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帮我走出阴影/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家三口,走进了药房。

还是那个药房小妹。5年后也已经嫁人,是一个小孩的妈妈了。

她嘴角盈盈一笑,也早就把居小菜认熟悉,只是今天看着她身边明显多了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小女孩,也有些诧异。

她都以为这些年她一直单身。

从没有看到她身边有个男人。

而身边这个抱着小女孩的男人明显有些眼熟,在哪里见过的呢?!

她有些走神。

“我买点感冒药。”居小菜说。

药店小妹连忙回神,“还是和上次一样的吗?”

“嗯。”居小菜点头。

药店小妹连忙去药架上寻找居小菜平常都会购买的药物,一边挑选一边还在心里嘀咕。

居小菜也很自若的跟着药店小妹,在帮她一起整理自己要的药品。

凌子墨和凌小居就在药店大厅口儿童区玩耍,专为小朋友准备的一些儿童娱乐设施,玩得不亦乐乎,不时的传来凌小居悦耳的笑声,显得很开心。

居小菜忍不住看了一眼在玩耍的凌子墨和凌小居。

她嘴角泛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越来越喜欢眼前的一幕一幕,她越来越能够接受,他们在自己生命中,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居小菜?”药店小妹叫着她。

居小菜回神,有些尴尬一笑。

药店小妹顺着居小菜的目光看着那边玩得不亦乐乎的两父女,也觉得甚是温馨。

而就在那一刻。

药店小妹突然想起什么。

她对着居小菜说道,“我终于响起你先生是谁了。”

“啊?”居小菜看着药店小妹一副终于了然的样子。

“他就是说上次上次你被人在我药房门口打,然后他英雄救美的那个男人!”药店小妹说。

“什么?”居小菜完全是莫名其妙。

“5年前的一个晚上,有一次你到药房买药,不是你一来就被人围住然后被殴打吗?当时真的差点没有吓死我,我当年年龄也小,也不敢上前帮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两个大汉狠狠的打着,当时就是你先生赶到的,然后不要命的帮你揍那两个男人,虽然自己也被揍得很惨,但当时我就觉得他好帅,帅得不要不要的。”药店小妹说道,“不过那个时候你好像是被警察带走了,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嫁给了他,果然英雄配美人的。”

居小菜慢慢的,慢慢的也在药店小妹的提醒下,回想起了曾经那一次被人揍的经历。

当时她去调查凌琳被人骗走股份的事情,然后突然遭人报复,她当时一直以为是凌琳找的人打她,后来渐渐觉得,可能也不是,以凌琳当年的作风,应该不至于找人这么来揍她,多半都是当年去调查的时候惹到了人,所以给她教训,她当时被人打只觉得很痛,很痛很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任何人,而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展然将她抱进了医院。

她一直以为,是展然救了她。

由始至终都只有展然。

她转头看着凌子墨,看着他在笑的时候,总是会给人一种,好像这个世界都没有烦恼的感觉。

她喉咙微动。

以前的时候,她一直觉得凌子墨不爱她,对她就会心血来潮,对她就是因为新鲜感,所以总是排斥他的主动示好,总是不接受他对她的一切,就算5年前的交往,她也是奔着分手为前提,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好好在一起。

而到现在,他们就坚持了5年的婚姻。

其实,他总是在付出。

“居小姐。”药店小妹说着,“你先生真的好爱你,就那次对你的出手相救,就算知道自己打不过也不顾所以的救你,我就知道他一定很喜欢很喜欢你,好长一段时间都幻想自己生命中也会出现这么一个男人,然而,现实总是事与愿违,我家那男人,胆小如鼠,连蟑螂都不敢打!”

其实在她心目中的凌子墨,何尝不是一个执绔子弟,而且超级怕疼,好大年龄划伤手指都还会哭的男人,就一直被保护在温室里面,过着他大少爷的生活。

是因为她,他才改变的吗?!

