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绑架(8)第一次近距看他儿子/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逸尘的脸色白得像张纸一般。

文川就这么看着他,其实还是有点担心。

虽然有时候觉得,他家BOSS怎么都不可能死,他家BOSS就是自带主角光环,就是不会死。

车子一路到达了刚刚封逸尘说的目的地。

文川抱着龙麒,捂着他的嘴一路走进了一片有些荒凉的别墅区。

封逸尘一直坚持着走进了进去。

这是他才购买的清水别墅,没有装修,但也不代表着都是石灰,这种高档地区,即使没有装修的别墅,除了没有什么家具之外,也不会显得太过寒碜,但因为这里才没交房,就没有什么人,看上去比较孤寂,接近尾声,也几乎没有什么工人在。

几个人走进了一栋别墅,封逸尘再也坚持不住,身体一下就倒了下去。

“BOSS!”文川叫着他。

“你安顿好龙麒,韩溱会照顾我。”

文川只得点头。

点头把抱着龙麒直接上了楼。

要安抚好一个小孩子的情绪也不容易,而且很显然,封BOSS没想过要伤害龙麒,至少在小子倾没有受伤之前,他不会对龙麒下手。

封逸尘就这么一直一直躺在地上。

他确实没有什么力气了,此刻也确实到了极限,他迫切的需要休息,需要休息。

需要好好睡一觉。

他闭上眼睛。

一会儿,就感觉到有人急促的进来。

大概是文川又给韩溱打了电话,才会让他的脚步错乱。

他蹲下来,“BOSS,我帮你检查一下。”

“嗯。”

别墅里面是没有灯光的。

韩溱让其中跟着他过来的一个雇佣兵帮他拿着军用电筒。

电筒放在封逸尘脸上的时候,韩溱都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男人白得像纸又闭着眼睛的模样,让他有一秒误以为他已经死了。

他甚至是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在了他颈脖的脉搏处,感受着还脉息才稍微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有时候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

他让雇佣兵把手电筒的光亮放在了封逸尘的身体上。

这次,又被惊吓了。

衣服几乎都已经被血水浸泡,整个人仿若就躺在血泊中一般,尽管他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是海水,晕开了才会如此,可就算如此,也已经是极度吓人的状态。

他解开他的衣服,看着他原本就有的枪伤此刻也已经全部化脓,出血,还有其他很多地方大大小小的擦伤,摔伤,看上去狰狞无比。

他连忙帮他消毒,止血,去脓。

“嗯……”封逸尘发出了一丝隐忍的声音,苍白的脸在此刻也因为疼痛而显得扭曲。

“BOSS,我必须帮你清理干净,如果持续感染,后果不堪设想。”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他知道。

只是有时候,真的有点忍耐不过来。

韩溱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一直在帮他处理。

最后。

他把他包成了木乃伊。

要知道,他的包扎技术极好,在如此完美的包扎技术下,他也没能有办法让封逸尘看上去好看一点。

他处理完了之后,对着封逸尘说,“我回酒店去拿衣服和棉被,顺便找找周围有没有24小时便民店看能不能买点干粮和水回来。”

“嗯。”封逸尘点头。

韩溱立刻起身。

封逸尘觉得有些发冷。

是真的有些发冷。

冰冷的地板上,还有没办法脱下来的湿润衣服,让他身体不自主的在发生颤抖,微微的颤抖着。

他缩着身体,一直在等韩溱回来。

韩溱身边留下的雇佣兵有两个,就一直守着他,整个空荡荡的别墅,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声音,连此刻龙麒也因为今晚遭遇的一切而且现在已经凌晨很晚,也睡下了。

与此同时的市中心医院。

重症病房外不远处的一个走廊。

一片寂静。

龙三脸色铁青。

他刚刚接到电话,说有人把龙麒带走了。

他控制住强烈的疯狂到想要杀人的怒火,却一直在隐忍着没有发了脾气。

他把龙麒藏得这么深,居然居然会被龙九找到!

