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我不想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小菜是接了凌小居,然后和凌小居说了很久,凌小居才答应她晚上离开不在家里吃饭的。

她出门的时候都差不多6点30了。

黛西非常讨厌人迟到。

而她也很不喜欢迟到,所以车开得有些快,一路风风火火的到了酒店房间。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

外衣是意见黑色的长款风衣外套,她把自己包裹得很紧,因为很怕里面曝光,她挑选了很久,选了一件稍微布料多一点的衣服,但还是很难遮掩,就是暴露到她自己看了都会不好意思。

她裹了裹衣服,按下门铃。

门铃没人来开,她伸手拧门锁。

并没有上锁,房门就这么打开了。

她走进去。

房间散发着昏黄的光芒。

她蹙眉。

不知道黛西又在玩什么。

总觉得那个女人的花样何其多。

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偌大的房间内,餐桌上摆放着烛光晚餐。

火红的蜡烛,娇艳的玫瑰,还有精美的餐点。

黛西是在教她怎么调节气氛吗?!

否则突然就来,也会很不好意思。

她靠近餐桌。

刚走过去,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好听的男性嗓音,“欢迎你,居小姐。”

居小菜吓了一跳。

她猛地转头,转头看着一个陌生的外国男人。

他穿着西装打折领结,看上去很有绅士风度。

“你是谁?”

“别问我是谁,今晚是属于我们的烛光晚餐。”男人说,笑得很有魅力。

居小菜完全是不明所以。

“坐。”他过来,为她拉开椅子。

居小菜懵懵懂懂的坐了下来。

男人转身走回到自己的位置,和她面对面。

“那个,这是黛西安排的吗?”居小菜问。

“别管是谁安排的,宝贝,你跟着感觉走就好,来,先吃晚餐。”男人一直在主导着她。

她轻咬唇。

想来,可能是黛西的安排。

她其实还没有和陌生的男人这么吃过饭,不免有些紧张。

“你热吗?”男人问她。

“啊?”

“穿着厚,热吗?”男人笑。

“不热。”居小菜连忙说道。

她里面穿得那么清凉,怎么好意思脱下来。

男人又是淡淡一笑,“喜欢这里的晚餐吗?”

“嗯。”居小菜默默的吃着,在用吃东西来缓解尴尬。

而对方似乎很自若。

“喝点红酒?红酒美颜,对女人有好处。”男人笑,主动举杯。

居小菜连忙也举起杯子。

清脆的碰撞。

男人一边喝一边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原来凌喜欢的是这样的小百合,以前完全无法想象,他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本以为,会是火焰的红玫瑰。

但不得不说,有时候男人吃多了火辣辣的,也想要尝尝小清新。

他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晚餐吃到一半。

男人起身去打开了音乐。

慢音乐在房间里面响起,让原本就浪漫的房间,又增加了一些情调。

男人回到餐桌旁边,整理了一下衣服,非常绅士的弯腰,伸手,“能否请居小姐跳支舞?”

“我不太会。”居小菜拒绝。

“没关系,我带你。”

居小菜无法拒绝,只得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小手,放在男人的手上。

男人又是一笑。

微弱的灯光下,似乎更显魅力。

他带着她走向一边,手很规矩放在她的腰间,没有做任何任何不规矩的动作。

居小菜不禁对他产生了一点好感。

却也因为彼此的近距离,让她有些过分的紧张,还很不小心的踩了他两脚,她抱歉,而他总是很宽容的笑着,表示不在意。

两个人跳过一曲。

男人带着她又回到了餐桌边坐下。

“你看上去还是很紧张?”男人笑着试着和她聊天。

“没有很紧张。”她说,强让自己冷静。

真不知道这顿晚餐要吃多久。

吃完了她就回去。

她知道要怎么做了。

不就是先准备一个烛光晚餐,然后再顺其自然嘛。

她这么想着。

“需要我把冷气开足一点吗?你看上去都在出汗了。”男人询问,语气很温和。

听着就是让人觉得很舒服。

居小菜不自觉的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热,没关系。”

“那我去拿饭后甜点。”

“谢谢。”

男人起身,离开。

一会儿,手上拿来了一份抹茶蛋糕,放在她的面前,“听说吃甜食可以让心情更好,你吃点,这种蛋糕不易长胖。”

“谢谢。”

“不客气。”

居小菜小口小口的吃着。

男人就坐在她对面,静静的看着她,脸上带着笑意。

虽然对方是真的很有魅力,但居小菜还是很不习惯和陌生人在一起。

她突然大口的将面前的甜点全部吃光,“那个,我吃饱了,谢谢你的款待,也顺便帮我谢谢黛西。”

“嗯?”男人眉头突然一扬。

居小菜不明白他突然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但也没有多问,“我先走了。”

她起身。

起身准备离开。

刚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手突然被男人一把握住。

居小菜一怔。

男人顺势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在她身后,突然俯身在她耳边,“这么快就走了,不会觉得可惜吗?”

