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绑架(8)父子相见,你是谁?/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水别墅。

龙麒和龙三通了电话之后,反而乖巧了很多。

他坐在不远处,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所有人,突然就不哭不闹了,看上去还有些可怜。

当然,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情绪。

封逸尘现在就已经离开了有龙麒的房间,看着手上的视频。

看着视频中,几乎和他以前如出一辙的模样。

韩溱调侃道,“和你真的一模一样。”

封逸尘点头。

点头那一刻,分明看到了他嘴角,嘴角似乎有一丝,很难很难发现的暖意。

韩溱看着封逸尘的模样,也这么笑了一下。

他没有为人父母,所以不知道见到自己孩子时应该是什么感觉,当然此刻也不会那么不识趣的去打扰他欣赏自己儿子的模样,转身走向一边,去整理自己的医药箱,一边整理一边感叹,还真的什么都不能缺,用量也必须准备惊人的数量才行。

他这么琢磨着,就看到旁边封逸尘一直在看着视频,反复看,暂停播放暂停播放。

不就有儿子嘛?!

韩溱那一刻甚至觉得他家BOSS在赤裸裸的炫耀。

“韩溱。”封逸尘突然叫着他。

“嗯?”韩溱提着医药箱过去,也准备给他再次检查一下身体。

昨天晚上他感到的时候差点没有被封逸尘的模样吓死。

好不容易帮他处理好了伤口,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又在发烧,折腾了一个晚上,今天早上能够这么早的起来,他真觉得BOSS是铁人,还是奇迹般的铁人。

他坐在他身边,都是席地而坐。

封逸尘说,“你帮我看看,这几个字是不是,小蜗居什么……”

韩溱蹙眉。

顺着封逸尘的视线,看着封子倾小朋友的衣服口袋边缘露出的一个小包装纸,如果不是放大如果不是特别留意,根本就看不到,而因为很小,放大后像素也不太清楚,韩溱看了好一会儿,嘀咕着,“小蜗居烹饪坊?”

封逸尘连忙起身,对着楼下的文川,“文川,把电脑拿上来。”

文川还在休息。

这几天都是超负荷,而且下午又有行动,此刻有时间都在养精蓄锐。

听到BOSS的吩咐,甚至没有半点刚醒来的朦胧,拿起电脑直接上楼。

每次执行任务仿若都是如此全身紧绷全神贯注,习惯了。

他把电脑拿了上来,“BOSS,需要做什么?”

“你帮我查一下,驿城的小蜗居烹饪坊在什么地方?”

“好。”文川打开电脑,手指灵活地跳动。

一会儿。

他恭敬道,“这是一家连锁店,在驿城一共有23家分店不同的地方都有……”

“市区的不要,郊区的,梳理出来。”封逸尘直白。

“好。”

文川连忙进行分类搜索。

封逸尘又转头看了看封子倾的视频。

视屏中不难看出,他们是在一个比较简陋的石头屋里面,显得很破旧很空洞,房间中貌似没有窗户,此刻看上去光亮不够,但现在已是白天。他又看了看旁边得凌小居,凌小居一直在哭,哭得还很大声,但显然身边的人并没有招呼她停下来,加上,他看到封子倾似乎在安慰说小居你都哭了两天了,别哭了好吗?

所以,能够这么肆无忌惮的哭泣,肯定是一个偏僻到可能周围完全都没有人的地方。

城区可以排除了。

如果在城区,一个小女孩一直不停的哭泣多少会引人注意,而对方绑架的人没有阻止,就足以说明那地方可能就是荒山野林。

文川锁定了6处,说道,“除了城区的地方,就还有6个乡镇地区有这家烹饪坊,是一个小型的面包连锁店,这6处分别在驿城的四个方向,距离都很远,BOSS是有什么打算?!”