她承认她其实很感动。

“居小姐还有什么需要买的吗?”药房小妹感叹完毕,回到正题。

居小菜也回神,那一刻就是觉得心里很甜很暖。

她心情很好的清点着面前的药品。

核对再三之后,“没有了,帮我结账吧。”

“好的。”

药店小妹带着她一起走向收营台,收款。

凌小居此刻在儿童区挽着滑滑梯。

凌子墨看她买完了,顺势抱着一脸不想离开的凌小居走向了收营台。

药店小妹一边刷着价格,想到什么突然问道,“对了居小菜,我们药房新到了一批避孕套,是国外进口超薄的,你要不要买两盒回家试试?有很多品种和味道的,我之前用过试用装,挺好的。”

药店小妹的推销是非常的自若。

但居小菜那一刻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凌子墨。

看着某人此刻也脸色发青。

俨然是被戳到了痛楚。

药店小妹看居小菜没有回答,抬头看着她。

看着居小菜还会那么脸红。

夫妻之间这么多年,看着他们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会有这般羞涩,也真的好难得。

她忍不住一笑,她说,“我们还有情趣装。”

居小菜那一刻觉得脸更烫了。

她只是想到这两天他们之间……他们之间的开放,一想到就会面红耳赤。

“不用了,暂时不用了。”居小菜拒绝。

凌子墨现在根本就用不着。

凌子墨那一刻脸色非常不好。

真特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哥哥很不开心!

“哦,你们是要准备第二胎是不是?”药房小姐了然的说道。

准备麻痹!

凌子墨脸色铁青。

居小菜也都能够感觉到凌子墨情绪变化。

药房小妹大大咧咧的不自知。

还在说着二胎有多好,家里多一个人多一份快乐云云之类的。

居小菜一向很估计别人的感受,所以也都附和着药房小妹。

买完药,一家三口回到车上。

凌子墨突然变得很安静。

凌小居小朋友不是一个细心的小朋友所以发现不了爸爸的异样,依然高兴的玩着自己的装扮游戏,不停的找妈妈和她一起扮演,小车内依然热闹无比。

车子到达目的地。

凌子墨打开车门,抱着凌小居下车。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模样,她和凌小居不同,她心细,所以早就发现了凌子墨的不开心。

这个男人也会被人打击吗?!

被药店小妹的无心打击。

她跟着凌子墨有些大步的脚步走向了电梯。

就默默的也没有说什么。

当着凌小居的面,也不好说什么。

一家人回到家里。

凌小居一回到家就打开电话看动画片,俨然可以自己独立玩耍。

凌子墨放下凌小居之后就回到了卧室,心情似乎很不好。

居小菜看了他一眼,淡淡笑了笑,转身把自己买回来的药品,分类装进家里的医药箱里面。

装好之后,

凌子墨还是没有出来。

她走进卧室。

卧室里面也没见凌子墨的人影。

她蹙眉,走向浴室。

浴室门半掩。

她推门而进。

偌大的浴室里面,凌子墨脱了裤子站在那里,然后看着偌大的镜子面前,他的身体,一副生无可恋。

感觉到门口的来人。

凌子墨把裤子提上,说,“我准备洗澡。”

洗澡干嘛还提上裤子。

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

她走过去,走到他面前。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看着她好看的小脸蛋,脸上居然还在笑。

还在嘲笑他家兄弟。

他心情很不美丽。

她说,“你别介意今天药房小妹说的。”

“我不介意。”凌子墨死鸭子嘴硬,“我有什么好介意的,那些套套我又没兴趣。”

这男人。

居小菜伸手主动地搂着他的脖子。

她的主动靠近,就是可以让他心口都被融化。

他双手搂抱着她的腰间,要低头。

显然是准备亲吻。

他的嘴唇靠近她的唇瓣。

他爱死了她唇上的触感,就是可以让他舒服得忘乎所以。

他压上去。

刚碰到她的嘴唇,她听到他说,“子墨,我以前好像总是误会你。”

“嗯?”凌子墨看着她。

嘴唇轻轻挨着她的嘴唇。

他很想深入,深入的去纠缠她甜蜜的小舌头。

“刚刚药房小妹说,说曾经有一次我被人揍,那次你出手救我了,而我没有注意。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居小菜说。

凌子墨回忆了一会儿。

他说,“那次我很狼狈,你不知道的也好。”

仿若每次打架,他都是以狼狈收场。

“我一直以为当时是展然……”居小菜说。

说道展然的时候,顿了一下,又缓缓一笑。

凌子墨也觉得展然这两个人是他的禁词,他听着就会有心理阴影。

“子墨。”居小菜的嘴唇主动亲了一下他的唇瓣,没有深入却就是觉得很深情,“我之前给你说的,我们的婚姻重新开始是认真的,而且不仅仅只是为了小居。”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她。

