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逃离(1)你不来我绝对不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用我自己做诱饵!”封逸尘一字一句。

韩溱直直的看着自己的BOSS。

“很简单,我们在劫走卢小姐的时候,得留活口,让欧力第一时间就知道我们的动向,欧力肯定会亲自出来杀我。”封逸尘分析。

韩溱点头。

他们之前的计划本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但欧力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大概都已经坐着早就准备好的直升机离开了五洲地带。

“这个活口,得是你。”封逸尘一字一句。

“嗯?”

“准确说,是我。”封逸尘看着韩溱。

韩溱有点没明白。

“把你的人皮面具给我,由我来伪装成欧力医生的样子。”

“BOSS!”韩溱惊呼。

“相信我。”封逸尘说。

韩溱没有一口答应。

封逸尘却开始接下里的安排,“到时候我把卢小姐从庄园带走之后会给你发信号,你来接她离开,接到她之后不要停留,直接按照我们原先的计划离开,先确保她的安全。而后我会回去找欧力,给他说你们的行踪,他受不了被算计所以会第一时间出来找你们!为了不让他暂时怀疑,我会告诉他你们正确的离开动向,所以你们不得停留,得第一时间迅速离开,一定不能在你们离开前他就赶到,否则你们插翅难飞,而以欧力的性格,这次绝对不会留下活口。”

“是。”韩溱只得答应。

“把卢小姐先带回金三角。我已经通知了卢老,如果卢老想要借此机会反给欧力一个下马威,他就会亲自过来,他过来,自然会带一批人过来,那个时候如果我和阿九离开了庄园,就会有活着的机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们的安危,确保卢小姐活着就行!这是给卢老的一个交代,否则她死了,我们做再多也是徒劳。”

“是。”韩溱恭敬无比。

BOSS都已经在安排计划了,他根本就不可能推脱得了。

“好,准备接下来的行动计划。”封逸尘发出命令。

韩溱点头。

认真的听候指挥。

……

五洲地带欧洲庄园。

夏绵绵吃过了早饭,吃过了午饭,她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太阳有些大,天空蓝得璀璨,庄园的草坪绿得发亮。

如此一片生机勃勃的地方。

她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景色,当然并非真的欣赏得进去,她只是在想很多事情,想如果他们引开了欧力,她应该按照怎么样的方式,离开这座庄园。

她眉头微紧。

房门外突然被人打开。

她转头看着欧力。

并没有走进卧室,而是很自若的依然站在大阳台前,看着眼前的一切。

欧力看着夏绵绵的背影,那一刻似乎笑了一下。

他上前,站在她旁边。

夏绵绵也没有回头看他。

“龙九小姐,在欣赏美景?”欧力故意调侃。

“难得来一趟,看到如此景色自然要多看看。”

“是吗?”欧力说,“想不想跟着我出去走走,在庄园走走?”

“如果欧先生有那个兴致,小女子当然奉陪。”夏绵绵浅浅一笑。

“你就不怕走着走着,我就把你杀了吗?”欧力那一刻带着些审视。

就是很好奇,一个女人,一个女流之辈而已,怎么可能在遇到如此危险,可以表现得如此淡定。

他对龙九这个人的了解并不深,对他而言,那些不关紧要的小门派他都压根都难得去搭理,如果不是龙三突然的示好,如果这女人不是枭的女人,他可能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你想杀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哪里需要这么多花样。而我既然怎么样都会面对死亡,为什么就不能让自己稍微心情好一点的去死?!”夏绵绵说得淡漠,“人活着,早晚也有死的的一天,想明白了就没那么可怕了。”

欧力似乎是淡漠的笑了一下,他说,“走吧。”

他先转身。

夏绵绵跟随其后。

其实,她很庆幸欧力突然的心血来潮。

这样至少让她可以勉强熟知这栋庄园。

她默默地跟在他的身边。

庄园很大,如果要走遍,大概需要坐车才行。

欧力似乎也漫无目的,漫无目的的走在庄园的草坪上,身边依然跟着很多人,和卢老一样,在道上久了,就没有了什么安全感,身边随时随地都有一群人跟在身后,没什么私人空间。

“这里以前也不是属于我。”欧力说。

夏绵绵看着他。

隐约是知道,这个男人爬上这个位置不容易。

“我也是从别人手上抢过来的,从最开始我也只是最底层的一个小混混而已,到现在,这一片,五洲地带,唯我独尊。”欧力说得很自豪。

夏绵绵就这么淡淡的听着他的显摆。

“你家枭是不知好歹。”欧力说,“我拉拢他让他跟着我做事情,我甚至给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他居然拒绝了我的好意。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杀了他?!”

