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危险逼近(2)/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狭窄的小房间里面。

夏绵绵和卡珊儿挨得很近。

夏绵绵不动声色的在卡珊儿耳边低语,“我们得让封逸尘来得有价值。换句话说,就是如果他来了,就得让那个他顺便的把我们都救走,不能让他来了之后,反而落入圈套。”

可是在这样的地方,能够做什么。

卡珊儿咬唇,完全不知所措。

她很佩服夏绵绵的冷静,在这个时候还能如此冷静,且还在一直为肖着想。

她真的不明白,肖为什么会得到夏绵绵如此的信任。

她反而,很难信任任何人。

“我现在受了枪伤,一会儿我会装病晕倒,你就大声的在房间里面吼,引起他们的注意,让他们把我们带你这个地方。这种地方想要跑出去几乎是不可能,所以我们必须得离开这里。离开这里的唯一方法就是身体无法接受这里的环境,我相信既然对方是那我们来做诱饵,那他们就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卡珊儿就这么听着。

夏绵绵确定她是听了进去。

而后,她才缓缓的,缓缓地将头靠在了卡珊儿的肩膀上。

卡珊儿身体僵硬。

她现在还不太保证自己能够做得很好。

一会儿。

夏绵绵直接从卡珊儿的肩膀上滑落在了地上。

卡珊儿知道夏绵绵在给她暗示了。

她咬牙。

突然整个人变得很激动,很激动的对着夏绵绵说道,“阿九小姐,你怎么样?阿九?!”

夏绵绵没有反应。

“阿九!阿九,你别死了……”卡珊儿看上去很恐慌。

夏绵绵躺在地上,心想这女人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不算太笨。

“来人,来人啊!”卡珊儿大吼,一副慌乱无措的样子,“来人,快点来人!”

她疯狂的大叫。

一边对着门口大叫,一边又叫着夏绵绵。

一个人的表演大概持续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才有人将大门打开。

那一刻夏绵绵知道她们是有机会离开这个房间了,也不得不在心里揣摩,欧力这个人的警惕,一般情况下,应该不至于需要半个小时才回来看她们的情况,欧力大概是在试探她们。

她依然闭着眼睛,显得很虚弱。

身体受了伤也不需要太伪装,她身体确实难受。

耳边依然是卡珊儿慌乱的声音,“求你看看她,看看她,她肩膀上有伤,现在昏迷不醒,求你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

进来的人走过去蹲在夏绵绵的面前。

他简单看了一眼夏绵绵,看到她呼吸困难的样子,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汇报老大一下,这女人发烧了。看样子,今晚必须有把她身上的子弹取出来,否则很可能威胁到性命。”

“是。”

身边走了一个男人。

“她要死了吗?她会死吗?”卡珊儿激动无比。

“你闭嘴!”男人狠狠的怒吼着卡珊儿。

“求你救救她。”卡珊儿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一直在乞求。

男人没有再搭理她。

卡珊儿也稍微安静了下来。

大概也演得有些累了。

过了几分钟。

夏绵绵恍惚听到了几道稳健的脚步声。

她明显能够感觉到身边的男人肃然恭敬了了起来。

“老大。”男人开口。

所以是欧力来了!

“怎么个情况?”欧力声音冷冰。

“这个女人的枪伤地带有些感染,引起了她的低烧,从目前来看身体状况很不好,需要及时治疗!”

“不治疗可能死?”欧力冷漠。

“有可能。”男人说,又补充道,“这里又湿又冷,晚上降温后,身体被感染的几率会更大,加上如果感冒,情况会更加严重!”

欧力的眼神紧紧的看着夏绵绵。

这一刻仿若能够看透她的心思一般,眼神死死的盯着她。

夏绵绵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自然,自然的在昏昏沉沉。

好半响。

“把她带出来!”欧力吩咐。

“我要跟着一起!”卡珊儿突然开口。

欧力脸色一冷,狠狠的看着卡珊儿。

“我要跟着一起离开,我要去照顾她。”

“卢小姐!”欧力冷声道,“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我从来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不是看在你是卢老头子的女儿身份,我早就杀了你。你最好安分一点,别太让我心软。”

卡珊儿咬唇,那一刻就是被欧力威胁到了。

欧力似乎也没心情和卡珊儿多说,丢下命令,“把她带出去,先给她取子弹。”

“是。”

有人从地上将她抱了起来。

夏绵绵身体依然一动不动。

欧力冷眼看着夏绵绵的模样,他冷声威胁,“龙九,别给我耍花样!”

