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韩溱麻痹说我无药可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会陪着你。”封逸尘一字一句,很坚定。

夏绵绵点头。

她知道他会陪着她。

只是一个月的婚礼,不得不有。

她把自己的脸颊捂在封逸尘的怀抱里……

她再也不想和任何人分开,再也不想了!

两个人拥抱着彼此。

感受着彼此给予的温度。

很暖。

卧室外。

龙门大厅中。

凌子墨在所有人都不留意的情况下,逮到了韩溱。

韩溱看着他,有些诧异。

他这几天其实也很累。

周围伤员太多,文川也受了伤回来,他才把他弄好,一会儿要得去看看封逸尘的伤口恢复情况,还得频繁的换药。

“聊几句?”凌子墨说。

“聊什么?”韩溱直直的看着他。

“我听夏绵绵说你是医生。”

“额。”韩溱还是不明白。

“你过来过来。”说着,凌子墨就让韩溱跟着他走。

韩溱无语。

他很忙的好不好。

但看着凌子墨如此一副积极的份上,还是跟了上去。

凌子墨带着韩溱走向了山顶。

凌子墨突然觉得山顶真是一个好说话的地方,周围都没有什么人。

韩溱一脸冷漠的看着他。

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你医术是不是很了得?”

“看是什么病。”韩溱直白。

“比如,比如……不举呢?”凌子墨说。

“……”韩溱就这么看着他,直直的看着他。

凌子墨有些尴尬,“能收敛一下你的眼神吗?哥哥曾经也是凶猛无敌的,你可以去问问,哥哥的名声,简直那是不要不要的刚猛……”

“怎么突然会不举的?”韩溱显得很冷漠。

他根本没兴趣知道这么多。

凌子墨又是一阵尴尬,说道,“我之前和我老婆关系不太好,在房事上面就一直比较将将就就,然后很多时候都在隐忍着自己,渐渐对房事就变得没了兴趣,然后突然有一天,就不行了。”

“和你老婆的方式每次都有射吗?”

“有。”凌子墨说。

只是不是那么爽。

“那和你老婆没关系,是你自己的原因。”韩溱总结,很冷漠。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他。

韩溱也这么回视着他,“找找自己的原因?”

“我还能有什么原因?我就是突然不行了,就是在她这么多年的将将就就下不行的。”凌子墨说,但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

“除了和你老婆,和其他人可以吗?”韩溱问。

“没试过,但从内心深处也提不起兴趣。”凌子墨回答,“我现在就想和我老婆做,但我他妈现在不行啊!”

“那就真和你老婆没关系。”

“那我现在怎么办?”凌子墨无语了。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突然不举的?!

别说什么被雷劈的。

“你受过什么刺激没有?在你不举的那段时间?”韩溱问。

“没受什么刺激啊。”凌子墨说,“就是和我老婆关系不太好,然后心情一直低迷,貌似也没有受到过什么暴击!”

“吃过什么不当的药物了吗?”韩溱又问。

“药物……”凌子墨回忆,回忆的那一刻,突然跳了起来。

韩溱眉头紧皱。

这是一只猴子吗?!

凌子墨异常激动,激动得都差点说不出话来,“我我我我,我我我他妈吃媚药了!”

韩溱冷漠,“那种药物不宜多吃。”

“关键是,我吃了之后那晚并没有得到发泄,我忍下来了。”凌子墨说。

韩溱看着他。

越发的觉得这货真是精神有问题。

“这是不是我不举的原因?”凌子墨问。

“很有可能。”韩溱说,“媚药的成分就是让你身体变得兴奋,极端的兴奋,这种兴奋如果过度且未能够缓解,就会让你的某些功能性消失,也就是,极有可能导致你的不举。大概就是,乐极生悲。”

“那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韩溱说。

“你都不知道?”

“我对这方面研究不深。”韩溱直白,“我身边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凌子墨看着他,“那我就这样一辈子了?”

“抱歉,我无药可治。”

凌子墨就这么一脸哀怨的看着他。

他,他,他就这么完蛋了!

就这样完蛋了!

被凌小琳现在搞得,人生绝望。

韩溱无视他的悲壮,“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儿。”

说完,就冷漠的走了。

走了……

凌子墨一屁股坐在山顶的一个凉亭里面。

心里别提多悲壮了。

别提多悲壮了。

他突然好想从围栏边跳下去,死了算了。

韩溱那货居然说他无药可救!

居然说他无药可救!

