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曾经的过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穿着岳芸轩的衣服,从浴室出来。

他连头也洗了,还滴着水。

衣服是一套淡蓝色的棉质睡衣,岳芸洱在网上买的,很便宜,但她弟弟说穿着很舒服。

她其实也不知道她弟弟是不是在安慰她。

自从家里发生了变故之后,她和她弟弟相依为命,两个人都是会为彼此多考虑一些。

她眼眸就这么看着何源。

记忆中的何源,好像都是那个不太喜欢讲话,成绩很好,很干净,脾气很好人气很旺的男生,还很成熟很稳重,一点都没有十多岁青少年的浮躁。

换下了西装,穿着棉质睡衣的何源,这一刻让岳芸洱有些恍惚,恍惚觉得,看到了曾经那个少年。

然。

当然不再是。

她回神,“你要吹一下头发吗?”

何源说,“不用了。”

岳芸洱想了想,从衣柜里面拿出一条新毛巾,“那你擦拭一下吧,容易感冒。”

何源也没有接过来。

岳芸洱有些尴尬。

总觉得自己的主动示好,他总是很排斥。

但她已经不想再经历今天晚上的事情了,所以她也不敢太打扰她。

她就安静,安静着。

总觉得有时候沉默是她最好的选择。

“我的衣服呢?”何源突然问她。

大概是洗完澡出来之后,没看到了他的衣服还在马桶上。

她连忙说道,“我刚刚清洗了,就只是把脏东西清洗了一下,我知道你的衣服应该会送到专门的地方去保养,所以我没有用什么洗衣液,就是用清水透了干净,我想这样拿去保养的地方可能会好一点。”

她解释。

就是有些局促的在解释。

仿若,有点怕他。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

他承认他今晚真的有些失控,如果不是刚刚岳芸洱突然的呕吐,他可能真的会强迫岳芸洱做很多,他现在想来都觉得自己很卑鄙的事情,他也觉得自己有些魔怔,再次面对岳芸洱,还是这般的不受控制。

他都以为,只要看到她过得不好他就够了,他心里的结就这么烟消云散。

想来。

自己的内心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容易满足。

那么的云淡风轻。

“那我现在帮你把衣服取下来,你带走吗?”岳芸洱问他。

真的是小心翼翼的口吻。

她太怕再次激怒了何源。

何源和以前还是不一样了,以前的何源真的没有半点攻击力,至少她感觉不到他的危险,但现在的何源,她总怕自己可能会被他掐死。

“你不觉得脏吗?”何源问。

岳芸洱看着他,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

“不觉得脏吗?我的衣服。”何源重复,补充。

觉得。

可是想到他衣服很贵,所以还是洗了。

岳芸洱那一刻没有说话。

何源却有些走神。

他想起一轻那个岳芸洱,被人娇惯到就连每次上学来的课桌也会擦了一遍又一遍,但凡有些不太干净的地方她绝对不会去,爱安静德程度甚至有些洁癖,现在,现在被岁月磨到,什么都已经适应了?!

他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这个女人。

岳芸洱也发现了何源的审视,她其实极其不自在。

她真的不知道在何源的心目中,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是个什么糟糕的样子。

她转身准备去给他收拾衣服。

她很想他离开。

她想他离开……

身体刚动。

手臂突然被他一把抓住。

她咬牙。

没有尖叫。

“去哪里?”何源问。

就好像,有感觉到了他一丝的不悦。

“我去帮你收衣服。”岳芸洱解释。

虽说不可能干,但也比全部都是脏东西的好。

何源将她的手臂抓得更紧。

那一刻她甚至觉得很痛。

她眼眶有些红。

因为疼痛感控制不住。

其实还有那么一丢丢难受。

就是那么深刻的感觉到,何源对她的很不好。

她当然也不期盼何源会对她好,但她希望何源不要再这么故意针对她。

她真的很后悔曾经的事情,其实在监狱那几年,她想的最多的就是何源,很想当面给他说声对不起,心里一直内疚,但后来出狱之后,被生活磨砺得已经没有勇气再给任何人说对不起,甚至不敢去见任何人。