夏绵绵一怔。

即使看上去不动声色。

欧力这么快就调查到她是龙九了?!

虽说卢老这边也有几个人知道她的身份,但对外大多数人还是只知道他是封逸尘的妻子,就是一个普通人,更何况,她是龙九的事情,真的太少人知道了,龙门的一切全部都是龙一在打理。

那一刻不得不承认,她其实是有些恐慌。

这是不是意味着,欧力如此处心积虑的做一件事情,绝对不可能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失败。

她默默地想着,被人带进了一个房间里。

明显是有床的房间。

她此刻就已经被放在了大床上,挨着柔软的被子。

然后,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绳索被解开。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看着一个男人在她面前,鼻息间有消毒水的味道,她知道她现在是要被取子弹了。

她眼眸微转。

欧力站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她,“舍得睁开眼睛了?”

夏绵绵没有回答他。

就是默默的在打量这里。

欧力当然也不屑和夏绵绵主动说太多。

夏绵绵一边承受着面前人给他取子弹的痛苦,一边观察着这个房间的一切。

有窗户,还有大阳台。

当然,也有摄像头。

但比起刚刚待的地方,至少多了一点点逃生的希望。

她紧闭着眼睛。

“痛。”她叫了一声。

“痛?”欧力讽刺,“刚刚杀我几个手下的时候,没看你叫痛啊!”

夏绵绵没有搭理欧力,声音大了一点,“啊,痛!”

她就感觉到肩膀处,取子弹的这一刻,真的痛入骨髓一般。

好久好久没有经历过这种疼痛……

她全身颤抖不已,身体在不自觉的收紧,收紧着承受来自身体的痛楚。

“啊!”夏绵绵忍不住大叫。

“把她的嘴捂着。”那个帮他取子弹的男人吩咐自己身边的人。

夏绵绵的嘴里就突然被塞了棉布。

她吱吱唔唔。

身体抖动得越来越厉害。

额头上的汗水三颗四颗的往下掉,痛得她真的很想死了算了。

不知道多久。

不知道多久。

她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

男人在帮她包扎。

此刻她已经痛到麻木。

“可以了?”欧力问帮他包扎的男人。

“是。但刚刚明显子弹让她身体有些感染,所以得输消炎药。还得预防感冒。”男人客观地说道。

“意思是,不能让她冷到了?”欧力讽刺。

“我只是站在医治角度建议。”男人解释。

欧力当然知道。

他蹙眉看着面前仿若已经经历了生死的女人,看着她越渐苍白的小脸,他说,“龙九,你应该不会给我耍花样吧!”

夏绵绵眼眸微转。

就是连看人的眼神都显得那般的虚弱不堪,那一刻却还是冷笑了一下,“你那么不自信,把我继续关进刚刚的小屋子就好。”

“你在挑衅我?”

“我在阐述事实。如果欧先生觉得我一个小女子能够在你众目睽睽之下逃走,我也会理所当然的享受被你的抬举。”

“有意思!”欧力阴冷的笑容,一直没有收敛,“枭会这么喜欢你,大概你真的有你的过人之处。我也不得不承认,你的挑衅很成功,我确实没必要担心你可以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没人可以离开这里,在我不允许的情况下。”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

也是这个时候,在房间中灯光明亮的情况下,她才真的看清楚欧力这个人。

看上去45岁左右,身材特别的高大挺拔,蓝色的眼眸很明显能够看出来是欧洲人,脸上的轮廓却又有几分亚洲人的模样,应该是混血儿,混得还算好看,但也没有让人觉得刺目的帅,就是看上去很有自己的个性,带着些成熟男人的粗狂和魅力,而且气场真的很足,很难让人忽视。

她看着欧力转身就走。

“欧先生。”她突然叫着她。

此刻已经有人帮她挂上了点滴。

她眼神直直的看着欧力的身影。

欧力的脚步顿了一下,“龙小姐还有什么需求?”

“卡珊儿。卢,我希望你把她带出那个小房间。”夏绵绵要求,“她比不得我,她从小被卢老报复得厉害,在温室长大,我相信你在追杀我们的时候也很清楚,她没有任何身手,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和我要不要把她带出这个房间有什么关系?”欧力直接打断她的话。

夏绵绵咬牙,说结果,“她可能会死。”

“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对比起她的身份,我更看重你。枭应该会更想救你。”欧力说,“留着卢小姐也不过只是我没那么杀人如麻,她反正早晚得死,得让卢老那个老不死的,断子绝孙才好!”

