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危险逼近(1)/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洲地带。

宁静的夜晚,圆月当空。

封逸尘一行人坐在轿车上,安静的等候。

佐藤的人也在巷口等待货物的到来!

夜晚越来越深。

渐渐,港口上似乎惊起了一些响声。

封逸尘往窗外看了一下。

佐藤的人去观望了一会儿,发出了信号,随即赶紧汇报,佐藤从轿车上下来。走向封逸尘,“到了。”

“嗯。”

封逸尘打开车门。

夏绵绵准备跟着下去。

“你在车上等我,和卢小姐一起。”

夏绵绵看着他。

封逸尘在她耳边低声,“如果有什么事情你们先走。”

“封逸尘!”

“听话,我不容易死。”

麻痹。

不容易不代表不会死。

“顺便交给你一个任务。”封逸尘在她耳边,显得如此暧昧。

卡珊儿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她们的互动,没什么表情。

“帮我保护好她。”

她,自然指的是卡珊儿。

夏绵绵转头看着他。

他戴着口罩,双手托起她的嘴唇,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瓣。

而后,下了车。

夏绵绵抿唇。

她就这么看着封逸尘带着文姆还有韩溱下了车。

车上就剩下她和卡珊儿还有专业司机。

后面两个个轿车的人自然也跟随到了封逸尘的身后。

封逸尘和佐藤站在港口,等着货船越来越近。

夏绵绵很紧张。

这样的交易确实很危险。

道上讲规矩的人有,不讲规矩的也有。

很有可能,封逸尘就这么被算计了进去。

“你很怕他出事儿?”卡珊儿突然开口。

“很怕。”夏绵绵说,“我很不容易才把他找回来的。”

卡珊儿冷淡无比,“他真没你想得那么好。”

“那是你觉得。”夏绵绵直言,“在我心目中,他就是完美的。”

卡珊儿那一刻明显带着些不屑的。

大概以为,她就是被爱情冲昏了头。

两个人也没有再说话。

此刻货轮逼近。

佐藤的人下去,去检查货物。

封逸尘和佐藤一直注目。

检查的人刚走上货轮的甲板。

“砰!”一颗子弹突然迸发,瞬间惊动了整个港湾。

夏绵绵甚至是本能的准备打开车门下去。

那一刻。

轿车门突然被锁上。

夏绵绵转头看着司机。

司机已经迅速的掉头离开。

“你做什么?!”夏绵绵怒吼。

“肖让我保证你和卢小姐的绝对安全。”司机说,并未减速。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突然乱了起来的港口,看着封逸尘也在那一瞬间也警惕起来,甚至立刻进行了防备和隐蔽。

渐渐视线消失。

夏绵绵咬唇。

卡珊儿反而很冷静,冷静的看了身后一眼,“我真讨厌这样的日子。”

夏绵绵转头看着她。

“可惜我父亲不让我离开!”卡珊儿冷笑。

“你父亲就你一个女儿,有些责任该承担就得承担,就是命运。”

“最讨厌别人给我说命运两个字。”卡珊儿看着夏绵绵,“被安排的命运,你难道觉得还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我觉得是!”夏绵绵说,“你不是孤儿所以体会不到孤儿的感受,所以不会知道,孤儿有多希望有个家人,哪怕乞丐或者杀人犯也好。”

“你是孤儿?”卡珊儿问。

“以前是,后来找到了亲生父亲。再后来亲生父亲也死了。”夏绵绵感叹,“所以珍惜吧。”

卡珊儿没再多说。

车内顿时有些安静。

夏绵绵终究坐不住,她说,“你回去看看情况?”

“肖吩咐了,如果遇到任何事情,先送你回酒店。”司机很固执。

夏绵绵很不悦。

她老公要死了,谁赔给她!

正打算再和司机多说。

突然一个猛烈的撞击。

夏绵绵和卡珊儿都被撞得头晕。

“怎么回事儿?”夏绵绵问着司机。

“不知道。”司机也有些紧张,“一辆小车直接撞了过来。”

“先走!”不要的预感让夏绵绵当机立断。

司机连忙轰油门。

那一刻却死死的被面前的车辆给堵住。

夏绵绵看着周围的环境。

因为黑暗,如果逃走应该不成问题。

她想到刚刚封逸尘给他说的话,咬牙,“你打开车门,我先带卢小姐走,你去引开他们,我会带着卢小姐安全回到酒店的。”

“阿九小姐?!”司机明显犹豫。

“没时间考虑了,赶快!”