夏绵绵没有回答。

“杀了他,让他明白,拒绝我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欧力冷笑。

“你不过就是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而已。”夏绵绵突然开口,总结。

欧力冷眸一紧。

“从小混混到现在的地位,很辛苦很不容易吧。”夏绵绵看着他,没有因为他的阴鸷而有半点害怕的极限,“所以好不容易到了现在的地位,就想要得到全世界的认同。欧先生,世界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有谁可以唯我独尊。放眼从古至今,你想想多少历代君王,最后的下场也不过是被人夺了江山而已。”

“你在讽刺我?”欧力眉头一紧。

“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夏绵绵还笑了一下。

欧力看着她的笑容。

他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还能笑得出来。

“你比卢老年轻,你的发展自然比他更有优势,你现在的势力也不会比卢老的势力弱。但是欧先生,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锋芒毕露。”夏绵绵似乎是在劝慰。

欧力睨着她,“你想说什么?”

“你和卢老争锋相对现在的结果无非就是两败俱伤,你真的有那个把我能够歼灭得了卢老吗?不能吧,否则你干嘛拿枭来开刀!你直接就杀去金三角了,也用不着这么阴险的方式来对待枭。因为你没有把我可以弄得了卢老所以你就像想要消灭他的臂膀,也就是卢老现在最器重的枭,说起来,你应该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让枭后悔没有跟着你,更重要的是,你想借由你的私人恩怨来削减卢老的势力,打着这个幌子,至少台面上让别人误以为,你只是在报私人恩怨。实际上,你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一步一步铲平卢老。”夏绵绵说。

欧力蹙眉看着她。

“我在想,你把枭引到五洲来,并计划杀了他,实际上就是在引卢老入局,让他亲自来五洲地带找你要人,你一向不遵从道上规矩,卢老一来,你自然不会给卢老面子,甚至会设下圈套杀了卢老,这样,你的如意算盘就全部打好,卢老一死,道上也只有你有这个实力接下他的地盘。”

“然后呢?”欧力看着她。

就这么听着这个女人的分析。

“然后,然后我觉得,你所谓的想要拉拢枭,我猜想你应该也确实很欣赏枭的能力,毕竟他实力确实不弱,有了他,你至少成功了百分之五十,但另一方面,你拉拢枭也不过就是为了让他帮你剿灭卢老而已,他毕竟在卢老身边这么多年,知道卢老的事情很多,你利用他达到你自己的目的,枭当然很清楚,所以拒绝了你。何况道上的规矩,他如果能背叛一个人,自然就会背叛另外一个人,你会真的信任枭并留下他吗?达到你的目的之后,枭一样会死。”夏绵绵又是这么淡淡的说道。

欧力脸色阴沉。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短的时间能够想得这么明白。

“我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要告诉你,欧先生,这个世界真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很多你的计划,不是真的只有你自己知道,外人看得很明白,别自欺欺人的过生活。”夏绵绵说,夹杂着一些淡淡的讽刺。

欧力紧睨着夏绵绵。

夏绵绵那一刻也没有因为他的戾气而有所变化,她反而又说道,“所以欧先生,在彼此势力相当的时候,稳中求发展最重要,贸然行动很容易得不偿失。”

“所以说了这么多,你就是想说,让我放了你,放了你和枭回去,别让我和卢老争锋相对,我得不到任何好处?!”欧力讽刺。

这女人,说了这么多,也不过是在为自己谋生而已。

夏绵绵看着欧力,“我没办法让自己离开这里,所以只能劝说欧先生想明白。说得更直接一些,我确实是在自保,但欧先生可以好好想想,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我可以非常非常肯定的告诉欧先生,你的如意算盘基本上是行不通的。第一,卢老不会铤而走险的出现在五洲地带,除非他有把握杀了你。第二,枭不会冒险来救我,你今天不也告诉我说,他没有主动联系你吗?!说明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存在,当然,可能卢老会给他施加压力来救卢小姐,就算如此,他来了你杀了他,卢老还是不会出面。你依然不过就是杀了卢老的一个得力助手而已,依然对卢老没有任何影响,枭也不过给卢老做了几年,道上的大笔生意,还是卢老自己的,和枭关系不大!”

