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爸爸,我很想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门山顶。

此刻已经是过了凌晨了。

夜晚很静。

还有些冷。

封逸尘看着远处坐着的那个小身影,气呼呼的坐在那里,如此孤小。

他嘴角拉出一抹笑。

笑着,坐在他旁边。

封子倾看着封逸尘,小屁股挪过去了一点点,赌气不说话。

“是很嫌弃我吗?”封逸尘问。

封子倾似乎是想了想,摇头。

猛地摇头。

在不知道他是他爸爸之前,他把他当成大英雄。

甚至觉得,他比他舅舅还要厉害。

就是在他身边很有安全感。

就是觉得他可以保护自己。

那一刻他甚至很想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变得这么强大。

“我其实以前和你长得一样。”封逸尘说。

没有特别用对待小孩子的话语去和封子倾交谈,反而用成年人的语调,说得很平静。

封子倾默默的听着。

“为了让你妈妈能够好好活着,所以我毁容了。”封逸尘淡笑,“甚至,差点没有活着回来。”

封子倾仰着头看着他。

所以他是因为妈妈才受伤的吗?

“我很遗憾没能够陪着你一起长大。”封逸尘说,“如果早知道……我就算爬,也会爬着回来你们身边。”

如果知道阿九还爱着他。

如果知道他和阿九没有血缘关系。

如果知道很多……

就算身体到了极限,他醒来后也会立刻回到他们母子身边。

他很遗憾。

“我其实也会想我爸爸是什么样的。”封子倾说,“我以前觉得我妈妈对我不太好,所以我想有个爸爸可以保护我,就像小居的爸爸一样,把她当成小公主一般捧在手心。”

封逸尘笑,笑得其实有些落寞。

他确实遗失了很多美好。

“我没想到我爸爸是你这样的。”封子倾很认真,小孩子不太会撒谎,“我一直想的就是,我爸爸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封逸尘点头。

他知道,他这样子会让任何人失望。

他甚至以为阿九都会嫌弃。

因为阿九曾经总说,她迷恋的是他的样子。

他轻轻的摸了摸封子倾的头,就是那种有些宠溺的方式,他说,“没关系,我不强迫你。”

封子倾看着他。

看着他好像并不太在乎的模样。

封逸尘起身。

起身,他很高。

封子倾只能仰望他。

封逸尘说,“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别让你妈妈担心。”

说着,就离开了。

是会有些遗憾,但也不想为难了他。

“不是的!”封子倾突然开口。

身后,小嗓门还有些大。

封逸尘转头。

转头看着那个小身影也站了起来,那一刻甚至有些激动。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封子倾有些激动,这一刻说话都有些结巴,他说,“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是因为我妈妈之前一直给我说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才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你,我一直以为,我要是见到了我爸爸,我肯定会第一眼就认出来!”

封子倾说的时候,似乎还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他冲着封逸尘很大声。

那一刻也很坚定。

封子倾嘴角轻抿。

他说,“不怪你。”

“对不起。”封子倾道歉。

封逸尘眉头微皱,是有些诧异。

“对不起,我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你。”封子倾说,很大声的说,“爸爸!”

爸爸。

很清脆的一个声音。

就是在如此宁静的山上,清清楚楚。

封逸尘看着面前的小声影。

他很少会有明显不能控制的情绪波动。

这一刻他却突然有些眼涩。

大概是有些感动,感动到眼眶会莫名发红。

他甚至喉咙一直波动。

一直波动着上下起伏。

原来为人父亲是这样的感受,他越来越后悔自己没能陪伴着他,陪伴着他的成长。

他那一刻就这么突然石化了一般,杵在那里。

没有说出一个字。

封子倾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突然没有任何反应。

他鼓起勇气走过去。

走到封逸尘的面前。

他的小手去拉他的大手。

他的手真的好大,他长得真的好高。

而当封子倾的手拉着封逸尘的手那一刻,封逸尘的手指微微还颤抖了一下。

那种温暖,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封子倾仰着头,努力仰着头看着他,“爸爸,我很想你。”

嗯。

我也是。

封逸尘反手拉着封子倾。

大手牵小手。

手心间的温暖,不知道感染了谁。

夏绵绵站在他们身后。

她到现在,真的很容易哭。

很容易眼泪就不受控制的往下一直滑落。

她曾经做梦都想要实现的这一幕,就这么真真正正的发生在了自己的面前。

有些感动,就是这么……这么让她泪流满面!

