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绑架(6)子倾对你不太重要!/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堂主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来陷害张堂主?!”夏绵绵问,声音冷冷默默。

“龙九你说什么!”吴奎脸色巨变。

他怒对着夏绵绵。

夏绵绵回眸,看着吴奎。

吴奎再次说道,“龙九,我在你爸在世的时候都没有如此不尊重过,就算是你爸爸见着我也会礼让三分,要知道当年,当年要不我的老父亲为你爸打下了的江山,此刻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挖泥巴!”

当初龙天还在世的时候,对各个堂主确实很尊重,尤其氏吴奎。

吴奎的父亲当年在帮龙天坐稳龙门一把手位置的时候立过功,但是也为龙天受了伤,导致了一只眼睛的失明,龙天对吴奎的父亲自然比对其他人更好了些,好的地盘位置都先给了他,后来吴奎的父亲去世之后,就是吴奎接了他父亲的班,在龙门虽然有些大肆但也还算规矩,现在显然是被龙三给收买了。

仗着自己在龙门的一些不成规矩的特权,来故意逼迫她。

夏绵绵淡淡的看着吴奎,淡笑着,“吴叔,我没有不尊敬你的父亲,你父亲为我们龙门为我父亲的恩情,我没齿难忘,但这不代表,他对我们龙门的大恩大德就可以让你在龙门为所欲为。”

“龙九!”吴奎被夏绵绵说得咬牙切齿,甚至有些哑口无言。

夏绵绵看了一眼吴奎,转头对着蛋子,说道,“是不是无堂主指使你的?”

“不,不是的,是张堂主让我这么做这么做……”蛋子战战兢兢的说道,显然是没经历过这样的场合,吓得身体都在发抖。

夏绵绵就这么凝视着蛋子。

蛋子吓得双腿都直不起来。

夏绵绵冷漠道,“既然如此,那确实是是我冤枉了吴叔。”

吴奎蹙眉。

完全不知道夏绵绵到底在做什么。

夏绵绵说,“刚刚我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我不过只是想要弄清楚来龙去脉以免诬陷了谁所以故意如此说的。”

“龙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作为龙门的当家,一言一行都不应该如此草率,你还让手下的人怎么对你产生信任!”吴奎狠狠的说道。

“吴叔教育得是,我确实不应该随随便便便说这些话,让你误会了。”夏绵绵笑,笑得还很单纯。

而夏绵绵都已经道歉了,吴奎再缠着不放就有些过于小气了,他忍了忍没有再揪着不放。

实际上大家也心知肚明,刚刚她说的话到底是不是误会。

她确实是也是在提醒吴奎,别得寸进尺。

但在这样的场合,在她拿不到证据的时候,当然会给自己后退的余地,何况她本来年龄小,有时候犯点小错误,说了不太得体的话,对方算来都是长辈,自然不可能一直计较。

她转头看着张况。

张况此刻脸色也很难看,看着夏绵绵看着自己,“所以九小姐是怀疑我的故意了。”

“不怀疑。”夏绵绵直白。

吴奎脸色又变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就给我说,说各个堂主之间,大家都是互帮互助,我们龙门之所以这么多年屹立不倒,这么多一直发展到如此,都是因为各个堂主的功劳,让我要好好待你们。我承认今天的事情我确实找不到证据说你们之间到底有谁有错,也不想在第一次出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追根揭底,当然不是为了维护谁,只是我爸当时说得明白,堂主之间缺了谁都不可以,对龙门而言,你们都很重要,我不会放弃你们任何一个人。”

一番话说得得体大度。

吴奎当然不可能就此罢休。

看上去他是受了委屈,当然要讨回公道。

凭什么他被人暗算了他还要忍气吞声,没有这个道理。

而在吴奎还未说话之前,夏绵绵直接开口道,“发生了这种事情,我确实应该反省。前段时间一直看各个堂主之间的收益账目,确实发现吴堂主和张堂主的收益有些差距,其他的各个堂主都挺平均,但吴堂主的收益明显高于他们很多,甚至是高于了张堂主的一倍。我承认这是吴堂主经营有道,管理属下有功才会有如此成绩,但也不得不说,随着市政对城市的一个规划,吴堂主这边的场子占了很大优势。”

“那也是我运气好!”吴奎直言,“何况有些人就算有这个运气,也不见得能够经营得如此。”