“嗯。”封逸尘点头,应了一声。

现在已经10点半,夏绵绵和对方约定的时间是下午2点,意味着他只有3个半小时时间去寻找子倾的下落,按照现在文川给他的信息,要查询这6个地方且还有去找到所为的石头屋短短时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他们只能确定某一个目的地,才有可能寻找得到。

否则万一打草惊蛇,得不偿失。

封逸尘沉默了一会儿。

沉默着在思考。

韩溱和文川也跟了他很多年了,也知道他此刻突然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提前把封子倾救出来?!

封逸尘让自己冷静,冷静着,突然想到什么。

他连忙拿起自己的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喂。”

“凌子墨。”

凌子墨整个人顿了一下。

他以为,他以为是幻听。

他怎么好像听到了封逸尘的声音。

“是我,封逸尘。”封逸尘似乎是知道对方的疑惑,直接表明了身份。

“你没死?”

“还没死。”封逸尘说。

“没死怎么不会来!”凌子墨没好气的说道,此刻还很火大,“你知道现在我们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我很清楚,子倾和你女儿一起被绑架了。”

“你都知道?”

“我和阿九……夏绵绵一起回来的。”

“你们一起的,但是夏绵绵没告诉我!”凌子墨带着怨气。

“毕竟现在非常时期,我在不在不重要。”

“那你现在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凌子墨问。

知道封逸尘不可能来找他叙旧。

现在这种情况,没有人有心情做其他任何事情。

“我听夏绵绵说,你和龙一一直在查找绑架子倾他们的人,现在是不是有什么进展?”

“嗯,有点进展,但作用不大。夏绵绵不是说了,下午2点直接见面吗?”凌子墨疑惑。

“我怕对方使诈,所以如果还能够有机会找到他们的下落,我不想放弃。”封逸尘说,也不想再多说其他,“子墨,我现在打电话就是问你,你们是不是有绑架人的正面相貌?”

“有,晋江灭鼠公司是高清摄像头,看得很清楚,但龙一查了很久,通过各种信息去查询,依然无法核对对方的身份,因为工作量太大,而且希望很渺茫,所以我们放弃了,你是有什么用吗?”

“你把对方的高清照片给我,我有用。”封逸尘说。

“好。”凌子墨点头,点头问道,“就是这个电话号码吗?”

“嗯。”

“马上发给你。”

“对了。”封逸尘开口,“先别告诉夏绵绵,不想给她希望又让她失望。”

“我知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凌子墨很了然的样子。

就如,他对居小菜也是如此一样。

挂断电话。

封逸尘收到了凌子墨传来的彩信。

他点开,看了看,确实很清楚。

他对着文川说道,“雇佣兵目前还有多少人在?”

“25个。”文川说,“卢老给的是30人,其中五个死了2个,伤了3个。”

“嗯,派遣6人出来,每个人迅速赶往你刚刚说的那6个地址,把我手上的照片给他们,让他们去店里问问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去购买面包,一旦有任何消息立刻通知我们!”

“好。”文川连忙拿起电话,进行分配。

分配完毕。

文川看着封逸尘,等待他接下来的安排。

他们确实很了解他。

他接下来有他的安排,他说,“等会儿,我和文川就启程,去其中的一个烹饪坊。韩溱你带着龙麒去和阿九见面然后陪着她一起去和龙三交换,剩下的19个雇佣兵全部都给你调遣,一定要确保阿九的生命安全。”

“BOSS,你是去找子倾的下落吗?”

“嗯,我怕会有变数所以不太放心!如果能有一丝希望就不想让白白浪费,到时候如果我们这边一无所获,我会赶回来的。与此同时,你见到了阿九不要说我去了哪里,就骗她说我身体很不好,暂时没办法出来。”

韩溱点头,点头那一刻忍不住说道,“BOSS,你身体真的很不好。”

不需要用骗的方式去对阿九。

封逸尘的身体就是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再这样劳累下去,他真不能保证会不会疲劳致死。

他甚至觉得,现在封逸尘的烧都还没有退得彻底,脸色依然很不好,嘴唇甚至都有些紫红。

“我的身体我知道。”封逸尘不在乎的说道。

反正韩溱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他也就不再多说了。

封逸尘带着文川直接走了。

韩溱真怕封逸尘就这么死在了路上。

他起身,走向房间里面的龙麒。

龙麒坐在地上看着他。

韩溱摇头。

大人的事情,一定非要牵扯到孩子吗?!

