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要不我陪你上床吧?!/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跟着售楼小姐一起,走了出去。

周母还在售楼中心大吵大闹,任何人都劝阻不下来,岳芸洱也无可奈何。

她走向一间办公室。

专门接待贵宾的办公室。

准确说就是一间奢华的接待厅。

里面就坐了一个男人,秦梓豪。

岳芸洱咬唇,走了进去。

走进去,售楼小姐自然的将他们的房门关了过来。

岳芸洱顿了顿脚步,还是往那个坐在奢华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男人那边。

秦梓豪带着一些傲慢的笑容看着岳芸洱,看着她穿着简单,但也不得不说,岳芸洱长得确实挺好看,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就算此刻不施粉黛,也依然给人感觉很清纯很靓丽,身上穿着的也是一套再简单不过的网上便宜货,却硬是让人看上去很舒服。

他其实都没想过,岳芸洱这种女人,这种从小娇蛮惯了从小霸道惯了的女人,在遭遇了家道中落,在遭遇了被人强奸,在遭遇了很多很多之后,他以为她都要活不下去的,这么多年过去,总觉得这女人活得还好,比他想的好了很多,尽管活得很低沉,也让他有些轻蔑。

“你找我?”岳芸洱问他。

就这么很平静地看着他。

以前她任性的在他怀里撒娇,以前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前她的娇蛮他虽然也会偶尔生气但多半还是顺着她,现在,现在就只是这么带着些讽刺的看着她。

风水轮流转这几句话,岳芸洱觉得没有谁比她更感同身受了。

“这么多年过的如何?”秦梓豪问她。

“你不也看到了吗?”岳芸洱说。

看到了她的生活,为了一套房子低声下气。

“为什么后来不来找我?”秦梓豪说,“出狱之后不来找我。”

岳芸洱那一刻似乎还让自己笑了笑,笑得有些清冷,“我以前找你的时候,你不是拒绝我了吗?我还能怎么来找你?”

“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接受过来,接受你家的家道中落接受你被人强奸。但你出狱后,那个时候我也已经平静,你如果来找我,我想我会帮你。”秦梓豪说得很真诚。

岳芸洱就这么笑了一下。

她现在很难相信任何人,更不可能相信他。

“当年你被人强奸,我也很难受,拒绝你的求助那也是因为我心里当时对你的抗拒。你连嘴都不让我亲,却遭人为所欲为,我也有情绪,我承认当时我做得有些过分,后来其实也有些后悔。但事实就是如此,我父母逼着我和邱柒柒谈恋爱结婚,我没办法再主动给你伸出援助之手,但如果你后来找我,我真的会帮你。”秦梓豪再次诚恳的说道。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秦梓豪。

曾经她很喜欢的男人,曾经以为在她遭遇不幸他会第一时间帮她的男人,曾经伤她最深的男人,现在看着总觉得有些讽刺。

但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被人生磨光了她的所有棱棱角角,她说,“都是曾经的事情,现在我习惯了我的生活,也过得不错。”

“是吗?”秦梓豪上下看着她,“但刚刚柒柒对你的事情,我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她有时候比较刁蛮,像曾经的你。”

“嗯。”岳芸洱笑了笑。

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秦梓豪口中的宠溺。

就如以前对她一般的口吻。

她甚至觉得,秦梓豪这一刻是故意的。

故意在她面前表现他对邱柒柒的好。

“你想要换房吗?”秦梓豪终于拉入了正题。

岳芸洱也不掩饰,“嗯,我想换。”

“我其实也可以给柒柒做做思想工作,让她把房子换出来。你也看得出来,柒柒对你存在敌意,否则换成其他任何人,她都愿意当这个好人。”

“嗯。”岳芸洱点头,她很清楚,也很清楚的知道,秦梓豪不会这么好心,她说,“你需要我做什么?”

在社会上的时间太长,完全懂得了一个社交原则。

等价交换。

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可能。

秦梓豪看着岳芸洱,那一刻似乎是笑了一下,是真的觉得岳芸洱在这么多年的之后变得和以前完全不同。

这种感觉让他心里也莫名有些痛快。

想想以前自己在岳芸洱面前吃瘪的样子。

他说,“你坐下来,别这么拘束。”

岳芸洱看着他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

“坐吧。”秦梓豪再次开口,“你这么站着,我也觉得有压力。”

岳芸洱就这么坐在了他旁边。

她其实想得很清楚。

秦梓豪的条件,她能做到就做,做不到就不做了。

她不想在他们面前太过狼狈,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也还是有自己的自尊。

她一直以为她有自尊。

她可以自强不息。

就算活得累一点。

“有男朋友了吗?”秦梓豪突然开口。

岳芸洱一怔。

“找到男朋友了吗?”秦梓豪重复。

岳芸洱没有说话。

因为不想回答。

秦梓豪也没有不耐烦,再次说道,“和何源重新在一起了?当年被你耍得团团转的那个穷学生?”

