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主动的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小菜开车回去。

从黛西处离开。

脑海里面的画面很多。

凌子墨以前原来是这么一个追求极致生活体验的人,而这么多年,他却可以隐忍至此。

她现在心情很复杂。

她承认她一方面会很介意凌子墨和黛西之间的事情,不只是和黛西,可能和很多女人都发生过很多这种事情,她有些很不是滋味,另一方面,她也有些愧疚,愧疚这么多年对凌子墨的故意,故意排斥他们的夫妻生活。

此刻也还早。

距离凌小居下课也还有点时间。

她突然下一个路口进行了变道,就莫名其妙的将车子停靠在了凌氏大厦。

她犹豫了一下,终究下车。

她直接走向凌子墨的办公室。

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做什么,但那一刻就是不受控制的,到了这里,或许就是,来看看凌子墨吧,黛西说,不只是在床上,在平时也要让他感觉到她的存在感。

她走进他的办公室。

秘书连忙上前,“凌太太,凌总现在在开会。”

“嗯。”那她等他一会儿。

秘书跟着她走进办公室,“凌太太,我去帮你泡杯咖啡吧。”

“谢谢。”

秘书恭敬的离开。

居小菜很自然的坐在沙发上,等凌子墨开完会。

总是会选择和生疏的方式去等他。

这一刻,却在走向一边沙的那一刻,直接走向了他的办公椅。

她坐在他的办公椅上,看着他面前的奢华办公桌。

秘书敲门而进,将咖啡放在了她的面前。

那一刻倒是有些诧异。

诧异居小菜居然会坐在总经理的座位上,以前给人的感觉不都是,故意保持着距离吗?!

不过夫妻之间的事情,她也想不明白。

秘书盈盈一笑,准备离开的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她说,“凌太太,凌总有些东西在我这里,我拿给你。”

“嗯。”居小菜是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秘书连忙把今天上午的“好东西”拿进来,放在居小菜的面前,然后非常识趣的直接就跑了出去。

居小菜蹙眉。

也没多想,直接打开了一个还算精致的礼品盒。

她翻开。

翻开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看……

这是什么?!

总觉得很奇怪的样子,还貌似有些眼熟。

这又是什么。

她拿了一件又一件。

这个,这个……

她拿着其中一个非常仿真的东西时,整个人直接懵逼在当场。

此刻。

凌子墨开完会回来。

一推开房门。

这画面差点没有让他喷血。

居小菜坐在他的位置上,然后在拿着非常非常夸张的情趣用品。

这个小脸蛋涨红,表情完全是被吓呆。

他连忙大步上前。

凌子墨靠近,她才发现他的存在。

然后看到他从她手上抽离掉东西,动作很快的装进盒子里面,把其他她拿出来的也都装了进去。

装进去之后。

却突然该死的尴尬,尴尬到有些窒息。

凌子墨真的是很无语。

不用想也知道始作俑者,他的好秘书!

他转眸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的脸颊红得都要滴血了,那一刻却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你喜欢,喜欢这些吗?”

“不喜欢。”凌子墨否认。

“那,这些,这些……”

“是何源那神经病送的。我本来要送给秘书给她男朋友了,那女人胆子大到真的想被炒鱿鱼了。”凌子墨狠狠的说道。

“哦。”居小菜看着他,看着他好像真的很愤怒的样子。

她其实反而有些失落。

不知道为什么,从他那么排斥她刚刚看的那些东西时,她会有些心里上的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排斥的不是这些情趣用品,他排斥的是她而已!是和她的床底之事儿!

凌子墨没看出居小菜的心思,他转移了话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去了事务所,到周边逛了一下就顺便上来看看你,就是想问一下,你晚上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出去吃个晚饭,带着小居一起。”

凌子墨那一刻明显诧异。

而且看上去很犹豫。

居小菜其实有些紧张。

怕凌子墨拒绝。

凌子墨是反应了半天,好半响才问道,“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啊?”

“不是我的生日,不是你的生日,不是小居的生日,也不是……”

“就是想一家人在外面单独吃饭,小居前几天吵着想要吃牛排。”居小菜解释。

“哦。”凌子墨点头,“那等一会儿,我处理完工作。”

“处理完了工作之后,我们一起去接小居可以吗?我等你。”她望着他,那一刻他似乎还能够感觉到她的一丝期待,一丝小心翼翼怕被拒绝的期待。

“嗯。”凌子墨答应。

还是很难拒绝居小菜。

即使没有了以前那么强烈的感觉,但是还是会对她莫名其妙的妥协。

是养成了一种惰性习惯了吗?!