她就这么让何源狠狠的桎梏着,也不反抗。

就只是感觉到手臂的疼痛,在一点点的变得越来越疼痛……

下一秒。

她突然感觉到何源身体的靠近,靠近她,将她抵触在墙壁上。

她抬头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然后。

然后,就感觉到何源突然俯身,低头,亲了下来。

她心口一动。

唇瓣上传来陌生的触感,传来陌生的味道。

她唇瓣紧抿,是很紧张,也很诧异。

她没想到何源会突然亲她。

就是亲了下来。

她甚至还能够看到他斯文镜片下,那双深邃的眼眸,一直一直看着她。

而后。

他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她眼下,让她迷茫不清。

她就能感觉到他的唇瓣在她唇上,亲吻。

此刻的何源变得还很温柔。

温柔的吻着她,也没有进去,就是在她唇瓣上,亲了好几下。

缓缓,放开了她。

放开了她。

她也不为所动。

她就这么看着何源站直身体,也放开了她的手臂,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看着她一脸诧异。

“恶心吗?”他问她。

岳芸洱回神。

她还没想到那方面去。

她还处于,何源为什么要亲她的疑惑中。

不可能还喜欢吧?!

这个想法让她觉得自己很可笑。

她没有回答他。

他那一刻似乎也想过要得到她的回答。

他突然转身,走向了门口。

“你的衣服……”

“扔了吧。”他直言。

岳芸洱咬唇。

何源就穿着一套睡衣,离开了她的家门。

他坐着老旧的电梯下楼,然后走过杂乱的巷子口,回到停靠在街边的小车上。

他坐在车里有些发呆。

他薄唇轻抿,似乎还有岳芸洱的触感。

还有她唇瓣的触感。

其实这不是他的初吻。

以前也有过一次,对象却还是是她。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岳芸洱的主动,让他很兴奋,兴奋了很久很久。

后来才知道,一切都是假象。

不过是她高昂的自尊接受不了他对她的爱理不理,不过是因为她家世良好的男朋友和她小闹了别扭她的故意报复。

他还以为,他被她喜欢上了。

但没想到第一次的情窦初开,下场很惨烈。

他靠在车子座椅上。

这么多年过去,他果真还很在意。

他果然还很在意,他被她玩弄。

……

岳芸洱的小家里。

岳芸洱坐在沙发上,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

她很久没有谈恋爱了,很久没有和人做过这么亲密的举动,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诠释,刚刚何源的亲吻。

她甚至有点,说不出来的慌张。

而他们这不是第一次接吻。

那次……

那次还是在高中时期。

那个时候,她依然趾高气昂,依然骄纵蛮横。

她那个时候很烦何源,烦他为什么要拒绝她的好意,为什么要拒绝她花了那么多钱买的钢笔。

是看不起她吗?!

自持清高?!

她生气之下,就把钢笔送给了后面桌的男同学罗文。

罗文当然是受宠若惊。

很高兴岳芸洱的礼物,对她也变得主动。

其实一直很想主动,却因为怕岳芸洱讨厌他所以不敢主动。

罗文的成绩也不差,全班前五。

但他人气没有何源高,比较喜欢显摆,也比较喜欢嫉妒。

他嫉妒何源的好成绩,也一心想要超越他。

岳芸洱为了故意疏远何源,为了让他明白,她其实根本就不在乎他,所以不再让何源帮她将作业,每天上完课就找后面桌的罗文,罗文自然很高兴帮她讲解,但岳芸洱听不太懂,罗文的讲解比较花俏,故意有显摆的意思,她听得倒是乏味得很,她很怀恋何源帮她讲题的日子,虽然有时候也听不太懂,可就是会让她觉得,何源比较诚恳,就是很认真的在帮她,而且她真的很喜欢何源带着沙哑的磁性嗓音,就是很喜欢他修长的手指,已经好看的文字。

但她绝对不会主动对何源示好,绝对不会。

在高一下册的上半学期,学校有一个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何源自然被选中,开始忙着上很多老师的小课,班上有20个同学被选中,除了何源还有罗文还有其他成绩好的学生,罗文也开始忙,就有些委婉的拒绝了偶尔岳芸洱的讲题要求,岳芸洱也不觉得什么,她其实本来也不想罗文帮她讲题,她就是故意表现给何源看的而已。

没有人帮她讲题之后,她上课也听不进去,又开始回到了趴在课桌上无所事事的样子。

上课就睡觉,下课就找同学玩。

她还是适合这样的日子,她干嘛非要去学习。

她的人生志向又不在此!