“没有。”岳芸洱一口否定。

这一刻甚至不想秦梓豪这么来说何源。

她承认她对何源真的存在很强烈的内疚感。

“没有啊?我以为你打算将将就就的找个人结婚生子。像何源这么普通的人,正好是你的归宿。”秦梓豪说得很是讽刺。

“何源不普通。”岳芸洱一字一句。

“也对。”秦梓豪根本没在意岳芸洱索索,“对于现在的你而言,何源确实不算普通人了。”

岳芸洱听着刺耳,却也不想和他多说。

她说,“你到底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如果只是为了知道我过得不好,想要嘲笑我,我想应该也差不多了,我的日子真的如你想的那样,过得很糟糕。”

“你太极端了。”秦梓豪没有生气,反而伸手去拉她的手。

手还没有碰到。

岳芸洱就猛地将手指离开,就是那么明显的拒绝。

秦梓豪脸色微变,这一刻也没有冒火,他说,“我不过就是想要帮帮你,除了今天这件小事儿,还有以后你的很多大事儿。我们毕竟恋爱一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我也不想你日子过得如此糟糕。”

岳芸洱真的不觉得秦梓豪有这么好心。

尽管以前抱着遐想的以为他可以救赎她。

她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听他说话。

“这套房子,你如果真的喜欢,我可以让邱柒柒还给你,甚至,我可以免费送给你。你知道这对我们而言,一百来万的房子机都是小钱。”

是啊。

对他们都是小钱。

对她却是巨款。

“而我也不得不说,我对你其实念念不忘。”秦梓豪终于把话说明白了,“即使和邱柒柒在一起,也会时不时的想起你,我想着就是初恋情结,当年不得不说,我是真的很爱你。如果不是你家庭变故,不是我父母的强烈反对,我们就真的在一起了,现在应该也很幸福。”

岳芸洱还是那般安静。

那些如果,她很久不会去奢望了。

“你跟着我,我让你过上你原来的生活。”秦梓豪说。

岳芸洱突然觉得这句话很熟悉。

貌似有人也这么说过。

她是不是看上去就真的过得很惨,惨烈到好多人都想要救赎她。

好吧。

她确实过得很不尽人意。

她抬头看着秦梓豪,“你不打算和邱柒柒结婚了吗?”

“当然要结婚。”秦梓豪说,“父母逼迫我也没办法,你也知道我这种身份自然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所以没办法,我会娶了邱柒柒,但这不影响,我和你的关系。”

“什么关系?”岳芸洱问他,还笑着问他。

“情妇关系。”秦梓豪一字一句,说得清楚。

岳芸洱没有动怒,也没有觉得自己被践踏了。

她真的能够很平静的接受秦梓豪现在对她做的任何一丝一毫。

秦梓豪看着岳芸洱嘴角的笑容,就以为这女人是同意了,他说,“房子我送给你,我每个月给你2万块生活费,甚至于,平时你有什么消费账单在咨询过我的同意下我都可以给你买,不能保证让你过上你以前大小姐的奢侈生活,但让你衣食无忧完全没问题。”

他得意的说着。

“你不觉得很对不起邱柒柒吗?”岳芸洱问他。

“我和她政治婚姻,有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她要出去找男人她也可以。”秦梓豪说得无所谓。

岳芸洱冷笑。

邱柒柒当然是喜欢秦梓豪的。

很喜欢。

这一刻她其实也想过如果做了秦梓豪的情妇会怎样,至少可以报复了邱柒柒。

有时候想想还会觉得很痛快。

但她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几年前可能会同意。

现在不会了。

现在不想报复任何人。

她就是认命了。

秦梓豪诧异的看着她的举动。

脸色一冷。

“岳芸洱!”秦梓豪叫着她。

“不用了,秦梓豪。”岳芸洱说,“你好好和邱柒柒结婚吧。”