所有人都知道他此刻的情绪,所以所有人都不敢开口说话,特别是他的助手。

他自然是不知道怎么会被人跟踪的,他一直很小心翼翼而且确信,真的没有人发现他,他开着直升机去的轮船,如果不是直升机的跟踪,怎么可能会发现他,而如果同一片天空下有两辆直升机,他不可能发现不了。

就在他带着三少夫人一起离开后,刚下了直升机,就接到电话说有人闯进了轮船,他惊吓。

怎么可能?!

那一刻还是迅速得汇报了龙三。

龙三让人先把康沛菡送到了医院,其他人去解救龙三。

而他自己也在那一刻离开了医院,准备去亲自营救。

却在刚开车出医院的大门口,就被突然出现的轿车直接撞了过来,好在受伤不严重,但那一刻他却决定不过去了,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底线,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特别是把撞他的逮住之后,就发现了他雇佣兵的身份,越是不敢确定危险系数。

怕是万一过去之后,反而是自己被一举歼灭,他得不偿失,何况他安排了那么多的保镖,他就不相信龙九的你能耐有如此之大。

再加上不一会儿,就接到了贴身保护龙麒的人打来电话说,已经安全上了直升机,会按照计划把龙麒带到另外一个安全之地。

龙三当然不会让龙麒直接回来。

他很谨慎,所以择选择的根本就不止一个地方,他也会考虑,万一被人发现了之后,他还可以去另外的地方隐蔽,那一刻他甚至佩服自己的聪明,然而,过了不到半个小时,那边又传来消息,说龙麒这次被人带走了。

现在现在,还一直一直在气头上。

那边传来消息说,不知道去了哪里,因为不敢一直跟着,怕对三少爷不利。

他此刻阴森无比的表情,不寒而栗。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康沛菡急急忙忙从重症室出来,一路跌跑过来,“老公,龙麒怎么样,龙麒回来了吗?”

“被人带走了。”龙三脸色冷酷无比。

“不……不,你不是说,你不是刚刚说,龙麒已经离开准备去另外一个地方吗?怎么会怎么会?!”

龙三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也以为他够聪明,可以让龙九发了疯也找不到龙麒的下落。

“现在怎么办?老公,现在怎么办,我们想想办法去找找龙麒,我不能失去他,不能失去他……”康沛菡崩溃。

一时之间,为什么会接到如此多的噩耗。

她前几天被龙三安排着到了一艘轮船上,她和龙麒还有很多很多的保镖保护他们。

她被龙三甚至缴纳了手机,只告诉她说,让她带着龙麒避开一段时间确保安全,完事之后会来接他们,让她乖乖等他。

她一向很听龙三的话,就一直在轮船上,即使无聊到要死,还是在轮船上等他来接他们。

她没想到,龙三来接她离开,是因为她母亲出了特大车祸,今晚是危险期必须要家属陪在身边,她当时听到差点没有吓死,而在自己以为自己心脏已经不能负荷的时候,又接到消息说有人闯进了轮船要劫持了龙麒。

她不能让龙麒有危险,她接受不了龙麒有危害。

她被强制的先送到了医院,在门口就碰到了出了车祸了龙三,她问他情况他说龙麒不会有危险,他的人手很多,来挟持的人根本就没带多少人。

她也在这么安慰自己。

安慰自己又听到龙三说,龙麒已经坐着直升机走了。

她破涕为笑。

才稍微安慰下来,然后去看了她病重的母亲。

她陪了她母亲一会儿,又给她说了很多话,但终究不放心龙麒是不是已经绝对安全。

她连忙跑出来找龙三,真的没想到听到的答案会这么的天崩地裂。

龙三听着康沛菡的哭嚷声,冷冷的看着她,“你安静点,龙九的儿子失踪两天了也没见你这么慌张。龙麒不会出事儿,龙九不过是想要让龙麒和封子倾等价交换而已。”