所以她在近一期的月考中,又一落千丈,老师看着她的成绩分也很无语,但终究没有对她多家严厉,毕竟她老爸给了这些老师很多好处。

而她成绩差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她就是突然有些不开心,有些不开心,何源不再给她讲题之后,开始给班上的吴小欣讲题了。

吴小欣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成绩自然也很好,基本上全班第二,全校第二。

有时候同学老开她玩笑,叫千年老二。

但她似乎也并不太在意,和何源成为了学习上的伙伴。

吴小欣找何源讲题,主要是因为他们都要参加奥利匹克赛,很多不懂的地方她会请教何源,何源来者不拒,会很认真的帮她解答,然后告诉她解题思路,两个人也会探讨一些新的解题方法,岳芸洱根本就听不懂,她甚至一度怀疑,她们是不是一样大,是不是在一个年纪,是不是都是学的一样的东西。

何源和吴小欣突然变得亲密的互动,班上还有人传什么小八卦,说两个人其实就是一对儿。

这种话还多多少少传进了老师耳朵里。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公立学校是绝对不允许早恋的,可老师就是偏心的睁眼闭眼。

总之成绩好的特权很多。

一天晚自习。

岳芸洱觉得无聊。

何源一直在做他的奥利匹克题,很认真。

她觉得这段时间她基本没有一起过他的半点注意。

她忍不住开口,“你喜欢吴小欣吗?”

何源没有听到。

“何源。”岳芸洱叫他。

何源依然在很认真的解答自己的题。

他有时候就是这样,沉浸在解题的世界里,就是会忘记身边很多事情。

“何源!你喜欢吴小欣吗?!”岳芸洱生气,声音又大了些。

又是这样,安静的自习室里面,就传来她一个人的声音。

这一声,让全班都把视线转移到了她,他们的身上。

何源自然也反应了过来。

他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也很无语。

她也不想的。

谁让这个人总是不理他。

何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教室那边的吴小欣却红透了脸。

不知道多久,大概是老师来了到了教室,所有人才安静下来。

八卦的人太多,大多数人都在谈何源和吴小欣,恍惚两个人就是默认的关系。

岳芸洱有些很不自在。

她又说,“你喜欢吴小欣是吧?”

“不喜欢。”何源回答。

“我看着你和她关系很好?”

“我们只是在学习。”

“学习需要那么亲密吗?每次看你们头都碰到了一起,笔尖也总是碰到一起。”岳芸洱说,说出来自己诧异,她怎么会观察得这么仔细,简直不是她自己!

何源放下手上的笔。

他转头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那一刻似乎觉得他有点生气。

她又没说错什么,硬着头皮看着她。

“我想做一道题,你可以安静一会儿吗?”何源说得很认真。

岳芸洱不爽。

把头扭向了一边。

说得她好像很喜欢和他说话似的。

她对何源这种老成人半点兴趣都没有。

她故意背靠在何源,随手拿起漫画书在看。

看了一会儿。

桌子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本子。

她转头,转头看着何源。

何源说,“你把这些题做了,期中考试的时候,成绩不会太难看。”

她看着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好多题。

何源什么时候写的?!

“不会做的留下来,我到时帮你解。”他说。

岳芸洱还是这么看着他。

何源已经回头,回头做自己的作业了。

岳芸洱那一刻也没心情看漫画了,她看着本子上的试题。

有些题她真的会做耶,她就拿起笔做了起来。

倒也奇怪,试卷她看都难得看,何源给她的作业,她却做得很开心。

何源转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刻,似乎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即使不太明显,即使转瞬即逝。

奥林匹克下来之后。

何源得了全市第一名,又是被老师被嚣张的点名夸奖,何源给学校带来了无限的荣誉,何源的名声在学校很响亮。

奥利匹克之后,就又迎来了期中考试。

何源自然又是第一名。

她自然又是倒数第一名,但她的分数已经接近400分了,再这样发展下去,如果努力一点,还能考上本科。

她爸爸再一次参加完了家长会回来,高兴得简直要跳了起来。

“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她爸从来都只会物质奖励。

她也习惯了。

她也毫不客气的,让她爸买了一堆东西。

然后再一次又给何源买了一个小礼物。

那个礼物还是手工做的,是她做了一个周末才做出来的一艘模型船,她想男孩子应该会喜欢这个吧,她记得上次有听何源和其他男同学说过,说好像很想收藏一艘,但因为价格太贵所以一直舍不得下手,她当然不觉得贵,也就200、300块,不就是她一天的零花钱。

她做得腰酸背痛。

周一的时候兴高采烈的拿到学校去。

去的还挺早。

何源没到,她就直接把那个模型船塞进了何源的课桌里。

何源来的时候,就发现了抽屉里面的模型。

他甚至想都没有想,把模型拿出来,直接走向了吴小欣,然后把模型给了吴小欣。

吴小欣一脸懵逼。

当时的岳芸洱也一脸懵逼。

她辛辛苦苦做了那么久的东西,何源居然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她能说她差点气死了吗?!