他真想一脚踹死那什么破医生。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崩溃。

“子墨。”身后,传来居小菜的声音。

凌子墨立刻手链表情,转头看着她。

“你一个人在这里?”居小菜有些奇怪。

凌子墨不像是一个人能够安静下来的人。

“额,我坐坐。”凌子墨不动声色,反问道,“你找我有事儿吗?”

“我是觉得,既然小居已经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好。”凌子墨点头。

对于居小菜,他一般言听计从。

“那等绵绵睡醒了,我去给她说一声,我们就离开这里。”

“嗯。”

居小菜说完,就转身欲走。

“小菜。”凌子墨突然叫住她。

“嗯?”居小菜很诧异。

“那如果我说,我说我以后可能可能都不行了……哎,我就是说那方面不行了,你会不会嫌弃我什么亦或者……”

“不会。”居小菜一口咬定。

凌子墨有些感动的看着她。

“我相信你可以好起来。”居小菜微微一笑。

“……”可是他都不相信自己。

关键是韩溱那个死庸医,还说他无药可救。

那傻逼。

“别多想了。”居小菜安慰。

凌子墨点头。

“我先下去了。”

“我陪你一起。”凌子墨连忙起身跟在她身边。

两个人并肩。

居小菜突然伸手,伸手拉住凌子墨。

凌子墨心口一怔。

居小菜在外面很少会这么主动的亲昵他。

他看着她。

看着居小菜说,“子墨,这次小居的事情,如果不是你,我觉得我可能会做很多极端的事情,我曾经一直觉得你没有长大,一点都不成熟,以后我会改变对你的观点。”

凌子墨淡笑,“嗯。”

居小菜也这么笑了笑。

是真的有些惊讶凌子墨的改变。

在小居被绑架的整个过程中她没有心思想那么多,但小居回来之后,她才会忽然想起,想起在小居被绑架时,凌子墨的冷静,甚至给予他的温暖和决心,她以前一直觉得凌子墨没有长大,遇到任何事情都只会用小孩子的方式来解决,在这次的过程中,却真的让她很惊讶,反倒是自己,总觉得是拖后腿的那一个。

他们一起回到房间。

小居和子倾在房间里面玩耍。

居小菜也没有打扰他们,自己在旁边看手机,看一些时事新闻。

凌子墨也在旁边看手机。

但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他脑海里面全部都是,他不行了他不行了他妈的人生绝望了……

不停循环。

到了下午4点左右。

封逸尘和夏绵绵起床。

也不知道两个人的瞌睡怎么可以这么多。

一天睡成这样。

封逸尘的脸色看上去好了很多。

夏绵绵的脸色就更好了。

凌子墨那一刻甚至觉得,那两货就是做了少儿不宜的事情……

而他又开始感叹了。

感叹他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

为什么啊!

“要走了吗?”夏绵绵听着居小菜说。

“嗯,小居也平安了,我们就回去了。”居小菜点头。

夏绵绵也不强求,“那好吧。”

“妈妈我们要走了吗?”凌小居突然插嘴。

“是啊,我们要回家了。”

“可是我舍不得子倾耶。”凌小居说,“我想和子倾一起玩耍。”

“我们平时也可以玩耍的,不一定要住在一起,我们该回家了。”居小菜温柔说道。

“哦,但是我真的很不舍子倾耶。”凌小居眼巴巴的看着封子倾。

就是很想和他在一起。

其实,凌小居小朋友喜欢和任何小朋友玩耍,只要和小朋友玩耍就会舍不得离开。

“乖。”居小菜一把将凌小居抱了起来。

凌小居嘟嘟小嘴。

封子倾其实很想凌小居和她在一起,但他觉得自己是男孩子,不能大吵大闹不能哭哭啼啼。

“那我们就先走了。”居小菜对着夏绵绵。

“嗯。”夏绵绵点头。

凌子墨一把将凌小居抱过来,很自然的不想累着居小菜,带着她一起走出龙门的山庄别墅。

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封逸尘,你这破身体可别纵欲过度。”

“……”封逸尘无语。

夏绵绵倒是无所谓的一笑,“某些人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夏绵绵!”凌子墨暴躁。

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好心的好不!

“嘿,听说你找我家韩溱了。”夏绵绵说,笑得贼开心。

凌子墨无语。

医生都没有医德的吗?!

韩溱那个大嘴巴。

“准确意义上讲,我家韩溱不算正经的医生。”夏绵绵解释。

说出来觉得自己好像在坑韩溱。

夏绵绵又说,“听说你是因为吃了药才会如此的?”