他承认他此刻有些紧张。

紧张到,很怕居小菜下一秒又会因为展然而变得,全身都是刺。

“你帮我走出曾经的阴影。”居小菜说得很认真。

眼眸一直看着他的眼眸,就是在坚定得给他传递信息。

凌子墨那一刻甚至在想,就算那不长眼的老天爷让他一辈子不举,在此刻听到居小菜说的一切时,他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幸运的,终于等到了居小菜的回眸。

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他能够最好最好的表达自己爱意的方式,就是让对方感觉到他的热情。

他猛地亲吻着她的嘴唇。

大手抬起他的后脑勺,狠狠的吻了上去,吻得很疯狂。

唇齿相融。

舌头紧紧的纠缠。

那一刻疯狂的亲吻就是让她明白,他有多爱她。

有多爱。

两个人在浴室里面,在这个本来就充满情欲的地方,一触即发。

凌子墨将居小菜抱到宽敞的洗漱台前,将她放在上面,身体压下去,抵触着面前的镜子,将她吻得更加的深入。

特么的!

为什么就是不行。

凌子墨简直要急死了。

简直要命。

他呼吸急促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他俯身亲吻着她的全身。

她在他身下,总是绽放得毫不掩饰。

他很喜欢她的不受控制,而她也再也不隐瞒自己的感受。

那一刻。

她狠狠的抱住他。

身体缠着他的身体上。

疯狂。

好久。

她软趴趴的靠着镜子,依然坐在洗漱台前,脸上一片潮红,浑身上下一丝力气也没有。

而他在用热毛巾帮她清洗身体,目光专注,就像在擦拭一件稀世珍品。

总是很照顾她的身体,他很温柔。

他把她一把从浴室抱了出来,给她换一套家居服,自己也换了一套衣服,走出卧室。

“妈妈你脸为什么这么红?”凌小居小朋友一转头看着自己爸爸妈妈从房间出来,就忍不住大声问道。

“……”居小菜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这是情欲未退的潮红。

“是不是和爸爸打架了?”

居小菜更是无言以对。

“打赢了吗?你打赢爸爸了吗?”凌小居很兴奋的问道。

“你妈妈总是赢。”凌子墨突然开口,笑得还很灿烂。

“真的吗?妈妈这么厉害。”

“可厉害了。”

“有多厉害?”凌小居问。

“爸爸知道就好了。”

“爸爸小气。”

是啊,对他的小菜,就是小气到,连手指头也不想被别人碰到。

凌子墨过去和凌小居玩在了一起。

凌小居很容易被人转移注意力,也没有再一直问他们之间“打架”的事情。

居小菜才慢慢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每次一旦想到她和凌子墨之间……就会忍不住,脸蛋红透。

玩了一会儿。

王嫂说可以吃饭了。

凌子墨抱着凌小居,坐在了饭桌前。

一家人加上佣人一起吃着晚餐。

凌小居现在在试着自己吃饭,表现得很好,大概是幼儿园老师有强调和教小朋友的独立,居小菜也不用守着喂她吃完再自己吃了,他们各自吃着自己的那一份。

凌小居小朋友突然开口道,“爸爸和妈妈是要给我生个弟弟妹妹了吗?”

居小菜一怔。

谁说的。

她转头看着凌子墨。

看着凌子墨分明瞬间炸毛。

这货现在是有多敏感。

她笑了笑,“没有,爸爸妈妈有你就够了。”

“不,我还想要个弟弟妹妹。”凌小居说,“妹妹最好了。”

“乖,听话。”居小菜给凌小居夹了一块她喜欢的菜放进了碗里。

“我就是想要个妹妹。”凌小居固执,对着凌子墨说,“爸爸,你要让妈妈给我生一个妹妹!”

凌子墨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特么的他也想啊。

他也想重整雄风,然后让居小菜给他生一个足球队。

“好啦小居。”居小菜打圆场,“生小朋友不是说生就能生的,你给爸爸妈妈一点时间知道吗?”

“哦。”凌小居点头,那一刻还算懂事,又不忘补充,“那你们不要忘了哦!”

“嗯。”

居小菜点头,又看了一眼都要疯了的凌子墨。

这个男人的耐心果真撑不了三秒。

明明都已经说好慢慢来了,分分钟被刺激到要暴走的节奏。

晚饭之后。

凌小居又在家里玩了一会儿,居小菜帮她洗完澡哄她睡觉之后,才回到凌子墨的卧室。

卧室中,某人已经洗完澡穿着睡衣然后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

估计在冥思,冥思自己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会遭遇如此暴击。

他转头看着居小菜进来。

看着她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去了浴室。

他听到了浴室传来了洗澡的声音。

以前这个时候,就是这个举动,他就可以兴奋到,擎天柱!