……

翌日。

天色晴朗。

一切仿若都已经重新洗涤了一般。

昨天发生的一切腥风血雨,全部都成了历史。

今天就又是这么艳阳高照。

夏绵绵懒懒的动了动自己的身体。

昨晚父子相认之后,她甚至也激动到很久都睡不着,当自己有了睡意之后,天都已经破晓。

而当自己醒过来之后,此刻已经是日晒三竿。

她动了动身体,伸懒腰看身边的人。

人呢?!

封逸尘呢?!

昨晚不是还在自己身边的吗?!

这一刻甚至是有些心慌。

心慌的猛地从床上起来,直接就像冲出房间去找人。

房门刚打开。

迎面和一个人对撞。

直接把门口的人对撞到了一边的墙壁上。

居小菜真的痛得眼冒金星。

她捂着自己的头。

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夏绵绵,她的头真的是金刚做的吗?那么硬。

夏绵绵也吃痛的捂着自己的头,看清楚人,“小菜。”

“你这么急急忙忙的去哪里?”

“我去找封逸尘。”

“他在山顶上和子倾在一起,凌子墨和小居也在。”居小菜说。

夏绵绵才稍微松了口气。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就好像,封逸尘真的会突然消失一般,冷静下来,也会觉得患得患失。

她微微一笑,“那我去洗漱。”

居小菜点头。

点头,跟着她走向了浴室,在门口等她。

夏绵绵一边漱口一边看着居小菜,吱吱唔唔的说道,“你找我有事儿吗?”

“看你睡得时间太长了,准备叫你吃饭。”

“哦。”夏绵绵点头。

她迅速的洗漱完毕,还换了一套衣服。

居小菜和夏绵绵一同出去,往山顶上走去。

“封逸尘什么时候回来的?”居小菜询问。

“有点时间了。”

“你都没说。”

“那我也要温存啊。”夏绵绵故意说道。

居小菜有些羞涩的笑了笑,“话说封逸尘的脸?”

“嗯,是毁容了。”夏绵绵说得直白,又提醒道,“你可别笑话他,他脸皮薄,自尊又特别强。昨天以为被子倾嫌弃了,还不高兴得要死……”

居小菜点头。

她怎么可能去笑话封逸尘。

反而会有些难受他所经历的,应该是一些非常的经历。

两个人这么说着。

远远的就听到了凌子墨无比高兴的声音,甚至还很大声的说道,“啊哈哈哈哈,封逸尘,你终于毁容了,你终于毁容了,我终于最帅了,我终于是最帅的人……”

居小菜尴尬,无语。

她转头去看夏绵绵。

看着夏绵绵脸都铁青了。

夏绵绵迅速的跑过去,瞪着凌子墨。

凌子墨此刻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就是一脸幸灾乐祸。

封逸尘的脸色自然很黑。

黑得很沉底。

“你有什么好嘚瑟的,封老师毁容,也总比有些人不举的好。”夏绵绵直白。

凌子墨猖狂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对比起来,你觉得男人那方面最重要?”夏绵绵问,故意问凌子墨。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夏绵绵,“你这人怎么这么坏?!”

“这句话我也想问你。”

“就不能让我好好嘚瑟一下吗?”凌子墨无语。

“不能。”夏绵绵也很直接。

凌子墨翻白眼,“不和女人一般见识。”

“爸爸,为什么不和女人一般见识?”凌小居突然从远处跑过来,一把抱住凌子墨的小腿,眨巴着眼睛问着他。

凌子墨语截。

谁都知道,凌子墨很宠凌小居的。

“所以别那石头砸脚。”夏绵绵笑得很灿烂。

凌子墨一把将凌小居抱起来,不准备搭理夏绵绵,逗着自己女儿,“怎么不和子倾在那边玩,跑过来了?”