他都不是父亲也都会偶尔有点恻隐之心,何况真正为人父母。

所以那一刻似乎又有些理解了封逸尘如此的不顾一切,别说现在有了这么多的线索,就算是就算是只有一点点小线索,封逸尘应该也不可能让自己停下来。

他叹气。

就这么一直等到了下午1点。

1点钟。

韩溱带着龙麒已经让其他雇佣兵跟随其后,到夏绵绵说的目的地,蔚蓝区的一个郊区外汇合。

都是长长的队伍,车辆融合。

夏绵绵下车,打开车门。

韩溱也打开了车门,将龙麒放在了车上。

夏绵绵身后跟着龙一还有凌子墨。

夏绵绵明显看了看韩溱的身后,甚至还看了一眼车内,她问道,“封逸尘呢?”

“他身体很不好,暂时不能出来。”韩溱说。

夏绵绵抿唇。

明显有些失落。

“他真的很不好。”韩溱重复。

“会死吗?”夏绵绵问。

她担心的是,他会不会死。

她其实可以想象得到,封逸尘昨天找到并拿下了龙麒得费多少劲儿,何况他本来身上就大伤小伤不断,很有可能,已经到了极限。

如果不是她一直和封逸尘有通话,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是不是……

“应该死不了。”韩溱给了一个不太明确的答案。

夏绵绵咬唇。

她说,“先走吧,我们去目的地。”

“嗯。”

彼此又回到了车上。

夏绵绵坐在后座,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周围的景色。

她以为,她其实以为,就算封逸尘受伤再严重,就算他已经站不起来,他此刻应该也会跟着一起来,当然,我也在怀疑,可能他已经站不起来了。

她让自己很平静。

封逸尘比她更理智,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情。

她其实不应该这么感情用事。

她就看着车辆迅速的目的地走去。

越来越荒凉的地方,一个废旧的港口处,远远地看到了一行车辆,一行人站在了那里,旁边还有直升机,而最领头的那个人,就是龙三。

龙三似乎等了一会儿了。

车子停靠在龙三他们车辆面前,彼此隔了大概有3米,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夏绵绵下车。

龙一和凌子墨也下车。

其实此刻大家都很紧张。

不只是夏绵绵他们,龙三也很紧张。

那一刻的龙三却突然笑了一下,他说,“你还真的来了?”

“所以你以为我不会来嘛?”夏绵绵反问。

“我只是觉得,你好像也并非那么在乎你儿子的死活。”

夏绵绵不想和他废话。

她说,“子倾和小居呢?”

问他,直直的问他。

“车上。”龙三指了指身后,又说,“我要先看到我儿子。”

夏绵绵蹙眉。

“怎么,怕我耍花样!”龙三带着讽刺。

夏绵绵看了一眼龙三,转头对着龙一,“你去把龙麒接下来。”

“好。”

龙一走向了另外被保护的很好的轿车。

车门打开。

韩溱抱着龙麒走下车。

龙一跟随着他们旁边,显得很谨慎。

龙三看着自己的儿子。

在龙麒准备大声叫他的时候,就看到了他冷血的脸颊,那一刻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看上去还有些委屈。

夏绵绵注意到龙麒的神奇,回头看着龙三,“子倾和小居呢?”

“别急。”龙三冷笑,“他们都好好的。”

“现在龙麒你也已经看到了,可以把他们带出来了吗?”