现在呢?!

现在到底在经历什么!

他欲哭无泪。

欲哭无泪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一会儿。

居小菜从浴室出来。

她长发披在两肩,一条黑色的蕾丝透明的睡裙,不,这叫情趣内衣。

他觉得那一刻他真的要喷鼻血了。

他家小白菜的品味,简直越来越独特,越来越让他,心痒难耐,却就是无能为力。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要不要人好好活下去了。

他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家小白菜把灯光调黯淡了些,然后钻进了他的被窝,柔软的身体香香的味道在他身体上蔓延。

“小菜。”凌子墨那一刻让自己规矩,规矩的不乱动。

他家小白菜已经非常羞涩的将他的大手拉到了她的曲线的身体上,分明在带着他的手,抚摸着她。

他手指颤抖。

别这样勾引他好不好。

他心里难受。

但他又控制不住,就是觉得手心的触感爽到他想原地爆炸。

卧室里面,气息加重。

“小菜……”凌子墨咬着她的小耳朵。

“嗯……”居小菜身体酥软。

“你嫌弃我吗?”

“嗯?”还处于,一种身体反应期的她,没听清楚他的话。

“嫌弃我吗?”

“啊,不嫌弃。”居小菜连忙回答。

“真的没有?”凌子墨问。

那一刻似乎不太相信。

“没有。”

“我突然好嫌弃我自己……”凌子墨喃喃道。

那一刻居小菜听得清楚。

她紧夹着双腿,在不由得反应,她转身面对着凌子墨,看着他真的很无力的表情,看着他英俊的脸上,那小眼神的崩溃,她小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身体就是被他弄得很酥软很缠绵,她说,“以前的你太有攻击性了,我总觉得很危险。”

“嗯?”凌子墨看着她。

“现在刚刚好。”

凌子墨蹙眉。

“就是现在刚刚好。我很舒服。”居小菜说。

“你不想我和你,我和你……”

“我觉得我可以享受很长一段时间,你的不可以。”居小菜说得直白。

凌子墨看着她。

居小菜搂抱着他的脖子,将头埋进了他的颈脖之间。

身体突然紧绷。

他能够感觉到,感觉到她身体的情不自禁。

她在用行动表示,她有多喜欢。

他亲吻着她纤细的小香肩。

他此刻是不是应该庆幸,他以前的身经百战……

好吧。

他告诉自己,你不急。

不急。

翌日。

居小菜恍惚又是在疲劳过度的情况下,昏昏沉沉的入睡,又在全身骨头都酸软的情况下睁开了眼睛。

今天醒来之后,身边的凌子墨早就不在了。

更甚至。

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差点没有被自己吓死。

她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忍受着全身的酸痛不已。

都已经上午十一点了。

她什么时候这么能睡了。

凌子墨又是什么时候醒的?是他去送的小居上学吗?!

她怎么半点影响都没有。

她掀开被子,连忙穿上衣服,起床。

她走进浴室。

浴室中,大大的玻璃前,就是一个有些慵懒但水色极好的女人,是因为滋润所以……

她羞涩,脸蛋更红。

她眼眸仔细一看。

看到了她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

昨晚上的凌子墨分明更加卖力。

卖力的在她身上,印下了这么多的痕迹。

而她去却没有觉得一点点疼痛,反而现在看着,看着还觉得很暖。

她洗漱完毕,换了一件有领的家居服走出卧室。

王嫂在家里做清洁,看着居小菜出来,笑着招呼,“凌太太你醒了?”

“嗯。”居小菜有些不好意思。

要知道她从来没有睡那么晚过。

她说,“我睡过头了,王嫂怎么没有叫醒我?”

“凌先生专程吩咐了,让你多休息一会儿,说你这几天都很累。”

居小菜脸红不已。

凌子墨怎么能这么说。

王嫂看着居小菜那一刻,忍不住笑道,“年轻就是好。”

话中有话。

居小菜觉得自己脸都烧了起来。

被一个50来岁的老妇人调侃,她真的无言以对。

“凌太太要吃点东西吗?”王嫂说。

现在这个点,还真的很尴尬。

“不用了,不用了。”居小菜连忙说道,“一会儿一起吃午饭就好。”

“好,我让做了点鸡汤,凌太太补补身体,养好了身体更容易受孕。”王嫂直白。

“……”

所有人都以为,她和凌子墨在造二胎计划吗?!