“怎么了,你莫非还想我和邱柒柒分手?”秦梓豪讽刺,“岳芸洱,别得寸进尺别不知好歹,我给你说得很明白了,我和邱柒柒结婚就是因为家庭关系,你要是没有遭遇家变,秦太太的位置就是你的,可惜你家老爸不争气,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没想过什么秦太太的位置,真的。”岳芸洱说,“也没想过做你的情妇。你好好和邱柒柒过日子吧,她挺喜欢你的。”

“岳芸洱!”秦梓豪动怒。

大概是没有想到岳芸洱居然会这么拒绝他。

他完全无法接受。

岳芸洱也没有在意他的怒火,起身就准备离开。

她现在还得去想想,怎么平复周母的情绪。

这么想着。

手臂突然一疼,身体突然一个眩晕。

“啊!”岳芸洱没忍住尖叫了一下。

下一秒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秦梓豪狠狠的压住,压在了沙发上,桎梏得很紧。

“你做什么!”岳芸洱有些慌张。

“你觉得我做什么?”秦梓豪讽刺的问道。

“你疯了吗?放开我,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你以为一般人可以进这里吗?”秦梓豪冷笑。

“够了,放开我!”岳芸洱全身扭动。

越是这般扭动,越是让人心痒难耐。

秦梓豪倒也没有想过,这么多年过去之后,他居然对岳芸洱又产生兴趣。

仔细一想,可能就是不甘心。

不甘心当年他连嘴都没有碰到过。

现在人长大了,对很多事情自然就开放了很多,他也不是第一次背着邱柒柒偷欢了。

“我不放开你能怎样?”秦梓豪问她,笑得很邪恶。

“秦梓豪,不会嫌弃我被人强奸过吗?”岳芸洱狠狠的说道。

“是挺嫌弃的,但又觉得,反正都被人强奸了,我也没必要对你珍惜。何况,我陪你闹了这么多年,还都不知道你里面长什么样子,你说我亏吗?”

“秦梓豪,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岳芸洱真的很生气。

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我是什么样的人?”秦梓豪说,说着,暧昧的在她耳边呼气,“你会感谢我的,我这是在让你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说完,嘴唇就直接靠近了她的脸,靠近她的唇瓣。

她头扭开。

秦梓豪的嘴唇亲在了她的脸上。

她觉得很恶心。

很恶心。

就好像,就好像几年前,被人强奸的时候一样,那种滋味,她这辈子都真的不想再尝试。

她忍住眼泪,“你放开我秦梓豪,否则我叫了。到时候引起外人看到,我不怕丢人……”

“我也不怕。”秦梓豪说,丝毫不受她的威胁,“反正任谁也不会觉得是我强迫你而是你在勾引我,倒时候谁被唾弃,你觉得呢小耳朵……”

“秦梓豪!”岳芸洱狠狠的叫着他的名字。

“你听话点,好好的顺从我,我会给你很多很多你想要的东西,你到时候会感激我的。”秦梓豪蛊惑她。

她冷笑。

就会这么,清冷的笑容浮现在嘴边。

她很厌恶他的碰触,很恶心他这么对自己。

但她却没叫。

秦梓豪说得很对。

这件事情曝光了,可能都是她的错。

都是她故意勾引秦梓豪,被万千唾弃。

她弟弟还在外面。

她真不想她弟弟看到她如此狼狈的一面。

还有她弟弟的岳母,她完全可以想象,周母会用多么难听的声音来咒骂她,甚至,周母可能真的会一起之下,不让喃喃和她弟弟结婚。

这就是处于低沉生活的人,对权贵富裕的妥协。

这就是这么现实的一个社会。

秦梓豪似乎也感觉到了岳芸洱的平静。

平静的没有再反抗。

他嘴角邪恶一笑,“这才乖。”

话音落。

他的嘴唇就印了下来。

在她脸上胡乱的亲了起来。

那一刻她却就是不让他亲她的嘴唇。

秦梓豪也没有执着,而是一路往下,往下,去解开她的衣服。

她就木讷的看着头顶上高高的天花板。

就是觉得很心寒。

以前怎么就会这么喜欢这个男人,怎么就会这么喜欢的。

房门。

突然被人推开。

还伴随着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对不起何先生,是我们的失误,刚刚工作人员核对才发现有一个地方的签错了字,本来是打算送到您那边去的,没想到你却亲自回来,真是麻烦了……”

