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十万块够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鎏金会所包房。

何源说,“我没用过。”

岳芸洱回头看着他。

说真的那一刻她很尴尬,有点被打脸。

估计里面的人会觉得,她在故意给何源套近乎。

岳芸洱无比尴尬的一笑,“就是和老同学开个玩笑,何源别介意。”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气氛更加尴尬了。

她也觉得很难堪。

朱鹏很会看人脸色,连忙说着,“之前读书的时候,何源和小耳朵还是同桌,同桌之间互相开开玩笑什么的。但是小耳朵,这种玩笑以后可不能乱开,你看咱们老同学都不好意思了。”

岳芸洱知道朱鹏是在帮她圆场,她笑着点头,“以前何源就不爱开玩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我刚刚失言了,你别生气。”

她对着何源,笑得好看。

何源也这么看着她,但没有开口说话。

岳芸洱连忙拿起酒杯,“你别介意,我自罚两杯。”

何源微蹙眉。

岳芸洱已经一大杯下肚,又自己倒了满杯,喝了下去。

“你看,都是老同学,何总也不会这么小气不是!”吴其中开口,也在打着圆场,是觉得现在气氛确实有些不对。

岳芸洱看着何源。

那眼神其实是真的很想他放过她。

何源眼眸一转,“吴总说笑了,怎么可能生气,老同学之间开开玩笑很正常。”

“那是那是。来来来,我陪你喝几杯。”吴其中说道。

这会儿,哪里敢真的惹了何源。

除非他不想活了。

他的上上上头还等着何源审批项目工程呢。

“小耳朵,你也陪着吴总和咱们老同学多喝点。”朱鹏连忙又说道。

岳芸洱只得拿着酒杯敬酒。

其实这一刻除了喝酒,她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真怕又说错了,面对刚刚的她根本就化解不了的尴尬。

喝了一会儿。

岳芸洱胃里面都开始在翻滚了。

“嘿,我都忘了!”吴总突然一巴掌拍在他自己的大腿上,“刚刚不是说让老刘来试试嘛?!”

老刘一阵淫笑,“吴总,这怎么好意思……”

“人家小耳朵都没有不好意思,你一个老男人害羞什么是吧!”吴其中说。

一说,整个房间里面的人都故意的笑了出来。

岳芸洱脸有些红,坐在那里没有附和。

她此刻酒精还有些上头。

“就是啊,老刘,你就给大伙演示演示,某非到了这把岁数,你是不行了……”有人故意激将。

“去去去去,我可是宝刀未老。”

“那你还在推脱什么……”

“既然大家这么说……”老刘分明是很想的,此刻也就顺势想要答应。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刘老师应该也会不好意思,影响发挥倒不好。”岳芸洱突然开口,“我不我单独帮你?”

所有人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笑着解释,“第一次万一紧张就不好了。”

她想的是。

与其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倒不如,单独给一个人来。

她没办法好好保护自己,但至少让自己不至于,太过难堪。

老刘这么一听,自然更好。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年龄也不小了,万一没发挥出来确实丢人,单独去享受感受了,再给他们想法最好不过。

他连忙附和,“就是就是,还是小耳朵考虑周到,我们去洗手间,一会儿用过了给你们说感受。”

“老刘你可是如意算盘好,自己一个人享受是吧!”吴其中玩笑道,也没有强迫,“去吧去吧,早去早回。”

老刘连忙放下酒杯。

岳芸洱也从沙发上站起来。

从何源身边离开,她随手挑选了一个。

两个人往独立洗手间走去。

身后有人故意笑道,“老刘,你可别太快,让小耳朵笑话了!”

整个房间又是一阵笑声不断。

洗手间的门关了过来。

所有人的视线也都收回,吴其中笑着说道,“来来来,不管他们了,我们自己喝酒。何总我在敬你一杯,难得你有时间过来,吴某真是三生有幸。”

“你言重了。”何源依然礼节的回应。

朱鹏此刻反而有些紧张。

他不时的看向洗手间。

这些老男人他见得太多了,随时随地都恨不得可以吃点豆腐捞点好处,他是真担心岳芸洱在里面被人给猥琐了,特别是做这种事情。

他今天是故意给何源打电话让他来这里的,他自己都不能保证把岳芸洱带到了这里来,岳芸洱会不会被吃亏,说真,这么多年他其实对岳芸洱还是有些感情,也觉得她确实很可怜,遭遇了家庭变故之后,生活真的过得很不如意,私心也是想如果何源能够看在老同学的份上帮一把,他谈成了交易,岳芸洱也不用吃亏。