她要气死了吗?!

她那一刻就真的没办法控制的直接冲了过去,“何源你什么意思,你把我送给你的东西送给其他女生!”

何源一怔。

他那一刻似乎也懵逼了,然后还有些尴尬。

“怎么了,你不喜欢你可以还给我,你送给别人你好意思吗?”她当时很冒火,声音很大。

何源被他说得有些无地自容。

吴小欣把模型递给何源,“这不是我送给你的。”

何源抿唇。

他接过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了座位。

岳芸洱也气呼呼的回到了座位上。

她简直太生气了。

她一把将模型从何源手上拿过来,“还给我。”

何源看着那个模型,终究没有多说。

简直气死了。

岳芸洱一生气,生气将所有零件都给掰开,取了下来。

一整天都在拆,拆得七零八落。

她花了两天才做好的,花了整整两天,连秦梓豪让她出去约会她都拒绝了,这货居然这么不领情。

不领情。

她把零件全部拆开,然后把碎片扔进了班上的唯一一个垃圾桶里面!

真是气死了。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的愤怒。

也没有说什么道歉的话。

她真的觉得自己是神经病,干嘛一直想要送他礼物。

毛病!

这货就应该注定单身一辈子。

一辈子没人爱。

而后的两周,岳芸洱再也没有理过何源,何源也不会主动理他。

岳芸洱的爸爸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打听到说,她的成绩提升是因为何源的功劳,所以死活要让何源来当她的家教,在周末的时候,来帮她复习,她爸还给了何源钱,但何源没要,也敌不过她爸的热情,答应了。

即使岳芸洱一点都不开心。

她好好的周末,好好的可以和秦梓豪的周末,为什么非要投入学习之中。

她看着何源很不自在的出现在了她家的豪华别墅。

那一刻是真的拘束的。

何源大概也没有想到,她家这么大这么豪华。

以前只是知道她家很有钱,现在才知道,这么有钱。

岳芸洱的父母对何源很热情,知道他是全校第一名,知道他们宝贝女儿的成绩提升和他有很大关系,对他特别好,何源有些不自在,但也表现出了他的家教和礼貌。

他出现在岳芸洱的房间,拿出作业本。

岳芸洱一点都不开心。

她本来约好了和秦梓豪一起看电影的,现在全都泡汤了。

她不开心的趴在一边。

何源也没有打扰她,反而拿起了自己的作业在做。

她不说话,他打死也不开口。

“你到底是来教我的,还是自己复习的!”岳芸洱实在受不了了。

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何源斯文的镜片下眼眸中的那一抹笑意。

他说,“那开始吧。”

岳芸洱不爽透顶。

却还是坐过去,让他帮她补课。

也不明白那个时候为什么就是拒绝不了何源,他讲题就更有魔咒似的,让她不得不去静下来好好的听。

从那开始,双休周末的上午何源就会准时准点的出现在她的家里。

她也习惯了。

是真的习惯了,他某天突然没来,她还全身不自在。

不来也不说一声。

岳芸洱很不爽。

那个时候还压根就没有普及手机,她虽然有,但何源没有,想要打电话也找不到人。

她一气之下,就让家里的司机送她出去找何源。

去他家找。

她其实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只是隐约听同学说他家住在哪一带,然后就在那一带晃悠,然后也会问问周围的人,还真的让她问到了何源家的住处。

她站在门口敲门。

来开门的是何源。

分明不算太冷的天气,却就是穿着一件厚衣服,然后脸上红彤彤的何源。

何源似乎没想到站在门口的是岳芸洱,他有些傻掉。

岳芸洱看着他这一刻,火气更大了,“你不来也不说一声,鬼知道你去哪里了?!”

何源回神,对她的暴脾气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一下,“我感冒了有些发烧,怕传染你所以就没过来,我没有你的电话所以忘了通知你。”

“你生病了?”

