,但最后她还是为他盈利了,而他依然没有过多的表示。

岳芸洱坐在沙发上,发呆。

过了好一会儿。

朱鹏把电话回拨了过来,他说,“我现在手上也很紧,工程款都有很多没有付款,现在在银行还有欠款。”

岳芸洱以为是没有希望了。

而她又不像其他人那样,会死缠烂打。

曾经经历过死缠烂打被人拒绝,现在再也拉不下那个面子。

她紧捏着手机,心里其实有些绝望。

“但看在我们这么多年同学的份上,我倒是帮你想到了一个办法。”

“你说。”岳芸洱有些激动。

“我现在在谈一个项目,其实你也知道,那晚上不是让你去陪酒嘛,对方刚开始喝得高兴说要把项目给我,当然我知道是看着何源的份上,现在今天去谈的时候又突然给我加了很多条件,也不是说不给我,就是各种为难。”

“嗯。”岳芸洱点头。

“我想了想,那边可能是因为你中途离开就不回来了所以心里一直不爽。而且吴总那边有多喜欢你,你应该也看得出来。”

岳芸洱咬唇。

“你别紧张,也不是让你去做什么,我们老同学一场,我总不至于让你去陪睡,也知道你不是这样性格的人。”朱鹏解释道,“明晚我找个机会,我们再去陪陪那孙子,你把那些情趣用品带上,现场给他们演示,再送他们一些就行了。”

“哦。”岳芸洱应了一声。

那晚上她接到朱鹏的电话说不用去了,她当时还真的很感谢朱鹏对她的理解,毕竟一个女人做这种事情真的会很尴尬。

“你准备一下,明晚我要是拿下了项目,40万我立马就借给你,不用利息,你慢慢还,甚至于,我还给你2万块的提成。”朱鹏劝说。

岳芸洱根本也没有想过拒绝,“好。”

朱鹏那一刻似乎也有些感叹,“岳芸洱,以前读书我们倒是没有什么交集,但毕业后相遇,我其实个人对你真的很认可,觉得你很努力很上进,也不想把你带到这样的圈子里面来,平时做做网店过你的小日子就好,奈何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想要赚钱就得付出一些代价。”

“我知道。”岳芸洱点头。

她也没有怪朱鹏。

她其实很清楚,天上没有平白无故掉下来的馅饼。

“那就这样,不早了,早点睡吧。”那边说着就打算挂断。

岳芸洱也准备放下手机。

朱鹏突然又说,“其实你要是和何源好,你开口给何源说一声,以何源现在在商业界的地位,没人敢真的惹了他。这么大一块肥肉,我要是你我就抓着不放了,趁着何源现在对你还念着旧情,真的。何苦让自己过得这么辛苦。”

岳芸洱没有附和。

她笑了笑,“不早了,晚安。”

朱鹏无奈。

岳芸洱挂断了电话。

其实,也不知道没想过何源。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想过了,要是何源真的对她还有感情,她其实可以和他在一起,朱鹏说得很对,她苦日子过多了,是挺想过点好日子的。但显然何源没有,何源说给钱给她让她跟着他,做他的情妇,其实做情妇还好,是真的怕,连情妇都不如。

而且,她还想,还想能够保留自己的一点小自尊。

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可笑!

……

第二天一早。

凌子墨依然早早的起床。

他起床,居小菜就会跟着起床。

然后两个人很有默契的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他出门上班,居小菜送凌小居去幼儿园。

两个人之间就是这么客客气气。

凌子墨刚走进办公室。

秘书拿着一个偌大的包装盒进来,“凌总,这个是夏氏集团何总送过来的,说让你亲自打开。”

“放这里吧。”凌子墨随口说道。

也其实有些奇怪何源干嘛突然心血来潮给他送这种东西。

秘书放下,回报今天的工作行程。

凌子墨一边听着工作汇报,一边漫不经心的拿出里面的东西。

拿出来。

秘书看到了。

凌子墨也看到了。

两个人然后尴尬了。

秘书连一下子烧红得厉害。

凌子墨赶紧把东西收好。

“对不起凌总,我忘了提醒你了,何总说让你一个人看。”

“嗯。”

凌子墨故作冷静。

心里也在咒骂何源这厮,简直神经病。

没事儿给他送这玩意儿做什么。

他说,“你先出去。”

“好。”

“等等。”凌子墨叫住她,“你有男朋友吧?”

