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龙三的结局and快叫爸爸/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升机盘旋而上。

封逸尘和封子倾离开了。

夏绵绵跟着龙一一起,往山林里去,寻找龙三的踪迹。

两个人速度往龙三刚刚离开的方向追赶。

直升机也在上面探着视野。

龙一的电话突然响起。

龙一接通。

那边报告,“大少爷,找到了一辆停靠在山顶上的飞机。”

“速度下去隐蔽在周围,同时把地位发给我。”

“是。”

龙一挂断电话,对着夏绵绵说道,“龙三应该会乘坐直升机离开,这是最快脱险的方式。”

“嗯。”夏绵绵点头。

两个人带着一行人直接走向了直升机停靠的地方。

还未到达。

就接到了那边的电话,“大少爷,三少爷已经到达。”

“拦住他!”

“是。”

龙一和夏绵绵速度更快了些。

两个人赶到目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死伤无数。

而龙三正准备坐上直升机离开。

“龙三!”龙一大声叫住他。

龙三身体顿了一下,没有停下来,迅速往直升机上。

“砰!”一枪,直接打在了龙三的腿上。

龙三身体一紧。

“砰砰砰”连续几枪,打在了龙三的周围,打在了直升机上,响起剧烈的声响。

龙三被迫从直升机滚落了下来。

周围他身边的人也死伤很多。

目前身边就跟了两个贴身保镖,在他身边,谨慎的看着来的人。

很多人,瞬间将他们围困了起来。

龙三从地上站起来,狠狠的看着周围。

“走不掉了。”龙一开口,很直接。

龙三狠狠的看着他们。

那一刻气血攻心,眼眶通红。

他如此如此完美的计划,策划了这么久,就这么被他们轻易识破,他甚至没有拿到任何好处,甚至没有杀了封子倾,至少也能拉个人一起陪葬。

“要杀我了吗?”龙三问他们,冷冷的问他们。

龙一脸色冷漠,眼内带着嗜血的味道。

这就是杀人的前兆。

龙三突然疯狂的笑了,笑得很猖狂。

龙一和夏绵绵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看着他最后的这一刻绝望。

龙三好久才停止笑声,他说,“倒现在,我也确实没路可逃了。”

龙一和夏绵绵依然冷漠。

龙一说,“有什么遗言吗?”

“有,很多。”龙三一字一句。

龙一冷血,“你说。”

“大哥。”龙山叫他,“从小我们就生活在一起,从小什么事情你都让着我,即使我发了错你都会给我顶罪。”

“那是因为我把你当亲弟弟。”龙一说。

狠狠的说道。

他一直把龙门当成自己的家。

他把龙门的所有人都当成自己的亲人。

而在没有遇到小九之前,他甚至对龙三最好,巴心巴肺,一心想要辅助他接下龙门成为龙门的掌舵。

而他呢。

他对他是如何?!

龙一看着龙三,“而你,却想着杀我。”

龙三冷笑,“是啊,我一心就是想要杀了你。你知道为什么?”

“怕我接管了龙门?怕爸爸把龙门给了我?”

“不是。”龙三直言,“我只是不想你这么愚蠢下去,我真的觉得你很可笑,可笑到让我都有些同情你。大哥,你都不知道,你父母氏怎么死的!”

“龙三!”夏绵绵叫着龙三,那一刻脸色严厉了很多。

龙一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

龙三看着夏绵绵笑得猖狂,“怎么,你在害怕什么吗?”

“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你觉得谁可能会相信你?”夏绵绵问,狠狠的问道。

“是不是真的,大哥又不傻。”龙三说,说着,转头看着龙一,“大哥,你一直以为我们的爸爸龙天,是一个讲义气重感情的人吗?你一直以为他什么都好,他辛辛苦苦的养育了你培养了你,你真的以为他对你有恩吗?”

龙一眉头一蹙,“你想说什么!”

“我就是告诉你,你父母都是被龙天杀死的,你以为是你父母为了保护龙天而死的吗?不是的,是因为当年龙天和另外一房兄弟互相残杀,你父亲为了阻止龙天对自己亲兄弟的杀害所以被龙天杀死了,而龙天怕留下后患,就把你母亲也杀死了,顺便想要把你一起杀死。”龙三一字一句。

龙一狠狠的看着龙三。

“不过当时你还小,龙天犹豫着最后把你留了下来,你父亲是能人,所以他觉得你应该也遗传了你父亲,把你好好培养可能对我们龙门有用,显然是有用的,你如此忠心耿耿,不就是龙门的一条狗吗?!一旦主人有事儿,你这条狗不就应该死在最前面吗?”

