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和过去告别,再见展然/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为老板娘,我没办法接受你的穿衣品味。”居小菜说,在电梯管过来那一刻补充道,“上班期间。”

凌小琳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电梯关上,气得跺脚。

居小菜什么时候可以这么给她说话了?!

居小菜什么时候可以这么耀武扬威,这么霸道了!

她狠狠地看着电梯,脸上难看到极致。

她好久才勉强让自己心情平复,她深呼吸深呼吸,一直安慰自己犯不着因为居小菜那个贱人而生气,她让自己笑了笑,走向了她表哥的办公室。

秘书本来想要叫住她的。

又陡然闭嘴了。

她还惹不起凌大小姐,一向高傲惯了。

刚刚她也看笑话的看到了凌太太和凌小姐的对碰,虽然听不到她们之间说了什么,但明显可以看到凌小姐无比生气,想想就觉得很痛快。

秘书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凌小琳走进去。

“表哥。”声音就软绵绵的传了进去。

凌子墨抬头看着她。

他低头,表情冷漠。

很长一段时间她表哥对她都是如此,她不管多热的一张脸,永远面对的都是她表哥冷冰的模样,她知道是上次的事情真的惹毛了她表哥,所以现在在努力的弥补和挽救,所以不管她表哥对她多不耐烦,她都会笑盈盈的过去。

凌子墨的午餐已经送到了他专用的小餐桌上。

凌小琳看了一眼,“表哥,我过来陪你一起吃午餐。”

“我只点了一人的份量。”凌子墨拒绝。

如此不给面子,让凌小琳真的很尴尬。

她咬牙,很是撒娇的过去,走向凌子墨的办公椅。

凌子墨自然的避开她,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和她隔了半米的距离。

凌小琳看着她表哥,眼眶一红,“表哥,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凌子墨脸色冷漠,“你想要在公司上班我不管你,在工作期间,请保持我们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那下班呢?”凌小琳很单纯的问道。

“下班就请回你家。”

“表哥,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凌小琳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每天都会这么来一次,他真的嫌烦。

到现在今时今日,凌子墨真的对他表妹提不起任何感情。

反而会越来越厌烦。

“你知道错了就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凌子墨说,“好好过的日子,别来烦我。”

“表哥,我那么喜欢你……”

“凌小琳。”凌子墨表情严肃,“我的忍耐也有极限。”

“要怎么样你才会原谅我表哥?要我跪下来求你吗?”凌小琳哭得伤心欲绝。

“需要我说得有多明白?”凌子墨眼眸一紧,“过你自己的日子,别来烦我,就行!”

凌小琳默默地哭着,默默的哭着。

凌子墨也不再心软,“出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忙。”

凌小琳咬唇。

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在她表哥的心目中,她就已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再也无法翻身了,而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居小菜,都是居小菜那个贱女人。

如果没有居小菜,她表哥就是她的,就是她一个人的!

凌小琳只得离开。

刚打开房门。

凌子墨突然开口,“凌小琳。”

“嗯。”凌小琳喜笑颜开,她以为她表哥对她心软了。

“上班期间,穿衣服请端庄正式一点,这是在上班,不是在参加宴会。”凌子墨冷漠。

凌小琳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甚至是有些该死的难堪。

她穿成这样,穿成这样不过还是希望引起他的注意,现在反而被如此讽刺!

她气得眼泪又流了出来,大步的离开了凌子墨的办公室。

秘书就又看着凌大小姐如此模样从凌总办公室里面出来,还偷笑了一下。

这种性格的大小姐,真是不敢恭维。

凌小琳一口气离开凌子墨的办公室,甚至直接离开了凌氏大厦,她气得很想杀人,她回到自己的小车上,坐在车上就狠狠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给凌琳打电话。