“那就和他们交换吧,老公,别考虑了,和他们交换好了,龙麒最重要,龙麒才最重要。”康沛菡连忙说道。

对她而言,龙麒就是他的一切。

但是对龙三而言,不是。

不是。

他脸色冷漠。

康沛菡那一刻甚至有些被吓到。

不会是,不会是……

“老公,龙麒是你的亲生儿子,是我们唯一的孩子。”康沛菡一字一句,一字一句,就怕龙三做什么极端的事情。

“我知道,我不会放弃他。”龙三说,“你别管了,你现在就待在医院,好好陪着你父母,龙麒的事情,我会好好处理。”

“龙三!”康沛菡一把拉住他。

龙三脸色冷漠。

“求你,一定要救出龙麒,我求你……”康沛菡从未这么卑微的乞求。

龙三直接推开了她,没有给予她任何一句承诺,走出了医院。

身后跟着依然很多黑色西装,浩浩荡荡的一行轿车行驶在驿城的街道上。

龙三坐在后座,脸色一直冷绷。

所有人也不敢说话。

也不知道三少爷要去哪里,司机甚至是不知所措的在驿城无目的的行驶。

好久。

龙三开口道,“回龙门!”

“是。”司机连忙答应。

车子一路往龙门开去。

兜兜转转这么长时间,此刻天色都已经破晓,有了一丝天明的迹象。

龙三回到龙门,下车,直接走进了大堂。

他坐在他自己的位置,最中间左边的第一把椅子上。

他看着正中间的位置,就看着那个位置发呆。

他的属下也不敢有任何声音,只是默默的跟在他身边,是有些诧异他的举动。

他坐了好久。

好久,突然起身,起身坐在了正位置上。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他,依然大气都不敢出。

他坐下,对着最得力的手下说道,“去帮我请九小姐过来。”

“是。”

手下连忙离开。

离开,此刻天已经开始亮了起来,龙门山上,有些朝霞在天空,注定今天又是一个艳阳高日。

手下的脚步停在了夏绵绵的门口。

门口的保镖24小时值守,看着他,眼眸一紧。

“三少爷邀请九小姐去大堂,有事情要和九小姐商量,还请通报一声。”

保镖上下看了看来人,也知道这人是三少爷的得力手下,也不敢怠慢,其中一个保镖敲门。

里面传来夏绵绵无比清醒的声音。

她根本就睡不着。

躺下来脑海里面就全部都是子倾的模样,还有封逸尘。

她总是不知道封逸尘的能力到底在什么地方!

而他就真的,短短时间找到了龙麒。

“九小姐,三少爷有找。”保镖恭敬。

“好。”

夏绵绵从床上起来。

她和居小菜睡在一张床上。

居小菜整个晚上也基本没有睡着,即使偶尔支撑不过去眯了一会儿,也会被自己惊吓着清醒。

“绵绵。”

“我出去一下。”夏绵绵说。

“会不会有危险。”居小菜一把拉住她。

她现在真的很怕任何人出事儿。

很怕。

夏绵绵安慰,“不会,在龙门的地盘,龙三不会对我做什么,你在这里等我。”

“嗯。”居小菜默默的松手。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她起身简单洗漱,换了一套衣服就直接走了出去。

门口处,龙三的得力手下在等她。

她给了一个眼神给自己的保镖。

保镖点头。

然后安排了很多人,迅速的出现,跟在了龙九的身后,一起走向了大堂。

大堂中。

龙三就这么坐在她的位置上,然后冷眼的看着她,坐得还那么的自若那么的理所当然。

“三哥,我不是听说你岳母大人出了车祸,你一直陪伴左右,是岳母大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所以三哥现在回来了?”夏绵绵故作冷静的口吻,甚至还笑了笑。

龙三就这么看着龙九的模样,就从来没有这个女人在他面前狼狈过的模样。

他嘴角冷笑。

冷冷的拉出一个弧度,“我现在倒是怀疑,我岳母的车祸和你有关系。”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三哥是因为陪了一宿,现在有些神志不清?”