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显然是看到了沙发上的两个人。

沙发是背对着门口的,打开房门是看不到的,但稍微走近。

走近就能看到了。

陌生男人一下愣怔了。

秦梓豪那一刻也瞬间从岳芸洱身上起来。

他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其实那个时候他衣服根本就没有乱。

反而是岳芸洱的上衣已经被他撩了上去,里面的文胸也变得松松垮垮,还没有深入所以关键部分并没有曝光。

但身体上如此白皙的肌肤,还是一览无遗。

秦梓豪整理着自己,完全没有管岳芸洱此刻的狼狈。

岳芸洱也很冷静。

冷静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然后将衣服放下。

仔细看或许可以看到她惨白的脸颊。

但也没有人仔细去看她。

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自若甚至没什么情绪。

一般人在被人撞见了好事儿,也应该适当的叫一下以表示自己被惊讶吧。

何源就这么淡淡的笑了笑。

陌生男人大概是这里的高级经理,看清楚人之后,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秦先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现在,我……”

高级经理那一刻也慌张了。

面前的是大客户得罪不起。

也真的很是尴尬在这种地方撞到了他们的好事儿。

而身边的男人他更是得罪不起,又不敢请他出去。

现在被夹在中间,真的有些进退两难。

反倒是秦梓豪,在冷静下来那一刻,看到了何源,看到何源那一刻也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何源眼眸微动。

貌似就是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岳芸洱,其他时候眼神就没有放在了她的身上。

他说,“签合同。”

“需要在这里签?还是是帮你家老板办手续?”秦梓豪带着不屑。

“秦先生,不是……”高级经理想要提醒他。

何源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高级经理的话,“没想到打扰到了你们的雅兴。你们继续,我们去外面。”

说完,何源就离开了。

秦梓豪狠狠的看着何源。

一个打工仔这么拽什么拽。

他回头看着岳芸洱。

看着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情绪。

他甚至都觉得自己有点认不出来这个女人是以前的那个岳芸洱了,如此冷静到让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也不得不说,经过了刚刚的小插曲,他也没心情在这里做了。

他对着岳芸洱说道,“我的电话你知道的,你给我打电话。”

岳芸洱没有说话。

秦梓豪此刻手机也响了起来。

他不耐烦,接通后语气还是变得很温柔,“柒柒。”

“你去哪里了梓豪,不是说去公司上班吗?怎么我现在去你公司找你你又不在?”

“哦,有点事情就出来了,你找我有事儿吗?”

“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和你一起吃午饭。”

“那你订餐,我忙完了直接过来。”

“嗯。”

挂断电话,秦梓豪看了一眼岳芸洱,“今天我大概没空,晚上还要和邱柒柒的父母谈结婚的事情,你明天在找我。”

岳芸洱没有回答。

秦梓豪也没有耐心等她说话,直接就走了出去。

偌大的奢华接待室里面,就剩下了岳芸洱一个人。

她真的没哭。

以为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但就是这么神奇的接受了下来。

她很平淡的起身。

起身,将文胸扣好。

然后走出接待室。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就像平常一样。

一样的撞到了在外面的何源。

何源也这么看着她。

他就不明白,岳芸洱怎么就能够这么不知检点。

换一个地方不好吗?

非要在人庭广众之下。

换一个人不好吗?

非要是秦梓豪。

这女人是没心的吗?!

当年到底被人怎么抛弃的,现在还能够这么去靠近。

岳芸洱对着何源,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其实在何源的心目中,她又能是一个什么好货色的存在。

她越过他的身体离开。

走得很自若。

何源就这么感受着她的冷漠。

算了。

何源刚刚那一秒本来还在猜想,或许岳芸洱是被强迫的。

怎么都觉得自己有些多想。

“何先生。”高级经理连忙走过来,“都已经好了,真是不好意思,耽搁你宝贵时间了,真是抱歉。”

说得歉意无比。

何源淡淡一笑,“没什么。反正我也不忙。更何况,让我发现了一些事实,算是收获了。”

“什么?”高级经理有些不明白。

“没什么。”何源说。

说完,转身走了。

也没让高级经理送。

他的脚步很大。

所以,他超过了岳芸洱,直接从她身边漠然的走了。

岳芸洱的脚步停了停。

她就这么看着何源的背影。

那一刻突然眼眶就红了,甚至有些不受控制的眼泪,在眼底泛滥。

“岳芸洱!”身后,又是周目无比愤怒的眼睛。

人生就是如此。

总是会去面对很现实。

她还很佩服自己可以在第一时间收拾好眼泪。

她拉出一抹笑,回头,“阿姨。”

