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我很爱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大厦,夏绵绵嘴角泛着笑容,问何源,“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何源表示没兴趣,“你们私人恩怨私人解决。”

夏绵绵有时候觉得何源这个人真的很无趣。

她其实很担心他的个人问题。

她转身对着封逸尘,“我们去吗?”

“嗯。”

夏绵绵主动的拉着封逸尘的手。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夏氏集团。

何源就这么看着两个人的背影。

有时候也会有点羡慕。

羡慕成双成对。

他收回视线,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

他想他可能真的单身太久了。

夏绵绵和封逸尘一起离开,坐在轿车后座。

夏绵绵习惯性的把头靠在封逸尘的肩膀上,就是很想依赖他,很想亲近他。

封逸尘也会主动楼抱她,两个人看上去感情很好。

不提任何,不开心的话题。

就是在过他们的简单而温馨的夫妻生活。

车子一路到达封尚集团。

夏绵绵和封逸尘一起走了进去,直接走向了董事长办公室。

封铭严没想到他们会突然出现,但也预料到他们会早晚来主动找他,所以并不惊讶,显得还很自若。

“二叔。”夏绵绵主动招呼。

封铭严冷笑了一下,算是回应。

夏绵绵也不想和他啰嗦,直接步入正题,“二叔,何源说过来找你谈封尚集团重组的事情,你给予了拒绝,不知道何源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不妨告诉我。”

封铭严又是这么冷冷一笑,还显得有些不屑,“绵绵,何源没问题,是个人才,二叔也很欣赏。”

“那不知道二叔突然不让他来接管封尚是因为什么?二叔可不要忘了,我是封尚集团最大的股东,而我委托何源来管理,他代表的就是我的权利,二叔这样,会让我真的很难做。二叔也知道,我们可是投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在封尚,才让封尚现在起死回生。”

“你是最大的股东?”封铭严讽刺,“绵绵,你怎么可能是最大的股东!”

“二叔此话何解?”夏绵绵表现得很认真。

“我正好已经给法院起诉了,要求鉴定我们合同的真实有效性。何源没有回来告诉你?”封铭严讥讽。

他给何源也不是说一天两天了。

这么长时间夏绵绵没有来找他,他甚至都以为夏绵绵自己在后悔,不想面对他自取其辱,没想到居然还是来了。

“我还以为何源在和我开玩笑。”夏绵绵笑得很好看,“二叔是觉得合同哪里有问题?”

“哪里都有问题!”封铭严说,“我的私人律师给我说得很清楚,合同签字需要本人亲自签名才算生效,就算没有本人亲自签字,也需要授权书,而我的肖的合同签名,显然不符合这条法律规定。”

“哪里不符合?”

“他就不是肖本人,他就是封逸尘!”封铭严一字一句,很大声还很激动。

甚至还带着些兴奋。

夏绵绵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封逸尘由始至终也是这么冷漠。

封铭严看两个人不说话,笑得更加狡诈了,“封逸尘,这么久没有回来,突然把自己伪装成另外一个样子,就真的以为我们都是傻瓜看不出来了吗?”

“二叔怎么觉得他就是封逸尘呢?”夏绵绵问。

“夏绵绵,别在这里忽悠我了,这么多年封逸尘我看着他长大,他就算毁容了我也能够认出来。你别以为别人都是傻瓜。”封铭严很得意,“是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用一个其他人的身份来骗取了我的封尚集团,就真的可以从我手上拿走了?可笑!我这么多年经营着封尚,你真的以为我是吃素的!告诉你们,我的私人律师说得很清楚,伪造身份签订的合同,均不会成为法律的有效合同,所以封尚依然是我的,依然还是我的!”

那一刻,封铭严甚至笑得很猖狂。

夏绵绵和封逸尘就这么看着他,有时候觉得就像是在看小丑一般的看着他的自导自演,自以为是。

封铭严没有得到他们的回应,没有看到他们的动怒他们的任何情绪,那一刻脸色明显就不好了很多,他眉头一紧,“怎么不说话?”

“二叔这么高兴,是不想打扰了二叔的兴致。”夏绵绵说的时候,显得恭敬有礼,还很好看。

封铭严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就是觉得对方太平静了。

而他太清楚夏绵绵和封逸尘的能力了,越是这般没有任何反应越是让他,心颤。

“我也不想和你们多说了,大家亲戚一场,我也没想过让我们的关系这么坏,你爷爷去世之后,你爸爸也离开了封尚集团,家里人本来就不多了,我也不希望我们这么大的封家支离破碎。”封铭严说得还很大度的样子。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

笑着说,“二叔,我可从来没想过让封家支离破碎,但是二叔,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他就是封逸尘的,你是怎么认定他就是封逸尘的呢?相似身形的人很多,二叔不觉得是自己走眼了吗?”