“你做什么凌小琳,哭什么哭,有什么事情说出来!”那边厉声吼着她。

“我今天被表哥还有居小菜那贱女人欺负惨了,我现在好想开车撞死了算了!”凌小琳狠狠地说道。

“你能有点出息吗?可不可以有点出息!”凌琳大骂。

“妈,我真的受够了,我不管做什么表哥都不会正眼看我,还会故意疏远我,还会故意恶言相向,现在连居小菜也骑在了我的头上,我真的好想死。”凌小琳哭得撕心裂肺,痛苦不已。

“动不动就想死,那你怎么不去死!”凌琳被凌小琳哭得也很毛躁,“你给我振作点,凌子墨是我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不可能做事情做得这么绝对,说是每个月给我们1万的生活费,但是家里的大小开支不都还是他在支付吗?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对我们的不管不顾,你多点耐心行不行?!”

“我也想多点耐心的,但是我实在受不了居小菜,受不了她这么对我,她凭什么啊,她就是一个被外公可怜捡回来的孤儿而已,她到底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这么耀武扬威,妈,我真的受不了居小菜如此,我真的想杀了她,和她同归于尽也好!”

“行了!”凌琳怒吼,“别给我说这种话,你听我的,继续好好表现,继续在你表哥面前刷存在感,继续表现出自己很内疚自己做错了事情的样子,妈知道怎么让你表哥对我们两母女,放心不下!”

“妈,我真的怕我自己坚持不久,你帮帮我。”凌小琳声音小了很多,祈求道。

“给我擦干眼泪,我绝对会让你得到你表哥的!”凌琳一字一句!

很笃定。

凌小琳听她母亲这么一说,瞬间笑了笑,“那我都听妈的。”

“没出息。”凌琳猛地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那一刻,脸色很是难看。

这么长时间,凌子墨不只是对凌小琳冷漠,对她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要知道以前,她不管说什么凌子墨都会百依百顺,现在就因为一个居小菜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变成这样,她也咽不下这口恶气。

她确实不应该在姑息养奸!

……

居小菜离开凌氏大厦,想到天气渐渐要凉快了起来,琢磨着去给凌小居买几条好看的裙子,小居特别臭美,她也乐于给她打扮。

她把车子停靠在国际商场。

走向固定的几个品牌。

里面的工作人员都认熟了她,连忙给她热情的介绍着当季的新款。

小居皮肤很白,不太挑衣服和颜色,所以只要她能看上眼的,小居穿上去都会很好看。

她一口气买好好几条裙子,让工作人员直接送过去家里。

准备离开的时候,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转到了男宾区。

她从来没有给凌子墨买过任何礼物。

黛西说,适当给点小惊喜,可以调节夫妻之间的情趣,不要以为只有情侣之间才会送礼物。

她这么想着,走进了其中一间高档男士品牌。

工作人员依然很是热情。

居小菜也不知道凌子墨穿什么好看,仔细一想,他可能穿什么都好看。

也就在工作人员的忽悠下,买了好几套。

依然让送到家里去。

她买完衣服,也不喜欢逗留,就准备离开。

刚走到商厦的一楼。

一楼大厅,迎面看着一个有些熟悉的人,还有一对熟悉的老夫妇。

她喉咙微动。

面前的人也这么看着她,自然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个有些熟悉的人是展然的同事,说她害死了展然的那个同事,而展然同事旁边的展然的父母,展父和展母。

展父看上去头发已经花白,展母依然坐在轮椅上,精神很不好。

这些年,这些年,除了在忌日那天,她几乎很少很少再看到他们,她甚至不敢去看他们,其实很多时候都很想去照顾他们,但她很怕,很怕自己会被他们埋怨,很怕看到老两口难过。

展然的同事自然第一眼就认出了居小菜。

对她依然嗤之以鼻。

展然的家支离破碎,而她生活得如此滋润。

这么高档的地方,她说来就来,她过着富家太太的生活,结婚生子,家庭美满。

她被展然的同事看得微低下了头。

“小菜。”展然的母亲叫着她。

居小菜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她勉强让自己扬起了一道笑容,“阿姨。”