可惜什么?!

她回头。

回头和男人的对视,距离太近。

那一刻分明就有点要被碰到。

她一紧张,本能的退了对方一下。

对方一个不稳,直接撞在了旁边的餐桌上,满满的一瓶红酒突然倒了下来,倒在了他的身上。

“啊!”居小菜惊呼,连忙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男人说,依然绅士。

“真的对不起。”居小菜再次道歉,就像一个做错了事儿的小女孩。

男人微微一笑,这一刻不仅没有生气,还觉得面前的女人很可爱。

他伸手抚摸着她的发丝。

居小菜身体一紧,本能的抗拒,下一秒就跟着思想,远离了两步。

男人手还放在空中,看着她的距离,忍不住一笑,“大概黛西没有告诉你,今晚我们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居小菜看着他。

“黛西让我检验,她的老公成果。”

“检验?”居小菜还是不明白,“怎么检验?”

“你过来一点。”男人说。

居小菜还是带着防备。

男人无语,只得自己上前,上前弯腰在她耳边暧昧的说了一句。

居小菜完全是猛地跳开。

男人笑着摇了摇头。

“我,我不用……”她都紧张到结舌。

“你别害怕,你要是不喜欢我是不会强迫你的,放心。”男人温和的笑着。

“我我没想到黛西说免费送给我的课程是这个,如果是,如果是我就不会来了,对不起啊,耽搁你时间了,我,我还是走了……”居小菜俨然被惊吓道。

男人看着她的模样,再次温和的安慰道,“别紧张,我不会做什么的。”

居小菜也觉得自己好像反应有些太过激烈。

她低垂着头,手指交错,没有说话。

“既然你不想实践,那我们做下来好好聊聊,黛西只能站在女人的角度去了解男人,而我可以站在男人的角度更加深刻的剖析男人。”男人说,“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你和凌的生活可以更和谐,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把衣服换下来。”

“嗯。”居小菜点头。

刚刚这么拒绝了对方,总觉得好像有点伤对方。

居小菜摸索着将房间的灯光开亮了一些。

她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坐得很端正,端正的等了一会儿,她左右看了看,走向了洗手间。

她看着镜子中脸蛋红得不像话的自己。

那一刻又将衣服裹得更紧了。

之前是黛西给她上课,都是女人她都已经害羞得要死,这次换成了男人,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好意思到什么程度。

可能随时都想要逃跑。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的走出厕所。

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男人,后面还急匆匆的跟着一个女人直接走进了套房的卧室,房门猛地被推开,里面传来了斗殴的声音。

居小菜吓了一大跳,连忙跟着走想了卧室。

只看到卧室里面,刚刚那个男人刚换下衣服,穿上了一件白色浴袍,此刻被另外一个男人狠狠地压在身下,毫不留情的揍了过去。

那个男人不是别的谁,就是凌子墨。

就是突然发飙的凌子墨,看上去怒气还很旺盛。

居小菜完全傻眼。

旁边的黛西也有些被惊吓道,“凌,你做什么,你快住手,快点住手!”

“做到哪里一步了?做到哪一步了!”凌子墨似乎并没有听到,整个人还在气头上,声音也很大,“做完一次,洗澡了是吧?!”

“哐!”又是一拳狠烈无比。

凌子墨此刻真的很想杀人,很想杀了这杀千刀!

凭什么动他的小白菜,凭什么动他的老婆。

那一刻甚至眼眶都红了,红透了。

“凌,凌……”黛西惊吓,又不敢上前去阻止。

眼看着凌子墨的完全失控。

黛西咬牙准备上前的那一刻,身后突然有个人影跑得更快。

“凌子墨,你怎么了?”居小菜一把拉住凌子墨。

凌子墨扬着的拳头一怔。

他回头看着居小菜,看着居小菜好好的站在他面前,完全不懂他在发什么神经。

他愣怔一秒之后,依然怒火冲天。

他猛地一下推开居小菜。

居小菜被他的蛮力差点摔倒在地。

她看着凌子墨又是一个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男人的身上,火爆的脾气一点都没有收敛。

“你到底做什么啊,凌子墨!”居小菜突然大声质问。

整个房间那一刻也变得异常的安静。

他在做什么?!