“我不可能走眼。”

“二叔你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封逸尘吗?”夏绵绵反问。

“当然。”封铭严说,“我没你想的那么愚蠢,在找不到任何证据之前就下达了结论。

“但显然,证据还没有出来你就已经认定了事实。”

“因为着就是事实!”封铭严声音大了很多。

夏绵绵耸肩,说道,“那二叔你的证据是什么。”

“我要当着我法院的面做亲子鉴定!”封铭严一字一句。

“和谁?”夏绵绵问,真的看不出来半点情绪。

“当然是他和我大哥封铭威了!”封铭严狠狠的说道,“亲子鉴定出来,是不是封逸尘,还不明显吗?”

夏绵绵看着封铭严。

那一刻真的很想笑话他的自以为是。

她说,“据我所知,爸已经离开封尚很久了,且一直找不到他的踪迹,二叔你能够找到他?”

“你以为我找不到所以才会如此做的是吧。”封铭严狠狠的说道。

夏绵绵觉得封铭严真的有点,过于自信。

“大哥离开了很多年了,他也累了,所以现在已经回到了封家,虽说一直足不出户,但他也平静了下来,平静下来,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只是外界不太清楚而已。”

“爸回来了?”夏绵绵惊讶。

她一直以为,他会一直在外一直在外。

转念又想。

可能累了。

累了,就想要停下来。

“很意外是吗?”封铭严笑得邪恶。

夏绵绵说,“是很意外。”

“识趣点我们就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你也是封尚的媳妇,逸尘也是我们封家的人,你们投了点钱让封尚现在起死回生,二叔当感谢了,也不得不说你们是在为封家做事情,也不用觉得自己委屈了。”封铭严还好心的说道。

“不了二叔。”夏绵绵直白,“该走的法律程序还希望二叔走完,总不至于我们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就只是一个顺水人情,二叔可知道我投入的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夏绵绵,不要给面不要脸。”封铭严激怒。

夏绵绵不在乎封铭严的情绪,直白道,“二叔决定好了时间,我们愿意做亲子鉴定。”

“夏绵绵你在威胁我,你以为我不敢做?”

“我从不觉得二叔有什么不敢的。”夏绵绵从椅子上站起来。

她习惯性的主动拉着封逸尘。

封逸尘也这么反手拉着她。

“还希望二叔抓紧时间,一周之内如果二叔没有任何实际行动,我们就会强制性的通过法律的手段从二叔手上拿过封尚的经营权,到时候还希望二叔不要闹得太过不愉快,毕竟二叔也是有身份的人,太丢面子的事情还希望二叔三思而后行!”夏绵绵淡淡的说道。

封铭严狠狠的看着她,那一刻真的很气。

夏绵绵就这么理直气壮吗?!

是他走的走眼,走眼看错了封逸尘?!

不!

是夏绵绵故意在虚张声势,这个女人一向如此。

他咬牙,看着夏绵绵和封逸尘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他连忙拿起电话拨打,交代道,“我现在要起诉肖。卡特!我怀疑他用家的身份和我签订股份购买合同,我现在要起诉合同不成立!”

“好,我马上安排!”

封铭严猛地挂断电话。

嘴角拉出一抹极致恶毒的笑容。

我们走着瞧!

……

封尚别墅外,黑色轿车内。

轿车缓缓离开。

夏绵绵依然靠在封逸尘的肩膀上,就是很想很想靠近他。

车内还算安静。

夏绵绵看着驿城的街道。

还是那个奢华的街道,总觉得一步一步的在,物是人非。

她嘴角拉出一抹笑容。

让自己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多愁善感。

她说,“封老师,要不要回别墅看看你爸爸。”

封逸尘身体明显紧了一点。

“不管如何,他对你至少是好的。”夏绵绵说。

不管如何,不管当初龙瑶的多残忍,但封铭威却还是对他视如己出。

只因为但是的封铭威一直以为封逸尘是龙瑶的孩子。

这个男人,果然爱到了极致。

她其实有那么一瞬间也很想知道,龙瑶当年到底有没有后悔过,后悔没有珍惜眼前人?!