“龙三你够了!”夏绵绵狠狠的呵斥着龙三。

她受不了用狗这个词语来形容龙一!

“大哥,这些事情我也是无意听到我爸和之前一个拥护我爸的元老级堂主谈话的中知道的,至于是谁我就不多说了,说出来之后,怕九妹赶尽杀绝!”龙三故意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怒视着他。

龙三到了最后,却还是这般,还是这般,故意挑拨离间。

她其实不太相信不太相信龙天会做这种事情。

就算为了拿到龙门的掌舵之位,杀了龙一的父母也不至于,把龙一养大成人然后这般对待,她不相信龙天会如此残忍,完全不顾龙一的人生。

龙三看着他们,继续说道,“大哥,从小其实我都很依赖你,而且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哥哥,但当我得知你的身世之后,我就突然对你亲近不起来了,因为我觉得我很愚蠢,愚蠢到甚至很可怜。为了同情你,为了不让你的人生这么一直一直错下去,所以我在好心的帮你结束你如此可悲的人生。”

“所以,在我别墅动了我直升机的人是你了?”龙一突然问,声音很冷漠的问道,“5年前!”

“是我。”龙三大方承认。

龙一脸色更加冷血了。

他狠狠的看着龙三。

狠狠的看着他。

他真的是一直把龙三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也因为他原本是龙门的继承人所以他对他最好,从小什么都让着他,甚至愿意在他做错事儿之后给他背黑锅,然而呢?!

然而,龙三却一直是这么看待他的一直是把他当傻子一般的对待。

龙三看着龙一的模样,他阴冷的笑道,“是不是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到现在,还在一心为龙门拼命,殊不知,你一直以来尊重的父亲,其实就是你的杀父仇人,你一直以来当成的亲人全部都是你仇人的孩子,你一直以来辅助的龙门掌舵龙九,才真的是你应该对付的人!”

“说够了吗?”龙一问他。

“说够了,大哥是不是就打算杀了我?”龙三反问他。

“对。”

“不用你动手。”龙三说。

说着,那一刻直接拿起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头。

龙一狠狠的看着他。

“大哥,物竞天择,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死得其所。”龙三看着龙一,“但最后你还要不要一直辅助你的仇人,就要看你自己了!”

龙三话音落。

他手指扣动扳机。

扣动扳机那一刻。

龙三眼眸突然一紧。

那一瞬间,将手枪突然对准了夏绵绵。

夏绵绵一惊。

是并没有想到,到最后这一刻,龙三还会耍诈。

她那一刻迅速将手枪对准龙三。

一前一后的子弹“砰,砰”的响起。

夏绵绵那一刻也知道,就算手速再快,龙三的子弹也阻止不了。

她一阵心悸。

那一刻。

她却被猛地推倒在了地上。

而身上,完好无损。

她看着压在她身上的龙一,眼眶瞬间红透,“龙一,龙一……你别吓我,龙一……”

夏绵绵不敢去碰他。

她不知道子弹打在了龙一的什么地方。

她就感觉到龙一在他身上,一动不动。

不。

不能死。

龙一绝对不能死。

她的眼泪顺着眼眶,不停往下。

缓缓。

缓缓。

龙一突然动了动身体。

夏绵绵紧张无比。

又过了一会儿。

龙一似乎是缓了一口气,他从地上站了起来。

站了起来。

夏绵绵就这么木讷的看着她。

然后看到了那颗子弹,打在了龙一的肋骨处,应该没有打在心脏上。

即使如此。

龙一此刻中枪身体明显虚弱。

他脸色惨白。

惨白无比。

夏绵绵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看着龙一。

龙一看着同样倒在地上的龙三。

夏绵绵那一枪,精准的打在了龙三的额头上,一枪暴毙。

就是这么简单的结束了他的一声。

他脸上都是血,眼睛却一直死不瞑目的看着他们。

看着他们。

那一刻似乎是在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杀了龙九。

没能杀了他。

山顶的风很多。

周围一片安宁。

没有命令,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夏绵绵说,“我们走吧。”

就这样就够了。

龙三的结局,终究是因为他自己而咎由自取。

正时。

直升机上,门口处,突然走出来一个小孩。

龙麒。

龙麒就这么木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到他爸爸躺在地上,躺在了血泊之中。

那一刻没有哭。

就是这么看着,小脸蛋很苍白。

他转动眼眸,黑黑的眼珠子直直的看着龙一和夏绵绵。

两个人也都这么看着他。

龙麒突然问道,“我爸爸死了吗?”