“吴叔说得当然很对,但有些事情,如果没有实践谁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此。”夏绵绵说,还笑了笑,“我爸在世的时候就一直要告诉我,一碗水要端平,对各个堂主一定要公平公正。我其实已经想了很久了,觉得趁着这个时候也应该说出来。吴堂主这边的场子,我决定划分一般给张堂主,而张堂主的场子,划分一般给吴堂主。”

“龙九你疯了吗?我凭什么把我自己的地盘给了其他人!”吴奎声音大了些,完全是暴跳如雷。

“吴叔别激动。当初划分地盘的时候,就是按照规划和经济状况进行平均划分的,投入的金额也是一样的,现在因为客观原因导致了如此大的差异化,自然就需要进行一番改革。吴叔是大气之人,绝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计较的。”

“这和大气没有关系,这些地盘是我辛辛苦苦自己经营下来的,你就让我平白无故的给了其他人,你凭什么能这么做,那以后是不是所有人的地盘经营好了,都要把自己的给其他人,给其他不努力的人,这简直就是笑话!”吴奎讽刺。

“吴叔的考虑确实有道理。”龙九说,“所以我对各个堂主都进行了重新的规划。按照目前的一个收益情况,按照地理位置,按照人手分布等,做了一个全面的改革。任何企业都需要改革,在不同时期面对不同的情况都会做大大小小的改革,我们龙门也是一样,所以我们也需要与时俱进。各个堂主就如企业的各个部门一样,总会有换岗的时候。换岗才会有激情去做更多的挑战,龙门就8个堂主,8个人的地盘我会重新规划和重新安排,会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当然,最大的变动只有吴叔和张叔这里,其他人的变动不大。毕竟只有你们之间的收益形成的反差太明显!”

“龙九!”

“吴叔。”夏绵绵直接打断他的话,“我爸在世的时候,当时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各位堂主面前让你们协助我管理好龙门,让你们辅助我,现在是我掌管了龙门以来第一次对龙门的一个改革规划,还希望吴叔看在我父亲的份上,给我多一点支持,我相信龙门在各位堂主的帮助下发展会越来越好。而且大家也都清楚,我父亲一直想要把龙门的生意往白日化走,现在是法治社会,堂主们也不想时不时被警察叫去喝茶,所以还希望堂主们支持我,让龙门的生意越来越合理化,越来越正规,甚至越来越赚钱。”

“三妹,你这样用父亲来道德绑架吴叔,不太好。”龙三突然开口,对于她今天的举止,看上去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说的话,自然也很有水准。

夏绵绵对着龙三微微一笑,“三哥,我怎么可能道德绑架,我确实是站在让龙门发展更好的立场上去表达我自己的观点的,莫非三哥是不认同我对龙门的规划,三哥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吗?”

龙三眼眸一紧。

“我知道爸当时去世的时候让你给我多指点,这些年我也确实在你的指导下学了很多,不就是你告诉我的,一碗水要端平吗?”

龙三没想到反被龙九反将一军。

“这方案都是我们一起商量得出来的,现在三哥是觉得小妹有哪里做得不妥吗?”夏绵绵再次问道,显得还很无辜。

龙三抿唇。

那一刻明显能够看到吴奎看龙三的视线有些微变化。

这一刻,夏绵绵居然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他!

龙三脸色冷然。

龙九又回到正题,“吴叔站在龙门的立场上,应该会理解我们的改革的。”

“就算我理解,但张况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我场子上捣乱,这事儿九小姐就打算就此带过吗?”吴奎狠狠的说道。

“当然不会。”夏绵绵直言。

张况开口,火爆道,“我根本就不屑做这种事情。也不稀罕要吴奎的地盘!”

“张叔也别动气。这件事情不一定就是你指使的,我当然也不能就凭一个小弟的一己之言就定了你的罪,法庭上也讲究人证物证俱在,口说是没有用的。但张叔,不管这件事情做没有,对属下的管束不严,是不是也应该受到一定的惩罚?”夏绵绵眼眸一紧。

张况那一刻无言以对。

“所以今天的事情,处罚一定要有,毕竟受损的是堂主的利益,我必须给予吴叔一个交待!”夏绵绵说,很有霸气的说道,“蛋子自然就不必多说,但现在龙门已经不太杀人了,命蛋子留着,命根子就可以不要了。”