“而你杀了枭,你以为你可以用私人恩怨来诠释,实际上你杀的毕竟是卢老的人,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不用给一个交代吗?!道上也是有规矩的,你一直蛮狠一直独断而性,你真的以为卢老就不会聪明的会拉拢其他势力对你进行抵制吗?欧先生,有些事情真的会得不偿失。”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的好心提醒。”欧力冷讽。

“但实际上,你还是不会放过我。”夏绵绵淡淡一笑,那一刻也想得很明白。、

怎么可能—凭她的三言两语,欧力就会放了他。

就这么一天的相处,夏绵绵就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你说了那么多,说你没用,说枭没用,说你们在卢老的心目中都不重要,那卢小姐呢?”欧力冷眼看着夏绵绵,“你以为我真的很笨,笨到不知道你刚刚说的那些吗?!你和枭确实不重要,卢小姐才是关键,我表现得对她生死的无所谓只是因为,不想让你们知道我的计划安排而已。说直白一点,你和枭必死无疑,但卢小姐才是真正最重要的环节。卢老就卢小姐一个后,他舍得让她死?!”

“是啊,卢小姐自然比我和枭更重要。可是欧先生,你到底想过吗?卢老就这么一个后,他为什么会让人卢小姐跟着枭来这么危险地方,我不否认卢老对枭的信任,也不否认卢老到了他这把岁数确实想要培养接班人,但一来就到这种地方,一来就接触明知道有危险的事情,你以为卢老就没有他自己的考虑?”夏绵绵反问。

欧力眉头一紧。

“我相信欧先生和卢老之间打交道的时间也不少,卢老是一个有多大智谋的人欧先生也很清楚,如果卢小姐会成为他的威胁,他可能放任卢小姐跟着枭一起来吗?”夏绵绵说得欧力,哑口无言。

欧力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那一刻还真的无言以对。

“不妨告诉你吧。”夏绵绵看着欧力,“我听说卢小姐有冷冻卵子。即使卢小姐死了,卢老依然有办法留下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人。说直白一点,卢小姐毕竟是卢老的女儿,卢老在可能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让她白白就死了,但如果真的到了必须牺牲的时候,我相信卢老也会放手。你到头来可能并不能得到什么好处,反而因为你杀了卢老的女儿,真的会成为道上的众矢之的,那个时候,欧先生好不容易从别人手上抢过来的这么大的庄园,可能就难保了。”

“你还真的在威胁我!”欧力冷声。

倒是没想到,这个被他控制的女人,居然反过来威胁他。

而他这一刻居然对她说的话,无力反驳。

“我说这么多,只是希望欧先生可以放过我放过卢小姐。我相信你说只是请我们来喝喝茶什么的也不是不会被人相信!只要我们安然无恙的回去,卢老不仅找不到任何你的把柄,甚至你可以说是在对卢老主动示好,让他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对你攻击。虽说我是一个小人物,但也知道卢老在道上的声望,他说的话在道上的威望很高,信任度很强,但就因为他很有道义所以不会去主动打压你,可如果他找到了你的把柄,他反过来对你,他一呼百应,到时候受伤的可能就是你!退一万步,就算你打压下了卢老,你也很难顺利的管理好这一片。所以……”夏绵绵很认真的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会先选择壮大我自己的队伍和我自己在道上的地位!”

“你说得还真头头是道。”欧力冷睨着夏绵绵,“我都在怀疑,枭的幕后军师是不是就是你?”

“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我能够想到的,枭也能够想到,甚至我不能够想到的,枭可能就已经想到了。”夏绵绵看着欧力,“或许,你变换一下思想,可不可能,这一切就是卢老故意在给你设局?”