“是啊是啊,你管我!”凌子墨抱怨。

“我才难得管你!”夏绵绵说,“我就是好奇,你吃了药又不让自己发泄,你傻的啊!”

“我就傻。”凌子墨自暴自弃。

夏绵绵觉得和这种人真的是没办法正常的沟通。

夏绵绵翻白眼。

她其实本意想要告诉他,韩溱虽然对这方面研究不深,但韩溱的徒弟对这方面倒是有些见解,现在韩溱已经联系了她徒弟赶过来看看情况,他既然这么不领情,她就应该让他多崩溃几天才是。

所以不多说了。

凌子墨也气呼呼的走了。

走向了他们之前就停靠在这里的小车上。

凌子墨开车。

开车脸色还很不好。

夏绵绵着毒舌的女人,总有一天遭雷劈。

遭雷劈。

遭雷劈!

“子墨。”身后,传来居小菜的的嗓音。

就是这么温温柔柔的。

“嗯。”凌子墨让自己冷静。

不能因为夏绵绵的讨厌而影响到了小居的可爱。

“刚刚绵绵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居小菜问道。

凌子墨抿唇。

“你为什么要吃又不要让自己……”居小菜很奇怪。

这不像是凌子墨的作风。

而且这么多年,她其实是感觉得到凌子墨对那方面没那么大的兴致了,不可能还会让自己吃那种东西,除非就是被人陷害了?!

又像上次那样,上次那样,被小姐算计的吗?!

既然被算计了,就算不想和小姐做,为什么不回来?!

是也不想和她做吗?!

她看着他。

看着他紧捏着方向盘,说,“是凌小琳上次。”

“嗯?”居小菜一怔。

“凌小琳生日的时候,我陪她庆生,我一直把她当妹妹尽管知道她有时候很恶劣,但我一直把她还有我姑姑当我很重要的亲人。”凌子墨说。

“嗯。”居小菜点头。

她知道。

她知道凌子墨对他姑姑和他表妹,感情很深。

也知道,凌子墨其实就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我没想过凌小琳那晚上算计了我,我就完全没有防备的喝下了她给我的那杯下了药的酒。”凌子墨说。

居小菜咬牙。

“我不可能和凌小琳做,我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就威胁着她让她滚。”凌子墨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居小菜,“凌小琳平时看上去不怎么怕我,实际上也不敢惹我真的生气,所以她没有碰我,她给你发的那些照片,都是她故意摆拍的,她没敢在我身体上怎么样。”

“嗯。”居小菜点头。

而她当时,基本没有怀疑过。

“后来我醒了之后,我就一个人在他们家自己发泄,没让凌小琳进来,没有让任何人帮我,一个人忍了下来。”凌子墨说,说着那一刻还有些崩溃,“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当时为什么不回来?”居小菜问他。

凌子墨淡笑了一下,“那天展然的忌日。”

展然的忌日。

他要是回去,回去强迫着和她发生关系,他们之间会变成怎样。

会变得多么的恶劣。

居小菜内心一紧。

凌子墨那么考虑她的感受,那么考虑。

而她却一直在误会他,一直在误会他总是任意妄为。

她咬了咬嘴唇,“对不起子墨。”

“这和你也没什么关系。”凌子墨笑了笑,“也怪我自己,所有人都提醒我让我别对我姑姑还有我表妹太信任,我就是不相信,我就是以为,她们是我的亲人,我巴心巴肺的对她们,她们也会如此对我。哪里知道,会真的被她们坑了。”

居小菜那一刻有些心痛。

凌子墨那一天应该受伤很大。

而她却还一直不相信他,甚至没有问他要过一个解释,而她不要解释,凌子墨那一刻也不敢解释,在她心目中,就算他解释了,也徒劳。

她轻咬着唇瓣。

凌子墨说,“刚刚韩溱给我说,我好像无药可救了。”

居小菜看着他。

“就是可能可能就会如此了……”

“不会。”居小菜很肯定。

凌子墨透过后视镜看着她坚定的模样。

“我觉得,你不会。”居小菜说。

说完那一刻,脸蛋分明有些红,红着说,“我会帮你……”

分明。

她能够感觉到他身体的细微,不是那么无药可救。

凌子墨一笑。

虽然很绝望,但这一刻还是很心暖。

只要居小菜在他身边,什么都好……

……

龙门山上。

封逸尘在散步。

夏绵绵就一直陪着他。

韩溱让封逸尘不要太走动,但封逸尘不喜欢躺在床上,就是会拖着自己的身体,到处闲逛。

然后就到了山顶上。

山顶上,封子倾在练拳。

封子倾虽然很小,但爆发力惊人。

“什么时候开始给你训练的?”封逸尘问。

“3岁的时候。”夏绵绵说,“他需要独当一面。”