“九小姐!”蛋子惊吓。

让他说谎,没有说会让他遭遇如此的。

“张堂主对属下的管教不严导致我们龙门自己的利益受损,张堂主必须弥补这份损失的利益,不知道100万够不够赔偿吴叔的利益损失!”夏绵绵问吴奎。

“我不缺钱……”

“那吴叔是觉得我怎么做才能够让你满意?”夏绵绵反问他。

就是聪明的在这个时候让吴奎自己说。

大不大气,看他自己。

现在当着这么多堂主的面,吴奎也拉不下那个面子说得太过分。

所以那一刻就这么沉默着没有说出来。

夏绵绵霸气总结,“龙门都是大家一起才能够发展起来,以前也经历过很多兴衰,大多数都是在座各位的父亲和我父亲一起,让龙门才能如此稳定和如此鼎盛,龙门不是一个人可以支撑下来的,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承认我没有做出绝对的处理,那是因为我希望这是初犯我也不想知道到底是谁的故意为之,我终究相信你们是一心一意为龙门,没有任何人想要龙门垮塌了下去,我对你们任何人还是一如既往!但下一次,下一次如果再发生类似的情况,我一定不会再姑息养奸。话说到此,可能有些严重了些,还请给我堂主理解。”

所有人都没有在说话。

夏绵绵毕竟是龙门的当家,不管有多少人支撑有多人不支撑,台面上,她就是老大。

老大说到这个地方,再多言就真的是在和老大对着干。

这种事情,在龙门这种比公司的等级分化还要明显太多的地方,自然更知道拿捏分寸。

说直白一点,在公司反抗领导最大限度不过就是被炒鱿鱼,在龙门,可能会真的被抛尸大海。

大堂内一片安静。

夏绵绵说,“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之后对各个堂主的规划我会下来一一和堂主们沟通,没什么其他事情,还请各位堂主请回。”

说着,夏绵绵就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直接走向了龙三,“三哥,还有些改革需要你给我点意见,现在有空吗?”

龙三冷冷的看着她。

夏绵绵还笑得一脸开心,甚至很主动,“走吧。”

然后也没有管龙三答不答应,想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时候,故意经过了吴奎的面前。

故意在让吴奎看到,她和龙三之间的亲密。

吴奎显然有自己的一杆秤。

而她只需要在暗地推波助澜,推波助澜的传些话给吴奎,让吴奎误以为,龙三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龙门的政权更稳固,才会这么故意用技去让他中了圈套,到时候吴奎也会对龙三产生怀疑,从而不会对龙三给予绝对支持。

至少这件事情上,吴奎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狠狠的看着龙三和龙九的背影。

他们都是姓龙的人,而他们都是外人而已!

今天的事情,龙三也没有为他辩解什么,明显让他吃了大亏。

越想越不是滋味。

大堂外。

夏绵绵和龙三走在龙门幽静的小道上。

夏绵绵的脚步停了停。

因为龙三开口说话了,他说,“想要算计我了?”

夏绵绵抿唇,转头,“以牙还牙而已。”

“想要让堂主们以为我做的一切都只是在为你拉拢政权?九妹,你的如意算盘打得比我的好,你果真是比我的想的要聪明很多。”龙三冷眼。

不管如何,他们都是姓龙的人。

堂主对他们之间的勾当有所怀疑很正常,而且今天龙九当着所有堂主的面把事情说得那么明白,他不被人怀疑才怪。

果真是以牙还牙。

他在做手段让各个堂主对她产生不信任,而她在用手段,让各个堂主以为他做的一切其实就是在帮她。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这个道理吧。

龙三冷笑。

冷笑着说,“我其实很好奇,到这个时候,你为什么可以对你儿子封子倾的突然消失这么理智?”

“如果我不理智,是不是就有了三哥的乘虚而入?”夏绵绵反问。

龙三那一刻也没有反驳。

“故意让堂主之间闹矛盾是以为我会不管不顾,然后你来主持大局将事情处理完善再利用各个堂主来对我产生质疑从而得到拥护,拿下龙门?三哥,说真的,你的伎俩不够高!”夏绵绵直言。

龙三脸色阴沉。

“我比你想的坚强了很多。”夏绵绵说。

“所以是不在乎封子倾的生死了。”龙三冷漠。

冷漠无比。

夏绵绵心口一惊。

她狠狠地看着龙三。

龙三邪恶一笑,“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当然也有点为子倾觉得可悲,自己的母亲为了利益,对他不管不顾。”

夏绵绵咬牙。

心里的愤怒很是明显。

龙三说,“祝子倾好运。”

“三哥。”夏绵绵隐忍着自己的情绪,叫着他。

“还有事儿?”龙三问。

“做人不能太绝,否则容易天打雷劈。”

“呵。”龙三冷笑了一下。

笑着离开了。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那一刻隐忍得身体发抖。

龙三这么卑鄙的手段都想得出来,这么卑鄙的手段都想得出来!