“是想和我一直装下去是吧?!”龙三眼眸一紧,“没关系你继续装,我继续说我的事情。”

夏绵绵蹙眉看着他。

龙三说,“我岳母出了车祸,现在生死不明,所以你依靠媒体的力量让我不得不让康沛菡出现,从而一直跟踪我的人,然后找到了龙麒的地方,就这么带走了龙麒。是不是这样?九妹。”

夏绵绵没有回答。

因为这一刻,她也才知道,原来封逸尘是用了这样的计谋。

他撞了封铭欣。

那个……名义上他的姑姑。

她轻咬了嘴唇。

封逸尘虽然对封家人不会存在太大的情感,但终极而言,不到必要时刻,他绝对不会主动去伤害封家人,至少,封逸尘对他爷爷封文军是真的尊重。

她心里情绪有些复杂。

昨天下午她在质疑封逸尘的时候,封逸尘当时又在做什么。

内心,是什么感受?!

“说吧九妹。”龙三直言,“你想要我做什么?”

“三哥不打算隐藏下去了?”夏绵绵也没有让自己一直沉寂下去,直白的对着龙三。

有些事情显然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不隐藏。我就是明白的想要坐上这个位置,坐上龙门掌舵人的位置!”龙三狠狠道,“从出生开始,我就是被当成继承人来培养。龙一资质好但他不是龙家人,龙二中庸,龙四龙五也不是这块料。我一直在被爸爸用非人的手段培养着长大,但最后,他却告诉我说,三儿,龙门以后就交给你九妹了,你以后帮忙辅助她。”

龙三说,说得越来越讽刺。

那一刻甚至还笑了一下,似乎是笑话龙天的异想天开。

他直直的对着夏绵绵,“九妹,你说我听我们伟大父亲的话,我应该有什么感受。”

“你应该辅助我管理好龙门。”

“呵。”龙三又是那么不屑的一个笑容,笑得很猖狂,“你真的和你父亲一样愚蠢!”

“够了龙三,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谈谈交换条件吧!”

“你说!”龙三冷声。

“我们就敞开大门说亮话,我承认龙麒现在确实是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会伤害他,不过就是以你对我的同样方式而对待你而已。我没想过把小孩子涉入到我们的恩怨之中,所以龙三,要和我竞争,用点能够上得了台面上的伎俩,把子倾交出来,我也会把龙麒还给你。”

“好啊!”龙三一口答应。

那一刻反而让夏绵绵有些嘀咕。

不觉得龙三会是这么爽快的人。

即使,自己的儿子被绑架。

“明天,不,今天,下午2点!”龙三看着龙九,“你带着龙麒到蔚蓝区那个荒废的港口来找我,“我带着子倾来见你。”

“不只是子倾。”夏绵绵一字一句,“你绑架的是两个小孩。”

“好。”

“在此之前,我要和子倾视频通话。”夏绵绵说,“当然,等价交换,我也会让龙麒和你视频通话。”

“好。上午十点,我找你。”

“三哥。”夏绵绵叫着他,“我真的不想,互相残杀。”

“和我想法一样。”龙三冷笑。

笑着补充。

他只想残杀她而已!

龙三从正座位上起身。

坐在这上面的感觉,果然比他想象的更好。

更好。

他从小就一直一直很想坐上去,他从小就在幻想,有一天不是龙天,有一天是他自己在位置上,该有多威武。

可是……

可是。

他脸色笑容越来越冷漠。

他起身离开。

大步的走过了夏绵绵的身边。

夏绵绵那一刻也默默的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其实真不知道,龙三会不会,会不会如她所愿。

这个男人的心思,并不好猜,甚至是有些非人的卑鄙狡猾,以及,心狠手辣。

她咬唇,也没让自己思考太久。

她一边往自己的房间回去,一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阿九。”

“封老师,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暂时应该不会被人找到。”封逸尘说。

“刚刚龙三给我摊牌了。”

“他怎么说?”