“啊?”

“送给你们。”凌子墨说,“拿走拿走。”

拜托,她也会很尴尬的。

但看着凌总这么坚决,只得非常不自在的抱走。

凌子墨给何源拨打电话,“我说何源,我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的人?”

“收到了?”

“你从哪里弄来的?”

“一个……同学那里,她刚好卖这个,我就帮你买了点,昨天那黛西不是说对男人有用吗?”

“你真该留着你自己用,老处男!”凌子墨无语。

“试试吧,万一有效呢?!”

“谢你好意了。”

何源笑了笑,“祝你早日康复。”

凌子墨挂断电话。

这货是跟着夏绵绵的时间太长了吗?真是有了夏绵绵所有的坏习惯!

他放下电话,也没太多心情处理工作。

他突然也觉得,不应该这么坐以待毙。

总得想办法让自己好起来。

而另外一边。

居小菜送凌小居去上学之后,就到了黛西的酒店。

她还带了一个小本子。

其实她很紧张。

她敲门而进。

黛西依然穿着风情,嗯,是风骚。

而她的打扮依然很……无趣。

“不是给你说过吗,你要适当改变你的穿着?你这样,我要是男人我根本就不可能有性趣!”

居小菜没有反驳。

但她总不能对着谁都这么穿,她想的是就穿给凌子墨看。

“昨天给你讲解了男人和女人的身体不同,你应该知道男人的敏感点和女人的敏感点都在哪里了吧!”

“嗯,都记得。”她还扬了扬自己的笔记本。

黛西无语。

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她说,“今天就给你说说,怎么让这些敏感点,兴奋起来。”

“嗯。”

“首先是我们女人自己,其实床上之事儿,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儿,你激情,对方也会被你感染,也就是说,你越是有感觉,对方也会相应很有感觉,所以你要学会先娱乐自己。”

“娱乐自己?”居小菜看着她。

“给你放个小视频,你可以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

说着,黛西就给她看了一个女人自己的演出。

居小菜看得脸红心跳呼吸不畅。

昨天还只是一些图片欣赏,今天就是动态画面了。

黛西很平静,很平静的在放完之后,说,“大多数女人都在这些地方,你要是放得开,我可以帮你找找你的敏感点?”

“啊?”居小菜整个人懵逼。

“我帮你。”黛西说。

居小菜更加懵逼了。

“我男女都行。”黛西直白。

“不不不,不用了。”居小菜连忙摇头。

黛西也不为难,说,“总之你要清楚,感觉都是相互的,你比较爽,他也会有成就感,成就感可以促进彼此的荷尔蒙。”

“嗯,好。”居小菜点头,记下。

“然后来说说男人的吧。”黛西说,“我想给你讲讲男人的敏感点怎么兴奋,然后再着重给你说说凌的地方,他和其他男人有点不一样,也是我在那几年和他的摸索下找到的,很精贵,所以收费自然贵点。”

“……”她能说她其实很心里很排斥这个课程嘛。

需要从其他女人身上去寻找自己老公的敏感点。

“我们开始吧。”

居小菜硬着头皮。

黛西讲解的很仔细,居小菜也听得很仔细,尽管真的很不是滋味,因为黛西说得太生动,生动到,就好像她看到了他们曾经的画面。

她从黛西酒店离开的时候,脑海里面都还浮现着一些无法释怀的想象。

而且……

她曾经和凌子墨之间的床底之事儿,到底算什么?!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给点宅鼓励吧。

写文也会有倦怠期的真的。

心好累。

小宅要去平复一下,爱你们。

还是求月票。

拜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