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他真不想在她的身上糟蹋了自己/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不我陪你上床把。”岳芸洱说,看着何源,说得很认真,“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何源笑了。

冷冷的笑容在嘴角浮现。

他斯文的眼眶下,闪烁着凌冽的光芒。

其实不用何源回答,她也知道他嫌弃。

果然。

她听到何源凉凉的声音说了两个字,“嫌弃。”

岳芸洱点头。

很沉默。

她确实没钱。

她也不知道现在何源想把她怎样。

又能怎么样。

她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发泄的。

她就怎么坐着。

等待何源怎么说。

何源也沉默了很久。

空间很僵硬,甚至窒息。

“下车吧。”何源突然开口。

岳芸洱顺从的打开车门。

他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她确实没钱。

她也说不出写欠条的话,她的外债太多,能够少还一些就少还一些,现实就是这样,把她碾压到,她自己都很瞧不起自己。

她下车。

何源说,“以后别让我看到你了。”

说真的,她也不想让他总是撞见自己。

她没有回答,就走了。

走向公交车站。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生活过上了正轨,好不容易让自己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自己就是一无所有的事实,好不容易让自己过得这般平静,突然之间,好像又有了变化,突然之间,好像就又有了波澜,她真的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活着,好好地活着,好好的在自己狭窄的生活圈里面活下去。

她静坐在公交车站。

今天的天色本来就不好,雾蒙蒙的,此刻也下起了雨。

越下越大。

今天的公交仿若就像迷路了一般,她等了很久,等了很久都没有来。

雨越下雨大。

公交车站可以避雨,却还是有雨水溅在了身上。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雨滴,静静的等待公交车的到来。

等了好一会儿。

公交车终于停靠在了她的面前。

她上车,投下硬币,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外面的雨很大。

哗啦啦的下个不停。

她突然想到很久以前,好像也是这样的雨天,那个时候,她还在多高中。

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家道中落。

她还是那个任性的大小姐。

那天下午放学。

自习课是选修,愿意上就上不愿意可以回家上,她一般很难愿意上,除非老师强制要求。

她准备回家。

家里的司机没有开车来接她,校门口处反而是才和她吵了架的秦梓豪。

他们一周没有联系了,她也不想和他联系。

一想到他和邱柒柒两个人背着她接吻她就恶心,莫名的恶心。

尽管自己也报复性的亲了何源,却还是无法原谅秦梓豪对她的背叛。

她看到秦梓豪从轿车上下来。

身边的司机给他撑着雨伞,也有公子哥的派头。

公立学校很少看到这样的架势,所有人都忍不住顿足看了过去,秦梓豪长得不错,也很高,那个年龄因为家里有钱所以也特别会穿衣服,总之就是但是少女们最喜欢的打扮,好多公立学校的女生经过,都忍不住惊呼,“哇,好帅,好帅!”

秦梓豪对于身边人的花痴显得很淡漠,甚至有些不屑,当然也带着优越感。

谁不想被人夸奖。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秦梓豪,一脸嫌弃,转身就走。

秦梓豪连忙上前拉住她,“小耳朵。”

“别碰我。”岳芸洱推开他。

“小耳朵,我都知道错了,你就别生气了,何况你不是也亲了别人嘛,我们就此两清了好不好,我也不计较你也不计较了,我那么喜欢你。”秦梓豪讨好的说道,就是对她特别的宠溺。

岳芸洱并没有因此而原谅,那个时候的她很任性很刁蛮,她说,“那你和邱柒柒上床了我是不是也要原谅你?”

“小耳朵,你明知道我不会。”

“谁知道你会不会?!”岳芸洱冷冷的说道。

“我发誓,我都不会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我订了你最爱吃的那家牛排,当赔礼道歉了,你别生气了,就原谅我一次,我发誓下次我一定不会了。”秦梓豪耐着性子说道。

对她总是习惯性的小心翼翼,习惯性的顺从。

岳芸洱还是觉得很恶心。

一想到秦梓豪去亲了邱柒柒就觉得很讨厌。

“别生气了行不?”秦梓豪拉着她的手。

岳芸洱咬着小嘴唇。

她也知道她终究是要嫁给秦梓豪的,不管现在怎么发脾气,以后她还是会嫁给他,再加上,她是真的很喜欢秦梓豪,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男女之情,反正两个人就自然而然的在交往,父母也很满意。