“嗯。”封逸尘突然应了一声。

封逸尘和一般的杀手其实不同,虽然从小被训练得冷血,做事情果断决裂,但也因为大部分时间在正常的家庭中生活,也会接受到很多人生冷暖,所以内心深处藏着的感情,比他们一般的杀手更强烈。

夏绵绵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是好像知道了封逸尘的所有。

就是可以从内心深处知道,他的任何情绪。

车子一路到达了目的地,夏家别墅。

很久没有来过了。

5年后,她也没有再来过。

封逸尘自然也没有。

别墅其实还是原来的样子,甚至没有做翻新处理。

也确实印证了,物是人非。

至少曾经这座别墅里不会这么冷冷清清。

他们走进去。

佣人看着夏绵绵,自然没有阻拦。

别墅大厅中。

俞静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转头看着来人那一刻,突然愣住了。

“夏绵绵,你怎么来了?1”俞静声音很大。

夏绵绵嘴角淡笑,“来看看二婶不欢迎吗?”

“你会来看我,说笑的吧。”俞静讽刺,“该不会是想要求我帮你做什么事情吧。夏绵绵,我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知道二婶不好说话,所以没想过要来求你什么。”夏绵绵淡然,“而且二婶也没有什么可以帮我。”

俞静脸色一下就黑了。

夏绵绵的意思还不是在说她的无能。

“我听二叔说,我爸爸回来了?”夏绵绵问。

俞静脸色不好,讽刺道,“是啊,回来都有好几天了。你作为儿媳妇的居然不知道。不过夏绵绵,你就算去求你爸爸也没用,封尚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用你那不正当的行为想要拿走,简直是做梦……”

“做没有做梦,以后就知道了。”夏绵绵没耐心和她多说,“我现在我找我爸爸,就不奉陪了。”

俞静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

她其实也不太知道封尚集团的具体情况,只是偶尔听到她老公和她儿子们说起,说对方拿不到封尚集团的经营权。

算了,她也难得管理公司的事情,能够看到夏绵绵吃瘪,就行了。

夏绵绵也不会去搭理俞静,她和封逸尘一起,走向了封铭严曾经的卧室。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

即使因为口罩看不到封逸尘的嘴角,也能够感觉到,他现在似乎淡淡的笑了一下,表示着,他的平静。

她敲门。

敲门,好半响,房门打开。

确实是封铭威。

那个突然就消失了一般的人,此刻就突然的回来了。

他看上去更加苍老了些,人似乎也瘦了很大一圈,头发全白。

夏绵绵抿唇。

她能够感觉到封逸尘也似乎有些情绪微动。

“爸爸。”夏绵绵叫他。

封铭严没想到夏绵绵回来,点了点头。

点头,看向了封逸尘。

即使戴着口罩,一直跟在自己身边长大这么多年的封逸尘,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认出来那一刻,眼眶一下就泛红。

大概没有想到封逸尘还活着。

有些感情就是这么淡淡的在蔓延。

彼此看了彼此很久。

很久,才一起走向了二楼的一个玻璃花园,静静地喝着茶。

封铭威说,“我以为你也跟着你母亲一起……”

“我还活着。”封逸尘直白。

“活着就好。”封铭威点头,“活着就好。”

从龙要离开之后,他的人生好像也没有了任何方向,走了全球,用了5年的时间,最后却还是回到了原点。

他平静了很多。

也看开了很多。

“龙瑶是真的死了吗?”封铭威突然还是问了出来。

封逸尘点头,“嗯。”

封铭威也这么点了点头。

一直点了点头。

果然,还是死了。

“人死不能复生。”封逸尘说。

“我知道。”封铭威眼眶通红,“这么多年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一刻,还是会有些不受控制。”

“她仇恨太深,结束了对她而言是好事儿。”封逸尘安慰。

封铭威点头,“也是。”

彼此又有些沉默。

沉默着,封铭威又开口说道,“她死的时候,有没有提起我?”

封逸尘抿唇。

封铭威就这么看着封逸尘。

“死的时候,封逸尘不在她身边,我在。”夏绵绵说。

“是吗?那她提起我吗?”