“小菜,你来逛街?”展母温和的说道。

没有人告诉展母她现在的情况。

而她每年都去展然的墓地纪念,在展母的心目中,她还对展然念念不忘,还是个好姑娘,越是这般,越是让居小菜很难受。

“嗯,来逛街买点东西。”

“今天小张过来接我们老两口说带我们来吃点高档餐厅,还说先带着我们逛逛街然后买点新衣服。”展母说,“小张这些年一直照顾我们两老,也算是展然离去后……”

说到这里,展母的眼眶又红了。

居小菜那一刻也觉得很酸。

很难受。

但她努力让自己笑了笑,“这里逛的地方很多,有很多适合叔叔阿姨的衣服,这里的餐厅味道也很好。”

“是啊,我们几乎每个月都会过来,小张这几年用心了,陪我们两老比陪他自己亲生父母还多,时不时带我们去这里走走去那里逛逛。”

“小张人真好。”居小菜微笑着说,那一刻看了一眼展然的同事小张。

小张对居小菜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小菜,你晚上和我们一起吃饭吧。”展母邀请。

“阿姨我晚上还有事情,你们慢慢吃。”居小菜委婉拒绝。

她真的真的很怕面对展然的父母,她怕自己害死展然的事情,被他们知道,她怕被他们埋怨,她怕他们会恨她。

“嗯嗯。”展母点头,点头又有些无奈,“是小展没有福气……”

居小菜只是笑。

笑着,溢出了一些眼泪。

小张弯腰对着展母说道,“阿姨,我们走吧。”

“好。”展母点头,“小菜,有空到家里来坐坐。”

居小菜不敢点头。

因为她不会去。

展然的家,她不敢去。

她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

看着展父展母如此孤独的背影,还好有个小张一直陪着展父展母,否则,这么多年,他们怎么可能熬得过去。

所以尽管每次小张对她很敌意,她却异常感激他这几年对展父展母的照顾。

她回头,去开车。

开车。

因为撞见了展父展母,此刻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一旦遇到展然的事情,她想她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平复。

她把车子开向了郊外。

看向了郊外的墓地。

墓地人很冷清。

不是什么纪念日,一般来这里的人很少。

她来这里的时间也不多,她很清楚,她每次来这里离开,至少会影响她一个月的生活。

她今天却还是来了。

她脚步停在熟悉的墓碑前,看着那张穿着警服的黑白照片,看着展然的模样,都已经被风化得有些模糊了。

她此刻眼前也很模糊。

她静静的站在展然的面前,看着他的照片,静静的说道,“展然,我今天看到你父母了。”

周围没有一丁点声音。

她继续说道,“每次看到他们心里都会很难过,每次都觉得是自己害得他们失去了你,是自己让他们过得如此不好,我甚至很怕面对他们,尽管他们对我依然很热情。”

“小展,对不起。”居小菜眼角含泪,“我可能真的……真的还喜欢凌子墨。”

所以才会越发的内疚。

才会越来越内疚。

“我不敢要求得到你的原谅,但我以后,以后可能来看你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我想要重新过生活,虽然很自私。”居小菜眼泪滑落。

那一刻真的很心痛。

到现在,她似乎都还能够想起展然活生生在她面前时,对她的宠溺对她的好。

却终究会被现实打败。

却终究会因为凌子墨让她开始想要重新生活。

重新好好的生活。

“展然,再见。”居小菜离开。

她这次没有停留太久。

她真的要放弃了。

放弃心里的执念。

如果,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之说,我希望下辈子好好和你在一起,不受任何外界的影响,而这辈子,对不起……

她离开了墓地。

她眼角带着泪水,开车越来越远。

从现在开始,她不应该让展然的一切,来固执的要求她和凌子墨的不幸福。

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残忍到,会让很多感情,妥协。

……

凌子墨坐在办公室。

处理完一堆工作,有些累了。

他靠在办公椅上,就是一有空闲时间就会想起小菜。

想起他身上的味道,想起她给他的触感。

那一刻觉得自己已经要甜出蜜汁了。

而又在下一秒,似乎遭受着人生的巨大爆击。

他手忍不住往下摸了摸。

真他妈的撞鬼了!