说着,还笑得讽刺。

讽刺着继续说道,“没想到那老头子居然有后,老天都不长眼。”

夏绵绵抿唇。

“好好休息吧,龙小姐,能这么安稳的躺在这么舒适的大床上睡觉的时间不多了,过不了多久,就是躺在冷冰冰的黄土里面了!”欧力冷冷淡淡的说道。

夏绵绵没放弃,继续道,“欧先生,你真的觉得枭会先更想救我?”

欧力眉头一紧。

“怎么可能?!”夏绵绵说得很认真,“他甚至让我保护好卢小姐,你觉得他会更想救我!说真的,卡珊儿要是死了,说不定枭就直接走了,我对他而言也不过一个女人而已。”

“你又想忽悠我?”欧力眼眸一紧,“枭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带任何一个女人在身边,而且佐藤说看得很明白,他对你保护很好。”

“他不这么做,能够迷惑你们的眼吗?”夏绵绵说,“你以为枭是那么蠢的人,明知道你们可能会用人来威胁他,他还会将自己最重要的人放在身边甚至,让你们看出来!”

欧力看着夏绵绵那一刻,带着些审视。

“他就是在混淆你们的视线而已。枭真正想要保护的人自然不是我,是卡珊儿。”

“怎么说?”

“还需要说得更清楚吗?卡珊儿是卢老的女儿,枭是卢老的手下,他不保护好卢小姐,他回去怎么给卢老交代,这不是在自寻死路吗?!而我也不得不说,枭之所以把我放在他身边也仅仅只是因为我的身手,可以成为卢小姐的一个贴身保镖。当然,你完全也不用怀疑枭对我有感情,但感情这种东西,欧先生也在道上这么多年,到底你们真的会不会为了感情意气用事,我想你更有发言权!”

“你确实很有说服人的能力。”欧力就这么一直看着夏绵绵,“但你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

“我也在自保。”夏绵绵说,“卡珊儿要是死了,枭就不会来了,他不来了,我是不是必死无疑。”

欧力冷漠。

那一刻倒还有些佩服这女人能够说得这么直白。

“再加上,我确实很喜欢枭,而他让我保护好卡珊儿,也是我的责任,我当然要尽我最大的努力保证她的安全,至于最后如何,如果大家都死了,也就不需要给任何人交代了。”夏绵绵看上去说得还很诚恳。

欧力在沉默半响之后,倒是笑了一下。

“虽然不可避免你有故意的嫌疑,但你的话确实让我觉得逻辑很强,没什么太大的漏洞,所以我勉强可以信你一次!”欧力说,“何况,我的地盘上,你们又能逃到哪里去,作为男人,也确实不应该让女人过得如此委屈。好好休息吧,龙小姐。”

这次。

欧力没有再停下脚步。

夏绵绵看着他离开,微松了一口大气。

她很清楚,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欧力谈条件。

欧力会被她说服,她只能庆幸。

她眼眸一转。

目前房间里面就只有她还有那个陌生的男人,陌生的是医生的男人。

房间中的摄像头一直对准她。

她默默地闭上眼睛,在想怎么逃走。

外阳台可以翻下去,楼层应该不高,来的时候就看过了,这座庄园最高也就三层楼,占地面积极广,就算这是三楼,跳下去应该也不会死,但问题是,她可能跳下去之后,会被乱枪扫死,按照卢老的家里的配置,这个地方应该也大同小异。

但她一定得在封逸尘来之前,想要逃生的路,不能让封逸尘来了之后,就出去不了。

他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好不容易才活下去。

她绝对不能让他们彼此死在这个地方。

她完全睡不着。

即使此刻很累。

她根本就没办法在这种地方好好入睡。

她猜想卡珊儿应该也已经被带了出来,可是在哪个房间?!

她可能连这扇门都走不出来,更不可能知道她在哪里?!