“提起了。”夏绵绵说,“但我没有听清楚。”

封铭威还是会哭。

还是会因为龙瑶的一点点消息就控制不住情绪。

他说,“没什么没什么,知道她心里有我就好,哪怕一点点位置。”

夏绵绵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表情冷漠。

封逸尘很清楚,龙瑶不可能提起封铭威。

她心那么狠。

“接下来爸爸有什么打算吗?”夏绵绵转移话题,不想让龙瑶一直缠绕着他们的情绪。

“打算静下来。”封铭威说,“就这么在家,静下来。哪里也不想去了,哪里也不想走了,慢慢的过完自己的后半辈子。”

“嗯。”夏绵绵点头。

“你们不会回到封家了是吗?”封铭威问。

“不会了。”是封逸尘回答的。

这里本来就不是他的家。

他有的,不过是曾经在这里长大的一丝留恋。

封铭威也不强求。

他说,“你们应该过你们自己的生活。逸尘,这么多年,你在你母亲下辛苦了,而我很遗憾,我没有那个能力左右你母亲的任何决定。”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封逸尘说,那一刻很认真的说道,“爸,谢谢你。”

封铭威木讷的看着封逸尘。

看着他即使戴着口罩也能够感受到他的慎重。

慎重的叫他,爸。

在所有都已经撕破了真面目之后,他还是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叫他爸爸。

并且谢谢他。

夏绵绵在旁边,也会有些感动。

想来。

封铭威这些年对封逸尘确实不错,即使一直强迫他拿下封尚一直对他很严厉,大概也只是为了想要用这样的方式留住他,留住龙瑶。

可惜,龙瑶的目的丝毫不在此。

也或者,龙瑶让封逸尘拿下封尚集团,也不过是为了报答封铭威的恩情而已。

“嗯。”封铭威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一刻有些话语就这么不言而喻。

那天下午,封逸尘在封家陪了封铭威一个下午,两个人之间话不多,但就是泛着一些让人感动的亲情,而由始至终,封逸尘也没有告诉封铭威,他其实并不是龙瑶的亲生儿子,有些善意的谎言,就这么,一直撒下去吧。

他们没有留在封家吃完饭。

封铭威也没有留他们。

也知道,他们可能再也不会来了。

他们离开了封家别墅。

那个时候,华灯初上。

驿城似乎更华丽了些。

“绵绵。”封逸尘突然开口。

夏绵绵躺在他的怀抱里,很亲昵的挨着他。

“嗯。”

“去医院看看,封铭欣。”

“好。”

她点头。

总是觉得,自己愿意陪他做任何事情。

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情。

车子有开向了市中心医院。

他们去了封铭欣的高级病房。

封铭欣没死,那晚上奇迹般的醒了过来,躲过了危险期,但因为车祸严重,需要住院一段时间进行康复。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夏绵绵真的没有想过,封逸尘为了救子倾,会做这么极端的事情。

而她却还会怀疑。

她控制住心口的波动,跟着封逸尘一起,走进了封铭欣的病房。

病房中,康天佑在,康沛菡也在。

病房中没有什么生气,就是这么冷冷清清,也没有谁说话。

所以夏绵绵他们的到来,瞬间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康沛菡最激动。

她甚至是弹跳过来,甚至是直接冲向夏绵绵的,那一刻似乎很想杀了她一般的冲动,“龙九!龙九,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夏绵绵身体一侧。

与此同时,封逸尘已经直接挡在了康沛菡的面前,拦住了她无比疯狂的举动。

夏绵绵还算平静。

至少对比此刻的康沛菡。

她说,“龙麒没有在我身边。”

康沛菡自然不信。

她不相信。

她大声尖叫,“你把龙麒藏到了哪里,你到底把龙麒藏到了哪里去,你还给我,还给我……”

夏绵绵抿唇。

在发生那次的事故之后,康沛菡估计也接到了消息,回到龙三是死了,那一刻就想要到龙门来找她,找她儿子,不过龙门没让她踏入,确实是她下的命令,不允许康沛菡再出现在龙门,她已经不是龙门的人,自然没有资格再出现在龙门境内。

“龙麒跟着龙一走了。”

“龙一不一直和你在一起吗?龙一不就是你的看家狗吗?不至于,你的看家狗还要背叛你吧?!”康沛菡狠狠的说道,说得如此讽刺无比。

夏绵绵冷眼看着她,“康沛菡,我不是不能杀你。”

“夏绵绵!”躺在床上的封铭欣突然尖叫着她。

夏绵绵没有看封铭欣,就是这么看着康沛菡,“龙三死了你应该知道,龙三在暗地里都做了什么你也应该知道,你帮着龙三做了些什么我也很清楚,康沛菡,你萤爱很庆幸,我现在还留着你!”