但此刻显然何源并没有什么反应。

以前他也是找关系才读到那个所谓的高中特尖班,成绩一直甩尾,当然还是比岳芸洱好,尽管如此,他还是对学习没多大兴趣,他人生乐趣就是赚钱,甚至觉得这些只会读书的土包子早晚会给他打工,所以也没跟这些人有过太多的交际。

事实证明,他显然多想了。

还是成绩好的混得更牛逼。

看看何源,简直人生赢家。

话说当年他也听说了岳芸洱和何源之间有些不清不楚,不过他没太大兴趣知道,也就不太清楚,果然是他多想了吗?!

何源对岳芸洱没感情。

他深呼吸一口气。

再让自己慢慢平静。

岳芸洱,要是真的吃亏了,也别怨我,大不了我多给你点钱。

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

这么想着,朱鹏也在让自己放宽心。

放宽心。

“不知道老刘享受不?!”吴其中喝了一圈酒说道,分明自己也很想。

“一定享受啊,这么久了都没出来,不知道做得多爽,搞不好,小耳朵还会帮他一起……”有人笑得邪恶。

邪恶无比。

“朱总,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样的同学。”另外一个人老色鬼说道,“下次多带出来一起吃吃饭喝喝酒,大家都是朋友了嘛,多认识认识,以后咱们都还可以让周围的朋友多照顾照顾她生意不是……”

一群人笑得无比淫荡。

那种生意当然不仅仅只是销售生意。

何源就这么听着,听着各种他们口中的隐晦之词,有些甚至不堪入耳。

他猛地放下手上的酒杯。

说得火热的几个人看着他突然的举动,正欲开口询问,就看到何源直接起身走向了洗手间,那一刻甚至是有些粗鲁的一圈打在洗手间的门上,突然响起了剧烈的声响,在如此空间,异常的突兀。

所有人那一刻懵逼。

何源下一秒直接拧开洗手间的门。

门并没有锁。

他走进去。

脸色铁青,铁青的看着岳芸洱脸蛋红透的靠在洗漱台边上,旁边的男人此刻正在自己享受。

她脸是转向一边的。

他推开房门的时候,里面还响起无比暧昧的声音。

老刘先是愣住了一下,看着何源进来,随即讨好道,“何总,你要不要试试,真的很爽,真的很爽……”

眼神中都是淫欲。

何源眼眸冷冷的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也转头看向了何源,看到了他满脸的怒气。

他突然伸手,一把将她狠狠地拽了过去。

岳芸洱一个不稳,那一刻甚至是直接撞进了他的胸膛上,鼻子撞得很痛,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狠狠地拉着走了出去,她穿的高跟鞋,根本跟不上她的脚步,她觉得自己好几次就会直接摔在地上,整个人完全被他拖着走。

何源带着岳芸洱直接走出包房。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何源,看着他脸色冷的发寒。

走了好久。

好久吴其中才开口道,“何总是怎么了?”

朱鹏大概是看明白了。

他说,“没什没什么,老同学之间闹点小别扭,我们继续喝酒。”

“这怎么行?看样子像是得罪了何总,朱鹏,我们可是朋友,你可别害我!”吴其中说道,“这何总和小耳朵到底什么关系啊,看着不简单……”

“就是同学关系,你就别想多了,你放心,何源那边我会多帮你说说话的,没事儿没事儿!”

“朱鹏,这话你得保证。”

“当然当然,只要吴总把这个项目给小弟,小弟绝对绝对保证!”朱鹏连忙适时的说道。

吴其中看了看朱鹏,“项目的事情,问题不大。”

“谢谢吴总,来来来,我敬你,我们喝酒,喝酒。”

吴其中终究没有再多想,和朱鹏又喝了起来。

此刻。

包房外,鎏金会所大门口。

何源粗鲁的将岳芸洱弄进小车内,脸色一直不见好转,声音异常的冷冰,“开车!”