“嗯。”封逸尘点头。

他没有质疑她的决定。

他说,“我昨天,在救走子倾的时候,教子倾用手枪了。”

“嗯?”夏绵绵看着他。

“他还打伤了一个人。”封逸尘说,“救了我们一命。”

“你这是在骄傲吗?”夏绵绵逗笑。

封逸尘那一刻没忍住笑了一下。

“封老师,你知道你骄傲的样子,很得意吗?”夏绵绵大声笑道,“还好凌子墨不在,他要在,又该怼你了。”

“反正他说不过你。”

“也是。”夏绵绵笑得更开心了。

总是总是很珍惜和封逸尘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

很珍惜,他们一家三口在不被任何人打扰的,每一个瞬间。

封子倾在旁边练了拳,喘着气坐下来休息,就看到他爸爸妈妈在那里,就是笑得很开心。

他很少见她妈妈这么笑,尽管他妈妈也不会特别掩饰她的笑容但从未这么开心过。

他心情也很好。

他好像告诉全世界,他有爸爸了。

他有一个像英雄一般的爸爸!

晚上,吃过晚饭。

夏绵绵实在没办法入睡了。

她都觉得陪着封逸尘的日子,真的让她自己都觉得颓废。

她拿起手机坐在沙发上,觉得有必要把一些工作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了。

她这么一消失又是半个多月。

何源应该发毛了吧!

她还有些小心翼翼把电话拨打了过去。

何源那厮,最记仇了。

“你好。”那边传来何源何其有礼貌的声音。

夏绵绵就知道这货,故意的。

她说,“何源。”

“哦,是董事长啊,你老人家还记得我,我真是应该谢天谢地。”

“能好好说话吗?”

“我一直在好好说话啊。且,小的说的都是些肺腑之言!”何源认真无比。

夏绵绵翻白眼,她直言,“明天我会到公司来一趟。”

“你终于舍得大驾光临了。”

“可能会比较晚。”

“不好意思啊,董事长,明天我约了人看房,可能也会很晚。”

“……你要买房吗?”夏绵绵问。

“是啊。董事长是觉得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怎么会?我的意思是,你钱够吗?”夏绵绵狗腿的讨好。

“不够你会给我点?”

“你差多少?”

“得了吧。”何源直接拒绝,“无功不受禄,小的真不敢要。”

“何源你个大男人能大度点吗?我特么总算知道你丫的为什么一直一个人了,你特么这么记仇,哪个女人愿意跟你!”夏绵绵咆哮。

咆哮的时候,封逸尘正好出现在房间。

他刚刚去陪着子倾睡觉了。

封逸尘其实和子倾关系很好。

尽管不会如凌子墨和他女儿那般亲密,但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也会很有爱。

她甚至在想,要是给封逸尘生个女儿,说不定他也会很宠。

就是很期待他很宠女儿的样子。

而此刻。

此刻,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突然的泼妇行为。

她无语。

何源那腹黑男,就注定姚孤独终老。

她说,“那我明显下午到公司,说说封尚现在的一个管理情况。”

“没什么好说的,封铭严现在正在告你,说你们的合同签字有问题,现在正坐在封尚的逍遥椅上面不下来。”

“你怎么不告诉我?!”夏绵绵埋怨。

“董事长,你走之前不是特别叮嘱小的,别来打扰你吗?”何源说。

夏绵绵回想。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她说,“那明天你什么时候在?”

她能说她很气嘛!

她才是董事长董事长,居然被何源这货牵着鼻子走,更甚至,还被他威胁还不敢得罪。

早晚她要抄了何源。

好吧,她其实就是想想过过瘾。

“下午3点吧,那个时候我在办公室恭候大临。”

夏绵绵猛地挂断了电话。

气死了。

她气呼呼的模样。

封逸尘反而还笑了一下。

也难得阿九会被别人气成如此。

以前不都是他气别人的吗?!

想想凌子墨就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捞到任何好处。

“怎么了?”封逸尘自然地过去,将她搂抱着。

“明天我要去一下公司,何源说,封铭严没有让出封尚集团,还说我们签订的合同有问题,现在已经告知法院了,大概是法院没有找到我们,所以没有给我们传送信息,明天我去看看情况。”

“我陪你一起。”

“韩溱说你要多休息。”

“我身体我很清楚。”封逸尘说。

夏绵绵看着他,缓缓点头。

她其实也不想离开他,一分一秒。

至少这一个月,她要好好享受,独有的享受,他一个人!