“当然。”

龙三话音落,一个手势。

中间的其中一辆黑色轿车打开,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小孩下来。

小孩被蒙着眼睛捂着嘴巴。

是凌小居。

凌子墨那一刻差点没有直接冲上去。

夏绵绵眼疾手快的拉住他。

凌子墨控制自己的情绪。

龙三看着面前的人,淡淡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也不想这么对你的宝贝千金,她实在是太吵了,我能控制住自己没有杀了她,对她算是恩赐了!”

“你!”凌子墨紧捏着拳头,那一刻甚至很想杀了面前的男人。

“现在可以放开了吗?”夏绵绵让自己冷静。

冷静的警惕的看着他。

龙三微点头。

点头,身边的人就解开了蒙在凌小居眼睛上的黑色眼罩,同时拿下来她最里面的布。

凌小居解开了之后,还未看清楚面前的人就仰着嘴哭了起来。

“还想我把你嘴塞起来是吗?”龙三冷声威胁。

凌子墨看着自己的女儿,那一刻真的很想上前杀了这个男人。

凌小居被威胁着不敢再哭闹,她眼巴巴的看着四周,然后看到了自己的爸爸,看到了很多熟人,那一刻又忍不住想要大哭,却又因为刚刚的威胁不敢哭出来,瘪着小嘴,一直流泪看上去可怜无比。

“小居别怕,爸爸一会儿接你回家。”凌子墨心揪痛,安慰。

凌小居乖巧的点头。

夏绵绵不动神色的看着小居,眼眸一紧,“子倾呢?”

“你是说封子倾?”龙三淡漠一笑。

“龙三!”

“九妹,你会不会贪心了点。”

“你什么意思!”夏绵绵狠狠地看着他。

“意思还不明显吗?你用龙麒一个孩子来交换,我当然就和你交换一个孩子了,这不是公平得很吗?”

“龙三!”夏绵绵那一刻完全是激怒的。

龙一那一刻情绪也很崩溃,他直接拿出手枪对准龙麒,“龙三,我真的会杀你他!”

龙三眼眸一紧,冷冷的看着龙一,“大哥,你就这么对我?”

“我没有开玩笑。”

“我也没有开玩笑!”龙三脸色一紧,“就算你们杀了龙麒,现在唯一的交换条件就是,我把这孩子给你们,你们把龙麒给我,否则,两个孩子我一起杀!”

“你就真的不怕失去你自己的儿子嘛?!”夏绵绵压抑得身体都在发抖。

这一刻,这一刻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龙三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分明抓住了这么大的王牌为什么会这么爽快,她果真低估了龙三,她果真心急则乱!

龙三说,“我当然很怕,龙麒是我的亲生骨肉,我一直对他培养至今,我当然舍不得,但想了想,用两个孩子来换,我觉得是我赚了!”

“你是疯子吗?生命怎么可以用多少来衡量,龙三,你真的是疯子,你是疯子!”夏绵绵怒吼。

“别激动九妹,这不像平常的你,你让我觉得我好像做了一个很棒的决定,我都以为你对你儿子无动于衷。”

“够了!”夏绵绵拿出手枪,直接对准了龙三,“想要同归于尽是不是?我陪你!”

龙三眼眸一紧。

“我陪你,大不了我们都死了,我不怕死!”夏绵绵疯狂。

凌子墨那一刻就如此紧张的看着她,看着夏绵绵如此崩溃的模样。

他也说不出来,让小居先回来的话。

彼此的对峙。

龙三说,“既然如此,我先把这孩子解决了再说!”

说着,脸色突然残酷无比。

他手指一挥。

一个男人突然拿着手枪对准备了凌小居。

凌小居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她很害怕,害怕的身体都在发抖,嘴里一直小声叫着,“爸爸,爸爸……”

凌子墨就这么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么看着,他突然冲上前。

身体往前。

夏绵绵又是一把将他桎梏了下来。

凌子墨也忍到了极限。

他身体都在发抖,都在不停地发抖。

夏绵绵突然开口,“你放了她,我把龙麒送过来。”

凌子墨不相信地看着夏绵绵。

看着夏绵绵下达这个决定的时候,眼眶红得很吓人,眼泪就这么从眼眶中,默默地滚落。

凌子墨那一刻眼眶也红了。

他当然知道,夏绵绵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子倾陷入了无限危险之中!

