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逃离(4)成功脱险/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很静很静。

直升机从天空缓缓落下。

军用卡车全部停靠在两个人的周围。

车上下来的很多人,很多人围困在面前的两具身体。

两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体。

其中一辆直升机上。

一个男人从上面下来,周围涌出很多人,跟在他身边。

他依然穿着中山服,依然手上拿着檀木珠。

他一步一步的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他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身体,定眼一看,也发现了他被得破烂的衣服下,那层防弹衣。

他喊了一声,“肖。”

封逸尘身体微动。

夏绵绵在他身下,哭得差点断气。

她真的真的以为封逸尘要死了。

却在某一个瞬间。

他轻咬着她的耳朵说,“我穿了防弹衣。”

她那一刻真的哭笑不得。

她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感动还是该如何?!

她只想只想好好的躺在他的怀抱里,再也不想松手。

而此刻。

她感觉到他身体放开了她,从她身上起来。

他把她保护跌很好。

她没有中一颗子弹,当然,除了她之前中的一枪,在大腿上。

她看着面前的封逸尘,在审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她真怕,下一秒他就倒了下去。

他没有。

他站了起来,扶着她。

她知道他身上一定不止背上中枪,其他地方也中了子弹,好在不致命。

“卢老。”封逸尘把夏绵绵的手拽在手心,对着面前的人,恭敬无比。

卢老看着他如此惨烈的模样,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夏绵绵,“先离开这里。”

“嗯。”封逸尘拉着夏绵绵,一步一步走向了直升机。

直升机盘旋。

盘旋这里开了这一片。

所有其他人也都回到自己的交通工具上,离开了这一片草坪之地。

直升机内。

除了卢老。

夏绵绵还看到了两个熟人。

一个是白鹤一个是文川。

看着他们,两个人恭敬无比,“BOSS。”

封逸尘微点头,算是应了。

夏绵绵很好奇的看着两位。

这两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封逸尘似乎一点都不奇怪。

“韩大医生联系我们的。这几年过了些萎靡的生活,还是觉得跟着BOSS身边最踏实,所以在韩大医生的呼唤下,我们就会回来了。”白鹤嘴角一笑,“阿九,久违了。”

夏绵绵那一刻反而有些羞涩。

到这一刻,大家都知道她阿九的身份。

“刚刚我那一枪,你可还算满意?”白鹤说。

哪一枪?!

夏绵绵诧异。

而后瞬间想起。

就是那一枪,挽救了封逸尘的手臂。

她现在想来都在后怕,万一万一,现在封逸尘是不是就没有了双臂。

她不自觉的拉紧了封逸尘的手臂。

“有机会我们比比枪法。”白鹤说,“阿某也不在了。找不到对手,人生也就少了乐趣。”

“你先打过我行吗?”文川忍不住吐槽。

“手下败将,从未把你放在眼里。”

“白鹤,你够了!”文川不爽。

白鹤却毫不在意,淡淡的说道,“刚刚那一枪让你来,估计现在BOSS已经惨不忍睹了。”

“白鹤你……”

“你看看你这几年,除了长膘,你还做了什么。”

“妈的白鹤,我们马上决一死战!”

“谁怕谁?!”

直升机上响起他们的吵闹声。

卢老似乎并不在意,他一向不拘小节。

封逸尘自然更不在意。

直升机上,就这么吵得热火朝天。

1个小时候,到了一座隐藏的孤岛上。

飞机降落。

平地上,无数人拿着武器在在此等候。

卢老下了飞机。

封逸尘和夏绵绵以及文川和白鹤也跟着走了下去。

面前上一条小道,小道的两边,每个半米,两边都站着黑色西装,站岗。

卢老带着封逸尘和夏绵绵以及身后跟着的一些有点份量的人,往里面走去。

穿过一片丛林,面前一栋超级奢华的别墅。

夏绵绵完全有些傻眼。

卢老似乎也感受到了身后人好奇的视线,他淡淡的开口道,“这里我建造了有5年时间,才竣工。目的就是,有朝一日预防欧力的势力对我的打压,我至少在五洲地带有一个落脚之地,有一个确保我安全的地方。在这里,几乎很难有人攻克,道上甚至有坦克和大炮,不用担心会有人闯进来。”