还好没让凌子墨知道。

知道了,又得怀疑人生了!

她转身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

手机不知道何时被关了静音,她一向不会,因为朋友本来就不多,所以不会想到会有人打扰,显然凌子墨为了让她能够充足的休息,所以给她关上了,这一刻,手机里面就躺了两条短信。

都是来自凌子墨的。

第一条是,“老婆,好好休息,我送小居去了幼儿园,为夫也乖乖地说上班养家。”

居小菜脸蛋有些红。

凌子墨叫她老婆。

她是不是也应该改口。

她心口一跳,又点开了下一条,“老婆你还在睡觉吗?昨晚累坏了吗?都是为夫不好,下次一定会更加节制。话说,为夫好想你,醒了之后给我回信息。”

居小菜心口很甜。

她手指微动,在回复。

“我醒了。”

信息刚过去。

那边就打了来了电话,“睡醒了?”

“嗯。”

“睡到现在?”

“嗯。”

“昨晚果真累坏了。”那边笑,还笑得意味深长。

居小菜羞涩。

“小菜你想不想去外面走走。”

“嗯?”

“去旅游。”凌子墨提议。

今天上班,一个上午都在想把小白菜拐出去。

他很想和她能够单独去一个地方,或许或许可以对他有帮助,更重要的是,他想在天涯海角,在任何地方,让她在他怀里绽放。

想想就很激动。

“带着小居一起吗?”居小菜问。

“原谅我的自私,这次不想。”凌子墨说,说着的时候,分明有些故意的笑了笑。

居小菜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而且黛西之前也给她说过。

不要总是在一个地方发生关系,时不时的开开房或者去外地走走,亦或者打野战也好……

这是夫妻情趣。

但很多人觉得夫妻之间不需要这么多激情,反而就让夫妻之间越来越没有了情调,也就越来越,失去了那份性欲的美好。

她点头,“好。”

“那我去找找看有没有适合我们的地方。”

“嗯。”

“小菜。”凌子墨又叫着她。

“嗯?”

“叫你老婆可以吗?”那边问。

居小菜觉得很肉麻。

就是觉得好肉麻。

“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凌子墨笑。

居小菜紧捏着手机。

“老婆我爱你。”凌子墨突然很大声。

说完,就龟毛的猛地挂了。

这种话,他也不是随便就可以说出口的。

至少这么多年,无数人在他床上在他身下叫他老公,他却一次也没有叫过别人老婆。

老婆的地位在他心目中可是很神圣的。

只有居小菜才有资格。

心里就是甜得泛滥。

这边的居小菜似乎也是如此,如此的心跳加速。

老婆的称呼。

她有点有点,无法淡定。

分明夫妻之间很正常的称呼,在他们之间,却就是流淌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感受。

她轻咬着唇瓣。

此刻似乎还都能够感觉到凌子墨的气息,在她身边挥之不去。

手机在这一刻突然响起。

居小菜差点吓了一跳。

她回神,看着手机上学校老师的电话号码,接通,“你好,温老师。”

“凌小居妈妈吗?”那边突然传来无比激动的声音,甚至还带着哭腔。

“怎么了温老师?”居小菜心口一紧,此刻也害怕凌小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小居不见了,突然就不见了,在学校本来好好的上着体能课,中场休息,小朋友们自己去上厕所,然后小居就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出了小居,子倾也不在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全校都在找他们都找不到。你快过来你快过来,子倾的父母都打不通的电话,都打不通……”幼儿园老师已经哭得崩溃了。

居小菜那一刻也被惊吓到半天的都反应不过来。

怎么可能就不见了。

怎么可能就不见了。

她无比紧张无比紧张的那一刻甚至不知所措。

她挂断电话那一刻手指都在发抖,不停的发抖。

她连忙回拨凌子墨的电话。

那边声音高昂,“老婆……”

“子墨,小居不见了,小居不见了。”

“怎么了?”凌子墨一下变得严肃。

“刚刚,刚刚温老师打电话来说,小居和子倾在学校消失了,消失了,子墨,我很害怕,我突然好害怕……”

“你别急。小菜你冷静一点,我们先去学校了解情况,不会突然在幼儿园消失的,可能小居在恶作剧,你等我回来接你,你不要开车,等我回来!”凌子墨大声说道。

猛地挂断电话,那一刻完全是疯了一般的直接办公室外面跑去!

------题外话------

晚上二更会很晚晚上二更会很晚晚上二更会很晚!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