“子倾说要打拳,我不喜欢。”凌小居说。

凌子墨往那边看了一眼,就这么看着封子倾有模有样的在那里练习着拳击。

他回头,对着封逸尘和夏绵绵,“你们不觉得你们在虐待儿童吗?”

“否则你觉得我儿子怎么可以成功脱险?”夏绵绵反问。

凌子墨每次都觉得,他和夏绵绵的对话真的捞不到半点好处。

他干脆不说话了。

凌小居插话,“爸爸,子倾真的很厉害。我和子倾被绑架的时候,子倾真的一点都没哭,一句都没哭,还教我勇敢。我被先带走的时候,子倾还安慰我说,是爸爸妈妈来接我了,果真就是爸爸你来接我了,子倾真的好厉害!还有哦还有哦,子倾还让我们留着我们吃过的面包的包装口袋,不过我们都不认字,反正我觉得子倾好厉害,一直保护我,我都和子倾说好了,长大了我就嫁给他,他就可以保护我一辈子了!”

凌子墨再次无语。

她女儿就这么被拐走了?!

就这么被拐走了。

不过到此刻,他是真的对子倾有些刮目相看,以前不知道子倾都在学什么,但不得不说,子倾真的是超出了他年龄的成熟,而且这次的表现真的很惊人,换成其他孩子,早就内心崩溃了。

要真的把小居交给子倾,他其实也挺满意。

这么胡思乱想着。

就听到夏绵绵在对着封逸尘说话,她说,“你就是这么发现子倾位置的?”

“嗯。”封逸尘说,“我猜想龙三可能会使诈,他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答应你的交换,就想着尽可能的不要放弃去寻找子倾被绑架的地方,我也是通过你给的视频反复看了很多次才发现子倾口袋里面的包装纸。总而言之,子倾很聪明,这么小就能够知道给我们留下线索,我很惊讶。我曾经还一度以为,他智力有问题……”

“子倾是你亲生的吗?”凌子墨忍不住吐槽。

哪里有人这么说自己儿子的。

“是啊,我也觉得他可能长了一颗假脑袋。”夏绵绵跟着吐槽。

封逸尘有些尴尬,“我是之前以为……”

“现在打脸不?你儿子的智商都赶超你了!”夏绵绵问。

封逸尘不说话了。

是挺打脸的。

“九小姐。”身后,龙门的佣人上前,恭敬道,“可以开饭了吗?都准备好了。”

“可以了,我们马上回来。”

“好的。”

佣人离开。

一行人往饭厅走去。

一大桌子菜。

夏绵绵才发现自己真的挺饿了。

所有人围坐在一起,吃得还算安静。

唯有,小居有些吵闹。

她都不太会用筷子,却就是很努力的在帮子倾夹菜,“子倾你多吃点,这样才可以长得更强壮。”

子倾小脸蛋有些红,红着点头,把小居给她夹的才都吃进了嘴里。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女儿。

忍不住感叹,“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什么叫嫁出去的女儿啊?”凌小居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宝贝你多吃点。”凌子墨给凌小居夹菜。

凌小居笑得很甜。

封逸尘那一刻似乎是看着凌子墨和凌小居之间的互动有些出神。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封逸尘的视线,小声问道,“你想要个女儿吗?”

封逸尘回眸。

“是想要个女儿吗?”夏绵绵问。

听说男人都想要一个小棉袄。

封逸尘夹了一块肉放进封子倾的碗里,“多吃点。”

“谢谢爸爸。”封子倾礼貌。

封逸尘嘴角一笑。

饭桌上显得很和谐。

凌子墨突然开口道,“嘿,夏绵绵,你都不问问哥哥我怎么阻止龙三那帮兄弟来支援的吗?哥哥可是花了血本的。”

“你怎么阻止的?”夏绵绵顺着他的话问道。

那一刻也确实有些惊讶。

没有一兵一卒的死伤,凌子墨就这么把人给摆平了。

“嘿嘿。”凌子墨笑得狡诈,“我当时赶回来之后,就在你的几个亲信下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带着一帮人去阻止另一帮人的出行,然后过去和他们谈条件。”

“他们会和你谈条件?”夏绵绵觉得有些好笑。

都是要拼命的事情了,还有条件可谈。

还是和莫名其妙的人谈。

在她心目中,凌子墨就算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我就问其中领头的人,我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凌子墨说。

夏绵绵差点没有一口饭喷出来,她咽了咽喉咙,“他会回答你?”