“嗯,据说是流行感冒。”何源说,“吃过药了,医生说睡一觉就好。”

“哦。”岳芸洱那一刻似乎消气了一点,她好奇的看着他的家。

很小的一个家。

家里的东西反而有些多,看上去更加狭窄了。

她忍不住问道,“你爸爸妈妈呢?”

“他们周末也会上班。”

“你一个人在?那你生病了谁照顾你?”岳芸洱好奇。

何源笑了笑,“我这么大了,不需要照顾。”

“那我照顾你吧。”

何源看着她。

“反正我也很无聊。”说着,她就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何源是有些诧异的,还是让她进了家门。

“你需要我做什么?”岳芸洱问。

何源摇头。

就是感冒而已,没有那么矫情。

“那你去床上躺着吧。”岳芸洱说。

何源只得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岳芸洱也跟着他走进了他的房间,房间很干净很朴质,面前放了很多很多的书本,有些课外读物,她看着就觉得高深无比,她总觉得自己可能都看不懂,有些还是国外名著。

她眼神突然一尖。

这不是她的模型吗?!

被她扔了的模型!

何源又自己买了一个?

她回头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男生。

刚想要质问她买的东西就那么不稀罕,非要自己去买的那一刻,转头就发现何源已经睡着了,是因为感冒吗?

她忍了忍脾气,就这么看着他睡得很熟,呼吸还有些重,脸蛋通红。

很严重吗?!

她无聊的在他的房间坐了一会儿。

也没什么好玩的东西,就趴在他的课桌上玩手机,和秦梓豪发信息。

“你在做什么?”

“你现在周末忙,我就自己打发时间啊,怎么了,想我了?”那边传来信息。

“想你才怪。”她故意。

有时候小情侣之间就是会口是心非。

“你要想我了可以来我家找我,我在房间等你。”那边故意说道。

“色狼。”

“我又不做什么,你自己乱想。”

“你就是相对我做什么。”

“是是是,我就是想。”那边也不否认,“都确定关系这么久了,双方家长都见过面了,你居然连嘴都不让我碰,你知不知道你很无趣耶!”

“秦梓豪,你怎么能这么色!”岳芸洱很不爽。

“我喜欢你才会想要亲你啊,笨蛋。”

“哼,我不和你说了,我要睡觉了。”

“我陪你一起。”

“色狼!”

她发完信息,就把手机关了。

秦梓豪就是到了那个很想要对她图谋不轨的年龄了,两个人有时候出去玩就想法设法的想要亲她,让她又不想,觉得现在还小,还不适合做大人的事情。

但她其实还真的有点想他。

虽然秦梓豪看上去痞是痞了点,但就是长得很帅啊。

公立学校的男生,没有一个有他帅。

她趴在桌子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睡着之后……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近距离的何源。

何源似乎也发现了她睁开眼睛,帮她盖杯子的手有些僵硬。

岳芸洱直直的看着何源。

看着他好像脸蛋还是很红。

她伸手,温暖的小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还在发烧吗?”

感觉不烫啊。

何源连忙摇头,也顺势将被子拿走。

岳芸洱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她伸懒腰,这么趴着睡好累,她要回去补觉。

她说,“我走了何源,你要是明天还没好就别过来了。多休息。”

“嗯。”何源应了一声,“那我送你出门。”

“不用了。”

“走吧。”

何源坚持把她送到楼下。

楼下她的专车上。

她坐着小车回去,回头看了一眼,看着何源站在那里一直在看着她。

她回头,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琢磨着现在还早,还早,就去了秦梓豪家的别墅。

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她没让佣人通报,直接跑进了秦梓豪的房间。

推开房门。

她傻眼的看着秦梓豪,还有她最好的朋友邱柒柒在,接吻!

她不相信的看着他们。

完全反应不过来。

两个人似乎也发现了有人进来,连忙推开彼此,然后就卡闹了她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小耳朵,你听我解释。”秦梓豪一下变得很激动。

解释!

解释个屁!

这他妈就是在劈腿。

“芸洱,你别误会,别误会。”邱柒柒也连忙说道。

这当然不是误会。

这他妈的就是事实。

两个她以为她亲密的人,居然背着她做这种天打雷劈得事情!

------题外话------

有二更哦,么么哒。

依然求月票求月票。

小宅琢磨了一下,一直开车也不太好,大家还是吃点小肉汤就好了,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