司机只好解锁。

锁一解开。

夏绵绵拉着卡珊儿,“跟我走!”

卡珊儿也没有拒绝。

此刻除了跟着她,她也别无去处。

两个人从车上下去,隐蔽着直接往旁边的一个小陡坡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司机一个倒退,猛地一下加大油门开了出去。

两辆轿车疯狂追赶。

夏绵绵和卡珊儿躲在一个山坡下,看着车辆离开,说,“我们走!”

“去哪里?”卡珊儿有些激动。

“先离开这里再说!”

卡珊儿只得跟上夏绵绵的脚步。

夏绵绵一边小心翼翼的带着卡珊儿离开,一边在想着今天的情况。

应该是被黑吃黑了。

可能是佐藤的人,也可能是欧力联合佐藤,显然应该是蓄谋已久,否则不会来追赶她们,应该是想要赶尽杀绝,不仅仅只是针对封逸尘一个人。

也对。

杀完了,死无对证,佐藤说和他没关系,在五洲这种地方,卢老也拿不到证据,只得忍了这口恶气,所以现在,她不带着卡珊儿回去找封逸尘,封逸尘能自保,她相信她的能力,她们回去可能更会成为他的负担。

她现在得保证她们的安全,而她相信,她只要还活着,封逸尘就绝对会来救她。

这么一想,她带着卡珊儿的脚步,在黑暗中走得更快。

“我们去哪里……啊……”卡珊儿突然尖叫。

夏绵绵停下脚步。

她承认她走的有些快,确实没有考虑到卡珊儿根本追不上。

她回去扶着摔倒在地的卡珊儿,“你怎么样?”

“脚崴了。”卡珊儿说,那一刻带一些抱怨,“我们漫无目的的去哪里?”

“刚刚的人去追了我们的车,我让司机引开他们,但应该不出一会儿就会被堵住,发现车上没有人就会回来找我们,我们待在那里就是在等死,所以不管去哪里,都得先离开这一片,而后等着封逸尘,也就是肖来救我们!”夏绵绵冷静的给她解释。

卡珊儿咬牙,也知道夏绵绵说得有道理。

“那走吧。”

“你脚怎么样?!”

“还可以坚持!”

“嗯。”

两个人依然速度有些快的在黑暗中穿梭。

走了一段距离。

夏绵绵突然将卡珊儿一把带到一个小坡后面躲着,捂住她的嘴让她保持安静。

卡珊儿那一刻莫名其妙,也突然被夏绵绵的紧张惊吓到不敢说话。

而后。

而后就听到一些脚步声急促的追了过来。

夏绵绵给她一个眼神,让她安静,别动。

卡珊儿屏住呼吸,真的一动都不敢动。

脚步声越来越近。

然后在他们头顶上停了下来。

他们紧挨着坡下的泥土,不敢有半点动作。

“你们去那边,你们去那边!”带头的人吩咐,“见到人直接杀掉,一个都不留!”

“是。”

所有人猛地分开。

卡珊儿惊吓到不行。身体在微微颤抖。

夏绵绵这一刻也很紧张。

从脚步声来看,应该不止5个人。

而她一对五,完全不可能。

她就感觉到头顶上的人并没有走开,似乎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其他人已经散开了。

夏绵绵嘴唇紧咬,随时防备着可能对方会看到她们。

随时防备。

那一秒。

夏绵绵突然一个跳跃,一个空翻,腿直接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面前人的脸上。

那个人被一脚打得有些头晕。

他手上拿着枪。

刚刚那一秒是发现了脚下的人,正准备开枪却没想到被反踢了一脚。

他稳定那一刻,手上突然一疼。

枪掉在了地上,下一秒被人猛地捡起。

“这边!”这个人突然一声大吼。

夏绵绵猛地一枪暴毙。

卡珊儿在旁边完全看傻。

她是想过面前的女人应该会有身手,但没想到她身手这么好,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她就已经杀了人。

“走!”夏绵绵拉着卡珊儿,快速地逃跑。

不用想也知道,刚刚那个人的叫声加上她的枪伤,其他人肯定会立马追过来。

“砰砰砰!”身后突然响起了几道枪声。

夏绵绵根本就没有停下来,拉着卡珊儿不停的向前跑。

“阿九……”卡珊儿踹气。

她不行了。

再这样跑下去,她可能是被自己累死的。

夏绵绵也感觉到了她的身体吃力。

她猛地一下将卡珊儿推到一边的小山坡后面进行隐蔽,身体靠着,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她说,“我等会儿开枪引开他们,你不要管身后发生任何事情,就往前跑,能抛多远就抛多远,不要回头,到你觉得安全的地方,你就躲着,然后等封逸尘来救你。”

“你真的相信他会来救我们吗?”