可是,他却说不出一个不!

他看着自己不远处的女儿,从未有过的煎熬让他无比难受。

“龙一,把龙麒抱过去。”夏绵绵说,即使眼泪直流,也可以该死的冷静无比。

“小九!”龙一是拒绝的。

“先把小居换回来,再想办法。”

明知道,没有什么办法!

“小九!”龙一再次叫着她。

“快!”夏绵绵突然声音很大,很大。

龙一依然没有动静。

韩溱也这么看着她,没有举动。

夏绵绵直接走过去,一把将龙麒抱了过去。

龙一看着她。

看着她根本没有停留转身直接走向了龙三。

龙三也接过了凌小居,往中间走去。

两个人停留在彼此的面前。

其他人都这么警惕的看着他们。

“干妈。”凌小居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看着她那一刻,鼻子一酸,眼泪就顺着眼眶一直不停的往下掉,大概是真的被吓坏了。

“别怕,干妈带你回家。”

“嗯。”凌小居乖巧的点头。

龙三冷笑了一下,“把龙麒给我吧。”

说着,腾出了一只手。

夏绵绵也腾出手。

龙麒扑向了龙三,凌小居回到了夏绵绵的怀抱。

那一刻,惊吓过度的凌小居紧紧的搂抱着夏绵绵,身体都在发抖,就是在寻找依靠寻找安全感。

夏绵绵反手将居小菜抱紧,看着龙三。

看着龙三得意的笑容。

龙三直白,“九妹,想要救下子倾,其实很简单,你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

“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

“我等着。”龙三冷然。

他看着夏绵绵,然后一步一步往后退。

夏绵绵也是如此。

如此,一步一步往后退。

凌子墨上前。

夏绵绵把凌小居交给她。

凌小居大声叫着,“爸爸,爸爸,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没事儿了小居没事儿了小居。”凌子墨安慰。

安慰着,那一刻看了一眼夏绵绵。

看着她落寞的回答了小车上。

他也抱着小居回到小车。

“走了!”夏绵绵吩咐。

车辆缓缓离开。

龙三也带着龙麒,直接坐着直升机离开了这里。

夏绵绵眼眶一直很红一直很红。

眼泪就一直在眼眶中,没有掉落下来。

她其实现在,现在很想,封逸尘可以在她身边,至少刚刚那个决定,有个人可以帮她一起下,她不想这么难受,这么这么难受……

……

直升机内。

龙三冷笑着看着下面的人。

果然。

他果然猜透了龙九的心思,他果然就带了一个小孩过来真的是太明智不过的选择。

他让直升机直接开往另外一个目的地,一个安全的目的地,这次,谁都不可能再暴露得了龙麒的藏身之地了。

他这么想着,想着之后该怎么用子倾去威胁夏绵绵,越想越兴奋。

那一刻,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他脸色一变,“怎么了?!”

“三少爷,有人闯了进来,看样子是来救封子倾的!”

“你说什么?!”

“目前有几个兄弟已经被他杀了!”

“你们赶紧带着封子倾离开,我马上赶到支援!”

“是!”

龙三挂断电话!

那一刻青筋暴露。

龙九!

龙九!

他没想到,龙九居然摆了他一道!

居然会料到他的所有。

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一定要!

而此刻的石砌屋。

封逸尘猛地踢开面前的大门。

大门里面,一个小孩被捆绑着坐在地上。

他抬头看着面前的人。

封逸尘脚步停了一下,“封子倾?”

封子倾仰着头看着面前的陌生人,看着他戴着厚厚的口罩,“你是谁?!”

------题外话------

二更见面求月票!

拜托拜托求月票!

明天开始8天长假,小宅一定要好好补觉。

提前祝大家中秋国庆双节快乐,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