……

纸醉金迷的夜晚。

何源挂断电话。

他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夏绵绵终于舍得主动联系他了。

这段时间夏氏还好,但封尚集团的管理却受到了封铭严的严重阻挠额,而他在没有接收到夏绵绵的指使前也不确实不敢轻举妄动,当然他也是一个记仇的人,所以他坚决没有给她打电话,反正夏氏的亏损,也是夏绵绵的亏损。

他突然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蒂熄灭。

从他大大的落地窗前回到了自己家的沙发上。

那一刻耳边就是不停的重复着夏绵绵刚刚吼他的那些话。

说他怎么不能大度点吗?!

说他这样没有哪个女人想要跟着他。

仔细一想好像真的是。

他淡笑了一下,无聊的拿起手机,翻阅。

翻阅着。

然后莫名其妙就点进了那家情趣店。

他其实光顾的还很频繁。

从那次和岳芸洱闹了不愉快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面了。

其实说直白一点,不是他故意的靠近,岳芸洱大概是唯恐避之不及。

他看着店内好像又上了很多新款。

每一样都有很详细的介绍,甚至那种宣传语都很有意思,就是会被写这些宣传语的人所停下脚步,他甚至都会很仔细的去看看那些每个产品的独特介绍,看着看着,觉得自己也有些好笑。

他把手机关上。

夏绵绵说得很对。

没有女人会喜欢自己。

他性格如此不好!

他就理所当然的去洗澡然后很坦然的去睡觉。

睡在床上。

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那一刻微微皱了皱眉头,“妈。”

“源源啊,睡了吗?”

“正打算睡了。”何源说。

“妈没打扰到你吧。”

“没有的。”何源对父母很是尊重。

“那啥,隔壁老王家的儿子,今天孩子出生了,是个小闺女长得可动人了。”何母说,还很激动。

何源抿唇。

“源源,爸爸妈妈年龄都大了,也没有什么特别期盼的,老两口也不需要太多的钱,就是盼着你能够早点结婚让我们早点抱孙子,趁着爸爸妈妈现在还能动,还能帮你们带带孩子。”何母终于又说到了重点。

这段时间真是越发的频繁了。

何源今年27岁,这个年龄结婚的真的不少,甚至很多都开始有了孩子。

他母亲也是看着周围的人都开始抱孙子了就越发的开始按耐不住了,一周至少两个电话,让他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但实际上,在职场上,27岁没有结婚的人比比皆是。

他应付了他母亲几句,把电话挂断了。

躺在床上,却突然越发的睡不着。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失眠了。

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他还能够看到他自己眼底的青影。

他洗漱完毕,换上得体的衣服。

他去看了一栋别墅。

是准备买下来把他父母接过来一起住。

这样子要是一起住,他可能会被他母亲吵得怀疑人生。

他深呼吸一口气,终究还是决定先把房子买下来了再说。

他出门,开车去售房中心。

当然是VIP的接待,他还未靠近,就有售楼小姐站在门口迎接,一路将他指引到指定位置,又迎接着他往售楼部的VIP厅走去。

穿过奢华的售房大厅。

何源的脚步似乎是停顿了一下。

售房小姐接待了他之后就在给她介绍别墅,看着他突然顿足,有些诧异的往他的方向看了过去,连忙说道,“今天开了新楼盘,人有点多,不过是小区高层,不在别墅区。”

“嗯。”何源点头。

点头回眸,和售楼小姐走进专门的一个接待办公室。

而大厅中。

岳芸洱陪着岳芸轩以及周喃喃还有周母一起来看房子。

周母指定要在这里买,据说是她哪个朋友的女儿就是要买在这里,听对方说得天花烂坠的好,就爱面子的死活也要买在这里,这里的高层房价都很贵,这一带比一般的楼盘都要贵,岳芸轩本来不想的,不想这么顺了周母,岳芸洱劝了劝他,就带着他来了。

朱鹏还是算话,那次去陪了他的那些工程上的那些贵客之后,第二天签了合同就在她账户里面打了40万,也没有特别说什么时候还他,她真的感激。

尽管,那晚上其实一点都不愉快。

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还处于,说不清的情绪之中。

而且她账户里面还有何源的10万块,她想还给他。

------题外话------

今天稍微早一点,小宅乖不乖。

乖不乖?!

求表扬。

期待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