“你有本事而杀了我啊,杀了我!”康沛菡狠狠的说道。

“你别威胁我。嫁入龙门的时间也不长了,康沛菡,我杀你到底难不难你不会不知道!”夏绵绵冷声威胁。

康沛菡只觉得后背一凉。

她咬牙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说,“龙麒跟着龙一是好的。”

“不,我的儿子就应该跟着我,跟着我!”康沛菡疯狂。疯狂的大叫。

“跟着你,他会三观不正,跟着龙一,龙麒还有可能更正的机会。”

“龙九!”康沛菡崩溃,“那是我的儿子,你凭什么可以把我儿子带走,凭什么!”

夏绵绵就是这么淡淡的看着她的崩溃。

她很清楚,龙麒确实不适合跟着康沛菡,康沛菡这个人又对极端有多势力,跟着她,龙麒只会一直活在仇恨之中,但是龙一不会,龙一会教龙麒,正确的看待这个世界的所有,不一定龙一可以化解龙麒的仇恨,但一定可以让龙麒,至少活得积极。

她说,“康沛菡,我能够理解你心里的感受,因为我也有孩子,但目前的情况就是,龙麒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你只要知道他会好好的活着就行。现在龙三已经死了,龙三在龙门的势力全部瓦解,再无法翻身之力,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忘记龙三忘记龙门的所有人所有事儿,过你自己原本的生活,好好找一个人重新组建一个家庭,我知道这对你而言或许有些残忍,但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别无他选!”

“龙九,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康沛菡愤怒。

“听不听随便你。”夏绵绵说,“我的忠告到此为止。”

“我真想杀了你。”

“可你做不到,这就是现实。”夏绵绵一字一句。

康沛菡目怒着夏绵绵,狰狞无比,身体也在压抑得发抖。

“而我今天来这里,最主要不是给你交代什么,而是来看看小姑的身体。”夏绵绵直接转移了视线。

封铭欣脸色难看无比,“我不需要你的假慈悲。”

“看小姑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

“夏绵绵!”封铭歆叫着她的名字,“你把我们的龙麒还回来。”

“小姑,我的话刚刚已经和康沛菡说得清楚,我也不想再重复浪费了大家的时间。你们的靠山龙三现在已经死了,封尚集团目前也基本到了我的手上,当然你们持有的干股可以持续分红,也能保住你的衣食无忧,所以安分的好好过你们的日子,还是刚刚的那句话,劝着你女儿重新找个人重新过你们自己的生活,龙门的恩恩怨怨就到此为止,你们没有任何能力可以插手!”

封铭欣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就是会被夏绵绵如此平静无起伏的话语,说得哑口无言。

仔细一想,他们还能够做什么。

说直白一点,夏绵绵确实是在大发慈悲,大发慈悲的放过他们一马,否则暗地把他们一起,一起陪着龙三陪葬也不是不可以。

封铭欣忍着,没有再发怒。

即使无法忍受,夏绵绵如此的得意如此的高傲。

夏绵绵话到此,也不想多说。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点头。

她主动拉着封逸尘的手臂,准备离开。

“逸尘!”封铭欣突然开口。

其实就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封逸尘停了停脚步。

“你确定你还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吗?”

“我很确定。”封逸尘说,很肯定。

“你真是我们封家的耻辱!”封铭欣恶言。

夏绵绵捏紧拳头。

封逸尘却将她拉紧,拦住她的即将爆发的情绪,他说,“小姑,言多必失。”

封铭欣心口一紧。

就是被封逸尘这么简单的几个威胁字眼,说得一阵抽凉。

甚至最后说的那句“你好好保重”,也让封铭欣有些被惊吓。

她不敢再有任何言语。

是知道自己,毫无反抗之力。

封逸尘没再停留,拉着夏绵绵一起离开了医院。

两个人又是这般亲昵的坐在后座。

夏绵绵不开心,“我真想教训封铭欣。”

“已经教训过了。”封逸尘说。

“什么时候?”

“现在躺在病床上大难没死,还不算教训吗?”封逸尘反问。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平衡了。”夏绵绵嘴角逗笑。

封逸尘也这么笑了笑。

笑着看轿车头顶上的全景天窗,看着驿城的夜空。

这真的是一座,多愁善感的城市!

他听到夏绵绵清脆的嗓音在他耳边,她说,“封老师,我很爱你!”

------题外话------

小宅更新很不稳定,但每天的两更雷打不动。

谢谢亲们的支持,小宅很爱你们。

所以你们也爱爱小宅给宅点月票小动力么么哒!

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