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绑架(4)子倾,以后我嫁给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天前。

一个荒山僻静之地,四处很安静,坐落在茂密的森林里。

一间小小的石砌房里面,封子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怔怔的看着陌生的环境。

那一刻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只听到耳边呜呜呜呜的哭泣声,连忙不断。

貌似还夹杂着语词不清的一些话语声,“子倾你千万不要死,不要死,呜呜哇,我想妈妈,哇哇哇……我要妈妈,我好怕……”

封子倾转头,看着离自己身边不远处被绑着手脚的凌小居,看着她小脸已经哭得红彤彤,看着她眼睛也红红,鼻子也红红,小脸蛋很崩溃。

“小居。”他叫她。

凌小居扯着嗓子一直在哭,没有发现他已经清醒。

“小居!”封子倾大声了些。

那个哭嚷着的凌小居顿了顿,她泪眼汪汪的看着封子倾,一会儿,又大声哭了起来,“子倾你没有死!”

“我没死,你别哭了。”

“我害怕,我想我妈妈,哇哇哇……”又是无法忍受的大哭之声。

封子倾知道凌小居的性格,她哭出来还好,不哭才比较吓人。

所以此刻他也没有特别去关注凌小居的情绪,反而是让自己在冷静下来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记得他当时还在上体育课,老师说中场休息,他一时想要上厕所,就跑进了教室。

他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有两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他并没有引起注意,而且当时有些尿急,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厕所,刚脱掉裤子,就突然被人直接捂住了嘴和鼻子,下一秒就不省人事。

醒来就到了这里了。

他是被人绑架了。

但为什么,小居会出现在这里。

他看着那边一直哭嚷着不停的凌小居。

他此刻也被捆绑着手脚,他只能挪动他的小屁股挪向凌小居。

凌小居不顾所以的一直哭着上气不接下气。

此刻陌生的房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倒是有那么一点点奇怪。

“别哭了。”封子倾坐在了凌小居的旁边。

某人根本就听不到。

“别哭了,小居。”封子倾说。

某小孩哭得更猛了。

她想妈妈,她害怕,由始至终一直在害怕。

刚开始她被捂住了小嘴,就是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也哭不出来,后来她被陌生的坏人取掉了嘴里的布条,那一刻就忍不住的大哭大哭,她想妈妈,她想爸爸,她想回家。

她现在好想好想回家。

她要回家。

越想越是委屈。

委屈到哭得更加凶猛了。

封子倾无可奈何。

对凌小居就是束手无策,她想要什么她想要做什么,总是百依百顺。

他那一刻不由得有些叹气。

“小居,你别哭了,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封子倾劝道,就是自己知道根本就劝服不了她。

凌小居确实当没有听到一半。

“呜呜呜哇哇哇……”的哭个不停。

封子倾那一刻也没想那么多。

身体就这么靠了过去。

然后小嘴唇就这么捂住在凌小居的小嘴唇上。

因为手脚被捆绑,他当时就是单纯的唯一能够想到让她不要哭闹的方式就只有这一种。

他的小嘴亲着凌小居的小嘴。

还有泪水咸咸的味道,而且唇瓣比他想象的要柔软很多。

他瞪大眼睛看着近距离下突然有些懵逼的凌小居。

也不哭也不闹了,就这么看着封子倾亲着自己。

亲着自己。

好久都还把嘴唇放在她幼嫩的小嘴上。

眨了眨眼睛。

封子倾离开她的嘴唇。

那一刻小脸蛋已经红透。

耳朵小脖子都已经红了。

他不是故意想要这么做的。

反而是凌小居很坦然,就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遂问道,“子倾,你为什么要亲我?”

“我……”

“我妈妈说,只有爸爸妈妈才可以亲我耶。”凌小居突然就被转移的注意力。

刚刚分明还在害怕还在想妈妈,这一刻就突然忘记了。

“我不是故意要亲你的,我只是不想你再哭。”封子倾解释。

解释的时候,小脸蛋还是讧到不行。

“哦。”凌小居点头。

她不太在意这些。

也搞不明白封子倾为什么会这么脸红。

她也经常和爸爸妈妈玩亲亲的,那个时候虽然有些不明白封子倾为什么要亲他,但她也不会觉得奇怪也不会觉得反感。

封子倾这一刻不好意思到了极点。

他舔了舔自己的小嘴。

好像都还有小居嘴上咸咸的味道。

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让他的小心口扑通扑通的跳着。

“子倾,我们现在在哪里?我害怕。”凌小居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绪,这一刻又开始动容了。