夏绵绵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回头看着她。

表示。

他也不知道卢老有这个地方。

所有人的脚步停在了面前的建筑物。

卢老对着封逸尘,“先检查一下身体。”

“是。”

卢老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透亮的别墅里。

除了卢老离开,除了身后才进来的人,里面早就等候的是,卡珊儿。卢、韩溱,甚至连爱莎都在。

韩溱看着虚肉模糊的封逸尘和夏绵绵,连忙上前。

卡珊儿也这么审视着他们,即使没有韩溱这般积极。

爱莎眼眸一紧。

她的视线也放在了封逸尘的身上,是在打量他身上有没有致命的伤口。

“先回房间。”封逸尘说。

韩溱点头。

封逸尘和夏绵绵随便挑选了一间房,就在一楼。

走进房间之后。

封逸尘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大床上。

夏绵绵那一刻也很虚脱。

她趴在了封逸尘的旁边。

两个人转头,趴在床上互相看着彼此。

突然相视一笑。

从没想过有一天,两个人都会如此狼狈,如此的狼狈。

“我是先帮你们谁检查身体?”

“阿九。”

“我。”

前面是封逸尘,后面是夏绵绵。

夏绵绵盈盈一笑。

她知道封逸尘会先保证她的绝对安全。

韩溱点头,似乎也很明了。

他剪开夏绵绵的裤子,看着她中枪伤的地方。

韩溱拿了一块布料给夏绵绵,“咬着。”

夏绵绵听话的咬在嘴里。

而后。

她就感觉到了大腿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痛得她身体不自觉的紧绷。

紧绷着。

好久。

“好了。”韩溱说,“还有其他枪伤吗?”

“没有。”夏绵绵艰难的说道。

分分钟要晕了过去的节奏。

她本来就已经到了极限,此刻不过是一直在让自己坚持而已。

“我让我助理来帮你清理你身体的伤口,你是打算当着我的面脱衣服呢,还是换个地方?”韩溱问。

“我们换地方!”封逸尘直接开口。

韩溱受不了。

BOSS的占有欲还是如此之强。

他扶着封逸尘起床。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如此高大的身影此刻分明显得很是虚弱。

她在房间等了一会儿。

身体的疼痛让她简直在遭受无限的煎熬。

她眼眸微转,转头看到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夏绵绵应该是第一次看到这个陌生的女人,这一刻却半点都不觉得陌生。

仔细一想。

韩溱说她身体的改造全部来自于这个女人,所以她在昏睡那一年,她应该一直陪在她身边。

“我叫艾琳娜。”她自我介绍,“是韩溱师父的徒弟,从读大学那会儿就一直跟着他,被他天才的医术都钦佩,然后一直跟着他到现在,做医学研究。我很高兴,他今天终于认可了我,愿意将我曝光在了他的生活圈之中,以后请多指教。”

夏绵绵很想和她说几句话,但她此刻痛得不想开口。

艾琳娜似乎也并不在意。

她放下自己的医疗包,直接解开了她的衣服,看着她身上大大小小的撞伤烧伤擦伤不断。

“你太糟蹋自己的身体了。”艾琳娜说,“我当初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弄得如此完美……”

完美?!

夏绵绵不懂医生的审美。

她帮她清理伤口。

手劲儿一点都不温柔。

反而,还没有韩溱的小心翼翼。

她实在忍不住,“轻点。”

“抱歉。”艾琳娜说,“我经常容易把人的身体当成我实验室里面的干尸。”

“……”她不仅理解不了医生的审美,她甚至理解不了医生的整个全世界。

她果真温柔了些。

温柔的帮她消毒上药。

整个过程也真的让她痛得生不如死。

她这一刻甚至觉得,被韩溱看光光,也比被这个女人折磨来得好。

不知道多久。

她终于被她包成了木乃伊,一动也不能动的躺在床上,瞪着眼睛一脸哀怨的看着她。

女人收拾着自己的医疗包,“好了,注意不要沾水,否则容易感染。”