封逸尘来了之后,他们还得去找卡珊儿,这又是一个危险的事情,她得在这之前一定要知道卡珊儿在哪里,她得把一切她能够避免的危险,提前做好。

这么一直想着想着。

那个医生男人又到她身边,给她测试体温。

说真的,她都没有感觉到自己发烧了。

想来,可能太痛了,已经没有了其他感觉。

她闭着眼睛没打算搭理这个男人。

反正都是欧力的人,她也不可能指望这个男人会对自己有任何帮助。

“阿九。”耳边却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嗓音。

夏绵绵身体一紧。

“别睁眼,我是韩溱。”声音真的很熟悉。

夏绵绵那一刻完全是激动到想要跳起来。

韩溱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易容了。”韩溱说,“伪装成了欧力的私人医生,但因为对他不太熟,待久了可能就会被发现漏洞,所以我们得赶紧逃走。”

她知道。

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韩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长话短说。”韩溱似乎也发现了她的疑问,他身体背对着摄像头自然看不到他在说话,而他此刻也在很自若的给夏绵绵做身体检查,说道,“BOSS说,欧力联合了佐藤想要对他赶尽杀绝,好在是提前就有防备,所以在港口被包围的那一刻,我们离开了,离开后,就去找你和卢小姐,却在刚要找到你们的时候,发现欧力提前了一步,那个时候如果硬碰硬我们必死无疑,所以BOSS当机立断,让我伪装成了欧力的私人医生卡索的样子,这也是提前就有准备的,BOSS之前就很聪明的想到了,如果有人落入了欧力的手上,必须得有个人去打探里面的情况,而唯一能够接近欧力的身边人也只有他的私人医生卡索没住在这个庄园,所以动手会比较容易,而这张易容的面皮也是我在来五洲之前就让我一个助理做好的。”

“对,那个助理就是曾经帮你整容身体的女人,她现在一门心思投身在易容术的专研中,我这几年和她联系比较多,也和她一起专研了一段时间,她确实是天才。易容的技术基本没有任何瑕疵。”

夏绵绵心想。

当初为什么把她身体整得这么,惨不忍睹!

“我不得不佩服BOSS的能力,他居然可以知道,你一定会想方设法让欧力给你找医生,果不其然,我在卡索的家里等了没有多久,欧力就传话我让去他的庄园,我们就顺理成章的见面了!现在封逸尘也在卡索的家里面,离这里坐车只有十多分钟的时间,我等会儿回去给他汇报情况,你坚持住,BOSS让我告诉你,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他会来救你。”

夏绵绵没有回应。

韩溱知道夏绵绵是听了进去。

他说,“我现在不能在你的房间待太久,就会被人怀疑。等你点滴一完,我就离开。”

韩溱快速的将事情的经过说完之后。

房间中安静无比。

其实刚刚韩溱说话,也很小声。

半个小时后。

韩溱取了她的点滴瓶,走出了房间。

房门口站着两个黑色西装,看了一眼韩溱,脸色冷冰。

韩溱走出庄园。

一路上,自然也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庄园确实很大,摄像头也是无缝连接,里面的职业雇佣兵也不再少数,以他们现在的情况硬闯进来,死得会很难看!

他默默的将庄园他能看到的所有危险记在了脑海里。

他坐进卡索的小车,驶出庄园,到达一个国外建筑的小木屋前。

他停好车。

然后走进去。

他开灯。

一会儿,封逸尘似乎是确定了韩溱,才从里面的房间出来,看着他。

韩溱连忙汇报情况,“她很好,受了点枪伤,我已经帮她处理。卢小姐应该也没事儿,阿九尽力在保护她。”

“嗯。”封逸尘点头。

看不出来神色。

但那一刻明显稍微安了一点心。

至少阿九还很好。

“里面情况怎么样?”封逸尘询问。

“庄园确实很大,摄像头很多,几乎无死角。里面的雇佣兵团不少,一个庄园大概有上百人,硬碰硬肯定不行。说不准,庄园里面可能还有其他我看不到的潜在危机,炸药什么的,我们就会粉身碎骨。”韩溱分析。

封逸尘点头。

想要从欧力手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带走,本来就不容易。

“BOSS,现在怎么办?”

“现在等欧力的给我发信息!”封逸尘说。

韩溱看着他。

总觉得这个男人的智力真的惊人。

很多他们根本就想不到的东西,他就是可以提前想到。

比如,这次的让他的易容。

他真的完全没有想过,真的就会用上。

“我顺便联系卢老,让他给我们准备人手,必要的情况下,卢老亲自出面!”

“卢老应该不会让自己陷入如此危险之中。”韩溱说。

虽然对这个人了解不深,但似乎很清楚一般老大的作为。

“来不来是他的事情,我做到我的份内之事儿。”

“是。”韩溱恭敬。

封逸尘转眸,“阿九情绪如何?”