他也不清楚。

居小菜那一刻毫不掩饰的愉快在她脸上绽放。

他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看着她离开他的办公椅,然后去一边的沙发上等她。

她总是很安静的,安静的拿着杂志在旁边等他,一点都不吵一点也不闹。

但那一刻他却还是受到了影响。

他真的有些怕了居小菜,怕这一切都真的只是假象,是自己幻觉出来的居小菜,不是那个真实的居小菜。

他低头,努力让自己投入到工作之中。

居小菜感觉到视线消失,才微松了口气。

她但凡一主动就容易紧张。

黛西说有时候的紧张可以调情,但太过分的紧张会让人觉得食之无味。

她深呼吸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凌子墨处理的工作时间不长。

也就1个小时左右。

他将工作整理完了之后,按下分机让秘书进来,严肃道,“刚刚开会的那个项目,要求各部门协调合作,最迟不超过下周一个给我汇报最新的进度。”

“是。”

“商业大盘那边的一个商业楼的开发即将完成,你帮我约消防的相关早点吃个饭,准备一些合适的礼品,到时候验收别被打了回来。”

“好的。”

“另外,集团客户部的副总有意辞职,让人力资源去了解一下他的具体原因以及他可能会跳槽的集团,看看和我们是否存在竞争关系,避免我们想过商业机密的泄露。”

“是的,凌总。”

“最后,凌氏集团的周年庆,虽说是下个月,但也要提醒综合部提前准备,早点把方案拿出来,别太过形式化,以人为本,我不喜欢太繁琐的东西。”凌子墨直白。

“好的。”

“我现在提前下班,有什么事情你先帮我处理,明天一早再给我汇报。”凌子墨吩咐,就是着言简意赅,“出去吧。”

居小菜不自觉地看着凌子墨。

工作中的凌子墨,真的和平时不太一样。

他也可以这么严肃这么认真。

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

那一刻……她承认她有点认可这个观点。

“等等。”凌子墨突然想到什么,叫着秘书。

秘书连忙恭敬无比。

“这些东西……”凌子墨指了指面前的精致礼品盒。

秘书脸一些就红了,连忙说道,“凌总,你不能害我,我男朋友要知道我私自买这些东西肯定会杀了我的,我和我男朋友感情很好,那方面也很协调,真的不需要,凌总还是自己留着吧。”

说完,溜走了。

还很快。

凌子墨蹙眉。

他在想他是不是对下属太和蔼可亲了。

他无语的看着面前的礼品盒,将礼品盒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显然垃圾桶是装不了的,又想到这么精致的包装,清洁阿姨肯定会打开来看,想到那中年欧巴桑的表情,凌子墨又好心的捡了起来,何源这货,还真的给了他一个烫手山芋。

算了,他索性就放在这里,明天再自己拿出去解决了。

他关掉电脑,对着居小菜说,“走吧。”

现在这个点去接小居,刚刚好。

“嗯。”居小菜连忙放下杂志。

她跟上凌子墨走出办公室。

那一刻忍不住回头看着他办公桌上的礼品盒。

凌子墨顺着她的方向。

居小菜也感觉到了他的视线,连忙回头,“不,不带走吗?”

“不用了。”

“其实,其实我不介意你……”

“嗯。”凌子墨点头,分明有些不耐烦,分明不想她说下去。

她咬唇。

那一刻也就没再多说。

凌子墨只是在想,居小菜应该巴不得他用这种东西,然后她可以彻底解脱了。

其实明知道自己不行,就算不用任何东西,他也碰不了她。

他们离开凌氏。

居小菜让凌子墨坐的她的车。

凌子墨坐在副驾驶室,一路上都很安静。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凌子墨不太喜欢说话了,这一刻她甚至觉得比她还要沉默,到现在,她却开始不习惯了。

她认真的开车。

一路上都很认真,也真的没有拉开话题。

车子就安安静静的到了幼儿园专业停车场。

凌子墨下车。

下车,是看到了熟人的车辆,直接走过去。

龙一也从车上下来。

凌子墨带着玩笑的口吻,“又是你这个爸爸来接?”

爸爸这两个字说得很刻意。

龙一睨了一眼凌子墨,“总比某些人根本不来的好。”

“你在讽刺夏绵绵?”

“不,我在讽刺你。”

凌子墨翻白眼,“我很忙。”

“没看出来。”

“你当然看不出来了,哥哥日理万机。”

“呵。”龙一还冷笑了一下。

这厮。

凌子墨不计较,他问,“夏绵绵这段时间都去哪里嗨了?”