他家兄弟准备一直这样吗?!

很要命的好不好!

很要命的有没有?!

他暴躁。

又甜蜜。

甜蜜又崩溃。

这种五味杂陈的滋味,他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疯。

正在自己各种情绪泛滥中,短信铃声响起。

他看着消费记录。

看着刷卡的消费记录,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

他自若的把短信删掉,还未放下手机,电话铃声响起。

他接通。

那边声音冷漠,“卡上面余额不够消费了。”

“嗯,我知道了。”

“凌子墨,这些都是你欠展然的。”

“我并没说什么。”

能够给的,他会尽量满足。

那边猛地关了电话。

凌子墨拿起手机,赚了一笔不菲的账目过去。

这些年,他都会固定打费用在固定的一个账户,那个账户是有一个叫做张弘的人,那个人是展然的同事。

在展然去世的时候,他去见展然的父母,他也会内疚,也会对展然的死带着歉意,他没什么可以弥补,只有钱,只有钱这种粗俗的方式,他甚至觉得,他要是给居小菜说他这么做,她会更看不起他,但他却还是去了。

去的时候,展然的父母处于非常悲伤的状态,他说是展然的朋友,却始终说不出给钱的话,他那一刻总算明白,有时候钱真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给钱给他们,或许他们会更难过。

那个时候,刚好张弘在。

他认出了他。

然后在他无奈离开的时候,张弘追了上来,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他没有反驳,就这么默默的听着,而后说,“我给你钱,你来照顾展然的父母。”

他当时也是用那种正义警察的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你觉得用钱可以弥补什么?!我真得太看不起你们这样的有钱人了。”

“每年一百万,你照顾展父展母。”凌子墨说。

张弘明显愣怔了。

愣怔到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他说,“你把帐号给我,我分月固定打给你。”

张弘脸涨红。

终究,把自己的账号给了他。

这些年他打得越发频繁了些,好在,他也调查过,张弘确实对展然的父母不错,陪他们的时间很多,即使这部分钱,至少一半进了张弘自己的口袋,那是他应得的。

他把钱转了。

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有些若有所思的看着头上的天花板。

他不知道多久居小菜才能够以平常的心态来对待展然的去世,不知道多久居小菜才可以真正的接受展然的去世,然后开始她自己平常的生活。

他也没想过把自己对展然父母做的事情告诉居小菜,他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甚至很怕她一旦碰到展然的任何事情,就会瞬间炸毛!

他想他们之间,应该会一直都有一个人在。

挥之不去。

……

居小菜离开墓地之后,就打算去学校等小居,然后接她回家。

她尽量让自己平静消化所有情绪的变化。

她不应该把负面心情影响到其他人。

她会渐渐改变。

她把车子停靠在幼儿园,刚走进幼儿园的大门口,就看到凌子墨已经站在了那里。

她对着他一笑。

她根本都没想到,凌子墨会来。

就好像邂逅一般,心口还会波动!

他们接了凌小居离开。

凌子墨让司机开的他车过来,所以回去的时候就开了居小菜的车,载着她们母女回家。

一路上凌小居话很多,而且明显很兴奋,毕竟爸爸妈妈一起来接她回家的时间并不多。

再加上现在的凌小居一直处于父母要离婚的恐惧中,看着他们一起就会异常的高兴。

“等一下。”居小菜突然开口。

“怎么了?”凌子墨减缓车速。

“我去买点药品在家里备着,有些药过期了,有些药又都用完了。”居小菜说。

“好。”凌子墨把车子停在路边。

居小菜连忙下车,是不想耽搁时间。

却没想到,她打开车门,凌子墨抱着凌小居,俨然是打算陪她一起。

她也没有反对,甚至还有些暖意。

她不得不承认,她突然很喜欢,一家三口的出行。

------题外话------

二更来也!

那啥那啥!

给宅码字动力,求月票。

小宅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