她眼巴巴的看着封子倾,那模样就是可怜透了。

封子倾连忙开口,“小居你先别哭了,我有些话和你说。”

凌小居吸吸小鼻子,点点头,“嗯。”

“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知道吗?”封子倾询问。

“就是我们在幼儿园上体育课的时候,你去上厕所,我也跟着跑了进来,我想看你上厕所来着。”凌小居说。

封子倾脸通红。

小居总是有些出人意料的举动。

“老师不是说女生不能看男生上厕所吗?你为什么还要跑进来偷看我。”封子倾有些不好意思。

“是啊,我就是好奇为什么老师不让男生和女生一起上厕所,我才想要看看你的。”凌小居回答得理所当然。

封子倾无语。

小居就是喜欢这些新鲜的事物。

有时候老师不让做的事情,她就非要去做。

凌小居又说道,“我就跟着你进去,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有两个叔叔也走了厕所,然后就看到一个叔叔拿着一个帕子捂住你的嘴,然后你就倒在了他的怀抱里,然后我也被发现了。”

封子倾点头。

原来小居是因为发现了他被绑架,所以才被一起带了过来。

“后来我们就被两个叔叔装进了一个大箱子里面,我嘴被他们狠狠的捂住了,用手帕,我没办法让老师来救我们,然后很久很久,我们就到了这里,我不知道怎么到这里的,我就一直在一个大箱子里面,里面很黑,等两个叔叔把我们从箱子里面弄出来之后,就在这里了,这个陌生的地方,我叫你你也不回答我,你一直在睡觉。”凌小居一边说,还一边抱怨,然后似乎也想起了刚刚的害怕,又开始泛着眼泪,哭了起来。

“你看清楚那两个叔叔长什么样子了吗?”封子倾问她。

“嗯。”

“你认识吗?”

“不认识。”凌小居摇头。

封子倾小脑袋想了想,也不可能认识。

他左右看了看。

低头去找自己手上的手表。

手表显然已经被人取下了。

这里面有可以求救的按钮,他按下求救他舅舅就回来救她,此刻被人早就取了下来。

里面也有卫星地位,就算不求救,他舅舅也会根据他的地理位置找到他。

现在被人取掉了,就说明,绑架他的人一定知道这手表的作用。

所以可能就是熟人所为。

他小脑袋想了想。

他之前就一直听他妈妈说,要防备龙三舅舅。

他自己也觉得龙三舅舅对他,对他们家是不友好的,所以也一直以为都故意不去招惹了龙三舅舅一家,尽管他有时候是希望可以和龙麒玩耍的。

但现在,他的猜测也多半是龙三舅舅所谓。

可是他为什么要绑架自己。

他也没有做什么事情招惹了龙三舅舅,是因为妈妈的原因吗?

所以龙三舅舅才会绑架了他然后来威胁他妈妈?!

他咬了咬小嘴唇。

他要想办法离开。

但,怎么离开。

这里明显是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而且四面都是墙,也没有什么可以逃生的渠道,甚至他敢肯定,房间内虽然没有人,但房间外肯定有很多人值守,他不可能就这么跑得了,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想办法自己走了,小居呢?

小居一定走不了。

他抬头又看了一眼小居,看着她一直在哽咽,可怜到让他觉得心里很不好受。

是他连累了小居。

他的小身体靠过去,“小居,你别哭了,我妈妈会来救我们的。”

“可是我现在好想我妈妈。”凌小居抽泣,就是控制不下来。

“我一直陪着你,先暂时不要想妈妈好不好?”封子倾问道。

从小似乎就习惯了什么时候都保护凌小居。

他从一出生就和凌小居一起长大。

就是觉得她是女孩子,他是男孩子,就是应该保护好她。

她要做什么,他就陪着她做什么。

甚至经常因为她的奇葩,他连累着被老师惩罚。

他也经常和她做一些很神奇的事情,甚至还会因为凌小居突然喜欢的一个小男孩,帮她去让那个小男孩和凌小居交朋友。

他就是喜欢凌小居笑,很开心的笑容。

“子倾,你都不想你妈妈吗?”凌小居问,觉得此刻也很奇怪。

他们到了这么陌生的地方,为什么子倾都没有和她一样大哭。

封子倾说,“我也想,但是我知道妈妈一定不想我哭。”

凌小居看着他。

“你爸爸妈妈也不想你哭,他们现在应该在到处找你,一定会来找到你的。要是他们知道你哭得这么伤心,他们会更伤心。”封子倾劝说。

凌小居眨巴着眼睛,“真的吗?”