夏绵绵那一刻不知道如何回答。

作为杀手的时候,或许会很冷漠的对待这一切,但自从自己为人父母,就不在那么冷血无情。

她只听到身边的龙一说道,“你爸爸死了。”

龙麒还是哭了。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的,眼泪一直往下流。

龙一说,“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龙麒看着龙一。

“跟着你爸爸一起,我们杀了你,你死了就可以和你爸爸在一起。”龙一冷漠。

夏绵绵轻咬着嘴唇。

她知道龙一并没有在开玩笑。

“第二个选择,你过来,走到我身边来,跟我一起离开这里。从此以后,我是你爸爸。”龙一看着他。

让一个三岁的小孩,做自己人生,如此大的抉择。

龙麒脸上都是眼泪,但他却倔强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半点都没有发出声音。

“我给你三秒钟的事情做决定。”龙一说,“一、二……”

“我跟着你一起离开。”龙麒大声的说道。

龙一那一刻也没有太多的情绪。

他微点头,“过来。”

龙麒从直升机上下来,那一刻甚至是直接从直升机上滚下来的。

他走过龙三身边的时候,还是看了龙三一眼。

然后,走向了龙一。

龙一伸手。

龙三紧紧的抓着他的大手。

夏绵绵看着龙一和龙麒,说,“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你受了伤,需要先把子弹取出来。”

龙三却突然没有回答。

此刻其他三辆直升机已经分别停靠在了山头,等着他们离开。

夏绵绵自若的去准备扶着龙一一起走向直升机。

龙一的手臂却突然,避开了。

夏绵绵看着他。

龙一也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咬唇。

她知道,龙三的话对龙一,不可能没有打任何撞击力。

她默默地看着龙一。

龙一说,“我暂时,不跟你走了。”

“龙一……”

“我需要弄清楚,我父亲的死因。”

夏绵绵那一刻,说不出来来反对的话。

她没有这么自私。

“就此,告别。”龙一说。

说得很决裂。

夏绵绵眼眶红透。

她不喜欢这么生疏这么远的龙一。

她甚至很害怕,如果真的如龙三说的那样。

她和龙一会怎么样?!

一定要,你死我活吗?!

她就这么眼泪泛滥的看着龙一。

这几年,她俨然已经把他当成自己最亲的亲人,她一直以为,就算全世界包括封逸尘包裹任何人会离开她,但是龙一绝对不会。

龙一会陪着她一辈子。

就算他后来娶妻生子,他也会在她身边。

她很难受。

很难受的看着龙一带着龙麒。

带着龙麒直接走向了龙三的那辆直升机。

看着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

而龙一没有再回头看她一眼。

他启动着直升机,盘旋着离开,缓缓离开,越来越远。

夏绵绵就这么看了很久。

那一刻真的觉得,龙一可能不会回来了……

不会再回来了!

“九小姐。”身后,贴身保镖在轻声的叫着她。

似乎是在提醒她,该走了。

夏绵绵回眸。

看着那辆走了的直升机,转身说道,“回去!”

所有人跟着她一起,分别坐进了直升机上。

直升机离开。

离开了这片荒山。

一个半小时,到达了龙门的山顶。

夏绵绵直接走向自己的房间。

此刻韩溱已经给封逸尘的伤口处理完毕,现在打着点滴,而封逸尘此刻睡得很熟,就是很疲倦的,在沉睡。

“他怎么样?”夏绵绵问韩溱。

“嗯,应该是死不了。但真的需要休息了。”韩溱说,“如果再不休息,我也不能保证他可以拖着这么破烂不堪的身体,活多久。”

“嗯。”夏绵绵点头。

卢老给的时间是一个月。

一个月,封逸尘可以慢慢静养。

她坐在封逸尘的旁边,看着他脸色真的白得像纸一样,她的手指放在他的脸颊上,那一刻都怕弄疼了他。

她眼眶红红。

仿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如此爱哭,如此容易哭泣。

“子倾怎么样?”夏绵绵轻轻的问着韩溱。

“受了些皮外伤,都给他进行了消毒和包扎,一周不沾水,好得会很快。”韩溱说道。

“谢谢你韩溱。”

韩溱点头。

他不过也是做一些本分的事情。

此刻也已经把所有一切都忙完。

他也坐在了房间的沙发上,看着夏绵绵,看着她的眼神一直默默的放在封逸尘的脸上。

韩溱说,“阿九。”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BOSS真的很不容易。”

“我知道。”

“他总是在用自己的身体极限,用自己能够给你的最大来保护你和爱护你。”韩溱说。

他真的看得有些心痛。

“嗯。”夏绵绵点头。

点头。

而她总是在怀疑他。

“一个月后,卢老要求BOSS和卢小姐结婚。”

夏绵绵嘴角淡笑了一下。

她还记得。

“我希望,你不要为难BOSS。人活着不容易。”韩溱对着夏绵绵,“我承认我没有谈过恋爱也不太知道爱到撕心裂肺天崩地裂是什么滋味,从我们从小被调教被训练成杀手而言,我只知道,命比任何都重要!只要可以活着,什么都可以!”