“……”她这样,被绑成这样,她怎么去洗澡。

“晚安。”女人起身。

起身,就这么走了出去。

她默默的看着房门的方向,欲哭无泪。

能不能给她吃一颗止痛药啊。

她痛。

真的痛。

此刻也很困。

这一天一夜,真的已经让她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了极限。

她闭上眼睛,在疼痛中,还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似乎感觉到有人在亲吻她。

吻她吻她很温暖。

于是乎。

她睡得更加香甜了。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日晒三竿。

她动了动身体。

一个感觉。

痛。

她转头,转头看着旁边也在静静睡觉的男人,看着他闭着眼睛,似乎睡得比她还要熟。

她忍着疼痛挪动着身体,也不是要起床,就是想要靠近他,挨着他的身体就好。

她的动静,惊醒了他。

他睁开狭长的眼线,眼神迷离的看着近距离的某人,如此般主动。

他嘴角一笑,“醒了吗?”

“嗯。”

“哪里不舒服吗?”

“全身。”

他宠溺的一笑,似乎打算伸手来抚摸她。

身体刚动。

“呲……”他忍不住一阵哼了一声。

“痛就安分点,你看我现在恨不得将他全身猥琐,但我还是这么规矩的躺在你身边一动不动。”夏绵绵直白的说道。

某人表示很无语。

他靠过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她才不满足。

不满足的小嘴直接找到了他的嘴唇。

她舌头伸进去。

他也不拒绝,就任由他在他的唇舌中肆意妄为。

他们吻得很亲密,难舍难分。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啊,不好生意!”一个女人的嗓音,显得有些无措。

封逸尘和夏绵绵彼此的亲吻,僵硬着分开。

分开,看着门口红透脸的艾琳娜,“我不是故意来打扰你们的好事儿的。师父让我进来看卡你们醒了没有?”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你们继续,我会告诉师父,你们还需要休息。”

“……”夏绵绵看着艾琳娜离开。

转眸看着某人就算如此黑黝黝的脸颊,也能看到一些绯红。

她说,“我们继续?”

“韩溱让艾琳娜进来就是想要提醒我们,不早了。”封逸尘似乎很明白韩溱的一举一动,“该换药了。”

“韩溱那个腹黑男。”应该是明知道他们会做什么,所以故意坑了自己的徒弟。

“乖。”他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果不其然。

两分钟后,韩溱出现在了他们的房间,“要换药了,我还是抬着你去隔壁房间?”

“嗯。”封逸尘点头。

韩溱无语的过去搀扶着封逸尘。

一边扶着他一边说道,“都让你昨晚别过来了,你不是多此一举吗?!”

谁说是多此一举。

夏绵绵不爽的等着韩溱。

封逸尘不过来和她同床共枕,她怎么可以在一睁开眼睛就这么亲到他。

这个老处男,肯定不知道人生的极度乐趣。

她眼眸微动,看着艾琳娜红着脸走向她。

特别特别不好意思的说道,“刚刚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真的很抱歉。”艾琳娜说。

“没什么。”夏绵绵不在乎。

艾琳娜却觉得是打扰到她天大的事情一般,很是歉意。

“你可以想象你实验室里面的两具干尸在拥吻。”夏绵绵剧烈。

艾琳娜解开绷带的手一紧。

那一瞬间似乎就释然。

不就是嘴对嘴,肉对肉,骨头对骨头嘛。

她经常一无聊就解剖,人体的器官她简直不能再熟悉了!

她坦然的帮她换药。

夏绵绵也很无语。

医学界的高端人士,她实在是不懂。

她再次被她粗鲁的对待。

“好了。”艾琳娜说。

谢天谢地,终于好了。

她痛得好想杀人。

“我先出去了。”艾琳娜开口道。

“嗯。”

快走吧,这一刻真半点都不想看到你。

艾莉娜也没有感觉到夏绵绵的情绪,直接走了出去。

走了出去。

夏绵绵还未喘气,就看到门口进来了另外一个女人。

她眼眸看着她。

卡珊儿也这么看着她,然后关上了房门,走向了她的床边。

“谢谢。”她说,在对着夏绵绵主动说道。

“不客气。”夏绵绵不在意。

“我没想到,你会愿意自己陷入危险,却先保证了我的安全。”卡珊儿说,“我们并没有什么感情!”