“真的。我妈妈都是这么告诉我的,说我哪一天我万一走丢了,万一被人绑架了,让我一定要冷静,保护好自己,她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的,让我一定要好好地活着。”

凌小居看着封子倾。

这一刻觉得封子倾真的好厉害。

他妈妈给他说的话,他都记得到。

她很多时候都会忘记她妈妈给她说的事情。

“你别哭了好不好。”封子倾说。

“嗯。”凌小居点头,尽管点头的时候还是委屈到不行,她问封子倾,“子倾,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很快就会回去的。”

“我怕黑,我晚上睡觉都要开灯睡觉的,我怕黑。”凌小居一说,就又要哭了起来。

封子倾透过石头上的一些缝隙,看着外面似乎是已经有些暗淡的光线。

他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

他猜想现在应该是傍晚了。

“我怕黑……”凌小居呜呜的又想哭。

“我会陪着你的,不怕。”封子倾又挨紧了小居。

小居咬着小嘴唇眼巴巴的看着她。

就是委屈可怜的模样,让封子倾的心里一阵一阵的难受。

从小到大,最怕看到她的伤心哭泣了。

“子倾。”凌小居叫着他,“你一定一定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嗯。”封子倾点头。

凌小居把小脸蛋扑进了封子倾的怀抱你。

就是整个小身体靠在了他的身体上。

封子倾身体一僵。

他们此刻坐在墙角,倒还不至于凌小居突然的靠近让他倒地,但凌小居柔柔软软的小身体让他有些不太自在。

他们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也会牵手也会很熟悉,但小居也从来没有把自己这么靠近他,他就闻到了她身上香喷喷的味道,就是会消心脏扑通扑通个不停。

那一刻却一动都不敢动,就任由小居在他身上寻找安全感,寻找温度。

小居似乎是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在他的身上,不动了。

那一刻的封子倾完全是僵硬着,斑点都不敢有任何动静。

“子倾。”安静下来的凌小居又开始说话了。

她其实就不是一个可以安静的小女孩。

“嗯。”封子倾答应她。

就是觉得自己怀抱里的小居软软的。

“我饿了。”凌小居说。

封子倾懵逼。

凌小居总是出其不意。

刚刚还哭得这么伤心的想妈妈,这一刻就突然说肚子饿了。

但不得不说,小居这么一开口,子倾也觉得自己饿了。

他们应该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他动了动身体,说,“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叫外面的人给我们送吃的。”

“我不想你离开我。”凌小居带着哭腔。

“那你跟我一起。”封子倾说。

“嗯。”

凌小居从封子倾的怀抱里面起来。

两个人挪动着小屁股走向房间的唯一一扇木大门。

他们挪过去。

封子倾就用身体去装木门,发出吱吱吱的响声。

这里应该是很老旧的一间房子。

很久很久都没有人住的房子了。

封子倾撞了一会儿。

一会儿,房门被人粗鲁的推开。

封子倾差点因此倒地。

他身体还算灵活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看着封子倾,脸色冷漠而冷血,“醒了?”

“嗯。”封子倾点头。

“醒了就醒了,撞什么门。”男人大声说道,“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们两个小鬼好看的!”

“我们饿了。”封子倾大声说道。

此刻的凌小居因为面前人恐怖的长相严肃的模样吓到不行!

她都不知道子倾为什么这么大的胆子还可以和对方交谈,她现在只想缩着着的小脑袋躲着,她就是典型的窝里横,在外面就是胆小到不敢吱声。

“没交代要给你们吃的!”男人说,“给我饿着!”