“他说今天下午2点,让我们带着龙麒,他带着子倾和小居在蔚蓝区荒废港口见面,交换彼此。”

“嗯。”封逸尘点头。

“我要求上午十点要和子倾视频对话,同时也答应龙三,十点让他和龙麒对话。”

“好。我带着龙麒来找你。”

“不用了,龙三应该在我身边安排了眼线,你带着龙麒,到时候如果龙三打电话过来,我就让他直接联系你,你有陌生电话号码吗?”

“我会让人准备。”

“准备好了把好号码发给我。”

“好。”封逸尘又叮嘱,“视频电话的时候,记得录下来。”

“我知道。”

夏绵绵也不再啰嗦,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又给龙一拨打。

龙一一直在查找子倾的下落,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在不眠不休,不放过任何一丝蛛丝马迹,一直在寻找。

凌子墨和龙一在一起。

“龙三给我摊牌了。”夏绵绵直白,“因为封逸尘现在找到了龙麒,所以龙三愿意让子倾和小居来等加价换。今天下午2点让我们去蔚蓝区的港口,你先回来好好休息一下,下午我们一起过去。”

“好。”龙一一口答应。

夏绵绵又挂断了电话。

其实,还是会内心不安。

真的是担心龙三的耍诈。

她回到卧室。

此刻居小菜也起床了,在房间等她。

夏绵绵也不隐瞒小菜,将刚刚龙三说的事情给她说了。

居小菜有些情绪波动。

夏绵绵说,“下午的交易你就别去了,很危险,我会把小居带回来的。”

“绵绵。”

“小菜,你要知道,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你可能会成为负担。”夏绵绵直白。

其实主要还是不想她冒险。

其他人都可以有自保的能力,但她没有。

居小菜咬着嘴唇。

夏绵绵说,“我没有嫌弃你。”

“我知道。”

她都理解。

她点头,“我在这里等你们。”

“嗯。”

“凌子墨呢?”她问。

“我会带着他去。”夏绵绵直言。

“嗯。”居小菜点头。

默默的点头。

“上午十点会和子倾还有小居有一个视频聊天,你到时候可以看看小居,记得你一定姚坚强,否则小居会更害怕。”夏绵绵提醒。

“好。”

两个人在房间里面说这些话。

没过多久。

龙一和凌子墨出现在了她的房间。

其实也没有多久没有见到凌子墨,那一刻却觉得仿若隔了一个世纪,只因为,这段时间度日如年。

她甚至在这两天,很依赖凌子墨,尽管她一句话都没说。

她默默的看着凌子墨,凌子墨也回头看着她。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你们俩先去休息。”夏绵绵说。

“等接到了那边的电话再说!”龙一直白。

凌子墨显然也不可能此刻能够休息。

夏绵绵没有拒绝。

所有人就这么安静的等待。

等待到上午十点。

十点,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响起,直接开的视频通话模式。

夏绵绵心口一怔。

其他人也都突然紧张起来,紧张的看着面前的电话号码。

半响。

夏绵绵接通,同时按下的录播。

里面突然就出现了封子倾和凌小居熟悉的小脸蛋。

两个人现在还都很茫然。

茫然的看着手机。

忽然看到了夏绵绵,封子倾猛地激动起来,“妈妈!”