韩溱一笑,“她很好。”

“嗯。”

封逸尘点头。

有些心理的情绪,在渐渐荡漾。

……

驿城。

纸醉金迷的夜晚。

岳芸洱带着一些东西,再次出现在了鎏金会所的一间豪华包房。

她脚步停在门口。

朱鹏和其他人已经先进去了。

她其实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不进去,弟弟的的首付款怎么办?!

万一周母真的一个狠心将喃喃肚子里面的孩子打了怎么办?!

如果进去……

她其实真的不知道会做到什么地步。

她咬牙。

咬牙,推门而入。

那一刻嘴角还扬起了一道好看的笑容,她的笑容总是给人很灿烂很甜蜜的样子,而此刻包房中灯光明亮,所有人在沙发上,聊天谈事儿,有一种就好像在等她的错觉。

她的笑容在嘴角有些僵硬。

不是因为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她。

而是,那一刻她看到了何源。

她没想过他会在这里,听昨晚朱鹏的口气,应该不会叫何源来的。

她尴尬的笑着。

吴其中连忙招呼,“这不是小耳朵吗?那晚爽约我可是很不高兴的。”

岳芸洱把视线转移,看着面前的吴总,“不好意思,那晚临时有事儿,这不,朱总让我过来赔礼道歉,还希望吴总不要介意。”

“朱鹏让你过来道歉的?”吴总意味深长的说着。

“哪里的话,是小耳朵自己也过意不去,是不是小耳朵?”朱鹏给眼色。

“是啊。”岳芸洱笑道,“就怕被吴总嘲笑所以不敢承认。”

“美女都是有特权的,来来来,坐过来。”吴总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而他位置的旁边,坐着的就是何源。

她如果过去,就是坐在何源和吴其中的中间。

说真的,她很排斥。

有一种撒腿就想要跑的冲动。

她眼眸看了一眼朱鹏,朱鹏再次给了她一个眼神。

她暗自咬牙,还是坐了过去。

过去那一刻,连忙拿起茶几上的酒杯,“那晚上是我不对,我敬吴总一杯,还希望吴总不要介意,小女子先干为敬。”

小女子。

何源抿着酒,淡淡的笑着。

笑得有些阴冷。

岳芸洱和吴总喝了两杯。

其实她就酒量是挺好,但如果一直这么喝下去,也会醉得跟鬼似的。

她缓解胃里面的不适。

“小耳朵口袋里面装了些什么,这么大一袋?”吴其中当然一来就注意到了,故意问道。

岳芸洱身体怔了一下。

何源都能够感觉到。

他却依然只是冷漠的看着她。

看着她有些好笑的反应。

都已经到这一步了,也不知道还在矜持什么。

这就是传说中,做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吗?!

“是什么?”吴总看她不说话,故意又问道了。

“当然是好东西。”朱鹏连忙插嘴,“小耳朵,拿出来给吴总看看。”

岳芸洱呼吸,微笑。

反正,都走到了这一步。

她从一个打的口袋里面拿出一些玩意儿。

这里面除了5、6个大男人,就她一个女人。

她拿出来之后,身边几个老男人明显呼吸都粗了些。

就算是开了眼界一般。

岳芸洱说,“都是新款,朱总让我带过来送给你们。”

“都是怎么用的?”吴总激动的问道。

岳芸洱随手拿起一个,讲解。

她其实在网上经常给人别说功能和用途,又时候自己都觉得很污,但也算是习惯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此刻不过就是当面介绍而已。

她说得很专业,在她专业的介绍中,反而少了很多色情的问道,让一众老男人其实有些乏味。

吴总打断她的话,“用着舒服吗?”

“当然。”岳芸洱说。

自己家的产品,当然要夸大其词的好。

“老刘。”吴总突然叫着自己身边的一个年龄和他相差无几的人,“你来试试?”

“这里?!”老刘虽然激动,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让小耳朵帮你,否则你拿回去会用吗?!”

老刘没有一口答应,也舍不得拒绝。

一度有些安静。

岳芸洱咬了咬唇瓣,突然笑着开口道,“何总用过,要不让何总感觉如何?”

她不想利用何源。

但对比起来,她更不想给这些人做这种事情!

“何总你用过?”吴其中很惊奇。

之前说叫小姐何源都不要。

他都还以为这人不好这一口。

没想到,居然自己用了这玩意儿。

何源眼眸微动。

眼神瞥了一眼岳芸洱。

本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此刻却被所有人注视。

他将手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说,“我没用过。”

------题外话------

是有二更的!

达拉。

爱你们么么哒。

记得不要忘了投月票哦!

多给点宅支持,宅会回报你们的,爱你们哦!

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