“他没回答我,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提前通知了鎏金会所的妈妈桑,让她带着她手上所有的女人全部赶到了龙门山下,整整十个车的小姐,然后全部站在了龙三那帮人的面前,我就问他们,去温柔乡还是去死亡谷,让他们自己选择。”

夏绵绵简直无法想象那个画面。

“他们选择了女人。”凌子墨说,“当然,我也分析了现在的一个局势,他们衡量一二,决定誓死跟从你,然后就抱着女人去逍遥了。”

“……”她服气。

这么奇葩的方式,也真的只有凌子墨想得出来。

居然还着这么该死的有用。

但也不得不说,确实也是因为,他们可能也觉得龙三不可能有胜算,趁机转投,以保自己的安全。

更何况,龙门的规矩确实严格,虽然龙门旗下很多夜场,但对待手下的人却非常的严厉,一般不准这么花天酒地,时不时的还会安排各种各样的技能训练,野外生存,能够这么享受的,确实很不容易。

“绵绵。”凌子墨那一刻突然认真了些。

“嗯。”夏绵绵看着她。

“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你不应该这么对待你的这些手下。”凌子墨说,还义正言辞。

“什么意思?”龙门一向不亏待兄弟。

“我让他们留下来了之后,就和那个带头人聊着天,他真的是被我的举动感动得落泪。”凌子墨严肃道,“人家都快四十了,居然还是老处男一个,他真的差点没有叩拜我了!”

“……”夏绵绵竟然无言以对。

对于很多特殊的人才,他们龙门有专门的训练,一般很难接触到女人,且没有得到允许,绝对不能去碰小姐。

管理的制度,跟一般军队的管理制度是差不多的!

这么一来,确实有些苛刻。

这些条件她其实也不知道是谁规定下来的,就这么一直理所当然的继承了下去。

可能从很早很早之前,还在古代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那个时候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性。

“所以以后记得多给你兄弟吃点肉,要不然谁还给你卖命不是?”凌子墨说。

夏绵绵微点了点头。

从现在开始,她确实应该好好整顿一下龙门了。

之前一直因为龙三的关系,导致龙门在她手上的主动权并不是那么绝对,趁着去五洲之前,她确实有必要好好管理一下。

“对了。”凌子墨突然想到什么,“我怎么没有看到龙一。”

夏绵绵眼眸垂暗。

“龙一不会是死了吧!”凌子墨忍不住脱口而出。

“舅舅死了吗?”封子倾不相信的看着他妈妈。

“没有。”夏绵绵说,“他有点私事儿要处理。”

“那舅舅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夏绵绵说得很平淡。

有可能,一直都不会回来了。

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也没有过多的询问。

凌子墨也不会多想,反而玩笑道,“龙一那货不会是因为封逸尘回来吃醋,然后就离家出走吧。”

“话能不能少点?”夏绵绵无语。

小居的性格完全像极了凌子墨。

凌子墨耸肩,表示无所谓。

没有了凌子墨的声音,饭桌突然就变得安静了些。

吃过午饭之后。

因为封逸尘的身体原因,所以直接回到了房间,休息。

韩溱说了,尽量卧床。

偶尔下地,时间不能太长。

夏绵绵就配合着封逸尘回到房间。

两个人窝在被窝里面。

封逸尘突然开口,“龙一为什么不回来?”

不可能是因为凌子墨的原因。

夏绵绵咬了咬唇,“我可能是龙一杀父仇人的女儿。”

“嗯?”

夏绵绵把龙三话说给了封逸尘。

封逸尘将她搂抱着。

“我真的很怕如果这是事实,我和龙一会怎么样?!”

“别怕。”封逸尘说,“龙一不会伤害你。”

“我知道他不会,但他会受到多大的伤害!而我,真的很不想龙一离开我!”

封逸尘紧紧将她抱着。

他说,“我会陪着你。”

就算没有龙一。

我陪着你!

------题外话------

二更来也!

来来来,月票走起。

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