“干妈!”凌小居也叫着她。

还好。

还好,两个孩子,虽然被捆绑着,但不难看出,他们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你们怎么样?”夏绵绵很冷静。

“我们没事儿。”

“我有事儿,我想妈妈,我想我妈妈,干妈……”凌小居大声哭闹。

就是那一秒,突然就放声哭了出来。

居小菜在旁边心都揪痛了。

夏绵绵把手机给了居小菜。

“小居。”居小菜叫着她,尽量用很平静的口吻。

“妈妈,妈妈,我好想你,妈妈……”凌小居一看到居小菜,整个人更加激动了,哭嚷的声音,特别特别大!

“小居你乖乖的,别哭,妈妈一会儿就来找你了,你现在乖乖的听话知道吗?”居小菜安慰着,安慰着,其实自己那一刻眼眶也红了,不受控制的红透。

她现在真的很想很想抱着小居,很想好好安慰她。

小居哭嚷着似乎听不进去。

居小菜还想说什么。

那边直接挂断了视频。

“小居!”居小菜完全是始料不及。

那一颗眼泪瞬间迸发。

这么快。

这么快!

夏绵绵咬牙。

居小菜身体抖动,在控制情绪又控制不住。

凌子墨一把将居小菜抱在怀里。

居小菜抓着凌子墨的衣服,哭得很崩溃。

那种情绪,所有人都懂。

所有人都知道。

夏绵绵看了他们一下,其实自己也有些不受控制,她努力咽下眼泪,给封逸尘拨打了电话。

那边依然是一声接通。

“封老师,刚刚对方和我们通电话了,我也把你给我的电话发给了对方,应该会很快打了过来。”

“好。”那边说。

“下午1点左右,我们提前碰面,就在蔚蓝区碰面。”

“阿九。”那边突然叫着他,“和子倾的视频通话,录下来了吗?”

“录了。”夏绵绵说。

“你发给我一下。”

“嗯。”

夏绵绵不知道封逸尘拿来做什么,有可能。

有可能,也是想要看看子倾是不是安排。

也有可能,想要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她其实也想过,子倾这么聪明,会不会给她传递点什么。

但时间太短,太短。

他们之间甚至根本就没能说什么。

她把视频传给封逸尘。

封逸尘接下。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封逸尘警惕的在检查了一下周围,让所有人退后,点开了视频手机,将摄像头对准龙麒。

“爸爸!”龙麒看着视频中的人,大声叫着。

“嗯。”

“爸爸,我想妈妈,我想你,我好害怕,爸爸……”龙麒哭闹个不停。

“够了!”龙三声音很严厉,“我是不是说过,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能哭。”

龙麒憋着小嘴,抽泣。

他其实一直都怕他爸爸。

“好好待着,下午我会来接你。”

“嗯。”龙麒点头。

封逸尘也没有再停留,将视频挂断了。

挂断后,也没有管龙麒。

直接转身,点开了刚刚夏绵绵传给她的视频。

他点开。

点开。

这算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的儿子。

看着他儿子,真的很坚强,没有哭闹,反而在看到旁边小女孩哭泣时,还会给于安慰。

他喉咙微动。

韩溱也凑过来,看着视频。

“真是和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韩溱说。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那个小不点。

就这么一直看着。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有二更,说不一定就真的见面了。

对不对。

求月票,小宅求月票,爱你们哦!

推荐月初姣姣文《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叶家,燕京最低调的顶级豪门,叶九霄,特种兵退役,神秘低调,性子乖戾,“我从军十年,霸道又护短。”

第一次碰面,她就把他给看光了。

却不曾想他竟要以身相许。

“九爷,以身相许,我真的受不起!”

“我不嫌弃你。”谁让你是我儿子亲妈呢。

【解锁姿势篇】

经纪人坐在叶家客厅,着急上火,偶遇某包子骑狗而过。

“小九爷,你麻麻人呢?”

“哦,听说麻麻过段时间要拍动作片,粑粑从昨晚开始就在房间帮她解锁姿势。”

“呃——”某人僵住。

“粑粑说麻麻肢体僵硬,不帮她把筋骨拉开,很容易受伤。”

双腿就没合拢过,有这么多姿势需解锁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