“走吧,我带你去吃晚饭。”秦梓豪看岳芸洱有些妥协了,连忙拉着她的小手就往他的轿车上走去。

刚走了几步。

“岳芸洱。”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岳芸洱停了停脚步。

她转头,转头看着何源有些气喘的跑过来。

岳芸洱诧异。

诧异的看着他手上拿着一本练习册。

何源当时也没有注意到秦梓豪,只是觉得应该把老师布置的作业而且明天一早就要交的作业给已经忘带的岳芸洱拿去,他爸作业本递给她,“明天一早老师要收的,你记得回家住,不懂的地方你可以晚上打电话给我。”

岳芸洱看着何源。

点头。

她刚刚分明都收好了所有的作业,怎么还是忘了一本。

秦梓豪看着何源那一刻,脸色明显就不好了,口吻也不太好,“你们是同学啊!”

何源才看到秦梓豪。

那一刻还是有些尴尬。

他知道这是岳芸洱的男朋友,上次两个人似乎还吵架了,然后,岳芸洱生气的亲了他,之后,之后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还是同桌,还是像以前一样。

“还是同桌。”岳芸洱故意说道。

“是吗?”秦梓豪冷笑,“该不会就是你爸经常说的那个穷学生,然后成绩又特别好还给你做家教的吧?!”

“就是他。”岳芸洱直白。

那个时候其实没太听出来秦梓豪对何源的讽刺。

她注意不到那么多,就是莫名的很想怼一下秦梓豪,谁让他去亲了邱柒柒。

“成绩真的很好嘛?”秦梓豪问,带着审视。

“全年级第一名。”岳芸洱说。

“有什么了不起的,长大之后还不是给我们打工。”秦梓豪一脸不屑。

岳芸洱那一刻莫名觉得有些刺耳,“你还不就是生得好。”

“长得也很好啊。”秦梓豪一脸骄傲,“比他好看多了吧。”

“谁看男人长相了,肤浅。”

“那你说你不喜欢我的美貌?”秦梓豪故意说道。

“神经病。”岳芸洱骂了两句秦梓豪,那一刻莫名也心情很不好,她手推开秦梓豪的桎梏,“我不想吃饭了,你自己去吃吧。”

“你突然怎么就反悔了。”

“我刚刚也没有说答应。”

“岳芸洱。你到底想要怎样,我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

“是啊,你低声下气了我就该原谅你吗?凭什么啊,你都做了那么恶心的事情你觉得你认错了我就该原谅吗?”岳芸洱很不爽,她从小就受不得委屈,总以为地球就应该围着她转,哪里可能会轻易原谅人,特别是秦梓豪这种原则性错误。

“岳芸洱,你撒娇也要有个度,我也是有脾气的。”秦梓豪也冒火了。

公子哥,说不到两句就冒火了!

“那你走啊!”岳芸洱指着他的轿车,“你走啊,走啊!”

“岳芸洱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我不过就是亲了一下邱柒柒而已,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你还不是亲了这个人!”秦梓豪狠狠的看着何源。

何源在旁边其实有些尴尬。

他应该转身就走的,不该打扰到他们之间的情侣吵架,但那一刻却就是没有迈出脚。

“是啊,我亲了我亲了,但你敢说你亲邱柒柒的时候没有伸舌头吗?”岳芸洱问。

秦梓豪被说得脸爆红无比。

岳芸洱想到那画面,此刻的气氛就更加的不可收拾了。

她气呼呼的拉着何源的手。

何源一怔。

“我们走。”岳芸洱牵着何源,脚步很快。

“岳芸洱,你要是跟他走了,我以后就真的不会理你了,分手就分手,谁怕谁!”秦梓豪威胁。

岳芸洱是最不怕别人威胁的,那个时候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不怕任何人。

她狠狠的说道,“好啊,就分手吧。”

说完,就再也没有停留,拉着何源就往校门口外走去,走出很远。

那个时候还在下雨,他们都没有带伞。

就这么在雨中淋了很久。

岳芸洱是因为生气,所以没发现,何源完全就是在陪她。

走了很长一段距离。

岳芸洱才反应过来,身上都打湿了。

她连忙带着何源走向一个小卖部,看着何源,脸色还不太好,“你都没带伞吗?”