就是知道,她肯定不在驿城。

“不知道。”龙一摇头。

“嗯?”

“就跟着一个男人,消失了。”龙一说得直白。

凌子墨那一刻是真的很同情面前的男人。

他说,“结果这么多年,你还是不是她的唯一。”

“一直都不是。”龙一说,“而且,输得心服口服。”

“哪个男人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你下次见到了就知道了。”

“你这样吊人胃口真的很恶劣的你知道吗?”

龙一就是不说。

凌子墨也知道从他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出来。

龙一也不想搭理凌子墨,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

往幼儿园门口走去。

凌子墨也和他一起。

居小菜就在他们旁边,那一刻却觉得自己被忘得彻底。

而且龙一和凌子墨还不算太熟,而且也不是什么朋友,凌子墨都可以和他聊这么一会儿,和她却基本上无话可说。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

她第一次在接小居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甚至在小居叫自己的时候,她半响才反应过来。

“妈妈,你在想什么?”凌小居小朋友很不开心,“你这几天老是走神,我很不开心。”

“对不起,妈妈只是有点自己的事情而已。”

“让你多想想爸爸的。”凌小居此刻被凌子墨抱住,手抱着凌子墨的脖子,很认真。

居小菜那一刻看了一眼凌子墨。

凌子墨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凌小居小朋友单纯的话语。

“干爹,干妈。”封子倾也被龙一接了出来,非常有礼貌的叫着他们。

“子倾越长越帅了!”凌子墨蹲下身体,将凌小居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摸着封子倾的小脑袋。

这小子,长得还真的让人过目不忘。

就跟封逸尘一模一样。

封子倾被表扬还是有些羞涩,“谢谢干爹。”

“要不要跟着干爹和干妈一起去吃完饭,带你去吃顶级牛排。”

“不了。”封子倾摇头。

真的有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成熟,即使总是被凌小居带偏,“今晚有私教课。”

“怎么这么小就上家教课了?”凌子墨自然而然就理解成了学习方面的课程。

“妈妈说,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是要从小开始。”

“你妈妈就出去逍遥了。”凌子墨满脸不屑。

封子倾护短的说道,“她只是出去散散心。”

“是是是是。”凌子墨又宠溺的摸了摸封子倾,嘴里嘀咕着,“真不知道夏绵绵上辈子都休了几辈子的福气,儿子这么懂事。”

封子倾没听到他干爹的嘀咕,非常有礼貌的说道,“干爹干妈,我走了。小居拜拜。”

“子倾拜拜。”凌小居挥手。

凌子墨也从地上站起来,抱着凌小居走向他们的小车。

居小菜自然而然的走进驾驶室。

凌子墨说,“我来吧,你陪小居坐后面。”

居小菜抿唇。

点头。

车子缓慢的驶出幼儿园。

凌小居是一个非常吵闹的小朋友,所以有了她之后在车上毫不寂寞。

一路上凌小居叽叽咋咋说个不停,居小菜偶尔附和着,凌子墨也会附和她。

车子到了高档餐厅。

一家三口坐在一个靠窗边的位置,服务员恭敬的递过菜单。

“小居想要吃什么牛排?”凌子墨问。

“我不知道。”凌小居摇头。“我就吃上次和妈妈一起来吃的那个牛排!”

上次。

居小菜有单独带凌小居出来用餐吗?!

想来也是。

她也不需要邀请他一起。

今晚的举动,他该是受宠若惊!

居小菜开口,“她吃这种小牛排,7分熟。”

“嗯。”凌子墨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点头,“你吃什么?”

他问。

就是礼节性的一个询问。

她说,“我都可以。”

凌子墨看了一眼居小菜,随即自己点了一份,把菜单递给她,“你自己看吧。”

居小菜咬唇。

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凌子墨已经把头注意力转向了凌小居,陪她说话,陪她做游戏。

她有些尴尬的拿着菜单,点了自己的那份餐点。

服务员恭敬的离开。

凌小居突然发现了什么,看着凌小居正对面凌子墨身后的那桌,“那个大哥哥在做什么?”

凌子墨回头。

回头看着一个年轻男人拿着一束花。

然后跪在地上,手上拿着戒指,明显是在求婚。

他回头。

回头看着凌小居一脸好奇又一脸羡慕的样子。

他笑了笑,“大哥哥在求婚。”

“求婚就是要结婚的意思吗?”

“嗯。求婚成功就会结婚。”

“我也好想结婚。”凌小居说,一脸羡慕。

“……”凌子墨那一刻竟无言以对。

“爸爸,我多久才可以结婚?”凌小居很认真的问道。

“成年之后。”

“多大才成年?”