“绝对会!”夏绵绵很肯定,“除非他死了!”

“你就没想过,他支开我们,就是怕被我们牵连吗?倒是就算我父亲怪罪下来,他也有理由申辩,只是为了不想我们陷入危险!”

“我相信他!”夏绵绵一字一句,此刻也没时间和卡珊儿废话,“也请你相信他!”

卡珊儿还想说什么。

夏绵绵突然低声说道,“跑!”

下一秒,就看着她拿着枪直接走了出去。

耳边响起剧烈的枪声。

卡珊儿咬牙,不顾一切的往前跑。

她没想过牺牲谁来救自己,但此刻,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能够让她们活下来,或许阿九没有她在身边,她还能够自保,而她也能够趁机逃走,分道扬镳是最好的方式。

夏绵绵确实不想卡珊儿来连累自己,当然她记得封逸尘给她说的话,让她保护好卡珊儿,她一个人拦下余下的4个人,应该不难,而卡珊儿不管如何都是卢老的女儿,就算再不济,也应该有点求生的常识,如果没有人追赶,应该能活下去。

她一枪直接暴毙一个。

身体在地上滚了一圈。

子弹在她身边响起。

她又往旁边的一个小山坡进行隐蔽。

追杀他的人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过去。

一对三。

夏绵绵紧张的握着手上的手枪。

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些危险了,这一刻却突然好想回到了从前。

从前,在听候封逸尘吩咐的那些日子。

她额头上的汗水不停滴落。

一双黑色皮靴小心翼翼的出现。

夏绵绵猛地开枪,就是凭着感觉,直接对准了他的头,随即一脚狠狠的踹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身体一转,对着第三个人开了一枪。

那个被他踹开的人在那一时间对着她开了一枪。

夏绵绵吃痛。

身手迅速的回以一枪,一枪暴毙!

她喘气。

坐在地上踹气。

她捂着自己的肩膀。

好在,不会致命。

那一刻也会有些劫后余生。

她起身,准备去寻找卡珊儿,然后带着她离开。

她脚步刚走。

“阿九小姐。”

面前,突然出现在了一个男人。

与此同时,她还看到了他身后的十几个人。

其中两个人还桎梏着卡珊儿。

她眼眸一紧。

黑暗的空间,突然亮起了军用电筒的灯光,直接射在了她的脸上。

一阵刺眼。

夏绵绵本能的举起手枪。

“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你一开枪,你马上就会成为马蜂窝,我保证。”那个男人一字一句,用的是外语。

夏绵绵紧捏着手机。

“听话,把手枪放下,我暂时不杀你。”

“你是谁?!”夏绵绵狠狠地问道。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姓欧,单名一个力字,我叫欧力!”

夏绵绵心口一紧。

果然最不好的预料结果,欧力和佐藤联合。

“看来,你应该是听过我的名字。”欧力一笑,“所以我应该就不用多做其他介绍了。所以……放下手抢。”

分明是温和的语调。

那一刻就是让人不寒而栗。

而此刻。

夏绵绵也看清楚面前人的长相,只隐约觉得,很高大,气势很强。

她咬唇。

咬唇,直接将手枪扔了出去。

欧力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一笑,“阿九小姐就不怕我是在耍诈吗?”

“以欧先生这么德高望重的地位,当然不会对我一个小女子用什么伎俩了,何况就算是,我又能奈何,我要不要死,还不是欧先生的一念之间。”

“听说枭很喜欢一个女人,我一直持怀疑态度,现在想来,你能这么吸引他也不是没有道理!”欧力说,“当然你应该要庆幸他很喜欢你,否则你现在应该也死了,我留着你也没用!”