“什么意思?”欧力脸色一下就变了。

“故意让卢小姐跟着来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故意让你挟持了她甚至有可能杀了她,而他找到了你的把柄,然后理所当然的对着展开报复,还能够得到各方道上的支持,也能维持他的声望和道义,你在给他设局的同时,他可能就是在等着你往下跳。”夏绵绵猜测。

其实这样的猜测,多半会得到证实。

她昨晚上想了一个晚上,她刚开始在想封逸尘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救她,她知道他可能会来,后来就在想,为什么连封逸尘都知道这个任务的危险系数,卢老却还是要让卢小姐跟着来,她有点想不明白。不管卢小姐是不是有冷冻卵子,但毕竟卢小姐目前氏卢老唯一的亲人,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放任她来这么危险的地方,除非就是有更大的阴谋,这个阴谋可以牺牲卢小姐。

可以牺牲她,不外呼就是铲平了欧力。

欧力这些年多多少少的小动作,卢老不可能忍得下去,而他一直迟迟未动也绝对是因为顾忌到自己的名声,不想和晚辈计较,怕人说闲话,但要是欧力真的做了对卢老大不敬的事情,卢老手撕了欧力,这就是情理之中,也绝不会有任何人质疑,反而会得到八方的拥护,到时候,卢老就能够顺理成章的打压了欧力接下了欧力的所有,才真的是唯我独尊。

“你说了会这么多年,我真的差点都被你说服了。”欧力看着夏绵绵,“龙九小姐,你真的很适合去编排故事,一定很精彩。”

“你不信没关系,我也没办法让你信任我。”夏绵绵笑,笑着说,“你杀了我可以,但我希望你衡量一下,在自己没有绝对把握能杀得了卢老的时候,要不要轻易对卢小姐动手。”

“你这么怕我弄死卢小姐?”欧力讽刺。

“你弄死了她,我想就算枭没有被你杀,卢老也不可能留他,不管所有的前因后果,最终没能保护好卢小姐的责任就会落在枭的身上,而我不想他死。”

“你就这么喜欢他?喜欢到愿意为他牺牲甚至还为他考虑如此?”

“嗯,我很喜欢他。”夏绵绵从不否认,从不对任何人否认她对封逸尘的感情。

“他面目全非。”欧力带着一丝不相信。

枭戴着口罩,但有时候也不难会被人发现他的真面目,比如不可避免的聚餐,他就会取下他的口罩。

欧力可能也见过了。

“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在乎他的长相了。”夏绵绵直言。

欧力冷血的说道,“我尽量成全你们,让你们做一对短命鸳鸯,然后让你们在黄泉下永不分开。”

夏绵绵抿唇。

欧力似乎也不想再和她散步了。

他转身直接走了。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

她不知道她说得这么多欧力听进去了多少,她想,就算不信应该也会有些心里动摇。

其他都不重要。

他不相信她没关系,但他希望他能够重视卡珊儿的性命,这样一来,如果下午卡珊儿突然发疾病,他就会亲自送她去医院,这样他一走出庄园,她就有了逃生的机会,而她相信,欧力只要离开了庄园,没有了庄园这么多的人手在身边,封逸尘就能够游戏王救走卡珊儿,她只需要自保就行。

这么想着。

她也被身边跟着的两个黑色西装催促着走进往房间走去。

她走得很慢。

因为在要打量周围的环境。

她刚走进大厅,她就看到了一个身影也走了进来。

她转头看了一眼。

是韩溱吗?!

那一刻恍惚觉得不是。

眼神不对。

就在那一瞬间,她几乎可以保证,眼前的人就是封逸尘。

尽管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他认出了自己,对她微点了点头,然后就怎么擦肩而过。

她那一刻心跳有些加速。

封逸尘亲自来了。

他亲自来了,那么营救卡珊儿的事情就交给了韩溱,她不是不相信韩溱,她敢肯定,封逸尘既然亲自来了,就一定没有想过欧力会跟着一起去医院,封逸尘大概会安排韩溱和卡珊儿先走,而他会独自回来救她。

她得想办法给封逸尘通风报信。

她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今晚卡珊儿患病,欧力会亲自护送去医院,他不敢让卡珊儿突然就死在了他的地盘。

这么想着,她若有所思的回房。

要怎么才能够顺利让封逸尘走进她的房间。

她想了想。

走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关过来,她之前就打量过了,这里好在没有摄像头。

她用力的对着自己的伤口处用力。

只能让伤口裂开出血,才能在不被怀疑的情况下,让封逸尘走向她的房间。

她忍着痛。

看着自己肩膀上的血渍。

她走出厕所,敲着自己的房门。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什么事儿?”