“我也是。”夏绵绵笑了笑。

她转头看着韩溱。

她知道韩溱的意思。

他们现在如果违背了卢老,那么封逸尘可能又会死。

不死,也会半死不活。

就一直一直要在如此被人追杀的日子中,胆战心惊的活下去。

“BOSS那么爱你,你也应该为BOSS牺牲一次。”韩溱一字一句。

夏绵绵点头。

她不会为难了封逸尘。

不会。

她很清楚,很多事情,她就算再任性也反抗不了。

这就是命。

她说,“韩溱辛苦了,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陪着他就好。”

韩溱也觉得自己的话到此。

最后要怎么做,那都是他们的事情。

他起身,“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叫我。我现在去联系一下文川,看他回来了没有?还有白鹤,一直在警局待着,得想办法把他弄出来。”

“嗯。”

韩溱离开。

房间中,就剩下了她和封逸尘。

夏绵绵一直一直看着他苍白的模样,她身体轻轻的靠过去,靠过去躺在了他的旁边。

她其实一直都在患得患失。

从以前开始,在封逸尘身边总是没有绝对的安全感,总觉得这个男人不会一直在自己身边。

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她见到他。

她总是在患得患失。

她总是觉得上天不可能对她那么好,会让封逸尘彻彻底底的属于她。

果然。

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强。

她将身体倦在他的身边。

她有时候也很想认命。

她从出生开始,命就不太好。

母亲被人暗杀,自己成了杀人工具,喜欢上了一个以为不爱自己的男人,但知道对方爱自己时,对方又突然消失不见了,她以为他死了。

好在。

好在,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还在。

好在,她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尽管,又去世了。

但她至少还可以庆幸,还有一个对自己很好一辈子都不会背叛自己离开自己的男人陪着她。

她以为她可以这么好好的活着。

即使,心口缺了好大一块,她也以为她可以这么活下去。

他又出现了,就是那么唐突的出现自己面前,她战战兢兢。

战战兢兢的靠近他,以为这一辈子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情,她都不会再离开他,却还是要,还是要学着放手。

到此刻。

她失去的很多。

那个说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男人,走了。

背负着深仇大恨,走了。

这个,这个自己一直爱到骨髓里面的男人,从此以后,他的身边就会多了另外一个女人。

她果真不是上帝宠幸的孩子。

她果真不是。

夏绵绵就这么静静的想着,想着,躺在了封逸尘的旁边。

陪伴着他。

在她觉得还可以陪伴的时候,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得很安稳。

很安稳。

到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

天色早就已经黑透。

到处一片雅静。

她转头,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

看着他此刻已经醒了,就是这么安静的在她旁边看着她,默默的看着她,没有打扰到她睡觉。

看着她醒过来,也这么眼眸动了动。

彼此安静。

安静着,夏绵绵微微动了动身体,撑着手俯身看着他。

然后。

她低头,低头,去亲吻他的唇瓣。

他喉咙微动。

那一刻就是很自然的,轻轻的张开了嘴唇。

唇舌相融。

她的舌头,很顺利的伸进了他的唇瓣中,纠缠着他的舌头。

她在很主动。

很主动把自己的全部美好,奉献给他。

她真的很爱他。

每次亲吻,心口都会剧烈的跳动。

每次的亲吻,都会当成最后一次的那么难舍难分。

难舍难分到根本没有注意到,房门被人推开。

推开的那一刻。

“啊!”一个幼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夏绵绵顿了一下。

封逸尘那一刻也顿住。

夏绵绵从他的嘴唇里收回小舌头。

她似乎还不舍的舔了一下他的唇瓣。

让某人,突然心跳加速。

夏绵绵离开他的嘴唇,看着站在门口此刻尴尬到脸蛋通红也不知道该回避的封子倾。

封子倾也这么看着他们。

真的是整个脸蛋加耳朵都红透了。

“你进来做什么?”夏绵绵问他。

封子倾那一刻其实还是有些小吃醋的。

他和面前的这位叔叔回来之后不久,又一个陌生叔叔过来帮他整理了伤口他也睡了一会儿,睡醒了之后也吃过了晚饭,然后也不知道妈妈回来了没有,就想到来这里看看那个救他的叔叔怎么样,结果就撞到了他妈妈和陌生叔叔在亲亲的画面,他不仅尴尬,还有些不开心,为什么妈妈回来了都没有到他房间来看他一眼,反而和这位叔叔亲得那么认真……