口吻中带着抱怨。

他确实没带伞,而且他学校出来,根本连书包都没拿,他准备在学校上自习的。

岳芸洱放开他的手,拿出手机拨打。

“爸,我的司机呢?”岳芸洱不爽。

她下课了都没人来接她的吗?

“梓豪不是说来接你吗?他没到吗?哎,你的司机我先叫走了,今晚有一个大的接待,车辆不够。你坐梓豪的车回家,就这样,爸爸有点忙。”电话就被挂断了。

岳芸洱跺脚。

跺脚。

何源也不说话。

习惯了岳芸洱的大小姐脾气。

“打车回去算了。”岳芸洱自顾自的说,然后把书包放下来,找自己的钱包。

找了半响。

“忘了带钱包了,气死了!”岳芸洱又是一阵不开心。

很不开心。

她转头看着何源,“你身上有钱吗?我明天还你。”

何源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

显然没有。

他连书包都没有拿。

他说,“我回教室看看。”

“这都走了这么远了,你淋雨回去吗?”岳芸洱问,脾气很不好的样子。

何源显然不知道她大小姐要做什么。

他说,“你坐公交车吗?”

岳芸洱看着他。

“我有公交卡,我戴在身上了。”何源拿出公交卡,因为是卡片所以习惯性放在了学生证里面,而学生证是每天都要佩戴。

岳芸洱想了想,点头。

“前面就是公交站,我们跑过去吧。”

“哦。”岳芸洱点头。

两个人一路小跑到了公交车站。

公交车站人很多,躲雨的地方又很狭窄。

岳芸洱又不喜欢和人挤在一起,何源也看出来了,他把自己的校服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撑在了她的头顶。

岳芸洱看着他,有些诧异。

那一刻也有点说不出来的情愫。

导致,她没有拒绝。

两个人等了几分钟,一辆公交车就到了。

何源带着她一起上了车。

放学时间也是上下班高峰期,人很多。

何源刷了公交卡,扶着一脸不自在的岳芸洱上了公交车。

公交车上很挤,自然是没有座位的。

两个人就这么挤在了一起。

其实那个时候何源已经很努力的想要给她一点空间但奈何人真的太多,他也支撑不住,两个人身体就这么挨得很近。

甚至,岳芸洱都没有了扶手。

整个人完全是被挤在中间。

岳芸洱真是后悔死了坐什么公交,她就应该打个车然后让家里人给她把钱送出来。

心里这么不爽。

不爽中,司机突然一个刹车。

她猛地一下撞进了何源的怀抱里,又猛地一下往后仰了过去,人多不至于倒下,但这么摇摇晃晃她真的很不自在。

她很想尖叫。

“你来拉扶手吧。”何源也发现了她的不爽,连忙说道。

说着就把扶手让了出来。

让出来那一刻。

旁边的人迅速拉了上去。

何源有些尴尬。

岳芸洱脸色更不好了。

刚开始何源还可以稳定一下,现在谁来稳定他们。

他们就被挤在人群中间。

何源也很抱歉。

也觉得提议坐公交是一个不太明智的选择。

公交车走走停停。

面前突然又是一个刹车。

那一刻岳芸洱甚至是本能的将何源抱住,抱着他的腰。

何源心口一怔。

那一刻有些脸红。

好半响,车子才稳定下来。

岳芸洱却没有放开他。

虽然会有些不好意思,但不得不说,这样一来她确实没不那么容易摇晃了,不管如何,何源的稳力也比她好很多。

何源也感觉到了岳芸洱的靠近。

脸红透,也不没有拒绝。

就感觉到岳芸洱的身体靠她很近,有时候公交一个转弯或者一个刹车,还能感受到岳芸洱主动的把他抱得很紧。

一直这么,到了目的地的公交站。

两个人下车。

下车,何源的脸都还很红。

岳芸洱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衣服都被挤得皱巴巴。

她看了看周围,“我家离这里很近了吗?”