“和感情无关,这是责任。”夏绵绵不喜欢让人挂念着,直白道,“封逸尘有责任保护你。”

“那是他不是你。”

“而我不想封逸尘死。你一死,你父亲就会怪罪下来,他必死无疑。”

“但在那样危险的环境下,就算如此,让我选择我也不会让别人先走。反正都是一死,为什么不给自己多点生存的机会!何况重点是,肖死,不是你!”

夏绵绵淡淡一笑,“他的生死和我的生命一样重要,没有什么区别。”

“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卡珊儿不明白。

夏绵绵还未开口解释。

卡珊儿又喃喃道,“肖也为了你,冒险回去救你,我想象不到,你们之间真的感情深厚到这个地步,我一直以为,夫妻之间,人和人之间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我不是。很多人都不是。只要是深爱。”夏绵绵一字一句。

卡珊儿找不到任何词语去反驳。

她看着夏绵绵,看着她那般坚定的模样。

她说,“不管如何,我卡珊儿欠你一份人情,这份人情我一定会报。”

“随便你吧。”夏绵绵无所谓的耸肩。

她不喜欢牵扯这么多的人情世故。

但卡珊儿既然觉得她欠了她,她想要还,她也不需要拒绝。

任何时候都应该给自己多留一条生路。

这是让自己好好活下去的方式。

卡珊儿走出了她的房间。

夏绵绵躺在床上。

就分别了这么一会儿,她又想她家封老师了。

她还很饿。

她勉强让自己从床上坐了起来。

真的是全身都痛得抽气。

她下地。

右腿受了伤,也不敢太用力,就一步一步,走得小心翼翼。

刚走到门口。

她家封老师就回来了。

看着她下了床,“去哪里?”

“饿。”

“我叫人送餐进来。”

“我想走动一下。”她说。

“好。”他就是会无限纵容她。

两个受伤的人,非常滑稽的从房间里面出来,走向大厅。

大厅中,卢老在。

爱莎坐在卢老的旁边,在亲自帮他泡茶。

刚刚进来过的卡珊儿也坐在沙发上。

至于其他人,封逸尘原有部下的其他人都不在客厅。

杀手一般不喜欢曝光在人群之中,习惯了在自己的房间,宅到死。

他们走向沙发。

卢老看了一眼他们,“身体好点了吗?”

“好多了。”

“嗯。”卢老点头。

“卡姆回来了吗?”封逸尘询问。

“目前还没有消息,正在派人去找。放心,他一向很机灵。”

“嗯。”封逸尘点头,恭敬的说道,“我带着阿九去吃点东西。”

卢老应了一声。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走向偌大的饭厅。

现在都已经十一点,吃早点太晚吃午餐太早。

却在他们一坐在饭桌前,佣人就拿出了热乎乎的大餐,放在了他们面前。

显然是卢老提前就吩咐好的。

夏绵绵是真饿了。

她拿着一个大鸡腿,狠狠的吃了起来。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别急。”

她饿。

封逸尘不多说。

他静静的吃着,就是可以吃得很斯文。

一顿饱饭之后。

夏绵绵擦了擦嘴角。

总觉得那一刻,瞬间原地复活,全身都有了力气。

她看着面前的封逸尘还在进食,吃得不快,但也吃得真的不少。

她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

看着他的模样。

封逸尘转眸,“怎么了?”

“封老师,活着真好。”

他淡淡的一笑,继续吃着晚餐。

那一刻她分明也感觉到他的眼神,眼神在说。

是的,活着真好。

“是卡姆掩护我离开的。”夏绵绵突然说,那一刻情绪明显有些波动。

“嗯。”封逸尘点头,“你一个人走不了,所以我让他趁着夜黑混了进去。他一向很会伪装,放心吧,不会有事儿。”

“但愿。”夏绵绵喃喃道。

是真的很不想,很不想有人死去。

特别是因为她。

这些年过多了安分的日子,就越发的追求平淡了。

她想着,眼眸突然一转。

封逸尘的眼眸也是在第一时间看向了门口。

一点点不一样的动静,他们就可以察觉。

所以此刻的门口处的异样,来自于的卡姆突然出现。

卡姆还活着。

还未来得及雀跃,下一秒又看到了大门口处的一个熟悉的身影。

龙一?!

为什么龙一出现在了这里!

还和卡姆一同出现!

------题外话------

二更了!

宅要爱的抱抱,宅要支持,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