夏绵绵看着他,没太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直白点告诉你吧。”欧力似乎也看出了她的疑惑,“刚刚没能杀到枭,所以就只有绑架了你,还有这位卢小姐,让枭自投罗网。”

“还真是卑鄙。”夏绵绵咬牙切齿。

“我不卑鄙,你早就死了,你应该也清楚,我刚刚下的命令的是,杀无赦!”欧力冷笑,冷笑着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给我带走!”

夏绵绵就这么被两个人桎梏着。

她看了一眼同样被狠狠桎梏着的卡珊儿。

卡珊儿也看着她。

那一刻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没能逃走。

夏绵绵并没有什么情绪。

没能逃走,又能有什么办法。

她们被粗鲁的塞进了一辆小车内,然后车子开了很久,开到了一栋奢华的庄园别墅,他们被人带进了一个房间里面,里面什么都没有,四面都是墙,就一个空荡荡的房间,被关进去后,还被狠狠的捆绑着。

而后。

房门被猛地关了过来。

夏绵绵和卡珊儿彼此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卡珊儿有些害怕,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即使她此刻没有说出来。

夏绵绵也不是自己看上去那么平静,她在静静的打量,打量这个地方,然后看到了一个隐形的摄像头。

所以她们此刻被监控着。

也就是说,她不能有任何小动作。

她咬牙。

这种绳索捆绑,她花几个小时就可以解开,可是面前的摄像头,解开了也逃不出去。

何况,这间房明显没有逃走的可能性!

“你受伤了?”这一刻,卡珊儿似乎才发现她肩上的血红,透过衣服浸透了出来。

“嗯。”

“严重吗?”卡珊儿问。

“死不了。”

“阿九小姐。”

“我没事儿。”夏绵绵直白,也不想她来担心自己。

她完全可以想象卡珊儿此刻的慌张。

如果她此刻再表现得很无措,或者很虚弱,卡珊儿应该会绝望。

人一旦绝望,很难有奇迹发生。

尽管她相信封逸尘一定会来,但她不想成为他的负担,所以在他来不来之前,她都要想好,怎么顺利的逃走。

不依赖任何人,学会自保是杀手的第一门功课。

她平静的看着周围,那么的不动声色。

而摄像头的另一侧。

一个男人嘴角冷笑,看着视频中的两个人。

“这女人倒是不简单。”欧力开口。

能够第一时间就发现他的摄像头,甚至到此刻还能这般的平静,确实不是常人。

另外一个男人附和,“当然不简单,她是龙门龙天失散多年的小女儿,现在龙门的暗地掌舵人龙九。”

“是吗?”欧力的笑容更加阴冷了。

“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男人眼眸一紧。

“所以,龙三。”欧力转头看着龙三,“这次,便宜你了。”

“谢谢欧先生的大力相助,但凡我龙三得到了龙门,以后欧先生在亚洲地带的生意,只要龙门有份的,欧先生都有份。”

“我就喜欢像你这么识趣的年轻人,不像某人,比如枭!”欧力狠狠的说道,“当初给足了他面子让他跟着我,反而被他拒绝,也应该让他知道,我欧某人真的不是随随便便便就能拒绝的,顺便给卢老头子一个回礼,让他在道上别这么狂妄自大。”

“我龙三誓死效忠欧先生。”

欧力阴鸷一笑。

道上,就只能是他欧力的天下,没有谁有资格来平分!

小房间内。

夏绵绵在静静的思考。

卡珊儿也很安静,她只是安静到不知所措。

她没想到第一次跟着出来谈生意,就遇到了这么惊险的事情。

她不喜欢这种地方。

很厌恶。

但有时候,不得不忍受,默默地忍受。

她转眸,看着夏绵绵突然挪动着靠近她。

靠近她,贴着她的耳朵。

“你别转头。”夏绵绵小声地说道。

卡珊儿身体一紧。

“这里有摄像头,而我不想让人发现我们之间在说什么。”夏绵绵低低的说道。

很自若的表情,确实看不出来在说话。

只是两个女人的相互依赖而已。

夏绵绵说,“封逸尘肯定会来救我们,但这毕竟是欧力的地盘,就算封逸尘来我们也要让他来得有价值!”

卡珊儿咬唇。

什么叫来的有价值?!

这个时候,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平静!

------题外话------

二更来也!

今天是有点晚,但确实是宅有事情,小宅爱你们哦!

(づ ̄3 ̄)づ

月票月票,宅爱的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