黑色西装声音冷漠。

“我这里这里好像被裂开了,请帮我叫医生……”夏绵绵忍着痛苦的说道。

黑色西装看着她。

她当着他们的面,扯开了自己肩膀上的衣服,露出了小香肩。

黑色西装依然表情冷酷,冷酷的看着她肩膀上包扎着的地方,已经溢出了血红。

黑色西装互相对视了一眼。

一个男人点了点头,走开。

房门猛地有关了过来。

她想应该会先去通报,欧力应该会答应。

她就坐在床边等待。

等了有点久。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医生走了进来,表情冷漠。

他直接走过来,有些粗鲁的扯开了夏绵绵的衣服。

毕竟这里有摄像头,不可能对他太温柔。

但他撕开她身上的绷带之后,那一刻明显感觉到他手指的僵硬。

她刚刚却是用力过猛,甚至都已经把指甲挖了进去。

他很冷漠的帮她消毒,重新缝针。

她咬牙。

咬牙,那一刻背对着摄像头说道,“封老师。”

封逸尘明显手僵硬了一下。

“嗯。”

果然是。

她即使痛,此刻也觉得很温暖。

她就知道他不会丢下她。

她说,“你刚刚是给卡珊儿打针了吗?”

“嗯。”

“她知道了我们的全盘计划?”

“嗯。”

“那等她发病的时候,你就带着她走。你不用管我做了什么,我就会告诉你,卡珊儿发病,欧力一定会亲自护送去医院,你要给韩溱提前说一声做好准备。而且以欧力一贯的排场,他应该会带一帮人走,所以你不用回来救我,这里的戒备没有这么严格,而你们营救相对就会更加苦难。我可以保证我自己的离开。而你要去确保卡珊儿的顺利营救,毕竟欧力亲自在,卡珊儿和韩溱的危险系数就更高,你在胜算更大。”

“阿九。”封逸尘叫着她。

“我是你教出来的,我的能力在什么地方你应该很清楚,这里虽然很大,人虽然很多,但我要真的逃走,并不难,何况欧力不在,何况欧力还带走了一大批人。我逃走之后,我会在五洲地带等你,你保证了卡珊儿的安全之后再回来救我,你不来之前,我绝对不会死。你来了,我把生死交给你。”

“阿九。”封逸尘依然叫着她。

“封老师,我爱你。”

“我也是。”

封逸尘给她包扎完毕。

两个人时间待的越长就越引起越大的怀疑。

所以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时间可以说话,封逸尘甚至不会多看她一眼,直接就走了出去。

她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不舍。

就如她一样。

但彼此就是要装作,不认识。

她躺在床上,在让自己冷静下来休息。

今晚到底会怎样,其实她也不清楚。

她只知道,她希望她和封逸尘都活着,都好好的活着就好。

她闭上眼睛,让自己假寐。

然后等着,等着一切的发生。

她睡得有些模糊。

也不知道睡到了几点。

反正就一直处于,特别惊醒的状态。

所以房门一打开,她就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欧力,看着欧力脸色阴冷的出现在她房间。

仿若这个男人对谁都这般,敌意。

她看着他。

看着他冷讽,“你倒真的比我想的淡定很多,这个时候还能睡得这般如此。”

“我说了,我只是想得明白。”

“你是觉得我不会杀你是吧。”

夏绵绵没有回答。

欧力突然上前。

夏绵绵带着警惕。

“放心,我你不是杀你。”欧力走过去,直接将她的手臂抬起。

夏绵绵蹙眉。

“一直观察你手上的手表很久了。是什么特殊的存在吗?”欧力问。

“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

“但我不信。”欧力一把拿开她手上的手表。

夏绵绵咬牙。

她不会对龙一求救,不想龙一过来冒险,这一刻被拿走,还是会莫名的少了一种安全感。

她狠狠的看着欧力手上的她的手表。

欧力说,“你最好老实点。”

房门外有人急匆匆的跑进来,对着欧力小声说道。

夏绵绵会看一些口语,当时有学过,隐约能够看出来,对方在说卡珊儿情况很不妙。

所以欧力现在是要跟着离开了。

他离开,为了怕她有任何花样,所以来拿走她身上所有可能对她有利的东西,同时威胁她别轻举妄动。

她抿唇。

看着欧力直接转身走了。

她猜想,欧力应该是亲自护送卡珊儿去医院就医。

而她要在他离开后迅速行动。

错过时机,后果不堪设想。

------题外话------

嗯嗯,这两章会比较惊心动魄,但亲们也不要太紧张。

那啥。

晚上8点二更。

深夜凌晨的福利,让你们缓解缓解紧张的情绪。

爱我就大声告诉宅,总之宅是爱你们的。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