“20岁。”凌子墨直白,18岁在他心目中不算成年。

“那还要很多很多年吗?”凌小居一脸不开心。

“是啊。”凌子墨笑着点头,“爸爸问你,为什么想结婚?是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人?”凌小居想了想,有啊。

“是子倾吧!”凌子墨很了然的说道。

他可一直把封子倾当未来女婿看待。

“不是。”凌小居摇头。

“不是?”凌子墨扬眉。

“嗯。”凌小居点头,“我现在喜欢的是知书达理班的赫航铭。”

是哪个小鬼?!

“长得可好看了,还很高,又会讲绘画本。他可厉害了!”凌小居一脸迷妹样。

凌子墨无语,“能有子倾好看吗?”

“没有吧。”凌小居说,“但我不喜欢和子倾结婚。”

“为什么?”凌子墨眼睛都瞪大了。

“不知道耶,就是不喜欢。”凌小居想了想,想不太明白。

凌子墨看着自己女儿。

他怎么都觉得,他女儿真的有些过分的像他。

比如见异思迁。

两父女聊天聊得很嗨。

居小菜在旁边却很沉默。

她沉默的看着对面桌的男女,看着男人求婚成功,将戒指戴在了女人的手上,然后热情的拥吻。

她突然想到,她和凌子墨之间,好像连一枚戒指都没有。

也没有什么求婚仪式。

第一次结婚是他不想。

第二次结婚是她不想。

他们好像一直都在不停的错过,错过。

这一刻反而会有些羡慕。

她回眸。

回眸那一刻看到凌子墨似乎在看她。

她抿唇。

凌子墨顺着她的视线也转头看了一眼那对亲吻的情侣。

他完全可以想象那一刻那对情侣会有多甜蜜。

而他,似乎很久很久找不到这样的感觉了。

人到中年……

尽管他从不承认自己32岁是中年。

顶多是青年的尾巴。

这一刻也不得不有些羡慕,年轻人那份对感情的冲动。

他很难冲动了。

正时。

服务员上菜。

一家三口各自吃着晚餐。

居小菜一直在照顾小居,自己吃得并不多。

凌子墨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然后吃着自己这一份。

“爸爸你知道吗?”凌小居突然说,“瑞宝的爸爸妈妈离婚了。”

“我知道。”那天听小居哭着嚷着说过了。

“瑞宝妈妈现在很伤心,瑞宝现在也很不开心。”

“嗯。”凌子墨应了一声。

“你不会抛弃妈妈的是吧。”凌小居问,表情相当认真。

凌子墨笑了笑,“不会。”

顶多是居小菜抛弃他。

“那我就放心了。”凌小居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我昨晚上还做梦梦到爸爸妈妈离婚了,吓死我了。我才不要当什么离异小朋友。”

“乖啦。”凌子墨伸手摸了摸小居,宠溺。

“我有让妈妈多关心你多想想你,妈妈有这么做吗?”凌小居认真地问道。

凌子墨转头看着居小菜。

所以这段时间的主动全部都是她宝贝女儿的神助攻了。

他就说居小菜怎么突然转性了似的。

他说,“有啊。”

“妈妈真听话。”凌小居很满意的样子。

“所以以后你要也听妈妈的话知道吗?”

“好,我会做一个好孩子的。”凌小居乖巧无比。

凌子墨看着小居的模样。

说真的,他也不想离婚给小居带来什么不好的童年回忆。

一家人愉快的吃完晚餐。

凌子墨开车打算回去。

“子墨。”居小菜突然主动叫他。

“嗯?”

“外滩今晚有烟花表演,想不想去看看?”居小菜问他。

那一刻凌子墨还有些诧异。

不是应该问小居要不要去看吗?!

他说,“你决定就好。”

就是,好像一直在将将就就。

“我要去!”凌小居已经非常激动了,“我要去看烟花表演,我要去看!”

“那就去吧。”凌子墨宠溺。

居小菜应了一声。

车子往外滩开去。

一家人下车。

晚上的风有些冷。

好在凌小居一般都有备用衣服在车上,居小菜给她穿上一件小风衣,带着她走向外滩,坐在长长的石板上,等待今晚的烟花升起。

凌子墨转头看了一眼居小菜。

看着她搂抱着凌小居,分明是在取暖。

他上班一般都会穿正式的西装,所以其实可以脱掉外套给她。

这一刻就是莫名的没有。

因为她也没有要求。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大多数都是情侣,当然也有家庭带着孩子出来的。

晚上8点30分。

夜空中突然升起绝美的烟花,五彩缤纷。

凌小居有些激动。

她挣脱开居小菜的怀抱,站在石板上,蹦蹦跳跳,很兴奋。

居小菜觉得更冷了。

她今天穿得不多,就一条淡薄的淑女裙子,她本来就怕冷。

“需要吗?”身边突然响起凌子墨的声音。

她转头。

转头看着他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

居小菜看着他,遂问道,“你不冷吗?”