她让自己冷静地回到房间。

居小菜不在房间里面,她问了一下,是出去走走了。

关在房间里面,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疯。

她忍不住拿起电话,给龙一拨打。

她还未开口,龙一直接说道,“我听说今天吴奎和张况之间在闹事情。”

“已经处理了,龙三没有捞到好处。”

“嗯。”龙一点头。

“你那边进展如何?”

“去了晋江灭鼠公司,也找到了当时去幼儿园工作人员证件的当事人,他只知道自己的工作证丢失但并不清楚是被谁拿走了,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丢了,至于衣服,因为职员的衣服都是很多套,所以丢了一套也没太在意。到现在为止,没有找到什么可靠的线索,而且我们自己的监控更是没有半点蛛丝马迹,毕竟如果是龙三所为,他很清楚怎么一个逃离路线可以避开我们的监视!”

夏绵绵紧咬着嘴唇。

龙一说,“现在我和凌子墨在调取晋江灭鼠公司的视频,我们推测,如果不是工作人员自己将衣服借给了朋友,那么很有可能就是有人到这里来顺走了,我们在没有任何目标的情况下决定看看这里会不会找到什么可疑的线索。”

“嗯。”夏绵绵点头。

那一刻其实很不淡定,但她不想给龙一压力。

她甚至很清楚,龙三可能真的会在觉得自己没办法投机取巧的时候,直接用子倾来威胁她。

她心口微动。

拿起电话又给封逸尘打了过去,“龙三今天找人来故意肇事,目前被我暂时平稳了下来,甚至还让他很被动,我怀疑,他会直接拿子倾来威胁我。”

“嗯。”那边应了一声,并没有做太多的回应。

“你那边没有进展吗?”夏绵绵问。

“暂时没有。我跟踪了封铭欣一天,应该是不知道龙三儿子的下落。”

“她怎么可能会知道!龙三不会愚蠢到告诉身边不关紧要的人,本来就是为了隐藏的,他怎么可能会让更多的人知道?!”夏绵绵有些激动。

“我知道,但此刻唯一能够有的线索只有从封铭欣身上去找。”封逸尘解释。

夏绵绵其实那一刻有些烦躁。

甚至是有些恐慌。

她说,“你不觉得你在故意浪费时间嘛?”

封逸尘那边似乎有些沉默。

“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如此浪费,子倾还在龙三的手上,龙三这个人做事情一向心狠手辣,他可以不杀了子倾,但万一他对子倾做什么不人道的事情,比如断手断脚,我们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好好面对子倾!”夏绵绵甚至有些崩溃的在咆哮。

她真的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

特别是在,她以为他们都在疯了一般的想要子倾安全的时候,封逸尘却在做一些浪费时间的事情。

她不应该对来封逸尘要求太多,但她此刻真的有些受不了。

封逸尘说,保证的口吻,“我会找到龙三儿子的下落的。”

“什么时候?三天,五天,还是一个月,一年?!”夏绵绵质问他,“龙三不是你想的那么愚蠢,他既然把龙麒藏了起来,就一定会藏到一个我们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找到的地方,封逸尘,你终究没有陪着子倾长大,你甚至都没有见过他!所以……”

夏绵绵停顿了一下。

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句对着封逸尘说道,“所以,他对你而言应该也不是那么重要。”

封逸尘一直紧捏着手机。

他喉咙微动。

两个人突然因为这么一些对话而变得沉默。

无比沉默。

好久。

夏绵绵深呼吸了一口气,尽管眼睛有些红,但她在让自己慢慢变得冷静,她说,“我刚刚太激动了,你继续忙。”

“阿九。”封逸尘叫着她,很坚定的口吻,“子倾对我很重要。”

夏绵绵就这么拿着手机。

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相信。

她其实也是相信的。

相信封逸尘是全心全意想要救出子倾,但她只是不觉得,子倾在他心目中有那般重要,可能,可能就是对他同伴一样的感情,也或者就是带着使命去救,他会尽全力,但他不会有太多,如她一般的感情。