他在做什么?!

凌子墨冷笑。

冷笑着,那一刻似乎也在有些理智恢复。

他从男人的身上起来,起来,转身看着居小菜涨红着脸,大概是因为怒气所致。

他看着她穿着一件黑色风衣,风衣此刻敞开着,里面隐约能够看到她极少的一件吊带裙,极少的布料,将她奥妙的身体包裹得很性感。

他很讽刺的笑了笑,笑着一步一步离开。

原来。

原来也不是不爱啊。

至少现在真的是生气到好想杀人,真的是好想死了琼斯,好想撕了黛西,好想撕了居小菜!

他还是这么在乎,这么在乎居小菜,在乎她和别人发生了关系。

这种滋味,真的心如死灰。

他就这么往门外走去。

“凌。”黛西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刚刚分明愤怒到想要杀人,拦都拦不住,这一刻却又突然心死一般,就好像是在行尸走肉。

“凌子墨。”居小菜突然上前,上前去拉他。

这样子的凌子墨,她也觉得很害怕。

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就好像,突然抽离了这个世界一样。

她狠狠的拉着他的手臂,不让他走。

那一刻甚至觉得,他走了就不会回来了。

“你怎么了?”居小菜问他,小心的问题,声音还很温柔。

他怎么了?!

他到底怎么了!

他也很想问自己,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喜欢到这么的没有自己。

他本以为他在居小菜这么多年的漠视下,这么多年的故意排斥下,他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甚至还会以为自己已经不喜欢她了,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和她将将就就的过完他们的婚姻,然而不是,不是的!

他还是这么喜欢她。

喜欢她到,这么心痛。

这么难受,她和别人发生关系。

“你别这样。”居小菜说,“我们回去。”

她拉着他,那一刻真的很怕他甩开她一般,说得小心翼翼。

凌子墨突然一个冷笑。

他还是将她的手甩开了。

“为什么要做这些?”凌子墨突然开口,问她。

把话说明白吧。

把什么话都说明白!

“嗯?”居小菜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为什么要让黛西来帮你?为什么要让琼斯来和你做?!居小菜!”凌子墨那一刻的情绪又陡然高升,根本毫无预兆的冒火无比,“居小菜,你这么想要学技巧,你直接找我,你以为他们很牛逼吗?我告诉你,这个男人的所有技巧都是我教他的,你找我不可以吗?!”

居小菜愣愣的看着他。

凌子墨说出来之后,似乎更气了。

气得身体又开始在发抖。

不停的发抖。

愣怔之后的居小菜那一刻似乎知道凌子墨在生气什么了。

他是以为,她和那个男人发生了关系所以才会这么不受控制吗?!

她又去拉他的手。

他手突然一扬。

“子墨……”

凌子墨不想再听。

他转身直接走了。

居小菜一怔,连忙跟着追了上去。

酒店房间就剩下黛西和琼斯。

琼斯真的是被凌子墨硬生生的揍了一顿,他坐在地上喘气,还笑了一下,“凌还真的很爱他妻子。”

爱到,这般不受控制。

黛西看着琼斯。

那一刻她也看得明白。

还真的有些让人不是滋味呢!

她和凌以前的这么多年,说没有动心都是假的,却因为知道他放荡不羁的性格所以从来没有对他有所牵绊,却没想到,他还是会为了一个女人,停下他所有的脚步。

她笑了笑,“你还好吧。”

“没什么,就是有点痛。”

“做了吗?”黛西问。

“没有。”琼斯说,“她不和我做。”

黛西眼眸一转。

她想,他们和凌的距离已经拉了出来。

凌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男人了!

……

居小菜一路小跑跟着凌子墨。

然后钻进了凌子墨的副驾驶室。

凌子墨紧捏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

他转头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也这么默默的望着他,看着他很生气很生气的样子。

凌子墨抿唇,启动车子踩下油门。

车内安静无比。

凌子墨将车子停靠在家里车库。

而凌子墨并没有想过要下车。

他就停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待她的下车。

她说,“你不回家吗?”