“你到底还买不买?!你到底还买不买!”周母完全控制不住的对着岳芸洱大吵大闹。

“买。”岳芸洱说,“说了买就一定买的。”

“你一会儿离开一会儿离开,你简直是在磨练我的耐性!我现在要去和经理闹,房子我们是打算定下来的,现在被人这么抢走了,我怎么可能忍下去,跟我走!”周母很霸气的说道,整个人一直处于极其暴怒之中。

岳芸洱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阿姨,我们买一百平的。”

周母突然怔住。

连一边的岳芸轩还有周喃喃都被岳芸洱吓到了。

“姐。”岳芸轩连忙叫着她,“你哪里来的这这么多钱,80平米已经够呛了,你还说买一百的。”

岳芸洱没有解释,只对着周母说道,“买一百平的,让他们小两口住大一点。”

“你没有骗我?”周母不相信的看着她。

“没有。”

“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去看房子。”周母突然喜笑颜开,那样子毫不掩饰。

“姐。”岳芸轩真的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把她姐逼成如此。

“放心吧。”岳芸洱安慰,“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

“可是……”

“别可是了,我们去看房吧。”

岳芸轩还是有些不愿意。

周喃喃拽着岳芸轩,然后用眼神看了看她母亲,希望岳芸轩不要阻止。

岳芸轩无可奈何,只得闭了嘴。

一行人又看了一套大户型。

周母这才高兴了起来,人也亲和了很多,还和售楼小姐聊天说八卦,售楼小姐都被这个中年大妈搞得不明所以。

102平米的房子,首付付了48万。

名字写的是岳芸轩和周喃喃的。

终究,岳芸洱挪用了何源的那十万块。

何源说不要。

不要,她就用了。

她的生活,真的经不住社会的打击。

他们一行人离开。

特别是周母,高高兴兴的离开,见到人就说我们订了一套一百平的看江,可好了云云之类。

售楼大厅门口。

“姐,我先送喃喃回去。”岳芸轩说。

“嗯,你们路上小心点。”

“你也是。”

岳芸洱微微一笑。

她目送着他们离开,打了一个出租车。

而她自己,走向了旁边的公交车站。

她习惯了节约。

何况本来就没多少钱,不节约也没办法。

公交车站离售楼大厅有些远,她走了一会儿。

走了一会儿。

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停靠在她脚边。

她没太引起注意,还往旁边侧了一下,在让路。

轿车突然按了一下喇叭。

岳芸洱就这么顺过去看了一眼。

然后看到车窗玻璃下来,何源出现在驾驶室。

她抿唇。

抿唇看着他。

“上车。”何源说。

岳芸洱其实是拒绝的。

她很想一个人静静。

其实今天也经历了些她至少觉得她人生的不太美好。

“上车。”何源说,依然很淡漠的口吻,但这次明显,严厉了些。

岳芸洱还是坐了上去。

她就知道,她的生活真的经不住社会的打击。

她很容易顺从。

“回去吗?”何源问她。

“嗯。”岳芸洱点头。

何源开车往她家的方向。

岳芸洱正襟危坐。

其实真的不太自在。

她说,“何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事情应该不会来找她的。

他显然很看不起她。

“我想了想,十万块对我而言确实是小数目,但对很多人而言不算小钱了。”何源说。

岳芸洱木讷的看着他。

看着他接下来说道,“还给我吧。我们之间还是美玉任何交涉的好。”

岳芸洱咬唇。

紧紧的咬唇。

“前面有一个银行,我陪你去转账。”何源说。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他。

身体都在微微的发抖。

她那一刻真的说不出来一个字。

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已经用了他的钱。

何源将车子停靠在路边,他淡漠的看着岳芸洱的模样,“去吧,我等你。我开了手机银行,能够收到短信。”

岳芸洱却坐在副驾驶室,没有任何动静。

何源扬眉看着她,“秦梓豪应该不至于对你太小气吧。”

岳芸洱咬唇。

唇瓣咬得很紧。

“岳芸洱?”何源叫着她。

那一刻他甚至觉得,她可能都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他习惯了。

岳芸洱对他也没什么时候认真过。

“何源,我没钱了。”岳芸洱说。

何源眉头轻扬。

“要不我陪你上床吧。”岳芸洱说,静静地说。

就是可以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何源笑。

笑得真的很冷。

------题外话------

下午二更。

别嫌弃何源和小耳朵的剧情好不。

挺好看的,真的。

哎,小宅有些小受伤呢!

~(>_<)~

中秋快乐。

记得别忘了月票哦,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