他嘟着小嘴,“我来看看叔叔,他受伤很严重。”

夏绵绵那一刻突然有些愣怔。

封逸尘此刻也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靠在床头。

封子倾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为什么面前的两个大人,这么看着他。

夏绵绵微微的叹了口气。

她招呼着封子倾,“你过来。”

“哦。”封子倾走了两步,想了想,停下来说道,“我不会打扰你们……”

说着,脸红透了。

夏绵绵无语。

这孩子是有多早熟。

她说,“过来。”

声音还有些严厉。

封子倾只得继续红着小脸蛋走向他们,停在他们的面前。

夏绵绵说,“子倾,现在妈妈要告诉你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哦。”封子倾点头。

点头也很认真的模样。

夏绵绵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回眸看着夏绵绵。

当然知道夏绵绵要说什么。

而他此刻,反而有些紧张。

夏绵绵也发现了。

还有些好笑。

很少见这货会有如此的明显的情绪波动。

她说,“子倾,不是说一直想要爸爸吗?”

“嗯。”封子倾点头,点头那一刻毫不掩饰的说道,“你是打算和舅舅结婚了吗?”

“……”夏绵绵那一刻真的被封子倾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某人。

某人本来在休息了大半个晚上稍微好看点的脸上,此刻瞬间难看到底。

封子倾看着他们。

他是不是有说错了什么。

他嘟嘴。

他一直都以为,他妈妈是要和他舅舅在一起的。

所以他总是提前联系叫他舅舅叫爸爸。

他也真的很喜欢他舅舅变成他爸爸。

他总觉得,他舅舅对他比对他妈妈对他更好。

他眨巴着大眼睛。

夏绵绵表情又严肃了些,“我和你舅舅不会结婚。”

“那你打算和他结婚吗?”封子倾看着封逸尘。

此刻看清楚了他的脸。

他脸上真的很吓人。

在之前山上的时候他只看到他带着口罩的样子,他以为他带着口罩只是不想被人认出来,但却没有想到,他取下口罩的脸这么的奇怪。

当然,他不嫌弃,他把这位叔叔当他的大英雄。

“封子倾!”夏绵绵那一刻有些火大。

封子倾觉得更加委屈了。

他又说错了什么。

“我就这么愁嫁吗?”夏绵绵问。

封子倾看着夏绵绵,“那我怎么来的爸爸?”

“你你以为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你生出来吗?”夏绵绵气得吐血。

封子倾不说话了。

他都不懂大人的世界,怎么可以说火冒三丈就可以火冒三丈,刚刚不还是挺好的吗?!

夏绵绵发完脾气。

那一刻也觉得自己好像,好像太凶了点。

她深呼吸,又温柔了些说道,“他是你爸爸。”

她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楚。

封子倾睁大了眼睛。

什么?!

这位叔叔是他爸爸!

他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封逸尘。

封逸尘那一刻被封子倾这么看着,反而有些,莫名的情绪。

他喉咙微动,说道,“嗯,我是你爸爸。”

封子倾眨巴着眼睛,“妈妈不是说,我和爸爸长得一模一样吗?”

“……”封逸尘抿唇。

夏绵绵一巴掌打在了封子倾的头上。

封子倾抱着自己的头。

很痛耶。

“能不能好好叫一声爸爸,话怎么这么多?”夏绵绵对着自己的儿子,一向粗鲁惯了。

封子倾看着自己的妈妈。

他有疑问也不可以吗?!

“快点!”夏绵绵催促。

封子倾还是这儿看着夏绵绵。

大人的世界很奇怪耶!

一会儿说他没有爸爸,一会说他有爸爸,一会说他爸爸和他一模一样,一会儿又说他爸爸就是面前的这个谁?!

封子倾突然转身,转身跑了出去。

夏绵绵目瞪口呆。

目瞪口呆的看着封子倾的举动。

这一刻,分明剩下了一室的安静,还很尴尬。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明显带着歉意。

封子倾一向不这么……叛逆的。

她咬牙,“我去看看他,可能太突然了……”

封逸尘拉着她,“还是我去吧。”

夏绵绵看着他。

封子倾已经径直起床,下了地。

------题外话------

依然晚上8点二更,依然晚上8点二更!

月票走起。

达拉达拉。

我们家小子倾也是有情绪的。

么么哒。

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