甚至在营救过程中,如果失败了,他只会觉得是一项任务的失败,而不会如她一般,可能会生不如死。

她也觉得自己想得很极端。

其实她并不想让封逸尘和她一样的情绪,这样会失去理智,一旦失去理智,做很多事情就会事倍功半,其实很不利,但她那一刻就是会介意,会突然很介意封逸尘的冷漠,甚至那么冷血的态度。

她缓缓的让自己眼眶中的眼泪憋了回去,“对不起封老师,你继续忙。”

那边没再多说。

似乎也感觉到了她有些崩溃的情绪。

也无力解释。

她知道自己此刻也听不下去任何解释。

她挂断了电话。

眼泪就顺着眼眶这么一直往下,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有些说不出来的恐惧就是会这么不受控制。

“绵绵。”耳边突然听到了小菜的声音。

夏绵绵不动声色的将眼泪憋了回去。

努力憋了回去。

她嘴角甚至浅浅一笑,“回来了?”

“嗯。”

“都去哪里走了会儿?”

“后山上。”小菜说。

夏绵绵点头,默默地点头。

“绵绵,你刚刚在和谁吵架吗?”小菜问。

“没什么,就是在营救子倾和小居的事情上,发生了些争执。”

“我刚刚听到你说了封逸尘……”

“嗯,是他。”夏绵绵也不想隐瞒,“他回来了。”

“你们好好地在一起吗?”

“刚开始是挺好的。”夏绵绵说,“但遇到了很多事情,可能不会太好。不过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小居和子倾救出来,其他事情再说吧。”

“好。”居小菜此刻还算平静。

大概也是在努力让自己坚强下来。

坚强的,甚至在坐以待毙。

……

驿城,一个角落。

封逸尘坐在一辆黑色轿车里面。

他依然带着口罩。

只露出的眼睛,也能够感觉到他此刻的情绪。

韩溱坐在他旁边,就默默地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

那么多年过去,能够这么影响他的,只有阿九。

阿九就是一句两句就可以让他脸色变得彻底。

“BOSS。”韩溱看着封铭欣从一个商场出来,“现在怎么办?文川那边全程跟踪封铭欣,并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准备一下。”封逸尘眼眸突然一冷。

“嗯?”

“制造车祸。”封逸尘说。

“你是想要撞死封铭欣?”韩溱惊讶。

怎么说,封铭欣也算是BOSS的姑姑了,BOSS在封家隐藏这么多年,对封家应该也有一定的感情,突然下达这种命令。

“死不死看她自己造化。”封逸尘直白。

韩溱也不再多说。

BOSS的话基本在他们看来就是圣旨。

“让白鹤来?”韩溱询问。

“好。”

韩溱拨打电话,给那边交代,“白鹤,现在开车去撞封铭欣。”

“撞死吗?”那边很直接。

韩溱转头看着封逸尘,没看到封逸尘给他什么眼神回复,说,“你看着办吧。”

“……”

挂断电话,他们就坐在小车中等待。

正时。

封铭欣从商厦出来,身后跟着陪她一起逛街的司机,她走出商场门口,走向大街上准备坐进自己的专用轿车。

这边封逸尘和韩溱就这么冷冷的看着。

看着突然一辆黑色摩托车呼啸而过。

似乎是突然刹车失灵,猛地一下往封铭欣的方向冲了过去。

封铭欣惊吓,那一刻却突然反应不过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摩托车开向她。

“嘣”的一声。

她被撞飞了出去。

摩托车也猛地一下撞在了一边的墙壁上,骑摩托车的人也从上面摔了下来。

瞬间引起全场混乱。

封逸尘说,“给娱乐快报的打电话,让他们迅速赶到来播报新闻,你装成路人甲,将整个过程给媒体说清楚,让这则新闻迅速的发酵,引起全民的注意!我需要让龙三找不到理由,不让康沛涵出面!”

“好。”韩溱连忙点头,下了车。

封逸尘眼眸一转,坐在驾驶室,开车离开。

离开直接往医院的方向,守株待兔。

他开得不快不慢,因为救护车也不会这么快到。

他此刻反而还有些涣散。

脑海里面就一直不停地浮现着夏绵绵说的话。

说子倾对他,不那么重要。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哦!

还有那啥。

那啥。

那啥。

求月票。

月票是双倍一定一定不要不要浪费了。

小宅会哭晕在厕所的,爱你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