“我们饿死了你也交不了差。”封子倾大声说道。

男人狠狠的看着封子倾,“小屁孩你还威胁我。”

“我们饿了,麻烦你让人给我们是东西进来。”封子倾直直的看着对方。

男人似乎是冷笑了一下。

那个笑容让凌小居更加恐怖了。

她都不敢要吃的了,甚至不想让子倾在帮她要吃的。

“等着吧!”男人冷冷的说道。

猛地一下将房门狠狠的关了过来。

房间内又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男人的口吻听上去,不像是要给他们吃的。

封子倾转头看着被惊吓到的凌小居,他挪动着小屁股过去,“你别害怕,他们不敢伤害我们的。”

“你怎么知道?”凌小居问他。

总觉得子倾好勇敢。

以前就知道他比自己勇敢,从来都不哭从来都不会像她一般任性,但此刻还是觉得,子倾好棒。

“我们有用。他们要是想要伤害我们就不会把我们放在这里不管不问了。”封子倾说,“我们只需要好好的,勇敢的待在这里,我妈妈就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嗯。”凌小居坚定的点头,点头那一刻,“子倾,我还是好饿。”

封子倾看着她,“坚持一下好吗?他们而不敢把我们饿死的。”

凌小居可怜兮兮的点头。

默默的点头。

封子倾带着凌小居又坐在了一个角落里面。

凌小居又趴在了他的怀抱里,就是很想要有人给她依靠。

她害怕一个人。

“小居,你睡一会儿。”封子倾说。

“我不想睡觉。我害怕我一睡觉,你就不在了。”

“不会。”封子倾说,“我会陪着你。”

凌小居还是倔强的摇着小脑袋。

她的脸颊就这么捂在了封子倾的怀抱里。

她觉得封子倾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能够让她不那么害怕。

她现在只有子倾了。

只有子倾了。

她躺在他的怀抱里。

说不要睡觉,实际上,因为今天哭得太凶体力透支,没多久就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封子倾微微的松了口气。

能够乖乖睡觉就好。

他就怕小居会一直因为害怕不敢闭上眼睛,一直哭一直哭,这样更加耗费她的体力。

他妈妈曾经告诉过他,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不管面临多打的危险,保护好自己养足体力保持冷静是能够逃脱出去的前提,让他在遇到事情面前绝对不要慌张,他舅舅在给他训练的时候,也给他说过类似的话。

他坐在墙壁边上,在打量这里的一切。

想要自己逃出去肯定不可能。

如果没有小居可能还有希望,有了小居,他没有那么自信可以带她一起走,当然更做不到置之不顾。

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怎么可以给她舅舅和妈妈传递信息。

他猜想,他妈妈来救他之前,一定会先确保他的存在,所以一定会让绑架他的人让他和他妈妈通电话,通电话的过程中,一定要让他妈妈知道一些信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这么一个环节,但他希望他妈妈可以给他一点时间。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他真的找不到任何信息可以让他妈妈知道他在哪里,这里没有任何标志性建筑。

封子倾一直在默默的想着,默默的想着。

天色就这么黑暗了下来。

凌小居睡了很久。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睡了很久。

他怕她感冒,所以将身体一直靠近她,在给她温暖,她也似乎是在寻找温暖一般,整个身体趴在他的身上,两个人挨得很紧。

夜晚之时。

大门才突然被人打开。

有人拿着一个透亮的灯光走了进来。

有些刺眼。

封子倾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

凌小居也被突然的声音吵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看着面前恐怖的几个男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小居,别哭。”封子倾叫着她。

她根本就听不起进去,此刻本来就刚醒情绪脆弱,一看到眼前的人突然被惊吓,想到自己一觉醒来妈妈还是不在自己身边就更加委屈了。

“再哭我就把你丢在深山野林里面去喂狼吃!”一个男人突然恶狠狠的说道。

凌小居被惊吓,惊吓着眼泪还挂在脸上,不敢有半点动静。

“吃东西!”男人突然扔下几个面包。

凌小居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男人又给了他们两瓶水。

转身就打算离开。

“你们不给我们解开手上的绳子,我们怎么吃东西。”封子倾大声问他们。

男人顿了顿足。

他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封子倾,吩咐手下,“把这女娃的手解开。”

“是,老大。”

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前,直接拽过凌小居的手,很粗鲁。

凌小居又差点被吓哭了。

解开之后。

领头的男人说道,“你们给我老实点,再听到你们的哭声,我就把你们扔出去!”

凌小居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领头的男人带着几个男人出去。

房门关过来那一刻听到领头的男人说道,“让我来看光两个小奶娃,真是大材小用。你们也是,这个时候才送来吃的,是想要饿死我吗?!”

有人附和着,“老大,是上头的安排,让你们隐蔽好了之后,真是才送东西过来,就是怕被人发现了什么。你就听听上头的意思吧,这次绑架的又不是一般的人,我们还是谨慎一些……”

“我还不需要你的提醒!”