“嗯。”何源点头。

他每次过来都是坐的这般公交车。

“那我回去了。”

“我送你吧,万一你迷路了。”

“那也好。”岳芸洱也没有拒绝。

何源带着岳芸洱走向她家的别墅小区。

天空还在下着雨。

何源把校服给了岳芸洱,让她披在了头上,自己则在雨中,陪着她走得并不太快。

没走几分钟,到了她家的别墅区。

何源停了停脚步。

岳芸洱那个时候看着何源的全身几乎都湿透了。

她把衣服还给他。

何源接过来,就准备转身离开。

“何源。”岳芸洱突然叫着他。

何源回头。

“你对谁都这么好吗?”岳芸洱问。

何源有些发愣。

“没什么,就是随口问问。”岳芸洱说,“反正你平时对谁都很好,谁让你讲作业你都讲,谁让你帮他做点什么你都做,老好人一个。”

何源没有说话。

“你早点回去吧,今天谢谢你了。”岳芸洱说,“拜拜。”

“拜拜。”

岳芸洱直接走进了自家别墅。

那个时候没觉得何源会喜欢自己,也没觉得自己会喜欢何源。

……

回忆过往。

“小姐。终点站了。”司机突然开口。

岳芸洱连忙回神。

回神那一刻,才发现公交车已经到了终点站。

而自己坐过了两站。

她抱歉的一笑,“对不起。”

“没关系。下车吧。”司机笑了笑。

岳芸洱连忙下了车。

现在还是在下雨。

下着大雨。

她却没有再坐返程回去。

而是直接快速的穿梭在雨中,往家里走去。

以前的时候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频繁的坐公交车,从没有想过她的出行全部都是靠公共汽车,甚至有时会为了节约还会选择走路。

曾经的自以为是,总是让她被狠狠的打脸。

打得很痛。

……

何源放下了岳芸洱之后,直接回到了夏氏大厦。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就这么看着窗外的大雨,连绵不绝,连天都黑了下来。

岳芸洱坐公交车应该还没到家,而公交站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

她会跑着回去?!

亦或者,她可以打电话让秦梓豪去接她。

他也不知道现在的岳芸洱随便到了什么程度,而他真不想在她的身上糟蹋了自己。

他回眸,打开自己的电脑,处理工作。

夏绵绵是下午3点半才到公司的。

他得佩服这个女人的准时。

而她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人,他看着有些眼熟,但因为对方戴着口罩他并不知道是谁。

礼貌性的笑了一下。

夏绵绵说,“封逸尘。”

何源一怔。

“嗯。”封逸尘微点头,似乎是在肯定夏绵绵的话。

何源有些尴尬,“封先生你好。”

“你好。”

夏绵绵咧嘴一笑。

何源就会给她使脸色,对外人都是一板一眼的。

她坐在了何源办公桌对面的位置。

封逸尘也坐在他旁边。

何源看了一眼封逸尘,是真觉得他戴着口罩有些奇怪。

“他过敏。”夏绵绵解释。

何源点头。

也没多说什么。

“说说封尚集团的事情吧。”夏绵绵开口。

何源也不是一个浪费时间的人,他开口道,“之前你离开之后,我收到了你们的股份转让协议,就对封尚进行了一部分融资让其稳定下来,然后准备将封尚重组,主动去找了封铭严,他不仅还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甚至将我直接赶了出去,说我没资格和他谈。”

夏绵绵蹙眉。

“当然我也不介意,我拿出了你的授权书,他依然不理会,说就算夏绵绵也没资格。”何源说道。

“然后呢?”

“然后就给了我一张传票,说他已经把你一个叫做肖的人告上了法庭,说他利用伪造的身份和他签订的合同,合同不是正规的合同,封尚依然还是他所有,让我不要管这里面的事情,和我没关系。”何源说,“意思是让你回来了再找他谈。”

夏绵绵嘴角冷笑。

封铭严还想着找法律如此的漏洞不是?!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说,“我现在去找封铭严,让他享受享受什么叫做自取其辱!”

------题外话------

二更到!

爱不爱宅。

说吧,其实你是爱宅的对不对?!

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