“我还有点事。”他口吻冷漠。

又是那么疏远的态度。

这几天都是如此。

她反而有些怀,刚刚凌子墨的暴脾气,至少她看到了原来的凌子墨,至少不像现在这样,故意的疏远,疏远到她好像都已经靠不近了。

她咬唇,“那我陪你吧。”

凌子墨看着她。

紧紧的看着她。

“我反正也没事儿,小居我也给她说好了,会晚点回去,她会自己睡觉……”

“别说了!”凌子墨似乎不想听下去。

什么叫会晚点回去。

如果他不去。

是不是代表着,居小菜还会做。

还会和琼斯,做很多很多次。

他波动的情绪,一直在隐忍。

一直隐忍。

居小菜是一个很敏感的人,那一会儿又似乎感觉到了凌子墨情绪波动。

她说,“你是不是很介意我和那个男人……”

她说得小声。

看上去还是那么羞涩的,说不下去。

是不是很介意。

是啊。

他很介意。

他介意到都想要抓狂了!

他介意到很想杀人。

但那一刻,他却硬生生的说,“没什么。”

居小菜睁大眼睛看着他。

她看着凌子墨那么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什么。

“你有你自己的选择。”凌子墨说,“我不会要求你什么。”

他也没能力要求她什么。

“你都不介意我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吗?”居小菜喃喃的说,那一刻不只是在问凌子墨,反而似乎在说给自己听。

她承认这一刻,她情绪很复杂。

她以为,他会介意的。

她反而很希望,他可以很介意。

凌子墨没有再回答居小菜的问题,而是直接下了车。

下车走向家门。

居小菜也跟着下了车,默默的走在他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电梯,一前一后的走进家门。

那个时候其实还不是很晚。

8点钟,凌小居刚进房间准备睡觉。

居小菜也没有去凌小居的房间陪她,而是跟着凌子墨走进了他们自己的房间。

两个人没有说话。

凌子墨扯着自己的领带,脱掉了身上的西装。

居小菜看着他往浴室走去。

她突然一个上前,从后面将凌子墨抱住。

凌子墨身体一顿。

随即,他掰开她的手,推开她,“你要洗澡吗?”

“不是,我……”她只是很想和他……

“我很累,我洗完澡想早点睡觉。”

“子墨。”居小菜又拽着他的手。

凌子墨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握紧了拳头。

他那一刻甚至在想,这双小手,都摸过了些什么地方。

“你别生气了行吗?”居小菜说,“我知道你很生气。”

“明天就好了。”凌子墨也没有否认,但也没有对她发火。

“你很不开心我去找黛西学一些床笫之事是吗?”

是。

“我只是希望,我可以帮你。”居小菜说。

她真的只是想要帮他而已。

“谢谢。”凌子墨那一刻反而说了一句感激的话,他回头看着居小菜,“琼斯让你舒服吗?”

居小菜诧异,“琼斯?”

“别告诉我你都不知道他名字,就和他滚上了床。”

“没有,我……”

“他让你感受到了极致的快乐了吗?他让你学到了什么技巧,你准备怎么给我用?嗯?”凌子墨问她。

问她,压低了他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问她。

“你就是很在意我和那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居小菜这一刻完全肯定。

“是啊,我很介意。”凌子墨说,说得很讽刺,“我都以为我不介意了,我都以为我根本不介意居小菜你这个人了,我都以为这几年的对你的喜欢和爱,也被你磨得一干二净了,现在看来,我果真还是犯贱,果真还是会因为你而气得杀人!”

居小菜一直看着他。

“没什么居小菜,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说到底,我也不能阻止你什么,在你心目中,我有一点重要吗?”凌子墨讽刺。

在讽刺自己。

他不想再多说,转身就走。

“我没有和那个男人上床。”居小菜在他身后一字一句。

凌子墨一怔。

“没有。”居小菜大声的再次重复,“我不知道黛西给我安排了最后的课程,是给我找一个男人,但我拒绝了他,我没想过和他发生关系。”

凌子墨身体有些僵硬。

“你刚刚看到他穿着睡衣,仅仅只是因为红酒洒在了他的身上,我们没有做。”居小菜解释。

解释得很很清楚。

清楚的再次小声但彼此都可以听道,“我不想和除了你之外的其他男人发生关系。”

承认吧。

凌子墨喉咙微动。

他就是这么轻而易举,就可以被居小菜牵动情绪。

就是那一句,我不想和除了你之外的其他男人发生关系,他整个世界好像就已经春暖花开。

她说,“我只想和你……”