凌子墨淡淡一笑。

他就知道居小菜宁愿冻死也不会要他的衣服。

美其名还是关心他的身体。

他说,“冷。”

说着,还很自然的缩手,准备重新穿上。

那一刻。

他就看到居小菜的身体挪动了过来。

本来两个人还有点距离。

此刻居小菜就紧挨着他的身体,然后窝进了他的怀抱里。

身体就这么贴在一起。

凌子墨承认,他那一刻其实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他好半响才把衣服穿上,然后把她抱进怀里,尽量用衣服去包裹她的身体。

两个人挨在一起,明显温暖了很多。

居小菜也觉得很暖和。

她就这么有些紧张的躺在凌子墨的怀抱里。

凌子墨也有些紧张的抱着她。

好像就没有这么亲密过。

他甚至觉得上床都不会这么亲密。

两个人抱着彼此。

烟花在头顶上绽放,身边是他们的小公主在愉快的玩耍。

凌子墨恍惚觉得,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就是如此,就是如此的……家庭幸福。

他身体突然一怔。

在恍惚的那一刻。

在烟花弥漫的下,突然看到居小菜转过头看着他。

他低头。

两个人凝视。

缓缓。

他好像看到了居小菜的主动,主动地仰着头,去亲吻他。

他薄唇轻抿。

今晚的居小菜真的有些异常。

异常的能够感觉到她对他真的在主动,好像不是言不由衷的主动。

而下一秒,他就真的感觉到了居小菜的吻亲在了他的唇上。

他真不敢有任何举动。

就怕居小菜是头脑发热,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会莫名的排斥。

他就这么感受着居小菜柔软的唇瓣轻轻的咬着他的唇瓣,带着些腼腆,却又似乎给人心痒难耐的感觉,尽管身体很难有反应,也会在心口有些波动。

她的嘴唇一直在触碰着他的唇瓣。

一点一点。

紧接着,小舌头也开始在他唇上,一点一点。

就是没有深入,就在他唇瓣上折磨。

他有那么一点冲动到想要回应。

又那么控制了下来。

就一直在感受,感受着……

然后感受到了居小菜的舌头伸了进去。

她有些小心翼翼,但还是伸进去触碰他的舌尖。

一下一下故意碰着他,还故意在挑逗他。

他其实还在不明白。

不明白居小菜怎么会有了接吻技巧。

他一直觉得她在这方面,真的纯得像白开水一般。

这一刻反而反而有点被她弄得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的感受到居小菜的亲吻变得热情了些,她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把自己送入得更加深入,深入的和他纠缠,还会吮吸,也会适时的轻咬,也会突然的疯狂,让他心口一怔一怔,居然会起满鸡皮疙瘩。

“爸爸,妈妈!”耳边,传来凌小居的声音。

那一刻。

居小菜有些尴尬。

刚刚的从他嘴里退了出来。

她低着头,没有去看凌子墨。

凌子墨轻抿着唇瓣。

唇瓣上都是她的滋味。

都是她美好的滋味。

“你们又抛下我玩亲亲。”凌小居很不开心。

凌子墨放开居小菜,一把将凌小居抱起来,“这个是大人才能够玩的亲亲。”

“最讨厌大人了。”凌小居不爽。

“乖啦,我们回去了。”

“我还想看烟花。”

“下次再来。”

“爸爸坏坏。”

凌子墨抱着凌小居先走了。

居小菜看着他们的背影。

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刚刚她的主动,甚至有些情不自禁。

接吻的技巧是黛西给她说的。

她不知道她做得好不好,不知道凌子墨的感受。

但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享受。

原来,真的真的可以自己享受,而她以前却一直固执的以为,这样的事情,都是男人在舒服。

女人都是在应付而已。

她咬唇。

就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心口的波动。

------题外话------

达拉。

下午二更有可能会非常晚。

所以亲们最好等通知。

小宅爱你们。

还是那句话,你不离我不弃。

小宅不管如何都会认真负责的写完,好好写完。

小宅谢谢亲们一路的支持,爱你。

不忘,求月票……

心好累!

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