“去哪里?”司机问。

何源说了岳芸洱的地址。

岳芸洱在旁边也不敢说话。

她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何源,总觉得他时不时的就会给她发脾气。

她转眸看着窗外。

刚刚在洗手间里面,她其实也很尴尬,虽然没有做什么,只是给对方讲了用途,对方可能也兴奋过度,没有搭理她,她也没去看什么,就听到一些恶心的叫声,她其实很想走,但出去之后又能怎样,换下一个吗?!

所以就在里面等着,等着别人完事儿。

她没想到,何源会突然冲进来,然后,带她离开。

她紧抿着唇瓣,想着或许也是惹到了何源,识趣的不说话,保持安静。

安静中。

车子到达了她家的小巷口。

她礼节性的准备道谢,就看到何源先下了车。

她看着他的举动,随即下了车。

正想道别。

何源突然又这么拽着她的手,直接往她家走去。

愤怒好像并没于减少。

她都有一个,何源要把她带到黑巷子口痛打一顿的想法了。

然而担心还是多余的。

何源直接带着她到了她家门口。

“开门!”何源说。

岳芸洱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

一打开,何源又是这么拽着她直接走了进去,将她狠狠地扔在了沙发上。

她家沙发一点都不柔软,所以这么蛮力下,其实有些痛。

她望着何源。

真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是今天在包房中自己说错话了么?不应该让别人知道,他在她这里买过情趣用品,她真的知道错了。

她真的好想道歉,但他怕他会更发火。

她就只能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那个模样,显得该死的单纯还该死的无辜。

男人看得都喜欢吧。

特别是老男人。

越是老男人越是喜欢这样看似清纯的女人吧。

这副表情,骗过了多少人。

何源冷冷一笑,斯文的镜片下,散发出阴鸷的眼神。

“这么喜欢给人介绍产品是吧?!”何源问她。

岳芸洱依然看着他。

她此刻真的不敢说话。

“卖一个产品能赚多少钱,嗯?今晚朱鹏给你多少小费?”何源一字一句问她。

岳芸洱不说话。

就是沉默着,其实是真的被何源此刻吓到。

“一千,两千?!一万,两万?!十万够吗?!”何源问。

岳芸洱真的不明白何源要做什么。

何源突然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他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看上去就是那么文质彬彬,尽管,她依然可以感觉到他的怒火,“帐号给我。”

岳芸洱不明白。

“银行帐号给我。”何源说。

“何源?”

“给我!”何源声音很大。

“我今晚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别这样行吗?”岳芸洱试着和他沟通。

她想,做得不好的地方,就好好道歉。

她不想和何源这样。

“要我说几遍!”

岳芸洱看着他。

何源似乎不太耐烦,他长腿一迈,直接拿起她沙发上的手提包,从里面翻出来她的钱夹,钱夹打开,那张照片依然还在,他讽刺的一笑,笑着随便抽了一张银行卡。

岳芸洱一直看着何源。

何源通过手机银行转账,一次2万,转了5次。

岳芸洱就听到自己的手机短信在响,而她此刻根本就不敢去看。

“十万块!”何源把手机拿到岳芸洱的面前。

岳芸洱看着他的转账记录,那一刻真的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问他,“何源,你想做什么?”

“所以我现在做什么都可以了是吧?!”何源冷笑。

果真是现实。

“……”岳芸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和何源去沟通。

“不是很喜欢给人演示情欲用品吗?”何源说,“你现在帮我演示,用你自己演示!”

岳芸洱似乎不太相信何源说了什么。

“不明白?装单纯?”何源说,“这一套只适合老男人,对我没有任何用!”

“何源,你冷静一点,我真的不知道我今晚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到底又在生气什么,我不要你的钱,你别生气了行吗?”岳芸洱尽量小声的说道,那一刻甚至还让自己拉出一抹笑。

她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何源不生气。

何源真的是厌烦了岳芸洱这么无辜清纯的样子。

他又是一个起身,长腿迈步,直接走向了她的库房,其实也就是客厅的一角,他随便从里面拿出来一个东西,扔到岳芸洱面前,“用!”

岳芸洱看着沙发上的东西。

“别告诉我你不会!”何源冷笑。

岳芸洱咬着唇。

她承认这一刻很难受,还很羞辱。

她确实被何源践踏了,觉得此刻的自己真的很下贱。

在何源心目中,她大概连妓女都不如。

刚刚在包房虽然也有这样的耻辱感,却远不如此刻这么深刻这么直接。

何源让她觉得,她一文不值。

“怎么?”何源眉头一扬,“十万块不够?!”