她身体靠近。

靠近,拉着他的衣服,有些小心翼翼。

有时候凌子墨发脾气的时候,真的很吓人。

凌子墨没有回头。

没有回头,就感觉到居小菜小心翼翼的从后面抱着他,小手抱着他的腰,身体贴在他的后背上,脸也埋在他的后背上,两个人距离很近。

“我不知道黛西给我传授的那么多到底有没有用,但我希望……”居小菜的小手变得有些不规矩,“但我希望和你试试。”

凌子墨心口一动。

做梦都没想到,居小菜会这么主动。

这么主动的,甚至在他还没有说同意,她的小手就开始不规矩的在他身体上,然后在摸索着帮他解开他的衬衣,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解开了他的衣服。

衣服散开。

她的下手摸了进去。

摸着他身体的肌肤。

她都头依然埋在他的后背上,不用想也知道,整个脸完全烧红。

“可以吗?”居小菜突然问他。

问他,可不可以,和她试试。

他没有回答。

因为……

他不行。

身体不行。

但又不想抗拒她的主动。

他突然感觉到居小菜埋在他后背上的小脸离开,小手顺势将他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健壮的上半身,她站在他身后,亲吻着他的后背。

吻得让他,内心一紧。

他就一直一直保持这个有些僵硬的姿势,然后默默的感受她的亲吻在他背上,燃烧了一片。

他承认她连亲吻都有了提升。

只是会运用舌头的技巧,让他甚至有时会瘙痒难捱。

却又不停的在控制自己。

她吻过他的后背之后。

她放开了他的身体。

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内心的空虚。

很强烈的空虚感。

他其实很想,很想她继续。

他默默的想着,想着,就看到她从他后面越过他,走向了他的正对面。

她当着他的面,将身上那件黑色的外套脱了下来,直接拖在了地上,在她纤细甚至此刻莫名觉得性感的脚踝处。

他看着她清凉的衣服。

红彤彤的衣服,和她红彤彤脸蛋,相得益彰。

“那个男人没见过。”居小菜小声说道。

“嗯?”

“没有脱给他看。”居小菜解释。

凌子墨喉咙微动。

“好看吗?”她问他。

他的眼神一直放在她妖娆的身上。

居小菜长了一张无比清纯的脸颊,没有看过她身材的人,永远都想象不到,她衣服下面的到底有多有料。

就连今天去买衣服的时候,居小菜说了自己的三围时,黛西都忍不住审视了两眼。

她这一刻被凌子墨看得也有些不自在。

但想到黛西说过,这件事情可以欲拒还迎,但绝对不能让对方感觉到你的排斥和不想,也就大了些胆子。

她听到凌子墨对着她点了点头,“嗯。”

“所以你会喜欢我这样吗?”她问他,盈盈一笑。

他喜欢她任何,她主动的样子。

她没有得到他的回答,依然垫起了脚尖。

纤细的手臂攀上他的脖子。

她身体靠近。

他上半身没穿,而她几乎也没穿。

身体之间的摩擦很明显。

她却似乎并不自知一般,仰头去亲吻他的唇瓣。

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又小心翼翼的深入。

她很认真,也很热情。

她的小舌头很灵活地在他嘴里,让他真的本能的去回应,很想要回应。

而她也没有因为他的回应而变得不再主动,反而依然依然,纠缠着他的舌头,彼此深深的吮吸,激烈到,密不可分。

房间中的气息瞬间高涨。

她被他压在了一边的墙壁上,进攻性的对她的小嘴很疯狂。

两个人彼此相拥,彼此吻了很久。

吻到气喘吁吁。

她靠在墙壁上,小小的嘴唇被他弄得红肿,她呼吸一上一下,在他怀里,显得很娇媚,这副模样,男人真的很想要狠狠的蹂躏。

然而,他很紧张。

因为……

真不能保证自己可以。

即使,他此刻很想。

但他没感觉到他的有反应。

他有些着急。

甚至有些分神。

分神那一刻。

身下的女人又仰头亲吻着他的唇瓣。

这次是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没有深入。

小嘴就从他的嘴边,亲吻到了他的脸颊上,甚至将他的头拉得更低,她咬着他的耳朵。

“……”凌子墨那一刻全身一抖。

真的有一种酥麻触电的感觉。

听说。

听黛西说。

凌子墨的耳朵很敏感。

很容易被点燃激情……

------题外话------

下午二更。

小宅发现你们越来越冷漠了~

小宅哭晕在厕所。

好难受。

爱你们么么哒!

何源不开车,这边先开车,如何?!

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