“是是是,老大当然比我更明白。”狗腿的声音。

封子倾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

声音渐渐远去。

所以此刻才给他们送来吃的,只是因为没有人送来。

而对方如此谨慎,听口味也意味着他们知道他的身份,而知道他的身份还会如此来绑架他,就一定是他三舅舅所为。他能够想到,他妈妈比他更聪明,肯定也可以想到,他现在只需要想办法怎么保护好自己的小居,怎么给他妈妈传递信息出去就好。

这么想着,他转头看着黑暗中已经被吓傻的凌小居,“小居,你不是饿了吗?你先吃面包。”

凌小居那一刻似乎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不是去拿面包,而是直接抱着封子倾的脖子,全身都扑进了封子倾的身上,眼泪流进了他的脖子里面,把他抱得死死的,“子倾,他们都好可怕,我不想看到他们……呜呜……”

“你别怕,他们不敢伤害我们,相信我,我会保护你的。”封子倾很坚定地说道。

“子倾,有你真好。”凌小居抽泣着,一直紧抱着他。

封子倾有些羞涩。

“之前我爸爸问我是不是要嫁给你,我说我不想嫁给你,我决定了,以后我嫁给你,你对我最好了!跟我爸爸妈妈一样。”凌小居说,信誓旦旦的说着。

封子倾那一刻没有答应,因为不知道结婚到底意味着什么,但他那一刻确实有些小喜悦,他似乎是很喜欢凌小居的,就是会对她任何要求来者不拒。

“小居,你不是饿了吗?快去吃面包。”封子倾催促。

凌小居此刻也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肚子的饥饿,从封子倾的身上爬下来,然后捡起地上的面包,打开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吃了好久才想起子倾也没有吃,把自己刚刚咬过的地方放在封子倾的嘴边,“子倾你也吃一点。”

“你先吃。”封子倾说。

“我不想你饿着自己。”凌小居眼巴巴的看着他。

封子倾咬了一口。

凌小居也这么咬了一口。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一个面包很快吃完了。

凌小居又掰开另外一个面包,两个人又这么的吃了起来。

凌小居打开矿泉水,给自己喝了点,喂着封子倾喝着。

两个人吃得饱饱的。

凌小居又趴在了封子倾的身上,就是不想和他分开,就是这么一直依靠着他。

封子倾看着黑压压的一片,突然想到什么,“小居,你把地上刚刚面包的包装纸捡起来。”

“为什么?”

“你有口袋吗?”

“有的。”凌小居乖巧的回答。

“那你捡一张放在你的口袋里面,不要被等会儿进来的人发现了。”

“哦。”凌小居点头。

点头,去捡起一个包装纸,放进了衣服口袋里面。

果真,不一会儿就有人进来了。

依然带着灯光,进来看了一圈,看着两个小破孩,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又拿起绳子将凌小居的小手捆绑好,随后捡起地上的垃圾走了出去。

凌小居就一直惊吓着看着陌生人,看着他们离开关上了大门。

房间里面很黑,周围又安静得要死。

“子倾。”凌小居紧挨着他,就是胆小的很害怕。

“我在。”封子倾说,“你躺下来,在我腿上睡觉。”

凌小居听话的挪动这小屁股,然后小脸蛋放在了他的腿上,脸蛋一直往他怀抱里面钻。

封子倾有些害羞,还觉得有点痒痒的,但他没有说,就这么忍受着凌小居的不规矩。

好久,凌小居才安静下来,可怜兮兮的说道,“子倾,我睡不着。”

“那我陪你说话。”

“那我们说什么……呜呜,我一到晚上就想我妈妈……”凌小居又开始抽泣。

“小居,你别哭好不好?”

“嗯嗯。”凌小居估计也知道自己哭没有用,吸了吸小鼻子,让自己平复下来。

“你长大了想要做什么?”封子倾转移话题。

“我想变成真正的公主。”

“……”封子倾觉得天被聊死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王子,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封子倾不好意思的没有回答。

“对了子倾。”凌小居突然想到什么,有些激动,“你说老师为什么要男生和女生分开上厕所?”

一直耿耿于怀。

为什么男生和女生就不能一起上厕所?!

为什么呢?!

------题外话------

今天晚上十点十点十点。

月票就是双倍了。

有月票的亲们赶紧给宅投起来。

宅会加油更新的。

爱你们哦,爱你们(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