“何源,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放过我,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么随便。”她还在给自己争取,她想,至少让何源明白她不是那种人。

她这些年甚至连个男人都没有。

她也没用过这些东西。

“所以你宁愿给别人弄,也不愿意给我看了是吗?”

“何源……”

“我真不喜欢你叫我的名字!”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咬唇。

就像,她曾经很厌烦他叫她小耳朵一样。

那种感受,至今难忘。

突然有些安静的到窒息的空间。

两个人的沉默。

久久的沉默。

岳芸洱轻轻的开口,“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

何源那一刻真的很想掐死这女人!

岳芸洱起身,准备去给他开门。

她想可能也解释不清楚了。

身体刚动。

何源突然一把将她拉住。

他随后将沙发上的东西拿起来,“需要我来帮你用?”

就是生气到,很想强迫她做什么!

强迫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何……”她没叫完他的名字。

因为他说不喜欢。

“你别这样,你今晚是喝醉了吗?”岳芸洱还在让想让彼此缓解。

然而越是这般,似乎越是刺激到了何源的神经,就越是想要强迫她,强迫!

他直接拉扯着岳芸洱的衣服。

岳芸洱身体一紧。

下一秒开始在反抗。

她完全被何源惊吓。

两个人互相对抗着,双双倒在了沙发上。

岳芸洱一直狠狠地拽着自己的衣服不放,何源将她压在身下,岳芸洱此刻越是不想的事情,他就越是在强迫,两个人这么互相纠缠和挣扎。

何源脸色一沉,突然一个用力。

衣服被猛地扯开。

下一秒。

岳芸洱突然控制不住,控制不住的呕吐了出来。

今晚酒喝的多,她其实一直都有反胃,本来可以控制,也知道吐了对胃更不好,所以一直忍受着忍受着,却没想到此刻还是没有忍住。

呕吐直接吐了何源一身。

她完全可以想象何源的脸色。

而接着,她甚至更加控制不住的,又吐了好几次。

吐得他满身都是。

满身都是。

房间中传来刺鼻的味道,带着酒味。

何源狠狠地看着岳芸洱。

他碰她。

她就这么恶心?!

“对不起。”岳芸洱看着他。

看着他此刻仿若突然冷静。

冷静下来,从她身上起身。

岳芸洱也从沙发上起来。

她以为他会直接就走,没想到就坐在旁边,衣服上都是她的脏东西,带着味道。

她自己身上也是。

此刻吐了出来之后,反而舒服了,人也清醒了很多。

她问他,“你要换下来洗个澡吗?”

何源转头看着她。

岳芸洱其实希望他拒绝,然后离开。

而他突然点头了。

岳芸洱起身拿了一套男士的衣服。

何源看着。

“这是我弟弟的,偶尔他过来住。所以给他准备了一套,就穿过一次,我都洗干净的,然后内裤没有新的……”岳芸洱解释。

何源已经拿过衣服,走进了浴室。

浴室门没关。

浴室里面和马桶有帘子隔开。

岳芸洱捡起何源扔在马桶上的衣服,去帮他一点点的清洗。

而后自己也换上了衣服,将地板擦拭干净。

她昨晚一切。

何源才穿着她弟弟的睡衣,从浴室走了出来……

------题外话------

要不要开车?!

要不要开车?!

宅得想想。

么哒。

二更求月票!

《相爷盛宠:嫡女枭妻》水墨青烟

她现代特工,集各家所长的变态天才。

一朝穿越发现她不但骗婚,还给便宜夫君戴了绿帽。

本想拿捏中看不中用的庶子夫君,谁知他竟是天怒人怨的奸相!

——

武帝曾言:“君瑕身怀经世之才,举世无双,非公主不能相配。”

然而,皇上口中的如玉君子,世人眼中的大奸臣,却偏偏瞧上有夫之妇。

众女:“一派胡言!……相爷手段凶戾,祸国殃民,绝不会欺男霸女!”

谁知,他众目睽睽下,指着梳妇人头的某女:“去,将这女人给本相弄进府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